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待本分的態度

2020年06月21日

中國河南 忠誠

全能神説:「人信神最基本的就是人的心能誠實,而且能完全地奉獻,能真實地順服。人最難做到的就是以一生來换取真實的信,從而獲得全部的真理,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本分是神給人的托付,是人該完成的使命,但絶對不是你個人的經營,也絶對不是你個人出人頭地的一個砝碼。有的人藉着盡本分搞個人的經營,拉幫結夥;有的人藉着盡本分滿足個人的欲望;有的人藉着盡本分填補内心的空虚;還有的人藉着盡本分滿足自己僥幸的心理,覺得只要盡上了本分在神家中就有份了,在神給人安排的美好歸宿中就有份了:這些對待本分的態度都是不正確的,都是讓神厭憎的,也都是人急需解决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什麽是合格的盡本分》)從神的話中看到,本分是神給的托付,對待本分得有一顆誠實的心,放下個人利益,盡心盡力盡到自己的責任,這是對待本分該有的態度。可我以往把本分當成自己的事業,利用盡本分達到自己出人頭地、讓人高看的目的,在盡本分中不注重實行真理,總是考慮自己的利益,給教會工作帶來攔阻。經歷了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對自己這樣盡本分的性質、後果有了些認識,對待本分的態度也有了一些轉變。

2017年,我在教會盡文字方面的本分,後來教會帶領安排林弟兄跟我一起配搭,并囑咐我要多幫助林弟兄。我高興地答應了,心想:聽説林弟兄素質還可以,要是他能盡快掌握原則,我們組的工作果效肯定會越來越好,帶領也會認為我有工作能力,器重我,我得多幫助林弟兄。為了讓林弟兄盡快掌握原則,我就把自己整理的相關原則全部給他學習。林弟兄在盡本分中遇到難處,我就耐心給他交通解决。一段時間後,看到林弟兄長進快,盡本分果效也好,我心裏很高興,「這麽短的時間就能掌握原則了,真是一個可塑之才呀!現在我們組的工作效率提高了很多,我的負擔也减輕不少,要是林弟兄再操練一段時間,盡本分的果效肯定會更好。」

