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迎接到了天主重歸

2022年02月28日

中國河北 李德明

我們家祖孫四代都信天主。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我家就成立了聚會點,伯父和父親都是會長。每逢過大瞻禮時,大人就騎車帶着我,到離家六十里的地方去過瞻禮。我記得老神父在做彌撒的時候常講:「現在已經到末世了,咱們每個教友都要時時儆醒,常常保持靈魂潔净,不犯大罪,天主隨時就可能駕雲回來,接我們上天堂。」那時候,教友們無論是年老年少,都火熱得像一團火,念經、望彌撒、避静、預備善工,天天都在盼望天主回來。

九十年代初,我父親、伯父相繼離世,我就接替了會長的職務,帶領教友們念經、聚會,給他們讀經、講道。1999年春天,神父給我一份從香港來的福音傳單,讓我趕緊發動教友傳遞天主馬上回來的喜訊。我召集教友們聚大會,一天三次念經祈禱,還給他們講解聖經上主來的預兆,我説:「教友們,天主馬上就要回來了,天主耶穌説:『那時,人子的記號要出現天上;地上所有的種族,都要哀號,要看見人子帶着威能和大光榮,乘着天上的雲彩降來。(瑪24:30)到天主來的時候,天上要出現大的記號,咱們都能親眼看見天主乘着雲彩赫赫威嚴地降臨,來接咱們上天堂。現在離2000年還有短短幾個月時間,咱們得趕緊把福音傳給不信的親戚、朋友、熟人,多救靈魂,在天主那兒就給咱記下大功了!」教友們聽後很激動,紛紛説不能再貪圖世俗了,還要多傳福音給親戚朋友。轉眼到了11月,我發現妻子跟往常有些不一樣,每天吃過晚飯,她就去本村田曉姊妹家念經,幾天都不跟我通功念晚課了。我有些納悶:妻子是不是信了别的教派?一天下午,妻子問我:「咱們信天主這麽多年,你盼不盼望天主回來呀?」我不假思索地説:「那還用説嘛,當然盼望了!」妻子鄭重其事地説:「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天主又道成肉身回來了,還揭開了《默示録》中的小書卷。」我特别震驚,抬高了嗓門説:「你説的是哪兒的話呀?天主耶穌回來必要駕着雲彩降臨,絶對不可能道成肉身回來的!」妻子説:「你還没尋求考察,怎麽就盲目定規天主不能道成肉身回來呢?咱們信天主這麽多年,不就盼着迎接天主再來嗎?你憑着觀念想象盲目定規,會錯過天主再來被提的機會啊。你還是冷静下來,好好考察考察吧!」妻子的話我根本聽不進去。從那以後,我怕妻子受迷惑,就經常給她講關于天主再來的預言。我説:「天主耶穌釘十字架,死裏復活後就帶着榮耀的身體駕雲升天了,當天主再來時,也是以靈體顯現,帶着大榮耀駕雲降臨,怎麽可能是道成肉身呢?聖經上説:『看,他乘着雲彩降來,衆目都要瞻望他』。(默1:7)那些時日的灾難一過,立時太陽就要昏暗,月亮也不發光,星辰要從天上墜下,天上的萬象也要動摇。那時,人子的記號要出現天上;地上所有的種族,都要哀號,要看見人子帶着威能和大光榮,乘着天上的雲彩降來。(瑪24:29-30)從中看到,天主再來的時候太陽要昏暗,月亮也不發光,星辰也要從天上墜下,天主要乘着雲彩降臨。現在,這些預兆都没出現,怎麽能説天主已經回來了呢?」妻子心平氣和地跟我説:「天主的預言都隱藏着奥秘,咱不能憑着自己的想象觀念按字面意思瞎解釋,這樣容易謬解天主的話。當初,法利塞人就是根據經文的字面意思,憑觀念想象認為默西亞來要降生在王宫,擔當政權,可天主耶穌并没有降生在王宫,而是降生在了馬槽裏,還是木匠的兒子,更没有擔當政權。法利塞人看天主耶穌的出身、作工處處不合他們的觀念,就不承認天主耶穌是默西亞的降臨,還定罪、抵擋天主耶穌。咱們可不能跟法利塞人犯同樣的錯誤啊!」我一聽就急了,心想:「我好歹也是個會長,文化也比你高,你不但不聽我的話,還説我瞎解釋天主的預言。」我黑着臉,口氣生硬地説:「我跟你説了這麽多,你就是不聽,我看你受迷惑不淺!你以後别出去聚會了!」妻子堅定地説:「我已經考察清楚了,我信的就是天主的再來,你不信是你的事,但你别攔阻我!」聽妻子這麽説,我是又氣又急,為了能挽救妻子,我就叫來兩個會長勸阻她。會長很自信地跟我妻子説:「只有咱們天主教是正統教會,到天主回來的時候,所有的教派都得歸向天主教,這就是萬教歸一,咱們都是老奉教的,這個道理你應該清楚吧?」妻子反駁説:「你説天主回來是讓萬教都歸到天主教,這話有聖神的話為根據嗎?天主耶穌説過這話嗎?而且基督教、東正教的人能願意歸到天主教嗎?聖經上早有預言:『到末日,上主的聖殿山必要矗立在群山之上,超乎一切山岳,萬民都要向它涌來。(依2:2)這『群山』是指各宗各派説的,天主作萬教歸一的工作,不是基督教歸到天主教,也不是天主教歸向基督教,而是各宗各派真心信神的人都歸到神的寶座前,天主這樣作萬教歸一的工作,才能顯出天主的公義,所有人都會心服口服的。」妻子這番話,我覺得挺新鮮,有亮光,會長也無言以對,只能站着地位强勢地説:「你是教友,難道比神父懂得還多?不管怎麽説,到最後所有教派都得歸到天主教,離開天主教就是背叛天主,就不能得救,靈魂不能升天堂。你是被迷惑了,我勸你趕緊找神父告罪,現在回頭還不算晚!」我妻子堅定地説:「我没有受迷惑,我是聽到了聖神向衆教會所説的話,跟上了羔羊的脚踪,接受了天主的新工作,我會一直走下去,誰也别想攔阻我。」我本想讓兩個會長勸阻妻子,没承想他們不但没能説服她,反被她駁得無言以對,而且這事過後,她信心還更大了。妻子説,本來她有些受我轄制,也有些猶豫,結果會長一攪擾,反倒讓她看清了會長他們不明白真理,還很狂妄,没有謙卑尋求的心。妻子不再受轄制了,還是每天堅持去聚會。

