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明白神名的奧祕 跟上羔羊的腳蹤

台灣 慕真

我從小乖巧懂事,在家裏父母、親友們都特别疼愛我,在學校因為我成績優秀,對人親切隨和,也深得師長和同學們的喜歡,那時我對未來充滿希望。可令我没想到的是,中考時我竟以0.5分之差從第一女中滑到了第二中學,我因接受不了這一事實,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兩天不吃不喝。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挫敗,我感到自己跌進了深淵,心裏特别痛苦、難熬。

開學後,我懷着沮喪的心情參加了新生訓練。培訓期間,學姐給我傳了主耶穌的福音。隨着聚會的增多,再藉着聽弟兄姊妹的經歷,我覺得主的恩典很信實、可靠,相信只要在耶穌基督裏藉着禱告祈求就能得到主的保守看顧,心裏得享平安踏實。慢慢地,原本苦悶沮喪的我變得開朗積極起來,後來在高中二年級時我受洗成為一名基督徒。

為了能明白更多的聖經中的真理,大學我念的是教會學校,大一還特别選修了牧師開的一門「宗教概論」課。一次,牧師在課堂上跟我們講:「《聖經·希伯來書》13章8節説:『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主耶穌是獨一無二的救世主,主是信實可靠的,主的名到任何時候都不會改變,我們唯有信靠耶穌的名才能得救……」聽後我明白了,我們只有靠着主耶穌的救恩才能脱離罪惡與死亡,只有信靠主耶穌的名才能得救。想到帶我的學姐平時總是充滿喜樂和信心,我想那就是信靠主所得到的生命力量。那堂課上完後,我立定心志要跟隨主耶穌,也要力所能及地作好事奉工作,所以課後的時間我積極參加團契、查經小組、福音小組,也不錯過每一次的講道聚會。

漸漸地,我發現牧師、長老的講道都是老生常談,根本没有新的亮光,我們信徒的靈裏絲毫得不到供應。有的弟兄姊妹活在軟弱中不來聚會,也没有人幫助、扶持,還有些弟兄姊妹聽講道時打瞌睡,散會後就給弟兄姊妹推銷産品或保險,有些人還幫選舉的候選人拉票……我心想:信主不追求屬靈生命的長進,只追求個人利益,這還是基督徒嗎?牧師長老看到這些現象竟然也不阻止,這合乎主的心意和要求嗎?這樣的教會光景讓我感到既生氣又失望。因着長時間得不到供應,我感到靈裏很貧乏、軟弱,再加上工作繁忙,周末還經常加班,後來我就乾脆不去聚會了,只是遇到難處了讀讀聖經,禱告主名,我感覺没有了盼望、目標,心裏很迷茫、無助。

2016年10月,我在網上認識了全能神教會的王弟兄,通過王弟兄我又認識了金弟兄和其他幾個弟兄姊妹。金弟兄的交通使我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特别是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他交通得很實際,也很透亮,使我獲益匪淺。我信主這麽多年,研讀過聖經,也聽過屬靈人物或者牧師長老的許多講道,還没有人能把這方面的真理交通得這麽明白,我的靈裏得到了澆灌,同時也産生了尋求的念頭。此後,我就經常和他們在網上聚會。

一次聚會時,金弟兄交通説:「神為了徹底拯救我們人類,展開了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分了三個時代,每個時代神都會作一步新的工作,神的名也會隨着工作的不同而更换。就如律法時代,神是以『耶和華』這個名作工作,頒布律法、誡命,帶領當時的以色列人在地上生活。但當神結束律法時代,作了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時,神的名不再叫『耶和華』,而是隨之改變為『耶穌』。如今末世已到,神又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結束了恩典時代,帶來了國度時代,神的名也隨之更换為『全能神』。」聽金弟兄交通説神的名更换了,我心想:「聖經上明明記着:『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來13:8)我所信仰的主耶穌是獨一真神,主耶穌的名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我們只有靠着耶穌的名才能得救,你們怎麽説神的名更换了呢?如果禱告不呼求『耶穌』這個名,而呼喊另一個名,那怎麽能合乎聖經呢?」金弟兄的交通很挑戰我這一想法,雖然他還打了一個比喻,説:「慕真姊妹,如果公司讓你擔任一年的策劃部長,然後又讓你擔任一年的經理,不管是策劃部長還是經理,都是因為工作的需要而换的職稱。以前别人叫你慕部長,現在叫你慕經理,雖然名稱不一樣,職位也不一樣,但你這個人變了嗎?你不還是你嗎?」我嘴上回答「没有變」,也没有提出質疑,但心裏却接受不了,心想:「神的名是不會改變的,我們只有信靠耶穌的名才能得救,我是不會輕易被你們説服的,反正我不理會你們就行了。」聚會結束後,我便一一拉黑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

