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在「死的試煉」中

1

韓國 行道

全能神説:「神來在地上作工作一點不假就是為了拯救敗壞的人類,否則他决不會親自來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盡他的憐憫慈愛,以至于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撒但來换取全人類,今天并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們是末了各從其類的時候,拯救你們的方式不是憐憫慈愛,而是以刑罰、審判來更徹底地拯救人類。所以,你們接受的盡是刑罰、審判與無情的擊打,但你們該知道,在這無情的擊打裏并没有一絲的懲罰,無論話語怎麽嚴厲,臨到你們的只是幾句在你們來看没有一點人情味道的話語,無論我的怒氣有多大,臨到你們的仍是教訓之語,并無一點意思要傷害你們,也并無意思要將你們治于死地,這不都是事實嗎?你們知道,現在無論是公義的審判,還是無情的熬煉與刑罰,都是為了拯救,不管現在是要各從其類,還是要顯明各類人,所有的説話、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那些真心愛神的人。公義的審判是為了潔净人,無情的熬煉是為了潔净人,嚴厲之語或責打都是為了潔净,都是為了拯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看了神的話,我很有感觸,想起二十多年前在死的試煉期間那段難忘的經歷,真實地體嘗到神的審判刑罰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無論話語怎麽嚴厲、扎心,都是為了潔净人、變化人。

那是1992年2月,經歷效力者的試煉以後,神高抬我們成為國度時代的子民,還對國度子民提出要求,讓人注重讀神的話,實行神的話,追求認識神,在試煉中為神作見證,等等,盡快達到國度子民的標準。那時神的話裏經常提到「在我家中做子民的」「在我國度中的子民」,我感到神把我們當成了家裏人對待,心裏特别地温暖,也很受激勵,就開始往子民的標準上追求,注重禱讀神的話,在神的話裏揣摩神的心意,力所能及地盡本分,還立下心志要一生跟隨神。記得那年我22歲,身邊的同齡人多數都娶妻生子了,不信的家人就忙着給我找對象,但我都一一推辭了。

那時候我很喜歡唱《國度禮歌》,尤其唱到「撒但的國在國度禮炮聲中倒下,在國度禮歌震動之下被摧毁,永遠不會再起來!」「地上之人,有誰敢起來抵擋?因着神降在地上,隨之而來,神帶下了焚燒,帶下了烈怒,帶下了所有的灾難,世上的國已成了神的國!」(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想到神的國度就要實現在地上了,等神的工作結束,大灾難降下,所有抵擋神的人都被毁滅了,我們跟隨神的這班人就能剩存下來,被神帶入國度,享受永遠的福分,想想心裏都覺得美。當時就認為我們接受了全能神的名,又蒙神高抬做國度子民,活着進天國那是板上釘釘的事,誰也奪不去,所以特别地激動、興奮。那些日子,我們都精神焕發,特别喜樂,感覺為神花費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然而,神是聖潔公義的,神鑒察人心肺腑,知道我們心裏所存的觀念想象與奢侈欲望,在4月底,神發表了新的説話,把我們帶入了死的試煉。

一天,教會帶領來給我們聚會,讀了神的話:「人都在睡夢中的時候,我却周游列國,將我手中的『死亡之氣』灑向人間,所有的人頓時從生機之中走出來,步入了人生的第二個台階。在人類當中,便再也看不到生物,到處布滿死尸,充滿生機的活物立時不見踪影,地上散發着死尸的味道,使人透不過氣來。……如今,在這裏,所有的人的尸首横躺豎卧,不知不覺之中,我將手中的瘟疫倒下,人的尸首便都腐爛,在人的身上不再有血肉相連,我便遠離人而去。我不會再次與人同相聚,不會再次來在人間,因我整個經營的尾聲已結束了,我不會再造人類,不會再次理睬人。在人看了我口之言後,便都失望了,因人都不願死去,誰何嘗不是為了『活來』而『死去』呢?當我告訴人我無有讓人『活來』的『法術』之時,人便失聲痛哭,確實,雖然我是造物的主,但我只有『權力』讓人死去,却并無『能力』讓人活來,在此我向人賠禮道歉。所以我提早就告訴人『我欠下人一筆不可奉還的債』,但人却都認為我説客套話,今天事實臨及,我仍是這樣説,我不會違背事實的真相説話。在人的觀念當中都認為我口的話中方式太多,所以人總是捧着我給的話却另有所盼,這不是人的不正確的『存心』嗎?就在此背景之下我才敢『大膽地』説人并不真心愛我,我不會背着良心委屈事實的真相,因我不會把人帶入人的理想境地,最終,在工作完成之時,我將人領入死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四十篇》)看到神説「雖然我是造物的主,但我只有『權力』讓人死去,却并無『能力』讓人活來」,我心裏很困惑,神為什麽這麽説呢?神掌管着人的生死,為什麽神説没有「能力」讓人活呢?難道我們信神的人最後還得死?我趕緊摇摇頭,「不會的!不會的!這絶不可能!我們是國度子民,怎麽會死呢?可是神不會和我們開玩笑的,神的話明明説『在工作完成之時,我將人領入死地』,那不就意味着我們將要面臨死亡?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啊?」我怎麽也想不通神為什麽要説這樣的話,其他弟兄姊妹也都是一臉的茫然。這時,教會帶領交通道:「我們的肉體被撒但敗壞太深,滿了撒但性情,狂妄、詭詐,自私、貪婪,常常説謊欺騙。雖然信神能為神撇弃花費,但我們實行不出神的話,臨到患難試煉還能埋怨神、論斷神,這説明我們的肉體還是屬撒但的,是抵擋神的。神的性情公義聖潔不容觸犯,神怎麽可能允許屬撒但的人進入神的國呢?所以神的工作結束時,大灾難降下來,我們信神的人如果没有得着真理,生命性情没有變化也必然得死……」