我心想,「妻子文化不高,聖經懂得也少,怎麽能把兩個會長反駁得啞口無言呢?妻子在外面聽的到底是什麽道呀,這麽厲害?」妻子的變化讓我百思不得其解。我細想妻子説的話,覺得也有一些道理,難道他們信的真是出于聖神?不可能啊,要是出于天主聖神,那神父應該知道啊,怎麽没聽他們説過呢?于是,我就去找我姐夫打聽這事,他也是會長。没想到姐夫剛聽我説完,就生氣地説:「天主再來不可能道成肉身!現在出現一個教派叫『東方閃電』,他們説天主道成肉身回來了,叫全能神,講的道很高,很多熱心的教友都被『東方閃電』偷走了,光我們教會就有十幾個,有一個神父也被他們迷惑了,我們怎麽勸都没拉回來。你可千萬别聽他們講道!」聽了姐夫這番話,我才知道原來妻子這段時間聽的是「東方閃電」的道。從姐夫家回來,我就直奔另一個會長家,讓他通知教友千萬不要聽「東方閃電」的道,同時我心裏更好奇了,還不服這個勁兒,心想:「『東方閃電』的道到底都講了些啥呢?為啥這麽多教友都去信了『東方閃電』呢?怎麽連神父也被他們迷惑走了?這『東方閃電』的道再高,難道還能高過天主教的真理?有機會我倒要聽聽他們到底講的是什麽。」

