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徒心聲——神話語帶領我學會和諧配搭

21

 

靳 心

聚會點上,靳心、真心壓低嗓門,隨著音樂歡快地哼唱著神話語詩歌,一旁的依諾心事重重的樣子。看著靳心、真心兩人特別釋放自由,依諾心受觸動,一唱完詩歌,她就敞開了自己近段時間的情形。

依諾(一臉憂愁地):最近,我在盡本分中遇到一些問題,我和姊妹配搭時總覺得自己比姊妹強,因我認為自己盡這本分時間長,業務上比姊妹掌握,肯定自己的觀點看法相對正確些,所以工作上都是以我為中心,我能做的就去做了,也不和姊妹商量。當姊妹對我做的工作提出不同意見時,我就不願接受,認為她什麼都不懂還對我的工作指手畫腳,心裡很不服氣。我也知道這樣的情形不對,這樣下去我們的關係會很尷尬,不能和諧配搭,還會影響工作。為這事我很苦惱,但又不知道怎麼解決,想聽聽你們有類似情形的時候是怎麼實行進入的。

依諾眉頭緊皺,一臉痛苦糾結的表情。

真心(若有所思地):要盡好本分,和諧配搭是關鍵,弟兄姊妹之間不能和諧配搭真是個大問題,這就涉及到咱們裡面的撒但敗壞性情了,敗壞性情不解決就沒法達到和諧配搭啊!

靳心(感慨地):是啊,的確就是這樣。聽依諾姊妹這麼一說,我也深有同感,因我這個人也是本性狂妄,常常不能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藉著這段時間神擺設環境顯明,還有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才認識到這個問題如果不解決,不僅會給對方帶來轄制、傷害,甚至還會攪擾、影響教會工作,多虧神話語的帶領與引導,我在這方面才有了一點進入。

三人一起交通

依諾(一臉期待):是嗎?那你快說說你是怎麼經歷進入的吧,我就想儘快解決這個問題。

靳心(微笑著):感謝神,那我就談談我個人的一點經歷吧!前段時間,教會安排我和一個弟兄整理教會文稿,剛開始我覺得弟兄雖然沒盡過這方面本分,但他臨到事注重自己的生命進入,這個長處是我不具備的,所以我做事還比較低調,有什麼事也會跟他商量,我們也能達到和諧配搭。可一段時間後我發現,雖然弟兄身上有些長處,但因剛盡這本分,對各方面的業務都不熟悉,電腦也不太精通,看問題和處理問題反應都比較慢,特別是有幾次我們和弟兄姊妹一起整理文稿,弟兄姊妹對我的交通比較認同,弟兄也覺得我的交通比他略勝一籌,言談間流露出自愧不如的神色……不知不覺我就狂了起來,開始覺得自己哪方面都比弟兄強,不再把他放在眼裡,臨到事也不再徵求他的意見、看法,而是以自己為中心,什麼事都按著自己的意思來。每天早上,我都獨自做主把一天的時間作了規劃,定好先做什麼後做什麼,然後告知弟兄讓他按著我定好的計劃去做;當弟兄盡本分中遇到問題或難處向我詢問時,我就站在老師的地位上誇誇其談地給他講解;當弟兄與我的觀點不一致時,我便以自己盡這項本分幾年,有工作經驗為資本,硬將弟兄的觀點壓下去,讓他按著我的來,不按我的我就嫌棄、不耐煩,不由自主地爆發血氣。一天,我和弟兄一起看一篇文稿,我邊看邊想:「這篇文稿有些難度,我在原則上比你掌握,由我負責整理就行了,你就不用操心了。再說,你一個新來的,能發表出什麼好的建議?」於是,我便按著自己的看法寫好了修改建議。寫完後我本想直接返給筆者,又怕弟兄說我做事不跟他商量,獨斷專行,便象徵性地拿給他看,嘴上說是徵求他的意見,心裡卻想:「我寫的回覆建議還會有什麼問題嗎?就你那兩下子能看出什麼問題來呢?你也就是從我回覆的建議中吸取一下我的長處吧!」沒想到弟兄看後卻說:「我在這篇文稿中根據自己的領受補充了一些建議,你看一下吧!」我聽後心裡有些不耐煩,但礙於臉面還是打開看了起來。因我從心底裡根本就沒把弟兄的建議放在眼裡,就從頭到尾快速瀏覽了一遍,根本沒看細節內容,覺得還是按著我的建議回覆就行了。這時,弟兄指出我的回覆建議中存在的一些問題,並說有些地方還看不懂。我聽後心裡十分抵觸,一百個不服,心想:「你會不會看呀?我明明寫得那麼詳細、到位,我自己都覺得特別滿意,怎麼到你那兒就看不懂了呢?」接著,弟兄又對我說:「雖然你寫了很多看法、建議,但沒有把重點突出來,為了讓弟兄姊妹更好明白,建議你將文稿中的重點問題再總結、說明一下,然後把我的回覆建議裡覺得合適的部分也加進去吧。」聽到這話,我心裡又抵觸又憋屈,火一個勁兒地往外冒,心想:「你還有完沒完了?我盡這本分好幾年了,一直這樣回覆,別人誰都沒給我提過建議,怎麼今天到你這兒就不行了呢?還讓我按著你的意思改,把你的看法也加進去,就你寫的那點小話,能跟我的比嗎?還讓我加……」我越想越氣,心裡的火再也憋不住了,忍不住大聲說:「我覺得我寫得已經夠詳細了,怎麼到你這兒就一直有問題呢?再說了,這篇文稿我是打算與筆者見面整理的,提示那麼詳細有必要嗎?」弟兄聽後又提議說:「咱們還有很多積壓的文稿需要看,既然這篇已經提示得比較詳細了,根據筆者的素質與領受,若能補充上來,就不用與筆者見面交通了吧。」但此時的我根本聽不進去,張口便把他的建議反駁了回去,執意要與筆者見面整理。弟兄見我情緒很激動,便不再說什麼,而我心裡的火氣卻怎麼也壓不下去,在心裡一個勁兒地論斷弟兄狂妄自是,不接受我「正確」的建議,覺得他不好配搭。

