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一個假冒為善之人的懺悔

韓國 心睿

全能神説:「事奉神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敗壞性情没有變化的不可事奉神,若你的性情没有經過神話的審判刑罰,那麽你的性情仍代表撒但,從而足以證明你的事奉是在獻好心,是藉着撒但的本性來事奉的。你用天然個性來事奉神,按照個人的喜好來事奉神,還總認為自己願意的就是神所喜悦的,自己不願意的就是神所厭憎的,完全憑着自己的喜好來作工作,這是事奉神嗎?到頭來你的生命性情一點没有變化,反而因着事奉神更加頑固,使你的敗壞性情根深蒂固,這樣,在你的裏面就會形成一種以你的個性為主的事奉神的條條道道,按着個人的性情事奉而總結的經驗,這是人的經驗教訓,是人的處世哲學。這樣的人都屬于法利賽人、宗教官員,這樣的人若再不醒悟、不悔改,必然會成為末世的迷惑人的假基督、敵基督,所説的假基督、敵基督就從這一類人中間産生。(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取締宗教的事奉》)以往看到這段神的話,我就會想到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牧師長老,還有教會裏那些地位心特别重、人性惡毒的敵基督。雖然道理上也知道神的話揭示的是所有人的情形,我身上也有這種敗壞性情,但我對自己并没有真實認識,有時候還覺得法利賽人、敵基督、迷惑人的,對我來説很遥遠,我不是那樣的人,不可能發展到那個程度。因為我信神多年,有些好行為,盡本分也能受苦付代價,教會安排盡什麽本分,我也能順服下來盡力去做,另外,我知道自己素質差,也不争當帶領,有没有地位都能盡本分,我怎麽能成為敵基督、迷惑人的呢?我一直活在自己的觀念想象中,直到後來在事實的顯明中,我的觀念被徹底顛覆了。

那時,我到外地教會負責福音工作,時間不長工作就有了起色,帶領也器重我,其他工作有時也會和我商量,詢問我的意見,再加上我信神時間長,盡本分能吃苦,弟兄姊妹對我就有些高看。我也把自己給端起來了,覺得我信神年頭多,又是負責工作的,不能跟其他弟兄姊妹一樣,在各方面都不能表現得比他們差,他們有敗壞流露我不能比他們嚴重,他們消極軟弱我不能消極軟弱,要不他們會怎麽看我?會不會説我信神這麽多年身量還這麽小,瞧不起我?尤其有時候盡本分違背原則臨到修理對付,帶領説我信神這麽多年還看不透事,真是没有真理實際,我就覺得特别蒙羞、丢人,但我并没有從中反省認識自己的敗壞、缺少,趕緊追求真理補足自己,而是講一堆空洞道理假裝認識自己,把自己偽裝成屬靈人,掩蓋自己没有真理實際的真相。

一次,有個宗派同工説願意尋求考察真道,帶領得知後讓我趕緊給他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我當時答應了,可後來因着這個宗派同工觀念多不好解决,再加上忙别的事,我就把這事擱置了。半個月以後,帶領問我這個人的情况,我説還没給他交通見證,帶領問:「多長時間了,還没給人家見證?人家願意尋求考察,還帶了那麽多信徒,都在盼着主來,你為什麽不及時給人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我有些心虚,就開始表白辯解,説事情多,還没來得及去。帶領生氣地對付我盡本分不負責任、拈輕怕重、拖拖拉拉,嚴重耽誤了福音工作。當時,帶領的語氣很嚴厲,現場還有不少弟兄姊妹,我覺得臉火辣辣的,這下是丢人丢到家了,恨不得鑽到桌子底下去。同時,我心裏的怨言也往外冒:「能不能給我留點面子,别説得這麽嚴厲啊?我知道錯了,趕緊給他傳就行了,為什麽要這麽嚴厲地對付修理呢?再説了,我也没閑着,整天忙着傳福音,起早貪黑的,這樣還説是應付糊弄、不負責任,那還讓我怎麽做啊?這個本分真是太難盡了!」聚完會後,我躲到屋裏哭了一場,心裏特别委屈、消極,對神滿了誤解,甚至背叛的心也出來了,覺得帶領這麽對付我,神肯定也厭憎我了,我也盡不了這個本分,乾脆引咎辭職,捲鋪蓋走人吧,省得耽誤神家工作,自己還出力不討好。哭着哭着,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情形不對,我信神這麽多年,臨到稍微嚴厲點的對付修理就接受不了,跟神講理較勁甚至想撂挑子,這哪有一點身量啊?想到神説過,就是天塌下來也得守住本分,我心裏很受激勵,就想不管神對我什麽態度,帶領怎麽看我,我都不能倒下,再有難處我也得頂上去。有了這樣的心志我就不那麽痛苦了,擦了擦眼泪,趕緊去找弟兄姊妹商量,没幾天就把這個宗派同工傳過來了。事後,我并没有認真尋求真理反省認識自己,只是憑着良心、意志支撑着堅持盡本分,就以為自己有身量了,能接受修理對付有些真理實際了。