為了以後遇見「東方閃電」的人能把他們駁倒,我更加注重讀聖經了,專門找一些關于天主回來的預言反覆禱讀。我看到天主耶穌説:「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隨我」。(若10:27)我邊讀着天主的話邊揣摩:「是啊,天主的羊會聽天主的聲音,這麽多熱心的教友聽了『東方閃電』的道都接受了,還怎麽拉也拉不回來,這就很説明問題呀!這些教友可都是信天主多年,根基牢固有見識的人,他們能接受肯定是經過考察尋求的,莫非他們看的那本書裏有真理,是天主的聲音?我要是不聽,怎麽能知道他們講的道是不是出于天主呢?要不我先試着聽聽?如果他們講的有真理,合乎聖經,我就接着考察,如果不合乎天主教的道,我再弃絶也不遲。」

一天早晨,吃過早飯,一轉身工夫,妻子又出去了。我知道她又去田曉家了,心想:「妻子每天都去聽道,這吸引力也太大了吧!我得去看看他們究竟在説些什麽。」到了田曉家,我發現除了幾個教友以外,還有一個叫王明義的弟兄邀請我一起參加聚會,我就坐下來聽,同時心裏默默祈求天主保守我的心,賜給我分辨的能力,使我不受迷惑。王明義談道:「聖經一共分三部分,舊約、新約、《默示録》,每一部分都記載了神一個時代的工作。舊約記載的是律法時代的工作,天主藉着梅瑟頒布了十條誡命,還有律例、典章,讓人知道什麽是罪,帶領人在地上生活;新約記載的是恩典時代的工作,天主耶穌釘十字架作了人類永遠的贖罪祭,把人從罪中救贖出來,使人不再因犯罪而受律法定罪、懲罰;《默示録》預言了神末世的工作,也就是國度時代的工作,末世神道成肉身隱秘降臨,發表真理來審判、潔净人,使人徹底脱離罪的捆綁,這對尋求真理的人是極大的拯救。」王明義還説,「其實,神早就預言過,末世他會道成肉身隱秘降臨,這方面的經文聖經上有很多。天主説:『你們也應當準備,因為在你們不料想的時辰,人子就來了。(路12:40)還有《默示録》預言:『看,我來有如盗賊一樣』。(默16:15)這裏提到的『不料想』『有如盗賊』,都是指在人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隱秘地來了。『人子』就是指道成肉身説的,像主耶穌一樣,由人所生,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外表看是一個普通的人,但他有神靈内住,有神性的實質,他就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如果是神的靈,就不能稱為人子了,就像耶和華神是靈,就不能稱為人子。」聽王明義一直見證天主又道成肉身回來了,我心裏有些煩亂,就不願意再聽了。我站起來反駁他:「你説天主耶穌又道成肉身回來了,這個我接受不了!聖經預言,『加里肋亞人!你們為什麽站着望天呢?這位離開你們,被接到天上去的耶穌,你們看見他怎樣升了天,也要怎樣降來』(宗1:11),神父經常講,天主當時是以靈體駕雲升天的,回來也應該是靈體帶着大榮耀駕着天上的雲降臨。天主耶穌已經為我們釘在十字架上受盡了所有的痛苦,不會再道成肉身來了。」王明義心平氣和地勸我:「弟兄,咱們坐下再好好交通交通,神的話是真理,能解决我們一切的疑問。」我跟王明義動血氣,可他仍舊耐心地勸導我,礙于面子,我又無奈地坐了下來,但又怕受迷惑走錯路,我想:「王明義談得挺好,談聖經我還真談不過他,我如果繼續聽下去,一旦分辨不清受了迷惑怎麽辦?恐怕就不能得救進天國了。不行,我不能再聽了,我得回家先查查聖經再説。」于是,我就找藉口走了。

回家後,一想起天主又道成肉身回來這事,我心裏就一個勁兒地翻騰:「如果説妻子是受了迷惑,但那麽多熱心教友都信了『東方閃電』,這些人不可能都受迷惑呀!天主要是真的道成肉身回來了,我不尋求考察,恐怕就要錯失迎接天主的機會了。可萬一『東方閃電』不是真道,我聽了走錯路,那我就是背叛天主,靈魂就不能得救了。」那段時間,我不知道該怎麽辦,白天吃飯不香,晚上也輾轉反側睡不好覺。痛苦中,我只好跪在耶穌聖心像前祈禱:「天主耶穌啊,我不知道『東方閃電』到底是不是你的再來,願你加給我分辨的能力,不迷失方向走錯路。天主啊,求你多多引領孩子吧。」

