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論到「神」,你怎麽認識

人信神已有很久了,但人對「神」這個字眼多數都不明白,只是稀裏糊塗地跟着走,究竟人為什麽要信神或什麽是神,人根本一概不知。人若只知道信神、跟隨神却不知什麽是神,也不認識神,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雖然人走到今天已看見了很多天界的奥秘,也聽説了許多高深的、人未曾領受的「知識」,但人對許多最淺的、人從未想過的真理却不認識。或許有人會説:「我們信神多年怎會不知什麽是神呢?這不是貶低人嗎?」其實,雖然人今天都跟着我走,但人對今天的一切作工却是没有一點兒認識,就最淺顯、最簡單的問題人都付諸東流,更何况「神」這樣的最複雜的問題呢?你當知道,你不關心的問題、你發現不了的問題是你最應該明白的問題,因為你只知道隨大流走,對你該裝備的你却不注意、不留心。你真知道你為什麽要信神嗎?你真知道什麽是「神」嗎?你真知道什麽是「人」嗎?作為一個「信仰神的人」,不明白這些事不是失去一個信神之人的尊嚴了嗎?因為今天我作的就是這個工作,讓人明白人的實質,明白我的一切作為,對「神」的本來的面目有認識,這是經營計劃的尾聲,是我的最後一步工作。所以,我將一切人生的奥秘都提早告訴你們,讓你們都能從我領受,因為這是末了時代的工作,我務必得將一切你們從未領受的生命真理都告訴給你們,儘管你們無法領受,儘管你們承當不了,因為你們缺少得太多,你們所具備的甚少。我要結束工作,把我當作的工作都作完,把我在你們身上的托付都告訴給你們,免得你們在黑暗臨到時再次誤入迷途,中了惡者的詭計。你們有許多道不明白,有許多事不認識,你們太無知了,我深知你們的身量,深知你們的缺乏,所以,儘管有許多你們領受不了的話,但我還是願將這一切你們從未領受的真理告訴你們,因為我總擔心就你們現在的身量能否為我站住見證。不是我小看你們,你們都是未經過我正式教養的牛馬之類,根本看不見在你們身上的榮耀到底有多少,儘管我耗費了很多精力在你們身上作工,似乎在你們身上積極的成分幾乎是杳無音訊,消極的成分屈指可數,僅為羞辱撒但作見證而已,其餘幾乎都是撒但的毒素,我看見你們好像是不可挽救。事到如今,我看見你們那各種表情、神態才知你們的真實身量,所以,我總為你們擔心:人自己獨立過生活真能比今天强或與今天相仿嗎?你們不為你們的身量幼小而着急嗎?你們真能像以色列的選民一樣無論何時對我都忠心無二嗎?你們所流露的并不是小孩離開父母一樣的淘氣,而是牛馬離開主人鞭打而爆發的獸性,你們應知道你們的本性,也是你們所有人的軟弱處,是你們的共病。所以,我今天對你們唯一的囑托就是站住我的見證,千萬不要老病復發,最要緊的就是見證,這是我作工的中心。你們當領受我的話,猶如馬利亞領受耶和華夢中的啓示一般,能信而順服,這才是「貞潔」。因你們是聽我話最多的人,你們是最蒙我祝福的人,我把所有寶貴的財産都給了你們,所有的一切都賜給了你們,而你們與以色列民的身價又相差好遠,簡直是天壤之别,但你們與他們相比,所得又甚多,他們苦盼我的出現,而你們却與我共度良辰,同享我的豐富。相對之下,你們又有何資格與我吵吵鬧鬧、争奪財産?你們所得的還少嗎?我給你們的甚多,你們還給我的却是令人心酸的憂傷與着急和難以壓制的憤懣之感,你們太令人討厭了,但又令人同情,所以我只好忍耐着所有的惱恨向你們一次又一次地提出反抗。作工幾千年,我從未向人類提出抗議,因為人類發展到今天,我只發現只有在你們中間的「騙術」是最聞名的,似乎是古代聞名的「祖先」給你們留下的寶貴的遺産,我實在恨惡這些非人類的猪狗之類。你們太没有良心了!你們的人格太低下了!你們的心太剛硬了!將我這樣的説話、這樣的作工拿到以色列民中間,早已得着榮耀了,而在你們中間却達不到,只是無情的埋没與人的冷眼、人的推諉,你們的感覺太麻木了,太没價值!

