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拜拜了 狂妄

29

默 思

狂妄自是 審判臨到

我叫曉謙,是個九零後,一般這個年齡段的人性情都很狂妄,好以自己為中心,自認為對的,從不願聽取他人的建議,就像神的話揭示的「年少輕狂,四六不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應首先看透世界邪惡潮流》),我也不例外。我從小就很羨慕那些女強人,覺得她們說話做事很有主見,說一不二,一般的人根本不放在眼裡,尤其是那副盛氣凌人的樣子,貌似誰都要聽從、順服於她,我感覺這很威風。因此,我把這些都當成正面事物來效仿。

後來,我信了全能神。通過讀神的話我明白了,因我們被撒但敗壞了幾千年,狂妄自大,自私卑鄙,唯我獨尊,愛顯露自己,站地位,等等這些撒但的敗壞性情佔滿全身,活出的都是污穢、敗壞,沒有絲毫人樣,這些撒但性情不經審判、潔淨不能蒙拯救進神的國。看到全能神的話說:「神從灰塵裡提拔窮乏人,卑者必升為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一篇說話》)主耶穌說:「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路加福音14:11)我才發現,原來我所崇拜、效法的是與神的心意、要求背道而馳的,狂妄自大、自是自高的性情是令神厭憎的,這樣的人得不到神的帶領開啟。神喜歡的是默默無聞、謙卑、順服的人,這樣的人才能蒙神祝福。可我只是明白了一點字句道理,對自己的狂妄本性並沒有多少認識,更沒有變化。神為了潔淨變化我,安排了環境、人事物讓我經歷……

2015年6月,教會安排我整理講道稿,兩個月後又安排了兩個新人姊妹和我一起整理,我一看兩個姊妹都是新手就不太高興,心想:「她們兩個剛盡這本分,什麼原則都不明白,跟她們配搭能整理好講道稿嗎?」我從心裡瞧不起姊妹,不情願和她們一起配搭。

一次,我們準備整理一篇講道稿,我就想怎樣才能寫得更實際,達到更好地見證神。我想著想著,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一個新思路,心裡就美滋滋的,暗自得意:「我太聰明了,這可是個新亮光,一般人想不到,這要整好了,或許還會得到負責人的誇獎呢!」我高興地跟姊妹們談了我的新思路,心想她們肯定也會贊成、佩服的。可誰知,姊妹聽後竟然不同意,說我提的思路不合適。我當時心裡很抵觸,滿臉的不高興,說了一大堆理由來證實自己的觀點是對的,還拿以往我們是怎麼整理的來反駁姊妹。姊妹被我說得啞口無言,只好無奈地不再提議。這下我心裡別提多高興了,就像打了勝仗似的。可寫到後面,姊妹又提出個問題來,我一聽無名火都要冒到頭頂了,心想:「你怎麼這麼多事啊,直接按我這個思路寫不就得了嗎?你還沒我操練的時間長,能提出什麼好思路來?之前工作中出現問題大多數是我解決的,我可是組裡挑大梁的。你們只會提問題不會解決,還總提這提那的,真耽誤工夫!」當姊妹提出自己的想法時,我壓根兒沒過腦子去想就一口否決,覺得姊妹的觀點不行,還是我這個思路行得通,不會錯的。我向姊妹再次表明自己的觀點時,擺出一副不屑一顧的架式,說的話都帶著火藥味,沒個好臉色,直到最後姊妹認同了我的思路才罷休。