後來,我翻找了很多關于天主再來的經文,在聖神的帶領下,我查找到一些天主隱秘降臨的預言,發現了奥秘。我發現很多處經文都提到,迎接到天主隱秘降臨的這些人,都能與主共赴筵席,還説這些人是有福的。例如:「半夜有人喊説: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吧!那些童女遂都起來,裝備她們的燈。……新郎到了,那準備好了的,就同他進去,共赴婚宴;門遂關上了。(瑪25:6-10)看,我來有如盗賊一樣;那醒着并保持自己的衣服,不至于赤身行走,而叫人看見自己的耻辱的,才是有福的!(默16:15)應當如同那些等候自己的主人,由婚宴回來的人,為的是主人來到,一敲門,立刻就給他開門。主人來到時,遇見醒寤着的那些僕人,是有福的。我實在告訴你們:主人要束上腰,請他們坐席,自己前來伺候他們。他二更來也罷,三更來也罷,若遇見這樣,那些人才是有福的。(路12:36-38)看,我立在門口敲門,誰若聽見我的聲音而給我開門,我要進到他那裏,同他坐席,他也要同我一起坐席。(默3:20)我反覆禱讀揣摩這些經文,發現「半夜有人喊」「有如盗賊」「二更來」「三更來」這些醒目的語句,不都是指人覺察不到的時候天主就隱秘地回來了嗎?他們説的天主再來是隱秘降臨拯救人,還真符合聖經、符合天主的話啊!我若是能迎接到天主隱秘降臨,我不也成了有福的人嗎?是聖神的開啓使我發現了天主再來的奥秘,我心裏對天主有説不出的感激。後來,我又找到一些經文,如天主耶穌説:「因為猶如閃電由天這邊閃起,直照到天那邊:人子在他的日子裏,也要這樣。但他必須先受許多苦,且被這一代所擯弃。(路17:24-25)以往,我認為天主耶穌回來是靈體,可這裏天主明明説「他必須先受許多苦,且被這一代所擯弃」,如果天主的靈體來,人看見了都得恐懼戰兢,仆倒在地,那還怎麽會受苦,又怎麽會被人擯弃呢?只有道成肉身成為人子才能受苦,才會被人擯弃啊,難道「東方閃電」見證天主又道成肉身成為人子是真的?但我又想到《默示録》一章七節,「看,他乘着雲彩降來,衆目都要瞻望他,連那些刺透了他的人,也要瞻望他,地上的各種族都要哀悼他。」根據這節經文,天主乘着雲彩帶着大榮耀降臨來提接我們時,衆人都要看見他。如果天主是道成肉身隱秘降臨,那這節經文又怎麽解釋呢?天主隱秘降臨和天主駕雲降臨的預言這不就矛盾了嗎?我百思不得其解。

轉眼間,2000年的大年初一過去了,我急盼天主駕雲回來的夙願還是没能實現,想到天主來的預兆基本都已經應驗,我對「千禧年之前主必要駕雲回來」這話畫上了問號,心裏越來越傾向天主來會隱秘降臨,就繼續查考有關這方面的預言。我向天主耶穌祈禱:「天主啊,千禧年到了,我還没有看見你駕着天上的雲彩降臨,我心裏很失落,也很痛苦。如今,只有『東方閃電』見證你已經回來了,天主耶穌啊,你是不是真的回來了?求你開啓光照我,使我能認識你的作工。」那時候,我心裏就盼着能再聽聽王明義講道,我想如果「東方閃電」真是天主的再來,我却没有接受,這不就被神的作工淘汰了嗎?我越想心裏就越着急。正月的一天,我實在坐不住了,就跟妻子説想聽王明義講道。之後,我和王明義見了面,我説:「這段時間,我在家查考了不少聖經經文,覺得你講的都符合聖經預言,我對天主成為人子隱秘降臨能够接受,可聖經上還預言説,『看,他乘着雲彩降來,衆目都要瞻望他,連那些刺透了他的人,也要瞻望他,地上的各種族都要哀悼他。(默1:7)這裏説天主要駕雲帶着大榮耀降臨,這不跟天主隱秘降臨相矛盾了嗎?天主是信實的,天主的話必定都要應驗,我想這裏面肯定有奥秘啊。」

