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我才看見真實的自己

意大利 沈心畏

2018年,我在教會盡翻譯文稿的本分,和張姊妹、劉姊妹一起配搭,我們相處得挺融洽的。一段時間後,一次聚會交通分辨假帶領,聽到劉姊妹對假帶領的評價中説:「帶領調整人不按原則,把張姊妹給調整了,反而留下組裏的另外一個姊妹,這個姊妹盡本分還不如張姊妹細心、肯吃苦付代價。」當時,另外一個帶領當着弟兄姊妹的面念這些話的時候,我的臉「唰」的一下就紅了,感覺劉姊妹説的這番話异常的刺耳,表面上我强裝鎮定,但心裏早就翻江倒海了:這組裏總共就三個人,這一聽肯定就是我了。這下全教會的弟兄姊妹都知道我盡本分不用心、不能受苦了,以後我在弟兄姊妹面前還能抬得起頭嗎?從那時起,我就對劉姊妹産生了成見,和她之間的關係也有點疏遠了。

没過多久,劉姊妹被選上了組長。她對工作很認真負責,檢查我翻譯的文稿時也非常仔細,剛開始的時候我還能從正面去領受,但時間長了,我心裏就很抵觸,覺得我盡這個本分都這麽長時間了,姊妹對我還這麽不放心,好像我的業務能力多差一樣。平時姊妹還總是時不時地給我提建議,我就覺得姊妹看不起我,處處跟我過不去。尤其讓我難以忍受的是,商量工作時,劉姊妹當着負責人的面總結我盡本分當中的一些偏差與缺少,我心想:你這不是有意讓我難堪,讓我在負責人面前顔面掃地嗎?我對姊妹的怨氣越積越深,成見也越來越大。之後,我在配搭的過程當中就總看她不順眼,心裏對她不服,她跟進我的工作我就抵觸,給我的本分提建議我就給她甩臉色看。有時我還會琢磨怎麽能够讓她難堪,挫挫她的鋭氣,看到劉姊妹在本分當中的一些缺少,我也不願意幫助她,反而在心裏瞧不起她,還盼着她在本分上多碰碰壁,多長長教訓。一次聚會的時候,劉姊妹敞開心交通説,和我配搭挺受我轄制的,還説我血氣比較大,不知道該怎麽和我配搭。我一聽她説的話,血氣「蹭」的一下就冒了出來,心想:你這不是明擺着藉着敞開的名義在弟兄姊妹面前揭露我嗎?大家都知道我血氣大到讓你受轄制了,該怎麽看我啊?我越想就越生氣,覺得劉姊妹是有意讓我難堪,我對姊妹的成見更深了,一整場聚會下來我都拉着臉不説話。聚會結束後,劉姊妹看我臉色不太對,就走過來低聲地跟我説:「看你臉色不太好,聚會也不怎麽説話,你要是有啥想法,可以敞開心跟我聊一聊,我有什麽缺少,你也可以給我點一點。」可我連看都不想看她,心裏滿了抵觸: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誰臨到你這麽「敞開」心裏能好受啊?緊接着,姊妹就坐到了我旁邊,我抬頭瞥了她一眼,心裏滿了嫌弃,一想到她剛才當衆這樣説我,讓我臉面受損,我就壓抑不住心中的火氣,把我看到的她所有的缺少與敗壞流露都給她解剖了一遍,説她没智慧,故意給人難堪,站地位轄制人,還特别狂妄自大,等等。説完看着姊妹低着頭一臉沮喪的樣子,我心裏就很解氣,可算把這段時間憋在心裏的悶氣都發泄出來了。接着姊妹就對我説:「没想到我對你造成這麽大的傷害,我向你道歉。」看着姊妹背過身偷偷地抹泪,我心裏閃過一絲内疚,我是不是話説得太過分了?姊妹會不會因此而消極呢?但轉念又想,我説的這也是實話呀,我這麽説是為了讓她認識自己。就這樣,我那點内疚也烟消雲散了。過後姊妹就更受我轄制了,也不敢再細跟進我的工作,更别説給我提建議了。

