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打開心門 迎接主歸

美國 永遠

1982年11月,我們一家人移民到了美國。因為我們全家從爺爺那一代開始就信靠天主,所以到美國後,我們很快就在紐約唐人街找到了華人教堂參加彌撒,并且每次望彌撒我們從不落下,特别是母親和姐姐只要有時間就念各種經,以求得天主的保佑。那時神父常講:「天主來的時候要對人公開審判,將人劃分類别:真心悔改認罪,信得好的人就能上天堂;還能犯罪但不屬于大罪的人要經受煉獄之苦,但也能得救上天堂;不信天主或罪惡太大太多的人就要下地獄受懲罰。」這些話像烙印一樣深深地印在我心裏,促使我熱心地信天主,即便我工作再忙,也從不間斷去教堂參加彌撒。

轉眼到了2014年。一天,一個教友突然告訴我:「你姐姐信了全能神……」他還説了很多毁謗、定罪全能神及全能神教會的話。聽到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我心裏很緊張,特别擔心姐姐走錯了路。很快,姐姐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事傳遍了整個教堂,神父囑咐我要遠離姐姐,還有幾個教友也在我面前説了一些毁謗、定罪全能神的話。通過神父、教友的多次「幫助」,我相信了他們的話,認定姐姐走錯了路,便告訴神父和教友,我是不會聽姐姐的,有機會我還會把她拉回來,讓她向天主悔改。于是,我回家就給哥哥、弟弟打電話,哥哥、弟弟都站在我這邊,也都一起勸説姐姐,但姐姐不但堅定地信全能神,而且還給我們見證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來,勸我們也接受神末世作工,免得錯過蒙神拯救的機會。但當時我心裏已經被神父、教友灌輸的反面宣傳占滿了,無論姐姐怎麽交通、見證,我根本聽不進去。

後來,因為姐姐信全能神的事,我和母親一起跟姐姐争辯過幾次,但不管姐姐怎麽説,我始終相信神父和網上的那些傳言,一直不敢尋求考察全能神的作工説話,我們每次的争辯都無果而終,可是我發現母親漸漸地認同了姐姐的交通、見證,竟跟姐姐站在了同一「戰綫」,最後竟然也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看到母親也信全能神了,我更擔憂起來,要真像神父、教友們説的那樣,家裏出啥事了可怎麽辦呢?情急之下,我又去找與我和姐姐都要好的謙和姊妹,讓她幫忙勸説姐姐和母親。可讓我没想到的是,謙和姊妹不但没把姐姐和母親勸回來,反而也信了全能神,這讓我百思不得其解:謙和姊妹為人正直,熱心追求,怎麽勸説不成反倒也信了全能神呢?全能神的話語真有那麽大的能力?莫非全能神的話真能供應人的生命?可我一想到神父、教友説的那些攻擊全能神的話,還有網上那些抵擋、定罪全能神教會的話,我心裏還是害怕,不敢再接觸她們。此後,我很少去母親那裏,偶爾去也是看望一下就趕緊離開,拒絶聽姐姐、母親的交通。就這樣,我與母親、姐姐「冷戰」了一年半。

直到2016年3月的一天,我聽説教堂裏比較有地位的人也去勸姐姐了,便想去看看姐姐是否轉變了。當我見到姐姐時,我問她是怎麽想的,姐姐對我説:「我已經跟上了羔羊的脚踪,定真全能神的道就是真道,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來,我是絶對不會離開全能神的。」姐姐那堅定的眼神和鏗鏘有力的回答,讓我的心有些動摇,也有些好奇,心想:「姐姐是家裏最熱心追求的信徒,謙和姊妹也是教堂中比較追求、有分辨的人,母親也一直對天主有堅定的信心,如今她們都信了全能神,而且跟隨全能神後信心越來越大,説話越來越有見地,誰也勸不動、駁不過她們。到底是什麽力量讓她們在許多人的反對聲中依然有這麽大的信心呢?難道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就是真道?難道全能神真是天主的再來?姐姐、謙和姊妹、母親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差不多有兩年了,看到她們一切都正常,網上和神父説的那些危言聳聽的話,没有一樣發生在她們身上……」想到這裏,我的心不再那麽剛硬了,也想考察一下全能神的説話作工。于是,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姐姐,她很高興地答應了,約我到母親家聽全能神教會的姊妹給我交通見證神的末世作工。

