6 你聽,這是誰在發聲

中國 周麗

作為教會的講道人,最大的痛苦莫過于靈裏枯乾、無道可講。眼看着來聚會的弟兄姊妹越來越少,我却束手無策,為此我多次來到主面前懇切地禱告,求主堅固弟兄姊妹的信心,但教會荒凉的光景絲毫没有得到改善,連我自己也活在了軟弱消極中……

有一天,我正在屋裏幹活,教會的王弟兄和林弟兄突然來了,我高興地把他們讓進屋。寒暄了一會兒,王弟兄説:「周姊妹,不知你現在靈裏光景怎麽樣啊?」我嘆了一口氣,説:「别提了,我現在是靈裏軟弱,無道可講啊!弟兄姊妹也都消極軟弱,教會都没有幾個人了。」林弟兄問道:「周姊妹,你知道為什麽咱們無道可講,教會又為什麽没有幾個人了嗎?」我一聽,心想:這正是我想知道的,難道他們知道原因?我急忙問:「為什麽呀?」王弟兄説:「因為主已經回來了,第二次道成肉身發表話語作了新工作,好多弟兄姊妹已經接受了神國度時代的工作,活在聖靈現時作工的流裏,光景越來越好,那些没有跟上神新工作的人就失去了聖靈作工,所以才無道可講、消極軟弱。咱們得趕緊跟上神的脚踪啊!」聽到這兒,我一下子想起上層同工説的話:「如果有人傳神來作新工作了,還發表了新的話語,那就是離開聖經了,離開聖經就不是信主,就是離道反教。」想到這兒,我很嚴肅地説:「上層同工不是經常給咱們講離開聖經就不叫信主嗎?這個你們應該都知道啊,離開聖經就是離開了主的道。你們的膽子也太大了,還敢來傳我。」我邊説邊生氣地站了起來。這時林弟兄説:「周姊妹,你先别激動,我們知道你是一個真心信神的人,平時也很追求,所以才把神的新工作傳給你,咱們信主這麽多年,不一直在盼着主回來嗎?如今主已經回來了,作了末世的審判工作,這是天大的喜訊哪,咱們可得好好尋求考察,别錯過了迎接主來的機會呀!……」没等林弟兄把話説完,我就把手一揚,大聲阻止:「停停停!你們别説了,離開聖經我是不會信的,你們不守主的道,我可得守住主的道。」他倆看我實在不聽,就無奈地走了。之後,他們又來了幾次,但我始終没有搭理他們。

後來,王弟兄和林弟兄又帶着兩個姊妹來到我家給我傳福音。那天,我正在屋裏揀豆子,丈夫在外面幹活,看到他們來了,就把他們讓進了屋。我一見他們,心裏「咯噔」一下:「怎麽又來了?還搬來兩個救兵?」他們四人進屋和我打了招呼,之後就和我丈夫交通了起來。我心裏更急了,心想:「他們講的道離開了聖經,我可得看住丈夫,千萬别讓他聽進去!」我有心想把他們趕出去,可又怕丈夫不樂意,没辦法我只好先不吱聲,但對他們所講的我一句也没聽進去。可丈夫却聽得直點頭,口裏還不住地説:「嗯!對對!是是!是這麽回事,你們説得太好了!」我看到丈夫這麽投入,心裏頓時火冒三丈,用手指着丈夫没好氣地説:「對什麽呀!你才看了多少聖經,你才信幾天神哪!你禱告主了嗎,你就『對對對』的,你懂多少?」被我這麽一吵,屋裏頓時鴉雀無聲,他們互相看了看。丈夫趕緊對我説:「别吵了,先聽着,對咱有好處,不聽怎麽能知道對錯呢?」我一看也攔阻不了了,就生氣地用雙手使勁來回地扒拉豆子,故意弄出「嘩啦嘩啦」的響聲,心裏堵着一股氣:讓你聽!我讓你啥也聽不着,把你們攪散了才好呢!但我這樣做并没有攔阻住丈夫聽他們交通,他反而和他們四個人有説有笑,交通得非常融洽。又過了一會兒,丈夫高興地對我説:「小麗呀,主真的回來了,這書上的話是神的親口發聲啊!太好了!小麗,你去做飯吧。」我白了他一眼,没搭理他。後來林弟兄給我丈夫留下了磁帶、詩歌本,還有一本《話在肉身顯現》就走了。我實在忍不住了,就跟丈夫説:「以前上層同工跟咱講過多少次了,人信神不能離開聖經,離開聖經就不是信神,你都忘了?你怎麽一點兒立場都没有!」丈夫不慌不忙地説:「他們講的并没有離開聖經,而是在聖經的基礎上拔高了,而且他們所傳的神的新工作都應驗了聖經中主的話和《啓示録》的預言。聽了他們的交通,我對聖經中很多不明白的地方都明白、透亮了。他們見證的全能神的福音就是真道,你睁眼看看,現在咱們教會還剩幾個人了,教會都荒凉成這樣了,你還守着上層同工的話不放,你這不是太愚昧了嗎?你呀,也趕緊考察考察吧!」我聽了這話生氣地説:「你知道個啥?離開聖經就是背叛主,你不守聖經我守!」