奇妙的是,在拉黑全能神教會弟兄姊妹的第二天晚上八點左右,我正在厨房洗碗,聽見有人按門鈴,我開門一看是兩位陌生的女子,其中一位拿着一份資料遞給了我。起初我對她們很客氣,但當看到資料上面寫着「基督的再來——主耶穌已駕雲重歸」這幾個大大的字時,我頓時意識到她們是來傳福音的。因當時我認為主耶穌的名是永遠不變的,就對兩位姊妹有些反感,便將資料還給了她們。她們感到很無奈,臨走時其中一位姊妹勸我説:「姊妹啊,是因為你不信神還是因為宗派不同,所以你接受不了?但你有仔細考察尋求過真理嗎?」無論姊妹説什麽我都不想再理會她們,又回到厨房繼續洗碗。在洗碗時,我的耳邊一直縈繞着姊妹剛才説的「你有仔細考察尋求過真理嗎?」這句話,我心想:是啊,我的確没有仔細尋求過。我又想起王弟兄他們給我交通神的名更换了,這和我的領受不同,但我在不明白的情况下都没有一顆渴慕尋求真理的心,還用自己裝備的聖經知識來分析,對他們交通的合我意的我就接受,不合我意的我也不尋求、不理會。這時我才發現自己所掌握的聖經知識已經讓我失去了一顆單純的心,我總用一種自以為是的態度來對待真理,哪裏是真心尋求真理的人呢!

冷静下來後,我想到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經常交通説:「神的羊聽神的聲音,我們要想迎接主的再來,就必須得會聽神的聲音、分辨神的聲音,必須得明白什麽是真理。」弟兄姊妹的交通合乎聖經呀,聰明的童女就得聽神的聲音,恩典時代的彼得能跟隨主耶穌不就是因為他聽見主的話,從中認出是神的聲音就跟隨主了嗎?想到這兒,我趕緊翻開聖經看到《啓示録》3章20至22節中説道:「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裏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他同坐一般。聖靈向衆教會所説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細細揣摩這幾節經文,我心想:「主要求我們只要是聖靈的發聲就應當聽,現在我能有幸聽到主回來的消息,能有機會認識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為什麽還要受自己觀念的轄制,對于不明白、不符合自己觀念的就掩耳不聽呢?對于神的名更换了就算我一時通不過,那也得尋求考察明白了再作决定啊!」我又看到《馬太福音》7章7節中説:「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如果主真的來叩門了,我却被自己的觀念蒙蔽了心眼,捂住了耳朵,成為瞎眼耳聾的人把神擋在門外,錯失了神的末世救恩,那不是太可憐了嗎?

那一晚我輾轉難眠,將晚上發生的事從頭到尾回想了一遍:「我在這裏都住了十八年了,還是第一次遇到有人來給我傳福音,姊妹還詢問我仔細考察尋求過真理了嗎,難道這兩位陌生姊妹給我傳福音是主的安排?而且當我感到這樣拒絶福音不平安想從聖經中找到答案時,神又引導我看到關于主來叩門的經文,難道我抵擋錯了?全能神真是主耶穌的再來?」想到這兒,我立即從床上爬起來向主禱告,願主引導、開啓我。之後,我打開電腦搜索了全能神教會的官方網站——國度降臨福音網,然後找了關于神名方面的話語來讀。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説:「有人説神的名不變,那為什麽耶和華的名又變成耶穌呢?説彌賽亞要來,怎麽來了一個名叫耶穌的呢?神的名怎麽會變呢?這些不是早已作過的工作嗎?難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嗎?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换,耶和華的工作可由耶穌來接續,耶穌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來接替嗎?耶和華的名可變為耶穌,耶穌的名不也可以更换嗎?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頭腦太簡單造成的。神總歸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麽變,也不管他的名如何變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遠也不變,你認為神只能叫耶穌這個名,那你的見識就太少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啓示」呢?》)看完這段話,我明白了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也因為工作的需要取了不同的名。想想律法時期神的名叫「耶和華」,神就以這個名帶領以色列人,可當主耶穌來作工時,神的名不就由「耶和華」更换成「耶穌」了嗎?如今全能神的話把這方面的問題揭示得這麽透亮,如果不是神來發表真理,誰能打開這些奥秘呢?我因神的名更换了不合乎自己的想法而拒絶尋求、考察,如果全能神真是主耶穌的顯現,主一次次地向我叩門,我却關閉心門,到時失去迎接主來的機會,那不是太可惜了嗎?于是,我决定仔細尋求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之後,我又重新加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并把那天晚上的經歷向他們訴説。聚會時,弟兄姊妹跟我分享了一節經文:「一個人若有一百隻羊,一隻走迷了路,你們的意思如何?他豈不撇下這九十九隻,往山裏去找那隻迷路的羊嗎?(太18:12)弟兄姊妹説我就像那只迷路的羊,是神找着我把我帶回到神面前,當我失迷時,神引導我重新加上弟兄姊妹繼續參加聚會,這真是神恩待啊,感謝神没有撇弃我!