聽着帶領的交通,我心裏像打碎了五味瓶一樣不知什麽滋味,又好像從天上一下子重重地摔到了地上,整個人都矇了,不解、埋怨一股腦兒全涌了出來,「我們末了的一代不是最有福的一代嗎?神已經高抬我們做國度子民,我們都是神國中的柱子、棟梁,怎麽到最後我們還得死呢?我撇下青春、婚姻跟隨神,為神跑路花費,受了不少苦,還遭受中共的抓捕迫害,忍受外邦人的譏笑、誹謗,没想到最後還得死,那我受的這些苦不就白受了嗎?」我越想越痛苦,心口像壓了一塊大石頭,喘氣都覺得困難。大家也都是一臉的痛苦,有的悄悄抹眼泪,還有的弟兄姊妹竟捂着臉「嗚嗚」地哭了起來。聚完會,我母親不停地唉聲嘆氣:「我活了六十多歲,死了也罷,可你這麽年輕,人生才剛剛開始,唉!……」聽到母親的話,我心裏更難受,眼泪忍不住流了下來。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實在想不通,我這麽熱心為神花費,撇下一切,受了不少苦,為什麽大灾難臨到還要死去?我實在是不甘心啊。我趕緊找出神的話翻來覆去地找,想從中找到綫索,看結局能不能改變,但怎麽也没找到想要的答案,我徹底傻眼了,看來我們真的已經被神定罪了,我們的死已成定局,誰也改變不了,只能聽天由命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特别消沉,説話有氣無力,幹什麽都没有心思。以前我抄寫神話語的時候都是加班加點,手上磨出了繭子也不在乎,就想讓弟兄姊妹盡快讀到神的新説話,可現在就没那麽有負擔了,起初那股火熱勁兒凉了一大半,抄寫神話的時候心裏還不時地想着:我還這麽年輕,還没享受到天國的福分,就這樣死了實在是不甘心哪!想着想着眼泪就流出來了。那段時間,我心裏整天沉甸甸的,就像插了把刀一樣,特别痛苦,就覺得天也不藍了,草也不緑了,感覺大灾難隨時就會降下,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就會死去,好像到了世界末日一樣。

後來,我們讀了神的話才對自己有了點認識,心裏慢慢得着了釋放。當時我看到神的話説:「如今,在邁向國度大門之時,所有的人都開始奮起直追了,但當人走到國度門前之時,我將門關上,將人拒之門外,要求人都拿出『通行證』,我的這一反常的舉動大大出乎人的意料,人都驚訝了。為什麽向來敞開着的門今天突然緊閉呢?人都雙脚跺地,在地之上踱步,在人的想法當中想走後門進去,但當人將『假通行證』拿出來遞給我之時,當場被我扔在火堆裏,人看着燃燒着的『自己的心血』而失望了。人都抱頭痛哭,眼看着國度中的美景却不能進入,但我却并不因着人的可憐之態而讓人進去,誰能隨意打亂我的計劃呢?難道後天之福是人的熱心换來的嗎?難道人的生存意義就是隨意進我的國度嗎?……在人的身上,我早已失去信心,早已没有希望,因人都没志氣,總是不能把『愛神的心』給我,總把自己的『存心』給我。在人身上我也没少説話,既然到了今天,人仍不聽我勸,所以我將我的觀點告訴給人,以免人以後誤解我的心,以後人是死是活自己看着辦,這事我做不了主,我希望人都自己找點生存之道,我是無能為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四十六篇》)「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麽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麽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麽,撒但拿人也没辦法。雖然在『肉體』的定義中説肉體受撒但的敗壞,但人若真把自己交出來,不受撒但的驅使,這樣,誰也難不倒人的,就在此時,肉體發揮其另一個功用,開始正式受神的靈支配,這都是必要過程,必須得這樣一步一步地來,否則,神無法在頑固的肉體中作工,這是神的智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揣摩着神的話,我感到扎心、難受,我現在這麽消極痛苦,不就是因為怕死,不就是得福心太强導致的嗎?想到自己起初信神就是奔着得福進天國來的,雖然經歷了效力者的試煉,得福的存心放下了一些,也有心志甘願為神效力,但自私、貪婪的撒但本性在裏面根深蒂固。當神把我們轉為子民後,我的心又蠢蠢欲動,覺得這次肯定能進天國了,我就認為我接受了全能神的名,蒙神高抬追求做國度子民,又撇弃一切為神花費受苦,活着進天國是理所當然的,誰也改變不了。當神的作工打破我的觀念,剥奪我的前途歸宿,我就軟弱消極,向神發怨言,甚至後悔以往為神撇弃花費。我的付出花費就是為了换取天國的福氣,是在與神搞交易,這不是在欺騙神、利用神嗎?想想每一次試煉臨到,我流露的都是悖逆、埋怨,想順服神也順服不下來,明知真理就是實行不出來,看到我的本性的確就是抵擋神的,是屬撒但的。就我這樣一個滿了撒但性情的人,就該死、該滅,根本没有資格進神的國,這是神的公義性情决定的。今天我能有機會跟隨神,認識神的公義性情,這也没白活一回!想到這兒,我就向神禱告,不願再為肉體活着,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不管以後什麽結局,就是死也要贊美神的公義。當我不再考慮自己的結局歸宿,豁出死,甘願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我心裏得着了一些釋放。