其實,帶領對付我盡本分不負責任、拈輕怕重,不作實際工作,這些都是很嚴重的問題。我負責福音工作,看到福音對象觀念多一些就不願意付代價給人交通見證,隨隨便便就撂下了,而且一拖就是半個月,這得耽誤多少人考察真道,迎接主的再來!我對待本分這樣掉以輕心,耽誤了國度福音的擴展,這是抵擋神、觸犯神性情的事。外表看我没閑着,盡本分也能受苦付代價,但每當遇到難處,我不是想着怎麽尋求真理解决,把本分盡好,而是打退堂鼓,憑己意、憑喜好,把神的托付隨意就撂一邊了,我盡本分哪有一點忠心?帶領對付的是我這種對待本分特别輕慢、不負責任的態度,是我詭詐的撒但性情,而且我已經不是第一次犯這類錯誤了,帶領給我揭露出來,是讓我反省認識自己,能有悔改變化,但當時我根本没有尋求真理,也没認識到自己身上存在的問題。外表上我也接受修理對付,但因着我對自己没有真實認識,聚會時就冠冕堂皇地説一些空話、道理,説自己盡本分不負責任耽誤了神家工作,帶領對付我是應該的,帶領對付的是我本性裏的東西,是我的撒但性情,我不能分析這個事情的對錯。但對于自己到底錯在哪兒了,這麽做的性質後果是什麽,對待本分輕慢的態度流露的到底是哪方面敗壞性情,有什麽錯謬的思想觀點,這些細節的情形我只是蜻蜓點水一帶而過,怎麽依靠神、怎麽實行進入的正面認識却交通很多。説自己臨到修理對付,當時也消極,也有怨言,講自己的理,甚至想撂挑子,但想到神的話我就很受激勵,就覺得我不能倒下,神在我身上作了這麽多工作,花費了這麽多心血代價,我得有良心,不能辜負神,無論臨到什麽對付修理,盡本分有多大難處,我都得把本分盡好,何况帶領對付修理也是為了讓我認識自己,悔改變化……弟兄姊妹聽後對我的問題、敗壞没什麽分辨、認識,也不覺得我給神家工作帶來多大虧損,反倒覺得帶領對我要求太苛刻,盡本分出點問題就要遭受對付修理,都同情、理解我,還認為我臨到修理對付不消極,還照樣對本分有負擔,的確是明白真理有身量,就高看、崇拜我。記得當時有好幾個弟兄姊妹説,「看你臨到這麽嚴厲的對付修理没有消極,還能繼續盡本分,挺佩服你的」;還有的説,「你盡這個本分真不容易啊,出力受累不説,出現什麽問題、漏洞還遭受修理對付,看你擦擦泪爬起來還能正常盡本分,要是我早就倒下了,根本没這個身量」。弟兄姊妹聽完我的交通,不但不明白接受對付修理的實行路途,也没有從我的經歷中看到對付修理是神的愛、神的拯救,反而對神誤解、防備、疏遠了,與我的關係近了。後來,我又臨到幾次修理對付,也都是那樣經歷的。我常常交通字句道理假冒屬靈,假冒認識自己,假冒有身量、有實際,把弟兄姊妹都給迷惑了,而我却没有知覺,還很慶幸自己在對付修理中没有倒下,活在自我欣賞的情形中,自以為有身量,有些真理實際了,性情越來越狂妄自是。

