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話在肉身顯現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第 一 百 一 十 一 篇

萬國必因你而得福,萬民必因你而對我歡呼、贊美,我的國必興旺、發達,必永遠存留,不得任何人踐踏,不容任何不與我相合的東西存着,因我是威嚴不可觸犯的神自己,不讓任何人論斷我,不讓任何人與我不合,從此足見我的性情,足見我的威嚴。當有誰抵我時,我在我的時候來懲罰他,為什麽現在仍未見我懲罰誰?只因我的時候没有到,我的手還没真正作事,雖然大灾大難倒下,只是針對大灾大難的内容説的,但大灾大難的實際并未臨到任何一個人。從我的説話當中你們摸着什麽没有?我要把大灾大難的實際開始發布,就從今開始,在這之後,抵我的必遭我手擊殺。以往,只是顯明一些人,不是大灾大難的臨及。今天不同以往,既然我全部告訴你們大灾大難的内容,我就在特定的時間,把大灾大難的實際公布于衆。在這以前,没有一個人觸及大灾大難,所以,多數人(即指大紅龍之子)仍然任意猖狂,任意妄為。當實際臨及時,這些東西就徹底服氣了。否則,誰也對我定不真、認不清,這才是我的行政。從此看出,我的工作方式(指在所有的人身上的作工方式)開始轉變:在大紅龍的後代身上顯明我的烈怒,顯明我的審判、我的咒詛,我的手開始刑罰所有抵我的;在衆長子身上顯明我的憐憫、顯明我的慈愛,更在衆長子身上顯明我神聖不可觸犯的性情,顯明我的權柄,顯明我的本體;效力者安下心來為我效力,衆長子越來越顯明;通過擊殺抵我的,讓效力者從中看見我的不饒人的手,從而恐懼戰兢地為我效力,讓衆長子從中看見我的權柄,對我更加認識,從而藉此生命得着長進;在前一段時間説的話(包括行政、預言、對各類人的審判),開始按着次序來應驗,也就是讓人看見我的話就實現在眼前,没有一句落空的,都是實際;在未應驗之前,大批的人要因着未應驗的話而出去,這是我作工的方式,不僅是我的鐵杖的作用,更是我的話語的智慧,從中看見我的全能,看見我對大紅龍的恨惡(這在我開始作工以後方能看出來,在現在顯明部分人,只不過是我的刑罰的一小部分,但不能包括在大灾大難之中,這是不難理解的。從中看出,在這以後,我的工作方式更讓人難以理解,今天告訴你們,免得你們到時因此而軟弱,這是我對你們的托付,因為要有歷代以來人未看見的令人難以放下情感、脱下自是的事發生)。之所以我用不同的手段來懲罰大紅龍,是因為它是我的仇敵,是我的對頭,必須把它的後代都滅絶了,方才解我心頭之恨,才能準確地羞辱大紅龍,這才是把大紅龍徹底滅亡,把它扔在硫磺火湖、無底深坑。

不僅是在昨天,而且是在今天,更重要的是在明天,我要讓我的衆長子與我同掌王權,與我一同治理萬國,與我一同享受福分。我的大功告成,這樣的話我一直在説,也可以這樣説,從創世以來我就開始説了,在人來説,并不理解我説的是什麽。從創世以來到今天以前,我一直没有親自作工,也就是説,我的靈從來没有完全降在人身上説話,降在人身上作工,但今天不同以往,我的靈親自作工,是在宇宙世界的每一處。因着我在末世要得一班人與我一同作王掌權,所以我先得着一個與我同心合意的人,來體貼我的負擔,之後我的靈完全降在他的身上發表我的聲音,向宇宙世界釋放我的行政,揭示我的奥秘。我的靈親自成全他,我的靈親自管教他,因着在正常人性的裏面生活,所以誰也看不透,當衆長子都進入身體之時,就完全顯明我在現在所作的是不是事實。當然,在人的肉眼來看,在人的觀念當中,誰也不相信,而且不能順服,但這一點是我對人的寬容,因為事實并不臨到,所以人不能相信,不能明白。在人的觀念當中,永遠没有一個人相信我的話,人都是這樣,不是只相信我的人説話,就是只相信我的靈發聲,這是人最難辦的地方。若没有人肉眼看到的事發生,没有一個人能放下自己的觀念,没有一個人相信我所説的話,所以我用我的行政來懲罰那些悖逆之子。

