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各类书籍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約伯記(全篇)

約伯記(全篇)

撒但首次試探約伯

烏斯地有一個人名叫約伯;那人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他生了七個兒子,三個女兒。他的家產有七千羊,三千駱駝,五百對牛,五百母驢,並有許多僕婢。這人在東方人中就為至大。他的兒子按著日子各在自己家裡設擺筵宴,就打發人去,請了他們的三個姊妹來,與他們一同吃喝。筵宴的日子過了,約伯打發人去叫他們自潔。他清早起來,按著他們眾人的數目獻燔祭;因為他說:恐怕我兒子犯了罪,心中棄掉神。約伯常常這樣行。

有一天,神的眾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撒但也來在其中。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哪裡來?撒但回答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撒但回答耶和華說: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並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產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掉你。耶和華對撒但說: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於他。於是撒但從耶和華面前退去。

牲畜被擄,兒女遭災

有一天,約伯的兒女正在他們長兄的家裡吃飯喝酒,有報信的來見約伯,說:牛正耕地,驢在旁邊吃草,示巴人忽然闖來,把牲畜擄去,並用刀殺了僕人;惟有我一人逃脫,來報信給你。他還說話的時候,又有人來說:神從天上降下火來,將群羊和僕人都燒滅了;惟有我一人逃脫,來報信給你。他還說話的時候,又有人來說:迦勒底人分作三隊忽然闖來,把駱駝擄去,並用刀殺了僕人;惟有我一人逃脫,來報信給你。他還說話的時候,又有人來說:你的兒女正在他們長兄的家裡吃飯喝酒,不料,有狂風從曠野颳來,擊打房屋的四角,房屋倒塌在少年人身上,他們就都死了;惟有我一人逃脫,來報信給你。

約伯便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在這一切的事上約伯並不犯罪,也沒有歸咎於神(或作:也不妄評神)。

撒但再次試探約伯

又有一天,神的眾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撒但也來在其中。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哪裡來?撒但回答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你雖激動我攻擊他,無故地毀滅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純正。撒但回答耶和華說: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棄掉你。耶和華對撒但說: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

於是撒但從耶和華面前退去,擊打約伯,使他從腳掌到頭頂長毒瘡。約伯就坐在爐灰中,拿瓦片刮身體。他的妻子對他說: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棄掉神,死了吧!約伯卻對她說:你說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在這一切的事上約伯並不以口犯罪。

三友的慰問

約伯的三個朋友——提幔人以利法、書亞人比勒達、拿瑪人瑣法——聽說有這一切的災禍臨到他身上,各人就從本處約會同來,為他悲傷,安慰他。他們從遠處舉目觀看,認不出他來,就放聲大哭。各人撕裂外袍,把塵土向天揚起來,落在自己的頭上。他們就同他七天七夜坐在地上,一個人也不向他說句話,因為他極其痛苦。

約伯咒詛自己的生日

此後,約伯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說:

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

願那日變為黑暗;願神不從上面尋找他;願亮光不照於其上。

願黑暗和死陰索取那日;願密雲停在其上;願日蝕恐嚇他。

願那夜被幽暗奪取,不在年中的日子同樂,也不入月中的數目。

願那夜沒有生育,其間也沒有歡樂的聲音。

願那咒詛日子且能惹動鱷魚的咒詛那夜。

願那夜黎明的星宿變為黑暗,盼亮卻不亮,也不見早晨的光線(原文是眼皮);

因沒有把懷我胎的門關閉,也沒有將患難對我的眼隱藏。

我為何不出母胎而死?為何不出母腹絕氣?

為何有膝接收我?為何有奶哺養我?

不然,我就早已躺臥安睡,

和地上為自己重造荒邱的君王、謀士,

或與有金子、將銀子裝滿了房屋的王子一同安息;

或像隱而未現、不到期而落的胎,歸於無有,如同未見光的嬰孩。

在那裡惡人止息攪擾,困乏人得享安息,

被囚的人同得安逸,不聽見督工的聲音。

大小都在那裡;奴僕脫離主人的轄制。

受患難的人為何有光賜給他呢?

心中愁苦的人為何有生命賜給他呢?

他們切望死,卻不得死;求死,勝於求隱藏的珍寶。

他們尋見墳墓就快樂,極其歡喜。

人的道路既然遮隱,神又把他四面圍困,為何有光賜給他呢?

我未曾吃飯就發出嘆息;我唉哼的聲音湧出如水。

因我所恐懼的臨到我身,我所懼怕的迎我而來。

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靜,也不得安息,卻有患難來到。

三友和約伯的第一次對話

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說:

人若想與你說話,你就厭煩嗎?但誰能忍住不說呢?

你素來教導許多的人,又堅固軟弱的手。

你的言語曾扶助那將要跌倒的人;你又使軟弱的膝穩固。

但現在禍患臨到你,你就昏迷,挨近你,你便驚惶。

你的倚靠不是在你敬畏神嗎?你的盼望不是在你行事純正嗎?

請你追想:無辜的人有誰滅亡?正直的人在何處剪除?

按我所見,耕罪孽、種毒害的人都照樣收割。

神一出氣,他們就滅亡;神一發怒,他們就消沒。

獅子的吼叫和猛獅的聲音盡都止息;少壯獅子的牙齒也都敲掉。

老獅子因絕食而死;母獅之子也都離散。

我暗暗地得了默示;我耳朵也聽其細微的聲音。

在思念夜中、異象之間,世人沉睡的時候,

恐懼、戰兢臨到我身,使我百骨打戰。

有靈從我面前經過,我身上的毫毛直立。

那靈停住,我卻不能辨其形狀;有影像在我眼前。我在靜默中聽見有聲音說:

必死的人豈能比神公義嗎?人豈能比造他的主潔淨嗎?

主不信靠他的臣僕,並且指他的使者為愚昧;

何況那住在土房、根基在塵土裡、被蠹蟲所毀壞的人呢?

早晚之間,就被毀滅,永歸無有,無人理會。

他帳棚的繩索豈不從中抽出來呢?他死,且是無智慧而死。

你且呼求,有誰答應你?諸聖者之中,你轉向哪一位呢?

忿怒害死愚妄人;嫉妒殺死痴迷人。

我曾見愚妄人扎下根,但我忽然咒詛他的住處。

他的兒女遠離穩妥的地步,在城門口被壓,並無人搭救。

他的莊稼有飢餓的人吃盡了,就是在荊棘裡的也搶去了;他的財寶有網羅張口吞滅了。

禍患原不是從土中出來;患難也不是從地裡發生。

人生在世必遇患難,如同火星飛騰。

至於我,我必仰望神,把我的事情託付他。

他行大事不可測度,行奇事不可勝數:

降雨在地上,賜水於田裡;

將卑微的安置在高處,將哀痛的舉到穩妥之地;

破壞狡猾人的計謀,使他們所謀的不得成就。

他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詭計,使狡詐人的計謀速速滅亡。

他們白晝遇見黑暗,午間摸索如在夜間。

神拯救窮乏人脫離他們口中的刀和強暴人的手。

這樣,貧寒的人有指望,罪孽之輩必塞口無言。

神所懲治的人是有福的!所以你不可輕看全能者的管教。

因為他打破,又纏裹;他擊傷,用手醫治。

你六次遭難,他必救你;就是七次,災禍也無法害你。

在飢荒中,他必救你脫離死亡;在爭戰中,他必救你脫離刀劍的權力。

你必被隱藏,不受口舌之害;災殃臨到,你也不懼怕。

你遇見災害飢饉,就必嬉笑;地上的野獸,你也不懼怕。

因為你必與田間的石頭立約;田裡的野獸也必與你和好。

你必知道你帳棚平安,要查看你的羊圈,一無所失;

也必知道你的後裔將來發達,你的子孫像地上的青草。

你必壽高年邁才歸墳墓,好像禾捆到時收藏。

這理,我們已經考察,本是如此。你須要聽,要知道是與自己有益。

約伯回答說:

惟願我的煩惱稱一稱,我一切的災害放在天平裡;

現今都比海沙更重,所以我的言語急躁。

因全能者的箭射入我身;其毒,我的靈喝盡了;神的驚嚇擺陣攻擊我。

野驢有草豈能叫喚?牛有料豈能吼叫?

物淡而無鹽豈可吃嗎?蛋青有什麼滋味呢?

看為可厭的食物,我心不肯挨近。

惟願我得著所求的,願神賜我所切望的!

就是願神把我壓碎,伸手將我剪除。

我因沒有違棄那聖者的言語,就仍以此為安慰,在不止息的痛苦中還可踴躍。

我有什麼氣力使我等候?我有什麼結局使我忍耐?

我的氣力豈是石頭的氣力?我的肉身豈是銅的呢?

在我豈不是毫無幫助嗎?智慧豈不是從我心中趕出淨盡嗎?

那將要灰心、離棄全能者、不敬畏神的人,他的朋友當以慈愛待他。

我的弟兄詭詐,好像溪水,又像溪水流乾的河道。

這河因結冰發黑,有雪藏在其中;

天氣漸暖就隨時消化,日頭炎熱便從原處乾涸。

結伴的客旅離棄大道,順河偏行,到荒野之地死亡。

提瑪結伴的客旅瞻望;示巴同伙的人等候。

他們因失了盼望就抱愧,來到那裡便蒙羞。

現在你們正是這樣,看見驚嚇的事便懼怕。

我豈說:請你們供給我,從你們的財物中送禮物給我?

