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神的保守

韓國 有信

神的話説:「人的性情自己不能變化,必須得經過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苦難熬煉,或對付、管教、修理,之後才能達到順服神,對神有忠心,不應付糊弄神。人都是在神話語的熬煉之下性情有所變化,經過神話的揭示、審判、管教、對付的人才不敢亂做了,沉着穩重了,最主要的一點是能順服神現實的説話了,對神的作工能順服了,即使不合人的觀念,也能放下觀念存心順服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變化的人都是進入神話實際的人》)以前讀這段神的話,看到神説「人的性情自己不能變化,必須得經過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苦難熬煉,或對付、管教、修理,之後才能達到順服神,對神有忠心,不應付糊弄神」,我有點不明白,為什麽人的性情自己不能變化呢?我每天認真讀神的話,按時參加聚會,教會安排什麽本分我也能順服,我只要不犯罪,好好盡本分,信神年頭多了,看神的話多了,敗壞性情慢慢不就變化了嗎?為什麽非得經歷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呢?我對這段神的話一直没有什麽認識,直到經歷了幾次嚴厲的修理對付,我才看見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根深蒂固,不經歷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根本不會認識自己,更談不上得着潔净、變化了。

2016年初,我盡教會帶領的本分,剛開始我覺得自己缺少挺多,盡本分常常禱告神、依靠神,遇到看不透的問題就跟同工尋求交通,他們提出一些建議我也能接受,那時我還算低調。經過半年多的操練,我掌握了一些原則,也能交通真理解决弟兄姊妹的一些難處,慢慢地,我得意了起來,心想:雖然我以前没做過帶領,但我素質好,領受神話語快,操練時間長了,肯定能做得更好。後來,我又負責了一項重要工作,就更加沾沾自喜,覺得自己在同工中年紀最小,信神時間也短,能負責這麽重要的工作,看來我真是個人才啊!那時我走路都是仰着脖子,覺得誰的本分都不如我這個重要,好像誰都不如我似的。漸漸地,我越來越張狂,商量教會工作時,同工提出不同意見,我就持守自己,心想:是你們説的那回事嗎?我之前處理過這類事,掌握原則不比你們好啊,我知道這事怎麽處理最合適!有時配搭的姊妹在教會的工作上多求點真,我就很不耐煩,認為這麽簡單的事很容易就處理了,没有必要一遍遍地交通、尋求。有時聚同工會,看到配搭的姊妹提的建議没有被同工采納,我心裏就小瞧,覺得别看你做教會帶領時間比我長,你也不比我高啊。有一次,配搭的姊妹説我盡本分拖拉,工作進度慢,我就不服氣,和她争執,「你這麽交通我接受不了,這工作你也參與了,難道你就没有責任嗎?你怎麽不認識自己,把責任都推給我?」説完,我起身就走了。後來,帶領知道我的表現,對付我太狂妄了,我只是口頭認識認識,説自己狂妄,不接受真理,并没有去反省認識自己的本性實質,盡本分仍然大摇大擺,憑着自己的意思做。當時身邊有同工因為素質差、做不了實際工作被撤换了,我從來不擔心自己會被撤换,心想:我可是教會的人才,負責好幾項重要工作,要是没了我,短時間内能找到合適的人嗎?……就在我狂得失去理智的時候,臨到了嚴厲的修理對付。

一次,我看到弟兄姊妹寫的幾篇經歷見證文章,覺得有些淺,没跟人商量就直接作廢了,帶領知道後非常生氣,就問我:「這麽好的文章,你為什麽作廢!你有没有跟同工交通商量?」我説:「没有,當時覺得這幾篇文章有些淺……」我話音剛落,帶領就嚴厲地對付我,説:「這幾篇文章雖然淺了點,但經歷很真實,認識也挺實際,對人有造就,這就是好的經歷見證文章,你盡本分不尋求真理,任意妄為,不明白真理,還不跟别人商量,把好文章給作廢了,埋没弟兄姊妹經歷神作工的見證,這不是渾人,不是撒但做的事嗎?你這樣做純屬打岔攪擾!」雖然以往也臨到過對付修理,但從來没有這麽嚴厲,「渾人」「撒但」「打岔攪擾」「任意妄為」這些詞在我的腦海裏回響,我忍不住哭了,感覺連呼吸都很困難,心裏還有些委屈,覺得雖然我當時没和同工商量,過後我不是也告訴他們了嗎?神鑒察人心肺腑,當我在心裏講理的時候,帶領又嚴厲地對付我:「你做事獨斷專行,哪怕看不透的地方問問别人,商量商量,這你都没有,你太狂妄了,没有一點敬畏神的心!」聽到這話,我才勉强順服下來,「唉,我要是真有點敬畏神的心,處理這事之前我就該尋求尋求,我連問都没問就憑己意直接處理了,我真是太狂妄自是了。」