此後,丈夫每天一有時間就看林弟兄留下的那本《話在肉身顯現》。一天早上天還不亮,丈夫又起來看書,朦朧中我聽丈夫念道:「難道你忘了嗎?……你真忘了嗎?(摘自《彼得認識「耶穌」的過程》)聽他念出了聲,我有些生氣,心想:這一大早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過了一會兒,我又依稀聽到「因為耶穌在没有釘十字架以前向他説過這話:『我不屬世界,你也不屬世界。』(摘自《彼得認識「耶穌」的過程》)奇怪,這書裏怎麽還提到主耶穌呢?難道我聽錯了嗎?接着我又清晰地聽到「難道你忘了嗎?……你真忘了嗎?」聽到這兒,我心裏一動,再也睡不着了,我在心裏説:「這話是誰説的呢?神哪!是你在問我嗎?這話就像你在對我説似的,怎麽這麽温柔啊!我得趕緊起來做早飯,吃完飯看看那本書裏到底説的是啥,到底離没離開聖經,這些話到底是不是神的話。」

吃完早飯,丈夫又去看書了。我心想:他怎麽就不叫上我一起看呢?我在門口站了半天,可丈夫一直埋頭看書,并没有注意到我。我就在厨房走來走去,心裏特别着急,很想看看這書裏的話。于是,我把頭探到屋裏,看到丈夫還在那兒埋頭看書呢。我也想進去看,可是一想到弟兄姊妹多次來傳我,都被我拒絶了,我要是主動去看,丈夫會不會説我呢?如果他説我,我的臉往哪兒放啊!想到這兒,我又把頭縮了回來。我在外屋來回踱步,想起丈夫早上讀的話,就更着急了,心想:不行,我還得進去,看看那書裏面到底講的是什麽内容。可我走到門口又退了出來,我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不知如何是好。最後一狠心:唉,他説就説吧,誰讓我那時把話説得那樣絶,還不聽丈夫的勸呢!于是,我硬着頭皮走進屋裏,鼓足勇氣尷尬地説:「咱倆看唄!」他抬頭看了我一眼,顯得很驚訝,喜出望外地説:「來!來!咱倆一起看。」此時,我的心特别受感動,丈夫也没像我想象的那樣説我。我一顆懸着的心終于落了地,高興地和丈夫一起看書。可是,我看到書裏説的也不是我早晨聽到的話呀!就在這時,丈夫出去了,我急忙把書一頁一頁地往回翻,一下子看到了,我高興地讀出聲:「彼得因為耶穌的那些話特别受激勵,因為耶穌在没有釘十字架以前向他説過這話:『我不屬世界,你也不屬世界。』後來彼得痛苦到一個地步,耶穌提醒他:『彼得,難道你忘了嗎?我不屬世界,只因為工作我早走一步。你也不屬世界,你真忘了嗎?我對你説過兩次你就不記得了嗎?』彼得聽了説:『我没有忘!』耶穌又説:『你曾經與我在天上有過歡聚的時候,在一起同在過一段時間。你也思念我,我也思念你,雖然説受造之物在我眼中不值得一提,但天真、可愛的人我怎能不愛呢?你忘了我的應許了嗎?你在地要接受我的托付,我在你身上的托付你應該完成,到有一天我必定把你帶到我的身邊。』(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認識「耶穌」的過程》)我反覆讀了幾遍,越讀越覺得這些話也没有離開聖經,只是比聖經裏説得更清楚、透亮了。可是上層同工却説,「凡是傳神來作新工作了,神又發表新説話了,就是離開聖經,離開聖經就是離開主道」,這話也不符合事實啊。我在心裏禱告:「神哪!這是怎麽回事啊,願你開啓引導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後來,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説:「多少年來,人的傳統信法(就是世界三大教派中基督教的信法)就是看聖經,離開聖經就不是信主,離開聖經就是邪教,就是异教,即使看别的書也務必是在解釋聖經的基礎上的書。