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摩押後代的試煉

黑龍江 專一

全能神説:「今天所作的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讓人能够得潔净,讓人能够有變化,藉着話語的審判刑罰,藉着熬煉,脱去敗壞得着潔净。這步工作與其説是拯救的工作,倒不如説是潔净的工作。實際上,這步也是征服的工作,也是第二步拯救的工作。人被神得着是藉着話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藉着話語熬煉、審判、揭示,把人心裏所存的那些雜質、觀念、存心或者個人的盼望都給顯明出來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今天在這摩押後代的身上作工作,就是把落在最黑暗當中的人拯救回來,這些人雖然遭咒詛了,但是神願意從這些人身上得着榮耀,因為起初這些人都是心中無神的人,把心中無神的人作到順服神、愛神這個地步,才是真正的征服,這樣的作工果效最有價值,最有説服力,這才是得着榮耀了,這就是神末世要得着的榮耀。雖然這些人地位低下,但今天能得着這麽大的救恩實在是神高抬,這工作太有意義,是藉着審判來得着這些人,并不是有意來懲罰這些人,而是來拯救這些人。如果末世還在以色列作征服的工作,這就没什麽價值了,即使達到果效了也没什麽價值,没太大的意義,不能得着所有的榮耀。(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讀了神的話,我就想起二十多年前在摩押後代的試煉中那段難忘的經歷。

記得那是1993年,全能神發表了《征服工作的内幕 二》還有《人的實質與人的身份》這兩篇話語,揭示中國神選民都是摩押的後代。當時,我看到神的話説:「摩押的後代是世界當中最低賤的人,有的人説,含的後代不是最低賤的人嗎?大紅龍的子孫與含的後代代表意義不相同,含的後代又是一回事,他們不管怎麽被咒詛仍屬于挪亞的後代,摩押不是從正根上來的,是從淫亂來的,這裏面有區别。(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内幕 二》)我拯救的是早已被我預定、曾經我救贖的人類,而你們本是破例放在人類當中的可憐的靈魂,要知道你們本不屬大衛家,也不屬于雅各家,而是屬于摩押家族中的,是外邦家族中的成員。因我未與你們立約,而只是在你們中間作工説話帶領你們,我的血并未為你們而流過,僅僅是為了我的見證而作工在你們中間,你們不曾曉得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的實質與人的身份》)讀完神的話,我特别詫异,「我們是摩押的後代?這是真的嗎?摩押可是羅得和他女兒生的,是從淫亂來的,不是從正根上來的,我們咋能是他的後代?以往信主時常説,我們是以色列的後裔、雅各家的後代,神怎麽説我們是摩押的後代呢?」我實在接受不了,可又一想,「神的話都是真理,神揭示的都是事實,是不會有錯的!唉!我咋是摩押的後代,咋就生在中國了呢?本以為自己最先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是神末世作工第一批審判潔净的對象,是神在灾前要作成的得勝者、模型標本,那身份、地位肯定比各國的神選民都高。没想到現在却成了摩押的後代,遭神咒詛不説,還是從淫亂來的,身份地位在整個人類中是最低下、最卑賤的,這要讓外邦人知道該咋看我呢?家裏不信的人又會咋説呀?信神撇家捨業、受苦花費,到最後就得了個摩押後代的身份,太羞辱、太丢人了,唉,真是啞巴吃黄連——有苦難言哪!」那個時候,只要一想到自己是摩押的後代,是從淫亂來的,就感覺羞耻,没臉見人,好多天都不想出門,吃不下飯、睡不着覺,裏裏外外的家務活也没心思打理,在心裏一個勁兒埋怨:「我咋能是摩押的後代呢?我的出身、身份咋就這麽低賤呢?」當時的我就像是一個在富貴家庭裏長大的孩子,感覺出身高貴,特别自豪,可突然有一天得知自己是被撿來的,根本就不屬于這個家族,裏面那種悲傷、無奈、失落交織在一起,根本就接受不了這個事實,裏面有許多的不滿,還消極誤解,認為自己是摩押的後代,是遭神咒詛的,神肯定不拯救了。我越想越覺得委屈,心裏就像壓了塊大石頭一樣,憋悶得喘不過氣,只有一個人躲進衛生間裏偷偷流泪。那時候,大家心裏都很痛苦,有的人一提摩押後代就抹眼泪,就像詩歌裏唱的:「摩押的後代在煎熬中哭泣,憂傷的臉上挂滿了泪滴,話語的審判使我恐懼戰栗,含泪將肉體交于審判焚燒。摩押的後代在煎熬中哭泣,無情的審判將我打進地獄,痛苦抓住我,刑罰臨到我,在試煉之中呼求你尋找你。陷入極度失望,心中更恨自己,信你而不屬于你,成了一場悲劇,只能在懊悔中痛苦内疚咒詛自己,火爐的試煉在煎熬着我心。」(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摩押後代的贊美》)

