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的患難路

2020年11月05日

中國安徽 肖凡

我在宗教裏是一名講道人,1999年4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終于迎接到了主耶穌的再來,我心裏很激動,就熱心盡本分傳揚天國福音。信主時,我們就遭受共産黨的逼迫、限制,信全能神以後,受的逼迫就更大了,不少弟兄姊妹被抓捕,遭到酷刑,判刑坐監。在那個環境裏,我們就靠着神話語加給的信心和力量,一步步往前走。後來,我也遭到了抓捕。

2004年5月的一天,我和幾個弟兄姊妹正在聚會,突然,二十多個警察闖了進來,他們説自己是市國保大隊的,已經監控我的電話四個月了,還説這次是全省統一行動,很多帶領和信徒都被抓了。警察把我帶到市裏一所黨校審訊,一進去就命令我脱掉鞋子蹲下,不一會兒我的腿就麻了,我動動身子,警察就呵斥我,我蹲了大概兩個多小時。他們逼問我帶領是誰,教會的錢放在哪裏,我没説話。國保隊長拿着一副手銬進來,惡狠狠地説:「少跟她廢話,讓她嘗嘗這個!」又説,「你聽聽隔壁是什麽聲音。」這時,我聽到隔壁傳來姊妹一聲聲的慘叫,心裏不由得緊張害怕,心想:警察肯定也會對我酷刑折磨,我能不能受得了?我趕緊在心裏禱告,求神加給我力量,願意依靠神站住見證。就在這時,國保大隊長一脚把我踢倒在地,給我打上背銬,然後提起手銬上下拽拉,反覆幾次,我疼得汗珠直往下滴,過了十多分鐘他們才鬆開。警察看這招不行又换了一招,他們從别處調來一批警察,還有市防暴隊的武警,開始對我施行「車輪戰」審訊,四人一班,白天晚上輪流看守,折磨我不讓我睡覺。我熬得實在受不了,打個盹,警察就往我臉上彈凉水,揪我的頭髮。他們想用這種方式摧垮我的意志,讓我出賣弟兄姊妹、背叛神。我在心裏不停地禱告,求神開啓帶領我,不中撒但詭計。我的神經每天都綳得緊緊的,深怕稍不小心在意識不清的時候泄露教會信息,就一直禱告神,求神帶領我渡過這艱難的日子。警察還故意羞辱我,我上厠所,他們不讓關門,外面的男警來來往往還往裏看,甚至有好多次男警就站在門口看着我上厠所。他們就一直這麽審訊、折磨了我十二天。因着連續十幾天不能睡覺,再加上精神高度緊張,導致我内分泌紊亂,便秘很嚴重,四五天解不下大便,肚子憋脹得很難受。遭受這樣的折磨,我體重從原來的116斤下降到104斤,12天就瘦了12斤。

十二天後,警察把我送到市看守所,關了不到一個月又轉押到一所高級賓館監視居住。他們叫來我丈夫,讓他和我單獨呆在屋裏,勸我交代教會信息。剛開始,我心裏也有些軟弱,多想跟丈夫離開這個鬼地方,但離開的條件是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這時,我想到神的話:「你們務要時刻儆醒等候,多在我面前禱告,對撒但的各種陰謀詭計要識透,要認識靈、認識人,會分辨各種人、事、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七篇》)神的話提醒了我,警察讓我丈夫來是想利用親情讓我背叛神,這是撒但的詭計,我險些上了撒但的當。這時,想到警察審訊我時,拿着一些弟兄姊妹的名單和照片讓我指認,我没指認,想着丈夫一直支持我信神,我可以趁這個機會讓他把這個信息傳遞出去,通知這些弟兄姊妹趕緊隱藏,免得被抓捕。想到這裏,我裝着趴在丈夫的肩上哭,附在他耳邊小聲告訴他,丈夫答應了。我剛説完,一個女警察猛地推開門,没好氣地衝我丈夫説:「讓你來勸她的,你勸了個啥,趕緊走!」這些警察利用丈夫勸我背叛神出賣教會信息,現在一看詭計没得逞,就氣急敗壞地進來趕我丈夫走,真是陰險邪惡。感謝神話的帶領,保守我没中撒但的詭計。