幾個姊妹在聚會

後來,我根本都不和姊妹們商量就直接按著我的想法去寫,有時寫的時候我也看出存在一些問題,但覺得提出來就證明我說得不對,她們以後就不會聽我的了,我硬著頭皮也要按原來的思路寫完。神是公義聖潔的,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我這種狂妄自大的性情已經觸犯了神的行政「人不得妄自稱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慢慢地,我感覺靈裡下沉,跟神禱告沒話,寫講道稿沒有一點兒思路,盡本分的效率比平常慢了一半。因著我總否掉姊妹們的觀點和建議,她們也很受轄制,活在消極情形裡。就這樣我還不認識自己。直到十幾天後,我們收到負責人的來信,說我們寫的講道稿沒有進入原則,不但不能見證神,還會羞辱神,並指出了很多偏差,有的問題還是姊妹提醒過我的。我瞪大眼睛看著信件,頓時感到揪心般地痛,心想:「完了,我提出來的全是錯的,整篇講道稿嚴重違背原則,甚至還會羞辱神,我豈不是做了撒但的幫凶嗎?是不是神藉此把我顯明了,我就是個不對的人呢?」看到一半我不敢再看下去,實在不願意面對這個事實,我抬起頭忍住眼淚,靠在沙發上全身癱軟無力。此時,我突然意識到,這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這不是壞事,是為了拯救、變化我。於是,我哭著向神禱告:「神啊!這段時間我流露很多敗壞還不以為然,今天臨到這樣的審判我才意識到是對付我的狂妄性情,是你在拯救我,我願意順服下來,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去認識自己,你的心意又是什麼。神啊!願你帶領、引導我,幫助我脫離這撒但性情。」禱告後,我心裡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尋求中,我看到神的話說:「你裡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確了,沒有真理就容易作惡,並且身不由己。好比你裡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裡,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於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還有講道交通中說:「第六條,自以為是,專橫跋扈,獨斷專行,任意妄為。什麼事都覺得自己的對,覺得自己的觀念想像都對,都是真理,他想怎麼做就怎麼做,自己說了算。獨斷專行,專橫跋扈,任意妄為,誰也限制不了,這就是撒但性情最常見的表現。」(摘自《講道交通(十四)·關於神話〈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的講道交通 四》)神審判揭示的話語和講道交通,將我狂妄的本性揭示得淋漓盡致,我反駁姊妹趾高氣揚的場面像放電影一樣在我腦海中回放,原來導致我犯下羞辱神的惡行的根源就是我狂妄自大的本性。狂妄使我在盡本分中絲毫不尋求真理原則,也不接受弟兄姊妹對的建議,外表來看有時我跟姊妹們也一起商量,其實在我心裡早就定義我的思路正確無誤,非用我的不可;當姊妹一再提出異議,我仍頑固地持守己意,以自己盡本分時間長、有經驗為資本,一概否定姊妹的觀點、看法,還把自己總結的經驗、規條擺出來,厚顏無恥地抬高自己,貶低、壓制姊妹必須順服我,不能有半點意見,不管姊妹說得對錯,我沒有一點接受的態度,都是抵觸、排斥,還常常暴露天然血氣,擺臉色,導致姊妹受我轄制,活在痛苦中。我明知道講道稿整理得有問題,因怕別人小瞧、看不起我,以後不聽我的了,為了自己能繼續在組裡說了算,我情願打岔教會工作也不願低下高昂的頭。看到自己狂妄自大,自以為是,任意妄為,早已目空一切,把自己當作真理的主人,做事沒有一點真理原則。我名義上在信神,可心裡完全沒有神的地位,盡本分總以自己為中心,甚至狂妄到把自己當成重要人物,把自己的觀點、認識當真理讓人來順服,我走的不正是敵基督的道路嗎?真是太可怕了!感謝神憐憫我,給我悔改機會,就在我走錯路還不以為然的時候,負責人來信給我提點缺少,這是神在藉著人事物警示我,讓我知道自己已觸犯了神的性情,是神在向我發怒啊!這時,我感受到了神的愛,我如此剛硬、悖逆神,可神沒有直接取締我的本分,還藉著弟兄姊妹提醒我,話語審判刑罰我,拯救我,使我反省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從而得以悔改、變化。我不由得跪下來跟神禱告:「神啊!我錯了,看到自己憑著狂妄自大的性情活著,盡本分不尋求你的心意,我行我素,任意妄為,不僅給姊妹帶來了傷害,還打岔了教會工作,所盡的本分不但不能見證你,反而羞辱你名,我所做的都是悖逆、抵擋你,早已觸犯了你的性情。神啊!你不忍心看我走錯誤的道路,藉著負責人的信件讓我認識自己的敗壞,還用話語開啟帶領我。神啊!你的愛太大了,我願向你悔改,不再憑著狂妄性情活著了,願你繼續帶領我走以後的路,阿們!」禱告後,我心裡很釋放,暗立心志一定要跟姊妹們和諧配搭,盡好本分。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不要自以為是,要取別人長處彌補自己缺欠,看看別人是怎樣憑神話活著的,他們的生活、舉動、言語是否值得你借鑑。看誰也不如你自己,你那是自是、狂傲,不造就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二篇說話》)神責備的話語使我感到蒙羞,其實神造人類的時候,賦予了每個人不同的特長、恩賜,每個人身上都有可取的部分,也有不足之處,人無完人。我們在與人配搭相處中,不應該自以為是看不起別人,應該多看別人的長處,徵求別人的意見,這樣才能在盡本分中得到補足,使自身的生命有進入,與人也能正常相處,本分也能盡好,還能避免做出得罪神的事。想想神安排我們幾個姊妹配搭,神的心意就是為了讓我們互相取長補短,姊妹年長,經歷的事比我多,考慮事周全,做事也比較穩重。而我呢,信神時間短,做事魯莽,喜歡憑喜好,因著盡這個本分時間長、有點小經驗就狂妄自是,看不到姊妹的長處正好是補足我的缺欠。如果這次我虛心一點,聽一下姊妹合理的建議,也不至於做出羞辱神的事呀!從這次的失敗中我感受到,神是公平公義的,往往不起眼、謙卑的人正是聖靈作工的對象,更容易獲得神的開啟帶領。