不過當時我們雖然能順服下來,不管有没有結局都要跟隨神,但也是處于一種消極的狀態,没有什麽追求目標。直到1992年5月,神又發表話語,讓人在有生之年追求愛神,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把人帶入愛神時代,結束了死的試煉。通過讀神的話、聚會交通我認識到,雖然人的命運在神手裏,誰也逃不過死亡這一關,但神的心意不是讓人消極地對待死亡,而是讓人在有生之年追求愛神,實行真理,脱去敗壞性情,得着潔净,這樣的人才有資格進入神的國。這時我才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把我們帶入死的試煉并不是真的要把我們帶入死地,而是向我們顯明了神的公義性情,讓我們明白神拯救什麽人、毁滅什麽人、什麽人才有資格進天國,另外也讓我看到了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能够放下自己的觀念想象和得福存心,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開始脚踏實地地追求真理,這是神對我的拯救啊!看到神的審判刑罰不是恨人,不是折騰人,而是為了把我們帶到追求真理、蒙拯救的正路上。想想神在我們身上所作的這一切,并没有事實臨及,只是發表話語審判刑罰、試煉熬煉人,就能達到這樣的果效,神的作工真是太智慧,神對人類的愛與拯救太實際了。

相關內容

  • 為臉面活著讓我飽嘗痛苦滋味

    回想信神這幾年,我經歷了多次的失敗挫折,走過許多彎路,藉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揭示與神擺設人事物、環境的修理對付、責打管教,現在我終於明白了,都是因著自己追求臉面地位,走的道路不對,神才藉著多次的審判刑罰,使我看透名利地位對自己的苦害,不再沿著錯誤的道路狂奔。若沒有神的審判刑罰及時地呼喚、拯救,我早就沉淪滅亡了,也永遠不會認識自己的致命處就是臉面地位,更不會認識自己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撒但本性實質。是神的審判刑罰轉變了我錯誤的人生觀、價值觀,使我脫離了撒但毒素的捆綁。

  • 信神該走什麼道路

    聖經上說:「有一條路,人以為正,至終成為死亡之路。」(箴16:25)以往我對這段經文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認為的正道,卻是通向滅亡的路呢?那到底什麼是正確的道路,什麼是錯誤的道路呢?直到我經歷了神的末世作工,才明白了其中的奧祕……

  • 狂妄自大的我終於老實了

    揣摩著神的話語,反省著自己的情形,我深深感受到臨到這樣的審判刑罰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因自己走的路不對,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沒有真實的認識,很容易做出觸犯神性情的事,神才興起新人修理對付、揭露我的敗壞性情,使我從中認識自己,追求性情變化。神就是藉著這樣的審判刑罰帶領我進入神的話,更是為了使我對神的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有認識,同時也是為了使我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有認識,人如果憑狂妄自大的本性活著只能走上與神為敵的道路,最終的結局就和撒但一樣,因抵擋神而被神毀滅。

  • 虛榮臉面拜拜了

    神的刑罰審判就是拯救人的光,沒有神的刑罰審判,我仍會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一直苦苦地追求地位,被撒但苦害、捆綁,活在黑暗中遠離神、背叛神,失去神的祝福,最終因著與神爭奪地位抵擋神而沉淪滅亡。現在我真切地體嘗到只有神的話語才是人真正的生命,是做人的根本,只有憑神話語活著,心靈才能得著自由、釋放,才能活出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感謝神對我的拯救!從今以後,我要竭力追求真理,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安慰神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