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我不再顯露自己了

西班牙 莫文

我在教會盡傳福音的本分,後來做了負責人。因我能發現弟兄姊妹盡本分中的一些問題、偏差,還常常幫助他們交通解决,大家都對我有些好感,我也特别有成就感。慢慢地,我便開始欣賞自己了,總認為自己比身邊的人都突出,我想:「以往給大家提建議、解决問題,大家對我印象不錯,以後要是我多幫他們解决問題,那不更顯得我比他們會作工作嗎?大家肯定會更高看我的。」一次聚會,配搭的李弟兄説他傳福音遇到一個宗派同工,作工傳道二十多年,真心信神,也能領受真理,就是宗教觀念比較重,當時該交通的都交通了,對方就是不接受,也不知道該怎麽辦了。我聽後心想:人家是真心信的,還願意考察,傳不過來主要還是你真理没交通透,這類事我之前遇到過,剛好借這個機會給你們講講,讓你們見識見識。我就説:「我覺得這個問題也不難解决,關鍵得抓住重點,把真理交通透,只要對方願意聽,把問題解决了他還能不接受嗎?以前那個張同工觀念也是比較多,我就抓住他最關鍵的觀念交通反駁,駁倒之後再交通下一個,最後他還是接受了。見證神的作工,真理交通不透不行。」接着,我就把我以往遇到的福音對象問題怎麽多,我是怎麽交通的,對方是如何接受的,把整個過程詳細描述了一番,生怕遺漏了哪個重要環節大家看不出我有能耐。大家聽我説完還真挺贊同我的,一個姊妹當場就説:「確實是你説的這個問題,我怎麽就没想到呢?」聽到這話,我外表也説是神的帶領,心裏别提有多樂呵了。有時我們在一起商量工作,我也會在心裏琢磨怎麽説才能讓人看到我考慮、分析問題全面,有素質、有頭腦,跟一般人不一樣,所以一輪到我發表觀點我就滔滔不絶,常常以「我」字開頭,「我對這事是這麽看的」,「我當時怎麽解决的」,我怎麽怎麽的,再把自己的理論根據一條條列舉出來,細緻分析。時間久了,配搭的弟兄姊妹就開始依賴我了,也不尋求真理原則,有時商量工作,甚至點名讓我先説,然後他們再補充。有時我心裏也會閃過一個意念:我總這樣會不會導致别人崇拜我呢?可又一想,我也没强迫誰非聽我的不可,我只是説明我自己的觀點,再説,我主動發表觀點不也是有負擔的表現嗎?我没再多想,就這麽過去了。

後來,我們傳福音遇到不少難處,弟兄姊妹有些灰心、消極,我那時其實也一樣,原本我也想敞開説説自己的情形,可一想到自己是負責人,我要是説自己消極了,那也顯得我太脆弱了吧?大家知道我身量這麽小,會怎麽看我啊?之前我在大家心目中的好形象不全毁了嗎?我要是多談些正面的進入,從積極方面去引導大家,這不也能調動大家的積極性嗎?于是,我就注重談自己遇到問題是怎樣正面進入的,面對這麽大的難處是如何依靠神,頂着壓力迎難而上的。大家聽後都覺得我有身量、會經歷,都佩服我。有時我和弟兄姊妹聊工作,時不時會表露一些自己盡本分壓力大,經常忙得連吃飯、作息也不正常,生怕别人不知道我背後受了多少苦。聚會時,我不注重揣摩神的話反省認識自己,總是琢磨怎麽談能讓人覺得我交通的有深度、够分量,不知不覺就甩一些高深的字句道理,看到有的弟兄姊妹向我投來贊許的目光,我心裏挺享受的。漸漸地,有的弟兄姊妹盡本分臨到難處,總會先來問我,哪怕有些問題他自己琢磨琢磨能解决也要先聽取我的建議,他們有什麽情形、有什麽心裏話都願意跟我説,能被大家如此信任,我心裏挺高興。日子一天天過去,雖然我外表上忙忙碌碌,讀神話却明顯感受不到聖靈的開啓,商量工作時,怎麽都提不出有價值的建議,甚至工作中明顯存在的問題也看不出來。這時,我才感覺自己的情形糟糕到一定地步,再也囂張不起來了,往日我總覺得自己了不起,可突然間怎麽覺得自己像個傻子,好像什麽資本也没有了,靈裏也特别的黑暗、痛苦。