豈說:拯救我脫離敵人的手嗎?救贖我脫離強暴人的手嗎?

請你們教導我,我便不作聲;使我明白在何事上有錯。

正直的言語力量何其大!但你們責備是責備什麼呢?

絕望人的講論既然如風,你們還想要駁正言語嗎?

你們想為孤兒拈鬮,以朋友當貨物。

現在請你們看看我,我決不當面說謊。

請你們轉意,不要不公;請再轉意,我的事有理。

我的舌上豈有不義嗎?我的口裡豈不辨奸惡嗎?

人在世上豈無爭戰嗎?他的日子不像僱工人的日子嗎?

像奴僕切慕黑影,像僱工人盼望工價;

我也照樣經過困苦的日月,夜間的疲乏為我而定。

我躺臥的時候便說:我何時起來,黑夜就過去呢?我盡是反來覆去,直到天亮。

我的肉體以蟲子和塵土為衣;我的皮膚才收了口又重新破裂。

我的日子比梭更快,都消耗在無指望之中。

求你想念,我的生命不過是一口氣;我的眼睛必不再見福樂。

觀看我的人,他的眼必不再見我;你的眼目要看我,我卻不在了。

雲彩消散而過;照樣,人下陰間也不再上來。

他不再回自己的家;故土也不再認識他。

我不禁止我口;我靈愁苦,要發出言語;我心苦惱,要吐露哀情。

我對神說:我豈是洋海,豈是大魚,你竟防守我呢?

若說:我的床必安慰我,我的榻必解釋我的苦情,

你就用夢驚駭我,用異象恐嚇我,

甚至我寧肯噎死,寧肯死亡,勝似留我這一身的骨頭。

我厭棄性命,不願永活。你任憑我吧,因我的日子都是虛空。

人算什麼,你竟看他為大,將他放在心上?

每早鑒察他,時刻試驗他?

你到何時才轉眼不看我,才任憑我嚥下唾沫呢?

鑒察人的主啊,我若有罪,於你何妨?為何以我當你的箭靶子,使我厭棄自己的性命?

為何不赦免我的過犯,除掉我的罪孽?我現今要躺臥在塵土中;你要慇勤地尋找我,我卻不在了。

書亞人比勒達回答說:

這些話你要說到幾時?口中的言語如狂風要到幾時呢?

神豈能偏離公平?全能者豈能偏離公義?

或者你的兒女得罪了他;他使他們受報應。

你若慇勤地尋求神,向全能者懇求;

你若清潔正直,他必定為你起來,使你公義的居所興旺。

你起初雖然微小,終久必甚發達。

請你考問前代,追念他們的列祖所查究的。

我們不過從昨日才有,一無所知;我們在世的日子好像影兒。

他們豈不指教你,告訴你,從心裡發出言語來呢?

蒲草沒有泥豈能發長?蘆荻沒有水豈能生發?

尚青的時候,還沒有割下,比百樣的草先枯槁。

凡忘記神的人,景況也是這樣;不虔敬人的指望要滅沒。

他所仰賴的必折斷;他所倚靠的是蜘蛛網。

他要倚靠房屋,房屋卻站立不住;他要抓住房屋,房屋卻不能存留。

他在日光之下發青,蔓子爬滿了園子;

他的根盤繞石堆,扎入石地。

他若從本地被拔出,那地就不認識他,說:我沒有見過你。

看哪,這就是他道中之樂;以後必另有人從地而生。

神必不丟棄完全人,也不扶助邪惡人。

他還要以喜笑充滿你的口,以歡呼充滿你的嘴。

恨惡你的要披戴慚愧;惡人的帳棚必歸於無有。

約伯回答說:

我真知道是這樣;但人在神面前怎能成為義呢?

若願意與他爭辯,千中之一也不能回答。

他心裡有智慧,且大有能力。誰向神剛硬而得亨通呢?

他發怒,把山翻倒挪移,山並不知覺。

他使地震動,離其本位,地的柱子就搖撼。

他吩咐日頭不出來,就不出來,又封閉眾星。

他獨自鋪張蒼天,步行在海浪之上。

他造北斗、參星、昴星,並南方的密宮;

他行大事,不可測度,行奇事,不可勝數。

他從我旁邊經過,我卻不看見;他在我面前行走,我倒不知覺。

他奪取,誰能阻擋?誰敢問他:你做什麼?

神必不收回他的怒氣;扶助拉哈伯的,屈身在他以下。

既是這樣,我怎敢回答他,怎敢選擇言語與他辯論呢?

我雖有義,也不回答他,只要向那審判我的懇求。

我若呼籲,他應允我;我仍不信他真聽我的聲音。

他用暴風折斷我,無故地加增我的損傷。

我就是喘一口氣,他都不容,倒使我滿心苦惱。

若論力量,他真有能力!若論審判,他說誰能將我傳來呢?

我雖有義,自己的口要定我為有罪;我雖完全,我口必顯我為彎曲。

我本完全,不顧自己;我厭惡我的性命。

善惡無分,都是一樣;所以我說,完全人和惡人,他都滅絕。

若忽然遭殺害之禍,他必戲笑無辜的人遇難。

世界交在惡人手中;蒙蔽世界審判官的臉,若不是他,是誰呢?

我的日子比跑信的更快,急速過去,不見福樂。

我的日子過去如快船,如急落抓食的鷹。

我若說:我要忘記我的哀情,除去我的愁容,心中暢快;

我因愁苦而懼怕,知道你必不以我為無辜。

我必被你定為有罪,我何必徒然勞苦呢?

我若用雪水洗身,用鹼潔淨我的手,

你還要扔我在坑裡,我的衣服都憎惡我。

他本不像我是人,使我可以回答他,又使我們可以同聽審判。

我們中間沒有聽訟的人可以向我們兩造按手。

願他把杖離開我,不使驚惶威嚇我。

我就說話,也不懼怕他,現在我卻不是那樣。

我厭煩我的性命,必由著自己述說我的哀情;因心裡苦惱,我要說話,

對神說:不要定我有罪,要指示我,你為何與我爭辯?

你手所造的,你又欺壓,又藐視,卻光照惡人的計謀。這事你以為美嗎?

你的眼豈是肉眼?你查看豈像人查看嗎?

你的日子豈像人的日子,你的年歲豈像人的年歲,

就追問我的罪孽,尋察我的罪過嗎?

其實,你知道我沒有罪惡,並沒有能救我脫離你手的。

你的手創造我,造就我的四肢百體,你還要毀滅我。

求你記念——製造我如摶泥一般,你還要使我歸於塵土嗎?

你不是倒出我來好像奶,使我凝結如同奶餅嗎?

你以皮和肉為衣給我穿上,用骨與筋把我全體聯絡。

你將生命和慈愛賜給我;你也眷顧保全我的心靈。

然而,你待我的這些事早已藏在你心裡;我知道你久有此意。

我若犯罪,你就察看我,並不赦免我的罪孽。

我若行惡,便有了禍;我若為義,也不敢抬頭,正是滿心羞愧,眼見我的苦情。

我若昂首自得,你就追捕我如獅子,又在我身上顯出奇能。

你重立見證攻擊我,向我加增惱怒,如軍兵更換著攻擊我。

你為何使我出母胎呢?不如我當時氣絕,無人得見我;

這樣,就如沒有我一般,一出母胎就被送入墳墓。

我的日子不是甚少嗎?求你停手寬容我,叫我在往而不返之先——就是往黑暗和死陰之地以先——可以稍得暢快。

那地甚是幽暗,是死陰混沌之地;那裡的光好像幽暗。

拿瑪人瑣法回答說:

這許多的言語豈不該回答嗎?多嘴多舌的人豈可稱為義嗎?

你誇大的話豈能使人不作聲嗎?

你戲笑的時候豈沒有人叫你害羞嗎?

你說:我的道理純全;我在你眼前潔淨。

惟願神說話;願他開口攻擊你,

並將智慧的奧祕指示你;他有諸般的智識。所以當知道神追討你比你罪孽該得的還少。

你考察就能測透神嗎?你豈能盡情測透全能者嗎?

他的智慧高於天,你還能做什麼?深於陰間,你還能知道什麼?

其量比地長,比海寬。

他若經過,將人拘禁,招人受審,誰能阻擋他呢?

他本知道虛妄的人;人的罪孽,他雖不留意,還是無所不見。

空虛的人卻毫無知識;人生在世好像野驢的駒子。

你若將心安正,又向主舉手;

你手裡若有罪孽,就當遠遠地除掉,也不容非義住在你帳棚之中。

那時,你必仰起臉來毫無斑點;你也必堅固,無所懼怕。

你必忘記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如流過去的水一樣。

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雖有黑暗仍像早晨。

你因有指望就必穩固,也必四圍巡查,坦然安息。

你躺臥,無人驚嚇,且有許多人向你求恩。

但惡人的眼目必要失明。他們無路可逃;他們的指望就是氣絕。

約伯回答說:

你們真是子民哪,你們死亡,智慧也就滅沒了。

但我也有聰明,與你們一樣,並非不及你們。你們所說的,誰不知道呢?

我這求告神、蒙他應允的人竟成了朋友所譏笑的;公義完全人竟受了人的譏笑。

安逸的人心裡藐視災禍;這災禍常常等待滑腳的人。

強盜的帳棚興旺,惹神的人穩固,神多將財物送到他們手中。

你且問走獸,走獸必指教你;又問空中的飛鳥,飛鳥必告訴你;

或與地說話,地必指教你;海中的魚也必向你說明。

看這一切,誰不知道是耶和華的手做成的呢?

