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話使我認識了自己

2020年06月21日

韓國 渺小

全能神説:「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着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弃絶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奥秘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讀了神的話,看到神末世作審判工作,就是藉着發表真理來審判潔净人,使人在神的話裏認識自己的撒但本性,看清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事實真相,能懊悔、恨惡自己,有真實的悔改。以前我總覺得自己人性好,對人能包容、忍耐,看到身邊的人有難處我也會盡力幫助,我就認為自己是好人。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經歷了神話語的審判、揭示,我才看到自己雖然外表有些好行為,不做明顯犯罪的事,但裏面還有撒但性情,狂妄、詭詐、惡毒,還能身不由己地做違背真理的事抵擋神,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了,的確需要神話語的審判、潔净。

2018年3月,我在教會盡製作視頻的本分,剛到組裏的時候,聽一個姊妹説組長趙弟兄比較嚴肅,對工作要求很嚴格,我心想:要求嚴格是對工作負責任,這樣更能促使我們盡好本分,這是好事啊。再説我這人比較隨和,跟誰都能合得來,跟趙弟兄配搭盡本分應該也不會有什麽問題。

為了讓我們盡快熟悉業務知識,趙弟兄下載了一些視頻讓我們參考學習,在學習審美、構圖、光影、色彩搭配這些業務知識時,我感覺有些枯燥乏味,常常走神,心想:「這麽多内容,一時半會兒也記不住,以後在操作的過程中慢慢就會掌握的,現在還不如學習怎麽運用新的軟件,製作出更真實、成熟的視頻特效,這樣也能提高學習興趣。」于是,我就提出自己的看法。本想着趙弟兄會考慮我的建議,誰知他聽後認真、嚴肅地説:「熟悉這些理論知識也很重要,這是我們做好視頻必須掌握的。咱們得脚踏實地一步一個脚窩地,别好高騖遠,咱們學習這些是為了盡好本分,態度擺正了學起來就會有動力,就不會覺着枯燥乏味了。」趙弟兄話音剛落,弟兄姊妹齊刷刷地看向我,我的臉「唰」的一下紅到了脖子根,感覺挺尷尬,心想:「你這麽一説,大家會怎麽看我呀,會不會説我是一個盡本分不務實的人呢?這讓我的臉往哪兒擱啊?」但轉念一想,「我不能這麽小肚鷄腸,趙弟兄這麽説也是為我好,我要是這麽斤斤計較,以後還怎麽配搭盡本分呢?」接下來的日子,我用心學習業務,一些基本操作很快就掌握了。時間一長,我就有些飄飄然了,覺得自己素質還可以,學什麽都快。

一天,趙弟兄又教我們學習一項新的軟件技術,教完一遍我很快就記住了,其他弟兄姊妹還想再學一遍,趙弟兄又耐心地教了兩遍,我心裏就有些不耐煩了,心想:「這有什麽難的,我都學會了,不用反覆地説了。」我就開始看其他資料了。趙弟兄看我心不在焉就問我:「姊妹,你學會了嗎?你來操作一下吧。」我想這還用操作嗎?你是不是信不過我呀?我信心十足地操作起來,可剛到一半就卡住了,不知道後面該怎麽進行了,弟兄姊妹都在旁邊看着,當時我只覺得臉一陣陣發燙,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趙弟兄神情嚴肅地對我説:「姊妹,你太狂妄自是了,平時學什麽都不用心,這樣怎麽能把本分盡好呢?」聽了趙弟兄的話,我心裏很不服氣,「你是不是看我不順眼?你不問别人,專門問我,是不是想讓我出醜啊?你當着大家的面這樣説我,這不讓大家都覺得我這人太狂妄了嗎?以後我跟弟兄姊妹還咋相處啊?」我越想越覺得趙弟兄是有意和我過不去,一點面子都不給我留,心裏不由得對他産生了成見。從那之後,我開始有意無意地躲避趙弟兄,他問我一些本分上的事我也是愛搭不理,應付着説説,生怕他再發現我什麽問題指責我。可我越想躲避,本分上越是出現問題、偏差,常常被趙弟兄提醒、指點,這讓我很不是滋味,對趙弟兄也越發不滿,心想:你總讓我丢面子,等下次發現你的缺欠我也要當着弟兄姊妹的面説你一頓,讓你也嘗嘗被對付的滋味。

後來,我們組新來一個姊妹,我給姊妹介紹組裏的情况,談起趙弟兄時,我就把自己對他的看法、不滿一股腦兒全説了出來,説完後,我心裏有些不安,覺得這麽説是不是背後論斷呢?可轉念又想:我説的也是我的真實看法,這樣也讓姊妹能了解他,能正確對待他的優缺點。這麽想想,我也就没當回事了。