接下來,帶領調查後看我太狂妄自是又不明白真理,不適合盡這麽重要的本分,就把我撤换了。那時我特别消極,心想:帶領藉着這個事肯定把我看透了,認為我不是一個追求真理的人,還特别狂妄自是,没啥培養價值。唉,完了,以後在神家也没啥出息了……我越想越消極,心裏滿了誤解,覺得我都成撒但了,還能蒙拯救嗎?弟兄姊妹肯定也認為我不是個對的人,我再追求也没用了。那段時間,我只是勉强盡點本分,也不想好好追求真理,弟兄姊妹多次給我交通神的心意,可我還是没有扭轉。後來,弟兄姊妹就對付修理我,説我盡本分拿把,成天消極,這是在與神對抗,再這樣下去,早晚會被淘汰。我這才有點害怕,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就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反省自己:半年多來,我為什麽不能正確對待對付修理呢?反省中,我看到神的話説:「有些人經過修理對付之後就消極了,盡本分也没勁了,忠心也没了,這是怎麽回事?一方面是因為人對自己作法的實質不認識,導致對修理對付不能服氣,另一方面是因為人到現在都不明白對付修理的意義,人都認為修理對付就是定人結局的表示。所以,人都錯認為只要是對神有點忠心就不能有對付修理,若對付就不是神的愛、神的公義了,這樣的誤解就使得很多人不敢對神『忠心』。其實説到底都是因為人太詭詐,根本不想受苦,就想輕而易舉地得福。人對神的公義不認識,根本就不是神没作公義的事,也不是神不作公義的事,而是人從來就不認為神作的是公義的。在人看來,神作的不合人的意思、神作的不近人意就是神不公義,而人從來就不知道自己做得不合適、不合真理,也從來不認識人做的都是在抵擋神。(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神以人的表現定人結局的内涵之意》)看了神話語的揭示我才明白,我能這麽消極,根源就是因為我的本性太狂妄自是,不認識自己做事的性質是什麽,就覺得我只是犯了一個錯誤,這麽處理太過分了,所以就怎麽也接受不了修理對付,長期活在消極中誤解、埋怨神。看着神的話我就問自己,難道是因着一時的錯誤就讓我臨到這麽嚴厲的對付修理嗎?想想神家對付人是有原則的,都是根據人的本性實質與一貫表現,帶領對付我也不是無緣無故的,我臨到這麽嚴厲的修理對付,是我身上存在哪方面的問題呢?

