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你的作工合神心意嗎(有聲讀物)

56

小 潔

信神以來,每當聽到身邊的弟兄姊妹解剖自己追求名譽地位失去聖靈作工,或者看到有些人因為追求地位走上敵基督的道路被淘汰時,我就在心裡警戒自己盡本分千萬不能追求地位走錯誤的道路,但我被撒但敗壞太深,雖有這樣的心志與願望卻沒有進入這方面的真理實際。後來,藉著神一次次的顯明,迫使我靜下心來反省自己,才看到自己在盡本分中盡為名利地位說話做事,坑人害己,給教會工作也帶來了打岔攪擾。是神的審判刑罰使我有所醒悟,看到為名利地位作工實在是可恥可恨,令神厭憎恨惡,同時也使我找到了盡本分正確的追求目標和實行進入的路途。

去年十月,我和陳姊妹一起被選舉為教會帶領,選舉時有的弟兄姊妹對陳姊妹的評價比較好,我心裡就不甘示弱,想想陳姊妹雖然比我成熟穩重,但我交通真理並不比她差,我要好好地發揮自己的優勢。為了不被弟兄姊妹小瞧,每次安排一些工作時,我都比陳姊妹搶先一步,心想:弟兄姊妹看見我這麼積極盡本分,肯定會覺得我比陳姊妹好。平時讀神的話有亮光我也不跟陳姊妹分享交通,怕說了以後聚會時她談出來了不就顯不出我了嗎?聚會的時候,聽到弟兄姊妹談自己情形不太好,陳姊妹就結合自己的經歷跟大家交通,我心想:「如果這個時候我不交通的話,弟兄姊妹會不會說他們情形不好的時候都是陳姊妹扶持他們的,我沒做什麼實際工作。不行,我也得交通,而且還要交通得比她更實際,更有路途。」當我交通完,弟兄姊妹說聽完我的交通明白了神的心意,也有了一些實行路途時,我心裡就美滋滋的:弟兄姊妹肯定會覺得我交通真理比陳姊妹好。有時彙報工作我也充當急先鋒,心想:「如果我加班把彙報做好發給上層帶領,她看見我點燈熬油地盡本分,肯定會覺得我比配搭姊妹能吃苦,有負擔。」有時工作多安排的時間緊,我覺得再跟陳姊妹商量太耽誤時間,這樣上層帶領會覺得我盡本分拖拖拉拉,沒有效率,於是我就象徵性地跟陳姊妹說一下,就急匆匆地去安排工作了。當上層帶領找我了解工作的時候,我也是受地位心的支配急於表功,快言快語地把工作配合情況全盤交通出來,生怕功勞被陳姊妹搶走。後來,上層帶領或者其他工作負責人一有事,多數時候就會找我商量,我就暗自高興,心想:看來帶領和弟兄姊妹還是挺看重我的。為了得到上層帶領的重視、弟兄姊妹的高看,我更加注重自己盡本分的效率了。可是漸漸地,我感到靈裡黑暗下沉,盡本分越來越吃力,沒有路途。有一次我和陳姊妹一起靈修,聽到她說盡本分受我轄制,消極了,我心裡受責備。回想我和陳姊妹配搭以來,受名利地位心支配,我急於表現自己讓人高看,盡本分常常一個人說了算,很少跟她商量,有時提一下也是走過程,心裡特別不想讓她參與進來,因為那樣就顯不出自己的高明了。這時我意識到是神藉著陳姊妹來提醒我,我便向神禱告反省自己,看到神的話說:「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如果他真是這樣的表現,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你不是在見證神,你不是在為神花費,不是在為神盡上你的責任與義務,而是為你自己。『為自己』言外之意是為了什麼?為撒但。所以到最終,神就會說: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賞賜沒有了,神不紀念了,在神那兒不是善行,成惡行了,這不是一場空嗎?」(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從神話語的揭示中我看到了,保羅信神心中絲毫沒有神的地位,他作工講道不是為了滿足神,不是為了高舉見證神,而是為了自己的地位,為了得到人的高看,活出的都是撒但的形象。再看看自己,積極安排工作、聚會交通,根本就不是為了盡好本分滿足神,而是為了搶在配搭前面顯露自己,讓弟兄姊妹覺得我有負擔;點燈熬油彙報工作,也不是對本分有負擔,而是為了在帶領心中留個好形象。凡是有出頭露臉的機會我一個也不放過,盡本分只考慮自己的地位站沒站穩,別人會不會高看,絲毫不考慮自己的作工對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有沒有益處,對教會工作有哪些影響。我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爭奪地位,讓人高看,所活出的不正是保羅的形象嗎?神高抬我給我盡本分的機會,我不但不珍惜,反而處處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為維護自己的地位做事說話,我帶著這樣卑鄙的存心盡本分,又怎能不令神厭憎?神怎能稱許我這不乾不淨的付出呢?現在神向我掩面,正顯明了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若不是神的審判刑罰及時臨到,我還會在錯誤的道路上繼續作惡,被神厭棄、淘汰!