就在我們痛苦煎熬時,全能神發表了《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這篇話語,揭示了我們的情形,也把神的心意告訴給我們。神的話説:「剛開始給你們子民的地位你們都蹦起來了,比誰都蹦得歡,一説是摩押的後代,怎麽樣?都倒了吧!你們的身量在哪兒?你們的地位觀念太重!……你們受了什麽苦竟這樣地委屈?你們認為神把你們折騰到一個地步神就高興了,好像神是來有意定你們罪的,給你們定罪,再把你們滅了,他的工作就結束了。我那麽説了嗎?這不就是因為你們的瞎眼嗎?是你們自己不争氣還是我有意定你們的罪?我什麽時候也没那麽作,那是你們自己想出來的,我根本没那麽作工作,我也没那個意思,要真想滅你們我還用受這麽大的苦嗎?若真想滅你們還用苦口婆心地跟你們這麽説話嗎?我的心意是:什麽時候把你們這些人拯救出來我什麽時候安息。越是低賤的人越是我拯救的對象,你們越能積極進入我越高興,你們越趴下我越難受。你們總想大摇大擺地登寶座,告訴你們,這不是拯救你們脱離污穢的路,登寶座的幻想不能把你們成全,這不現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看了神的話,我心裏特别受責備。想到之前神把我們轉為國度子民,還説要把我們作成得勝者、模型標本,我就狂起來了,不知道自己半斤八兩,就認為我最先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屬于第一批被神成全的人,身份、地位肯定比各國神選民都高,就洋洋自得,欣賞自己。當神揭示我們是摩押的後代,我看見自己出身低賤、地位低下,而且是被神咒詛的,就認為神肯定不拯救我了,消極得爬不起來。我的地位心實在太重,身量太小了。其實,神雖然揭示我們是摩押的後代,但神并没有説不拯救我們了,神仍然道成肉身降生在大紅龍國家,發表真理審判刑罰、澆灌供應我們,使我們這些最污穢、最低賤的人有機會蒙神拯救,這裏面飽含着神多少良苦用心啊!我却不明白神的心意,認為自己是摩押的後代,這麽污穢敗壞,神最恨惡、厭憎,肯定不能蒙拯救了,就活在消極中誤解埋怨神,跟神講理對抗,我真是不可理喻啊!緊接着,我又看到神的話説:「不説你們是摩押的後代,就你們的本性、你們的出生地點就是最高級的了嗎?不説你們是摩押的後代,你們不也是地地道道的摩押的子孫嗎?事實的真相還能改變嗎?今天揭露你們的本性是委屈事實的真相了嗎?看看你們的奴隸性,看看你們的生活,看看你們的人格,你們不知道你們是最低賤的下等人類嗎?還有什麽可誇的?看看你們所處的社會地位,你們不是社會中最下層的人嗎?你們以為是我説錯了嗎?亞伯拉罕獻以撒,你們獻過什麽?約伯獻所有,你們獻過什麽?多少人為尋求真道而獻身,抛頭顱,灑熱血,你們付過這代價嗎?你們與這些人相比根本就没資格享受這麽大的恩典,今天説你們是摩押的後代就委屈你們了?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你没有什麽可誇的,這麽大的救恩、這麽大的恩典白白地賜給你們,你們什麽都没獻上,而是白白享受恩典,你們就不覺得慚愧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神的問話一句句敲打在我的心上,我特别蒙羞、慚愧。想到歷代的聖徒他們對神有忠心、有順服,臨到大的試煉也不埋怨神,站住了見證,蒙神稱許祝福。就像亞伯拉罕聽從神的吩咐,把他最心愛的兒子以撒獻上給神,他不跟神講任何條件、理由,而是絶對地順服;還有約伯,臨到那麽大的試煉,失去了萬貫家産和滿堂兒女,自己也渾身長毒瘡,他還贊美神,説「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而我呢,我生在大紅龍國家,從小就接受無神論、進化論還有唯物論的教育,根本就不知道有神,更不知道怎麽敬拜神,信神也是為了得到神的恩典祝福,為了以後能進天國有個好歸宿,臨到試煉没有地位、得不到福分,就誤解埋怨,跟神消極對抗,對神根本没有真實的順服,没有把神當神待。信神這些年,我白白享受着神話語的供應,享受着神的一步步作工帶領,不但没盡好本分還報神愛,還給神的都是誤解埋怨、悖逆抵擋,這哪是信神的人哪!就這樣我還把自己當成是神眼中的瞳人,是神看重的對象,身份、地位高于各國的神選民,最有資格得到神的賞賜、祝福,我真是狂妄得不知道天高地厚,太没有自知之明!如果神不把我的敗壞與低賤的身世揭示出來,我還認為「我是雅各十二支派的,是以色列的後裔,大衛的後代」,真是不知羞耻啊!現在我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能低調一些了,不再像以往那麽張狂,在神面前有點理智了,這是神對我的拯救啊。我不該對神存有什麽奢侈的欲望、要求,就是到最終真的没有結局歸宿了,我也應順服神的擺布,贊美神的公義。