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就按著神的心意去實行。聚會時,我把自己認識到的交通解剖出來,姊妹也沒跟我計較,大家也願意在以後好好配搭。後來在修改講道稿時,我操練安靜在神面前,有意識地放下自己,有什麼思路多跟姊妹們交通,達到意見統一。當姊妹們有異議時,我就學著先接受過來,再共同尋求相關的原則。這樣實行後,我看到其實聖靈不一定在哪一個人身上作工,以往我太過於自信,一點也不相信別人,很多時候就是在間接地藐視聖靈的作工,會失去神的引導。事實上,姊妹們每發現一個問題,都有可能出於聖靈的開啟帶領,都需要我們反覆地揣摩,留心聖靈的作工,這樣才不容易憑己意做事給教會工作帶來打岔攪擾。在經歷中我體嘗到憑神的話活著心裡踏實、亮堂,與神的關係也更近了一些,這樣活著真好!

再經審判 看透實質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們幾人同心合意盡本分,聖靈也作工帶領,本分中出現了什麼問題,我很快就能想到解決的辦法,而且整篇稿子有一多半是我寫的,我的思路也多半被採納,工作也達到了一些果效。看到此景,我不由得欣賞自己:「哎呀,我還是有兩下子的,我提供的思路姊妹們想都想不出來,看來我還是能獨當一面的。」慢慢地,我又開始以自己為主了。有一次,我們寫講道稿時,小姊妹在我的思路上提出一個建議,我都沒認真聽,就想:「是你懂原則,還是我懂原則?要按你說的寫,那講道稿得寫成什麼樣?我可不能聽你的。」於是,我就用強硬的口氣把自己的觀點一擺,原則一讀,姊妹們被我理直氣壯的話搞矇了,只好按我的思路寫了。接下來整理講道稿時,我不再跟姊妹們共同捋思路,交通該怎麼整理,而是只顧著自己埋頭寫,心想:「跟你們交通了你們也理解、掌握不了,還總反駁我的觀點,倒不如我自己整理,跟你們一起還耽誤進度……」姊妹們被我這樣的舉動弄得一頭霧水,小姊妹低沉地說:「我腦袋裡是空白的,不知道怎麼寫。」我聽後不但沒有反省自己,反而在心裡小瞧、責怪她們不會用心盡本分,寫個話都寫不出來。偶爾她們提出個意見,要麼被我反駁回去,要麼我就很強硬地陳述自己的觀點,讓她們聽我的,因此我們的交流溝通時常卡住。因著我的狂妄性情再次發作,神也向我掩面,這兩三篇講道稿整理得特別吃力,我們要麼發現不了問題,要麼遇到問題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最後只得應付著交上去了,但我心裡很不踏實,感覺空空的。一次聚會中,姊妹們都說我最近特別狂妄,持守自己很嚴重,做什麼事都不會與她們商量,她們一點兒也得不到發揮。聽著她們說的話,我意識到她們受我轄制已經影響到本分了。面對這樣的審判刑罰,我心裡雖不願接受,但她們說的確實是實情,我不得不順服下來。可是我很納悶,為什麼我總是不由自主地流露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呢?我怎麼又回到以前了呢?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別以為你什麼都懂,我告訴你,就現在你看見的、你經歷的還沒達到能明白我經營計劃的千分之一,你還狂傲什麼?你僅有的一點才華、僅有的一點點認識還不夠耶穌一秒鐘的作工來利用呢!你的經歷才有多少?你所看見的加上你畢生所聽說的、你個人所想像的還沒有我一時作的工作多呢!你最好別挑毛揀刺,你再狂也不過是一個螞蟻不如的受造之物!你肚子裡所有的東西還不如螞蟻肚裡裝的東西多呢!你別以為自己經歷多了、自己資格老了就可以揮手揚言了,你的經歷多了、資格老了不就是因為我說的話嗎?你還以為是你自己辛勤勞動換來的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神嚴厲的話語使我感覺扎心、蒙羞,也感受到神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是啊,我在盡本分當中能揣摩出一些亮光,達到一些果效,這都不是我自己能幹,不是我的功勞,而是因著神的作工,是聖靈在我身上開啟光照達到的。如果沒有神的帶領,我就是木頭人,什麼都做不了,沒有什麼可誇的。可我呢,操練時間長一點,把作工經驗當成資本,把聖靈的開啟帶領當成了自己的真實身量,認為是自己有這個能力才能寫出講道稿來,因此,在盡本分中就常常擺老資格,把自己抬得很高,無視聖靈的作工,也不把人放在眼裡。姊妹提出建議,我絲毫不去尋求神的心意,總認為自己的對,頑固地持守自己那一套,堅決不讓步,並強行要求別人接受;甚至在背地裡搞自己的一套,獨斷專行,單打獨幹,絲毫不顧及姊妹們的本分,使她們都受我轄制,不能得以正常的發揮,生命受了虧損。