你的作工合神心意嗎?

之後,我又想到一段神的話說:「這些東西怎麼擺脫呢,你們有沒有路途?你先看透,然後你得學會捨這些東西,放下這些東西。你總抓這些東西,總爭這些東西,心裡被這些東西佔滿、充滿了,你總不想放,總抓著不放,那你就被這些東西控制著,捆綁著,就成奴隸了,你就放不下了。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別一臨到出面的事、露臉的事就打破頭要爭,要搶;你學會往後退,但是本分還不耽誤,做一個默默無聞、盡本分不在人前顯露的人。你越捨,越放,心裡就越平安,心裡空間就越來越大,你的情形就會越來越好……」(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要想解決自己不對的存心、慾望,就得學會捨,學會讓別人出頭,自己默默無聞地盡本分。當盡本分想顯露自己讓別人高看的時候,能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為滿足神而盡本分,這樣才能獲得聖靈作工,敗壞性情才能一點點解決。之後的一段時間,我跟配搭姊妹一起盡本分時,開始注重往這方面實行。我把自己所掌握的一些東西跟配搭分享,這樣我們在盡本分上就能互相補足,教會很多工作也能及時配合上了。有一次聚會時,陳姊妹在跟弟兄姊妹聊情形,我在一旁也找了幾段比較符合弟兄姊妹情形的相關神話語,當時心裡也爭戰,心想:「是直接給弟兄姊妹看呢?還是先給陳姊妹看看是否合適,然後讓她給弟兄姊妹交通呢?如果給陳姊妹,讓她去交通,弟兄姊妹也不知道是我找的啊?」我意識到自己不願給陳姊妹還是受地位心支配,想到神的話說「做一個默默無聞、盡本分不在人前顯露的人」,我知道了神希望我做一個不求被人高看,只為滿足神盡好自己本分的人。明白神的心意後,我就把找好的幾段神的話給陳姊妹看,並把自己的想法跟她說,她也覺得挺好。交通過後,弟兄姊妹對自己的情形有些認識了,實行路途也更清晰透亮了,雖然我失去了露臉被人高看的機會,但心裡卻感到平安踏實。以前,我總是把自己明白的藏起來拿到聚會當中交通,顯露自己讓弟兄姊妹高看;後來,我和陳姊妹在聚會前先禱告尋求、互相交通,把自己的領受都談出來達到彼此認同,互相補充,在聚會中,我的心時時揣摩著怎麼互相補充能達到聚會有果效,不知不覺我爭名奪利、顯露自己的存心比以前少多了,聚會也有了聖靈的引導帶領,果效比以往好多了。經歷中,我真實感受到了,當自己擺對盡本分的存心觀點,按照神的要求實行滿足神時,就能獲得聖靈的作工,盡本分就有神的帶領和祝福。藉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雖然我對自己在盡本分中為地位作工的情形表現有了一些認識,但自己追求名譽地位的敗壞本性仍是根深蒂固,有時還會身不由己地為名譽地位作工。神為了變化我,又擺設環境來顯明、拯救我。