一次,有個弟兄指出我盡本分存在一些問題,我心裏不服、不接受,還埋怨這個弟兄事多,鷄蛋裏挑骨頭,對他很反感。但又怕人家説我信神這麽多年還這麽狂妄自是,對我看法不好,也怕被帶領發現對付我不接受真理,我就假冒、偽裝,克制自己不發牢騷,外表心平氣和地對這個弟兄説:「你把這些問題一條條説出來,咱們一條條溝通,看怎麽解决,解决不了的再尋求帶領。」然後弟兄説一條,我就講自己的理,反駁一條,溝通到最後,弟兄提的多數在我這兒就都不是問題了。看到問題就這麽解决了,我還挺得意。没想到過後這個弟兄心裏不踏實就尋求了帶領,結果他提出的有些確實是問題。帶領知道情况後,當着大家的面點着我的名嚴厲地對付、揭露我,説我太狂妄自是了,誰的建議都聽不進去,還對付我做事没有原則,没有一點真理實際,什麽實際問題也解决不了,還瞎狂窮狂,没有一點理智。聽到這些話我特别扎心,但心裏還有些不服,覺得我是有狂妄性情,有時候也比較自是,但有些建議我還是能聽的,不至于狂到這個程度吧?

没多久,一次聚工作會,帶領發現我負責的工作進展緩慢,問我們盡本分效率為什麽這麽低,問題出在哪兒,還能不能提高效率。我説「不能了,已經盡力了」,還覺得帶領不了解我們的實際情况,要求太高。後來,帶領又讀神的話,交通了傳福音見證神的意義,還説現在時間緊迫,盡本分得提高效率,但當時我根本聽不進去,就憑着自己的經驗、想象定規不能提高,還小聲問其他弟兄姊妹,「你們説能提高嗎?」其實我的問話裏就帶着自己的存心,想讓大家都站在我一邊,跟我説一樣的話來對抗神家的要求,拖延工作進度。在這麽明顯的事上我當時没一點知覺,弟兄姊妹對我也没有分辨,可以説根本不加分辨,都站在我一邊隨從我。

後來,因為我特别狂妄自是,盡本分没有果效,不但作不好組裏的工作,還形成了攔阻,我被撤掉了本分。没想到再選負責人時,大家還投我的票,而且是全票通過,我甚至聽見有人説,要是把我撤掉了,這個組就散了,誰還能做得了負責人呢?這個時候,我才感覺自己的問題嚴重了,想想我都把工作搞癱痪了,大家還都聽我的、維護我,神家把我給撤了,大家還選舉我,甚至為我打抱不平,我真是把弟兄姊妹都給迷惑了!