幾天後,帶領讓弟兄姊妹給組長寫評價,要根據原則衡量各組組長能不能勝任本分。我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心裏一陣竊喜:我得把劉姊妹這段時間的敗壞流露都揭露出來,好讓大家對她都有分辨,降低降低她的威信。這時我心裏就隱隱掠過一絲不安,意識到這個意念不對,評價人要客觀公正,得接受神的鑒察。寫評價的時候,我本想寫得客觀公正,但一想起平日裏劉姊妹總讓我下不來台,我心裏的怨恨就止不住地往外冒,最後我還是把對她所有的偏見一股腦兒都寫了出來,希望帶領能好好對付對付她,最好能把她調走,只要别和我一個組就行。没過多久,劉姊妹就被撤换了。我聽後心裏有些不安:難道她被撤换跟我寫的評價有關係?我只是寫了她的一些敗壞流露,應該不至于因為這些事被撤换吧?看着姊妹因被撤换本分情形有些消極,我心裏就有些莫名的愧疚、自責,盡本分也提不起勁來了。

過了兩天,我跟帶領説了自己的情形,帶領説撤换劉姊妹主要是因着姊妹素質有限,勝任不了組長的本分,跟我寫的評價没有關係,但帶領解剖我這樣做事的性質屬于整人治人,流露的是凶惡的性情。我聽後心裏咯噔一下:「整人治人」「凶惡的性情」,這不是指惡人説的嗎?那幾天一想到帶領説的話,我就感覺一陣陣鑽心的難受,難道我真是心地惡毒的人嗎?痛苦中,我就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姊妹點出我流露的是凶惡的性情,現在我還認識不到,求你開啓光照我,使我能對自己有一些真實的認識。」

禱告後,我就看到一段神的話説:「你們看誰不順眼、跟你合不來,能不能想方設法地治他?你們做没做過這類事?做過多少啊?是不是總旁敲側擊地貶低、挖苦、諷刺啊?(是。)那你們做這事的時候心裏是什麽情形?當時覺得解氣了,痛快了,占上風了,過後琢磨琢磨,『做這事卑鄙,没有敬畏神的心,這樣對待人不公平』,心裏有没有責備?(有。)你們雖然没有敬畏神的心,但你們還有點良心知覺。那以後還能不能做這類事了?能不能因為恨惡誰,跟誰合不來,或者誰不聽你的、不順着你,你就琢磨打擊、報復他,給他小鞋穿,或者給他點顔色瞧瞧,説『你要是不聽我的,我找機會神不知鬼不覺地就把你治了,别人誰都發現不了,還得讓你服我,讓你看見我的厲害,以後看誰敢惹我!』你們説做這類事的人是什麽人性?人性上是惡毒,用真理衡量就是没有敬畏神的心。(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看了神審判揭示的話,我感到特别的扎心難受,神話揭露的不正是我的真實情形嗎?回想剛開始和劉姊妹在一起時還能正常相處,就因姊妹對别人的評價中涉及到我,當衆傷及了我的臉面,我就對姊妹産生了成見。她做組長後,常提點我在本分當中的一些缺少,讓我感到臉面無光,甚至下不來台,我就對她反感、抵觸,總想看她笑話,讓她出醜;姊妹敞開自己的情形想尋求解决,我却認為她是當衆揭我的短,羞辱我,有損我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形象,對姊妹的成見就更深了,藉着給姊妹提缺欠上綱上綫地揭露她,泄私憤打擊她,讓她消極;給姊妹寫評價的時候,我又趁機報復,把我看到的她所有的缺少與敗壞流露都寫了出來,優點、長處一句也没提,目的就是為了讓帶領分辨她、揭露她,最好把她調走……回想自己流露出來的這些表現,我心裏像被針扎一樣痛苦難受,只是因着劉姊妹説話做事觸及到了我的臉面地位,我就懷恨在心,把姊妹當成异己來排斥打擊,自己心裏怎麽痛快就怎麽做,看到我絲毫没有一點敬畏神的心,我的本性實在太凶惡了!以前我以為自己和弟兄姊妹能和睦相處,看誰有難處我也盡量幫助,有點外表的好行為就覺得自己是好人了,但現在來看,那是因為别人没有觸及到我的利益,真涉及到我切身利益的時候,我的撒但性情就會暴露出來,就會身不由己地打擊人、報復人。看到我這種性情不解决隨時隨地就能作惡,實在太危險了!