凡活物的生命和人類的氣息都在他手中。

耳朵豈不試驗言語,正如上膛嘗食物嗎?

年老的有智慧;壽高的有知識。

在神有智慧和能力;他有謀略和知識。

他拆毀的,就不能再建造;他捆住人,便不得開釋。

他把水留住,水便枯乾;他再發出水來,水就翻地。

在他有能力和智慧,被誘惑的與誘惑人的都是屬他。

他把謀士剝衣擄去,又使審判官變成愚人。

他放鬆君王的綁,又用帶子捆他們的腰。

他把祭司剝衣擄去,又使有能的人傾敗。

他廢去忠信人的講論,又奪去老人的聰明。

他使君王蒙羞被辱,放鬆有力之人的腰帶。

他將深奧的事從黑暗中彰顯,使死陰顯為光明。

他使邦國興旺而又毀滅;他使邦國開廣而又擄去。

他將地上民中首領的聰明奪去,使他們在荒廢無路之地漂流;

他們無光,在黑暗中摸索,又使他們東倒西歪,像醉酒的人一樣。

這一切,我眼都見過,我耳都聽過,而且明白。

你們所知道的,我也知道,並非不及你們。

我真要對全能者說話;我願與神理論。

你們是編造謊言的,都是無用的醫生。

惟願你們全然不作聲;這就算為你們的智慧!

請你們聽我的辯論,留心聽我口中的分訴。

你們要為神說不義的話嗎?為他說詭詐的言語嗎?

你們要為神徇情嗎?要為他爭論嗎?

他查出你們來,這豈是好嗎?人欺哄人,你們也要照樣欺哄他嗎?

你們若暗中徇情,他必要責備你們。

他的尊榮豈不叫你們懼怕嗎?他的驚嚇豈不臨到你們嗎?

你們以為可記念的箴言是爐灰的箴言;你們以為可靠的堅壘是淤泥的堅壘。

你們不要作聲,任憑我吧!讓我說話,無論如何我都承當。

我何必把我的肉掛在牙上,將我的命放在手中。

他必殺我;我雖無指望,然而我在他面前還要辯明我所行的。

這要成為我的拯救,因為不虔誠的人不得到他面前。

你們要細聽我的言語,使我所辯論的入你們的耳中。

我已陳明我的案,知道自己有義。

有誰與我爭論,我就情願緘默不言,氣絕而亡。

惟有兩件不要向我施行,我就不躲開你的面:

就是把你的手縮回,遠離我身;又不使你的驚惶威嚇我。

這樣,你呼叫,我就回答;或是讓我說話,你回答我。

我的罪孽和罪過有多少呢?求你叫我知道我的過犯與罪愆。

你為何掩面、拿我當仇敵呢?

你要驚動被風吹的葉子嗎?要追趕枯乾的碎秸嗎?

你按罪狀刑罰我,又使我擔當幼年的罪孽;

也把我的腳上了木狗,並窺察我一切的道路,為我的腳掌劃定界限。

我已經像滅絕的爛物,像蟲蛀的衣裳。

人為婦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難;

出來如花,又被割下,飛去如影,不能存留。

這樣的人你豈睜眼看他嗎?又叫我來受審嗎?

誰能使潔淨之物出於污穢之中呢?無論誰也不能!

人的日子既然限定,他的月數在你那裡,你也派定他的界限,使他不能越過,

便求你轉眼不看他,使他得歇息,直等他像僱工人完畢他的日子。

樹若被砍下,還可指望發芽,嫩枝生長不息;

其根雖然衰老在地裡,幹也死在土中,

及至得了水氣,還要發芽,又長枝條,像新栽的樹一樣。

但人死亡而消滅;他氣絕,竟在何處呢?

海中的水絕盡,江河消散乾涸。

人也是如此,躺下不再起來,等到天沒有了,仍不得復醒,也不得從睡中喚醒。

惟願你把我藏在陰間,存於隱祕處,等你的忿怒過去;願你為我定了日期,記念我。

人若死了豈能再活呢?我只要在我一切爭戰的日子,等我被釋放(或作:改變)的時候來到。

你呼叫,我便回答;你手所作的,你必羨慕。

但如今你數點我的腳步,豈不窺察我的罪過嗎?

我的過犯被你封在囊中,也縫嚴了我的罪孽。

山崩變為無有;磐石挪開原處。

水流消磨石頭,所流溢的洗去地上的塵土;你也照樣滅絕人的指望。

你攻擊人常常得勝,使他去世;你改變他的容貌,叫他往而不回。

他兒子得尊榮,他也不知道,降為卑,他也不覺得。

但知身上疼痛,心中悲哀。

三友和約伯的第二次對話

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說:

智慧人豈可用虛空的知識回答,用東風充滿肚腹呢?

他豈可用無益的話和無濟於事的言語理論呢?

你是廢棄敬畏的意,在神面前阻止敬虔的心。

你的罪孽指教你的口;你選用詭詐人的舌頭。

你自己的口定你有罪,並非是我;你自己的嘴見證你的不是。

你豈是頭一個被生的人嗎?你受造在諸山之先嗎?

你曾聽見神的密旨嗎?你還將智慧獨自得盡嗎?

你知道什麼是我們不知道的呢?你明白什麼是我們不明白的呢?我們這裡有白髮的和年紀老邁的,比你父親還老。

神用溫和的話安慰你,你以為太小嗎?

你的心為何將你逼去?你的眼為何冒出火星,

使你的靈反對神,也任你的口發這言語?

人是什麼,竟算為潔淨呢?婦人所生的是什麼,竟算為義呢?

神不信靠他的眾聖者;在他眼前,天也不潔淨,

何況那污穢可憎、喝罪孽如水的世人呢!

我指示你,你要聽;我要述說所看見的,

就是智慧人從列祖所受,傳說而不隱瞞的。

(這地惟獨賜給他們,並沒有外人從他們中間經過。)

惡人一生之日劬勞痛苦;強暴人一生的年數也是如此。

驚嚇的聲音常在他耳中;在平安時,搶奪的必臨到他那裡。

他不信自己能從黑暗中轉回;他被刀劍等候。

他漂流在外求食,說:哪裡有食物呢?他知道黑暗的日子在他手邊預備好了。

急難困苦叫他害怕,而且勝了他,好像君王預備上陣一樣。

他伸手攻擊神,以驕傲攻擊全能者,

挺著頸項,用盾牌的厚凸面向全能者直闖;

是因他的臉蒙上脂油,腰積成肥肉。

他曾住在荒涼城邑,無人居住、將成亂堆的房屋。

他不得富足,財物不得常存,產業在地上也不加增。

他不得出離黑暗。火焰要將他的枝子燒乾;因神口中的氣,他要滅亡(原文是走去)。

他不用倚靠虛假欺哄自己,因虛假必成為他的報應。

他的日期未到之先,這事必成就;他的枝子不得青綠。

他必像葡萄樹的葡萄,未熟而落;又像橄欖樹的花,一開而謝。

原來不敬虔之輩必無生育;受賄賂之人的帳棚必被火燒。

他們所懷的是毒害,所生的是罪孽;心裡所預備的是詭詐。

約伯回答說:

這樣的話我聽了許多;你們安慰人,反叫人愁煩。

虛空的言語有窮盡嗎?有什麼話惹動你回答呢?

我也能說你們那樣的話;你們若處在我的境遇,我也會聯絡言語攻擊你們,又能向你們搖頭。

但我必用口堅固你們,用嘴消解你們的憂愁。

我雖說話,憂愁仍不得消解;我雖停住不說,憂愁就離開我嗎?

但現在神使我困倦,使親友遠離我,

又抓住我,作見證攻擊我;我身體的枯瘦也當面見證我的不是。

主發怒撕裂我,逼迫我,向我切齒;我的敵人怒目看我。

他們向我開口,打我的臉羞辱我,聚會攻擊我。

神把我交給不敬虔的人,把我扔到惡人的手中。

我素來安逸,他折斷我,掐住我的頸項,把我摔碎,又立我為他的箭靶子。

他的弓箭手四面圍繞我;他破裂我的肺腑,並不留情,把我的膽傾倒在地上,將我破裂又破裂,如同勇士向我直闖。

我縫麻布在我皮膚上,把我的角放在塵土中。

我的臉因哭泣發紫,在我的眼皮上有死蔭。

我的手中卻無強暴;我的祈禱也是清潔。

地啊,不要遮蓋我的血!不要阻擋我的哀求!

現今,在天有我的見證,在上有我的中保。

我的朋友譏誚我,我卻向神眼淚汪汪。

願人得與神辯白,如同人與朋友辯白一樣;

因為再過幾年,我必走那往而不返之路。

我的心靈消耗,我的日子滅盡;墳墓為我預備好了。

真有戲笑我的在我這裡,我眼常見他們惹動我。

願主拿憑據給我,自己為我作保。在你以外誰肯與我擊掌呢?