靳心看了看大家,停頓了一下。

依諾(深有同感地點點頭):是啊,我在與姊妹一起盡本分的時候也總是認為姊妹不懂業務,她就該聽我的,說話時就會帶著嫌棄,給姊妹帶來了一些轄制,有時我也懊悔,覺得自己不該這樣對待姊妹,但是只要我倆意見不同時,我就身不由己地流露敗壞性情,心裡對她抵觸,接受不了她的建議。誒,我的情形跟靳心弟兄的情形是一樣的,靳心弟兄,你後來又是怎麼認識進入的呢?

靳心:正當我對弟兄不忿不滿論斷他時,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段神的話:「交通真理說心裡話,把一個事說清楚,講明白,能讓人得造就,得益處,明白神的心意,從誤解、謬解裡出來,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訓的口氣來說呀?不需要教訓,不需要大聲,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詞語、語氣、語調,就學會用正常的聲調,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氣和地說,說心裡話,爭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來,都說清楚,說明白。說明白之後他也明白了,你的負擔也得到解決了,他也不誤解了,你也更透亮了,這是不是都得造就的事?這事需要擰著勁說嗎?很多時候不需要強行灌輸。」(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神的話帶著權柄能力,使我狂躁的心慢慢平靜了下來,我明白了配搭盡本分中不管遇到什麼問題,都不應用生硬的態度和語氣來對待解決,得學著放下自己尋求交通達成共識,當觀點不一致的時候,能憑著愛心站在平等的地位上,心平氣和地把自己的觀點和看法交通出來,互相取長補短,這樣更容易解決問題,使雙方都得益處造就。可看看自己的所做所行,根本不是與弟兄站在平等的地位上溝通交流,正常地交通真理,而是認為自己什麼都懂,不需要向弟兄尋求就能把文稿回覆好,無形中就站在了一個高的位置上不把弟兄放在眼裡,所以當弟兄給我提建議時,我心裡就不服不忿,不願接受,還像個不信神的人一樣對著弟兄大呼小叫,一點聖徒體統都沒有,這不是在羞辱神嗎?再說,我自己的觀點也不一定對,可我卻強硬地要求弟兄接受,還不允許他質疑,這不是太野蠻、太不明事理了嗎?這時,我感到很蒙羞,也很痛苦、難受,便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現在我和弟兄在配搭上出現了問題,我總聽不進弟兄的建議,動不動就對著弟兄爆發血氣,我知道自己活在敗壞性情當中了,可我對自己沒有什麼認識,不知道該怎樣解決自己的問題。神啊!我願把自己的難處帶到你的面前,願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學會認識自己,學到自己該學的功課。」

真心和依諾情不自禁地點點頭。

真心:靳心弟兄,你剛剛談的這些表現流露的確很真實啊,這讓我想起了自己的經歷,看到自己以往在與人配搭時也是不能實行真理,而是憑著敗壞性情行事,不但傷害別人,自己心裡也痛苦,看來我還需要更深地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進入真理啊!