一天,我和兩個配搭的弟兄聊情形,陳弟兄對我説:「跟你配搭這段時間,我發現你高舉自己、顯露自己挺嚴重的,你聚會交通很少談自己的敗壞、缺少,談的多數都是自己好的那一面,讓我覺得你挺完美,挺高看你的;還有,我負責的工作出現問題,你不交通真理原則,總説自己以前是如何做、如何解决問題的,讓我覺得你很高明,比我們都會作工作……」聽了陳弟兄的話,我特别接受不了,尤其是「高舉自己、顯露自己挺嚴重」這幾個字一直在我腦海裏迴蕩。我嘴上雖然没反駁,可心裏却特别抵觸:只有敵基督才高舉自己、顯露自己,你這麽説不就等于説我走敵基督道路嗎?我也没讓你們崇拜我啊?我有你説的那麽嚴重嗎?我心裏不服,又問另一個配搭的弟兄對我的看法,没想到他也説:「你老不談自己的敗壞、缺少,我也挺高看你的。」我一聽心裏更堵了,你們怎麽都這麽説,我很想替自己辯解幾句,可一想到兩個弟兄都這麽對付、揭露我,肯定不是無緣無故的,要真是他們説的那樣,那問題可就嚴重了!

我帶着疑惑急忙找到神揭示人高舉見證自己這方面的話,我看到神的話説:「高舉見證自己,炫耀自己,讓别人高看自己,敗壞人類都會這樣,這是人受撒但本性支配的本能的反應,也是敗壞人類的共性。通常人都怎麽高舉見證自己?怎麽達到這個目的?見證自己受了多少苦、作了多少工、有多少花費,這是其中一種。就是以講資本的方式來高舉自己,讓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更高、更牢固、更穩定,從而達到讓更多的人欣賞、高看、羡慕甚至崇拜、仰望、追隨,最終的結果就是這個。為了這個目的,人所做的高舉見證自己的這些事是不是有理智的事?不是,超出理性範圍了,没有廉耻了,就是不知羞耻地見證自己為神做了什麽、受了多少苦,甚至炫耀自己有什麽樣的恩賜、才能、經驗、特殊技能,或者處世的高招與玩弄人的手段。高舉見證自己的手段就是炫耀自己貶低别人,還有偽裝、包裝自己,讓别人看不到自己的弱點、缺點與毛病,讓人看到的永遠是自己光鮮亮麗的那一面,甚至消極了也不敢告訴别人,不敢跟人敞開交通,做錯事了也是盡量地包裹、掩飾。自己在盡本分的過程當中給神家帶來的虧損從來不提,稍微作出一點貢獻、有一點成績就趕緊拿出來炫耀,恨不得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多麽有才幹,自己的素質有多高,自己多麽與衆不同、多麽高于常人。這是不是高舉見證自己的方式?高舉見證自己這種行為是不是在正常人性的理性範圍裏做的?不是。那人做這些的時候,通常流露的性情是什麽?狂妄這是最主要的一種表現,其次還有詭詐,就是想方設法地讓人高看自己,説話滴水不漏,明明帶着存心、詭計説話,還想法兒讓人看不出來是在炫耀自己,但是這樣説話的後果却讓人都感覺到他比别人高,誰也不如他,到他跟前就得矮三分。這個後果是不是通過手段達到的?這個手段裏面是什麽性情?這裏面有没有邪惡的成分?這是一種邪惡的性情。他運用這些手段,一看就是詭詐的性情支配的,那為什麽叫邪惡呢?這跟邪惡有什麽關係?你們説,他高舉見證自己的目的能不能公開?(不能。)在他内心深處總有一種欲望,他説話、做事的時候就是衝着那個欲望去的,所以説他内心深處説話、做事的動機、目的是很隱秘的,比如説他會用聲東擊西或者一些見不得人的手段達到他的目的。這種隱秘帶不帶有詭异的性質?這種詭异能不能稱為邪惡?這就可以稱為邪惡了,比詭詐更深了。(摘自《揭示敵基督·高舉見證自己》)揣摩着神的話,我想起自己這段時間盡本分的種種表現:配搭的弟兄在工作中臨到難處時,我外表打着交通幫助他們的旗號,實際上却大談特談自己是如何解决問題的,以此來炫耀自己的工作能力强,讓大家覺得我比他們會作工作;商量工作時總是「我」字當頭,來高舉自己、顯露自己,讓人覺得我很會看事,好對我崇拜;我消極或流露敗壞也包着裹着,不談自己的真實難處,更不解剖自己的敗壞性情,故意談一些正面的進入來包裝自己,讓人以為我很有身量,都高看我;我還總説自己盡本分如何受苦、有多少難處,讓人看到我對本分如何忠心;聚會時,我明明對神的話、對自己都没有真實認識,却高談闊論製造出我很會認識自己的假象,提升我在人心目中的地位。我為了享受那種被人高看、崇拜的感覺,竟能用各種看似對的説法、做法變相地炫耀自己、顯露自己,極力地鞏固自己的地位、形象,導致身邊的弟兄姊妹都崇拜我,這走的不正是敵基督道路嗎?我這才意識到自己真的很危險,就趕緊禱告神,願意悔改。

