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對年老之人、年少之人說的言語

我在地上開展了如此多的工作,在人中間行走了這麼多年,我的形像與我的性情人卻很少有認識,也很少有人能將我作的工作盡都說透,人類缺乏得太多,對我所作的總是沒人理解,而且人又總是存著戒備之心,似乎人都深怕我會將人帶入另一個境地而置之不理的。因此,人對我的態度總是不冷不熱,而且又是多加十分的小心,因為人走到今天對我作的工作仍是不認識,尤其我對人所說的話,人更是「不解其意」:雙手捧著我的說話,不知是死心塌地地相信,也不知是優柔寡斷地將其忘記;不知是該實行,也不知是觀望著等待;不知是該將所有的一切都拋棄之後而大膽地跟隨,也不知是仍舊與世界「友好」。人的內心世界何等複雜,又是何等狡詐,因著人對我所說的話看不透、望不穿,所以很多人都很難付諸實行,也很難將自己的一顆心擺在我前。我深知你們的難處:活在肉體中不免有很多軟弱,也有很多客觀因素給你們帶來的難處,你們養家糊口,出力度日,歲月艱難。活在肉體中是有很多難處,這些我也並不否認,當然我對你們的要求也都是按著你們的難處而言的,我作的工作都是按著你們現實的身量要求的,或許以往的人作工時對你們的要求摻有「過分」的雜質,但你們應曉得,我對你們說的、對你們作的,從未有過「過分的要求」,都是按著人的本性、人的肉體、人的所需而要求的。你們應知道,我可明明地告訴你們,我並不反對人的某些合乎情理的思維與人原有的本性,只因為人不明白我對人要求的標準到底是什麼,也不明白我說話的原意是什麼,所以,到如今人對我的話仍是半信半疑,甚至不到一半的人相信我的話,其餘的人都是不信派,又有更多的人是喜歡聽我「講故事」的人,更有許多人是看熱鬧的。我告誡你們:我的許多話早已向信我的人打開,那「觀賞」國度美景卻被關在國度大門以外的人早已被我淘汰。你們豈不是被我厭棄的稗子嗎?又怎能送我離去又喜迎我重歸呢?我告訴你們,尼尼微城的人聽見耶和華的怒言之後隨即披麻蒙灰悔改,是因他們相信了耶和華的話,因而甚是驚恐、懼怕,以至於披麻蒙灰悔改了。而今天的人雖然也「相信」我所說的話,而且更相信耶和華如今又來在你們中間,但你們的態度都是輕慢不堪,猶如觀看幾千年前生在猶太今又降在你們中間的耶穌一樣。我深知你們內心所存的詭詐,你們多數都是因好奇而跟隨我,又因著虛空而來尋求我,當你們的第三願望——平安、幸福的生活破滅之時,你們的好奇感也就隨之消失。你們各人心裡所存的詭詐都因著你們的言行顯露出來,說穿了,你們對我只是好奇,卻並不害怕,也不警戒你們的口舌,更不約束你們的行為,你們的信到底如何?是真實的嗎?你們只是用我的話來消愁解悶,用來填滿你生活中剩餘下來的空白之處,你們又有誰付諸實行了呢?有誰是真實的信呢?你們都口口聲聲喊著說「神是察看人心肺腑的神」,但你們心中所喊的神哪是與我相合的呢?你們既這樣喊,卻又為什麼那樣做?難道這就是你們所要還報我的愛嗎?你們舌唇奉獻的是不少,但你們的「祭物」、你們的「善行」在哪裡?不是你們的言語達到我的耳中,我怎能這樣恨惡你們呢?你們若真相信我,怎能落得如此窘迫之態呢?滿臉沮喪的神色,似乎在陰間中受審一般,毫無一點生機,有氣無力地談著個人的心聲,甚至滿了埋怨之聲,而且盡是咒罵之語。你們對我作的早就失去了信心,甚至你們原有的信心也都消失了,這又怎能跟隨到底呢?這樣又怎能「得救」呢?