依諾一邊點頭贊同,一邊快速地記錄下了交通得著的亮光開啟。

靳心(敬虔、誠懇地):我也是通過跟神禱告尋求,在神的話中一點點反省認識自己,才看到自己做事的性質確實很惡劣,讓神厭憎,心裡逐漸產生了恨惡自己實行真理的心。我看到神的話說:「有些人犯這個毛病,你們琢磨琢磨是怎麼回事,他喜歡在心裡做事,跟誰也不商量……總把別人看得那麼渺小,那麼一文錢不值,總想什麼事一個人說了算,跟別人沒有溝通,沒有交流,從來不尋求別人的意見。這種作法怎麼樣?這裡有沒有正常人性啊?」(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談談和諧配搭》)「今天要求你們能和諧地配搭就像耶和華要求以色列民事奉他一樣,否則就停止你們的事奉。……在你們中間直到現在還有這樣的事,甚至在交通中互相攻擊,故意找藉口,因為一點小事就爭得面紅耳赤,誰也不肯放下自己,彼此各存心腹事,都在觀察著對方,也在戒備著對方。這樣的性情怎能事奉神呢?……你不進入實際,不實行真理,而且還不知羞恥地在別人面前暴露你的鬼性,你太沒臉皮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應效法以色列人的事奉》)從神嚴厲的帶著審判的話中我認識到,一個人臨到什麼事都不和別人商量,總唯我獨尊自己做主說了算,搞獨來獨往,甚至不允許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提出任何異議,這樣的人太沒有理智,沒有正常人性!神厭憎人這樣的性情,若長期不悔改神就取締人盡本分的資格了。我心裡不由得感到害怕,這段時間我與弟兄相處時的一幕幕不禁浮現在我的眼前,想到自從看到自己業務方面比弟兄略勝一籌時,我就狂起來了,認為自己了不起,不把弟兄放在眼裡,每天的工作都由我計劃、安排,什麼事都是我說了算,根本沒把弟兄當成自己的搭檔。我還總是擺老資格,認為自己盡這項本分時間長,有經驗、懂原則,所以好幾次我都不詢問弟兄的意見,文稿整理好就想直接發走,完全無視弟兄的存在,我真是太狂妄沒有理智了!當弟兄指出我回覆建議中的問題和缺少時,我不是本著對工作認真負責的態度接受過來,反而認為他是新來的,沒有我明白得多,對他指出的問題就嗤之以鼻,絲毫聽不進去,更不去考慮弟兄的建議是否對工作有利,我這不單是不把弟兄放在眼裡,而是對待神給的本分掉以輕心,應付糊弄啊!弟兄提出對工作有益處的建議,我卻認為他是在質疑我的安排,絲毫沒有商量的餘地就給否決了,根本不考慮本分,也不隨從聖靈作工,頑固地持守己意,不聽勸阻……從我的這些表現中看到,我與弟兄根本沒有和諧的配搭,我處處排斥、貶低、壓制弟兄,所流露的都是撒但的敗壞性情,給弟兄帶來的都是傷害和打擊,這樣的盡本分是在彰顯撒但羞辱神,是神厭憎的。這時,我心裡感到很愧疚,很難過,看到自己的所做所行實在太沒有人樣了,我不由得仆倒在神前痛悔自己,求神憐憫拯救我這敗壞之人。