我想到神的話説:「要活出正常人性該怎麽敞開亮相?就是能敞開自己,讓人能看透自己心裏的實情,能單純地實行真理,如果流露敗壞能認識問題的實質,從心底裏發出對自己的恨惡、厭憎,在亮相的時候不為自己辯解、表白什麽。……從實質上認識問題,解剖亮相自己,這是一方面。得有一顆誠實的心,有誠懇的態度,説出自己能認識到的性情上的問題。另一方面,如果覺得自己這個性情很嚴重,就告訴大家:『如果我又流露這種敗壞性情了,大家都起來對付我、提醒我,嚴厲點也行,要是我當時受不了你們也别搭理我,你們共同監督我。如果我這方面敗壞性情嚴重,你們都起來揭露我、對付我。我誠懇地希望大家監督我、幫助我,讓我别走錯路。』這是實行真理的態度。(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談談和諧配搭》)神的話給了我路途,不管我現在對自己的問題認識到多少,我不能再繼續錯下去了,得做誠實人解剖亮相自己,讓大家知道我做這些事的存心、目的,對我走敵基督道路有分辨,這是最要緊的。

聚會時,我就當着弟兄姊妹的面解剖亮相自己,希望得到大家的指點幫助。敞開亮相以後,我心裏感覺踏實些了。那幾天,大家也陸續發消息指點我身上的問題,説:「你盡本分總顯露自己,不知不覺,我盡本分也不想尋求原則,而是依賴你,覺得你很會看事,問你更直接……」「感覺這段時間我對神没多少認識,倒是對你更加崇拜了,覺得你不僅有工作能力,對本分還特别有負擔、有忠心,挺高看你的。」……看到大家的心裏話,我特别難受,真不敢相信,我盡這本分這幾個月竟給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和盡本分帶來這麽大的虧損,一想到這些,我心裏就扎心、難受,覺得神肯定很厭憎我。當時,我特别消極,後來藉着不斷地跟神禱告和弟兄姊妹的扶持幫助,我明白了神不是要顯明淘汰我,都是為了潔净、變化我,如果不經歷這些我就没法看清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這正是神對我極大的拯救啊!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下定决心要反省自己,真實悔改。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有些人特别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着他,喜歡在人心裏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的本性是什麽?如果他真是這樣的表現,就足以説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并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占有人,他想在人心裏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别突出的就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從他的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好比你裏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裏,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通過神話的揭示,我才明白總追求在人心裏有高的地位,是受狂妄本性支配的,走的是抵擋神的道路。受狂妄本性支配,我盡本分有些果效就開始欣賞自己,用各種手段來高舉、顯露自己,説話做事都是為了突出自己,秀自己的恩賜、才能,甚至不知廉耻地炫耀自己盡本分如何受苦勞累,如何解决問題,好讓人看到我高于常人,有種不同于一般人的氣勢,巴不得讓人都高看、崇拜我才好,這不就是敵基督性情嗎?