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目錄

全能者的嘆息

在你的心中有一個天大的祕密是你從未覺察到的,因為你活在了沒有光明照耀的世界之中。你的心、你的靈被那惡者奪走;你的雙目被黑暗遮蔽,看不到天上的太陽,看不到夜空中的那顆閃爍著的星斗;你的雙耳被欺騙的言語堵塞,聽不到耶和華打雷般的聲音,也聽不到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眾水的聲音。你失去了本該擁有的一切,失去了全能者賜給你的一切,進入了無邊的苦海之中,沒有救助的力量,沒有生還的希望,只是在掙扎、在奔波……從那一刻開始,你就注定被那惡者苦害,遠離全能者的祝福,遠離全能者的供應,走上一條不歸路。千萬聲呼喚難以喚醒你的心、你的靈,你沉睡在惡者的手中,被那惡者引誘進入了無邊的境地,沒有方向、沒有路標。從此,你失去了起初的天真、無邪,開始躲避全能者的看顧。那惡者在你的心中指引著你的一切,成了你的生命,你不再害怕他,不再躲避、懷疑他,而是把他當作心中的神,你開始供奉他、朝拜他,與他形影不離,與他相互承諾生死。你全然不知你到底來源於何處,為何而生,為何而「死」。全能者被你看為陌生,你不知其來源,更不知其對你所作過的一切。從他來的一切都被你看為仇視之物,你不知道珍惜,也不知道其價值的所在。你與那惡者同行,起步在你得到全能者供應之日,幾千年的風雨,你與那惡者一起走過來,共同「對付」曾是你生命源頭的神,不知悔改,更不知自己已到了滅亡的境地。你忘記了惡者曾引誘、苦害你,忘記了你的起初,就這樣一步步被那惡者殘害到了今天,你的心、你的靈已麻木、腐朽,不再抱怨人世間的苦惱,不再認為人世間的不平,更不在乎全能者的存在與否。因為那惡者早已被你認為是你的生身父親,你已經不能離開他——這就是你心中的「祕密」。

當黎明到來的時候,東邊亮起了一顆晨星,那是從未有過的一顆星,他照亮了寂靜的星空,燃起了人們心中熄滅的燈火。這燈火使得人們不再寂寞,照亮了你也照亮了他。但是只有你仍在那黑夜中沉睡,聽不到聲音,看不到光亮,覺察不到新天新地、新時代的到來,因為你的父親告訴你:「孩子,不要起來,時候還早,天氣很冷,不要到外邊去,免得被刀槍戳傷你的眼睛。」你只相信你父親的叮嚀,因為你相信,只有父親是對的,因為父親比你年長,父親是真的疼愛你。這樣的叮嚀,這樣的疼愛,使你不再相信人間有光明的傳說,不再理會這個世間是否還有真理存在,不再奢望全能者的救助,只是安於現狀,不再企盼光明的到來,不再瞭望傳說中的全能者的降臨。一切美的東西在你看來都不可能復生、存在,人類的明天、人類的未來在你的眼中消失、覆滅。你死死地拽住父親的衣衫,願與其同受苦難,深怕失去同行的伴侶、失去遠去的「方向」。迷茫的人世間,造就了一個又一個你——堅韌不拔、寧死不屈地填充著這個世界的不同角色,造就了一個又一個根本就不害怕死亡的「勇士」,更造就了一批又一批麻木了的、不知道受造為何的病癱之人。全能者的眼目巡視一個個受害至深的人類,聽到的是受苦之人的哀號,看到的是受害之人的無恥之態,感覺到的是人類失去救恩的無助與惶恐。人類拒絕他的看顧自行其道,躲避他眼目的鑒察,寧願與那仇敵一起嘗盡那深海中的苦澀滋味。全能者的嘆息不再讓人聽得見,全能者的雙手不願再撫摸這個悲慘的人類。一次次地奪回,一次次地失去,就這樣重複著他作的工作,就從那一刻開始,他感到倦了,感到厭了,便停下手中的活計,不再遊走在人中間……人根本就覺察不到這一切的變化,覺察不到全能者的來與回、惆與悵。

世間中的一切都在全能者的意念之中、眼目之下瞬息萬變,人類從未耳聞的東西突然來到,而人類擁有已久的東西又會在不知不覺中消失。沒有人能測透全能者的行蹤,更沒有人能感覺到全能者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他的超凡在於他能感覺得到人所不能覺察得到的東西,他的偉大在於他是被人類棄絕卻又是拯救人類的那一位。他知道生與死的意義,他更知道受造人類該有怎樣的生存法則,他是人類生存的依據,也是人類再次復活的救贖者。他將歡快的心變得憂傷,又將憂傷的心變得快樂,為著他的工作,也為著他的計劃。

人類離開了全能者的生命供應,不知道生為何,但又恐懼死亡,沒有依靠,沒有幫助,卻仍舊不願閉上雙目,硬著頭皮支撐著沒有靈魂知覺的肉體苟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是這樣沒有盼望,他也是這樣沒有目標地生存著,只有傳說中的那一位聖者將會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來到的人,這個信念在沒有知覺的人身上遲遲不能實現,然而,人還是這樣盼望著。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

二○○三年五月二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