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話:「你們所有的人都在内,交代給你們一片教會,半年没人管你們就走歪歪道了,再有一年没人管,你就把那些人帶跑了,帶偏了,再有兩年没人管,你就把那些人帶到自己跟前了。這是因為什麽?這個問題你們有没有考慮過?你們會不會這樣?你們的認識只能供應人一段時間,時間長了,你總講那些東西,有的人就分辨出來了,説你太膚淺没有深的東西,你没辦法只好講道理迷惑人了。總是這樣,下面的人都按着你的方式、按着你的步驟、按着你那個模式去信神,去經歷,實行那些字句道理,最後你講來講去人都以你為標杆,你帶領人講道理,下面的人也跟着學道理,走來走去,人的歪歪道就出來了。你走什麽道,下面的人也走什麽道,人都跟你學,跟你走,你心裏就覺得:這下可有權了,這麽多人都聽我的,能呼風唤雨了。人裏面這個背叛本性不知不覺就把神架空了,自己就形成一個某某宗派、某某派别,各宗各派是怎麽産生的?就這麽産生的。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什麽也説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説:『我們信神得問問帶領。』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什麽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脚石了?這類人就屬于保羅一類的人。(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從神的話中,我看到自己就是神話揭示的法利賽人,而且我不僅僅有這種詭詐、邪惡的撒但性情,我做的事已經發展到了這個程度,把人都迷惑、控制了,把神給架空了。想到那些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牧師長老,他們常常講字句道理,用一些好行為來迷惑人,天天嘴上喊着虧欠神,好像多謙卑、多認識自己一樣,還常常高舉顯露自己怎麽為主撇弃花費,作了多少工,受了多少苦,結果信徒都崇拜他們,認為他們所説所做都是合主心意的,絲毫不加分辨,還認為順服他們就是順服主,人名義上信主,實際上却在跟隨他們。我的所作所為與所走的道路跟那些法利賽人、牧師長老有什麽區别?我也是注重講字句道理,注重外表的受苦花費,好讓弟兄姊妹説我盡本分有忠心。臨到對付修理我不尋求真理,也根本不認識自己,却講一大堆道理、官話來迷惑人,讓人覺得我有順服、有身量,最後把人都帶到了我面前,都崇拜我、聽我的,甚至跟我一起對抗神的要求,我真是在這裏掌權了,這跟敵基督有什麽區别?我還不是帶領,也没有那麽高的地位,只是和兩個姊妹配搭着負責一項工作,而且還有帶領的監督,就發展到這個程度,如果我有高的地位,單獨負責一項工作,都不敢想自己能作出多大的惡。以往我一直認為自己信神多年,不管臨到什麽痛苦試煉都没有停止盡本分,而且我人性也不算太壞,又不争當帶領,肯定不會成為法利賽人、敵基督。這下在事實面前,我徹底傻眼了,捂口了,摔得這麽慘,徹底蒙羞了,才感覺到自己以往的觀點是多麽的荒唐謬妄、多麽的坑人,也感到自己的性情太邪惡、太可怕了!看到我信神不追求真理,不接受、順服神的刑罰審判、修理對付,不根據神的話來反省認識自己的撒但本性,只是滿足于外表的順服、道理的承認,這樣外表人性再好,規條守得再好,一旦有合適的機會,背叛神的撒但本性就徹底暴露出來了,不知不覺就作出令自己想不到的惡行,真的是神所揭示的「你們背叛我的可能仍是百分之百」。

神知道我敗壞太深,麻木、剛硬,不是對自己有一點認識就能達到變化的,後來又藉着弟兄姊妹對付、揭露我。一次,一個姊妹直言不諱地説,「現在我對你才有點分辨,你交通的時候很少説自己心裏的真實想法,也不揭露自己的敗壞,光是説一些正面的認識與進入,好像你的敗壞都已經解决了,現在没有敗壞了。」還説以前她一直很崇拜我,認為我信神時間長,明白真理,臨到事會經歷,盡本分能受苦付代價,還能經受得住嚴厲的修理對付,所以就很高看我,好像我説什麽都是對的,説什麽她都聽,根本不加以分辨,在她心裏都要把我當神對待了。聽到她説都要把我當成神了,我感覺好像五雷轟頂,特别害怕,也特别接受不了,心裏埋怨姊妹,「你這樣説我,我不成敵基督了嗎?你怎麽這麽糊塗没有分辨,我也是敗壞的人,你怎麽能這麽看待我呢?……」姊妹説完,我又害怕又委屈,跑到屋裏大哭了一場。那幾天,我心裏一直像插了把刀一樣,一想到姊妹説的話就扎心地痛,就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覺要大禍臨頭似的。我知道這是神在向我發怒,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我了,我作了這樣的惡,就要承擔後果。我感到神的性情不容觸犯,也覺得自己已經被神定罪了,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覺得自己信神的路已經走到頭了。怎麽也想不到我這個平時不作大惡、不犯大錯的人,竟然走到這麽嚴重的地步,講道理迷惑人不説,竟讓人崇拜到了當神對待的地步,真是把神完全架空了,嚴重觸犯了神的性情。那段時間我特别消極,這些過犯、惡行就像烙在我心裏一樣,我覺得自己就是個法利賽人、敵基督,是屬撒但的,效完力就得被淘汰。我怎麽也想不通,我怎麽能走到這個地步呢?我懊悔地仆倒在神面前,向神認罪懺悔:「神啊,我作了大惡,觸犯你的性情了,我該受咒詛、懲罰!神啊,我不求能得到你的寬容,只求你開啓我,使我能認識自己的撒但本性,看清自己的敗壞真相。神啊,我願意向你悔改,規規矩矩、老老實實做人。」