想到保羅就是這樣,常常利用講道作工來賣弄自己的恩賜、知識,顯露自己讓人高看,他還常常給各教會寫信來顯露自己為主作了多少工、受了多少苦,用這些來籠絡人,收買人心。保羅勞苦作工根本不是為了盡好自己的本分,見證道成肉身的基督,而是為了滿足他的野心欲望,即便他作工再多、受苦再大,被很多的人崇拜,因着他不追求真理,狂妄性情不斷膨脹,最終竟不知廉耻地見證自己活着就是基督,嚴重地觸犯神性情,遭到了神的懲罰。我的本性也跟保羅一樣特别狂妄自大,喜歡地位,常常高舉自己、顯露自己,以致弟兄姊妹高看、崇拜我,心裏没有神的地位,臨到事不知道依靠神尋求真理原則,我這樣盡本分不是抵擋神、坑害弟兄姊妹嗎?没想到我憑狂妄本性活着竟作出這些惡來抵擋神,再不悔改,早晚會激起神的怒氣,遭神懲罰。今天要不是神的管教臨到,没有弟兄姊妹的對付、指責,我還不會反省自己,臨到這樣的顯明,這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也是神對我的拯救啊。

現在想想,以往我盡本分有點果效,能發現一些偏差漏洞,這是出于神的開啓,聖靈不作工我就像個傻子似的,什麽事都看不透,我什麽真理實際没有還這麽狂妄、囂張、不知廉耻地與神争奪地位,真是太没理智了!我盡本分不注重交通真理見證神,而是顯露自己迷惑人,這就是在作惡。反省到這兒,我特别恨惡、噁心自己,不想再這樣繼續走下去,我就跟神禱告説:「神啊,我真的錯了,我看到自己太狂妄没理智了,感謝神還給我悔改的機會,我接下來想好好地實行真理,不再走錯誤的道路,願你帶領我。」

我又看到神的話説:「怎樣做是不高舉見證自己呢?同樣一個事,你要是顯露自己就會達到高舉見證自己讓人崇拜的目的,要是敞開亮相自己那性質就不一樣。這是不是細節?比如,敞開亮相自己的存心、思想,該怎麽措辭、表達是認識自己?怎樣顯露自己達到讓人崇拜是高舉見證自己?講述自己在臨到試煉時怎樣禱告尋求真理、站住見證的,這就是高舉見證神了,這樣實行就不是高舉見證自己了。揭露自己這裏面還涉及到存心的問題,如果存心是為了讓大家看見自己的敗壞而不是高舉自己,他説出的話就誠懇、真實,與實情有關;如果存心是想讓大家崇拜,蒙蔽别人,不讓别人看到自己真實的那一面,不讓自己的存心、敗壞或者軟弱、消極暴露在别人面前,這樣説話就是在欺騙、迷惑人了。這是不是有具體的區别?(摘自《揭示敵基督·高舉見證自己》)見證神主要多談些神怎麽審判刑罰人,用哪些試煉來熬煉人,變化人的性情,你們在經歷中流露了多少敗壞,受了多少苦,最後怎麽達到被征服的,對神的作工有多少真實的認識,該怎樣為神作見證還報神的愛。你們把這方面的語言説得實實在在點,通俗點,别説空洞理論,説點實在話、心裏話,就這麽經歷就行了,别預備高深的、空洞的理論來炫耀自己,那顯得太狂妄没有理智,要多講點實際的現實經歷中的實情話、心裏話對人最有益處,讓人看着也最合適。(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看完神的話,我明白了,要解决高舉自己、顯露自己的問題,最主要得在經歷中注重反省認識自己,平時交通也應該擺正自己的存心,多談自己平時流露了哪些敗壞性情,揭露解剖自己的存心摻雜,是怎麽經歷神話語審判刑罰的,對自己有哪些真實的認識,對神的性情、神的愛有了哪些認識,用自己的實際經歷來高舉神、見證神,這樣才是真實的盡本分。認識到這些,在接下來的聚會中,我就有意識地解剖自己是如何為了地位耍手段、見證自己的,神又是怎樣擺設環境來對付我,使我看清自己醜相的。一個弟兄聽了,當時就説:「你的經歷讓我看到,我們雖然有敗壞性情,但只要接受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肯實行真理背叛肉體,就會有變化的,看到神怎麽作都是為了拯救人。」聽弟兄這麽説,我從心裏感到我能有這點認識、變化,這都是神話語達到的果效。