因你使他們心不明理,所以你必不高舉他們。

控告他的朋友、以朋友為可搶奪的,連他兒女的眼睛也要失明。

神使我作了民中的笑談;他們也吐唾沫在我臉上。

我的眼睛因憂愁昏花;我的百體好像影兒。

正直人因此必驚奇;無辜的人要興起攻擊不敬虔之輩。

然而,義人要持守所行的道;手潔的人要力上加力。

至於你們眾人,可以再來辯論吧!你們中間,我找不著一個智慧人。

我的日子已經過了;我的謀算、我心所想望的已經斷絕。

他們以黑夜為白晝,說:亮光近乎黑暗。

我若盼望陰間為我的房屋,若下榻在黑暗中,

若對朽壞說:你是我的父;對蟲說:你是我的母親姊妹;

這樣,我的指望在哪裡呢?我所指望的誰能看見呢?

等到安息在塵土中,這指望必下到陰間的門閂那裡了

書亞人比勒達回答說:

你尋索言語要到幾時呢?你可以揣摩思想,然後我們就說話。

我們為何算為畜生,在你眼中看作污穢呢?

你這惱怒將自己撕裂的,難道大地為你見棄、磐石挪開原處嗎?

惡人的亮光必要熄滅;他的火焰必不照耀。

他帳棚中的亮光要變為黑暗;他以上的燈也必熄滅。

他堅強的腳步必見狹窄;自己的計謀必將他絆倒。

因為他被自己的腳陷入網中,走在纏人的網羅上。

圈套必抓住他的腳跟;機關必擒獲他。

活扣為他藏在土內;羈絆為他藏在路上。

四面的驚嚇要使他害怕,並且追趕他的腳跟。

他的力量必因飢餓衰敗;禍患要在他旁邊等候。

他本身的肢體要被吞吃;死亡的長子要吞吃他的肢體。

他要從所倚靠的帳棚被拔出來,帶到驚嚇的王那裡。

不屬他的必住在他的帳棚裡;硫磺必撒在他所住之處。

下邊,他的根本要枯乾;上邊,他的枝子要剪除。

他的記念在地上必然滅亡;他的名字在街上也不存留。

他必從光明中被攆到黑暗裡,必被趕出世界。

在本民中必無子無孫;在寄居之地也無一人存留。

以後來的要驚奇他的日子,好像以前去的受了驚駭。

不義之人的住處總是這樣;此乃不認識神之人的地步。

約伯回答說:

你們攪擾我的心,用言語壓碎我要到幾時呢?

你們這十次羞辱我;你們苦待我也不以為恥。

果真我有錯,這錯乃是在我。

你們果然要向我誇大,以我的羞辱為證指責我,

就該知道是神傾覆我,用網羅圍繞我。

我因委屈呼叫,卻不蒙應允;我呼求,卻不得公斷。

神用籬笆攔住我的道路,使我不得經過;又使我的路徑黑暗。

他剝去我的榮光,摘去我頭上的冠冕。

他在四圍攻擊我,我便歸於死亡,將我的指望如樹拔出來。

他的忿怒向我發作,以我為敵人。

他的軍旅一齊上來,修築戰路攻擊我,在我帳棚的四圍安營。

他把我的弟兄隔在遠處,使我所認識的全然與我生疏。

我的親戚與我斷絕;我的密友都忘記我。

在我家寄居的和我的使女都以我為外人;我在他們眼中看為外邦人。

我呼喚僕人,雖用口求他,他還是不回答。

我口的氣味,我妻子厭惡;我的懇求,我同胞也憎嫌。

連小孩子也藐視我;我若起來,他們都嘲笑我。

我的密友都憎惡我;我平日所愛的人向我翻臉。

我的皮肉緊貼骨頭;我只剩牙皮逃脫了。

我朋友啊,可憐我!可憐我!因為神的手攻擊我。

你們為什麼彷彿神逼迫我,吃我的肉還以為不足呢?

惟願我的言語現在寫上,都記錄在書上;

用鐵筆鐫刻,用鉛灌在磐石上,直存到永遠。

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立在地上。

我這皮肉滅絕之後,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

我自己要見他,親眼要看他,並不像外人。我的心腸在我裡面消滅了!

你們若說:我們逼迫他要何等地重呢?惹事的根乃在乎他;

你們就當懼怕刀劍;因為忿怒惹動刀劍的刑罰,使你們知道有報應(原文是審判)。

拿瑪人瑣法回答說:

我心中急躁,所以我的思念叫我回答。

我已聽見那羞辱我,責備我的話;我的悟性叫我回答。

你豈不知亙古以來,自從人生在地,

惡人誇勝是暫時的,不敬虔人的喜樂不過轉眼之間嗎?

他的尊榮雖達到天上,頭雖頂到雲中,

他終必滅亡,像自己的糞一樣;素來見他的人要說:他在哪裡呢?

他必飛去如夢,不再尋見,速被趕去,如夜間的異象。

親眼見過他的,必不再見他;他的本處也再見不著他。

他的兒女要求窮人的恩;他的手要賠還不義之財。

他的骨頭雖然有青年之力,卻要和他一同躺臥在塵土中。

他口內雖以惡為甘甜,藏在舌頭底下,

愛戀不捨,含在口中;

他的食物在肚裡卻要化為酸,在他裡面成為虺蛇的惡毒。

他吞了財寶,還要吐出;神要從他腹中掏出來。

他必吸飲虺蛇的毒氣;蝮蛇的舌頭也必殺他。

流奶與蜜之河,他不得再見。

他勞碌得來的要賠還,不得享用(原文是吞下);不能照所得的財貨歡樂。

他欺壓窮人,且又離棄;強取非自己所蓋的房屋(或作:強取房屋不得再建造)。

他因貪而無厭,所喜悅的連一樣也不能保守。

其餘的沒有一樣他不吞滅,所以他的福樂不能長久。

他在滿足有餘的時候,必到狹窄的地步;凡受苦楚的人都必加手在他身上。

他正要充滿肚腹的時候,神必將猛烈的忿怒降在他身上;正在他吃飯的時候,要將這忿怒像雨降在他身上。

他要躲避鐵器;銅弓的箭要將他射透。

他把箭一抽,就從他身上出來;發光的箭頭從他膽中出來,有驚惶臨在他身上。

他的財寶歸於黑暗;人所不吹的火要把他燒滅,要把他帳棚中所剩下的燒毀。

天要顯明他的罪孽;地要興起攻擊他。

他的家產必然過去;神發怒的日子,他的貨物都要消滅。

這是惡人從神所得的份,是神為他所定的產業。

約伯回答說:

你們要細聽我的言語,就算是你們安慰我。

請寬容我,我又要說話;說了以後,任憑你們嗤笑吧!

我豈是向人訴冤?為何不焦急呢?

你們要看著我而驚奇,用手摀口。

我每逢思想,心就驚惶,渾身戰兢。

惡人為何存活,享大壽數,勢力強盛呢?

他們眼見兒孫和他們一同堅立。

他們的家宅平安無懼;神的杖也不加在他們身上。

他們的公牛孳生而不斷絕;母牛下犢而不掉胎。

他們打發小孩子出去,多如羊群;他們的兒女踴躍跳舞。

他們隨著琴鼓歌唱,又因簫聲歡喜。

他們度日諸事亨通,轉眼下入陰間。

他們對神說:離開我們吧!我們不願曉得你的道。

全能者是誰,我們何必事奉他呢?求告他有什麼益處呢?

看哪,他們亨通不在乎自己;惡人所謀定的離我好遠。

惡人的燈何嘗熄滅?患難何嘗臨到他們呢?神何嘗發怒,向他們分散災禍呢?

他們何嘗像風前的碎秸,如暴風颳去的糠秕呢?

你們說:神為惡人的兒女積蓄罪孽;我說:不如本人受報,好使他親自知道。

願他親眼看見自己敗亡,親自飲全能者的忿怒。

他的歲月既盡,他還顧他本家嗎?

神既審判那在高位的,誰能將知識教訓他呢?

有人至死身體強壯,盡得平靖安逸;

他的奶桶充滿,他的骨髓滋潤。

有人至死心中痛苦,終身未嘗福樂的滋味;

他們一樣躺臥在塵土中,都被蟲子遮蓋。

我知道你們的意思,並誣害我的計謀。

你們說:霸者的房屋在哪裡?惡人住過的帳棚在哪裡?

你們豈沒有詢問過路的人嗎?不知道他們所引的證據嗎?

就是惡人在禍患的日子得存留,在發怒的日子得逃脫。

他所行的,有誰當面給他說明;他所做的,有誰報應他呢?

然而他要被抬到塋地;並有人看守墳墓。

他要以谷中的土塊為甘甜;在他以先去的無數,在他以後去的更多。

你們對答的話中既都錯謬,怎麼徒然安慰我呢?

三友和約伯的第三次對話

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說:

人豈能使神有益呢?智慧人但能有益於己。

你為人公義,豈叫全能者喜悅呢?你行為完全,豈能使他得利呢?

豈是因你敬畏他就責備你、審判你嗎?

你的罪惡豈不是大嗎?你的罪孽也沒有窮盡;

因你無故強取弟兄的物為當頭,剝去貧寒人的衣服。

困乏的人,你沒有給他水喝;飢餓的人,你沒有給他食物。

有能力的人就得地土;尊貴的人也住在其中。

你打發寡婦空手回去,折斷孤兒的膀臂。

因此,有網羅環繞你,有恐懼忽然使你驚惶;

或有黑暗蒙蔽你,並有洪水淹沒你。

神豈不是在高天嗎?你看星宿何其高呢!

你說:神知道什麼?他豈能看透幽暗施行審判呢?