一天,帶領説有一處教會急需負責文字工作的人員,説林弟兄有特長,對本分也有負擔,想讓他去那處教會盡本分。我心裏一驚,「啥?要把他調走?那可不行。為了讓林弟兄盡快熟悉業務、掌握原則,我花費了不少精力,現在組裏的工作剛有點起色,要是把他調走了,果效肯定會下滑,到時别人會怎麽看我,肯定會説我没有工作能力啊。」我越想越難受。帶領説林弟兄調走了可以再培養其他人,我表面不吱聲,心裏却講理:「你説得倒輕鬆,培養一個人哪那麽容易?得花多少時間精力呀!再説了,把林弟兄調走了,所有的擔子又都壓到我肩上了,現在本分這麽忙,少了得力的人手,果效肯定會受影響的。」我越想心裏越抵觸。兩天後,帶領讓我寫對林弟兄的評價。我心想:我得多寫點他的缺點和敗壞流露,少寫點優點,説不定帶領就不會調走他了。寫完評價,我心裏有點受責備,這不是在搞欺騙嗎?可轉念一想,我這也是為組裏工作着想,就把評價轉給了帶領。幾天過去了,帶領一直没回信,我心裏就有些着急,「難道帶領没看到我寫的評價,還是要調走林弟兄嗎?不行,我不能太被動了,得想法兒把林弟兄留下來。」我就試探性地問林弟兄:「如果讓你去其他教會負責文字工作,你怎麽想?」他直率地説願意去操練。我趕緊説:「負責文字工作對原則必須得掌握準確,還得有工作能力,不然肯定會影響工作進度的。我覺得你還是在這裏盡本分更合適。」没想到林弟兄聽後一點没受影響,還滿有信心地説如果有這個機會,願意依靠神去做。我看到自己的目的没達到有些失落,對林弟兄也很不滿。一次,我看到林弟兄盡本分出了些差錯,就忍不住發火教訓他。那段時間,一想到林弟兄要被調走我心裏就堵得慌,盡本分心怎麽也安静不下來,也看不透工作中的問題,整天昏昏沉沉的,心裏特别受煎熬。我就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能認識自己。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人常常不實行真理,常常背叛真理,常常活在自私卑鄙的撒但敗壞性情裏,維護自己的臉面,維護自己的名譽,維護自己的地位,維護自己的利益,没得着真理,所以你的苦惱太多,你的煩惱太多,你的捆綁太多。(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生命進入得從盡本分開始經歷》)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惡的標準是什麽?就是看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來的、所行出來的有没有實行真理的見證,有没有活出真理實際的見證。你没有這樣的實際,没有這樣的活出,那無疑你就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在神那兒怎麽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來的不是在為神作見證,不是在羞辱撒但、打敗撒但,而是在羞辱神,處處都是羞辱神的記號;你不是在見證神,不是在為神花費,不是在為神盡上你的責任與義務,而是為你自己。『為自己』言外之意是什麽?為撒但。所以,到最終神會説:『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你所做的在神那兒不是善行,成惡行了,賞賜没有了,神不紀念了,這不是一場空嗎?(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神看人是行善還是作惡,不是看人外表如何花費,受了多少苦,付了多少代價,主要是看人的存心與所做的是為神還是為自己,是不是在實行真理。反省我這段時間的情形:我下功夫幫助林弟兄,讓他盡快掌握原則,不是為了教會工作,而是想藉着他提高工作果效,給我臉上增光;看到林弟兄要被調走,我擔心他走後組裏工作果效下滑,我的名譽地位受損,寫評價時就故意多寫他的缺點,企圖誤導帶領,甚至還説一些消極話打擊林弟兄盡本分的積極性,我這哪是在實行真理啊?我帶着私心盡本分,不考慮教會整體工作,只想着我負責的工作得有果效,我的名譽地位不能受損,甚至搞欺騙攔阻教會帶領安排工作,我這是在打岔攪擾神家工作作惡抵擋神哪!我感到自己的情形太危險了,就跪在神前痛苦流泪地禱告:「神啊,我太自私卑鄙了,我為了自己的利益,打岔攪擾了神家工作。神啊,我願意向你悔改。」

我看到神的話:「做事别總為自己,别總考慮自己的利益,别考慮自己的地位、臉面、名譽,别考慮人的利益,先考慮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應體貼神的心意,先考慮自己盡本分有没有摻雜,盡没盡上忠心,盡没盡上責任,盡没盡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為你的本分、為神家的工作着想,你得考慮這些。常考慮這些,你就容易盡好本分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從神的話中我找到了實行的路途,盡本分存心得擺對,得接受神的鑒察,放下自己的利益,維護神家工作。林弟兄素質好,遇事能尋求真理,如果去其他教會負責工作,這對神家工作有利,他也能得到更多操練,我應該支持他。隨後,我跟帶領敞開心説了自己自私、詭詐的存心,客觀公正地評價了林弟兄,最後林弟兄被調到其他教會盡本分了,我心裏才平安一些。

