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是神將女兒從死亡線上救起

11

山西省 王月

女兒突遇車禍 神話語來安慰

2011年10月8日中午十一點多,我正在家做飯,突然電話鈴響了,接通後對方著急地說:「你家蘭蘭出車禍了,正在縣醫院搶救,你趕緊來醫院吧!」聽完這話,我的頭「嗡」的一下大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對方就將電話掛了。放下電話,我愣了一會兒,心想:「女兒早上騎著自行車出去辦事,怎麼會出車禍了呢?可聽對方的口氣,不像是騙人的……」來不及多想,我放下手中的活兒就出了門,急匆匆地攔了一輛出租車就往縣醫院趕。坐在出租車裡,我著急地緊握雙拳,不停地望著車窗外,心想:「不知女兒現在的傷勢怎麼樣了?傷著哪兒了?會不會有生命危險?女兒才十七歲,一個人在醫院裡肯定很害怕……」此時,我真恨不得一下子就飛到女兒身邊看個究竟。情急之下,我趕緊默默地向神呼求:「神啊!聽說女兒出了車禍,我心裡很亂也很擔心,不知道女兒現在的情況怎麼樣,傷勢嚴不嚴重。神啊!願你保守我的心能安靜在你面前,不管女兒的傷勢如何,我都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不埋怨你。」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因我是你們的父,我是你們的堅固台,我是你們的避難所,我是你們的後盾,我更是你們的全能者,而且是你們的一切!」(摘自《第一百零九篇說話》)是啊,神是全能的,神主宰一切,是我們最大的依靠,我應該把女兒交託給神,女兒傷勢怎麼樣、情況如何相信都在神的手中主宰安排!想到這些,我慌亂的心漸漸平靜了下來。

車禍中 神奇妙保守

到了縣醫院,我匆忙跑進急診室,看見躺在病床上的女兒渾身血跡斑斑,面色紫青,呼吸非常困難,見女兒傷勢這麼嚴重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女兒用微弱的聲音叫了一聲「媽媽」,我一把握住女兒的手,又輕輕地摸著女兒的臉,嘴唇顫抖著,心疼得說不出話來,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這時,站在一旁的女肇事司機一個勁兒地向我道歉,從她的話中我得知了女兒出事的過程。原來女兒被撞後直接捲壓在了車底,當場就昏迷了。由於車的底盤太低,女兒在車下面被卡得死死的,圍觀群眾怎麼拽也拽不出來,情況特別危急,正在大家束手無策時,女兒自己竟然慢慢地從車底下爬了出來。聽到這兒,我在心裡一個勁兒地感謝神對女兒的保守。這時,醫生進來著急地對我說:「你是病人的家屬吧,孩子被捲壓在車底時肺部受到嚴重擠壓,現在孩子呼吸很困難,加上下身流血不止,建議你們趕緊去省醫院,否則孩子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聽完醫生的話,我的心都快碎了,決定立即轉院,同時打電話告訴了丈夫和親戚。

救護車在高速公路上飛快地行駛著,車裡的空氣好像凝固了一般,我的心緊張地揪成了一團,視線一刻都不敢離開女兒。這時,女兒睜開眼,再次用微弱的聲音對我說:「媽媽,我喘不上來氣……」看著女兒痛苦難受的樣子,我的心繃得更緊了,生怕女兒支撐不住發生不測。我緊緊地抓住女兒的手,俯下身趴在她耳邊悄悄地安慰她:「蘭蘭不要怕,咱們禱告依靠神,相信神是咱們的後盾。你再堅持一會兒,咱們馬上就到省醫院了。」女兒眨了眨眼睛,示意我她明白了。此時,看著滿身是傷、生命垂危的女兒,我不禁有些軟弱,不住地呼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願神帶領我面對接下來的環境。

人心冷漠 神來搭救

兩個半小時後,我們趕到了省人民醫院急診室,等待醫生搶救,誰知醫生出來看了看女兒的傷情,不負責任地說:「病人的情況很嚴重,現在住院部沒有病房,急診室也沒有床位,你們趕緊聯繫別的醫院吧。」醫生說完扭頭就走了。丈夫和隨同的親戚趕緊打電話聯繫附近各大醫院,誰知也都是人滿為患,根本騰不出床位來,而且如果再去別的醫院又耽延時間,恐怕女兒撐不下去了。看著女兒氣息微弱,難受得喘不上氣,我心急如焚:「醫生不是救死扶傷的嗎?怎麼能見死不救呢?女兒如果不及時救治,隨時都面臨著喪命的危險呀!」我焦急萬分,多麼希望有個好心的醫生能出來救救孩子,但是沒有一個醫生肯出面搶救女兒。無助中,我再次急切地呼求神:「神啊!孩子的情況十分危險,醫院也不肯接收,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神啊!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願你給我們開闢出路吧!」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是呀!神是萬物的主宰,每個人的心思意念都在神手的掌握之中,醫生給不給女兒醫治,什麼時候醫治,女兒會不會有生命危險,都是神說了算,我應該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將女兒向神交託仰望。有了神話語的帶領,我不再那麼著急了,願意依靠神等候神的安排。