後來,我開始反思自己到底因為什麽走到了這個地步,問題到底出在哪兒?一次,我看到神的話説:「那敵基督是怎麽假冒的?都假冒什麽?當然,他這個假冒也是為了他的地位與名望,是離不開這個的,否則的話他是不可能假冒的,不可能做這蠢事的。既然這個行為被人所痛斥、噁心、厭憎,那他怎麽還能做呢?肯定是有他的目的、動機的,是帶着動機、帶着存心的。敵基督在人心中要獲得地位就得讓人能高看他,那人怎麽能高看他呢?他除了裝出人觀念當中認為好的一些行為表現之外,還要冒充人認為的高大的形象來讓人高看。(摘自《揭示敵基督·盡本分只為出人頭地、滿足自己的利益與野心,從不考慮神家利益,甚至出賣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為代價换取個人的榮譽(十)》)敵基督無論在什麽場合下,在哪兒盡本分,都擺出一副没有軟弱、愛神至極、對神充滿信心、從來不消極的架勢,讓人看不到他們内心深處對真理、對神的真實態度、真實觀點。其實,他們内心深處真的認為自己無所不能嗎?真的認為自己没有軟弱嗎?不是。那他知道自己有軟弱、有悖逆、有敗壞性情,為什麽當着人的面還要這麽説、這麽表現呢?這個目的是很顯然的,無非就是為了維護在人中間、在人面前的地位。他認為如果在人面前公開消極,公開説軟弱的話,流露悖逆,談認識自己,這是對自己的地位、名譽造成傷害的事,是受虧損的事,所以他寧死也不會説自己有軟弱、有消極,自己不是完全人,就是一個普通人。他認為如果承認自己有敗壞性情,是一個普通的人,是一個渺小的人,那就失去了在人心裏的地位,所以,無論如何他也不能把這個地位拱手讓出去,而是極力地争取。每當臨到一個難事的時候,他就積極出頭,一看出頭能露餡,能讓人看漏自己,他就趕緊躲開。如果這事還有餘地,還有機會來表現自己,來冒充自己是内行,自己知道、明白,能解决這個問題,那他就趕緊上前抓住這個機會讓人了解他,讓人知道他有這方面特長。(摘自《揭示敵基督·盡本分只為出人頭地、滿足自己的利益與野心,從不考慮神家利益,甚至出賣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為代價换取個人的榮譽(十)》)敵基督想充當屬靈人的角色,想充當弟兄姊妹中間的佼佼者,充當有真理,明白真理,而且能幫助那些軟弱的、幼小的人這樣的角色。充當這樣的角色的目的是什麽?首先他們認為自己已經超乎肉體,超乎世俗了,擺脱了正常人性的軟弱,超脱了正常人性的肉體需要了,覺得自己在神家中是能擔重任的人,是能體貼神心意的人,是心裏被神話充滿的人,他們自封自己已經達到神的要求了,達到神滿意了,達到能够體貼神心意了,能够得着神口中所應許的好的歸宿了。所以他們常常飄飄然,覺得自己與其他人不同。他們利用自己能記得住的、頭腦能理解的這些字句來教訓别人,來定罪别人、定規别人,也常常用自己觀念中想象的一些作法、一些説法來定規别人、教導别人,讓别人去遵守,從而達到他們心目中所要的在弟兄姊妹中間的地位。他覺得只要自己能講一些對的字句、對的道理,能喊一些口號,在神家中能够負點責任,能够擔點重任,願意出頭,能維護在一個人群當中的正常秩序,這樣就屬靈了,自己的位置就穩定了。所以,在他們冒充自己是屬靈人、自詡是屬靈人的同時,他們也冒充自己是無所不能、無所不及的,是完全人,還覺得自己什麽都會,什麽都行。(摘自《揭示敵基督·盡本分只為出人頭地、滿足自己的利益與野心,從不考慮神家利益,甚至出賣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為代價换取個人的榮譽(十)》)