這時,惜玲姊妹説:「慕真姊妹,你怎麽突然把大家拉黑了,你是對哪方面真理不明白嗎?」我點了點頭説:「聖經上明明説:『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來13:8)可見,耶穌基督永遠不變,即使到了末世,主再回來也是叫耶穌,這個名字不會變。可金弟兄却交通説末世神的名叫全能神,這一點我有些接受不了。我從受洗就一直禱告呼求主耶穌的名,怎麽可以呼喊其他的名呢?」我説完,惜玲姊妹給我發了一段神的話:「有的人説神是永恒不變的,這話也對,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永恒不變的,他的名變了、工作變了,并不能證明他的實質變了,就是説,神永遠是神,這是永恒不變的。若你説神的工作永恒不變,那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能結束嗎?你單知道神是永恒不變的,但神還是常新不舊的你知道嗎?若他的工作是永恒不變的,他能將人類帶到今天嗎?他是永恒不變的為什麽他已作了兩個時代的工作了呢?……『神是常新不舊的』這話是針對他的工作而言的,『神是永恒不變的』這話是針對神的原有的所有所是而言的。無論如何,你不能將六千年的工作定在一個點上,或套在一句死的話上,這是人的愚昧,神不像人想象得那麽簡單,他的工作不能停留在一個時代中,就如耶和華這個名不能永遠代替神的名,神還能叫耶穌這個名來作工,這就是神的工作在不斷向前發展的標志。(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惜玲姊妹説:「全能神的話説得很明白,『神是永恒不變的』這話是指神的性情與實質説的,并不是指神的名永遠不變。神是常新不舊的,神的作工在不斷地向前發展,神的名也在隨着神的作工不斷地更换,但不管神的名怎麽改變,神的實質没有變,神還是神。而我們不明白『永恒不變』的實際所指,更不認識神的作工常新不舊,就很容易憑觀念想象定規神的作工,甚至能抵擋神。就像當初的法利賽人持守『唯有耶和華是神,除耶和華以外没有救主』,當神以『耶穌』這個名來作工時,他們看到耶和華的名字變了,而且也不是預言裏説的彌賽亞,就否認主耶穌是基督、是神自己,還瘋狂地定罪、抵擋主耶穌,最後聯合羅馬政府將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犯下滔天大罪,遭到了神的懲罰。同樣,今天如果我們一味地持守聖經,持守主耶穌的名永遠不變,否認神的末世作工,那咱們是不是跟法利賽人一樣,雖然口頭上信神,但走的是抵擋神的路?」

