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的人格太卑賤!

你們都坐在高雅之座上教訓與你們同類的列子列孫們,讓他們都與你同座,豈不知你們的「子孫」早已没有氣息,没有我的工作?我的榮耀是從東方之地直照到西方之地的,但當我的榮耀傳遍地極之時,當我的榮耀開始發現照耀之時,我要將東方的榮耀帶走,帶到西方,使東方這些弃絶我的幽暗之民從此再無光的照耀,那時,你們就活在幽谷之中了。今天的人雖比以往强似百倍,但仍不能達到我的要求,仍不是我榮耀的見證。你們能比以往强似百倍,那都是我作工的果效,是我在地作工的果實,但我對你們的言行、對你們的人格仍感覺厭憎,對你們在我面前的作為感到極度的憤恨,因你們對我并没有認識,這怎能成為我榮耀的活出,又怎能為我今後的工作而盡忠呢?你們的信心甚是佳美,説什麽為了我的工作甘願花費自己的一生,肝腦塗地,但你們的性情却并没有多少變化,只是言語高傲,而你們的實際行動却是狼狽不堪,猶如人的舌唇雖然在天之上,而人的雙腿却遠遠地落在了地上,因此人的言行與人的名聲仍是破爛不堪。你們的名聲敗亡,你們的舉止下賤,你們的談吐低下,你們的生活卑鄙,甚至你們所有的人性都是低下,為人小肚鷄腸,對事總是斤斤計較,為自己的名譽、地位争争吵吵,甚至情願下地獄、進火湖。就你們今天的言行,足可讓我定你們為罪的,你們對我的工作的態度足可讓我定你們為不義之人的,你們的所有性情足可説是滿了可憎之物的骯髒的靈魂,你們所表現、流露的足可説你們是喝足了污鬼之血的人。談到進天國,你們却都不露聲色,你們以為就你們今天這樣足可進入我天國之門嗎?你們以為你們的言行不經我檢驗就可獲釋進入我作工、説話的聖地嗎?誰能騙得了我的雙眼呢?你們那卑鄙下賤的舉止與談吐豈能逃脱我的眼睛呢?你們的生活被我定為喝那污鬼之血、吃那污鬼之肉的生活,因你們天天都在我前學那污鬼的樣子,在我之前的行徑尤其低劣,怎能不讓我感覺厭憎呢?説話之中含有污鬼的雜質:欺哄,隱瞞,阿諛奉承,猶如那行邪術的,又猶如那行詭詐、喝不義之人血的。人的所有表現都甚是不義,怎能將人都列在那義人所在的聖潔之地呢?你以為你那卑劣的行為就能將你從不義之人中分别為聖嗎?你的猶如毒蛇一樣的舌頭終將你那行毁壞、可憎的肉體給斷送,你那沾滿污鬼之血的雙手也終將你的靈魂拉向地獄的,你為何不趁此機會將你那沾滿污穢的雙手給洗刷乾净呢?你又為何不趁此機會把你那説不義之言語的舌頭給「絞斷」呢?難道你就甘願為你那雙手與舌唇而遭受地獄之火的焚燒嗎?我的雙目鑒察萬人的心,因我造人類以先早已將人的心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了,我早將人的心測透了,人心中的思想豈能逃脱我眼呢?又怎能來得及躲避我靈的焚燒呢?