後來,我想到神的話説:「你裏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確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惡,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裏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裏,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要解决人的作惡必須先解决人的本性問題,没有性情的變化不能從根本上解决問題。(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還有講道交通中也提到過,有的人有點恩賜、素質就目中無人,誰説的話都不願意聽,覺得自己高于其他所有的人,這樣的人就是狂妄自大、自以為是的人。想到自己信神不注重追求真理,就憑着素質、憑着狂妄性情盡本分,覺得自己能説能講,盡本分有了一點小小的果效,得到了帶領的器重,就覺得自己行了,能作工作了,比其他同工都强,絲毫不把配搭的弟兄姊妹放在眼裏,還特别持守自己,狂妄性情越來越膨脹。到後來,我處理教會工作態度特别輕慢,不尋求真理原則,也絲毫不與别人尋求商量,就憑己意隨意處理,結果打岔了教會的工作。原來我一直認為自己素質好,明白一些真理,現在一顯明才看到我只是明白點道理,根本没有真理實際,不會交通真理解决實際問題,就這樣還狂妄自是,什麽事都敢自己决斷,我已經狂妄到没有絲毫理智、目中無神的地步了。藉着帶領檢查工作把我的問題給暴露出來了,想到我之前一直都是這樣盡本分的,根本没有給弟兄姊妹帶來什麽幫助,反而流露了很多撒但性情讓弟兄姊妹受轄制,這哪是盡本分哪,這不是作惡嗎?我越想越膽戰心驚,深感憑着狂妄性情做事真的是想不作惡、不抵擋神都不可能。想想有些弟兄姊妹,外表看素質不如我,可人家盡本分謹慎小心,還知道尋求真理,采納别人的建議,而我已經狂妄到没有一點自知之明了,壓根兒就没有尋求真理的意識,我越反省越感覺自己走的不是一條追求真理的道路。就我這樣狂妄自是、目中無神,臨到修理對付、調换本分正是神對我的拯救與保守,不然的話,我還指不定要作多少惡,到無法挽回、面臨被開除的地步再後悔就真晚了。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我很懊悔,這半年多我一直誤解神、防備神,消極怠工,實在是太不可理喻了!接下來,我只想好好盡本分彌補以前的過犯。

半年後,我被選為組長。那時,我很怕自己又因為狂妄自大跌倒失敗,盡本分時遇到問題我就比較謹慎,經常和配搭的弟兄姊妹在一起交通商量,尋求真理解决教會裏的問題,我感到這樣盡本分比以往踏實了許多,和弟兄姊妹相處得也比較融洽。幾個月後,我看到盡本分有了點果效,心中有點竊喜,看來我確實是個人才啊,到哪兒盡本分很快就能把工作作好!慢慢地,我的狂妄本性又開始發作了。有時,弟兄姊妹有問題想尋求帶領,我一聽就很不耐煩,心想:這問題以前不是尋求過嗎,怎麽還要尋求?我知道原則,我給你們交通就好了。我就不加思索地把我的理解説給弟兄姊妹,讓他們接受,弟兄姊妹感覺不踏實還是尋求了帶領,帶領交通了實行原則,與我之前所認為的并不一樣,我心裏一驚,幸好尋求了才没耽誤本分啊。可當時我并没有反省自己,還是狂妄没有理智,看着哪個弟兄姊妹盡本分出點差錯,我就站地位教訓人,覺得他們連這點工作都幹不好,還能幹什麽,我看他們就是不用心……漸漸地,弟兄姊妹都受我轄制,也有些疏遠我,有一個姊妹被我轄制得都不想盡本分了。我也知道這樣不對,可一臨到事我還是身不由己地流露狂妄性情,想起之前的失敗跌倒,我隱隱有點害怕,但當時我并没有尋求真理解决。