急診室

半個小時後,之前的那個醫生又出來了,見我們沒走就問我們到底怎麼回事,聽了我們的回話後,他站在那兒停留了片刻,忽然對我們說:「快,快,快把孩子推進樓道,我暫時給她做簡單的急救。」那一刻,我知道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感動了醫生的心來救治女兒,並不是醫生有醫德,而都是神的作為啊!我不住地感謝神,真實地體會到神一直陪伴在我們的身邊,作我們隨時的依靠!

女兒生死未卜 神話語加給我信心

醫生簡單地給女兒做了檢查後,看到女兒下身不停地流血,就讓我們趕緊轉到婦科。婦科醫生檢查完立即給女兒安排了手術,術後又打電話讓骨科趕緊安排床位,等女兒到了骨科已是晚上十一點多。骨科的主治醫生、胸外科和內科的專家給女兒做了會診,之後醫生把我和丈夫叫到辦公室,對我們說女兒現在的情況很危險,骨頭沒有大的損傷,但她的肺部受到嚴重擠壓造成肺腫脹、發炎,導致呼吸困難,因炎症和腫脹不能一下子消除,接下來的三天是最危險的,女兒隨時隨地都可能死亡,讓我和丈夫作好最壞的打算。聽醫生說女兒隨時都會死,我心如刀絞,不敢再聽下去了,我含著淚水跑回病房,緊緊抓住女兒的手,生怕女兒會隨時離我而去,想著女兒從小到大的一顰一笑,我心痛極了。絕望中,我在心裡一遍遍地向神呼求:「神啊!醫生說孩子隨時有生命危險,我好害怕。神啊!願你帶領我面對這樣的環境……」

禱告後,一段神話語詩歌清晰地浮現在我的腦海裡:「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讓神掌權佔有全人》)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使我明白了自己這麼害怕、痛苦都是因為我對神沒有信心,對神掌管我們人的一切包括生死沒有真實的相信,才不知不覺中了撒但的詭計,被撒但愚弄。想想我雖然知道神主宰一切,但只是道理上的認識、承認,並不是實際經歷後對神主宰有真正認識,因此當聽到醫生說女兒隨時都會死亡時,我就特別害怕,認為醫生能決定女兒的生死,他說女兒有生命危險,那女兒肯定逃不過這一劫了。可仔細想想,當女兒被撞捲到車盤底下,圍觀群眾都束手無策時,是神保守女兒奇妙地從車底下爬了出來;當醫生不願救治女兒時,藉著禱告呼求,也是神改變了醫生的心思意念,讓醫生開始搶救女兒。神已經藉著事實使我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人的命運、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醫生說了不算,我怎麼還這麼小信相信醫生的話而被撒但愚弄呢?我真是太愚昧了!這時我才意識到,神許可這樣的環境臨到是要成全我對神的信心,使我不管經歷什麼樣的環境都能相信神主宰一切,對神有真實的順服,這樣才能識破並回擊撒但的詭計,不活在痛苦害怕中被撒但愚弄。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向神作了個順服的禱告,無論女兒最後怎樣,我都願意正確對待。慢慢地,我心裡踏實了許多。

病情惡化 陷入絕望

下午四點鐘左右,女兒突然呼吸困難,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丈夫趕緊通知醫生。醫生和專家趕來後,說女兒快不行了,必須馬上切開呼吸道,借助呼吸機來幫助呼吸,否則馬上就會死。我一聽緊張極了,擔心女兒的呼吸道被切開後,萬一恢復不好的話會終身帶著呼吸管,但為了能讓女兒有活下來的希望,我和丈夫同意了手術。半個多小時後,手術結束了,醫生說:「這是最後一招了,如果借助呼吸機也呼吸不上來,我們就沒有任何辦法了。」聽了醫生的話,我的心又懸了起來,那一天我和丈夫守著女兒仔細地觀察著她的呼吸,一刻都不敢大意。

晚上十一點左右,女兒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她睜開眼伸出手示意我給她筆和紙,隨後她在紙上寫著:「媽媽,我喘不上來氣,可能不行了……」寫到這裡,女兒的手癱軟地滑了下去,陷入了昏迷中,怎麼叫都叫不醒了,丈夫見狀趕緊去叫醫生,我哭著不停地呼喚著女兒。不一會兒,骨科、耳鼻喉科、胸外科的所有專家都來了,他們圍著女兒檢查後就去辦公室會診了,丈夫也跟著醫生去了。我趴在女兒臉旁,心痛不已,那一刻我寧願躺在病床上的人是自己,也不願意看到女兒受這麼大的痛苦。