就是説,你若信主就得看聖經,不可在聖經以外再崇拜别的不涉及聖經的書,否則就是背叛神。自從有了聖經以來,人信主就成了信聖經。與其説人信主了,不如説人信聖經了;與其説人開始看聖經了,不如説人開始信聖經了;與其説人歸在主的面前,不如説人歸在了聖經的面前。這樣,人就把聖經當作神來拜,當作自己的命根子,若没有了聖經,相當于没有了生命。人把聖經看得與神一樣高,甚至人把聖經看得比神還高,若没有聖靈的工作,若摸不着神,這都可以活下去,但一旦失去聖經這本書,或失去聖經裏的名章、名句,人就像失去生命一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一》)神的話觸動了我的心,這説的不正是我嗎?回想自從信主以來,我就是這麽守的,我把聖經當成命根子,每次看完都要放到高處,生怕孩子碰着。我把聖經看得高于一切,甚至認為離開聖經就是背叛主,我這樣做錯了嗎?帶着尋求的心我繼續往下看,從《聖經的説法 一》一直看到《聖經的説法 四》,越看我心裏越亮堂,全能神的話讓我徹底明白了,原來聖經只是神作工的歷史記載,是神前兩步作工的見證,就如聖經舊約記載的是從創世到律法時代結束時耶和華神所作的工作,新約記載的則是主耶穌在恩典時代的工作。神的作工常新不舊,一直往前發展,如今在聖經以外神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國度時代的工作,這步工作是神拯救人類的最後一步工作,從律法時代到恩典時代再到末了的國度時代,三步工作都是一位神作的。看了全能神的話語,我大開眼界,大飽眼福!是啊,神是如此全能、智慧,怎麽可能只作聖經中記載的那點有限的工作呢?而且從全能神的話中,我真實地看到神末世的説話作工并没有否認聖經,而是在聖經所記載的律法與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之上拔高、進深了,所作的更符合人現時的需要了。其中一段神的話是這樣説的:「你得明白現在為什麽不讓你看聖經,為什麽在聖經以外又另有工作,為什麽不在聖經裏找着更新、更細的實行,而是在聖經以外又有了更大的工作,這些都是你們當明白的。你得知道新舊工作的對比,雖然不看聖經,但你得會解剖聖經,否則你仍會崇拜聖經的,那你就不容易進入新的作工裏,就不容易有新的變化。既然有了更高的道,何必研究那低的過時的道呢?既然有了更新的説話、更新的工作,何必還活在老舊的歷史記載裏呢?新的説話能供應你,證明這是新的工作,舊的記載不能使你得飽足,滿足不了你現時的需求,證明這是歷史,不是現時的工作。最高的道也就是最新的工作,有了新的工作,以往的道再高也都成了人回憶的歷史了,再有參考價值也是舊道。舊道是歷史,儘管在『聖書』裏記載,新道是現實,儘管在『聖書』裏没有一頁的記載,但這道能拯救你,這道能變化你,因為這是聖靈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一》)此時的我恍然大悟:為什麽我一直持守聖經,但靈裏的光景却越來越消極,甚至無道可講,弟兄姊妹也都越來越軟弱,連聚會都不來參加了,而那些接受全能神國度福音的弟兄姊妹却是信心十足,無論我怎麽對待他們,他們都不消極氣餒,依然多次來給我傳福音,原因就是我守住的是神以往的作工,是舊道,早已失去了聖靈的作工,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接受了神新作工的帶領,得到了神現時説話的供應,獲得了聖靈的作工。這就是新道與舊道的區别啊!就是為什麽宗教界越來越衰敗、全能神教會越來越興旺的根源啊!主啊,現在我終于明白了,你真的回來了,你又賜給了我們新的道、新的生命的供應。我感謝你!