没多久,我聽一個姊妹跟教會帶領反映趙弟兄盡本分中的一些問題,我心想:「正好趁這個機會我也向帶領反映反映,帶領可能會根據我們反映的情况對付趙弟兄,他不是總指責我嗎?這回也讓他嘗嘗被對付的滋味,最好是對付完之後再撤掉他的本分,讓他回家反省才好呢,這樣我就不用再每天面對他了。」想到這兒,我就把趙弟兄平時流露的敗壞、缺少都反映給了帶領。本以為帶領會調换趙弟兄的本分,没想到過了幾天,帶領綜合弟兄姊妹的評價衡量後,説趙弟兄只是有些敗壞性情流露,他對自己也有些認識,而且他盡本分有責任心,能作些實際工作,還繼續盡組長本分。得知這個結果,我心裏有些失落。後來,帶領找我交通:「你反映趙弟兄的問題光説他的敗壞、缺少,你是不是對他有成見?趙弟兄心直口快,誰做得不合適,違背真理原則了,他能直接給人指出來,有時説話語氣是重了點,但他存心也是為了幫助弟兄姊妹,維護教會工作,咱們得正確對待。如果把趙弟兄的本分調换了,會給工作帶來打岔攪擾。在反映趙弟兄的事上,咱們得反省自己説話做事有没有原則,存心對不對,有哪些敗壞摻雜……」聽帶領這麽提點,我覺得自己身上的問題有些嚴重,回想跟趙弟兄接觸以來自己的表現流露,我心裏感覺很不安,我就把自己的情形帶到神面前禱告尋求。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説:「在弟兄姊妹中間總釋放消極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攪擾教會的,這樣的人有一天都得被開除出去,都得被淘汰。人信神若不存着敬畏神的心,若不存着順服神的心,那這樣的人不僅不能為神作什麽工作,反而成了攪擾神工作的人,成了抵擋神的人。信神的人不順服神、不敬畏神,而是抵擋神,這是信神之人的最大的耻辱。……真正信神的人心裏總有神,總存着敬畏神的心,存着愛神的心。信神的人辦事應存着小心謹慎的心,所作所為都應按神的要求,都應能滿足神的心,不應任着自己的性子,想怎麽做就怎麽做,這樣不合乎聖徒的體統。人不能打着神的旗號到處横行,到處招摇撞騙,這是最悖逆的行徑。家有家規,國有國法,更何况神的家呢?不更有嚴格的標準嗎?不更有行政嗎?人可以自由隨便,但神的行政却不讓人隨意『改動』,神是不容人觸犯的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讀了神的話,我覺得特别的扎心,感到神的性情不容觸犯,神家有行政,有神的要求,人説話做事如果没有敬畏神的心,胡作非為,背後論斷人,挑撥離間、拉幫結夥,攪擾教會工作,這樣的人就是不信派,是撒但的差役,神絶對不容許這樣的人留在教會裏。我想到和趙弟兄一起盡本分時自己的表現和流露:就因着趙弟兄在弟兄姊妹面前指點我的缺少,讓我臉面受損了,我就對他産生成見,在新來的姊妹面前散布對趙弟兄的成見,論斷他,拉攏姊妹站在我一邊孤立他;當得知有人反映趙弟兄盡本分的問題時,我也趁機揭他的短,巴不得帶領撤换他的本分把他打發回家。我所流露的不正是惡毒的撒但性情嗎?哪有一點信神之人的樣式啊?想想趙弟兄指出我盡本分中的缺少和不足,這是對神家工作負責,也是為了幫助我,而我就因着趙弟兄傷了我的面子就對他有成見,抓他的把柄,在背後論斷他、挑撥離間,想把他擠對走,我扮演的是什麽角色啊?我臨到事不注重尋求真理,不實行真理,就憑着撒但性情説話做事,打岔攪擾神家工作,這不正是撒但的差役嗎?我感到有些後怕,要不是教會帶領根據真理原則把關,繼續留用趙弟兄,組裏的工作就要受虧損了。我心裏感到自責、懊悔,也有些愧疚,看到自己太没人性了。如果不是神話語嚴厲的審判、揭示,麻木的我根本不會反省認識自己,還會繼續作惡攪擾教會工作,被神厭憎淘汰。這時,我才感到這惡毒的撒但性情不解决可真太危險了!我開始反思、揣摩,我流露這些撒但性情的根源到底是什麽呢?