密雲將他遮蓋,使他不能看見;他周遊穹蒼。

你要依從上古的道嗎?這道是惡人所行的。

他們未到死期,忽然除滅;根基毀壞,好像被江河衝去。

他們向神說:離開我們吧!又說:全能者能把我們怎麼樣呢?

哪知神以美物充滿他們的房屋;但惡人所謀定的離我好遠。

義人看見他們的結局就歡喜;無辜的人嗤笑他們,

說:那起來攻擊我們的果然被剪除,其餘的都被火燒滅。

你要認識神,就得平安;福氣也必臨到你。

你當領受他口中的教訓,將他的言語存在心裡。

你若歸向全能者,從你帳棚中遠除不義,就必得建立。

要將你的珍寶丟在塵土裡,將俄斐的黃金丟在溪河石頭之間;

全能者就必為你的珍寶,作你的寶銀。

你就要以全能者為喜樂,向神仰起臉來。

你要禱告他,他就聽你;你也要還你的願。

你定意要做何事,必然給你成就;亮光也必照耀你的路。

人使你降卑,你仍可說:必得高升;謙卑的人,神必然拯救。

人非無辜,神且要搭救他;他因你手中清潔,必蒙拯救。

約伯回答說:

如今我的哀告還算為悖逆;我的責罰比我的唉哼還重。

惟願我能知道在哪裡可以尋見神,能到他的台前,

我就在他面前將我的案件陳明,滿口辯白。

我必知道他回答我的言語,明白他向我所說的話。

他豈用大能與我爭辯嗎?必不這樣!他必理會我。

在他那裡正直人可以與他辯論;這樣,我必永遠脫離那審判我的。

只是,我往前行,他不在那裡,往後退,也不能見他。

他在左邊行事,我卻不能看見,在右邊隱藏,我也不能見他。

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

我腳追隨他的步履;我謹守他的道,並不偏離。

他嘴唇的命令,我未曾背棄;我看重他口中的言語,過於我需用的飲食。

只是他心志已定,誰能使他轉意呢?他心裡所願的,就行出來。

他向我所定的,就必做成;這類的事他還有許多。

所以我在他面前驚惶;我思念這事便懼怕他。

神使我喪膽;全能者使我驚惶。

我的恐懼不是因為黑暗,也不是因為幽暗蒙蔽我的臉。

全能者既定期罰惡,為何不使認識他的人看見那日子呢?

有人挪移地界,搶奪群畜而牧養。

他們拉去孤兒的驢,強取寡婦的牛為當頭。

他們使窮人離開正道;世上的貧民盡都隱藏。

這些貧窮人如同野驢出到曠野,慇勤尋找食物;他們靠著野地給兒女糊口,

收割別人田間的禾稼,摘取惡人餘剩的葡萄,

終夜赤身無衣,天氣寒冷毫無遮蓋,

在山上被大雨淋濕,因沒有避身之處就挨近磐石。

又有人從母懷中搶奪孤兒,強取窮人的衣服為當頭,

使人赤身無衣,到處流行,且因飢餓扛抬禾捆,

在那些人的圍牆內造油,醡酒,自己還口渴。

在多民的城內有人唉哼,受傷的人哀號;神卻不理會那惡人的愚妄。

又有人背棄光明,不認識光明的道,不住在光明的路上。

殺人的黎明起來,殺害困苦窮乏人,夜間又作盜賊。

姦夫等候黃昏,說:必無眼能見我,就把臉蒙蔽。

盜賊黑夜挖窟窿;白日躲藏,並不認識光明。

他們看早晨如幽暗,因為他們曉得幽暗的驚駭。

這些惡人猶如浮萍快快飄去。他們所得的份在世上被咒詛;他們不得再走葡萄園的路。

乾旱炎熱消沒雪水;陰間也如此消沒犯罪之輩。

懷他的母(原文是胎)要忘記他;蟲子要吃他,覺得甘甜;他不再被人記念。不義的人必如樹折斷。

他惡待(或作:他吞滅)不懷孕不生養的婦人,不善待寡婦。

然而神用能力保全有勢力的人;那性命難保的人仍然興起。

神使他們安穩,他們就有所倚靠;神的眼目也看顧他們的道路。

他們被高舉,不過片時就沒有了;他們降為卑,被除滅,與眾人一樣,又如穀穗被割。

若不是這樣,誰能證實我是說謊的,將我的言語駁為虛空呢?

書亞人比勒達回答說:

神有治理之權,有威嚴可畏;他在高處施行和平。

他的諸軍豈能數算?他的光亮一發,誰不蒙照呢?

這樣在神面前,人怎能稱義?婦人所生的怎能潔淨?

在神眼前,月亮也無光亮,星宿也不清潔。

何況如蟲的人,如蛆的世人呢!

約伯回答說:

無能的人蒙你何等的幫助!膀臂無力的人蒙你何等的拯救!

無智慧的人蒙你何等的指教!你向他多顯大知識!

你向誰發出言語來?誰的靈從你而出?

在大水和水族以下的陰魂戰兢。

在神面前,陰間顯露;滅亡也不得遮掩。

神將北極鋪在空中,將大地懸在虛空;

將水包在密雲中,雲卻不破裂;

遮蔽他的寶座,將雲鋪在其上;

在水面的周圍劃出界限,直到光明黑暗的交界。

天的柱子因他的斥責震動驚奇。

他以能力攪動(或作:平靜)大海;他藉知識打傷拉哈伯,

藉他的靈使天有妝飾;他的手刺殺快蛇。

看哪,這不過是神工作的些微;我們所聽於他的是何等細微的聲音!他大能的雷聲誰能明透呢?

約伯接著說:

神奪去我的理,全能者使我心中愁苦。我指著永生的神起誓:

我的生命尚在我裡面;神所賜呼吸之氣仍在我的鼻孔內。

我的嘴決不說非義之言;我的舌也不說詭詐之語。

我斷不以你們為是;我至死必不以自己為不正!

我持定我的義,必不放鬆;在世的日子,我心必不責備我。

願我的仇敵如惡人一樣;願那起來攻擊我的,如不義之人一般。

不敬虔的人雖然得利,神奪取其命的時候還有什麼指望呢?

患難臨到他,神豈能聽他的呼求?

他豈以全能者為樂,隨時求告神呢?

神的作為,我要指教你們;全能者所行的,我也不隱瞞。

你們自己也都見過,為何全然變為虛妄呢?

神為惡人所定的份,強暴人從全能者所得的報(原文是產業)乃是這樣:

倘或他的兒女增多,還是被刀所殺;他的子孫必不得飽食。

他所遺留的人必死而埋葬;他的寡婦也不哀哭。

他雖積蓄銀子如塵沙,預備衣服如泥土;

他只管預備,義人卻要穿上;他的銀子,無辜的人要分取。

他建造房屋如蟲做窩,又如守望者所搭的棚。

他雖富足躺臥,卻不得收殮,轉眼之間就不在了。

驚恐如波濤將他追上;暴風在夜間將他颳去。

東風把他飄去,又颳他離開本處。

神要向他射箭,並不留情;他恨不得逃脫神的手。

人要向他拍掌,並要發叱聲,使他離開本處。

只有神能賜給人智慧

銀子有礦;煉金有方。

鐵從地裡挖出;銅從石中熔化。

人為黑暗定界限,查究幽暗陰翳的石頭,直到極處,

在無人居住之處刨開礦穴,過路的人也想不到他們;又與人遠離,懸在空中搖來搖去。

至於地,能出糧食,地內好像被火翻起來。

地中的石頭有藍寶石,並有金沙。

礦中的路鷙鳥不得知道;鷹眼也未見過。

狂傲的野獸未曾行過;猛烈的獅子也未曾經過。

人伸手鑿開堅石,傾倒山根,

在磐石中鑿出水道,親眼看見各樣寶物。

他封閉水不得滴流,使隱藏的物顯露出來。

然而,智慧有何處可尋?聰明之處在哪裡呢?

智慧的價值無人能知,在活人之地也無處可尋。

深淵說:不在我內;滄海說:不在我中。

智慧非用黃金可得,也不能平白銀為它的價值。

俄斐金和貴重的紅瑪瑙,並藍寶石,不足與較量;

黃金和玻璃不足與比較;精金的器皿不足與兌換。

珊瑚、水晶都不足論;智慧的價值勝過珍珠(或作:紅寶石)。

古實的紅璧璽不足與比較;精金也不足與較量。

智慧從何處來呢?聰明之處在哪裡呢?