之後,警察又把我押回黨校審訊。他們把我銬在老虎凳上,一個女警拿着一個塑料拖鞋衝進來狠狠地扇我耳光,我被打得眼前一黑趴在老虎凳上,她就説我裝死,駡駡咧咧地揪着我的頭髮繼續扇我。當時,我的臉就像個紫茄子,腫得很高,眼睛不斷往外流血水。接着,一個男警打開老虎凳,揪住我的頭髮把我從老虎凳上拖下來,往老虎凳底下塞,塞不進去就用脚踢,邊踢邊駡我不如一條狗,讓我在底下趴着。被他們這樣毒打、羞辱,我心裏很難受也有些軟弱:這樣無休止的酷刑折磨、羞辱啥時候是個頭啊?痛苦中,我想到了死,可我被銬在老虎凳上,連死的機會都没有。我在心裏不停地禱告神,想到了歷代聖徒因着傳揚主的福音所遭受的迫害,他們有的被馬拖死,有的被石頭砸死,有的被鋸死,他們經受了常人難以忍受的折磨,用自己的生命為神作出了見證。可我呢,受這點苦就消極軟弱了,甚至想以死解脱,真是太懦弱,没有一點見證。我心裏特别懊悔、難受,向神禱告悔改。就在這時,我看到不遠處的窗户上有一隻小鳥,羽毛是灰色的,一聲接一聲地叫,我聽着諧音像是「要站住見證,要站住見證!」聲音越來越急促,幾近嘶啞,我意識到是神在藉着小鳥提醒我,心裏特别感動,我流着泪在心裏跟神禱告:「神啊,我不願做狗熊、懦夫,這麽懦弱地死去,願你加給我信心、力量,我願站住見證羞辱撒但。」之後,我想到神的話:「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卧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麽簡單嗎?》)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神的話給了我安慰與鼓勵。是啊,神末世道成肉身發表真理拯救人,撒但怎麽會善罷甘休?它又怎麽能放過信神、跟隨神的人呢?我信神盡本分,遭到共産黨的逼迫、殘害這是必然的,因為共産黨就是撒但惡魔,是神的仇敵。但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藉着撒但的迫害、酷刑折磨來成全我們的信心與順服,藉此作成一班得勝者。我是為得着真理受苦,這苦受得有意義、有價值。又想到神為拯救我們親自道成肉身,忍受人的弃絶、毁謗,還經受共産黨的追捕、迫害,没有安身之處,神受的屈辱痛苦太大了,我一個敗壞的人,受這點苦算什麽?今天能與基督同受苦難,這是我的福氣,我不能懦弱地死去,不管撒但怎麽折磨我,哪怕我還有一口氣,也要站住見證滿足神。接下來,國保大隊的科長陰笑着説:「看你自尊心很强,我們也不想這樣對待你,只要你與我們配合,老實交代,我保證很快放你回家與家人團圓。」他們又買來鷄腿、麵包給我吃,我心裏清楚,他們想用軟招誘騙我背叛神。我看着他們,堅定地説:「我享受不起你們這樣的待遇,不用來這一套,我現在是你們案板上的肉,你們不是想怎麽剁就怎麽剁嗎?我豁出去了,也没打算活着出去,隨你們的便。你們問的這些情况,我已經説過了,我不知道!」他皮笑肉不笑地説:「别想得這麽嚴重,你想開點,把問題交代清楚就可以回家了。」説完灰溜溜地走了。之後,警察就一直讓我坐在老虎凳上。半個月後,他們把我送到看守所,看守所的警察看我的傷太重,不敢接收,國保大隊的警察硬逼着我説是不小心摔的,看守所才勉强接收。

在看守所呆了一個月,警察又把我帶到黨校審訊。他們讓我每天24小時坐在老虎凳上,身體直直地坐着,腿彎成90度,連續坐了一個月,我的頸椎疼得受不了,腿浮腫得厲害。警察還經常戲弄、辱駡、毆打我,我特别氣憤。尤其聽到警察説他們又抓了多少弟兄姊妹,還説:「一抓住信全能神的人,不管男女老幼,先對他們一陣酷刑,這是震懾法,讓他們心裏害怕,不怕他們不招。」聽到這夥惡魔眉飛色舞地炫耀怎麽殘害弟兄姊妹的,看着他們得意又狰獰的笑,我恨得咬牙切齒,共産黨真是以殘害人為樂的惡魔!我在心裏禱告咒詛這些魔鬼。警察看從我嘴裏得不到想要的信息,又把我轉到拘留所、拘役所、洗腦轉化基地,之後,把我送到市看守所關押了一年三個月。警察想盡辦法摧垮我的意志,讓我背叛神,都没有得逞,最後他們給我扣上「利用封建迷信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判刑四年。