過後,我就反省自己,我能作出這種惡來,到底是受什麽思想支配的呢?我就看到神的話説:「人抵擋神、悖逆神的根源都是因着人被撒但敗壞了,因着撒但的敗壞,人的良心麻木,道德敗壞,思想腐朽,精神面貌落後。未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是順服神的,本是聽見神話就順服的,本是理智、良心健全的,本是人性正常的。當人經撒但敗壞之後,人原有的理智、原有的良心、原有的人性都麻木了,都被撒但破壞了,這樣人對神的順服、對神的愛也都失去了。人的理智失常,人的性情都變成了畜生一樣的性情,對神的悖逆越來越多、越來越重,但人還不知道也不認識,只是在一味地抵擋、一味地悖逆。人性情的流露就是人的理智、見識、良心的發表,因着人的理智、見識都不健全,良心已麻木到了極處,因此人的性情也都是悖逆神的性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人裏面有一種思想:『你不仁,我不義,你對我都不客氣,我跟你客氣什麽?你不給我留面子,我為什麽要給你留面子?』這是什麽思想?是不是報復的思想?這種思想觀點在常人來看是不是成立?『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在外邦人中間都是站得住的理,完全合人的觀念。但是作為一個信神的人,作為一個追求明白真理、追求性情變化的人來看,這些話對不對?該怎樣分辨?這些東西來自哪兒?來自撒但的惡毒本性,這裏面帶着毒,帶着撒但的惡毒、醜陋的本相,帶着這個本性實質。帶着這種本性實質的觀點、思想、流露、説法甚至表現出來的作法,這些東西的性質是什麽?是不是屬撒但的?屬撒但的這些東西合不合乎人性?合不合乎真理?合不合乎真理實際?是不是跟隨神的人該有的作法、該有的思想觀點?(不是。)」(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解决敗壞性情才能擺脱負面情形》)看了神的話我明白了,人類這麽敗壞、邪惡完全是因着撒但的敗壞。撒但魔王藉着學校的教育、社會的薰陶,把各種撒但毒素灌輸到人的心裏,像「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還有「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等,不知不覺人把這些東西就當成了生存法則,變得越來越狂妄、詭詐、自私、惡毒,人與人之間没有真正的關心、照顧、體諒,没有真正的愛,一旦涉及到自身利益就能對人産生成見、隔閡,甚至還能反目成仇,打擊報復。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越來越生疏、冷漠,完全喪失了正常人性。我從小接受這些思想的灌輸,憑着這些東西活着,當别人説話做事觸及到我的利益時,我就能身不由己地記恨人、報復人。和劉姊妹在一起時,姊妹説話做事讓我的顔面受損,我就懷恨在心,找機會整治、報復她,想讓她見識到我的厲害,以後不敢再得罪我,甚至還想把她整走。我的所做所行與教會那些被開除的敵基督、惡人有什麽區别呢?敵基督、惡人只許人説好聽的話,奉承他、吹捧他,不許人説真話,指點、揭露他的敗壞,誰要是説話做事得罪他們,他們就打擊排斥,整人治人,最後因作惡太多觸犯了神的性情,激起民憤,被開除出教會,永遠失去了蒙神拯救的機會。而我就因劉姊妹説話做事傷及我的臉面,就打擊排斥姊妹,給姊妹帶來的全是傷害、痛苦,我這是在作惡啊!看到我的人性太壞了,本性實質和敵基督、惡人一樣的邪惡,太讓神厭憎、痛恨了,不趕緊悔改只能作惡越來越多,最終和敵基督、惡人一樣遭到神公義的懲罰啊!我越想越害怕,就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太没有人性了,活在敗壞性情中打擊、報復姊妹,活得没有一點人樣,若不是你興起環境對付我,我不會反省自己,還能繼續作惡傷害姊妹。神啊,我願意悔改,不想憑着撒但毒素活着了,求你帶領我做一個有良心理智、有人性的人。」