接着姊妹又讓我看了兩段神的話,神的話説:「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麽能在不同的時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麽能守舊呢?『耶穌』這個名是為了救贖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穌再來還能叫這個名嗎?還能作救贖的工作嗎?為什麽耶和華與耶穌是一,但他們却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為工作時代不同嗎?就一個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嗎?這樣,只有在不同的時代來叫不同的名,以名來更换時代,以名來代表時代,因為没有一個名能將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將神的具有時代性的性情代表出來,只要能將工作代表出來即可。所以,神能選用任何一個適合他性情的名來代表整個時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耶穌這一個名,即『神與我們同在』,就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嗎?就能把神説透嗎?人若説神就只能叫耶穌,再不能有别的名,因神不能改變他的性情,這話才是褻瀆!你説就『耶穌』一個名——神與我們同在,就能將神代表得完全嗎?神能叫許多名,但在這許多名中,没有一個名能將神的一切都概括出來,没有一個名能將神完全代表出來,所以説,神的名有許多,但就這許多的名也不能將神的性情全都説透,因神的性情太豐富了,簡直讓人認識不過來。……就一個特定的詞、一個特定的名根本不能將神的全部代表出來,那你説神的名還能固定嗎?神如此偉大、如此聖潔,你就不容他在每個時代來更换他的名嗎?所以,在每個時代神自己要親自作工的時候,他就用符合時代的名來概括自己要作的工作,以這個具有時代意義的特定的名來代表他本時代的性情,是神將神自己的性情用人類的語言表達出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惜玲姊妹交通説:「神在每個時代只作計劃中的一部分工作,只發表一部分性情,取的名也只代表神在本時代所發表的性情與所作的工作。就如律法時代,『耶和華』這個名代表神在本時代所作的工作和發表的威嚴、烈怒、憐憫、咒詛的性情。神以『耶和華』這個名頒布了律法、誡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人的行為越來越規範,也知道了怎麽敬拜神。律法時代後期,因人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深,都守不住律法、誡命,面臨着被定罪處死的危險,神為了把人從律法下拯救出來,以『耶穌』這個名作了救贖的工作,開闢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發表了慈愛憐憫的性情,傳講悔改的道,最後為救贖全人類釘上了十字架。凡接受耶穌為救主并禱告主的名認罪悔改的人,罪就能得到赦免。從中看到,神在每個時代取的名都是有意義的,一個名只代表神的一部分工作和一部分性情,不能代表神的全部。恩典時代,主來了如果不叫耶穌而叫耶和華,那神的作工就會停留在律法時代,我們敗壞人類得不到主的救贖,就會因着觸犯律法、誡命被定罪處死。同樣,末世主再來如果還叫耶穌的話,神的作工就停留在恩典時代,那我們只是罪得赦免,還活在犯罪認罪的惡性循環中,没法脱離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所以,神為了使我們徹底擺脱罪的捆綁得潔净,又一次道成肉身發表話語,作了一步審判潔净的工作,開闢了國度時代,結束了恩典時代,與此同時神的名字也更换為『全能神』,正應驗了《聖經·啓示録》1章8節所預言的:『主神説:「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臘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

通過弟兄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經文中説「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來13:8)這話不是指神的名永遠不變,而是指神的實質永遠不變。我還明白了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分為三個時代,即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國度時代,神每開展一步新的作工都會取一個新名,以這個名來代表神在本時代的作工與性情,并以這個名更换時代,神在每個時代取名都太有意義了!如果按照我想的,神的名不能變,主來了還叫耶穌,那神的作工不就停滯不前了嗎?

聚會結束後,我又查找了《聖經·啓示録》上的章節:「主神説:『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臘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啓1:8)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裏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裏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并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啓3:12)看後我恍然大悟,心想:「我以前也讀過這兩個章節,可是當時怎麽就没注意到呢?這兩節經文明明預言主末世再來時不再叫耶穌,而且會有新名,就是『全能者』,而我只持守『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來13:8)這句話,就認為主耶穌的名永遠不會更换,却不查考其他的經文,就一味地拒絶、抵擋神的末世作工,我真是太無知了!」想想弟兄姊妹的交通,還有聖經上關于神名方面的預言,我對神在末世取的新名不再疑惑了。

之後,我們聚會時又讀了一段神的話:「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人并没有接觸過我,也不曾認識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從創世到如今,無一人見過我,這就是末世向人顯現的但又隱秘在人中間的神,活靈活現住在人的中間,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滿能力,滿帶着權柄,無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話中被審判,在火的焚燒之下無一人一物不被潔净。最終,萬國必因着我的話而得福,也因着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主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這名又帶有這樣的性情,就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公義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讓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獨一真神,也讓人都看見我的本來面目:并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并非只是救贖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滄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着「白雲」重歸》)

惜玲姊妹交通説:「末世,神以『全能神』這名開展了國度時代的話語審判工作,向人類顯明了神公義、威嚴不容觸犯的性情。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揭示了我們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以及抵擋神的根源,審判我們的悖逆與不義,神的話也給我們指出了性情變化的路途與方向,我們只要在凡事上注重追求真理,用真理解决自己的敗壞性情,按照神的要求行事為人,就能逐步脱去敗壞性情,達到蒙神拯救。當全能神在地的工作結束時,凡接受神末世作工蒙神潔净、拯救的人都被神帶入神的國中,享受神的祝福、應許;而那些拒絶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甚至還抵擋、定罪、毁謗、褻瀆神的人,都將落入末後的大灾難中,被神懲罰、毁滅。所以,神末世取『全能神』這名,就是要以公義、威嚴不容觸犯的性情向全人類顯現,將人各從其類,結束這個邪惡的時代,完成神六千年經營拯救人類的全部工作。神要讓我們看到他不僅能創造萬有、主宰萬有,他也能作我們的贖罪祭,更能成全、變化、潔净人,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神的奇妙作為無人能測透,所以神取名為『全能神』是特别有意義的。現在聖靈的作工只維護『全能神』這個名的工作,凡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禱告全能神的名的人,就能獲得聖靈作工,得到生命活水的供應。現在恩典時代的教會都出現了荒凉景象:信徒信心冷淡,講道人無道可講,禱告没有感動,越來越多的人被世界潮流引誘……根源就是神作了新工作,聖靈的作工已從恩典時代的教會轉移到了國度時代的教會,他們没有跟上羔羊的脚踪,没接受全能神的審判工作,就得不到生命活水的供應,只能落在黑暗中無路可走。」