你們當為我的工作獻出一切,當作于我有益的工作,我願將你們所不明白的都告訴你們,讓你們從我得着一切你們所無有的東西,儘管你們的缺欠不計其數,但我願繼續對你們作我該作的工作,將我最後的憐憫賜給你們,讓你們從我得着益處,得着你們無有的、世人未曾看見的榮耀。我作工多少年,人不曾有認識我的,我願將我未曾告訴給别人的秘密告訴給你們。

在人中間,我原本是人所看不見的靈,是人所未能接觸到的靈,因着我在地的三步工作(創世、救贖、毁滅)而在人中間按着不同時候向人顯現(從未公開),作我在人中間的工作。我第一次來在人間是救贖時代,當然是在猶太家族中,所以説,第一次看見「神」來在地上的是猶太民。這步工作之所以我自己親自作,是因為我要將道成的肉身當作贖罪祭來作救贖工作,所以,最先看見我的人是恩典時代的猶太人,這是我的第一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國度時代,我要作征服成全的工作,所以仍是在肉身中作牧養的工作,這是我的第二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最終兩步作工中人接觸的不再是看不着、摸不着的靈,而是靈實化在肉身中的人。所以,在人看我又成了人,并没有一點兒神的味道,而且人所看見的神不僅僅是男性,而且也是女性,就這最令人吃驚,令人不解。多少年的老舊的信法都讓我的一次又一次的不同凡響的作工給打破了,人都驚呆了!所謂「神」不僅是聖靈、那靈、七倍加强的靈、包羅萬有的靈,而且還是人,是普通的人,極其平凡的人;不僅是男性,而且還是女性,相同的是都從人生,不同的是聖靈感孕與從人生但直接來源于靈;相同的是道成肉身的神都擔任父神的工作,不同的是救贖與征服的工作;同樣代表父神,一個是滿了慈愛憐憫的救贖主,一個是滿載烈怒、審判的公義的神;一個是開闢救贖工作的大元帥,一個是成全征服工作的公義的神;一個是開頭,一個是結束;一個是無罪的肉身,一個是完成救贖的、作接續工作的、本不屬罪的肉身;同樣是一位靈,但是在不同的肉身中居住又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時隔幾千年,但所作的工作又不相矛盾、相輔相成,可同時相提并論;同樣是人,但是男嬰又是童女。多少年來,人看見的不僅是靈,不僅是人,是男人,而且還看見許多不合人觀念的事,讓人對我總是測不透,對我總是半信半疑,似乎我的確存在,但又似乎是一場不存在的夢,所以人走到今天仍不知什麽是神。你真能將我用一句簡單的話而概括了嗎?你真敢説「耶穌就是神,神就是耶穌」嗎?你真敢説「神就是靈,靈就是神」嗎?你敢説「神就是穿上肉身的人」嗎?你真敢説「耶穌的形像就是神偉大的形像」嗎?你能用你的文才將神的性情、形像都説透嗎?你真敢説「神只照着神的形像造了男性,却并没有照着神的形像造了女性」嗎?若你這樣説,那凡是女人都不是我揀選的對象,更不是人類中的一類。現在你真知道什麽是神嗎?神是人嗎?神是靈嗎?神真是男人嗎?只有耶穌能完成我要作的工作嗎?你若選擇這其中的一種來概括我的實質,那你屬于太無知的忠誠的信徒了。若我僅僅作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那你們會不會將我定規?你真能將我一眼望穿嗎?就你有生之年中接觸到的真能將我概括透嗎?假如我在肉身中作兩次工作都相同,你們又將怎樣看我?能不能將我永遠釘在十字架上?神就像你説的那麽簡單嗎?

