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目錄

神在恩典時代作的工作

「在我的整個經營計劃當中,也就是六千年的經營計劃當中,一共分三個步驟,即三個時代:起初的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即救贖時代)、末了的國度時代。這三個時代,按著時代的不同,我的作工內容也不相同,但是每步作工都是按著人的需要而作,說得確切點,就是按著與撒但爭戰時撒但所施行的詭計而作,是為了打敗撒但,顯明我的智慧、全能,也是為了將撒但的詭計都揭露出來,從而拯救活在撒但權下的全人類,是為了顯明我的智慧與全能,也是為了顯露撒但的醜陋不堪,更是為了讓受造之物有善惡之分,認識我是萬物的主宰,看清撒但是人類的仇敵、敗類、惡者,能夠把善與惡、真理與謬理、聖潔與污穢、偉大與卑鄙分得一清二楚。讓這些無知的人類都能夠為我作見證:不是『我』敗壞人類,只有我自己——造物的主將人類拯救,賜給人可享受之物,認識我是萬物的主宰,而撒但僅僅是一個被造的後來又背叛的受造之物。在六千年經營計劃當中,我分三個步驟,這樣作工以便達到這樣的果效:讓受造之物能夠為我作見證,明白我的心意,認識我是真理。所以,在六千年經營計劃的起首工作中,我作了律法的工作,就是耶和華帶領眾百姓的工作,第二步在猶太的各鄉村裡開展了恩典時代的起步工作。耶穌代表恩典時代的所有工作,他道成肉身,釘了十字架,也開始了恩典時代,他是來釘十字架完成救贖工作的,也是結束律法時代開始恩典時代的,所以稱他為『大元帥』『贖罪祭』『救贖主』。因此耶穌作的工作與耶和華作的工作內容並不相同,但原則是相同的。耶和華開始了律法時代,建造了在地作工的根據地,即發源地,也頒布了誡命,這是他作的兩項工作,是代表律法時代的。耶穌在恩典時代作的工作,他並沒有頒布誡命,而是成全了誡命,以這個方式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長達兩千年的律法時代,他是來開始恩典時代的,是開路的先鋒,但是他最主要的工作還是救贖。所以他作的工作也是分為兩項:開闢新時代,釘十字架,完成贖罪的工作,之後離人而去。從此人類便結束了律法時代,開始了恩典時代。

耶穌作的工作,是按著當時的那個時代的人的需要作的,按著他的工作,他是來救贖人類、赦免人的罪,所以他帶來的全部性情是謙卑、忍耐、愛心、敬虔、包容與憐憫慈愛,給人帶來的是豐豐富富的恩典、祝福,也是人所享受的應有盡有的享受之物,人所享受的盡都是平安喜樂與耶穌的寬容、耶穌的愛心,還有他的憐憫與慈愛。當時人所接觸到的,之所以有大量的享受之物,心裡平安踏實,靈裡得安慰,以救主耶穌為依靠,他們能得到這些,都是與他們所處的時代有關係。在恩典時代,人已經經受了撒但的敗壞,要想作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必須得有豐豐富富的恩典,有不計其數的包容與忍耐,更得有能夠足以赦免人罪過的贖罪祭,以便達到作工果效。在恩典時代的人,所看到的僅僅是我赦免人罪過的贖罪祭,即耶穌,他們只知道神能憐憫人、能包容人,他們所看到的僅僅是耶穌的憐憫與慈愛,這些都是因為他們生在恩典時代。所以在他們未經救贖以先,必須享受耶穌賜給他們的許許多多的恩典,這樣對他們才有益處,使他們因著享受恩典,使罪得赦免,也因著他們享受耶穌賜給他們的包容忍耐,而得著贖罪的機會。因著耶穌的包容忍耐,人才有資格罪得赦免,享受耶穌賜給他們的豐豐富富的恩典,就如耶穌所說的『我來了不是救贖義人,乃是救贖罪人,讓罪人的罪得赦免』。如果耶穌道成肉身帶來的性情是審判與咒詛,而且從來不容人觸犯,那樣人就永遠沒有機會被救贖,那時,人永遠屬於罪,這樣六千年經營計劃只能停止在律法時代,以至於律法時代持續六千年,人的罪只能越來越多、越來越深,造人類的全部意義就歸於烏有,人只能在律法之下事奉耶和華,但人類的罪過卻超過了起初所造的人類。耶穌越愛人類,赦免人的罪,帶給人足夠的憐憫慈愛,人就越有資格被耶穌拯救,稱為耶穌用重價買回來的迷失的小羊,撒但對此工作也無從插手,因為耶穌對待跟隨他的人,就如慈母對待她懷裡的嬰兒一樣,對他們不發怒,也不厭憎,而是充滿了撫慰之心,他在他們中間從來不大發烈怒,他包容他們的罪過,不看他們的愚昧與無知,以至於他說『要饒恕人七十個七次』,以至於別人的心被他的心感化了,這樣人才因著包容而罪得赦免。