王明義給我讀了兩段全能神的話,又耐心地給我交通,我才明白了其中的奥秘。

全能神説:「全宇之下凡知道耶穌救主救恩的人都在『苦苦地巴望』耶穌基督能够突然降臨,來『應驗』耶穌在世時所説的話『我怎麽走,同樣我還要怎麽來』。人都這樣認為: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是駕着白雲歸到天上至高者的右邊的,同樣,他仍然駕着一朵白雲(白雲就指耶穌歸到天上之時所駕的白雲)帶着猶太人的形像、穿着猶太人的服飾降臨在苦苦巴望他幾千年的人類中間,向他們顯現之後賜給他們食物,向他們涌出活水,滿有恩典、滿有慈愛地生活在人中間,活靈活現,等等這一切人的觀念中所認為的。但是,耶穌救主却并没有那樣作,他作的與人的觀念恰恰相反,他并不在那些苦盼他重歸的人中間降臨,而且也没有駕着白雲向萬人顯現。他早已降臨,但人却并不認識,人也并不知曉,只是在漫無目的地等待着他,豈不知他早已駕着『白雲』(白雲就指他的靈、他的話、他的全部性情與所是)降在了末世要作成的一班得勝者中間!(《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救主」早已駕着「白雲」重歸》)

或許有許多人并不在意我所説的話,但我還是要告訴每一位跟隨耶穌的所謂的聖徒,當你們的肉眼親自看見耶穌駕着白雲從天而降的時候已是公義的日頭公開出現的時候。那時或許你的心情激動萬分,但你可曾知道,當你看見耶穌從天而降的時候也正是你下到地獄接受懲罰的時候,那時已是神經營計劃宣告結束的時候,是神賞善罰惡的時候。因為神的審判已在人未曾看見神迹只有真理發表的時候結束了。那些接受真理不求神迹而被潔净的人歸在了神的寶座前,投入了造物主的懷中,只有那些堅持一個信念『不是駕着白雲的耶穌就是假基督』的人將會受到永久的懲罰,因為他們只相信會顯神迹的耶穌,却不承認發表嚴厲審判、釋放生命真道的耶穌,這樣就只好讓耶穌公開駕着白雲重歸時來解决他們了。他們太固執、太自信、太狂妄了,這樣的敗類怎麽能得着耶穌的賞賜呢?耶穌的再來對于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一個極大的拯救,對于不能接受真理的人就是被定罪的記號。你們當選擇自己的路,不要做褻瀆聖靈弃絶真理的事,不要做無知狂妄的人,當做順服聖靈引導、渴慕尋求真理的人,這樣對你們才有益處。(《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時候了》)