讀完神的話我明白了,我為什麽能一直假冒、偽裝,為什麽我交通光説自己好的一面,自己醜陋邪惡的一面就想方設法地掩蓋,不讓人看見,就是為了維護我在人心中的地位,維護我這個信神多年的「老人」的形象,讓人看到我信神多年的確不一般,我跟普通的弟兄姊妹不一樣,我已經明白真理有些身量了,讓人都高看我、崇拜我,我真是太狂妄,太詭詐、邪惡了。我以自己信神年頭多、明白點道理為資本,在心裏把自己高高地端起來了,就開始偽裝屬靈人。本來就没有真理實際,臨到事還不注重尋求真理、實行真理,而是用講道理,用外表的好行為、受苦付代價來掩蓋自己没有真理實際的醜態;臨到修理對付不反省認識自己,不解剖自己的問題和敗壞,還把裏面的卑鄙存心、敗壞性情都掩蓋起來,不讓人發現,好維護自己的地位形象。我這些假冒為善的表現與當初那些抵擋主耶穌的法利賽人有什麽區别呢?主耶穌斥責法利賽人:「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裏面却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你們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顯出公義來,裏面却裝滿了假善和不法的事。(太23:27-28)你們這瞎眼領路的,蠓蟲你們就濾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太23:24)我不就是這樣嗎?外表是在交通自己的經歷,但只是談一些大家都看到的情形,講些空洞道理,把自己内心深處真實的想法、敗壞、邪惡都掩蓋起來,從來不説,讓人看到我雖然有問題、有敗壞,但比他們還是好很多。我把蠓蟲濾出來,駱駝吞下去,外表很虔誠,裏面却處處考慮自己的地位、名譽,維護着自己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形象,我真是假冒為善、圓滑詭詐,把弟兄姊妹都給迷惑欺騙了。我的假象偽裝、受苦花費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名譽,為了能在人心中占有一席之地,我不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規規矩矩做人,不是把自己擺在一個深經撒但敗壞之人的角度上來經歷神的作工,接受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追求真理做誠實人,達到脱去敗壞性情,而是利用盡本分的機會來顯露自己、樹立自己迷惑人,與神争奪神選民,我走的就是抵擋神的敵基督道路,是神定罪咒詛的。想想自己,除了信神時間長點,論素質、論追求真理都不如别人,信神這麽多年,到現在還没有一點真理實際,生命性情没有變化,還是一副狂妄自大的撒但相,盡本分没有原則,不但不體貼神的心意,不能見證神,還能耽誤、攔阻福音工作,説起自己信神時間長都感覺蒙羞,自己還以此為資本,想樹立自己讓人高看崇拜,真是太没理智、太不知羞耻了!