當時我還以為自己有些變化了,没想到再臨到類似的環境時,我的撒但本性又發作了。

2018年冬天,我和陳弟兄配搭盡組長本分,當時我們取長補短,互相補足,在神的帶領下,組裏的工作果效越來越好,我覺得和陳弟兄配搭盡本分挺好的。一次聚完會,帶領跟我商量,説其他組比較缺人,想把陳弟兄調過去。想到陳弟兄素質好,領受真理快,盡本分也有負擔,對組裏的工作起到一定的推動作用,萬一他走了,工作果效受影響,帶領會怎麽看我啊?會不會説我没有工作能力啊?我就不太願意讓他走,但想到教會工作需要,我只好答應了。没想到帶領接着又説有一項本分比較急,想讓我們組的陸姊妹去。聽到這話,我不由得一愣,還要調走陸姊妹?現在陳弟兄調走了,再調走陸姊妹,那我們組的兩個主力都調走了,工作果效肯定會下滑的。不行!不能讓帶領調走陸姊妹。可要直接拒絶,帶領不得説我有私心啊?我就推薦了一個素質不太好的姊妹。帶領了解後,還是認為陸姊妹比較合適,并讓我給陸姊妹交通調换本分的事,我表面上答應,心裏滿了抵觸。過後,我跟一個弟兄發牢騷,埋怨帶領不體諒我們的難處,一下調走兩個主力,組裏的工作還怎麽作……説着説着,我突然意識到這麽説不合適,我這不是在拉幫結夥、宣泄不滿嗎?這可是得罪神哪。我越想心裏越受責備,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反省自己。禱告後我就琢磨:為什麽每次要從我負責的範圍裏調走人,我都不願意,還想方設法攔阻?我這樣做事的性質到底是什麽?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本分是神給人的托付,是人該完成的使命,但絶對不是你個人的經營,也絶對不是你個人出人頭地的一個砝碼。有的人藉着盡本分搞個人的經營,拉幫結夥;有的人藉着盡本分滿足個人的欲望;……這些對待本分的態度都是不正確的,都是讓神厭憎的,也都是人急需解决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什麽是合格的盡本分》)在現在這樣的作工背景之下,人依然能做出類似『殿比神大』一樣性質的事,比如人把盡本分當成是職業;把見證神與大紅龍争戰當成是捍衛人權、争取民主自由的政治運動;把有點技術含量的本分當成是自己的事業,而把敬畏神遠離惡當成是一句宗教的教義來守;等等。人的這些表現不正與『殿比神大』的性質是一樣的嗎?只不過兩千年前的人是在有形的殿堂裏搞個人的經營,而今天的人是在無形的殿裏搞個人的經營罷了。那些寶愛規條的人把規條看得比神大,那些喜愛地位的人把地位看得比神大,那些熱衷于事業的人把事業看得比神大,等等人的各種表現讓我不得不説『人在口裏稱頌神為至高,而在人眼裏一切都比神大』,因為人一旦在跟隨神的途中找到了施展自己的才華的機會,一旦有了能搞自己經營、自己事業的機會,人便把神拒之千里之外,而投身于自己熱衷的事業之中,至于神的托付、神的心意人便早已將其抛到九霄雲外了。人的這些情形與兩千年前在聖殿裏搞各種個人經營的人有什麽兩樣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揣摩着神的話,我對自己做事的實質看清楚一些了。想想每次帶領調動組裏的人員我都抵觸、攔阻,主要是我把盡本分當成搞自己的事業。我總認為這些弟兄姊妹是我培養的,就應該在我負責的範圍裏盡本分,推動我們組裏的工作,誰也不能隨便調動,我這樣的思想、觀點太没理智、太荒唐了。弟兄姊妹是屬于神的,他們有哪方面的素質、特長,都是神為自己的工作預備的,神家工作哪裏需要就應該往哪兒調動,這是理所當然的,可我却把這些弟兄姊妹把控在自己手裏,把他們當成為我效力的工具,為我效勞,誰要調動我就抵觸誰,還背後論斷、拉幫結夥,想讓人站在我一邊與神家作對。我和那些抵擋主耶穌的法利賽人有什麽區别呢?法利賽人把聖殿當成了他們自己的勢力範圍,不許信徒離開聖殿跟隨主耶穌,他們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飯碗不擇手段地控制信徒,還恬不知耻地説信徒是他們的,而我呢,我把弟兄姊妹控制在自己手裏,不許神家調動,這不也是在經營我自己的勢力範圍與神敵對嗎?我走的正是抵擋神的敵基督道路,已經觸犯了神的性情啊!想到這兒,我感到很害怕,也恨惡自己太自私卑鄙,我趕緊向神禱告悔改。隨後,我找陸姊妹交通了調整本分的事,又找受我蒙蔽的弟兄交通解剖了我説那些話的性質、後果,讓他有分辨,我這才心裏踏實了一些。