真心和依諾聚精會神地聽著,不時蹙著眉頭揣摩思索。

靳心:之後,我開始反省自己不能與弟兄和諧配搭的根源是什麼,是受什麼撒但性情支配的。我看到講道交通中說:「撒但性情主要有十二種表現。……第四條,唯己獨尊,讓人崇拜,讓人順服。屬撒但的種類都把自己看得高於一切,都以自己為尊,讓人崇拜,讓人順服,崇拜他的人越多越好,順服他的人越多越好,誰崇拜他、順服他他就喜歡,誰如果不崇拜、不順服他就要惱羞成怒,就要鎮壓,這是撒但性情。人有這種性情,在教會裡怎麼搞啊?他讓大夥都聽他的,都崇拜他,所以他做事就處處顯露自己,喜歡講最好聽的話、迷惑人的話,這是撒但性情的主要表現之一。第五條,總想高居人之上,轄制人,掌控人,玩弄人。這種性情在多數人身上都能看見一些,人嘴上不這麼說,骨子裡有這種東西。……什麼事都喜歡讓人聽他的,他喜歡給人出謀劃策,他喜歡掌控人,他喜歡玩弄人,這是撒但性情。第六條,自以為是,專橫跋扈,獨斷專行,任意妄為。什麼事都覺得自己的對,覺得自己的觀念想像都對,都是真理,他想怎麼做就怎麼做,自己說了算。獨斷專行,專橫跋扈,任意妄為,誰也限制不了,這就是撒但性情最常見的表現。」(摘自《講道交通(十四)·關於神話〈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的講道交通 四》)從講道交通中我認識到,自己不能與弟兄和諧配搭的根源就是因著裡面有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獨斷專行的撒但性情。雖然組裡只有我們兩個人,但我總想在我們兩個人中間為首,把自己樹立成絕對權威,當自己比弟兄有點作工經驗,明白點字句、理論,便高高在上、不可一世,把自己的認為當作真理讓弟兄聽從。當弟兄對我言聽計從時,我就能與弟兄維持著友好關係,和睦相處,一旦弟兄對我的見解提出異議,我立刻與他勢不兩立,對他貶低、教訓,甚至當仇敵一樣排斥、打擊,這不是和中共一樣搞「獨裁」「專權」嗎?中共凡事都讓老百姓聽它的,一旦不聽它的就實行暴政統治,想盡辦法整治老百姓以達到對它言聽計從的目的。而我做事的性質和中共的實質一樣,也是處處讓弟兄聽我的,這不都是受「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撒但毒素支配嗎?這些毒素成了我的生命,讓我凡事總想自己說了算,以自我為中心,想掌管控制弟兄讓他順從我,我這完全是站錯地位哪!我只是一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卑賤的受造之物,而我卻絲毫不認識自己的身分地位,總想高高在上讓人順從,實在太狂妄沒有理智了!回想天使長就是不認識自己的身分地位,仗著神賜予的一點「本領」妄想升到至高處與神平起平坐,掌控人讓人跟隨敬拜,結果觸犯了神的性情被神咒詛。而今天我仗著自己整理文稿的時間比弟兄長,在這方面有點恩賜、特長,能看出文稿中的一些問題,就當成了資本,認為自己什麼都明白,比弟兄強,讓他凡事聽我的,順從我,這不就是與天使長一樣狂妄自大,想作王掌權控制人嗎?人的心就是神的殿,應該被神佔有,順服、聽從神的,可我卻想讓人聽我的,我這是在與神爭奪人啊!就我這樣的性情怎麼可能與人達到和諧配搭呢?我越想自己的所做所行越感到噁心、反感,從心裡恨惡、厭憎自己。

依諾心情沉重地點點頭,臉上流露出懊悔的神情。

靳心(停頓了一下,繼續):想想弟兄剛來盡這項本分,雖然對原則不是太掌握,電腦技術也不太精通,卻能帶著負擔為維護教會利益盡好本分而竭力配合,並多次提出合理的建議,而我受狂妄本性的支配,不接受採納,還把眼睛一直盯在弟兄身上,論斷他狂妄自是不好配搭。相比之下,我才看到自己蠻橫、自是,早已狂妄得失去人性理智,不但讓神恨惡厭憎,也給弟兄帶來轄制與傷害。因我不採納弟兄好的建議,導致文稿不能儘快整理出來,無形中攪擾打岔了教會的文稿工作。按我的所做所行早已不配盡本分,就是取締我盡本分的資格也是神的公義,但神還在憐憫拯救我,用話語審判、揭示、帶領我,給我悔改的機會,看到神對我的愛與寬容,我感到十分虧欠、自責,懊悔自己太野蠻、放縱,沒有絲毫敬畏神的心,便立下心志一定要在這方面悔改變化,尋找實行進入的路途,達到能與弟兄和諧配搭盡好本分。

依諾(眼睛有些濕潤,激動地):感謝神!這麼對照神的話和講道交通,我才看到自己在盡本分中所作所為的性質太嚴重了,實質就與天使長一樣,處處想讓人順服、聽從自己,心裡根本沒有一點神的地位,成了撒但的彰顯。而我不認識自己,卻將眼睛盯在配搭姊妹身上,我這才看到不是姊妹不好,而是我自己太邪惡敗壞,所作所為在神面前站立不住,讓神噁心厭憎,看到自己不追求真理真是無知、可憐啊!

