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神話語除去了我眼中的「梁木」

86

劉 靜

2018年11月初,上層負責人安排我回本地教會盡帶領的本分。到教會的第二天,我見到了配搭陳姊妹,就尋問她教會的各方面情況,她就跟我說了一些弟兄姊妹的情形。當我又問她福音工作方面一些細節情況時,她就說得不是很清楚,讓我向之前負責福音工作的李姊妹了解,並說最近調回本地教會的一些弟兄姊妹有的還沒安排本分,她這段時間急著整理兩份重要資料,教會裡有些工作讓我先安排一下。聽她這樣說,我有點兒無奈,心想:「你怎麼對福音工作都不掌握呀,而且弟兄姊妹的本分你怎麼也不合理地安排一下呢?唉!之前你盡組長本分時做事就比較慢,現在算起來你也操練四個多月帶領的本分了,怎麼還沒多少長進呢?」我還想再問她一些其他的工作,但又一想,問她她可能也說不出什麼,我還是直接找弟兄姊妹了解吧。

一天下午,天空中下著毛毛細雨,我聚完會走在回接待家的路上,想到剛才了解到的弟兄姊妹有的因沒及時安排本分活在消極誤解中,我就有些生氣,「陳姊妹連這點兒事都不會安排,這工作能力也太差了吧。」到了接待家,剛進門陳姊妹就關心地問我:「今天你下教會弟兄姊妹的情形怎樣啊?」我把胯包放下,帶著責備的口氣說:「最近調回來的弟兄姊妹因著沒有及時給安排本分,活在了消極情形中,我們應該先安排他們盡上本分再去忙別的事,這也不會佔用太多時間啊!只要把他們聚在一起問問他們各自有什麼特長,再根據教會的需要安排他們的本分就可以了。」陳姊妹聽後尷尬地說:「是啊,我怎麼就沒想到這樣安排呢?」我心想:「連這點兒事都想不到,也不會安排,難怪你做事拖沓沒效率。」

一次同工會上,上層負責人問:「陳姊妹,最近教會工作及弟兄姊妹的情形怎麼樣啊?」我見陳姊妹沒有馬上回答,心裡就有點兒嫌棄,心想:「回答個問題還要想那麼久,唉!你平時說話就慢,若是再回答得不具體,過後我還得補充,乾脆我一個人說還省事。」於是,我就一股腦兒地把教會中的情況說了出來。當我說完後,陳姊妹難過地說:「我素質差,工作能力差,盡這本分感覺有些吃力……」我心想:「你確實工作能力差,多幾件事就料理不開了,盡帶領本分是有些吃力。」當上層負責人耐心地跟陳姊妹交通真理幫助她時,我坐在一邊只是偶爾附和一下,並沒有真心想去幫助陳姊妹。

早上我正在靈修,陳姊妹走過來問:「劉姊妹,最近福音組的弟兄姊妹是不是比較忙呀,那這次跟他們落實工作定在什麼時間合適一些呢?」我聽後有些抵觸,「你怎麼連這點兒事都不會安排還要來問我呢。」我沒好氣地對她說:「那肯定要根據多數弟兄姊妹的時間落實嘍,你自己看著安排吧。」陳姊妹聽我這樣說就不再問什麼,回自己的房間了。這事之後,我越來越覺得陳姊妹工作能力差,心裡嫌棄、小瞧她。接下來,無論是安排弟兄姊妹盡本分還是調整聚會小組等,我都很少跟陳姊妹商量,覺得她也提不出什麼好的建議,又是慢性子,有些事我就直接去做了;有些事我找其他同工商量,等事情安排好後才跟陳姊妹說一聲;有時交代陳姊妹做一些事,我也是帶著嫌棄的態度跟她說,當她不明白再問我時,我就會不耐煩地回答她。慢慢地,有些工作陳姊妹不懂也不敢問我了,有時問我也是小心翼翼的。

姊妹難過地交通

一天同工會上,陳姊妹難過地說:「這段時間劉靜姊妹安排教會的一些工作有時不和我商量,當我找她商量時,她語氣也不好,有時還愛搭不理,我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也不知在這事上該怎麼經歷,而且教會有些工作我也不知道怎麼配合……」聽到陳姊妹這樣說,我掃了她一眼,心裡有些不服,「臨到事你不反省自己身上的問題,反而把眼光盯在我身上,你怎麼不反省反省我為什麼不和你溝通呢?」我越想越氣,心怎麼也安靜不下來。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在心裡向神默禱,想到每天臨到的人事物都有神的許可,我不應該盯人論事,得先順服下來尋求真理。我就跟陳姊妹說:「跟你配搭中我肯定有做得不合適的地方,但現在還沒什麼認識,過後我好好尋求尋求……」其他同工也針對陳姊妹的情形找神的話交通幫助她,她的情形慢慢地有些好轉了。