此時我的心情特别複雜,既高興又難受。高興的是,我這麽悖逆抵擋,神都没有丢弃我,還用丈夫讀神的話這種特殊的方式讓我聽見了神的聲音,這真是神對我的愛、對我的拯救啊!難受的是,我多年苦盼主回來,没承想當主回來向我叩門時,我却將主拒之門外,弟兄姊妹大老遠地一次次來給我傳福音,我却不搭理,他們跟我丈夫交通,我還在一旁冷言冷語、故意攪擾……想到這兒,我心裏一酸,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來,我跪在神面前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錯了,這麽多年來,我一直持守聖經,以為離開聖經就不叫信神,把聖經當神來對待,一次次拒絶你的新工作,拒絶你的到來,我真是太瞎眼了!現在我願意放下聖經,跟上你的新工作,聆聽你新時代的話語,决不再做與你敵對的人,不願將自己的一生斷送在自己的觀念想象裏。神啊!我願立下心志,與你配合,把教會中那些真心信你的人帶回你的家中,來彌補我對你的虧欠!」

上一篇: 5 漂泊的心不再流浪

下一篇: 7 我差點兒成了愚拙童女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19 黑暗魔窟中閃爍的生命之光

在那黑暗魔窟裡,是全能神的生命之光驅散了魔窟中的黑暗,使我仍能讚美神,享受神話的生命供應,這是神對我極大的愛與拯救。……在這次中共政府殘酷迫害中,是全能神一步步引領我勝過了惡魔的圍攻,從撒但的魔窟中走了出來。這讓我切實認識到,撒但無論多麼凶殘、囂張,它永遠都是神的手下敗將,而唯有全能神是最高的權柄,能作人堅強的後盾,能帶領人戰勝撒但、戰勝死亡,使人頑強地活在神的光明中。

8 苦難試煉——偏得的祝福

經歷了一年的牢獄之苦,我看到自己的身量太小,缺少的真理太多,全能神正是藉著這特殊的環境補足我的缺少,讓我的身量長大,使我在逆境中得到了最寶貴的生命財富,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徹底看清了撒但惡魔的醜惡嘴臉與抵擋神的反動實質,認識了它逼迫全能神、殘害基督徒的滔天罪行。我切實體會到了全能神對我這個敗壞之人極大的憐憫與拯救,感受到全能神的話的確帶著權柄、帶著生命力,能給我帶來光明,能作我的生命,帶領我戰勝撒但,頑強地走出死陰的幽谷。同時,我也認識到全能神帶領我所走的正是一條人生正道,是得真理、生命的光明之路!

3 無悔的青春

我人生中最好的青春年華都是在牢獄中度過的,但在這七年零四個月的光陰中我能因著信神而受苦,我無怨無悔,因為我明白了一些真理,體嘗到了神的愛,我覺得這苦受得有意義,有價值,這是神對我破例的高抬和恩待,是我的偏得!縱使親友都不理解我,女兒不認識我,但任何人、事、物也隔絕不了我與神的關係,即使死我也不能離開神。

7  全能神的愛征服了我的心

我原是三班僕人派的一名教會柱石,經過幾番周折,終於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為,我真是無地自容,愧對神的愛,愧對弟兄姊妹。同時,心裡也充滿了感激之情,感謝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時,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靈得供應,重得復甦,終於認識了神末世的作工,…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