我看到神的話説:「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着人的心,嚴重地破壞着人的良心,打擊着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没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弃,没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没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着自己的肉體。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聽到真理也無心思去實行,看見神已顯現也無心思去尋求,這樣一個墮落的人類哪有一點拯救的餘地呢?這樣一個腐朽的人類怎能活在光中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人裏面有一種思想:『你不仁,我不義,你對我都不客氣,我跟你客氣什麽?你不給我留面子,我為什麽要給你留面子?』這是什麽思想?是不是報復的思想?這種思想觀點在常人來看是不是成立?『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在外邦人中間都是站得住的理,完全合人的觀念。但是作為一個信神的人,作為一個追求明白真理、追求性情變化的人來看,這些話對不對?該怎樣分辨?這些東西來自哪兒?來自撒但的惡毒本性,這裏面帶着毒,帶着撒但的惡毒、醜陋的本相,帶着這個本性實質。帶着這種本性實質的觀點、思想、流露、説法甚至表現出來的作法,這些東西的性質是什麽?是不是屬撒但的?屬撒但的這些東西合不合乎人性?合不合乎真理?合不合乎真理實際?是不是跟隨神的人該有的作法、該有的思想觀點?(不是。)」(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决敗壞性情才能擺脱負面情形》)看了神的話我明白了,我能流露惡毒的性情,做出這些没有人性的事,這不是一時的敗壞流露,而是受撒但毒素、撒但本性支配。撒但魔王藉着國家教育和社會的傳染、薰陶灌輸給人許多撒但毒素,就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等等,受這些撒但哲學的敗壞、毒害,人的性情越來越狂妄自大、自私詭詐、陰險惡毒,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形象什麽壞事都做得出來。人與人之間不能正常相處,没有理解,更不能忍耐包容,一旦别人説話、做事觸及到自己的利益,就對人産生成見,記恨人、排斥人,甚至打擊、報復人。就像中共為了維護它的獨裁統治,維護它「偉大、光榮、正確」的形象,無論做多少惡事都不許人揭露,只讓人對它歌功頌德,誰若説真話揭露共産黨,有損它的「光輝」形象,它就要整誰治誰,甚至給人扣上各種莫須有的罪名,把人下到監裏,甚至殺人滅口。大紅龍太惡毒凶殘了!我從小就受大紅龍毒素的敗壞、薰陶,充滿了撒但性情,特别狂妄,不接受真理,不容許别人揭露自己的敗壞,誰説話做事觸及到我,我就跟誰過不去,甚至把誰當仇敵對待。趙弟兄敢于説真話,能根據事實給我提缺欠,可我不但不能正確對待,虚心接受他的幫助指點,反而因着觸及到自己的臉面地位就對他産生成見,背後論斷、拆台,巴不得他被撤换,不知不覺充當了撒但的差役,打岔攪擾神家工作。這時,我才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本性狂妄、詭詐、自私、惡毒,流露的都是撒但性情,没有什麽人樣,這撒但性情不解决,注定是被神毁滅的對象。現在想想,以往我覺得自己人性好,對人能包容忍耐,那是因為没有觸及自己的切身利益,一旦觸及到我的利益,撒但鬼性就顯明出來了。我越想越恨自己,不想再活在撒但性情中抵擋神,我就向神作了個悔改的禱告,願意追求真理,接受神話語的審判潔净,盡快脱去這些撒但性情。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人信神不是常常活在神面前,人就不能對神心存敬畏,也就不能遠離惡,這是連帶的。你的心常常活在神面前你就有約束,你就能達到在很多事上敬畏神,不做越格的事,不做放蕩的事,不做神所厭憎的事,不説没理智的話。你接受神鑒察,接受神的管教,就能避免你做很多的惡事,這樣是不是就遠離惡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從神的話中看到,信神有敬畏神的心太關鍵了,能常常活在神面前,説話、做事接受神的鑒察,遇到觸及自己利益的事,雖然當時不好接受,或者心裏有抵觸,但因着有敬畏神的心,能藉着禱告神放下自己,尋求真理,以神家工作、以本分為重,不做得罪神的事。當我按着神的話實行時,對趙弟兄的成見逐漸放下了,就覺得趙弟兄指出我的問題這是對我的補足,是為了本分達到好的果效,遇到什麽問題也能擺正心態去詢問他了,藉着他的提點幫助,我的缺少得到補足,盡本分比之前果效好一些了,我心裏也感到踏實、平安。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使我認識了自己,有了點變化,看到神拯救人的工作太實際了。

上一篇: 活在神面前
下一篇: 對待本分的態度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我才明白什麼是生命進入

2017年初,我在教會盡帶領的本分,操練一段時間後,有的弟兄姊妹給我提建議,說我很少了解他們的情形、難處,沒有作實際工作。為了扭轉這一偏差,我準備把教會所有弟兄姊妹的情形都跟進了解一遍。

失敗跌倒使我看清自己錯謬的追求觀點

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

放下慾望 心得釋放

揣摩著神的話,回想自從來到這裡盡本分,我就帶著野心慾望,把本分當成自己出人頭地、揚名立萬的工具,把工作果效當成自己被提拔的籌碼,一直走在錯誤的道路上,但神並沒有因為我的剛硬而放棄我,實際地擺設人事物來顯明我,藉著神話語的揭示與審判,使我對自己的錯誤追求有了分辨,不再繼續走與神為敵的路……

發表回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