我這不是間接剝奪了別人盡本分的權利嗎?因著我在盡本分中搞獨立,跟姊妹們沒有和諧配搭,導致神向我們掩面,什麼問題也看不出來,只是應付著盡本分,我這不是在作惡,打岔攪擾教會工作嗎?我盡本分總自尊為大,把自己看得比誰都強,總想自己說了算,自己作主掌權,在人中間為首,這不是在展示自己,樹立自己的絕對權威,讓人都以我為標準,都崇拜我嗎?這不是在控制人嗎?這不就是站在神的地位上了嗎?我也看清了,我這樣的性情就是受撒但毒素「唯我獨尊」支配,總是一黨獨大,什麼事都喜歡讓別人聽我的,順服我,圍著我轉,不能有一點抗議,但要我聽取別人的,那休想。看到自己流露、活出的都是撒但的性情,沒有一點兒真理實際還想轄管人、控制人,從不甘願順服真理、順服別人,實在沒有絲毫人性理智,讓神、讓人都噁心厭憎!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而驕傲自大、自是、張狂的人是天使長的後代,是最典型的撒但,都是我的仇敵,是我的對頭,我非得把它們一個一個地處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八十篇說話》)從神的話中我感受到了神的怒氣,我們被撒但敗壞後就有了撒但一樣的性情,變得狂妄自大,誰也不服,心中無神,目中無人,所活出的都是悖逆神、與神為敵的。想想當初天使長就是因為神給了它一點權力,就狂妄得失去理智,野心勃勃,妄想與神爭奪人,讓人都崇拜它、順服它,頑固地與神對抗,它的所作所為觸犯了神的性情,被神打到了半空,受到了懲罰。那我這樣的性情跟天使長有什麼兩樣呢?要是不悔改,結局不是一樣下地獄嗎?這時我才感到害怕,看到狂妄自大的本性就能導致我厚顏無恥地搶奪神的榮耀、站神的地位,與神爭奪人,這都是在觸犯神的行政,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我如果再不悔改,早晚都得受到神的懲罰。此時我才看到如果不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敗壞性情沒有得到潔淨變化,隨時都可能觸犯神,信神不追求真理,性情沒有變化,實在太危險了!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在神面前自以為貴的人都是最卑賤的人,自以為卑的人則是最為貴的人,自以為認識神作工而且能眼望著神而對別人大肆宣傳神作工的人都是最無知的人,這樣的人都是沒有神見證的人,都是狂妄自大的人。自以為認識神太少但的確有實際經歷、的確對神有實際認識的人則是最被神所喜愛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有見證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能被神成全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神話語的字裡行間無不透露出神的性情與實質,我不禁想到,神至高偉大,擁有造物主的身分與地位,但神從不以地位自居,而是卑微隱藏,默默發表真理供應、拯救我們,不嫌棄我們的愚昧無知,也不強迫、命令我們對他絕對服從,神太聖潔、太可愛!因著神有這樣的性情與實質,神也極其厭憎那些自高狂妄的人,喜歡謙卑順服、有理性的人,拯救成全這樣的人。再看看自己,獲得一點兒聖靈的開啟光照,掌握一些作工經驗就覺得了不起,把自己當成組裡的功臣,高高在上瞧不起別人,我活出的哪有一點人樣?實在太不知羞恥了!這時我才認識到,越是狂妄自大的人越是沒有真理實際、無知可憐的人,而那些謙卑尋求、追求認識神,總能看見自己的缺少往神的心意上夠,逐步活出真理實際的人,成了在神眼中看為寶貴的人。就像聖經中所記載的法利賽人,當主耶穌作的工作不符合他們的觀念想像時,他們獸性發作,頑固持守自己的謬論,沒有一點尋求、順服神的心,膽敢隨意定罪、抵擋主耶穌,還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最後遭到神的咒詛。而彼得、雅各他們雖然身分低,不起眼,但是他們有謙卑尋求的心,特別渴慕真理,能接受真理,就得到了神的救恩。正如聖經上說:「謙卑的人,神必然拯救。」(約伯記22:29)想到這兒,我感到蒙羞慚愧,便向神禱告:「神啊!我看到自己憑著狂妄自大的性情活著,太卑鄙、醜陋,都是在抵擋、悖逆你。神啊!我恨惡自己的敗壞性情,願意棄惡從善,願你帶領我實行真理,活出個人樣來滿足你,阿們!」禱告後,我心裡很平靜,開始尋求解決狂妄性情的路途。