在以前我説過這樣的話,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也是從始到終掌管一切的,在末後,我要得着十四萬四千得勝的男孩子。在「得勝的男孩子」這個字眼上,你們有所了解,在十四萬四千這個數字上你們并不清楚。人的觀念是帶有數字的定規是指人數或者東西的個數,在修飾得勝的男孩子的「十四萬四千得勝的男孩子」中,人也認為得勝的男孩子有十四萬四千個,再進一步有的人認為是一個預表意,把十四萬與四千分開來解釋,但這兩種解釋都不對,既不指實際的數目,更不指預表意,在人誰也不能看透這一點,歷代的人都認為可能是預表意。十四萬四千與得勝的男孩子相聯,那麽,十四萬四千就是指末世的一班作王掌權的、我所愛的人,即十四萬四千解釋為從錫安來又回到錫安的一班人。完整的十四萬四千得勝的男孩子的解釋是:從錫安來在人世,被撒但敗壞,最後又被我重新得着,與我一同歸回錫安的人。從我的説話當中,看見我的工作的步驟,即你們進入身體是不遠的事了,所以我一再在這方面解釋,在這方面提醒,你們務要看清,從我的説話當中摸着實行的路,從我的説話當中摸着我工作的步伐。要想摸着聖靈工作的步伐,必須從我揭示的奥秘來看(因為聖靈作工無人能看見,無人能摸透),之所以我在末世揭示奥秘就是這個原因。

在我的家裏,没有一點不合我的東西,從現在開始我一點一點地清除,一點一點地潔净。人,誰也插不上手,誰也作不了這個工,之所以説我在末世親自作工就在此顯明,我多次告訴你們,只讓你們享受,不讓你們動一手一脚就這個原因,這才顯明我的大能,這才顯明我的公義、威嚴,顯明我所有的人揭不開的奥秘(因着人對我的經營計劃一直不認識,人對我的工作步驟一直不了解,所以稱之為「奥秘」)。我在末世要得着的、我在末世所作的都是奥秘。在我創世以前,從來没有作過今天的工,而且我從來没向人顯示過我的榮臉,顯示我的本體的一部分,只是我的靈在一部分人身上作工(因着創世以來,没有一個人能彰顯我,没有一個人能作我的發表,所以我未曾讓人看見過我的本體,而且我的靈在一部分人身上作工),今天我的榮形、我的本體才顯明給人,人才看見。但今天你們看見的仍然不完全,仍然不是我所要讓你們看見的。我要讓你們看見的只不過是在身體裏,現在誰也達不到這個條件,也就是説,在進入身體之前,誰也看不見我的本體。所以我説,我要在錫安山向宇宙世界顯明我的本體,從此可見,進入錫安山是我的最後一部分工程。當進入錫安山時,我的國度就建造成功了,也就是説,我的本體就是國度,當衆長子都進入身體之時,就是國度實現之時,所以我一再提起衆長子進入錫安山的事,這是我整個經營計劃的中心點,歷代以來誰也没有摸着。

在我改變工作方式之後,會有更多的、人的思維達不到的東西,所以務要在這方面留心,在人的思維達不到的東西,并不决定我説得不對,這就更需要人受苦,需要人與我配合,不可任意放蕩、只隨從自己的觀念。因為多數的效力者都是在這方面跌倒的,我用我的話來揭露人的本性,來揭示人的觀念(但效力者因着我不改變他的觀念,他就跌倒,作為長子的因着我藉此改變他的觀念,除去他的思維),在最後,衆長子都因着我揭示的奥秘而得成全。

上一篇:第 一 百 一 十 篇

下一篇:第 一 百 一 十 二 篇

相關內容

  • 第 二 十 七 篇

    人的作為不曾打動我的心,不曾被我看為寶貴,在人的眼中,我對人總是不放鬆,總是在對人施行權柄。在人所有的作為當中,幾乎没有一事是為我而做的,没有一事曾在我眼前站立住,最終,人的所有的一切都在我前無聲無息地倒下了,之後,我才顯出了我的作為,讓所有的人在自己的失敗中認識我。人的本性并未改變,心裏所存并不合…

  • 了 解 神 的 性 情 很 重 要

    我希望你們做到的事情很多,但是你們的行為與你們的一切生活并不能盡都達到我的要求,所以我只好開門見山地向你們説明我的心意了。因為你們的辨别能力很差,你們的欣賞能力也很差,對于我的性情與我的實質你們幾乎是一無所知,所以我現在急需告訴你們的是我的性情與我的實質。不管你以前了解多少,不管你是否願意了解這些問…

  • 神 所 在「肉 身」的 實 質

    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在地生活了三十三年半,盡職分僅三年半,在他作工期間與没開始作工以前都具備一個正常的人性,他在正常人性裏生活了三十三年半,在最後三年半期間他始終是以道成肉身的神的身份出現。在盡職分以前,他是以一個普通正常的人性出現,没有一點神性的表現,只是在正式盡職分以後才有了神性的表現。他那二十九…

  • 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

    作為人類中的一員,作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員,我們都有責任、有義務為完成神的托付而獻上我們的身心,因為我們的全人都是從神而來,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們的身心不是為了神的托付,不是為了人類正義的事業,那我們的靈魂將愧對于為神的托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對于供應我們全部的神。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