周末,我開車去了母親家。姐姐、謙和姊妹還有全能神教會的張曉姊妹都在,謙和姊妹聽説我願意尋求考察了也特别高興。謙和姊妹跟我交通:「末世天主來主要是發表話語作審判潔净人的工作,拯救我們脱離罪的捆綁。現在恩典時代的人都活在犯罪認罪的光景中,即便我們堅持參加彌撒,讀各種經,也向神父辦告解,但過後還是常常説謊、欺騙,活在狂妄、貪婪、自私等敗壞性情中,身不由己地犯罪抵擋神,没有一個人能擺脱犯罪本性的捆綁,没有一個人能靠着認罪悔改達到聖潔。所以,我們還需要接受末世天主再來作的審判潔净人的工作,這樣我們才能徹底脱離罪的捆綁,得着潔净、變化,達到蒙神拯救。」我聽後困惑地問:「神父經常講:『人犯小罪,到天主再來公開審判的時候,下煉獄受完苦了就可以上天堂了,犯大罪的人就直接下地獄受懲罰。』可你們怎麽説天主再來作的審判工作是潔净人、拯救人呢?」謙和姊妹説:「我原來也是相信神父的話,對天主再來怎麽作審判工作和你的觀點是一樣的,但現在想想,神父説的這話到底符不符合聖經呢?有天主的話作根據嗎?主耶穌説過有煉獄嗎?説過犯小罪受煉獄之苦後還能上天堂,犯大罪才下地獄這話嗎?顯然没有!那這些話從哪兒來的?明顯就是出于人的觀念想象,是人的推理、猜測,根本不符合天主的話,不符合神作工的事實,我們持守它有什麽用呢?」聽了謙和姊妹的交通,我默默地點頭。謙和姊妹接着説:「現在我們都滿了罪,没有一個人是得潔净的,要按神父説的那樣,等天主再來公開審判萬民時,犯小罪的人下煉獄,犯大罪的人都下地獄了,那咱們不都得被定罪受懲罰下地獄嗎?那神拯救人類的工作不就落空了嗎?天主來還有什麽意義呀?」姊妹的交通觸動了我的心:是啊,我們雖然信了天主,但還整天犯罪認罪,没有一個人是潔净的,的確都不配見天主,若天主來了公開審判定罪懲罰人,那所有人都得下地獄,没有一個能得救的……此時,我才意識到「天主再來公開審判萬民,犯大罪的人直接下地獄,犯小罪的人進煉獄,受完苦之後再上天堂」這種説法太不現實了,的確不符合神拯救人的心意啊。這時,謙和姊妹説:「對于神末世的審判工作,我們一起看看全能神的話是怎麽説的吧。全能神説:『神來了不是擊殺,不是毁滅,而是審判、咒詛、刑罰與拯救。在六千年經營計劃未結束以先,也就是在未顯明各類人的結局以先,神來在地上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都是為了將愛他的人徹底作成,歸服在他的權下。神無論怎麽拯救人,都是藉着讓人脱離撒但的舊性,即讓人追求生命來拯救人,人如果不追求生命就没法接受神的拯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着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弃絶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并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没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奥秘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讀完神的話,張曉姊妹交通説:「全能神的話把末世審判工作的意義、到底什麽是審判、審判工作在人身上達到的果效説得一清二楚。神作審判工作不是我們觀念想象中的擊殺人、懲罰人,而是用話語來揭露人的心思意念、言語行為與根深蒂固的抵擋神的撒但本性與敗壞性情,讓我們對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有認識,同時也認識神公義聖潔的性情。當我們有這些認識時,就開始恨惡自己,從而産生真實的悔改,産生真實敬畏神的心,我們在神話語的審判中明白真理、得着真理多了,自然就能憑真理活着,這樣我們身上屬撒但的東西就逐漸脱去了,我們就能與神相合了,從此不再悖逆神、抵擋神,能真實地順服神,這才是蒙拯救了。我們被撒但敗壞後就没有了人的模樣,失去了正常人該有的良心、理智,取而代之的是身上滿了狂妄、自是、自私、詭詐等撒但性情,對待各種事物的態度與觀點也都是與神不相合的。就如面對神末世的審判工作,我們都有自己不同的領受,都持守着自己的觀點,不管有没有神的話作依據,也不尋求神的心意,就盲目地認為自己的想法對,當神没有按我們的觀念想象來作工時,就論斷神、否認神、攻擊神、定罪神,這就是我們的狂妄性情導致的。我們有這樣的撒但本性太容易抵擋神了,所以急需神來作一步審判的工作,潔净、變化我們的撒但性情,要不然没有一個人能脱去敗壞蒙神拯救的。」

聽了全能神的話與姊妹的交通,我的心豁然開朗,覺得這些話説得太好了。雖然有些内容我還不是很明白,但我感到神的作工太智慧了,天主真是太愛人了。以前一提到神來審判人就想到人要下地獄,受煉獄之苦,原來神作的審判工作根本不是我們想象的那樣,而是神道成肉身來實實際際地發表真理作審判工作,以此潔净人、拯救人。神作審判的工作太有意義了,的確是我們敗壞人類的需要啊!