耶穌道成肉身雖然毫無情感,但是他對他的門徒總是給予安慰、供應、幫助與扶持,他作了多少工作,受了多少苦,對人他從不提出過分的要求,只是一味地忍耐包容人的罪過,以至於恩典時代的人都親切地稱呼他為『可愛的救主耶穌』。當時在人來看,也就是所有人所看到的耶穌的所有所是是憐憫與慈愛,他從來不記念人的過犯,不因著人的過犯而待人。因著時代的不同,他常常賜給人豐富的飲食讓人得以飽足,他恩待跟隨他的所有的眾百姓,給他們醫病、趕鬼,讓死人從死裡復活,為了讓人能夠相信他,看見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出於真誠、懇切,甚至他將腐爛的屍體拯救過來,讓人看見就是死人在他手裡也得以復活。他一直這樣在人中間默默地忍耐著,作著他的救贖工作,就是在他未釘十字架以先,他已經擔當了人的罪,他已經成了人的贖罪祭。為了救贖人類,他在未上十字架以先,已經開闢了十字架的道路,最終他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為十字架犧牲他自己,他將自己的全部憐憫、慈愛與聖潔賜給了人類。他對人是一味地寬容,從不報復,而是赦免人的罪過,教訓人都當悔改,也讓人都應該有忍耐、包容、愛心,走他所走的路,為十字架而犧牲。他愛弟兄姊妹超過了愛他的馬利亞,他作的工作都是以醫治人、給人趕鬼為原則,這些工作都是為了他的救贖。無論走到哪裡,凡是跟隨他的人,他都恩待他們,讓窮人得以富足,讓癱子得以行走,讓瞎子得以看見,讓聾子得以聽見,以至於他召集那些最低賤的窮乏人,也就是罪人來與他同坐席,他從不嫌棄他們,而是一直忍耐,以至於他說『當牧人將一百隻羊中的一隻羊丟失之後,他會撇下其餘的九十九隻,而尋找迷失的那隻羊,既尋見了他必大大歡喜』。他愛跟隨他的人就如母羊疼愛小羊羔一樣,這些人雖然愚昧無知,在他的眼中都是罪人,而且也是社會最下層低賤的人,但是他卻把這些罪人——別人所瞧不起的人,看為眼中的瞳人,既看中他們就為他們捨命,又如羔羊被獻在祭壇上一樣,他在他們中間似乎只是他們的僕人,任他們使用、宰殺,毫無條件地順服。他對跟隨他的人是可愛的救主耶穌,對於那些站在高台上教訓人的法利賽人來說,他卻並不是憐憫慈愛,而是厭憎反感。他在法利賽人中間的工作並不很多,只有偶爾的教訓與斥責,在他們中間不作救贖的工作,也不行神蹟奇事。他的憐憫慈愛都賜給了跟隨他的人,為這些罪人忍耐到了路終,被釘在十字架上,忍受了一切羞辱,才將整個人類完全救贖了回來,這是他的全部工作。