你的雙唇比鴿子還善良,但你的心中却比那古蛇更陰險,甚至你的雙唇猶如黎巴嫩的女子一樣漂亮,而你的心却并不比黎巴嫩女子的善良,更不比迦南之人的美麗,你的心太詭詐!我厭憎的僅僅是不義之人的雙唇與不義之人的心地,我對人的要求并不是高于聖者,而只是對那不義之人的惡行感覺厭憎,只是希望那不義之人脱離污穢,擺脱如今的困境,好與那不義之人分别出來,與那義人同起居、同聖潔。你們與我同在一個境地,但你們却沾滿了污穢,渾身上下没有一點是起初造人的原樣,而且你們因着天天都學那污鬼的樣式,行那污鬼所行的,説那污鬼所説的,因此,你們渾身上下以至于你們的舌唇都蘸滿了它的污水,甚至使你們的全人都遍體污迹,没有一處是我作工可使用的地方,太令人傷心了!你們竟然活在這樣一個牛馬世界中,你們居然心中不覺愁苦,而且是滿心歡喜,生活得逍遥自在,在那污水中游來游去竟然不知自身落在了這樣一個境地中。每日都與污鬼來往,又與「糞便」來往,生活低級,竟然不知你哪裏是在人間中生存,哪裏是在自己掌握自己,豈不知你的人生早已叫那污鬼踐踏了?你的人格早叫這污水玷污了?你以為你是在人間樂園中生活,你以為你是在幸福中的人嗎?豈不知你與污鬼同活了一生,你與污鬼為你預備的所有一切同在了一生?你的生活豈是有意義的呢?你的人生豈是有價值的呢?為你那污鬼爹娘奔波忙碌到現在,你竟然不知道坑害你的竟會是生你、養你的污鬼爹娘,你更不知道你的污穢竟然都是它供應給你的,你只知道它能供你「享受」,不刑罰你,也不審判你,更不咒詛你,它從來不對你大發烈怒,而是對你「和顔悦色」。它的言語滋潤你的心田,將你説得神魂顛倒,辨别不清方向,使你不覺被它吸引,甘願為它效力,做它的出口,又做它的僕役,而且毫無一點怨言,甘願為它盡上犬馬之勞,你被它迷惑了。因此,你對我作的工作竟然没有一點反應,難怪你總想從我手下偷偷溜走,難怪你又總想用花言巧語來騙取我的歡心,原來你又另有打算、另有安排。你對我全能者的作為是看透一二,但你對我的審判與刑罰却絲毫不知,你并不知我的刑罰何時起始,你只知道欺騙我,但你并不知我不容人侵犯。你既已立下心志來事奉我,我就不放過你,我是忌邪的神,我也是忌妒人的神,既然你已將你的言語擺在祭壇之前,我就不容讓你從我的眼目中逃跑,我不容讓你事奉兩個主。你以為將你的言語擺在我的祭壇上、擺在我的眼目前之後你就可以另有所愛嗎?我豈能容讓人這樣捉弄我呢?你以為你的舌頭就能隨意向我許願、起誓嗎?你豈能指着我至高者的寶座而發誓呢?你以為你的誓言都已廢去了嗎?我告訴你們,就是你們的肉體廢去,你們的起誓却不可廢去,末了的時候,我要按着你們的起誓來定你們的罪,你們却以為將你們的言語擺在我前來應付我,而你們的心却可以事奉那污鬼、邪靈。我的怒火哪裏能容納這些猪狗之類的欺騙呢?我要執行我的行政,將那些墨守成規的「虔誠」的信我之人都從污鬼手中抓回來規規矩矩地「伺候」我,來做我的牛、做我的馬任我宰殺,我要你將你以往的心志都撿起來重新事奉我,我不容讓任何一個受造之物來欺騙我。你以為你可以在我面前任意索取又任意撒謊嗎?你以為你的言行我不曾聽到也不曾看到嗎?你的言行怎能不在我的眼中呢?我豈能容讓人就這樣欺騙我呢?