到了監獄,我再次體嘗了什麽是人間地獄。在監獄裏,我被安排做服裝,是流水綫,每個人都有任務,如果跟不上下一道工序或者完不成任務,晚上11點左右下班後要在大廳罰站半小時到一小時。每天除了吃飯,其餘時間都是在工作間幹活,口渴也顧不得喝水,上厠所都是小跑着去,導致我便秘得很厲害。由于長期坐着幹活,繁重的工作量,加上之前被警察酷刑折磨,坐了兩個多月老虎凳,我的頸椎病也很嚴重,經常頭痛、噁心。有一次,我洗澡時不小心滑倒了,頭重重地撞到了地上,腰磕在台階上,當時覺得頭矇矇的,身子不能動了,腰像斷了一樣鑽心地痛。犯人都説我不死也得成殘疾。她們就一起喊號,又按警鈴,但一直没有警察搭理。幾個犯人把我抬到床上,我感覺身子像是斷成了兩截,痛得眼泪直流,一夜没有合眼。第二天8點,警察才到號室,不耐煩地問摔得怎麽樣,我説:「可能腰摔斷了,整個身子不能動,頭也痛得很。」警察説:「没什麽大問題,這批任務很緊,趕緊上樓幹活。動不了就讓人背你去,没人背,自己爬着上去!」説完就走了。我忍着劇烈的疼痛,讓人把我一點一點扶起來,光起床就用了三四十分鐘,我一點一點挪到樓梯口,又一點一點爬到樓上,到電機前嘗試着想坐下,反覆幾十次也做不到,最後抱着電機咬着牙一猛勁坐下,覺得腰像斷了似的鑽心地痛。好不容易熬到醫生上班,給我塗點碘酒,給了3顆三七片,我喝下去,接着趕緊趕活。肉體和心裏的痛苦讓我難以忍受,我恨這些警察不拿我們當人待,在他們眼中犯人都不如一條狗,我們就是他們賺錢的機器。想想我被判刑四年,現在才入監不到一年,這麽漫長的刑期怎麽渡過,能不能活着出去真不好説,我感到很孤單、凄凉。我不自覺地小聲哼唱起我最愛唱的神話語詩歌:「在苦難臨到的時候,你能不體貼肉體,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隱藏的時候,你能够有信心跟從神,以往的愛心還不變、不消失,無論神怎麽作,你都任神擺布,寧肯咒詛自己的肉體也不埋怨神,臨到試煉時寧肯忍痛割愛、流泪痛哭也得滿足神,這才是真實的愛、真實的信心。不管你實際身量如何,首先你得具備這些受苦的心志與真實的信心,還有背叛肉體的心志,寧可個人受苦、個人利益受損失也得滿足神的心意,還得有懊悔自己的心,以前自己不能滿足神,現在能懊悔自己,哪一條都不能缺少,神就藉着這些來成全你,你不具備這些條件就没法被成全。(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如何才能被成全》)我小聲哼唱着詩歌,越唱越受感動,止不住地流泪,心裏也有了些力量,感覺到我雖然身處魔窟,受了一些苦,可在我軟弱的時候,神的話還在帶領我,加給我信心與力量,神不曾離開過我,有神的話語陪伴我不孤單。想到這些,我心裏特别得安慰,也懊悔自己没有受苦的心志,臨到這些苦難試煉就活在消極中,實在是傷神的心。回想自己從被抓到現在,經歷了警察長時間的摧殘、折磨,如果没有神話語的帶領,没有神的看顧保守,我不知死幾次了。現在面對監獄裏非人的折磨,我相信依靠神也能勝過去。神也是藉着這些環境成全我的信心,我不能再讓神傷心,我要依靠神堅强起來,好好活下去,為神作見證。想到這些,我心裏就不覺得太痛苦了。那段時間,是神的話語帶領我勝過撒但的摧殘折磨。最後,我刑滿釋放,活着走出了這個人間地獄。

出獄後,我回到家見到了幾年没見的父母,父親蒼老了很多,母親也特别憔悴、消瘦,她哭着説:「我都没想着還能活着見到你。」聽父親説,母親知道我被抓了,擔心得整宿整宿睡不着覺,吃不下飯,不久得了一場大病,差一點死了。我回到婆家,得知警察在我們村散布謡言,説我是詐騙犯,丈夫受不了周圍人的指指點點,只好外出打工,還説要跟我離婚。婆婆因着我坐牢丢了她的面子,對我也没有好臉色。我女兒也經常被學校的老師、同學嘲笑,村裏的小孩都不和她玩。看到這一切,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好端端的一個家,就因着中共的迫害變成了這樣,我恨透了共産黨這個惡魔!不由得想起一段神的話:「什麽古代傳人,什麽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裏?公平在哪裏?安慰在哪裏?温暖在哪裏?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强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人間的温暖在哪裏?人間的歡迎在哪裏?為何讓神苦苦巴望?為何讓神聲聲呼喊?為何逼得神為愛子擔憂?黑暗的社會,狼狽的看家狗為何不讓神隨便出入他造的人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揣摩着神的話,我徹底看清了共産黨的醜惡嘴臉。它打着正義的旗號,説什麽「宗教信仰自由」「執法為民」「百姓的父母官」,滿口的仁義道德,却用各種手段抓捕、迫害信神的人,還到處散布謡言,害得多少基督徒被抓坐監、有家難歸、骨肉分離。以往我對大紅龍没有分辨還很崇拜,親身遭受它的迫害以後,我看清了共産黨就是禍害百姓的魔頭,它的實質就是與神為敵、與真理為敵,它就是最邪惡反動的惡魔集團!現在我再也不受它的迷惑了,我要徹底弃絶它、背叛它,堅定信心跟隨神走到底!