靳心(感慨地):嗯,感謝神!如果不是神話語的揭示,我們是不會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已經狂得沒一點人樣了,活出的都是鬼性,也只有在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之下,我們才能看清自己的本性實質,從而恨惡自己,力求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真正在本分上能與人和諧配搭。後來,為了明白和諧配搭這方面的真理,我又繼續尋求,看到神的話說:「臨到什麼事的時候,你們都當互相交通,達到對你們的生命有益處。你們對各樣事仔細交通之後再作決定,這樣才是對教會負責任、不糊弄。……你們得達到為了神的工作,為了教會的利益,為了把弟兄姊妹都帶起來,有和諧的配搭,你配搭我的,我配搭你的,互相補足,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以此來體貼神的心意,這才是真實的配搭,這才是真正有進入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應效法以色列人的事奉》)我才明白本分中需互相配搭,就是因為我們哪個人都不是全面手,身上都有很多的缺少和不足,得互相配搭、取長補短,自己才會有長進。而且聖靈在我們每個人身上的作工也不一樣,在一起和諧配搭才容易使聖靈作工達到更好的果效,本分就能盡得更好,外邦人不都說「一花獨放不是春」,(三人齊聲)「百花齊放春滿園」嗎?對,就是這個理。

依諾和真心都笑了,贊同地答:「阿們!」

靳心:我還看到講道交通中說:「你如果說信神時間長,有身量,跟一個初信的配搭,也不能搞以你為中心,你得跟他交通,平等對待人家,拿人家當弟兄姐妹,說:『咱們先交通交通真理,這個本分該怎麼盡合適,你說出你的看法,我說出我的看法,誰說得對就採納誰的。』這叫彼此都能順服,你說得對我順服你的,我說得對的地方你順服我的。這樣,不管是信的時間長的、信的時間短的,互相尊重……這不是以哪個為中心,這裡沒有轄制,能彼此順服,誰說得對就聽誰的,這叫和諧。」(摘自《講道交通(五)·進入信神正軌必須具備的條件》)我明白了在一起配搭盡本分期間,我們還應該遵行順服真理、順服聖靈作工這條原則,不管盡本分時間長的還是時間短的,都應站平等地位,臨到事共同尋求真理原則,都按真理原則實行,誰說的符合真理就聽誰的,這就是在實行順服真理、順服神,這樣盡本分就合神心意了。想到這些,我知道該怎麼實行了,以後臨到什麼事都要先尋求真理原則,多和弟兄商量,有不同意見就互相交通取長補短,讓真理掌權,這樣實行逐步就能脫去狂妄自大、自高自是的撒但性情,達到真正的和諧配搭了。

依諾(高興地):說得對!順服真理就是順服神,就是心尊神為大,這才合神心意啊!