前段時間,聽到好幾個弟兄姊妹反映最近聚會沒多大享受,我也不知道該怎麼交通。我把這事跟神禱告尋求後,想到講道交通中說「你得結合你盡本分中存在的問題聚會、交通,這能解決實際問題……」(摘自上面的交通《針對實際問題交通是進入真理的路》)我知道教會生活要達到好的果效就要實行進入這方面的原則,不能隨便交通神的話走過程,但轉念又想:「平時聚會讀完神的話,大家各自談點對神話語的經歷認識,自己還勉強可以維持,如果聚會先讓弟兄姊妹都說出各自的情形難處,我要是解決不了,那他們不就會小瞧我,說我沒真理實際嗎?以後我這帶領還怎麼當啊?誰還會高看我呢?」想到這兒,我就不想在聚會交通前問弟兄姊妹的情形了。由於我不實行真理,教會生活存在的問題並沒有改變。一次聚會,我看到弟兄姊妹不敞開心交通,我心想:是不是我要先談自己的情形呢?但轉念又想:「我現在盡本分活在難處中,情形也不好,我如果把真實情形談出來,弟兄姊妹會不會覺得我不追求真理,自己的情形都不會解決。我是帶領,是來解決弟兄姊妹情形的,還是先讓他們談吧,我交通神的話解決他們的情形難處就行了,這樣才能顯得我這個帶領有實際……」可等了很長時間,多數弟兄姊妹都沒談,還催我說趕緊讀神的話,免得浪費時間。聽到這些話我臉面有些掛不住,心想:「弟兄姊妹是不是覺得就算他們說出自己的情形,我也解決不了啊?」我的情形一下子變得低沉消極,強撐著聚完會。散會後,一想到聚會時尷尬的場面,我心裡就感到特別的壓抑、難受。之後在一次聚會中,我發現李姊妹不怎麼交通,通過詢問知道她是盡本分活在難處中,我心想:「既然姊妹談出她的情形了,我就得解決她的問題,如果不交通點路途的話,姊妹會不會覺得我這個帶領沒有真理實際啊?」我趕緊找出幾段相關的講道交通。因自己也沒有實行出這些真理,交通的時候我感覺有點心虛,但是如果我不交通的話,我又怕李姊妹會小瞧我,會覺得我這個帶領不稱職,不會交通真理解決問題。最後我還是打腫臉充胖子,談了一些勸勉的話,結果李姊妹說我講字句道理不考慮她的實際難處,給她帶來壓力。聽到這些我心裡很難受,覺得自己臉面地位全沒了,本來還想著跟李姊妹交通解決情形,她就會看到我能作實際工作,現在李姊妹卻說我不體諒她,還說我講字句道理,以後我這帶領還怎麼當啊?接二連三地臉面地位受挫後,我活在了消極怠工、破罐子破摔的情形中,盡本分一點方向都沒有。我很想找個人聊聊,但又擔心我要是把自己的情形談出來,弟兄姊妹會不會覺得我就是作不了實際工作的假帶領呢?因此我總是包著裹著,不願敞開自己的情形。但神鑒察一切,一次聚會結束後,講道員找我交通情形,我心裡很清楚這是出於神的,如果我還繼續掩蓋,不敞開自己尋求真理,就會徹底失去聖靈作工。想到這兒,我跟神作了一個禱告,願神帶領我能認識到自己的問題。我敞開自己的情形後,姊妹解剖了我的情形,使我認識到了自己落入黑暗中是因為追求名譽地位導致的。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這敗壞的人哪,都喜歡抓權,都喜歡地位,都願意掛著銜兒做點事,說好聽的叫搞事業,說不好聽的就是掛著銜兒搞自己的獨立王國,或者掛著銜兒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有地位,有銜兒,是好事還是壞事?……站在地位上做事能做好事嗎?能不能做對人有益處的事?不一定,為什麼說不一定呢?看你走什麼道路,你怎麼對待這個地位。你走的道路如果是不追求真理,想籠絡人,想滿足自己的野心,想滿足自己的地位之心、慾望,這是什麼道路啊?(敵基督的道路。)這個敵基督的道路有沒有合真理的地方呢?(沒有。)哪兒不合真理?他為什麼做事?(他為自己的名譽地位做事,搞自己的經營。)就為地位做事。那為地位做事的人有哪些表現呢?有些人說了,總講字句道理的人是為地位做事,總為自己說話的人是為地位做事,從來不見證神的人是為地位做事,從來不講真理實際的人是為地位做事,這話對不對?(對。)那人為什麼能講字句道理?為什麼就不高舉神、不見證神呢?人心裡如果只有地位,只有自己的慾望,就是只滿足自己私慾、存心、動機,人就不可能見證神,也不可能追求真理……為地位做事的人,他心裡有沒有神的地位?(沒有。)沒有神的地位,這樣的人能追求真理嗎?不能追求真理的人有地位了,你們說會走什麼樣的道路?(敵基督的道路。)最終的結果會是什麼呢?(會成為敵基督,被淘汰。)」(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神的話揭示了我們人的本性都喜歡追求地位,受野心慾望的支配,都會身不由己地為地位說話做事,如果不追求真理所走的正是抵擋神的敵基督道路。回想自己自從盡上帶領本分以後,就把自己擺在了帶領的地位上,認為帶領就得比弟兄姊妹談得高,談得深,帶領就得比弟兄姊妹身量大,就得能解決弟兄姊妹的問題。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不讓弟兄姊妹看到我的缺少,聚會時應付糊弄走過程,導致弟兄姊妹的情形難處得不到解決,活在消極軟弱中;發現李姊妹情形不好,問題解決不了時,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也不放下自己跟同工尋求交通解決問題,而是硬著頭皮談一些規條、字句道理,最後問題沒解決還給李姊妹帶來壓力。看看自己整天為了地位作工說話,費盡心思、患得患失,不注重自己的生命進入,更不考慮是否能滿足神,站著地位搞個人的經營,妄想取代神在弟兄姊妹心中的位置,讓人都高看擁護我,這不是明目張膽地與神爭奪地位嗎?我這哪裡是在盡本分,哪裡是在追求真理,走的不正是抵擋神的敵基督道路嗎?我不禁想到使徒保羅,他心中沒有主的地位,為主作工傳道時從不遵守主的教導,與主爭奪地位,一心只為滿足個人私慾,絲毫不追求性情變化,最後成為敵基督,嚴重觸犯神的性情而被神懲罰。想到這裡,我為自己的追求感到害怕。如果沒有這樣的審判刑罰臨到,我根本認識不到自己盡本分中錯誤的追求觀點,肯定還會像保羅一樣,沿著錯誤的道路繼續走下去,最終必因觸犯神性情而被神淘汰、懲罰。此時,我明白了這樣的審判、顯明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我心裡特別懊悔,痛恨自己太沒有良心理智。我便向神禱告悔改:「神啊!我不願再追求地位與你為敵,但我深知自己敗壞太深,身不由己就會做出抵擋你的事,願你開啟帶領我,使我有實行的路。」