是向一切有生命的眼目隱藏,向空中的飛鳥掩蔽。

滅沒和死亡說:我們風聞其名。

神明白智慧的道路,曉得智慧的所在。

因他鑒察直到地極,遍觀普天之下,

要為風定輕重,又度量諸水;

他為雨露定命令,為雷電定道路。

那時他看見智慧,而且述說;他堅定,並且查究。

他對人說:敬畏主就是智慧;遠離惡便是聰明。

約伯最後的訴說

約伯又接著說:

惟願我的景況如從前的歲月,如神保守我的日子。

那時他的燈照在我頭上;我藉他的光行過黑暗。

我願如壯年的時候:那時我在帳棚中,神待我有密友之情;

全能者仍與我同在;我的兒女都環繞我。

奶多可洗我的腳;磐石為我出油成河。

我出到城門,在街上設立座位;

少年人見我而迴避,老年人也起身站立;

王子都停止說話,用手摀口;

首領靜默無聲,舌頭貼住上膛。

耳朵聽我的,就稱我有福;眼睛看我的,便稱讚我;

因我拯救哀求的困苦人和無人幫助的孤兒。

將要滅亡的為我祝福;我也使寡婦心中歡樂。

我以公義為衣服,以公平為外袍和冠冕。

我為瞎子的眼,瘸子的腳。

我為窮乏人的父;素不認識的人,我查明他的案件。

我打破不義之人的牙床,從他牙齒中奪了所搶的。

我便說:我必死在家中(原文是窩中),必增添我的日子,多如塵沙。

我的根長到水邊;露水終夜沾在我的枝上。

我的榮耀在身上增新;我的弓在手中日強。

人聽見我而仰望,靜默等候我的指教。

我說話之後,他們就不再說;我的言語像雨露滴在他們身上。

他們仰望我如仰望雨,又張開口如切慕春雨。

他們不敢自信,我就向他們含笑;他們不使我臉上的光改變。

我為他們選擇道路,又坐首位;我如君王在軍隊中居住,又如弔喪的安慰傷心的人。

但如今,比我年少的人戲笑我;其人之父我曾藐視,不肯安在看守我羊群的狗中。

他們壯年的氣力既已衰敗,其手之力與我何益呢?

他們因窮乏飢餓,身體枯瘦,在荒廢淒涼的幽暗中,齦乾燥之地,

在草叢之中採鹹草,羅騰(小樹名,松類)的根為他們的食物。

他們從人中被趕出;人追喊他們如賊一般,

以致他們住在荒谷之間,在地洞和巖穴中;

在草叢中叫喚,在荊棘下聚集。

這都是愚頑下賤人的兒女;他們被鞭打,趕出境外。

現在這些人以我為歌曲,以我為笑談。

他們厭惡我,躲在旁邊站著,不住地吐唾沫在我臉上。

鬆開他們的繩索苦待我,在我面前脫去轡頭。

這等下流人在我右邊起來,推開我的腳,築成戰路來攻擊我。

這些無人幫助的,毀壞我的道,加增我的災。

他們來如同闖進大破口,在毀壞之間滾在我身上。

驚恐臨到我,驅逐我的尊榮如風;我的福祿如雲過去。

現在我心極其悲傷;困苦的日子將我抓住。

夜間,我裡面的骨頭刺我,疼痛不止,好像齦我。

因神的大力,我的外衣污穢不堪,又如裡衣的領子將我纏住。

神把我扔在淤泥中,我就像塵土和爐灰一般。

主啊,我呼求你,你不應允我;我站起來,你就定睛看我。

你向我變心,待我殘忍,又用大能追逼我,

把我提在風中,使我駕風而行,又使我消滅在烈風中。

我知道要使我臨到死地,到那為眾生所定的陰宅。

然而,人仆倒豈不伸手?遇災難豈不求救呢?

人遭難,我豈不為他哭泣呢?人窮乏,我豈不為他憂愁呢?

我仰望得好處,災禍就到了;我等待光明,黑暗便來了。

我心裡煩擾不安,困苦的日子臨到我身。

我沒有日光就哀哭行去(或作:我面發黑並非因日曬);我在會中站著求救。

我與野狗為弟兄,與鴕鳥為同伴。

我的皮膚黑而脫落;我的骨頭因熱燒焦。

所以,我的琴音變為悲音;我的簫聲變為哭聲。

我與眼睛立約,怎能戀戀瞻望處女呢?

從至上的神所得之份,從至高全能者所得之業是什麼呢?

豈不是禍患臨到不義的,災害臨到作孽的呢?

神豈不是察看我的道路,數點我的腳步呢?

我若與虛謊同行,腳若追隨詭詐;

(我若被公道的天平稱度,使神可以知道我的純正;)

我的腳步若偏離正路,我的心若隨著我的眼目,若有玷污黏在我手上;

就願我所種的有別人吃,我田所產的被拔出來。

我若受迷惑,向婦人起淫念,在鄰舍的門外蹲伏,

就願我的妻子給別人推磨,別人也與她同室。

因為這是大罪,是審判官當罰的罪孽。

這本是火焚燒,直到毀滅,必拔除我所有的家產。

我的僕婢與我爭辯的時候,我若藐視不聽他們的情節;

神興起,我怎樣行呢?他察問,我怎樣回答呢?

造我在腹中的,不也是造他嗎?將他與我摶在腹中的豈不是一位嗎?

我若不容貧寒人得其所願,或叫寡婦眼中失望,

或獨自吃我一點食物,孤兒沒有與我同吃;

(從幼年時孤兒與我同長,好像父子一樣;我從出母腹就扶助寡婦。)

我若見人因無衣死亡,或見窮乏人身無遮蓋;

我若不使他因我羊的毛得暖,為我祝福;

我若在城門口見有幫助我的,舉手攻擊孤兒;

情願我的肩頭從缺盆骨脫落,我的膀臂從羊矢骨折斷。

因神降的災禍使我恐懼;因他的威嚴,我不能妄為。

我若以黃金為指望,對精金說:你是我的倚靠;

我若因財物豐裕,因我手多得資財而歡喜;

我若見太陽發光,明月行在空中,

心就暗暗被引誘,口便親手;

這也是審判官當罰的罪孽,又是我背棄在上的神。

我若見恨我的遭報就歡喜,見他遭災便高興;

(我沒有容口犯罪,咒詛他的生命;)

若我帳棚的人未嘗說,誰不以主人的食物吃飽呢?

(從來我沒有容客旅在街上住宿,卻開門迎接行路的人;)

我若像亞當(或作:別人)遮掩我的過犯,將罪孽藏在懷中;

因懼怕大眾,又因宗族藐視我使我驚恐,以致閉口無言,杜門不出;

惟願有一位肯聽我!(看哪,在這裡有我所畫的押,願全能者回答我!)

願那敵我者所寫的狀詞在我這裡!我必帶在肩上,又綁在頭上為冠冕。

我必向他述說我腳步的數目,必如君王進到他面前。

我若奪取田地,這地向我喊冤,犁溝一同哭泣;

我若吃地的出產不給價值,或叫原主喪命;

願這地長蒺藜代替麥子,長惡草代替大麥。約伯的話說完了。

以利戶的說話

於是這三個人,因約伯自以為義就不再回答他。

那時有布西人蘭族巴拉迦的兒子以利戶向約伯發怒;因約伯自以為義,不以神為義。

他又向約伯的三個朋友發怒;因為他們想不出回答的話來,仍以約伯為有罪。

以利戶要與約伯說話,就等候他們,因為他們比自己年老。

以利戶見這三個人口中無話回答,就怒氣發作。

布西人巴拉迦的兒子以利戶回答說:我年輕,你們老邁;因此我退讓,不敢向你們陳說我的意見。

我說,年老的當先說話;壽高的當以智慧教訓人。

但在人裡面有靈;全能者的氣使人有聰明。

尊貴的不都有智慧;壽高的不都能明白公平。

因此我說:你們要聽我言;我也要陳說我的意見。

你們查究所要說的話;那時我等候你們的話,側耳聽你們的辯論,

留心聽你們;誰知你們中間無一人折服約伯,駁倒他的話。

你們切不可說:我們尋得智慧;神能勝他,人卻不能。

約伯沒有向我爭辯;我也不用你們的話回答他。

他們驚奇不再回答,一言不發。

我豈因他們不說話,站住不再回答,仍舊等候呢?

我也要回答我的一份話,陳說我的意見。

因為我的言語滿懷;我裡面的靈激動我。

我的胸懷如盛酒之囊沒有出氣之縫,又如新皮袋快要破裂。

我要說話,使我舒暢;我要開口回答。

我必不看人的情面,也不奉承人。

我不曉得奉承;若奉承,造我的主必快快除滅我。

約伯啊,請聽我的話,留心聽我一切的言語。

我現在開口,用舌發言。

我的言語要發明心中所存的正直;我所知道的,我嘴唇要誠實地說出。

神的靈造我;全能者的氣使我得生。

你若回答我,就站起來,在我面前陳明。

我在神面前與你一樣,也是用土造成。

我不用威嚴驚嚇你,也不用勢力重壓你。

你所說的,我聽見了,也聽見你的言語,說:

我是清潔無過的,我是無辜的;在我裡面也沒有罪孽。

神找機會攻擊我,以我為仇敵,

把我的腳上了木狗,窺察我一切的道路。

我要回答你說:你這話無理,因神比世人更大。

你為何與他爭論呢?因他的事都不對人解說?

神說一次、兩次,世人卻不理會。

人躺在床上沉睡的時候,神就用夢和夜間的異象,

開通他們的耳朵,將當受的教訓印在他們心上,

好叫人不從自己的謀算,不行驕傲的事(原文是將驕傲向人隱藏),

攔阻人不陷於坑裡,不死在刀下。

人在床上被懲治,骨頭中不住地疼痛,

以致他的口厭棄食物,心厭惡美味。

他的肉消瘦,不得再見;先前不見的骨頭都凸出來。

他的靈魂臨近深坑;他的生命近於滅命的。

一千天使中,若有一個作傳話的與神同在,指示人所當行的事,

神就給他開恩,說:救贖他免得下坑;我已經得了贖價。

他的肉要比孩童的肉更嫩;他就返老還童。

他禱告神,神就喜悅他,使他歡呼朝見神的面;神又看他為義。

他在人前歌唱說:我犯了罪,顛倒是非,這竟與我無益。

神救贖我的靈魂免入深坑;我的生命也必見光。

神兩次、三次向人行這一切的事,

為要從深坑救回人的靈魂,使他被光照耀,與活人一樣。

約伯啊,你當側耳聽我的話,不要作聲,等我講說。

你若有話說,就可以回答我;你只管說,因我願以你為是。

若不然,你就聽我說;你不要作聲,我便將智慧教訓你。

以利戶又說:

你們智慧人要聽我的話;有知識的人要留心聽我說。

因為耳朵試驗話語,好像上膛嘗食物。

我們當選擇何為是,彼此知道何為善。

約伯曾說:我是公義,神奪去我的理;

我雖有理,還算為說謊言的;我雖無過,受的傷還不能醫治。

誰像約伯,喝譏誚如同喝水呢?