雖然我的工作對你們甚是有幫助,但我的話在你們身上總是落空,我的話在你們身上總是沒有著落,難以找著我成全的對象,以至於到今天我對你們幾乎失去希望。在你們中間尋尋覓覓幾年,卻難以找著我的知音,對你們我似乎並無信心作下去,也無愛心再愛你們了。因為你們那點微不足道的可憐的成績早令我厭憎了,似乎我從未說話在你們中間,又從未作工在你們身上。你們的成績太令人噁心,你們總是身敗名裂,幾乎沒有一點價值,在你們身上幾乎找不著「人」的樣子,也聞不著「人」的氣息,你們的清香之氣何處存留?你們的多年的代價花費在何處,果效又在何處?你們未曾找著嗎?如今,我的工作又有了新的起頭,又有了新的開端,我要大展宏圖,開展我更大的工作,而你們卻仍舊墮落在原有的淤泥之中,活在以往的污水中,幾乎沒有擺脫原有的困境,所以你們在我所說的話中仍是一無所獲。因為你們並未擺脫你們原有的污水淤泥存留之地,你們只是曉得我的話,其實並沒有進入我話的自由天地,以至於我的話從未向你們打開,就如封閉了幾千年的先知預言書一樣。我在你們的生活中向你們顯現,而你們總是不知不曉,甚至你們對我根本不認識。我說的話幾乎百分之五十在你們身上是審判,達到一半的果效,使你們都失魂落魄,其餘的一半是教給你們生活、做人的言語,對你們來說似乎不存在,又似乎是你們聽見了玩童的言語一般,對其總是「含蓄」地一笑,之後便不了了之。對這些你們從來不關心,總是以你們的好奇之感來觀察我的作為,以至於你們今天都落在黑暗之中,難以尋見光明,在黑暗中哀號了。我要的是你們的順服,是無條件的順服,而且更要求你們對我說的話都應完全定準,不應採取忽略的態度,這樣挑挑揀揀地應付更不應該,更何況你們對我的說話、作工總是漠不關心呢?我的工作是作在了你們中間,我的言語賜給你們的又甚多,但你們若是這樣應付我,我就只好將你們未曾得著的,也未曾實行的都賜予外邦家族,受造之物有誰不在我手中呢?你們中間的人多數都是「高壽年邁」,無精力再接受我這樣的工作,總是猶如寒號鳥一樣得過且過,從不認真對待我口之言。那些年少之人又甚是虛浮放縱,對我作的工作更是不理睬,也無心去品味筵席上的佳餚,而是猶如小鳥一樣飛出鳥籠遠走「他鄉」了。這樣的老人、這樣的少年又怎能於我有益呢?年邁的老人準備用我的話養老送終,將其死後的靈魂帶上天堂便足矣,因此如今總是「胸懷壯志」「信心尤佳」,對待我的工作雖是滿有忍耐之心,就如老人的氣概一樣剛直不阿,無論何人、何事都拖不散、打不垮,猶如銅牆鐵壁一般,但這些人的信何嘗不是充滿了迷信的死屍之氣呢?他們的路又在何處呢?他們所走的路對他們來說不是太遙遠太遙遠了嗎?他們怎能知道我的心意呢?縱使他們的信心可嘉,但這樣的「長輩」有幾個不是糊塗跟隨而追求生命呢?有幾個真明白我作工的真意呢?誰不是為了能在今天的陽間跟隨我,在不久的將來能不落入陰間而是被我帶入另一個境地呢?你們以為你們的歸宿就是那麼簡單的事嗎?你們這些少年人雖都猶如少壯獅子一樣,但你們心中很少存有真道的,你們的年少並不能獲得我更多的作工,而且總是惹得我對你們反感,你們的年紀雖然幼小,但你們或者沒有朝氣,或者缺乏志向,對自己的前途總是不置可否,似乎是漠不關心,又似乎總是耿耿於懷。可說在你們身上根本找不著少年人該有的朝氣、理想與個人該站的立場,就這樣的年少之人也毫無立場,而且又毫無善辨對與錯、善與惡、美與醜的能力。