我在你們中間來往幾個春秋,又在你們中間生活了許久,與你們共同生活在一起,你們的卑鄙行為在我的眼目前溜走了多少?你們那肺腑之言在我的耳中回響不止,你們的心志在我的祭壇上陳設了千千萬,乃至不計其數,而你們的奉獻、你們的花費却并無一粒,你們的真心在我的祭壇之上却并没有一點一滴。你們信我的成果在哪裏?你們從我得着了不盡的恩典,看着了不盡的天上的奥秘,乃至我將天上的火焰顯給你們看却并不忍心燒着你們,而你們還給我的有幾多?你們甘願給我的有多少?拿着我賜給的食物反過來又獻給我,還説是你自己辛勤的汗水换來的,是將你自己的全部獻給了我,豈不知你「貢獻」給我的都是從我祭壇上偷盗走的?今又獻給我,你不是欺騙我嗎?豈不知我今天所享受的都是我祭壇上的供品,并不是你辛勤勞動换來而獻給我的?你們竟敢這樣地欺騙我,怎能讓我饒恕你們呢?怎能讓我再忍耐下去呢?我將一切都賜給了你們,全部公開,供應着你們的需求,讓你們大開眼界,而你們竟這樣昧着良心來欺騙我。我無私地將一切都賜給了你們,使你們雖然受苦,但却從我得着了我從天帶來的一切,而你們却絲毫没有一點奉獻,即使略有一絲貢獻,隨後便與我「算賬」,你的貢獻豈不都歸于烏有嗎?你獻給我的僅是沙土中的一粒,而你向我索取的竟是黄金萬兩,你不是無理取鬧嗎?我在你們中間作工,别説得着更多的祭物,就是當得的十分之一都無影無踪,而且那些敬虔之人所獻的十分之一也都被那惡者繳獲了,你們豈不都是與我分散的嗎?豈不都是與我敵對的嗎?豈不都是搗毁我祭壇的嗎?這樣的人豈能在我的眼目中被看為寶貴呢?豈不是我所厭憎的猪狗嗎?你們的惡行怎能被我稱為寶貴呢?我的作工到底是為了誰?難道就只是為了將你們都擊殺而顯明我的權柄嗎?你們的性命不都在我的一句話嗎?為什麽我只是用話語來曉諭你們,却并没有將話語變為事實將你們及早地擊殺了呢?我説話作工單是為了擊殺人嗎?我豈是亂殺無辜的神呢?現今你們有多少是全人在我前尋求人生正道的?你們只是身在我前,心却逍遥法外,離我甚遠,因你們并不知道我的工作到底是什麽,所以你們有多少人都想離我而去,都遠離我,想活在那没有刑罰、没有審判的極樂世界,這不正是人心所願嗎?我并不强求你,走哪條路都由你自己選擇,今天的路就是伴隨着審判、咒詛的路,但你們都應知道,我所賜給你們的,無論審判、刑罰都是我賜給你們的上好的贈品,都是你們急需的。

上一篇: 擴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下一篇: 律法時代的工作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這幾次的交通對每一個人來説都有一個很大的觸動,到現在為止人才真正感覺到神的真實存在,感覺到神真的離人很近,人雖然信神多年却從來没有像現在這樣真正地了解到了神的心思與神的意念,也從來没有像現在這樣真實地感受到了神的實際作為。無論是在認識方面還是在實行方面,多數人都有一些新的收穫,有…

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我今天這樣告誡你們都是為了你們的生存,也是為了我工作的順利開展,是為了將我在全宇的起首工作作得更恰當、更完美,將我的話語、權柄、威嚴、審判都顯明于列國列邦的人。我在你們中間的工作是我在全宇工作的開端。雖然現今已是末世,但你們當曉得,「末世」僅是一個時代的代名詞,是指一個時代,就如…

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二

人的本性與我的實質截然不同,因為人的敗壞本性都來源于撒但,人的本性是經過撒但加工過的,是被撒但敗壞過的。也就是説,人是在撒但的邪惡、醜陋的薰陶之下生存,不是在真理的世界中成長,也不是在聖潔的環境中長大,更不是在光明中生存,所以,每個人的本性中不可能先天就具備真理,更不可能與生俱來…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十

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四)今天我們交通一個特殊的話題。對于每一個信神的人來説,人需要認識的、需要經歷的、需要了解的無非就是兩大項,哪兩大項呢?第一項就是個人生命進入這一部分,第二項就是關于認識神這一部分。這段時間我們所交通的關于認識神這方面的話題,你們覺得能够得上嗎?準確地説大部分…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