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成肉身的奧祕 二

當初耶穌在猶太作工的時候是公開的,現在在你們這些人中間作工、説話是隱秘的,外邦的人一點都不知道,在你們中間作的工作都是封閉着的。這説話,這刑罰、審判,除了你們這些人知道,其餘的人都不知道。這工作都是在你們中間作的,只向你們打開,外邦中無人知道,因為時日不到。這些人受刑罰都快被作成了,外面的人一點都不知道,這工作太隱秘了!道成肉身的神對他們是隱秘的,向這道流裏的人可以説是公開的,雖然説在神全是公開、全是顯明、全是釋放,但這只是針對信他的人説的,對其餘的外邦人却不公開。現在在中國、在你們中間所作的工作封閉得很嚴,就是不讓他們知道,他們若知道了只能是定罪加逼迫,他們是不會相信的。在大紅龍國家就是在這最落後的地方作工,不是容易的,若將工作公開了也就没法作下去了,這步工作在這地方根本行不通,若是公開作這工作它們怎能容讓呢?不是擔更大的風險嗎?這工作如果不隱秘,還像耶穌那時轟轟烈烈地醫病、趕鬼,不早就被魔鬼給「繳獲」了嗎?它們還能容讓神的存在嗎?若是現在進會堂裏講道、教訓人,那我不早就粉身碎骨了嗎?這樣,工作又怎能開展下去呢?現在不公開顯一點神迹奇事,就是為了隱秘,所以説外邦人就是看不着、不知道、發現不了。如果這一步還像恩典時代耶穌那樣作工,那就不能這麽安穩了,所以這樣隱秘作工對你們有益處,對所有的工作有益處。當神在地上的工作結束時,就是隱秘的工作結束時,這步工作就爆炸開了,人就都知道在中國有一班得勝者,知道神道成肉身在中國,他的工作已結束了。那時人才恍然大悟:為什麽中國遲遲不衰落、不垮台呢?原來神在中國親自作工,成全了一班得勝者。

道成肉身的神只是向一部分在他親自作工期間跟隨他的人顯現,并不是向所有的受造之物顯現,他道成肉身只是為了完成一步工作,并不是為了讓人看見他的形像。但是他的工作必須他自己親自作,所以他必須來在肉身中作工。當工作結束之時,他就脱離人間,不能在人間長期停留下去,以免攔阻以後的工作。向萬人顯現的只是他的公義的性情與他的所有作為,并不是神兩次道成肉身的形像,因為神的形像只能用他的性情來顯明,并不能用道成肉身的形像來代替。他的肉身的形像只是向一部分有限的人顯明,只是向那些跟隨他在肉身中作工的人顯明,所以現在作工是隱秘作工。就如耶穌作工只是向那些猶太人顯明,并未向猶太以外的任何一個邦族公開顯明。所以他完成工作之後就及早地離開了人間,并不停留,以後也并不是他這個人的形像向人顯現,而是聖靈直接作工。當道成肉身的神的工作全部結束時,他就離開人間,之後他不再作類似在肉身期間作的工作,以後的工作都是聖靈直接作。在這期間人將很難看見他在肉身中的形像,他根本不向人顯現,而是永遠隱秘。因着神道成肉身的工作時間是有限的,都是在特定的時代、特定的時間、特定的國家、特定的人中間作工,只代表神道成肉身期間的作工,是有時代性的,是代表神的靈在一個時代的作工,并不是代表神的靈的所有作工,所以,神道成的肉身的形像不會向萬民顯現的。向萬人顯現的是神的公義、神的全部性情,并不是神兩次道成肉身的形像向人顯現,不是僅一個形像向人顯現,也不是兩次的形像綜合起來向人顯現。所以,神所道成的肉身務必得在作完該作的工作之後離地,因為道成肉身只是來完成該作的工作,并不是向人顯明他的形像來了。即使兩次道成肉身已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神也不會向任何一個未見過他的邦族公開顯現。耶穌不會再向猶太人作為公義的日頭顯現的,他也不會脚登橄欖山向萬民顯現的,猶太人看見的只是他在猶太之時的畫像。因為道成肉身的耶穌的工作早在兩千年以前就結束了,他不會再帶着猶太人的形像重返猶太的,更不會再帶着猶太人的形像顯現在任何一個外邦家族中的,因為道成肉身的耶穌的形像只是猶太人的形像,并不是約翰看見的「人子」的形像。即使耶穌應許過跟隨他的人他還要來,但他也不會就這樣帶着猶太人的形像向所有的外邦之民顯現的。你們當知道,「道成肉身」的工作是開闢時代,是有限的幾年的工作,并不能將神的靈的全部工作都作完。就如耶穌的猶太人的形像只能代表他在猶太作工的神的形像,只能作釘十字架的工作,耶穌在肉身期間并不能作結束時代、毁滅人類的工作。所以,他釘完十字架,結束了自己的工作之後便升到至高處向人永久地隱秘起來了。至此,那些外邦的忠心的信徒也看不着主耶穌的顯現,只是看見他們貼在墻上的主耶穌的畫像,這畫像只是人畫的,并不是神自己向人顯現的形像。神不會用兩次道成肉身的形像來向萬人公開顯現的,他作在人中間的工作是為了讓人了解他的性情,這一切都是藉着在不同時代的作工來向人顯明的,是藉着他公開的性情與他作的工作而達到的,并不是藉着耶穌的顯現而達到的。就是説,神的形像向人公開不是藉着道成肉身的形像而公開的,而是藉着道成肉身的有形有像的神所作的工來公開的,以他作的工來向人顯明他的形像,來公開他的性情,這才是他道成肉身所要作的工作的意義。