神的愛與拯救

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最簡單的一條實行法就是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處處為神家利益著想,放下自己的私慾,放下個人的動機、個人的存心、自己的臉面地位,把這些先往後放,先考慮神家的利益,這是最起碼應該做到的。如果一個盡本分的人連這點都做不到,那還談什麼盡本分?這就不是盡本分了。你應該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考慮神的利益,考慮神的工作,把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沒站穩,別人怎麼看自己。這個可不可以?分兩步走,這樣折中一下,你們是不是就感覺容易一些了?這樣時間長了,你就覺得達到滿足神不是一件難事。另外,你能盡上自己的責任,盡上自己的義務與自己的本分,放下私慾,放下自己的存心、動機,體貼神的心意,把神的利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這樣經歷一段時間,你就覺得:這樣做人好啊!活得光明磊落,不是窩囊、齷齪、卑鄙,而是光明正大,這樣活著是人該活出的形象,是人該做的。慢慢地,你心裡滿足個人利益的慾望就越來越小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話給我指出了明確的實行路,要想解決自己為地位作工的情形,首先就得扭轉自己盡本分不對的存心,在盡本分中應體貼神的心意,先考慮教會的工作,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當盡本分想為維護臉面地位作工的時候,能背叛不對的存心,以神家利益、神家工作為重,這樣盡本分就不是在滿足自己,而是滿足神。感謝神的帶領,之後的一段時間裡,我開始有意識地往這方面真理上進入。想到最近小組聚會一直很沉悶,弟兄姊妹不敞開心談自己的情形,這個問題該怎麼扭轉呢?禱告尋求後,想到神的話說:「多接觸人,多跟人交心,多跟人敞開自己,亮相,交通自己的難處,自己的軟弱,自己如何悖逆神,然後從這裡怎麼走出來的,怎麼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你得學會讓別人看到你的心,學會跟人交心,跟人靠近。你就反其道行,這是不是原則,是不是實行路?先從思想意識裡出發,從這裡著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神的話給我指明了實行的路途,多跟弟兄姊妹敞開心亮相自己的敗壞,談自己的實際經歷,從思想存心上來扭轉自己追求讓人高看的錯誤觀點。以往聚會我總是高高在上,維護自己在弟兄姊妹心目中的形象,交通時不與人交心,不談自己的真實情形、實際經歷,空講字句道理給弟兄姊妹也帶不出路。再到聚會的時候,我就鼓起勇氣把自己之前不對的存心跟大家亮相,弟兄姊妹不僅沒有責怪我,也都敞開了各自的情形,接著大家共同找神的話尋求解決。從那以後,多數弟兄姊妹在聚會時都能積極交通了。有時聚會我沒有什麼開啟亮光,又想講字句道理維護臉面地位時,就向神禱告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讓有認識的弟兄姊妹交通;如果都沒有什麼新的開啟,也可以把不明白的地方提出來一起尋求,這樣實行時我們對神話語就更明白透亮了。經歷中,我看到自己實行背叛不對的存心,為滿足神去盡本分時,神就帶領祝福我們,教會生活也有了些果效。