在你們身上根本找不著新鮮的成分,幾乎盡都是老氣,而且這樣的少年人也學會了隨幫唱柳,學會了不明事理,而且從來不明辨是非,分不清事情的真偽,從不精益求精,也不分清什麼叫對,什麼叫錯,什麼叫真理,什麼叫虛偽。在你們身上存留了不少比年老之人還多還嚴重的宗教氣味,甚至還驕蠻不講理,好勝心又甚強,好鬥心又甚嚴重,這樣的少年人怎能有真理呢?站不住立場又怎能站住見證呢?沒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又怎能叫少年人呢?沒有少年人的朝氣、活潑、新鮮、沉著、穩重,又怎能稱為跟隨我的人呢?沒有一點真理與正義感,而是樂於戲鬥玩耍,這樣的人怎能配做我的見證人呢?滿了詭詐、滿了歧視人的目光本不是少年人該有的;行毀壞可憎之事的人也不應該是年少之人;年少的人不該沒有理想、志氣與蓬勃向上的氣質;年少之人不該對前途心灰意冷,也不該對生活失去希望,不該對未來失去信心;年少之人對自己今天選中的真理之道應該有毅力走下去,實現自己為我花費一生的願望;年少人不該沒有真理,也不該對虛偽與不義包藏,而是應該站住該有的立場,不應隨波逐流,有敢於為正義、為真理奉獻、拼搏的精神;年少人應該有不屈服於黑暗勢力的壓制,有改變自身的生存的意義的勇氣;年少人不該是逆來順受的,但更應該有胸懷坦白而且饒恕弟兄姊妹的精神。當然,這是我對所有人的要求,也是對所有人的勸導,更是對所有年少之人的安撫之語。你們當按著我的話去實行,尤其是年少人不該沒有辨明事理、尋求正義與真理的心志,你們當追求的是一切美與善的事物,應該得著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而且對個人的人生要負責任,不可輕視。人來在世上難得碰見我一次,又難得有尋求、得著真理的機會,你們何不將這美好的時光珍藏起來作為今生追求的正道呢?又為何總是對真理與正義不屑一顧呢?為何總是將自己糟踏斷送給那捉弄人的不義與污穢呢?為何與那年老之人一樣行不義之人所行的呢?為何模仿那老舊東西的舊態呢?你們的人生本該是充滿正義、真理與聖潔的,本不該就這樣及早地墮落而墜落於陰間,你們不覺著這樣是太不幸了嗎?你們不覺著這樣對你們是太不公平了嗎?

所有的人都該作你們那盡善盡美的工作,獻在我的祭壇之上,作為你們獻給我的唯一的上好的祭物。你們都當站住你們自己的立場,不要隨風擺動,猶如天空中的浮雲一般,勞苦半生,何不尋求自己該有的歸宿呢?勞碌半生,卻把真理與個人生存的意義被自己那豬狗爹娘給帶入墳墓中,你不覺著太冤枉了嗎?你不覺著這樣的一生是最無意義的一生嗎?這樣尋求真理與正道,到頭來卻招惹得四鄰不安、合家不歡,又招惹了殺身之禍,你這不是最無價值的一生嗎?誰的一生又能比你更幸運,又有誰的一生比你更可笑呢?你尋求我不是為了得著我的喜悅與安慰你的言語嗎?而你在奔波了半生之後卻惹得我滿腔怒氣對你不理睬而且也不稱許,那你的一生不就是枉然嗎?又有何臉面去見那歷代以來那些超度了的聖徒的靈魂呢?你與其這樣對我不冷不熱而到最終招惹殺身之禍,不如趁此機會到蒼茫的大海中痛痛快快遨遊一番,之後聽從我「調遣」。我早已告訴你們,像你今天這樣不冷不熱而又不捨得離開的人終究得被我興起的大浪而淹沒、侵吞的,你們真能自我保守嗎?你真有把握就今天這樣的追求保證能把你自己成全了嗎?你的心何嘗不是剛硬的呢?這樣的跟隨、這樣的追求、這樣的生活、這樣的人格怎能獲得我的稱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