一次靈修時,我又看到神的話説:「人要是不追求真理,永遠也不會明白真理,字句道理説一萬遍也是字句道理。有些人只會説『基督是真理、道路、生命』,這話你説一萬遍也没用,你不明白這話是什麽意思。為什麽説基督是真理,是道路,是生命?你能説出經歷的認識嗎?你進入真理、道路、生命的實際了嗎?神的話是讓你們經歷認識的,光會説字句没有用。你在神的話上明白、進入了,你就能認識自己,你不明白神的話,那你也不會認識自己。有真理才會分辨,没有真理不會分辨;有真理才能看透事,没有真理看不透事;有真理才能認識自己,没有真理認識不了自己;有真理才能有性情變化,没有真理性情不能變化;有真理了才能事奉到神心意上,没有真理事奉不到神心意上;有真理了能敬拜神,没有真理敬拜神也是搞宗教儀式。這一切都得靠着從神話裏得着真理。(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看完神的話,我心裏更清楚了,我之所以走上了法利賽人抵擋神的錯誤道路,就是因為我信神多年不追求真理、不實行真理,讀神話總是滿足于明白神話的字面意思,因着對神話没有實行經歷,就不能真正明白真理進入實際,所以怎麽交通也是字句道理。我信神心裏不渴慕神話,不喜愛真理,很少安静下來用心揣摩神話,神的每篇話語揭示的是哪方面真理,我有没有明白,實行、進入了多少,神的心意是什麽,在我身上有没有達到果效;臨到事也不注重結合神的話揣摩自己的情形,反省自己存在哪些問題,流露了哪些敗壞性情,有哪些錯謬的思想觀點……整天外表忙忙碌碌,像保羅一樣,就注重作工受苦,滿足自己的野心欲望。神末世道成肉身發表那麽多話語,現在又把真理的細節方方面面交通了這麽多,就是為了讓我們能明白真理,認識自己的敗壞真相,能悔改變化,可我對神的話却輕慢對待,不渴慕,不揣摩,更不注重實行、進入,這與神拯救人的心意不是背道而馳嗎?與法利賽人、宗教牧師走的道路不是一樣嗎?法利賽人就是光作工講道,受苦花費,維護自己的地位,從來不實行神的話,所以講道多少年都講不出對神話的經歷認識,不能帶領人進入真理實際,只能講聖經字句、知識道理來迷惑人,結果成了信神却抵擋神的人。我信神不注重實行真理,只是憑觀念想象守規條,不犯大錯、不作大惡,有些好的行為,聚會再能講一些對的道理,這樣就以為信神信得不錯了,我這不是假冒為善嗎?哪是真實信神的人啊?這樣信到最終,什麽真理實際也没有,性情没有絲毫變化,不還是被淘汰的對象嗎?我很後悔,就向神禱告,不願再假冒為善,讓神厭憎、恨惡,願意追求真理接受神的審判刑罰,變化自己。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比如,你認為人有了地位就應該有點當官的樣式,説話得有腔調,當你意識到這個想法不對的時候,那你就背叛,别走這條路。你一旦有這樣的想法,你就應該從這個情形裏走出來,别陷在裏面。一陷在裏面,這個思想、觀點在你裏面成形了,你就會偽裝、包裝自己了,把自己包得嚴嚴實實,讓誰也看不透你,摸不着你的心思,你跟人是隔着假面具説話,别人看不到你的心。你得學會讓别人看到你的心,學會跟人交心,跟人靠近,你就反其道而行。這是不是原則?是不是實行路?先從思想意識着手,自己想要包裝的時候就得禱告:『神哪!我又要偽裝了,又要玩陰謀詭計了,我真是魔鬼呀!真是讓你厭憎!我現在都噁心我自己,求你管教我,責備我,懲罰我。』你得禱告,把你的態度拿出來,這就涉及到實行了。這個實行是針對人哪方面呢?針對人對一個事流露的心思意念、存心,你所走的道路還有行路的方向。就是當你有這樣的意念了,想要這麽做了,你就把它限制起來,解剖它。一解剖,一限制,你行出來的、流露出來的是不是就少多了?你裏面的敗壞性情是不是就受挫了?(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解决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要解决假冒、偽裝,解决詭詐邪惡的撒但性情,最主要得實行真理做誠實人,學會跟神敞開,跟人交心,説心裏話,臨到事把自己心裏的真實觀點、想法説出來。再想偽裝自己的時候,就禱告神背叛自己,反其道行,能敞開亮相、揭露、解剖自己的敗壞,不讓撒但性情得逞。想到神的話説:「若你有很多隱私難以啓齒,若你很不願意將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自己的難處與人敞開來尋求光明之道,那我説你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個在黑暗中難以露出頭脚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這時就覺得做誠實人太重要了,我信神多年連做誠實人這項最基本的真理都還没有實行進入,真是太可憐了!我就向神禱告,願意悔改,實行做誠實人。