過後,我看到神的話説:「有愛有恨,這是正常人性裏該有的東西,但必須得愛憎分明,心裏能愛神、愛真理、愛正面事物、愛弟兄姊妹,該恨的是撒但魔鬼,是反面事物,是敵基督,是惡人。如果對弟兄姊妹有恨就容易打壓人、報復人,這就挺可怕。有的人光有恨的思想、惡念,過一段時間跟人合不來就遠離,但是不影響自己盡本分,不影響正常的人際關係,因為他心裏有神,有敬畏神的心,不願意得罪神,害怕得罪神,雖然心裏有點看法,但是從來不做事,連一句過格的話都不説,不在這事上得罪神。這是什麽表現?為人處事有原則,公事公辦。你雖然跟他性格合不來,不喜歡這個人,但是在一起做事能公事公辦,不拿本分出氣,不犧牲本分,不拿神家的利益出氣,能按原則辦事,這就有基本的敬畏神之心了。再好一點的人,看他有什麽毛病、弱點,雖然他得罪過你或者傷害過你的利益,但是你還能幫助他,這就更好了,這就是有人性、有真理實際的人,有敬畏神之心。(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看了神的話我明白了,有敬畏神之心的人能够按照真理原則對待人,即使有時候對弟兄姊妹有點想法或者成見,但也不憑己意對待人,不做得罪神、傷害人的事;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就能隨從惡念做事,那就是在作惡,會被神定罪的。想想劉姊妹説話做事比較直,説我的那些話也只是實話實説,并不是有意要針對我,而且姊妹盡本分有負擔、有責任心,提的建議多數都是對工作有益處的,我不應該再鑽人鑽事跟姊妹過不去。過後,我跟姊妹敞開了自己的敗壞,并跟姊妹道了歉,姊妹并没有跟我計較,還交通真理來幫助我。我感到很蒙羞,更恨惡自己,不願再憑着敗壞性情活着了。從那以後,姊妹再給我提建議或者説話做事傷到了我的臉面,我也能正確對待了,能注重尋求真理反省自己,跟姊妹也能和諧配搭了,我心裏感到特别的釋放。感謝神的審判刑罰,使我有了一點變化!

上一篇: 43 放下自私 心得釋放

下一篇: 45 活在神面前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11 神的話語締造生命的奇迹

在逼迫患難中,我真實體會到是神一路陪伴著我走了過來,我雖遭受了惡魔滅絕人性的摧殘,肉體受盡痛苦,但這對我的生命太有益處,讓我看到神不僅能作人生命的供應,還能作人隨時的幫助與依靠,只要憑神的話而活,任何的撒但黑暗勢力都能被戰勝。神的話的確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具有至高無上的權柄和威力,能締造生命的奇蹟!願把榮耀頌讚歸給全能智慧的神!

11 全能神的話語使我歸服神前

我原是恢復流的一名中層帶領,1985年我蒙召歸主後,就一直在主的恢復流裡。我一直認為聖經是一本生命書籍,其中的每句話、每一個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來對人類的美善心意全在聖經裡向我們顯明了,因此我視聖經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對能給我們帶來「拔高異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總認為神藉著…

3 無悔的青春

我人生中最好的青春年華都是在牢獄中度過的,但在這七年零四個月的光陰中我能因著信神而受苦,我無怨無悔,因為我明白了一些真理,體嘗到了神的愛,我覺得這苦受得有意義,有價值,這是神對我破例的高抬和恩待,是我的偏得!縱使親友都不理解我,女兒不認識我,但任何人、事、物也隔絕不了我與神的關係,即使死我也不能離開神。

2 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

我是貴池市因信稱義派的一個帶領,在我沒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樣,一直苦盼主耶穌二次再來,但因著上面大帶領時時敲「警鐘」和聖經上「末世必有許多假基督出現」這話,使我成了一個抵擋、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這些,心裡十分內疚,下面我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和弟兄姊妹說說,…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