後來,我憑己意用了一個姊妹盡重要本分,一個弟兄提醒我,説這個姊妹是個詭詐人,不適合盡這麽重要的本分。我心想:她是有點問題,但也不至于像你説的這麽嚴重吧,誰能没有敗壞、缺欠呢?我根本没把弟兄的建議放在心上,只是找這個姊妹交通了一下,提點了她身上的問題。没想到,那段時間這個姊妹盡本分説一套做一套,玩忽職守,給神家工作造成嚴重虧損。帶領知道這事以後,特别嚴厲地對付我:「你憑己意提拔、使用詭詐人,弟兄姊妹提醒你也不聽,不了解調查,造成這麽嚴重的後果,你這是嚴重打岔攪擾,這與你盡本分不負責任有直接關係,不明白真理還狂妄自是,必須撤换!」聽到這樣嚴厲的修理對付,我如坐針氈,這次當着這麽多弟兄姊妹的面直接説要撤换我的本分,還反覆强調這是打岔攪擾,必須撤换,我就覺得這下完了,肯定被淘汰了,以後再追求也没用了。被撤换後,我很消極,晚上睡覺的時候一想起這個事就流眼泪,好長一段時間都感覺没臉見人。看着弟兄姊妹都高高興興地盡本分,我總感覺自己和他們不一樣,因為我不與人商量,不聽勸告,提拔使用詭詐人,嚴重打岔攪擾了教會工作,神還能拯救我嗎?没想到我年紀輕輕信神的路就走到頭了,我甚至都開始懷疑,神説修理對付是拯救不是淘汰這話不是對我説的,我心裏滿了誤解。一天,帶領給我們交通工作,我躲在屋子最角落裏,没想到帶領突然叫我的名字,問我現在有没有長進,還問我經歷對付修理有没有消極,又語重心長地給我交通,囑咐我説現在還年輕,要追求真理注重性情變化。帶領推心置腹的話給了我極大的鼓勵和安慰,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我這麽狂妄自大,盡本分不負責任、應付糊弄,給神家工作帶來嚴重虧損,帶領對付我、撤换我都是應該的,没想到還鼓勵我,我從心裏感謝神對我的憐憫。那天晚上,我流着泪跟神禱告立心志,一定要好好反省自己,尋求真理解决自己的狂妄性情。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説:「狂妄是人敗壞性情的病根,人越狂妄就越容易抵擋神。這個問題嚴重到什麽程度呢?人有狂妄性情不但目中無人,最嚴重的就是目中無神。别看人外表信神跟隨神,人并不把神當神對待,總覺得自己有真理、自己偉大,這是狂妄性情的實質、根源,是從撒但來的。所以,狂妄的問題必須得解决。目中無人那是小事,關鍵是人的狂妄性情讓人不順服神,不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總要與神争權力控制人,這樣的人没有絲毫敬畏神的心,更别提什麽愛神、順服神了。狂妄自大的人,尤其狂妄得失去理智的人,信神不能順服神,還高舉見證自己,這是最抵擋神的人。人要想達到有敬畏神的心,那就得先解决狂妄性情,你的狂妄性情解决得越徹底,你就越有敬畏神的心,有敬畏神的心才能順服神,才能得着真理達到認識神。」(摘自神的交通)在神話語的揭示下,我才看到憑着狂妄本性做事這不單是流露點敗壞的問題,最主要的是它使我目中無人、心中無神,導致我總是身不由己地悖逆神、抵擋神。回想盡本分期間,我總覺得自己有頭腦、素質好,我就常常憑着恩賜、素質盡本分,特别相信自己,很少禱告尋求神、尋求真理原則,心裏絲毫没有神的地位,盡本分没什麽成果的時候還能老實點,一旦明白點原則,盡本分有了點果效,就開始以此為資本,覺得自己什麽都行,什麽都能做,能看準人、看透事,就更加狂妄自大、自以為是,做事盡憑己意、獨斷專行,還攔阻弟兄姊妹向帶領尋求真理,甚至把自己的想法當真理强加給别人,讓大家接受順服……在事實的顯明中,我才看到自己憑着狂妄性情做事給弟兄姊妹帶來的都是轄制、傷害,給教會工作帶來的都是打岔、攪擾,甚至充當了撒但的差役。帶領説我打岔攪擾一點不錯,我被撤换也是神的公義。現在我才看到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太可怕,太致命了,不解决隨時就能作惡抵擋神,打岔攪擾神家工作,觸犯神的性情被淘汰、遭懲罰。撤换後,本分中存在的其他問題也陸續被顯明出來,面對弟兄姊妹的責問和善後工作,我很懊悔自責,心裏也挺恨自己的,我怎麽就這麽狂呢,總看自己是個人才,什麽都行,可我到底做過多少讓神滿意的事呢?盡的本分漏洞百出、一塌糊塗,盡是打岔攪擾,我哪怕有一點敬畏神的心,多禱告尋求尋求,或多找人交通交通,稍微謹慎一些,也不至于做出這麽多抵擋神的事啊。