沒有耶穌的救贖,人一直活在罪中,人便都成了罪的子孫,成了鬼的後代,這樣下去,全地之上就成了撒但的寄居之地,也成了撒但的生存之地。但作救贖工作,必須得向人施下憐憫慈愛,人才能因此得著赦免,最終才有資格被作成、被完全得著,若沒有這步工作,六千年經營計劃就沒法開展,假如耶穌不釘十字架,只給人醫病趕鬼,人的罪仍然不能得著完全的赦免。他來在地上作了三年半的工作,只完成救贖工作的一半,再藉著釘十字架成為罪身的形像,交給那惡者,完成了釘十字架的工作,掌握了人類的命運,只有將他交在撒但的手中之後,才把人類贖回來。他在世上受了三十三年半的苦,譏笑、毀謗、棄絕,甚至無有枕頭之地、無有安息之所,之後又釘在十字架上,將全人——一個聖潔的、無辜的肉身釘在十字架上,受盡了所有的苦。那些執政掌權的都戲弄他、鞭打他,甚至兵丁吐唾沫在他臉上,他仍然一言不發,忍耐到最終,無條件地順服至死,將人類全部都救贖了回來,從此他才得享安息。他所作的工作只代表恩典時代,不代表律法時代,也不能代替末世的工作,這是在恩典時代耶穌所作的工作的實質,是人類經歷的第二個時代——救贖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贖時代的工作內幕》

「耶穌來的時候也作了一部分工作,也說了一些話,但他主要完成哪個工作呢?他主要完成的是釘十字架的工作,成為一個罪身的形像,來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救贖全人類,為了全人類的罪而作了贖罪祭,他主要完成這個工作了。最終,把十字架的道路給以後的人指明。耶穌來了主要是為了完成救贖的工作,救贖全人類,把天國的福音給人帶來,而且帶來了天國,所以在他以後人都說『我們應當走十字架的道路,為十字架犧牲』。當然他起初也作了一些別的工作,也說了一些話,讓人悔改、認罪,但他的職分還是釘十字架,他三年半傳道,還是為以後釘十字架預備的。耶穌的幾次禱告,也是為釘十字架,他過正常人的生活,他三十三年半生活在地上,主要是為了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使他有力量,能擔得起這個工作,所以說神把釘十字架的工作都託付在他身上。」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話語成就一切》

「耶穌當時作的工作是救贖整個人類,凡信他的,罪就得以赦免,你只要信他,他就救贖你,你只要信他就不屬罪了,你就從罪裡出來了,這就是得救了,因信稱義了。不過在信的人身上還有那些悖逆東西、抵擋東西,這還得慢慢脫掉。得救不代表人完全被耶穌得著了,乃是代表人不屬罪了,罪得赦免了,你只要信他就永遠不屬罪了。耶穌當時作了許多工作門徒也不了解,他說了許多的話人都不明白,因當時他自己並未解釋,所以,在他走後幾年,馬太給他列出一個家譜,還有別人作了許多人意的工作。因為那時也不是成全人、得著人,就為作一步工作,帶來天國的福音,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釘完十字架他的工作就全部結束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二)》

「耶穌作的工作也不是超然的工作,也是有過程的,一切都是按著事物的正常規律發展的。耶穌到最終半年期間,他知道了自己確實就是來作這步工作的,而且知道他是來釘十字架的。在他釘十字架以前,他一直禱告父神,就如客西馬尼園的三次禱告。耶穌受浸之後盡職分是三年半,正式作工是兩年半,開始的一年中,有撒但的控告,有人的攪擾,還有人的試探,他一邊作工一邊勝過不少試探。到末了半年,也就是他快釘十字架了,從彼得的口裡說出他是永生神的兒子,是基督,此時,他的身分、他的工作才為人所知,此時才公開。在這以後,耶穌告訴他的門徒,他要為人釘十字架,三天以後復活,他是來完成救贖工作的,他就是救世主。他是在最終的半年中才公開他的身分與他要作的工作的,這也是神的時候,工作就該這麼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一)》

「耶穌當時說話、作工並不守規條,不是按聖經舊約律法工作作的,乃是按恩典時代該作的工作而作的,他是按著他所帶來的工作作的,按著他自己的計劃作的,按著他的職分作工,並不是按舊約律法作工的。他作每一件事都沒按舊約律法作,他來作工不是為了應驗先知的話而作工,神在每一步工作中,並不是來專門應驗古先知的預言,他不是來守規條或是來有意成就古先知的預言的,但他所作的又並不打岔古先知的預言,也並不攪擾他以往的工作,他作工的突出點就是不守任何規條,作他自己該作的工作。他不是先知,也不是預言家,而是『實幹家』,實實際際來作他該作的工作,來開闢他新的紀元,開展他的新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稱呼與身分的說法》