後來,我又看了一些神的話,對神在摩押後代身上作工的意義明白了一些。神的話是這樣説的:「今天在這摩押後代的身上作工作,就是把落在最黑暗當中的人拯救回來,這些人雖然遭咒詛了,但是神願意從這些人身上得着榮耀,因為起初這些人都是心中無神的人,把心中無神的人作到順服神、愛神這個地步,才是真正的征服,這樣的作工果效最有價值,最有説服力,這才是得着榮耀了,這就是神末世要得着的榮耀。雖然這些人地位低下,但今天能得着這麽大的救恩實在是神高抬,這工作太有意義,是藉着審判來得着這些人,并不是有意來懲罰這些人,而是來拯救這些人。如果末世還在以色列作征服的工作,這就没什麽價值了,即使達到果效了也没什麽價值,没太大的意義,不能得着所有的榮耀。……今天在你們這摩押的後代身上作工并不是有意侮辱你們,乃是為了顯明作工的意義,是對你們極大的高抬,如果是有理智的人、有看見的人,他會説:我是摩押的後代,今天能得着神這麽大的高抬,這麽大的祝福,我真是不配,就我所做的、所説的,就我這個人的身份、身價,我根本就不配得神這麽大的祝福。以色列人多愛神,他們享受神的恩典那是神賜給他們的,但他們的身份比我們高多了,亞伯拉罕對耶和華多麽忠心,彼得對耶穌多麽忠心,他們的忠心大過我們忠心的百倍,按我們所行的根本不配享受神的恩典。(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摩押的後代是經咒詛的,而且又生在這落後的國家裏,無疑摩押後代是黑暗權勢下地位最低的一類人。因着這些人以前的地位最低下,所以説作在這些人身上的工作是最打破人觀念的工作,也是對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最有益處的工作。把工作作在這些人身上最能打破人的觀念,以這個開展時代,以這個打破一切人的觀念,以這個來結束整個恩典時代的工作。起初作工作是在猶太,是在以色列範圍以内作,根本没在外邦之中作開展時代的工作,最後一步工作不僅是作在外邦人身上,更是作在被咒詛過的人身上,就這一條是最能羞辱撒但的證據,從而神便『成了』全宇之下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成了萬物的主,是所有有生機之物敬拜的對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以往在我的觀念中認為,神拯救的對象應該都是神預定的,是神的選民,中國人是摩押的後代,身份、地位最低下,是最不承認神、最抵擋神的人,是被神咒詛、弃絶的對象,神肯定不拯救了。可神却没有這樣作,神没有因着我們身份低賤嫌弃我們,也没有因着我們污穢敗壞放弃對我們的拯救,而是親自道成肉身忍受着天大的屈辱、痛苦,在我們這班摩押的後代身上作工,一次次地用話語審判刑罰、試煉熬煉,都是為了潔净、拯救我們,看到神的愛太偉大了。就像主耶穌與罪人同坐席一樣,我們越是污穢、低賤,越看到神的拯救、神的愛太大了。最終,神要將我們這些敗壞最深、最污穢低賤的人從撒但的權勢下徹底拯救出來,成為神榮耀的見證,這最能羞辱撒但。這都是神在摩押後代身上作工的意義。另外,神末世在摩押的後代身上作工,也打破了我們所有人的觀念,讓我們看到神不單單是以色列人的神,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神不看我們的出身如何,不看我們是哪個邦族,不管是以色列人還是摩押的後代,不管是蒙神祝福的還是遭神咒詛的,只要是受造之物,只要追求真理,順服神的作工,都是神拯救的對象。神對每一個受造之物都是公平、公義的,神給每一個人都有蒙拯救的機會。我越揣摩神的話越感到神在摩押後代身上作工的意義太大了,神對敗壞人類的愛與拯救太真實了。可惜我素質太差,對神作工的認識太有限,只能談一點自己的感受認識,不能把神見證好,實在虧欠神太多。