後來,我再聽到誰説我明白真理,有身量,就感覺渾身不自在,覺得蒙羞,再也没有那種欣賞自己的感覺了。記得有一次,我遇到了一個姊妹,她聽説我信神時間長,又坐過監受過苦,就很羡慕我,當着我的面直接説,「你信神時間那麽長,聽道多明白真理多,真羡慕你。」當時,我聽了心裏特别害怕,渾身起鷄皮疙瘩,就趕緊給姊妹説明真相:「我不是你説的那樣,你不要光看我的外表,我雖然信神時間長,但是我一方面素質差,另一方面不喜愛真理、不追求真理,只是外表的受苦,明白一些道理,到現在盡本分也没有原則,性情没有什麽變化,神家托付的哪項本分我都擔不起來,盡本分不能見證神,甚至還能羞辱神、抵擋神。」我又給姊妹交通,「你看事的觀點不對,不合真理,不要盲目地高看人、崇拜人,得根據神話真理看人看事。神是怎麽看待人的?神不看人信神多少年,受多大苦,跑多少路,會講多少道理,神是看人是否追求真理,性情有没有變化,能不能盡好本分見證神。有些弟兄姊妹雖然信神時間短,但追求真理,明白了就注重實行進入,人家長進快,比我强多了,你應該羡慕他們在追求真理上怎麽求真下功夫,而不是羡慕我信神時間長受苦多。信神時間長,這是神的命定,没什麽可羡慕的,如果信神時間長不追求真理,性情没什麽變化,只注重外表的好行為,還是法利賽人能迷惑人,所以人能不能追求真理性情有變化,這是最關鍵的。」這樣交通完以後,我心裏踏實多了。另外,聚會時我也不敢講大道理誇誇其談了,只是結合神話談一點對自己的認識,再聲明我現在只是認識到這點,還没有變化,也没有實行進入。雖然我交通得很膚淺,但心裏感覺踏實一些。

經歷過來,我看清楚了一個事實,也深深地體會到,人信神不管多少年,外表人性多好,有多少好行為,能受多少苦,作多少工作,只要不追求真理,不接受、順服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臨到事不注重認識自己、進入神話實際,撒但性情没有一點變化,走的都是法利賽人、敵基督的道路,一旦有了合適的環境、背景,就能演變成敵基督、迷惑人的,這是肯定的,也是必然的結果。看到信神要達到性情變化蒙拯救,追求真理、接受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太重要了!感謝全能神!

上一篇: 71 顯露自己的禍患

下一篇: 73 神的拯救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3 無悔的青春

我人生中最好的青春年華都是在牢獄中度過的,但在這七年零四個月的光陰中我能因著信神而受苦,我無怨無悔,因為我明白了一些真理,體嘗到了神的愛,我覺得這苦受得有意義,有價值,這是神對我破例的高抬和恩待,是我的偏得!縱使親友都不理解我,女兒不認識我,但任何人、事、物也隔絕不了我與神的關係,即使死我也不能離開神。

12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原是召會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歸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擋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斷回顧。 第一次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是我的親家,我不接受,還罵他瞎眼。此後,有三年時間我見了他都不理睬他,並在教會講道時拿他當「靶子」打,目的是為了教訓其他信徒,讓他們也不要接受…

7 全能神的愛征服了我的心

我原是三班僕人派的一名教會柱石,經過幾番周折,終於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為,我真是無地自容,愧對神的愛,愧對弟兄姊妹。同時,心裡也充滿了感激之情,感謝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時,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靈得供應,重得復甦,終於認識了神末世的作工,…

28 魔窟一劫體嘗神愛更深

經歷了這場逼迫患難,我著實看清了中共政府的惡魔嘴臉,對它產生了真實的恨惡,同時也親身感受到神為拯救人所花費的心血代價與良苦用心,神對人的拯救太真實、太實際,神對人的愛太深、太實在!若不是神藉著惡魔的逼迫、抓捕使我親身經歷了神愛的拯救,我永遠不能擺脫撒但黑暗權勢的捆綁與壓制,只能活在黑暗地牢的囚禁中見不到光明、看不到希望,而且我的信心、膽識、受苦的心志也不能得著成全,在我的人性中始終缺少這些正面的東西,使我無法抬頭挺胸勇敢地跟隨神走患難路。若不是實際地經歷這場逼迫患難,我永遠看不清惡魔的醜陋面目,不會對它產生真正的恨,也就無法將心歸給神,將全人獻給神;若不是實際地經歷體嘗這逼迫患難之苦,我就無法理解、體會神道成肉身來在污穢之地拯救我們所受的痛苦、所付的代價有多大,逼迫患難使我體嘗神愛更深,使我的心與神更親更近。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