二十分鐘後,丈夫紅著眼圈回來了,有氣無力地說:「醫生說女兒不行了,讓咱們回家。」看著軟弱無力的丈夫,又看了看昏迷的女兒,我心裡突然有一股強大的信念:女兒不會死,神會救她的!於是,我堅定地對丈夫說:「我們現在不能回去!」後來,主治醫師也找我談話,勸我說:「我們都在一起會診了,實在想不出救治的辦法了,你女兒救不活了,你們還是回去吧!」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第六篇說話》)我相信神有這樣的權柄與能力,女兒會不會死神說了算,醫生說了不算數,因為是神掌管人類的命運,掌握著人的生死存亡,我相信神一定會救我女兒的。所以,不管後來醫生怎麼勸我,我都堅定地回答「不到最後一刻,我是不會回去的」,並要求醫生再搶救女兒。在我的堅持下,醫生無奈地拿起一根大約四十厘米長的吸痰的管子從割開的氣管道塞進去,用電來回吸了四次,沒想到孩子竟然緩過氣來,慢慢地睜開了眼睛,我高興地抓住孩子的手,一個勁兒地感謝神。可醫生還說:「就你女兒這情況,雖然緩過來了,但肯定活不過今晚,我看你們還是提前回家吧!」醫生說完搖著頭走了。看著女兒有了氣息,我心裡對神充滿了信心,便給女兒聽經歷詩歌《愛神無悔歌》和神話語詩歌《讓神掌權佔有全人》,女兒聽著歌靜靜地睡著了,平平安安地度過了一夜。

誰知到了第二天早上七點鐘,女兒的呼吸又開始急促,非常難受的樣子,她伸出手示意我給她筆和紙,她拿起筆艱難地寫著:「爸爸,媽媽,我呼吸困難,感覺自己不行了,可能活不過今天上午了。」看著女兒寫的字,我感到揪心般地痛,絕望再次湧上心頭,我緊緊地握住女兒的手,心裡不住地呼求神:「神啊!女兒特別痛苦,好像真的不行了。神啊!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求你幫幫我。」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你既信神、跟從神就得為神獻上一切,不應有個人的選擇與要求,你得做到滿足神的心意,既是一個被造的人,那你就應順服造你的主,因你本不能掌握自己,也沒有掌握自己命運的本能。你既作為一個信神的人,就應追求聖潔,追求變化。」(摘自《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揣摩著神的話我明白了,我是一個受造之物,理當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順服造物主的主宰安排,不應對神提出各種要求滿足自己的奢侈慾望,這是沒有理智的表現。回想女兒出車禍這段時間,我在向神禱告時一直求神救我女兒,不要讓女兒死,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信神跟隨神卻對神沒有絲毫的敬畏與順服,沒有站對受造之物的位置,還對神滿了無理要求,真是太狂妄自大、自私卑鄙了!神是造物的主,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女兒的命也在神的手中掌握,神無論怎麼作,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我都應該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這才是我該有的態度。而且一個人什麼時候生,什麼時候死,在神那兒早就定規好了,人理當順服,沒有任何選擇。在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下,我看到自己信神沒有順服神,還一直憑自私卑鄙的撒但性情活著向神索取祝福、恩典,所做所行還不能見證神、榮耀神,的確需要神的潔淨、拯救。於是,我默默地跟神禱告立志,願意真心實意地把女兒的命交給神,無論神是奪取還是留下,我都毫無怨言,真心地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為神站住見證。禱告後,我作了最壞的打算,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後,我握住女兒的手說:「蘭蘭,咱們的生命是神給的,不管是生是死,都應該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雖然咱信神時間短,但是跟不信的人比,咱們已經很幸福了,不白來這個人世間,因為咱們聽到了神的聲音,知道了宇宙之間有一位造物的主,也知道了咱們人活著就應該敬拜神,所以,不管最後結果怎麼樣,咱們都要感謝神,絕不能埋怨神,知道嗎?」女兒似乎聽懂了我的話,點了點頭又眨了眨眼睛,兩行眼淚從眼角滑落。之後,女兒呼吸越來越困難,再次陷入了昏迷中。看著女兒,我整個人癱坐在那裡,眼淚撲簌簌地滑落下來。