姊妹在禱告

我看到神的話說:「自己有一個想法,拿出來,說這個事我是這麼想的,我是這麼認為的,之後跟大家交通。首先你能亮出自己的觀點,這是克服任意妄為這個性情的第一步實行。第一步你達到了,能尋求真理,第二步,當有人說出不同意見的時候,你怎麼實行不任意妄為呢?主要是讓大家交通,你得先放下自己的身段,先放下自己認為對的東西。你認為對但是你也不堅持,這首先就是一種進步,一種尋求真理的態度,一種否認自己的態度,滿足神心意的態度。你有這個態度了,你不堅持自己的同時,你也禱告,你讓神顯明。你不知道對錯,你讓神告訴你怎麼做是最好的、最合適的,大家交通交通,這時候聖靈就會開啟。神開啟一個人是有過程的,有時候是看你什麼態度。你的態度是硬堅持自己,神就向你掩面了,向你封閉了,神會顯明你讓你碰壁。」(摘自神的交通《凡事尋求順服才能進入真理實際》)神的話使我認識到了自己的敗壞與缺少,也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臨到事大家觀點不同時,我們對待事的態度很重要,若是憑著狂妄性情行事,總剛硬,持守自己認為對的不放,神就會掩面,就算再有能耐、恩賜也做不成事。這方面我深有感觸,人沒有什麼可誇的,沒有神的帶領,人什麼事都做不成。在盡本分中得時時存著順服神、敬畏神的心,臨到事能正大光明地拿出來與弟兄姊妹交通、商量,有不同觀點時得學會放下自己,否認自己,不持守自己的想法,不隨意下定案,尋求真理原則,讓神引導帶領怎樣做最合適,有這樣的態度和情形才是在盡本分中實行真理,這樣實行才能滿足神心意。認識到這些後,我不願再在組裡為首,讓別人聽自己的了,願意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滿足神。不久,神的檢驗臨到了……