當我正聽得津津有味時,丈夫突然來電話説要用車,母親看到我這次能聽進去一些,就在我臨走時給了我一本《羔羊展開的書卷》,説這裏面的話都是天主的親口發聲,并囑咐我回去一定要多讀全能神的話。回家後,我一有空就看這本書,通過讀全能神的話,我明白了許多真理,長了不少見識,同時我也真切地感受到神鑒察人心肺腑,全能神的每句話都説到我的心裏去了,把我裏面的敗壞本性都給揭示出來了。有時我看神的話揭露我們的敗壞,就感到神特别恨惡我們的敗壞,似乎在向我們發怒,我麻木無知覺的心立刻被觸動了,心裏對神有了敬畏,不再像以前那樣犯罪也不知害怕。多次的經歷體驗和神話的開啓帶領,我看到全能神作的審判工作確實能拯救人脱離罪惡,神的作工説話太實際了。回想這兩年我對神末世作工的抵擋,我很懊悔,恨自己愚昧無知,對天主再來這麽大的事情不尋求、不考察,竟盲目聽信那些謡言,把天主拒之門外,定罪神、抵擋神,差點錯失天主末世的救恩,我真是太瞎眼了!現在我認清了那些毁謗、論斷、褻瀆全能神與抹黑全能神教會的話都是撒但的謊言,是撒但專門用來迷惑人、捆綁人,攔阻人接受神末世作工的詭計,我再也不相信撒但的鬼話了。以後不管遇到什麽事,聽到哪些話,我都要根據神的話、根據事實來判斷對錯,不再聽信撒但的謊言謬論,這樣做才合神心意。想到這裏,我由衷地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憐憫和拯救,神没有因着我的悖逆、抵擋放弃對我的拯救,而是一再安排人給我傳福音,把我帶回神的家中,神的愛太大了!每當我看MV《心相印歌》的歌詞「有一人 他是神 道成肉身 他所説 他所作 全是真理 有公義 有智慧 我甚喜愛 遇見他 順服他 真是有福」時,我的心都特别受感動、受激勵,我覺得自己有幸迎接到天主的重歸,與神的話面對面,真是蒙了大福!

後來,我參加了全能神教會的教會生活。弟兄姊妹在一起唱詩、跳舞贊美神,讀神的話,有什麽敗壞流露都能敞開心交通,大家都談對全能神話語的經歷認識,從中尋求實行進入的路途,這樣的教會生活讓我特别得釋放,得供應,我真實地體會到這才是有聖靈作工的教會,是神的家,是我的人生歸屬。現在我完全定真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來,我立志跟隨全能神走到底!

上一篇: 25 明白了分辨真假基督的真理 我不再盲目防備

下一篇: 27 與天主重逢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24 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神的話給了我堅實的依靠!使我在極度痛苦軟弱中得享神話的開啟與引導,這才度過了那段最黑暗而漫長的日子。我雖經歷多次抓捕迫害,肉體受到了中共政府無情的摧殘與折磨,但我卻明白了很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看清了中國政府反動邪惡的惡魔實質,也體嘗到了全能神對我真實的愛,領略到了神的全能智慧和奇妙作為,更激發了我追求愛神、滿足神的心。如今,我仍一如既往地在教會中盡本分,跟隨神走人生正道,追求真理、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30 試煉患難成全信心

韓國 舒暢 1993年,因着媽媽生病我們全家信了主耶穌,信主後媽媽的病奇迹般地好了,之後每到禮拜天我就和媽媽去聚會。2000年春天,主再來的喜訊傳到了我們家,通過讀全能神的話,我們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回來了,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們每天都讀全能神的話,享受神話語的澆灌供應,…

7 無法抹去的烙印

中國内蒙古 趙亮 十九歲那年,我因為信神被共産黨抓捕,警察為了逼我放弃信仰,出賣弟兄姊妹,對我酷刑折磨、洗腦轉化六十天。那次經歷深深地烙在我的心裏,讓我終生難忘。 記得那天早上我去聚會,快到聚會點,發現附近有三輛汽車,我心裏有些不踏實,平時也没停這麽多車啊?到聚會點不一會兒,就有…

23 神帶領我勝過惡魔殘害

當我軟弱無力時,神一次次地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能與撒但爭戰到底;當我傷心頹喪時,神用話語來安慰;當我痛苦絕望時,神用話語來鼓勵;當我瀕臨死亡時,神的話給了我生存的動力和活下去的勇氣;每次在我危難之時,都是神及時伸出拯救之手,讓我蒙了保守。出獄後,因著中共惡魔的挑撥離間,親人朋友都棄絕、遠離我,但弟兄姊妹卻關心照顧我,給我送來生活上的一切用品,這是我在任何地方都體嘗不到的溫暖。感謝神對我的拯救,無論以後的路多麼艱難,我都要跟隨神走到底,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來還報神愛。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