姊妹很傷心

絕境中 神愛不離不棄

這時,主治醫生過來了,他看了看呼吸機和心電圖,拿起手電筒翻開孩子的眼睛照了照,用手掐了掐孩子的人中,又掐了掐孩子的胳膊,搖搖頭,冷冰冰地說:「告訴你們孩子活不過今晚了,你看現在不行了吧!她的瞳孔也在散大,臉色也發紫了,沒辦法搶救了。」醫生說完轉身吩咐護士看著輸液情況,如果液體不滴了就拔掉輸液管。之後,醫生頭也不回地走了。聽了醫生的話,丈夫趴在女兒頭頂傷心地痛哭,同病房的人也都流下了同情的眼淚。我雖然有了思想準備,但聽到醫生的話,心裡還是很痛,像被掏空了一樣。我趴在女兒的床邊向神呼求,此時腦海裡面忽然閃現出神的話:「在這步工作當中需我們極大的信心,需我們極大的愛心,稍不小心就會失腳,因為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見又摸不著,神作的就是話語成為信心,話語成為愛心,話語成為生命。達到人都百經熬煉,具備高於約伯的信心,需要人都受極大的痛苦,百般的折磨,不論何時都不離開神,當人都順服至死,對神有極大的信心,神的這一步工作就算結束了。」(摘自《路……(八)》)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感覺神就在我的身邊,告訴我得對神有極大的信心,要像約伯一樣,當試煉臨到時他雖失去家產、兒女,自己渾身長毒瘡,雖然很痛苦,但他相信一切都有神的許可,不管是得福還是受禍,作為受造之物得無條件地順服、接受神的主宰,沒有絲毫的怨言,這是人當具備的理智,人應該站對人的地位,無論神怎麼作都稱頌神的聖名。因著約伯有這些認識,最終他憑著對神的信心、順服與敬畏為神站住了見證。此時我被神的話安慰激勵著,於是,我跪在床邊向神禱告:「神啊!在死亡面前,我看見人的渺小、可憐,看到人生命的脆弱,更看到自己身量的幼小,面臨女兒即將死亡的試煉,我順服你的心太小。神啊!願你保守我不發怨言,有勇氣面對女兒的死,約伯在試煉中能說出『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記1:21)這話,我也願意效法約伯,對你有真實的順服……」禱告後,我心裡平靜了很多,能坦然面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了。

順服中迎來新的希望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我看見液體還在一滴一滴流進女兒的身體裡,這就說明女兒還沒有死,這時,我心裡又燃起了新的希望。我讓護士把醫生找來,主治醫生特別不耐煩地說:「跟你們說不行了,不行了,你們怎麼還不走?」在我再三的要求下,醫生不情願地拿起吸管塞進孩子的呼吸道裡面用電往外吸,吸了三次,吸出了一些痰和血水,孩子突然睜開了眼睛,臉色慢慢地變紅潤了。我握住孩子的手,心裡一個勁兒地感謝神。這時那個主治醫師伸過頭,看了看心電圖,又看了看呼吸機,驚奇地說:「怎麼一下子都正常了?真是不可思議!」緊接著醫生又看了看女兒的臉,確實有了氣色,他舉起雙手在病房跳了起來,高興地說:「我救活了蘭蘭,我救活了蘭蘭!」女兒聽見醫生的話,伸出一隻手示意想寫字,我給她遞過筆和本,女兒寫道:「只要我有一口氣,神就不會讓我死,我能活到此時,這是天注定,我感謝神!」醫生看完之後一聲不吭地走了。此時,我流著淚不知怎麼表達對神的感激,只能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神啊!感謝你對我的愛,感謝你對我女兒的拯救,在這短短的三天之中,我得著的實在是太多了。在我痛苦無助時,是你時時刻刻在我的身邊用話語安慰激勵著我,加給我信心,扭轉了我錯誤的信神觀點,使我真實地順服在你面前,看到你的全能主宰和奇妙作為,我願把一切的榮耀都歸於你——獨一真神!阿們!」

從那天起,女兒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轉,呼吸道也恢復得很好。快出院時,醫生和護士讓我和女兒給醫生寫一封感謝信,我們拒絕了,因為我知道女兒的這條命是神給的,我們只感謝神!

在家休息了一個多月後,女兒就能和正常人一樣生活了,後來還在教會裡盡上了本分。

小姊妹拍照

心靈的感悟

這件事已經過去幾年了,但每每想起女兒死裡逃生的經歷,我對神的奇妙拯救都有很深的感慨:神不單單給了女兒第二次生命,更重要的是,藉著這件事我對人的命運都掌握在神手中這一真理有了真實的認識,同時也明白了不管什麼樣的環境臨到,真心依靠神、仰望神,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放下自己的存心慾望,不去無理智地要求神,而應該按神的話去行,順服造物主的主宰安排,這才是最明智的選擇!感謝神!

相關內容

高壓線觸電 生死一線間
毒蛇咬傷 絕境逢生(有聲讀物)
突遇歹徒劫持 神救我奇妙脫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