陸姊妹和陳弟兄調走後,教會的李姊妹來組裏操練,她素質好,上手快,組裏的工作也没有耽誤。我真實體會到盡本分不為自己圖謀,以神家利益為重,就能看到神的祝福,神會預備合適的人選,會維護他的工作。三個月後的一天,配搭林姊妹聚會回來,跟我説臨近教會福音工作比較好,急需澆灌人員,帶領跟我們商量看能否讓李姊妹去盡澆灌本分。我心裏又有些不滿,但馬上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想到之前為了個人名利地位不考慮神家利益的一幕幕,心裏感到很自責、虧欠,又想到神的話説:「本分不是你的私事,你盡本分不是給你個人做事,不是搞你個人的經營。在神家,無論做什麽事,不是做你自己的事業,這是神家的工作,是神的工作,你時時得有這個認知,説『這不是我自己的事,我是在盡本分,盡我的責任,我是在作神家的工作,這是神給我的托付,我是做給神的,這不是做我的私事』。如果你認為做的是自己的私事,就按你自己的意圖、原則、存心做了,這就要出麻煩。(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什麽是合格的盡本分》)神的話使我更加透亮了,本分是神的托付,不是我個人的私事,不能為了滿足個人利益想怎麽做就怎麽做,應該考慮神家利益,尋求真理,按照神的要求去做,這才是一個受造之物對待本分該有的態度和理智。以前我總考慮自己的利益,做了損害神家利益抵擋神的事,現在我得换個活法,我得背叛自己的私欲,實行真理。想到這兒,我心裏釋然了,對林姊妹説:「帶領這樣安排對神家工作有利,咱們盡快給李姊妹説調整本分的事吧,可不能讓神家工作受虧損。」

我在盡本分上能學着放下自己的利益,考慮神家工作,知道自己該站什麽地位,有了一點良心理智,這是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感謝神!

下一篇: 該怎樣對待本分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跌倒中奮起

主人公曾是一名律師,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她熱心花費,被弟兄姊妹推薦做了教會帶領。因具備一些素質,盡本分有些果效,她便活在狂妄性情中,處理教會工作時總想自己説了算,很少跟同工商量,最後因憑己意行事給教會工作帶來虧損。臨到嚴厲的修理對付她才反省自己,在神話語的審判、揭示中,她認識到自己失敗跌倒的根源,在神面前有了真實的悔改。聚會中,她交通了這次刻骨銘心的經歷……

狂妄得醫

神的話說:「好比你裡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裡,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於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

解決血氣的「良藥」

在解決血氣的問題上,除了要學會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凡事尋求真理學功課,還得有敬畏神的心,當有惡毒的意念和恨人的想法時,能不抱私人成見打擊報復人,不做傷害人的事,而是按原則辦事,公事公辦,能維護教會利益,不耽誤、影響教會工作,而且能幫助的儘量地幫助,讓別人得些益處,這才是有人性的人,是有真理實際的表現。

自命不凡的她改變了(有聲讀物)

神太公義、聖潔了!神不看人的外表素質、恩賜,也從來不以人的勞苦功高、資格大大給人獎賞,而是根據人有無真理實際,是否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與有無性情變化來斷定一個人的命運與歸宿,即使人再有恩賜、素質,外表看盡本分有些果效,也不代表人有真理實際,更不代表人脫去撒但敗壞性情了。相反,如果人不追求真理,沒有敬畏神的心,不能尊神為大,總憑著自己的恩賜、素質,在神面前擺資格,與神較量,只會讓神厭憎、恨惡,最終被神淘汰。

發表回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