神帶領祝福

想到之前我講字句道理沒能解決李姊妹的情形,心裡就感到很愧疚。我把李姊妹的情形帶到神面前禱告尋求,通過和其他姊妹尋求交通,我對李姊妹情形看得更清楚了,和跟我配搭的姊妹一起找了幾段神的話想再去找她交通。可轉念想到之前李姊妹對付自己的話心裡就有些擔心,萬一這次她又說我講字句道理該怎麼辦,要不讓配搭的姊妹去吧?那兩天我一想到要去找李姊妹交通,心裡就像有塊石頭壓著一樣不得釋放,總怕自己交通不好讓她反感、小瞧。發現自己情形不對,我就趕緊跟神禱告尋求,反省中看到自己的擔心還是受臉面地位的轄制捆綁,想推給配搭的姊妹也是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想到講道交通中說:「你重本分,別重地位,神交託給你的是本分,不是給你個地位,而你接受神託付的時候存心不正,你領受地位,不要本分,這就是悖逆神。地位不值錢,只能斷送人,只能坑害人,不能給人帶來益處,所以你別重地位。……『我是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不是神給我個地位我才盡這個本分,因為我是受造之物我才盡這個本分』,這是合神心意的,你如果因著地位盡這個本分這存心就錯了,地位不能帶來本分,神託付你本分時沒帶那個地位,沒說讓你做什麼什麼帶領,神是讓你接受這個託付,盡這個本分,作這工作。耶穌來的時候,他說『我是耶穌基督,我是神膏立的』這話了嗎?他是來盡職分,來完成他的工作,並不是讓大家知道他有那個地位。你注重地位,地位能坑人、能斷送人,沒什麼意義,你把地位是虛空看透就好了。什麼時候你盡本分不是站在地位上盡本分,而是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那個時候你的生命性情就變化了,你就不寶愛地位了,而寶愛你是受造之物該盡的這本分,寶愛你是受造之物該盡的義務,如果沒有這個本分,你就不配活在神面前,就不配稱為人,就不是真正的、合格的受造之物,你這麼認識就對了。……那些真正高尚的人就只願滿足神,把本分盡好,把責任盡到,有沒有地位無所謂,沒有地位他照樣盡自己的本分,不受地位轄制,這樣的人心裡寬廣,他的想法合神心意,比較高尚。」(摘自《講道交通(七)·問題解答)》)從交通中我明白了,神託付我盡帶領的本分不是讓我站在帶領的地位上作工,而是能從神領受託付與責任,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盡上自己該盡的本分,地位不值錢,為地位活著只能坑人害己。不管今天我有沒有這個帶領的身分地位,弟兄姊妹高不高看我,擁不擁護我,看見弟兄姊妹消極軟弱,我都應該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幫助扶持,不應該再受臉面地位轄制,我得為滿足神、體貼神的心意盡上自己該盡的本分與責任,這樣活著才有價值。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有了實行真理、背叛肉體的心志,我在心裡跟神禱告:「神啊!不管今天姊妹對我如何,我都願意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放下臉面地位,盡上自己該盡的本分。」後來找李姊妹交通的時候,我把自己所明白的跟她交通,並解剖了她一段時間活在消極情形裡的根源問題是什麼。李姊妹聽後不但沒有反感、小瞧我,而且還能結合神的話來認識自己。看到李姊妹有這樣的認識,我心裡感到特別的高興。之後,跟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我也感覺釋放了很多。那段時間,當自己盡本分臨到難處,情形不好的時候,我也主動去找弟兄姊妹敞開心交通自己的情形。一次在和李姊妹分享經歷的時候,她聽後跟我說:「感謝神!你現在有這樣的認識與進入,這都是神審判刑罰的作工達到的果效啊!」聽到李姊妹的話,我心裡特別的感動。感謝神!我心裡清楚地知道是神的審判刑罰變化了我,扭轉了我盡本分不對的追求觀點與實行法。

回想以前,我盡本分處處都是為地位作工,一心只為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讓人高看,讓人稱讚,寧可教會利益受損失,弟兄姊妹生命受虧損,也要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絲毫不體貼神的心意,所做所行都是在作惡。若不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根本認識不到自己盡本分一直都在走抵擋神的敵基督道路。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明白了人能否得著神的稱許,關鍵看人盡本分的存心、出發點是為了什麼,神厭憎人為地位作工,神希望人能在盡本分當中追求性情變化,為滿足神而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雖然我現在在盡本分中有時還會受臉面地位的捆綁轄制,但我相信只要我注重追求真理,能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野心慾望,時時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把神的心意放在第一位,神會帶領我徹底擺脫地位的轄制,真正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神的心。

感謝您的聆聽,願把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我體嘗到了和諧配搭的甘甜
在經歷中你對神的拯救有多少實際的體會(有聲讀物)...
經歷審判的轉變(有聲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