讀完這些話,王明義交通説:「神末世再來是分兩個步驟:先是道成肉身成為人子隱秘降臨,發表真理作一步審判、潔净的工作,最後作成一班得勝者,道成肉身隱秘降臨的工作就結束了;隨之大灾難降下,神開始賞善罰惡,等大灾難結束後,神就駕雲降臨向萬國萬民公開顯現。這就完全應驗了天主耶穌的預言:『那時,人子的記號要出現天上;地上所有的種族,都要哀號,要看見人子帶着威能和大光榮,乘着天上的雲彩降來。(瑪24:30)按照人的認為,天主駕雲降臨的時候,萬國萬民應該是喜樂慶賀,為什麽要哀號呢?就是因為人都看見自己抵擋的全能神正是重歸的天主耶穌,那時神拯救人類的工作已經結束了,他們一直持守『不是駕着白雲來的天主耶穌都是假的』,就不接受,結果錯過了迎接天主蒙拯救的機會,只能哀哭切齒受懲罰了。可見,神道成肉身隱秘降臨作工不僅是為了拯救人,也是為了顯明人、淘汰人。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凡是在神道成肉身隱秘作工期間聽到神聲音就接受的人就歸到了神的寶座前,這些人就是神的羊,就是聰明童女,他們天天讀神的話語,經歷基督台前的審判,在神的審判刑罰中脱去敗壞得着潔净的人,在大灾難中就蒙保守剩存下來;而那些拒絶聽神聲音抵擋神的惡人和一切邪惡勢力,都被神道成肉身的作工顯明、淘汰,最後落在灾難中受懲罰。神隱秘降臨的作工把山羊綿羊、稗子麥子、聰明童女愚拙童女、真信的假信的、善僕惡僕都顯明出來了,不知不覺人就這樣都各從其類了,這正是神作工的智慧啊!」聽了弟兄的交通,我心裏一下亮堂了,原來聖經上關于天主再來的預言是這樣應驗的,而且從全能神的話裏我看到了神的權柄,感受到了神的公義不容觸犯,令我心驚膽戰。如果我一直持守着「天主必駕雲降臨」的觀念,而不接受天主道成肉身隱秘降臨發表的真理,那就會錯失蒙拯救的機會啊!我暗暗慶幸自己幸虧主動考察尋求真道,不然真就被天主撇弃、淘汰了。今天僅僅讀了幾段話,就讓我對天主再來的奥秘明白了一些,難怪那麽多教友接受全能神以後怎麽拉也不回頭呢。

我急切地想解决心中的困惑,就繼續向王明義尋求:「天主耶穌死裏復活向門徒顯現了四十天,之後以復活的靈體升天走了,我們一直認為末世天主再來審判世界,應該還是靈體向人顯現,坐在白色大寶座上赫赫威嚴來審判萬民,有大罪的下地獄,有功勞的上天堂,可你們却見證天主末世道成肉身來作審判的工作,這有聖經根據嗎?」王明義説:「關于神末世道成肉身成為人子來作審判工作,這在聖經中早有預言,例如:『因為如同閃電從東方發出,直照到西方,人子的來臨也要這樣。(瑪24:27)父不審判任何人,但他把審判的全權交給了子』。(若5:22)并且賜給他行審判的權柄,因為他是人子。(若5:27)拒絶我,及不接受我話的,自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説的話,要在末日審判他。(若12:48)我本來還有許多事要告訴你們,然而你們現在不能擔負。當那一位真理之神來時,他要把你們引入一切真理』。(若16:12-13)因為時候已經到了,審判必從天主的家開始』。(伯前4:17)這裏的『』『人子』都是指神道成的肉身説的,末世是神的靈道成肉身成為人子發表真理來作審判工作,而且審判是從神的家起首。也就是説,末世基督是在接受神審判工作的人中間發表真理施行審判,來潔净人、拯救人,引導人進入一切的真理,這就是神隱秘降臨作的工作。對所有抵擋神的人就是直接定罪、毁滅,用灾難解决。末世基督全能神發表了潔净、拯救人類的一切真理,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這完全應驗了天主耶穌末世再來的預言。」聽到這裏,我心裏亮堂一些了。接着,王明義又讀了幾段全能神的話,交通了神末世的審判工作為什麽不是以靈體來作,而是道成肉身親自作。