明白神心意,露出了笑臉

靳心(點點頭):後來,在工作上遇到問題我就先和弟兄尋求交通,兩人達成共識再做。有一次,我們收到的文稿比較多,我問弟兄:「根據咱們手上的工作,你覺得應該先處理哪方面,先解決哪些問題?」弟兄聽後順口說道:「我盡這個本分時間短,也沒想到該怎麼實行好,你盡這個本分時間長,你看著怎樣合適咱們就怎麼做吧。」這時,我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心想:「弟兄沒有思路,要不就按著我的思路來吧,反正我自己一個人也知道該怎麼做,乾脆我自己去做就行了,來回商量還麻煩!」當我想自己做主去做時,心裡感到有些不踏實,擔心如果按我自己的來,萬一有什麼偏差怎麼辦?再說如果長期這樣下去,我很容易重走以前的老路,弟兄也會因此對本分失去負擔與責任心的。我想到神的話說:「你們對各樣事仔細交通之後再作決定,這樣才是對教會負責任、不糊弄。……你們得達到為了神的工作,為了教會的利益,為了把弟兄姊妹都帶起來,有和諧的配搭,你配搭我的,我配搭你的,互相補足,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以此來體貼神的心意,這才是真實的配搭,這才是真正有進入的人。」我知道該怎麼實行了。於是,我便和弟兄交通了這個本分是我們共同的責任和負擔,應該互相配搭、群策群力,各自盡上自己的忠心,這樣盡本分才不容易出現偏差,也能獲得神的帶領與祝福,使工作達到好的果效。弟兄聽後也不再為自己盡這方面本分時間短找理由、藉口了,開始積極發表自己的觀點,我們在神的帶領下很快達成共識,有了實行路途,這時我的心裡特別高興,體嘗到按神話語實行帶來的甘甜。之後,當我們再配搭盡本分時,我就有意識地進入和諧配搭的真理,每次整理工作總結、處理重要問題或落實工作時,我就主動與弟兄商量,達成共識再作決定。這樣經歷實行一段時間後,我感到與弟兄的關係融洽了許多,而弟兄隨著不斷地操練,業務水平、工作能力也逐步得到了提高,對原則也掌握了一些。更奇妙的是,我們所盡的本分明顯看到了神的帶領與祝福,我們針對各教會的問題提出的建議,弟兄姊妹看後能有路途,問題逐步得到了解決,每個月我們收到的文稿數量逐漸增多。我心裡清楚地知道,這都是神的話語在我們身上達到的果效,這時我更加有信心實行神的話,按照神的要求進入各方面的真理實際!我知道自己在和諧配搭上的進入還很膚淺,但我願意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早日脫去狂妄自大、自高自是的撒但敗壞性情,進入和諧配搭的真理,活出正常人性,榮耀神、見證神!

依諾(激動地):感謝神!藉著靳心弟兄的經歷,我也找到了實行的路途,同時也明白了一點神的心意,神讓我們共同配搭著盡本分,就是因我們每個人都有缺少,都不是全面手,需要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互相補足,有一份熱發一份光,盡本分才能達到更好的果效。如果我們狂妄自大、自以為是,對弟兄姊妹小瞧、貶低,不能真實地配搭,就是藐視、不順服聖靈作工,這樣沒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是會被神厭棄的。

真心:對!咱們只有在盡本分中存著敬畏神的心多與弟兄姊妹尋求交通,即使自己認為對的,也要放下自己尋求真理,按真理原則實行,讓真理掌權,這樣配搭盡本分才會越來越和諧,越來越蒙神祝福。

聚完會,三人心裡都釋放了,感到大家能敞開心談自己的實際經歷認識,與經歷神話語的體會和感受,互相幫助扶持,生命就能得著造就、供應,這樣的聚會太好了。他們共同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

相關內容

  • 專訪陳凡:記一名基督徒的真實經歷

    在以後信神的道路上,只要能存著一顆敬畏神的心,凡事注重尋求真理,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只為滿足神心意把本分盡好,就會越來越蒙神的稱許,因我在實際經歷中真實地體會到,神的話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憑神話語活著,就能脫離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被神得著。

  • 解決血氣有路了

    解決血氣關鍵是得明白真理,認識爆發血氣的根源,看透狂妄性情的邪惡、醜陋,這樣才能從心裡厭憎、恨惡自己,不願再暴露天然、血氣讓神厭憎,更渴慕追求真理按著神的話實行,臨到一件事如果意識到自己心裡已經有抵觸情緒,想要爆發血氣,這時更得學會等候,趕緊安靜在神面前禱告,揣摩這樣做合不合乎神的心意,有沒有人性、理智,這樣有意識地實行就能在臨到事時蒙神保守,擺脫狂妄性情的捆綁和轄制,避免爆發血氣,不至於給別人、給自己帶來痛苦,也容易跟身邊的人正常相處了。

  • 中共追蹤緊 神愛永相隨

    後來,中共安插了很多眼線與探子四處搜尋我們,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裡還會有些緊張,但一想到神的話和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我又有了信心,願意在這樣的環境中裝備更多的真理,達到在中共的逼迫下能夠看清它的醜惡面目,徹底背叛它,誓死跟隨神走信神的路。

  • 順服神才有真正的尊嚴

    人信神應該順服神、敬拜神,不應該高舉人,不應該仰望人,不應該把神看為老大,你所仰望的人看為老二,你是老三,在你的心中不應該有任何人的地位,不應該把人尤其是你所崇拜的人與神劃為等號,看為平等,這是神所不能容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