現在回過頭來想想,經歷摩押後代的試煉,當時是受了一些苦,但却讓我認識了自己的身份、身價,對神拯救人的工作、對神的公義性情也有了一些認識,不再那麽張狂、洋洋自得了,就覺得自己這麽低賤敗壞,不配神這樣的愛與拯救,不敢再對神有什麽奢侈要求了,不管神怎麽對待、怎麽擺布安排,都願接受順服,老老實實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追求生命性情變化,就是摩押後代也要追求真理,為神作見證。正如詩歌裏唱的:「雖然我們不是以色列民,我們是被弃絶的摩押的後代,我們也不是彼得,也不够那個素質,也不是約伯,就保羅為神受苦、花費的心志我們都够不上,我們太落後,所以説我們不够那個資格來享受神的祝福。但是今天既然神高抬了我們,我們就得滿足神,雖然我們不够那個素質、那個條件,但是我們願意滿足神,我們有這個心志。我們是摩押的後代,是遭咒詛的,這是命定好的,這没法改變,但就我們的活出、我們的認識可以改變,我們有心志滿足神。(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摩押後代該有的心志》)

上一篇: 3 襯托物的試煉

下一篇: 5 我學會了正確對待人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32 神的愛浩瀚無比

經歷了這次逼迫患難,我真實看透了中共政府抵擋神的惡魔實質,看清了它就是那與神不共戴天的仇敵、惡者,對它產生了深惡痛絕的恨。同時,我對神的愛比以往也有了更深的認識,明白了凡是神作在人身上的工作,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不但恩典祝福是神的愛,痛苦患難更是神的愛。而且,我也真實體驗到,我能在群魔殘酷折磨、凌辱時依然站立,能從魔窟中走出來,這都是全能神的話語加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更是全能神的愛激勵著我,使我一步步得勝撒但走出了魔窟。感謝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我願把榮耀頌讚歸給全能神!

24 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神的話給了我堅實的依靠!使我在極度痛苦軟弱中得享神話的開啟與引導,這才度過了那段最黑暗而漫長的日子。我雖經歷多次抓捕迫害,肉體受到了中共政府無情的摧殘與折磨,但我卻明白了很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看清了中國政府反動邪惡的惡魔實質,也體嘗到了全能神對我真實的愛,領略到了神的全能智慧和奇妙作為,更激發了我追求愛神、滿足神的心。如今,我仍一如既往地在教會中盡本分,跟隨神走人生正道,追求真理、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19 黑暗魔窟中閃爍的生命之光

在那黑暗魔窟裡,是全能神的生命之光驅散了魔窟中的黑暗,使我仍能讚美神,享受神話的生命供應,這是神對我極大的愛與拯救。……在這次中共政府殘酷迫害中,是全能神一步步引領我勝過了惡魔的圍攻,從撒但的魔窟中走了出來。這讓我切實認識到,撒但無論多麼凶殘、囂張,它永遠都是神的手下敗將,而唯有全能神是最高的權柄,能作人堅強的後盾,能帶領人戰勝撒但、戰勝死亡,使人頑強地活在神的光明中。

15 神愛堅固我的心

「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的話給了我無窮的力量。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