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敗 壞 的 人 不 能 代 表 神

人一直活在黑暗權勢的籠罩之下,被撒但的權勢捆綁不得釋放,而且人的性情經過撒但的加工越來越敗壞,可以說,人一直活在撒但的敗壞性情裡,不能真實愛神。那麼,人若想愛神,必須脫去自是、自高、狂妄、自大等等一切屬於撒但的性情,否則,人的愛都是有摻雜的愛,都是撒但的愛,絕對不能得著神的稱許。若不經過聖靈直接成全、對付、破碎、修理、管教、責打、熬煉,沒有一個人能夠真實愛神。若你說你的某一部分性情是代表神,因此能真實愛神,那你這個人是說狂妄話的人,是謬妄的人,這樣的人就是天使長!人的天性不能直接代表神,非得經過神的成全脫去之後,藉著體貼神的心意,滿足神的心意,而且經過聖靈的作工,人的活出才被神認可。活在肉體中的人沒有一個人能直接代表神,除非是聖靈所使用的人,但就這樣一個人也不能說他的性情、他的活出是完全代表神,只能說他所活出的是聖靈支配,就這個人的性情也不能代表神。

雖然說人的性情都是由神命定,這是確定無疑的,可以說這是正面事物,但人的性情又經過撒但加工,所以說人的所有性情都是撒但的性情。有的人說神的性情是辦事一是一、二是二,他也有這種表現,他的性格也是這樣,他就說他這個性情是代表神,這是什麼人?撒但的敗壞性情能夠代表神嗎?若有誰說他的性情是代表神,那麼這個人是褻瀆神,是對聖靈的侮辱!從聖靈作工方式來看,神在地作的工作只是征服工作,所以人的許多撒但敗壞性情還未得著潔淨,所活出的仍是撒但的形象,是人認為的好,是代表人肉體作為的,更確切一點說是代表撒但,絕不能代表神。即使有人已經愛神到一個地步,能夠享受在地猶如在天的生活,還能夠說「神啊!我愛不夠你」這樣的話,而且達到最高境界,也不能說活出神、代表神,因為人與神的實質不同,人永遠不能活出神,更不能成為神,聖靈支配的活出也只是按著神對人的要求而已。

撒但的所作所為都在人身上表現出來,現在人的所作所為都是撒但的發表,所以不能代表神。人就是撒但的化身,人的性情不能代表神的性情,有的人性格好,神藉他的性格作一些事,他作的事是聖靈支配,但他的性情不能代表神,神在他身上作的只是借題發揮、就地取材,無論歷代的先知還是神使用的人沒有一個人能直接代表神。人都是在環境的迫使下來愛神,沒有一個是主觀努力來配合的。什麼是正面事物?凡直接來自神的都是正面事物,但人的性情都是經撒但加工的,不能代表神。只有道成肉身的神他的愛、受苦心志、公義、順服、卑微隱藏都是直接代表神的,這是因為他來的時候沒帶罪性,是直接來自神,沒經過撒但的加工,而耶穌只是一個罪身的形像,並不代表罪,因此他的所作所為、一言一行,以至於在釘十字架成就工作以前(包括釘十字架之時)都是直接代表神的。有耶穌一例足以證明:凡是帶有罪性的都不能代表神,就人「罪」的一方面代表撒但,就是說,罪不代表神,神並沒有罪。就是在人身上的聖靈作工部分也只能說是聖靈支配,也不能說是代表神作的,但就人來說,他的罪和性情都不代表神。從今天以至於以往聖靈在人身上的作工來看,多數都是聖靈在人身上作,因此人有活出,這只是單方面的,幾乎很少有聖靈對付、管教之後能夠活出真理的。就是說,只有聖靈作工的因素,缺乏人配合的因素,這點看清了嗎?那麼,你當怎樣在聖靈作工之時竭力地配合而盡到你的本分?

上一篇:人 信 神 當 存 什 麼 觀 點

下一篇:當 取 締 宗 教 的 事 奉

相關內容

  • 第 十 四 篇

    歷代以來,不曾有人進過國度,因此,不曾有人享受國度時代的恩典,也不曾有人看見國度君王。雖然有許多人曾在我靈的光照之下預言過國度美景,但只是知道其外表,卻不知道內在的含義。當今天國度正式實現在地時,多數人仍不知在國度時代究竟要作成什麼,究竟把人帶到什麼境界,這個,恐怕所有的人都處於「混沌」狀態,因為國…

  • 第 十 八 篇

    在閃電之中,各種動物顯出了原形,在我光的照耀之下,人也都恢復了原有的聖潔。敗壞的舊世界啊!終於傾倒在污水之中,被水淹沒,化為水中的淤泥!我所造的全人類啊!終於在光中重新得以復甦,得到生存之本,不再在淤泥之中掙扎!我手中的萬物啊!怎能不因我話而得以更新呢?怎能不在光中發揮功能呢?地,不再是死寂,天,不…

  •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這幾次的交通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有一個很大的觸動,到現在為止人才真正感覺到神的真實存在,感覺到神真的離人很近,人雖然信神多年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真正地了解到了神的心思與神的意念,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真實地感受到了神的實際作為。無論是在認識方面還是在實行方面,多數人都有一些新的收穫,有一些拔高的認識,認識…

  • 第 二 十 一 篇

    人都在我的光中倒下,又因著我的拯救而站立,在我向全宇施行拯救之時,人都想方設法投入我的恢復之流中,但多少人被這道恢復急流沖走不見蹤影,多少人被急流之水淹沒、沉淪,又有多少人在流中站立,不曾失迷方向,因而順著急流流到今天。我與人同步前進,但人仍不曾認識我,只知我外表的穿著打扮,卻不知我內藏之豐富。雖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