他與作孽的結伴,和惡人同行。

他說:人以神為樂,總是無益。

所以,你們明理的人要聽我的話。神斷不致行惡;全能者斷不致作孽。

他必按人所做的報應人,使各人照所行的得報。

神必不作惡;全能者也不偏離公平。

誰派他治理地,安定全世界呢?

他若專心為己,將靈和氣收歸自己,

凡有血氣的就必一同死亡;世人必仍歸塵土。

你若明理,就當聽我的話,留心聽我言語的聲音。

難道恨惡公平的可以掌權嗎?那有公義的、有大能的,豈可定他有罪嗎?

他對君王說:你是鄙陋的;對貴臣說:你是邪惡的。

他待王子不徇情面,也不看重富足的過於貧窮的,因為都是他手所造。

在轉眼之間,半夜之中,他們就死亡。百姓被震動而去世;有權力的被奪去非借人手。

神注目觀看人的道路,看明人的腳步。

沒有黑暗、陰翳能給作孽的藏身。

神審判人,不必使人到他面前再三鑒察。

他用難測之法打破有能力的人,設立別人代替他們。

他原知道他們的行為,使他們在夜間傾倒滅亡。

他在眾人眼前擊打他們,如同擊打惡人一樣。

因為他們偏行不跟從他,也不留心他的道,

甚至使貧窮人的哀聲達到他那裡;他也聽了困苦人的哀聲。

他使人安靜,誰能擾亂(或作:定罪)呢?他掩面,誰能見他呢?無論待一國或一人都是如此——

使不虔敬的人不得作王,免得有人牢籠百姓。

有誰對神說:我受了責罰,不再犯罪;

我所看不明的,求你指教我;我若作了孽,必不再作?

他施行報應,豈要隨你的心願、叫你推辭不受嗎?選定的是你,不是我。你所知道的只管說吧!

明理的人和聽我話的智慧人必對我說:

約伯說話沒有知識,言語中毫無智慧。

願約伯被試驗到底,因他回答像惡人一樣。

他在罪上又加悖逆;在我們中間拍手,用許多言語輕慢神。

以利戶又說:

你以為有理,或以為你的公義勝於神的公義,

才說這與我有什麼益處?我不犯罪比犯罪有什麼好處呢?

我要回答你和在你這裡的朋友。

你要向天觀看,瞻望那高於你的穹蒼。

你若犯罪,能使神受何害呢?你的過犯加增,能使神受何損呢?

你若是公義,還能加增他什麼呢?他從你手裡還接受什麼呢?

你的過惡或能害你這類的人;你的公義或能叫世人得益處。

人因多受欺壓就哀求,因受能者的轄制(原文是膀臂)便求救,

卻無人說:造我的神在哪裡?他使人夜間歌唱,

教訓我們勝於地上的走獸,使我們有聰明勝於空中的飛鳥。

他們在那裡,因惡人的驕傲呼求,卻無人答應。

虛妄的呼求,神必不垂聽;全能者也必不眷顧。

何況你說,你不得見他;你的案件在他面前,你等候他吧。

但如今因他未曾發怒降罰,也不甚理會狂傲,

所以約伯開口說虛妄的話,多發無知識的言語。

以利戶又接著說:

你再容我片時,我就指示你,因我還有話為神說。

我要將所知道的從遠處引來,將公義歸給造我的主。

我的言語真不虛謊;有知識全備的與你同在。

神有大能,並不藐視人;他的智慧甚廣。

他不保護惡人的性命,卻為困苦人伸冤。

他時常看顧義人,使他們和君王同坐寶座,永遠要被高舉。

他們若被鎖鏈捆住,被苦難的繩索纏住,

他就把他們的作為和過犯指示他們,叫他們知道有驕傲的行動。

他也開通他們的耳朵得受教訓,吩咐他們離開罪孽轉回。

他們若聽從事奉他,就必度日亨通,歷年福樂;

若不聽從,就要被刀殺滅,無知無識而死。

那心中不敬虔的人積蓄怒氣;神捆綁他們,他們竟不求救;

必在青年時死亡,與污穢人一樣喪命。

神藉著困苦救拔困苦人,趁他們受欺壓開通他們的耳朵。

神也必引你出離患難,進入寬闊不狹窄之地;擺在你席上的必滿有肥甘。

但你滿口有惡人批評的言語;判斷和刑罰抓住你。

不可容忿怒觸動你,使你不服責罰;也不可因贖價大就偏行。

你的呼求(或作:資財),或是你一切的勢力,果有靈驗,叫你不受患難嗎?

不要切慕黑夜,就是眾民在本處被除滅的時候。

你要謹慎,不可重看罪孽,因你選擇罪孽過於選擇苦難。

神行事有高大的能力;教訓人的有誰像他呢?

誰派定他的道路?誰能說:你所行的不義?

你不可忘記稱讚他所行的為大,就是人所歌頌的。

他所行的,萬人都看見;世人也從遠處觀看。

神為大,我們不能全知;他的年數不能測度。

他吸取水點,這水點從雲霧中就變成雨;

雲彩將雨落下,沛然降與世人。

誰能明白雲彩如何鋪張和神行宮的雷聲呢?

他將亮光普照在自己的四圍;他又遮覆海底。

他用這些審判眾民,且賜豐富的糧食。

他以電光遮手,命閃電擊中敵人(或作:中了靶子)。

所發的雷聲顯明他的作為,又向牲畜指明要起暴風。

因此我心戰兢,從原處移動。

聽啊,神轟轟的聲音是他口中所發的響聲。

他發響聲震遍天下,發電光閃到地極。

隨後人聽見有雷聲轟轟,大發威嚴,雷電接連不斷。

神發出奇妙的雷聲;他行大事,我們不能測透。

他對雪說:要降在地上;對大雨和暴雨也是這樣說。

他封住各人的手,叫所造的萬人都曉得他的作為。

百獸進入穴中,臥在洞內。

暴風出於南宮;寒冷出於北方。

神噓氣成冰;寬闊之水也都凝結。

他使密雲盛滿水氣,布散電光之雲;

這雲是藉他的指引遊行旋轉,得以在全地面上行他一切所吩咐的,

或為責罰,或為潤地,或為施行慈愛。

約伯啊,你要留心聽,要站立思想神奇妙的作為。

神如何吩咐這些,如何使雲中的電光照耀,你知道嗎?

雲彩如何浮於空中,那知識全備者奇妙的作為,你知道嗎?

南風使地寂靜,你的衣服就如火熱,你知道嗎?

你豈能與神同鋪穹蒼嗎?這穹蒼堅硬,如同鑄成的鏡子。

我們愚昧不能陳說;請你指教我們該對他說什麼話。

人豈可說:我願與他說話?豈有人自願滅亡嗎?

現在有雲遮蔽,人不得見穹蒼的光亮;但風吹過,天又發晴。

金光出於北方,在神那裡有可怕的威嚴。

論到全能者,我們不能測度;他大有能力,有公平和大義,必不苦待人。

所以,人敬畏他;凡自以為心中有智慧的人,他都不顧念。

耶和華首次對約伯說話

那時,耶和華從旋風中回答約伯說:

誰用無知的言語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

你要如勇士束腰;我問你,你可以指示我。

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裡呢?你若有聰明,只管說吧!

你若曉得就說,是誰定地的尺度?是誰把準繩拉在其上?

地的根基安置在何處?地的角石是誰安放的?

那時,晨星一同歌唱;神的眾子也都歡呼。

海水沖出,如出胎胞,那時誰將它關閉呢?

是我用雲彩當海的衣服,用幽暗當包裹它的布,

為它定界限,又安門和閂,

說:你只可到這裡,不可越過;你狂傲的浪要到此止住。

你自生以來,曾命定晨光,使清晨的日光知道本位,

叫這光普照地的四極,將惡人從其中驅逐出來嗎?

因這光,地面改變如泥上印印,萬物出現如衣服一樣。

亮光不照惡人;強橫的膀臂也必折斷。

你曾進到海源,或在深淵的隱祕處行走嗎?

死亡的門曾向你顯露嗎?死陰的門你曾見過嗎?

地的廣大你能明透嗎?你若全知道,只管說吧!

光明的居所從何而至?黑暗的本位在於何處?

你能帶到本境,能看明其室之路嗎?

你總知道,因為你早已生在世上,你日子的數目也多。

你曾進入雪庫,或見過雹倉嗎?

這雪雹乃是我為降災,並打仗和爭戰的日子所預備的。

光亮從何路分開?東風從何路分散遍地?

誰為雨水分道?誰為雷電開路?

使雨降在無人之地、無人居住的曠野?

使荒廢淒涼之地得以豐足,青草得以發生?

雨有父嗎?露水珠是誰生的呢?

冰出於誰的胎?天上的霜是誰生的呢?