「在耶穌時代,耶穌按照當時聖靈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來帶領那些猶太人,帶領所有跟隨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並不以聖經為根據,而是按著他的工作來說話,他不管聖經如何說,也不在聖經裡找路來帶領跟隨他的人。他剛開始作工就是傳悔改的道,而『悔改』這兩個字眼在舊約那麼多預言裡根本提都沒提到,他不僅不是根據聖經作,他又帶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從不參考聖經來傳道,他的醫病、趕鬼的異能在律法時代從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訓、他的權柄也是在律法時代無人作過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儘管有許多人用聖經來定他的罪,以至於用舊約聖經來將他釘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卻超乎聖經舊約,若不是這樣,人又怎麼能把他釘在十字架上呢?還不都是因為他的教訓、他醫病趕鬼的能力在舊約裡從未有過記載嗎?他作的工作都是為了帶出更新的路,並不是有意來與聖經『打仗』,或有意來廢掉舊約聖經,他只是來盡他的職分,將新的工作帶給那些渴慕、尋求他的人。他不是來解釋舊約或來維護舊約的工作,他作工不是為了讓律法時代繼續發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慮有無聖經根據,只是來作他該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釋舊約預言,也不按著舊約律法時代的話來工作。……

新約時代耶穌所作的工作,是開闢了新的工作,他並不按照舊約的工作作,不按照舊約耶和華所說的那些話去套,他要作他自己的工作,他是作一些更新的工作,是比律法更高的工作。所以他說:『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就按照他所成就的,有許多規條給打破了。他帶著門徒到麥地掐麥穗吃,他並不守安息日,還說『人子是安息日的主』。當時按照以色列民的規矩,誰不守安息日,就拿石頭給打死,而耶穌不進聖殿,也不守安息日,他所作的這些工作在舊約時代耶和華並沒作。所以,耶穌所作的工作已經超出了舊約律法,已經高過舊約律法,不按照舊約律法去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

「耶穌當時來作工作,是按照當時聖靈指示他的來作,按照聖靈要作的去作,並不是按照舊約律法時代、按照耶和華作的工作去作。雖然耶穌來作的工作並不是守住耶和華的律法,守住耶和華定的誡命,但他們的源頭是一。耶穌作的工作是代表耶穌這個名,是代表恩典時代,耶和華作的工作呢,是代表耶和華,也是代表律法時代,他們的作工乃是一位靈作兩個不同時代的工作。耶穌作的工作只能代表恩典時代,耶和華作的工作只能代表舊約律法時代,他只是帶領以色列民、帶領埃及民,也帶領以色列以外的各個邦族。在新約恩典時代耶穌作工作,就是神叫耶穌這個名來作工作帶領時代。……只有耶穌來了作新的工作,開展新的時代,而且打破以前在以色列作的工作,不按照以色列耶和華所作的工作去作,不按照他的老舊規條作,不套任何的規條,他作他該作的新的工作,這是新的時代。神自己來開闢時代,而且神自己來結束時代,人不能作開展時代的工作,也不能作結束時代的工作,耶穌不結束耶和華的工作,那就證明他只是一個人,不能代表神。正因為耶穌來了,結束了耶和華的工作,也是接續耶和華的工作,而且是開展了他自己的工作,開展他更新的工作,這證明是新的時代,證明耶穌就是神自己。他們作了兩步截然不同的工作,一步工作在聖殿裡面作,一步工作在聖殿以外作,而且一步工作是以律法帶領人生活,一步是獻贖罪祭,兩步工作截然不同,這就是新舊時代的劃分,一點不錯是兩個時代!他們作工的地點不一樣,所作的工作內容也不一樣,目的也不一樣,這樣就可分兩個時代,新舊約即指新舊時代。耶穌來了,不進聖殿,證明耶和華時代結束了,他不進聖殿,是因為耶和華在聖殿裡面的工作結束了,不需再作了,再作就重複了。只有出聖殿,在聖殿以外開闢新的工作、開闢新的出路,才能把神的工作推向高潮,若不出聖殿作工,神的工作就永遠停留在聖殿的基礎上,不會有新的變動。所以說,耶穌來了不進聖殿,不在聖殿裡面作工,在聖殿以外作工作,帶領門徒自由作工。神走出聖殿作工就是說神又有了新的計劃,他要作聖殿以外的工作,要作聖殿以外更新的工作,方式自由。他一來,把舊約時代耶和華的工作就結束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