全能神説:「神拯救人,并不是直接以靈的方式、以靈的身份來拯救人,因為他的靈是人摸不着、看不見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靈的角度來直接拯救人,人就没法得着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個受造之人的外殻,人也没法得着這救恩,因為人根本没法靠近他,就如耶和華的雲彩無人能靠近一樣,只有他成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將他的『道』裝在他要成為的肉身中,才能將這『道』親自作在所有跟隨他的人身上,人才能親自聽見他的道、看見他的道,以至于得着他的道,藉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來。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屬血氣的無一人能得着這極大的救恩,也没有一個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靈直接作工在人中間,那人都會被擊殺的,或者會因着人没法接觸神而被撒但徹底擄去。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將人從罪中贖出來,是藉着耶穌的肉身來將人贖出來,就是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了下來,但是撒但的敗壞性情仍在人的裏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贖罪祭了,而是將那些從罪中贖出來的人徹底拯救出來,讓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够脱離罪,得着完全的潔净,達到性情變化而脱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歸到神的寶座前,這樣人才完全聖潔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若是神的靈直接向人説話,人就都順服在『聲音』之前了,不用説話揭示人就都仆倒了,就如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仆倒在光中一樣,若神仍那樣作,人永遠不能藉着話語的審判來認識自己的敗壞達到被拯救的目的。只有道成肉身才能將話語親自送到每個人的耳中,使那些有耳朵的人都聽見他的説話,都能接受他話語的審判工作,這樣才是話語達到的果效,不是靈的顯現來將人『嚇倒』。藉着這樣實際而又超凡的工作才能够將人深處那些隱藏了多少年的舊性情完全揭露出來,達到讓人都認識到,能够有變化。這些都是道成肉身的實際的工作,是實實際際地説,實實際際地審判,而後達到話語審判人的果效,這才是道成肉身的權柄,是道成肉身的意義。(《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王明義交通説:「從神的話中看到,神第一次道成肉身作了人類的贖罪祭,擔當了人的罪,我們信主罪就得着了赦免,但我們裏面的罪根、罪性還存在,還能常常犯罪,流露狂妄、詭詐、邪惡等敗壞性情,還能撒謊欺騙,嫉妒人、恨人,當臨到灾難或者家裏發生禍患了,還能埋怨神、論斷神,甚至否認神,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神是聖潔的,非聖潔没有人能見神,像我們這樣污穢敗壞還能犯罪抵擋神的人,怎麽能有資格進神的國呢?所以,末世天主耶穌再來,發表真理作一步審判的工作,就是來潔净人、變化人,使人徹底脱離罪,脱去敗壞,蒙神拯救進入神的國。神末世的審判就是為了潔净、拯救人類,所以只有神道成肉身來顯現作工才最合適,如果神以靈的方式來審判人,就達不到潔净人、拯救人的果效。因為人是肉體凡胎,而且人都是經撒但敗壞的,裏面充滿了撒但性情,污穢敗壞,根本没法靠近神的靈,若是神的靈直接審判人,那我們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因着悖逆抵擋神而被擊殺。而且神的靈直接向人説話,如同雷轟、閃電,人不但聽不懂,還會恐懼戰兢,這樣,審判工作在人身上就達不到應有的果效了。舉個例子。就像一隻小鳥受傷了,我們想給它治療,但它看到我們就害怕,不讓我們靠近,因為小鳥跟我們不是一類,它聽不懂我們的説話,不明白我們的意思。但是,如果我們變成了小鳥,跟它接近,幫它治療,它就不會害怕,也不會抵抗了。同樣,神為了能更好地拯救我們這些敗壞至深的人,道成肉身穿上一個正常人的外殻來發表真理,説人類能聽懂的語言,揭示我們人類的敗壞、悖逆,揭示我們抵擋神的犯罪本性,向人顯明神的公義性情,讓人看見神實實際際、活靈活現,同時把神的心意、神的要求還有人該實行進入的真理都明確地告訴給人,給人帶來了性情變化得潔净的路途。而且神道成肉身來作工能更好地顯明人的觀念和悖逆,就像神第一次道成肉身來作工的時候,法利塞人明明知道主耶穌説話作工有權柄、有能力,但他們看到主耶穌外表不高大,是木匠的兒子,看到主耶穌所説所作不符合他們的觀念想象,他們就拒絶尋求考察,還抵擋定罪,攔阻人尋求考察神的作工,最後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末世,神又一次道成肉身來作審判工作,就因為道成肉身説話作工不符合人的觀念想象,我們就憑着狂妄性情定規神、論斷神,抵擋神的作工,尤其是那些宗教界的牧師長老更是瘋狂地抵擋、定罪、褻瀆,如果神不是道成肉身來作工,而是以靈體顯現來作審判工作,誰敢這麽輕慢地對待神呢?這樣能顯明人的敗壞嗎?只有神道成肉身才能把我們人的悖逆、敗壞和對神的觀念都顯明出來,那些喜愛真理的人就能從神的審判揭示中認識自己悖逆神、抵擋神的敗壞性情和撒但本性,能懊悔、恨惡自己,最後被神話語征服、潔净,被神帶進神的國。而那些死守自己的觀念想象否認神、抵擋神的人,他們拒絶接受真理,頑固與神對抗到底,這些人就是被顯明的稗子,是神末世作工顯明出來的惡僕、敵基督,這些人不但不能蒙拯救,還會像法利塞人一樣被神咒詛、懲罰。所以,末世神道成肉身來作審判的工作,這對拯救敗壞人類是最有利的。」