諸水堅硬(或作:隱藏)如石頭;深淵之面凝結成冰。

你能繫住昴星的結嗎?能解開參星的帶嗎?

你能按時領出十二宮嗎?能引導北斗和隨它的眾星(星:原文是子)嗎?

你知道天的定例嗎?能使地歸在天的權下嗎?

你能向雲彩揚起聲來,使傾盆的雨遮蓋你嗎?

你能發出閃電,叫它行去,使它對你說:我們在這裡?

誰將智慧放在懷中?誰將聰明賜於心內?

誰能用智慧數算雲彩呢?塵土聚集成團,土塊緊緊結連;那時,誰能傾倒天上的瓶呢?

母獅子在洞中蹲伏,少壯獅子在隱祕處埋伏;你能為牠們抓取食物,使牠們飽足嗎?

烏鴉之雛因無食物飛來飛去,哀告神;那時,誰為牠預備食物呢?

山巖間的野山羊幾時生產,你知道嗎?母鹿下犢之期,你能察定嗎?

牠們懷胎的月數,你能數算嗎?牠們幾時生產,你能曉得嗎?

牠們屈身,將子生下,就除掉疼痛。

這子漸漸肥壯,在荒野長大,去而不回。

誰放野驢出去自由?誰解開快驢的繩索?

我使曠野作牠的住處,使鹹地當牠的居所。

牠嗤笑城內的喧嚷,不聽趕牲口的喝聲。

遍山是牠的草場;牠尋找各樣青綠之物。

野牛豈肯服事你?豈肯住在你的槽旁?

你豈能用套繩將野牛籠在犁溝之間?牠豈肯隨你耙山谷之地?

豈可因牠的力大就倚靠牠?豈可把你的工交給牠做嗎?

豈可信靠牠把你的糧食運到家,又收聚你禾場上的穀嗎?

鴕鳥的翅膀歡然搧展,豈是顯慈愛的翎毛和羽毛嗎?

因牠把蛋留在地上,在塵土中使得溫暖;

卻想不到被腳踹碎,或被野獸踐踏。

牠忍心待雛,似乎不是自己的;雖然徒受勞苦,也不為雛懼怕;

因為神使牠沒有智慧,也未將悟性賜給牠。

牠幾時挺身展開翅膀,就嗤笑馬和騎馬的人。

馬的大力是你所賜的嗎?牠頸項上的鬃毛是你給牠披上的嗎?

是你叫牠跳躍像蝗蟲嗎?牠噴氣之威使人驚惶。

牠在谷中刨地,自喜其力;牠出去迎接佩帶兵器的人。

牠嗤笑可怕的事並不驚惶,也不因刀劍退回。

箭袋和發亮的槍,並短槍在牠身上錚錚有聲。

牠發猛烈的怒氣將地吞下;一聽角聲就不耐站立。

角每發聲,牠說呵哈;牠從遠處聞著戰氣,又聽見軍長大發雷聲和兵丁吶喊。

鷹雀飛翔,展開翅膀一直向南,豈是藉你的智慧嗎?

大鷹上騰在高處搭窩,豈是聽你的吩咐嗎?

牠住在山巖,以山峰和堅固之所為家,

從那裡窺看食物,眼睛遠遠觀望。

牠的雛也咂血;被殺的人在哪裡,牠也在那裡。

約伯在耶和華面前謙卑自己

耶和華又對約伯說:

強辯的豈可與全能者爭論嗎?與神辯駁的可以回答這些吧!

於是,約伯回答耶和華說:

我是卑賤的!我用什麼回答你呢?只好用手摀口。

我說了一次,再不回答;說了兩次,就不再說。

耶和華第二次對約伯說話

於是,耶和華從旋風中回答約伯說:

你要如勇士束腰;我問你,你可以指示我。

你豈可廢棄我所擬定的?豈可定我有罪,好顯自己為義嗎?

你有神那樣的膀臂嗎?你能像他發雷聲嗎?

你要以榮耀莊嚴為妝飾,以尊榮威嚴為衣服;

要發出你滿溢的怒氣,見一切驕傲的人,使他降卑;

見一切驕傲的人,將他制伏,把惡人踐踏在本處;

將他們一同隱藏在塵土中,把他們的臉蒙蔽在隱祕處;

我就認你右手能以救自己。

你且觀看河馬;我造你也造牠。牠吃草與牛一樣;

牠的氣力在腰間,能力在肚腹的筋上。

牠搖動尾巴如香柏樹;牠大腿的筋互相聯絡。

牠的骨頭好像銅管;牠的肢體彷彿鐵棍。

牠在神所造的物中為首;創造牠的給牠刀劍。

諸山給牠出食物,也是百獸遊玩之處。

牠伏在蓮葉之下,臥在蘆葦隱祕處和水窪子裡。

蓮葉的陰涼遮蔽牠;溪旁的柳樹環繞牠。

河水氾濫,牠不發戰;就是約旦河的水漲到牠口邊,也是安然。

在牠防備的時候,誰能捉拿牠?誰能牢籠牠穿牠的鼻子呢?

你能用魚鉤釣上鱷魚嗎?能用繩子壓下牠的舌頭嗎?

你能用繩索穿牠的鼻子嗎?能用鉤穿牠的腮骨嗎?

牠豈向你連連懇求,說柔和的話嗎?

豈肯與你立約,使你拿牠永遠作奴僕嗎?

你豈可拿牠當雀鳥玩耍嗎?豈可為你的幼女將牠拴住嗎?

搭伙的漁夫豈可拿牠當貨物嗎?能把牠分給商人嗎?

你能用倒鉤槍扎滿牠的皮,能用魚叉叉滿牠的頭嗎?

你按手在牠身上,想與牠爭戰,就不再這樣行吧!

人指望捉拿牠是徒然的;一見牠,豈不喪膽嗎?

沒有那麼凶猛的人敢惹牠。這樣,誰能在我面前站立得住呢?

誰先給我什麼,使我償還呢?天下萬物都是我的。

論到鱷魚的肢體和其大力,並美好的骨骼,我不能緘默不言。

誰能剝牠的外衣?誰能進牠上下牙骨之間呢?

誰能開牠的腮頰?牠牙齒四圍是可畏的。

牠以堅固的鱗甲為可誇,緊緊合閉,封得嚴密。

這鱗甲一一相連,甚至氣不得透入其間,

都是互相聯絡、膠結,不能分離。

牠打噴嚏就發出光來;牠眼睛好像早晨的光線(原文是眼皮)。

從牠口中發出燒著的火把,與飛迸的火星;

從牠鼻孔冒出煙來,如燒開的鍋和點著的蘆葦。

牠的氣點著煤炭,有火焰從牠口中發出。

牠頸項中存著勁力;在牠面前的都恐嚇蹦跳。

牠的肉塊互相聯絡,緊貼其身,不能搖動。

牠的心結實如石頭,如下磨石那樣結實。

牠一起來,勇士都驚恐,心裡慌亂,便都昏迷。

人若用刀,用槍,用標槍,用尖槍扎牠,都是無用。

牠以鐵為乾草,以銅為爛木。

箭不能恐嚇牠使牠逃避;彈石在牠看為碎秸。

棍棒算為禾秸;牠嗤笑短槍颼的響聲。

牠肚腹下如尖瓦片;牠如釘耙經過淤泥。

牠使深淵開滾如鍋,使洋海如鍋中的膏油。

牠行的路隨後發光,令人想深淵如同白髮。

在地上沒有像牠造的那樣,無所懼怕。

凡高大的,牠無不藐視;牠在驕傲的水族上作王。

約伯懊悔厭憎自己

約伯回答耶和華說:

我知道,你萬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攔阻。

誰用無知的言語使你的旨意隱藏呢?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

求你聽我,我要說話;我問你,求你指示我。

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

因此我厭惡自己(自己或作我的言語),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

耶和華責備約伯三友

耶和華對約伯說話以後,就對提幔人以利法說:我的怒氣向你和你兩個朋友發作,因為你們議論我,不如我的僕人約伯說的是。

現在你們要取七隻公牛,七隻公羊,到我僕人約伯那裡去,為自己獻上燔祭,我的僕人約伯就為你們祈禱。我因悅納他,就不按你們的愚妄辦你們。你們議論我,不如我的僕人約伯說的是。

於是提幔人以利法、書亞人比勒達、拿瑪人瑣法照著耶和華所吩咐的去行;耶和華就悅納約伯。

耶和華加倍賜福約伯

約伯為他的朋友祈禱。耶和華就使約伯從苦境(原文是擄掠)轉回,並且耶和華賜給他的比他從前所有的加倍。約伯的弟兄、姊妹和以先所認識的人都來見他,在他家裡一同吃飯;又論到耶和華所降與他的一切災禍,都為他悲傷安慰他。每人也送他一塊銀子和一個金環。這樣,耶和華後來賜福給約伯比先前更多。他有一萬四千羊,六千駱駝,一千對牛,一千母驢。他也有七個兒子,三個女兒。他給長女起名叫耶米瑪,次女叫基洗亞,三女叫基連哈樸。在那全地的婦女中找不著像約伯的女兒那樣美貌。她們的父親使她們在弟兄中得產業。此後,約伯又活了一百四十年,得見他的兒孫,直到四代。這樣,約伯年紀老邁,日子滿足而死。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基督的座談紀要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跟隨羔羊唱新歌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事奉之路

    全能神教會歷年工作安排精要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講道供應文選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