放下自己 活出人樣

一天下午,我揣摩寫出了一篇講道稿的大體思路,寫完後我心裡沾沾自喜,心想:「哎呀,這思路不錯,姊妹們看了應該能通過,看來我還是挺不錯嘛!」誰知當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姊妹們時,小姊妹就提出好多不同建議,基本上把我的思路推翻了。這讓我心裡挺不舒服的,覺得這個思路我也是參考了一些資料才揣摩出來的,怎麼會不合適,是你們沒想通吧?但我很快意識到,臨到事不能再像以往持守自己了,那樣只能讓神厭憎,也會再給姊妹們帶來轄制。這個本分是神託付給我們的,我不能再任意妄為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了。於是,我就向神禱告,願神保守我的心,使我能放下自己、尋求真理來滿足神。禱告後,我又問另一個姊妹怎麼看,姊妹也說這個思路好像是有點問題,但還說不上來。此時,我想到神的話說:「大夥如果真的認為這麼做是不好,這個地方是有點問題,看一遍還沒看出問題,看兩遍也沒看出問題,看三遍四遍越看越覺著有問題,這就真是問題了,那咱在這個事上就得糾正、改進,徵求大夥的意見。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啊?(好事。)一徵求大夥的意見,大夥這麼一說那麼一說,交通交通,聖靈又開啟了,過後那麼一做,就把問題改正了。大夥一看,『可不是嘛,比原來的好多了!』這不是神的引導嗎?這是多好的事啊!你這麼一做,一不自是,放下自己的想像,放下自己的想法,實行真理,放下自己的身段,聽了別人的意見,結果怎麼樣?得著聖靈作工的機會了,聖靈開啟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就是不信派》)神的話就是指路明燈,我心裡敞亮了。是啊,現在我看一遍沒有看出問題,但不代表這就是對的,就是合乎真理的,既然姊妹能看出來,那也有神的許可,裡面肯定有問題我沒有發現,我得放下自己,存著尋求的心再聽聽兩位姊妹的建議,願神帶領開啟。於是,我就讓姊妹和我交流她的觀點,姊妹就根據原則來交通,我越聽越發現我的思路根本不成立,如果不是姊妹這樣提,要按著我的思路寫,那講道稿肯定又得卡半天,即使勉強寫成也沒有實用價值,反倒是打岔教會的工作了。想想前兩個小時我還信心滿滿認為自己是對的,可現在證實是我錯了,我的臉上火辣辣的,感覺挺羞愧的,心裡想跟姊妹承認自己的錯誤,又感覺下不了這個台階。這時,我想到講道交通說:「那咱們信神的人如果自己真犯了錯誤該怎麼實行?能敢亮相,能勇於承認錯誤,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我做錯了就是錯了,我當時怎麼想的導致犯的這個錯誤,以後這類事我不會再犯了』,這就是肯實行真理的人。」(摘自《講道交通(七)·關於神話〈注重實行的人才能被成全〉的講道交通》)想到這兒,我心底有了力量,便鼓起勇氣跟姊妹們解剖自己剛才流露的敗壞,並承認自己的思路是錯的,小姊妹說的合理,我願意接受過來。當我這樣實行後並沒有覺得多丟人,反而看到自己的確沒有多少真理實際,對自己的實際身量更有了些認識,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本性也感覺有些恨惡,心裡也很亮堂、釋放,覺得這樣做人好,有點正常人性的活出。慢慢地,再臨到這樣的事時,我不再持守自己老舊的東西,而是接受弟兄姊妹的意見,從中尋找聖靈開啟的那部分,不知不覺我看到了自己的一些缺少與不足,對真理原則也越來越明白、透亮了,跟姊妹們的配搭也和諧多了,我真實感受到只有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地配搭,共同尋求真理,按原則辦事,才能獲得聖靈作工,達到合格地盡本分。

姊妹在靈修讀神話

感謝神!經歷到現在我才明白,以往我追求成為女強人,妄想一人掌權,轄管別人,其實都是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活出來的沒有絲毫人性理智,說白了就是撒但的典型代表,這狂妄的性情不脫去,隨時都能因抵擋神而失去蒙拯救的機會。經歷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我才有了正確的追求方向,那就是做個有人性、有理智的人,凡事有個虛心尋求的態度,不尊自己為大,能放下自己接受真理,憑真理活著。尤其是看清自己只是個小小的受造之物,即使有點素質、恩賜那也是神的恩待、祝福。回想以往,我總把自己的想法駕凌於真理原則之上,誰也不放在眼裡,導致自己狂妄性情越來越膨脹,常常因觸犯神的性情落在黑暗中,在本分上留下了太多的過犯。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逐漸擺脫了撒但性情的捆綁與束縛,也感受到了當我不再狂妄持守己意,故步自封,願意放下自己跟姊妹們一起探討時,就能獲得更多聖靈作工的機會,得著了以往得不到的亮光,靈裡也更敏銳,知道怎麼做合乎原則要求,在真理上、業務上都逐步有了進深,生命長進也快了,不知不覺流露敗壞越來越少了,偏差、失誤也越來越少,不至於給工作帶來大的危害與虧損,在實行真理的過程中,不知不覺蒙了神的保守與祝福。感謝神!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我的狂妄性情終於有了一些變化,我深深感受到,只要放下自己,在臨到的事上尋求真理,所做所行就能合神的心意,活得也踏實、釋放,有點人樣。以後,我願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早日脫去敗壞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見證神、滿足神!阿們!

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神的審判潔淨變化了我的狂妄本性
人性的成長
基督徒的成長——脫去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