聽了弟兄的交通,我心裏特别亮堂。想到律法時代天主雅威在西乃山向以色列人顯現説話的時候,以色列人聽到神的聲音如同打雷,心裏都恐懼戰兢,就和梅瑟説:「你同我們説話罷!我們定要聽從,不要天主同我們説話,免得我們死亡。」(出20:19)神是聖潔的,我們是敗壞的人,確實不能直接與神的靈接觸。我又回想自己剛聽到天主又道成肉身回來的消息時,心裏充滿了觀念和抵觸,狂妄得不可一世,没有尋求考察就盲目地定規、論斷神不可能再道成肉身,還封鎖教會攔阻别人考察真道,還不讓妻子聚會,我的所作所為跟抵擋主耶穌的法利塞人有什麽區别呢?我這麽狂妄、悖逆,若是神的靈來作審判工作,我早就遭到神的擊殺了,還哪有機會得着神的救恩哪?神以道成肉身的方式來作審判工作的確是對人的拯救啊!神末世道成肉顯現作工太有必要了!

之後,弟兄又跟我交通了幾次,我也讀了許多全能神的話。從全能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拯救人類作三步工作的内幕、意義,以及神道成肉身的奥秘、神名的奥秘、聖經的内幕,還有如何聽神的聲音,如何分辨真假基督,神拯救什麽樣的人、淘汰什麽人,等等。越讀全能神的話,我對神的作工、神的心意越明白,對以往不明白的聖經奥秘明白了許多,許多看不透的事也能看透了,很得供應。我從心裏印證,全能神的話語都是真理,就是神的聲音,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顯現了!因為只有神能發表真理、揭示奥秘,只有神能源源不斷地供應我們真理、生命,全能神的確就是天主的再來!以前,我一直持守聖經字句,把神定規在了自己的觀念想象中,對神的新作工不尋求、不考察,硬是把再來的天主拒之門外,差點成了抵擋神的法利塞人,錯過迎接天主被提進天國的機會,若不是聖神及時地引導和拯救,我肯定就斷送在自己的觀念中了。多虧神憐憫、拯救了我,使我迎接到了天主重歸,赴上了天主婚娶的筵席。感謝全能神!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站好自己的地位 心裡有享受

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

我享受到了豐盛的筵席

無論是審判刑罰,還是擺設周圍人事物的對付修理,雖然給人的肉體帶來的是痛苦,是擊打,但神所作的對人的生命卻是最有益處的,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可我卻不認識神,不認識神的作工,也不明白神的良苦用心,臨到刑罰審判、對付修理就反抗,拒不接受,甚至動不動就以撂託付來對抗,好像是人跟我過不去,根本不能從神領受。

安琪的故事

緬甸 安琪 2020年8月的一天,我在Facebook上認識了葉香姊妹。她説主耶穌已經回來了,發表了許多真理,作了末世的審判工作,還交通了主耶穌再來作審判工作的預言:「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得前書4:17)「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

高舉神、見證神,使她事奉有路

向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通過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她知道了神兩次道成肉身忍受著敗壞人類的棄絕、毀謗、悖逆、抵擋,目的就是為了把人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使人不再受撒但的愚弄和殘害,得以釋放自由。神的愛實在太大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