後來,為了解决狂妄本性,我看了一些神的話,其中有段神的話説:「人的性情自己不能變化,必須得經過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苦難熬煉,或對付、管教、修理,之後才能達到順服神,對神有忠心,不應付糊弄神。人都是在神話語的熬煉之下性情有所變化,經過神話的揭示、審判、管教、對付的人才不敢亂做了,沉着穩重了,最主要的一點是能順服神現實的説話了,對神的作工能順服了,即使不合人的觀念,也能放下觀念存心順服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變化的人都是進入神話實際的人》)現在再讀這段神的話,我真體會到了解决狂妄本性唯一的路途就是接受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我們被撒但敗壞太深了,如果光靠自己讀神的話,反省自己,對自己的認識很膚淺,敗壞性情不容易變化。没有神一次次的顯明、修理對付,我還是自以為是,很相信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半斤八兩,更認識不到自己這麽狂妄自是,撒但本性這麽嚴重。現在一回想自己以往做的那些事,心裏就很難受、很蒙羞,甚至都不想去回憶、没臉再提起。可也正是這些慘痛的教訓,讓我對自己的狂妄本性有了一點認識,知道我容易在什麽地方跌倒、失敗,稍稍有了一點敬畏神的心,也讓我看到自己根本没有真理實際,盡本分没有尋求真理的心,還能任意妄為、打岔攪擾,比那些素質一般但踏踏實實盡本分的弟兄姊妹差多了,實在没什麽可狂的。認識到這些,我再盡本分時就低調一些了,就不那麽相信自己了,也操練有意識地放下自己、否認自己,多尋求真理原則,多聽聽弟兄姊妹的觀點,與弟兄姊妹共同商量解决問題,有時又流露敗壞性情或者做事違背原則了,我也能有意識地放下自己,接受弟兄姊妹的修理對付、指點幫助。慢慢地,我感到這樣實行很有益處,因為我明白真理淺,許多事看不透,和弟兄姊妹一配搭,大家的觀點一綜合,對一件事就能看得透一些。這樣盡本分不知不覺就蒙神保守,就不會出現大的偏差、問題,并且因着有弟兄姊妹的監督,我的狂妄本性也得着了一些制約,我感到心裏平安踏實,憑狂妄性情做事的時候越來越少了。配搭的姊妹説:「認識你快兩年了,以前你太狂妄了,總讓人受轄制,現在看着比以前有了一些變化。」聽到這話,我的鼻子酸酸的,我這麽張狂的人,這麽一點點變化都太來之不易。回想這幾年的經歷,這兩次刻骨銘心的修理對付給我帶來的益處是最大的。如果没有這兩次嚴厲的修理對付,我到現在還是一個没有正常人性、目中無神的人,活在危險的邊緣,隨時隨地都能抵擋神,我真實地感受到修理對付是神對我的保守和拯救。

上一篇: 45 擺脱束縛 得着釋放

下一篇: 47 活出點人樣 真好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12 神話引領鑄見證

神的話帶著權柄威力,照亮了我的心,驅散了我心中的黑暗,使我明白了活著的價值與意義,認識到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能夠追求真理,為了敬拜神、滿足神活著,這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今天我能因著信神而被抓捕、拘留,能在基督的患難裡有份,這不是羞辱,這是榮耀的事。撒但不敬拜神,反而極力打岔、攔阻神的作工才是最卑鄙可恥的。想到這裡,我裡面充滿了力量和喜樂。

4 苦境中散發出愛的芬芳

在實際經歷中我真切體會到,神話語的權柄、能力太大了,神賜給人的生命力是無窮的,能戰勝一切的撒但邪惡勢力!在苦境中我也感受到,神愛的芬芳時時清新著我的心,使我不至失迷,無論我身在何方,處在何種境地,神一直在守護著我,他的愛始終伴隨著我。我能跟隨這位實際的真神是我的榮幸,能經歷這樣的逼迫患難,領略神的奇妙、智慧與全能更是我的福氣。今後,我願竭力追求真理達到真實認識神,愛神到底、忠貞不渝!

15 神愛堅固我的心

「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的話給了我無窮的力量。

前言

一九九一年,對整個敗壞至深的人類來説是意義極為重大、深遠的一年。就在這一年,所有虔誠信主、渴慕真理的人終于盼來了救主耶穌的顯現,他就是末世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全能神的到來,回擊了所有人的觀念,因為他没有駕着白雲降臨在以色列,也没有向萬國萬民公開顯現,而是隱秘降臨在無神論的堅固堡壘—…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