我出獄後,警察一直没有放鬆對我的監控。當地派出所的人經常詢問我還信不信神,我在家看神話都得大門緊閉,把神話語書籍藏在最隱秘的地方,出去聚會、傳福音都特别小心。2013年3月份的一天,我負責的一處教會帶領和兩個執事被抓了,需要轉移教會物品,通知相關的弟兄姊妹防範。我正安排這些事時,一個姊妹説:「被抓的教會帶領有弟兄姊妹的名單,已經落到了警察手裏,警察正在調各個路口的攝像頭查陌生人,準備挨家挨户搜查信神的人,還揚言『寧可錯抓一千,不能放過一個!』」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裏有些害怕,我因信神被抓捕過留有案底,如果警察調監控比對出我的相貌,很容易就能抓到我。要是再被抓,他們肯定會把我往死裏整,我得趕緊離開這個地方。當我來到另一處教會,心裏怎麽都安静不下來,良心特别受控告,想到那處教會的工作急需安排,我為了保全性命就撂下托付在這個時候離開,這也不是維護神家利益呀?哪還有一點良心、人性?這不是狗熊、懦夫嗎?對神還哪有信心,哪有見證?想到這些,我趕緊跟神禱告,願神加給我信心力量,能站住見證。

二十年的患難路

隨後,我看到一段全能神的話:「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麽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麽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麽,撒但拿人也没辦法。雖然在『肉體』的定義中説肉體受撒但的敗壞,但人若真把自己交出來,不受撒但的驅使,這樣,誰也難不倒人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今天這個環境臨到,是神對我的檢驗,也是靈界的一場争戰,我應站在神一邊,把命豁出去羞辱撒但,為神作見證,决不能在這關鍵的時候當逃兵!俗話説「患難見真情」,我得維護神家工作,這才是一個有人性的人該做的。我今天是為義受逼迫,就是死了也有價值,如果我苟且偷生,屈服于撒但,即使肉體没死,活着也是行尸走肉。想到這些,我心裏釋放了。我急忙騎着車趕到那處教會,安排弟兄姊妹轉移神話語書籍,通知弟兄姊妹躲藏,很快就把教會的工作安排好了,真是感謝神的帶領!

信全能神這二十多年,一直遭受中共的逼迫、迫害,我的肉體雖然受了一些苦,但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明白了一些真理,學會了分辨是與非、正義與邪惡,同時也在這樣特殊的環境裏學會了依靠神,真實感受到神話語的權柄,對神有了一些信心,這都是神的恩待啊。感謝全能神!

上一篇: 無法抹去的烙印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一名基督徒的人生感言(下)

揣摩著神的話,小灰對什麼是有意義的人生有了新的定義。以往,她把追求被人高看、受人尊崇當成了正確的人生觀,認為這樣活著才有價值,為此她受盡了撒但的愚弄和殘害,活得身心俱疲。是全能神的話語喚醒了她,使她在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中逐步明白了,人活著只有追求真理,活出神話語的實際,達到認識神了,才能不再受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轄制,得著釋放自由,活出最有意義的人生。

躲避災難的唯一路途

自從四川大地震發生後,我總是提心吊膽,擔心自己不知哪天也會落入災難中。特別是看到現在災難越來越大,地震越來越頻繁時,我更是害怕災難會突然臨到自己,便整天琢磨著:若發生地震,我該採取哪些防範措施來保護自己呢?

永遠的痛

經歷這次的失敗,他體嘗到了神的性情公義不容觸犯,也認識到信神不追求真理、没有神的話作根基,對神不會有真實的信心,臨到患難試煉就容易跌倒失敗……

什麼是真正的接受真理

感謝神的開啟引導,使我明白了什麼是真正的接受真理,也看到了自己以往的認識與實行太偏謬,根本不合神的心意。我立定心志要重新開始,在神所說的一切話上下功夫,真正把真理的實質接受到心裡,落實在自己的實行上,能夠憑神的話活著,成為一個真正接受真理的人。

發表回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