通過讀神的話和聽姊妹的交通,我對神在不同時代取不同名字的意義又有了更深的認識,而且我也認識到神在末世作的審判工作和所發表的性情,對我們脱離罪的捆綁達到蒙神拯救太重要了!想到近幾年我聚會聽道得不着供應,弟兄姊妹信心軟弱,講道人也無道可講,原來是聖靈的作工轉移了,現在聖靈只維護「全能神」這個名的工作,我們没接受神的新名,没有跟上羔羊的脚踪,就都落在了黑暗中。這時我從心裏確定,全能神的確是主耶穌的再來。

之後,弟兄姊妹又給我交通了關于分辨真假教會,如何分辨聖靈作工、撒但作工等方面的真理,這些内容都使我挺得造就。每次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看福音電影、視頻,我靈裏都能得到飽足,心裏特别平安踏實。全能神的話不僅解决了我以往信主時所不明白的問題,還解决了我生活中遇到的難處,我又重新找回起初信主時的信心,我很慶幸自己能蒙神揀選接受神的末世作工,跟上了羔羊的脚踪。現在我每天都會讀全能神的話,越讀感覺心裏越亮堂,從心裏認定全能神的話語就是真理,就是神的聲音。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接受了全能神的名,正式加入了全能神教會。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

上一篇: 14 主已在東方顯現了

下一篇: 16 神的話是我的力量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16 神的話引領我勝過黑暗勢力的壓制

在這次患難中,我真實領略到了神的全能主宰與奇妙作為,經歷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更切實感受到了神的愛與極大的拯救:在危難之際,是神一直陪伴在我左右,藉著神的話語開啟光照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勝過了一次次的酷刑折磨,度過了三年漫長黑暗的魔獄生活。面對神浩大的救恩,我感恩不盡,信心倍增,立定心志:以後不管經歷多大風浪,我都要依靠神話語的引導帶領,脫離一切黑暗權勢,堅定不移地追隨神走到路終!

21 患難中神光引領

經歷了惡魔的殘害,我徹底看透了中共與神為敵、逆天而行的反動實質,也真實體會到神的愛,看到神的實質就是美麗、良善:每次在我最痛苦、最難熬的時候,神的話都在裡面引導我、開啟我,加給我力量,賜給我信心,使我靈裡甦醒過來,真實感受到神的陪伴與引領而一次次渡過難關,站住見證,神的愛太大了!從今以後,我要獻出我的所有來還報神的愛,為得著真理,更為活出有意義的一生。

6 歷經磨難愛神心更堅

經歷了中共政府的兩次抓捕與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雖然我的肉體受了一些痛苦,甚至險些喪命,但這兩次不平凡的經歷卻成了我信神路上的堅實根基。在痛苦患難中,全能神給了我最實際的真理澆灌與生命供應,不僅讓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嘴臉,認識了它瘋狂抵擋神、迫害信神之人的滔天罪行,也領略了神話語的威力與權柄。我能兩次從中共魔爪中死裡逃生,這全是神愛的眷顧與憐憫,更是神超凡的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我深深地感受到:無論何時何地,只有全能神才是我唯一的依靠與拯救。今生今世,不管遭遇什麼危險患難,我都要堅定不移地追隨全能神,積極傳揚神的話、見證神的名,以自己真實的奉獻來還報神的愛。

1 在中共監獄的日日夜夜

「我喝的苦杯你必須得喝(這是耶穌復活以後說的),我所走的路你必定要走,你要為我捨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的眼淚立刻止住了,基督所受的苦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無法比擬的,也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承受的,而我受這點苦就覺得委屈,埋怨神不公義,這哪有良心理智?怎配稱為人?之後,我又想到神的話說:「……人本性裡敗壞的東西必須通過試煉解決,人裡面哪些地方沒通過就必須在哪些地方受些熬煉,這是神的安排。神給你擺設環境,迫使你在這環境裡面受熬煉來認識自己的敗壞……」(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