雖然你們的信甚是誠懇,但你們中間無人能將我盡都説透,無人能將看見的事實全部見證出來。你們想,你們現在多數人都不務正業,而是追求肉體、滿足肉體、貪享肉體,并没有具備多少真理,怎能將你們所看見的全部見證出去呢?你們真有把握做我的見證人嗎?到有一天,你若無力將今天你所看見的全部見證出去,那你就失去了一個受造之物的功能,你這個人毫無一點存活的意義,你不配做人,甚至可以説,你不是人!我在你們身上作了無數工作,但因着你現在不學無術,空勞無獲,當我需要讓我的工作擴展出去之時,而你却瞠目結舌,毫無一點功用,那你不是歷史的罪人嗎?到那一時刻,你不會懊悔至極嗎?你不會垂頭喪氣嗎?我現在作這麽多工作不是閑則無聊,而是為我以後的工作打基礎,并非「窮則思變」,你當明白我作的工作,并非大街的玩童,而是代表我父。你們當知我作的一切并非是我自己在作,而是代表我父,而你們的功用僅僅是跟隨、順服、變化、見證。你們當明白的是為什麽你們要信我,這是你們每個人當明白的最主要的問題。為着我父的榮耀,我父從創世就為我預定了你們,他預定你們乃是為了我的工作,也為了他的榮耀,你們是因着我父而信我,因着我父的預定而跟隨我,并不是你們自己的選擇。你們更當明白你們是我父賜給我為我作見證的,因他將你們賜給了我,所以你們當遵守我賜給你們的道,當遵守我教訓你們的道與話,因你們的本分就是遵守我的道,你們信我的原意本是此。所以我告訴你們,你們只是我父賜給我的遵守我道的人,但你們只是信我,并不是屬我,因你們本不是以色列家,而是古蛇的種類,我要求你們作的僅是我的見證,但今天你們得遵行我的道,這都是為了以後的見證,你們若只做聽我道的人,那就没有什麽價值了,也就失去了我父將你們賜給我的意義了。我仍要告訴你們的是:你們當遵行我的道。

上一篇:論到以後的使命,你當怎麽對待

下一篇:真 正 的「人」指 什 麼

相關內容

  • 信神要注重實際不是搞宗教儀式

    你有多少宗教的作法?有多少次你是違背神話憑己意而行?有多少次你是真心體貼神的負擔、為滿足神的心意而實行神話的?明白神的話,按神的話去實行,所作所為都有原則,不是守規條,不是勉强做給人看,而是實行真理,憑神話活着,這樣的實行才是滿足神。凡是滿足神的作法都不是規條,而是實行真理。有些人好顯露自己,見着弟…

  • 你到底是忠於誰的人呢?

    現在你們所過的每一天都很關鍵,對你們的歸宿與你們的命運都很重要,所以你們都要珍惜你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珍惜現在所度過的每一分鐘,争取一切時間來使自己有最大的收穫,以便不枉活此生。或許你們都感覺莫明其妙,我為什麽要説這樣的話,坦誠地説,對于你們每個人的行為我并不滿意,因為我在你們身上寄予的希望并不是你…

  • 第 六 篇

    對靈裏的事要細嫩,對我的話要注重,真正能够達到把我的靈與人、話與人看為不可分割的整體,使所有的人都能在我前滿足我。我曾脚踏萬有,縱觀宇宙全貌,我又曾在所有的人中間行走,體嘗人間的酸、甜、苦、辣,但人不曾真正認識我,不曾在我行走之時注意過我。因我默默無語,不曾作超然的事,因此,未嘗有人真看見我。如今,…

  • 第 十 三 篇

    在我的説話發聲之中,隱藏着多少我的心意,但人絲毫不知、絲毫不曉,只是一個勁兒地在外面領受我的話,在外面效法我的話,却不能在我説話當中明白我心、體察我意,即使是我明説明點,可又有誰明白呢?我從錫安來在人間,因着我穿戴了正常的人性,穿戴了人的外皮,所以人都只在外面認識我的面貌,但却并不認識我内在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