後來在盡本分時,我也有意識地往這方面進入。發現别人盡本分存在偏差漏洞時,我就跟神禱告擺對自己的存心,客觀地闡明自己的觀點,不再像之前一樣誇誇其談,同時我也盡力找相關的真理原則和弟兄姊妹交通,共同進入。聚會交通時,我也注重解剖自己做事的存心摻雜、流露的敗壞性情,讓大家了解我的實底。這麽實行,我心裏感到很平安,跟神的關係也正常一些了。一段時間後,我感到身邊的弟兄姊妹能正確對待我了,不再像以往那麽高看我了,當我説話做事不合真理原則時,他們能及時地給我提出來幫我糾正,這樣和大家相處心裏輕鬆釋放了許多。感謝神擺設這樣的環境潔净變化我!

上一篇: 69 迷途知返

下一篇: 71 顯露自己的禍患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25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感謝全能神帶領我走過了這段艱難坎坷的患難路,讓我小小年紀就能承受住這樣的殘酷折磨,我從中看見了神的全能、主宰,這是神對我特殊的拯救!我深深感受到,在這個惡魔統治的邪惡世界中,只有神最愛人,只有神能拯救人,他是人隨時的依靠與幫助,能將人拯救出地獄深淵。這次逼迫患難之苦對我的生命長大、蒙拯救太有益處,正是我生命長大的寶貴財富,這苦受得太有價值、太有意義!

9 往事不堪回首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穌,因著主的特別恩待,在教會讀聖經,不久我就開始講道了,後來又牧養教會、帶領查經作奮興的工作,就這樣我便坐上了大帶領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約有上百家,常去牧養的教會有70多處,交通範圍有亳州市、懷遠縣、渦陽縣、利辛縣、宿縣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處教會,同時,我也…

12 神話引領鑄見證

神的話帶著權柄威力,照亮了我的心,驅散了我心中的黑暗,使我明白了活著的價值與意義,認識到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能夠追求真理,為了敬拜神、滿足神活著,這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今天我能因著信神而被抓捕、拘留,能在基督的患難裡有份,這不是羞辱,這是榮耀的事。撒但不敬拜神,反而極力打岔、攔阻神的作工才是最卑鄙可恥的。想到這裡,我裡面充滿了力量和喜樂。

24 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神的話給了我堅實的依靠!使我在極度痛苦軟弱中得享神話的開啟與引導,這才度過了那段最黑暗而漫長的日子。我雖經歷多次抓捕迫害,肉體受到了中共政府無情的摧殘與折磨,但我卻明白了很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看清了中國政府反動邪惡的惡魔實質,也體嘗到了全能神對我真實的愛,領略到了神的全能智慧和奇妙作為,更激發了我追求愛神、滿足神的心。如今,我仍一如既往地在教會中盡本分,跟隨神走人生正道,追求真理、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