兩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一結束,他便開始在外邦各族顯明他的公義性情,讓萬人看見他的形像,他要顯明他的性情,藉此顯明各類人的結局,來結束整個舊時代。他在肉身的作工之所以不涉及太大的面積(就如耶穌僅在猶太作,今天只在你們這些人中間作),就是因為他在肉身的作工是有範圍的,是有限度的,只是藉着普通正常的肉身的形像來作短暫的工作,并不是藉着這道成的肉身來作永世裏的工作,或作向外邦萬民顯現的工作。在肉身中的作工只能限制在一個範圍裏(如只在猶太作或只在你們這些人中間作),藉着在這個範圍裏所作的工作再擴大工作面,當然擴展的工作是他的靈直接作工了,那時就不是他所道成的肉身的工作了。因為在肉身中的工作是有範圍的,并不是走遍全宇之下的每個角落,這個達不到。他的靈藉着在肉身中作的工作來開展以後的工作,所以,在肉身中作的工作是在一個有限的範圍裏的起首的工作,而在這以後便是他的靈接續這工作了,而且是擴大範圍作工了。

神來在地上作工只是帶領時代,只是開展新時代、結束舊時代,并不是來在地上走人的生命歷程,不是為了來在地上親自體嘗人間的酸甜苦辣,也不是為了親手將某個人成全,或親眼看着某個人長大的過程,這不是他的工作,他的工作僅僅是來開始新時代、結束舊時代,就是他自己開始時代、自己結束時代,以親自作工的方式來打敗撒但。每次的親自作工都相當于一次親臨「戰場」,首先在肉身中戰勝世界、戰勝撒但,將所有的榮耀得着,將整個兩千年的工作拉開「序幕」,讓地上的人都有合適的路可走,都有平安、喜樂之日度過。但是神不能長久地與人在地上生活,因神是神,畢竟不同于人,他不能有正常人的一生,就是不能像一個極其普通平常的人在地上常住,因他只有一點點正常人具備的正常人性來維持他的人性生活。就是説,神怎麽能在地上成家立業、生兒育女呢?這不成了羞辱了嗎?他有正常人性只是為了能正常地作工,但他的正常人性并不是來讓他能像一個正常人一樣成家立業。他的正常的理智、正常的大腦思維、正常的肉身的吃穿就足以證明他是正常人性了,并不需要用他能成家立業來證明他是正常的人性,這根本没必要!神來在地上是「道」成了肉身,他只是讓人明白他的道,讓人看見他的道,就是讓人都看見肉身作的工作。他的意思并不是為了讓人對他的肉身能如何,只是讓人能够順服到底即可,就是能順服一切從他口裏出來的言語,能够順服他所作的一切工作。他只是在肉身中作工,并不是有意來讓人都高舉他的肉身的偉大與聖潔,只是讓人看見他作工的智慧與他的所有權柄。所以,即使是他的人性特别高,他也不作任何宣傳,只是一味地作他自己該作的工作。你們該知道,為什麽神道成了肉身却從不宣揚他的正常人性,也不見證他的正常人性,只是作他要作的工作。所以,你們從道成肉身的神身上看見的僅僅是他的神性所是,這是因為他從不宣傳他的人性所是來讓人效法。只有人帶領人才介紹人性所是,以便讓人佩服,讓人都服氣,達到能帶領人;而神自己僅用所作的工作(就是人達不到的工作)就將人征服了,談不到什麽被人佩服或讓人都崇拜,只是讓人感到敬畏或讓人都感覺到他的難測,神并不需讓人佩服,只需你看見他的性情之後能敬畏他即可。神作的是神自己的工作,是人代替不了的,也是人達不到的。只有神自己能作自己的工作,神自己能開闢新的時代來帶領人有新的生活,他作的工作就是為了讓人有新的生活,讓人進入新的時代,其餘的工作都交給那些人性正常而且讓人佩服的人去作。所以,在恩典時代,他把兩千年的工作在道成肉身的三十三年中的三年半就結束了。神來在地上作工總是將兩千年或整個時代的工作在最短的幾年之内結束,并不拖延時間,也不延長日期,只是將多年的工作縮短在最短的幾年之内就完成,因他親自作工僅是為了開闢新的出路,帶領新的時代。

上一篇: 作工異象 三

下一篇: 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過犯會將人帶入地獄

我給了你們許多警告,也賜給了你們許多為了征服你們的真理,如今你們都感覺自己比以往充實了許多,也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懂得許多信實之人該具備的常識,這些都是你們多年來的收穫。我不否認你們的成果,但我也很坦然地説我也不否認你們這麽多年來對我的種種悖逆與背叛,因為你們中間没有一個聖人,…

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為他作工的對象是被撒但敗壞的屬肉體的人,并不是撒但的靈,也不是任何一種不屬肉體的東西,正因為是人的肉體被敗壞了,所以他才將屬肉體的人作為他作工的對象,更因為人是被敗壞的對象,所以他無論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選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對象。人是肉體凡胎,是屬血氣的,而…

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神將所有進入他國中的人,也就是對他忠心到最終的人都帶入了神自己的時代。但在神自己的時代并未來到之時,神要作的工作不是視察人的行為,不是打聽人的生活,而是審判人的悖逆,因為神要潔净所有來到他寶…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在地上我尋找了許多人做我的跟隨者,在所有的跟隨者之中有做祭司的,有做帶領的,有做衆子的,有做子民的,也有做效力的。我是按着人對我的忠心來劃分其類别的,當人都各從其類的時候,也就是將各類人的本性都顯明的時候,那時我將各類人都歸在其該有的類别之中,將各類人都放在其合適的位置之上,以便…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