事後,我就開始琢磨反省:陳姊妹為什麼這樣說我呢,是不是我哪裡做得不合神心意?我看到講道交通中說:「盡本分要達到和諧配搭,人應不應該常常反省自己呀?反省『我這段時間跟同工怎麼就沒配搭好呢?怎麼沒有正常人際關係呢?我為什麼總瞧不起別人,總不服別人?這叫什麼性情呢?』同工有缺點正常啊,誰沒有缺點呢?人家能被選上做帶領工人,這說明人有長處啊,那你為什麼發現不了別人的長處?為什麼總看見別人短處、缺欠?總看見人家敗壞流露的地方,看不見人家實行真理的地方,這是什麼性情?這是不是撒但性情?這麼看人他能正確對待人嗎?他跟人能有正常人際關係嗎?你們說凡是跟人配搭不來的,他自身有沒有問題?凡是總發現別人身上有問題的,他自己有沒有問題?都有問題,人沒有完人,你為什麼不看別人的長處啊?這樣的人是不是太狂妄自大了?就覺得自己不錯,你比別人強多少啊?」(摘自《講道交通(八)·配搭事奉該怎樣解決敗壞性情與人際關係問題》)又想到神的話說:「看誰也不如你自己,你那是自是、狂傲,不造就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二篇》)揣摩著神的話和講道交通,我認識到與人配搭盡本分時,總是瞧不起對方,看對方的短處、缺欠,從不看別人的長處,這樣的人狂妄自大不認識自己,活在這種撒但性情裡就不會正確對待人,更不會與人和諧配搭,只會給對方帶來轄制、痛苦。我不就是這樣的人嗎?在和陳姊妹配搭這段時間裡,我看到姊妹對教會的有些工作不太掌握,而且做事、說話慢,我就對她滿了小瞧、貶低。見陳姊妹沒能及時回答上層負責人的問話我也嫌棄她,還把話題搶過來,絲毫不顧及她的感受。陳姊妹找我商量怎麼安排聚會時,我心裡鄙視她,覺得她什麼都不懂,樣樣不如我,對她說話滿了指責,甚至教會的有些工作也不與她商量,而是找其他同工溝通,導致她受我轄制活在消極中定規自己。想想教會有那麼多弟兄姊妹,每天大大小小的事很多,難免有些工作處理得不及時、不到位,我不想著怎麼和陳姊妹好好配搭共同把教會工作作好,反而把眼光盯在姊妹身上,對她滿了嫌棄、瞧不起,還處處轄制她、孤立她,對她沒有一點兒愛心、擔諒和理解,給她帶來的都是傷害、痛苦,我真是太狂妄自大,太沒人性了!認識到這兒,我心裡感到自責、內疚,不願再憑著敗壞性情對待姊妹了。

姊妹反省自己

第二天早上,天剛矇矇亮我就起床靈修了。我看到神的話說:「不要總看別人身上的毛病,而要常常省察自己,然後能主動向對方承認自己做哪些事對對方構成攪擾,或者給對方造成傷害,學習敞開心交通,另外也常常在一起學習往神話實際上交通。……所以,必須得先學會與弟兄姊妹和睦相處,彼此包容、寬待,能看到別人身上的好、長處、優點,而且能學會接受別人的意見,學會回到深處省察自己、認識自己。」(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真理實際最基本的實行原則》)還有講道交通中說:「能正確對待別人,既不高看人也不低估人。別人無論是愚拙是聰明,或素質好孬,是貧是富,你都不該有成見憑情感,自己喜好的不要強加給別人,自己不喜歡的更不勉強別人,這就是不強人所難。做事不要單顧自己,也要顧到別人,要學會更多地體貼別人,讓別人得益處,……不要對別人要求太高,不要指望從別人身上得什麼好處,這也是正確對待別人的一條原則。」(摘自上面的交通)看了神的話和講道交通我明白了,每個人都有長處與不足,在與人配搭盡本分中,要多看別人身上的長處,不要總看別人的缺少或不足,不要過高要求人,要正確對待人,同時臨到事要多反省認識自己身上的敗壞和缺少,這樣對人、對己都有益處,也是最基本的正常人性該活出的。想想陳姊妹雖然做事、處理事慢些,工作能力差一點兒,但她盡本分有責任心,比較求真求細,而且遇事冷靜,不明白的也會向弟兄姊妹尋求,她對待人有包容、有愛心,做事有耐性、能受苦。姊妹的這些長處,我應該多學習,對於她的缺少、不足,我應該多幫助她,這樣互相取長補短、和諧配搭才能把本分盡好。認識到這兒,我有了實行的路途,知道該怎麼對待姊妹了。

午飯後,我鼓起勇氣走進陳姊妹的房間,和她敞開了這段時間流露的敗壞,並向她道歉,「陳姊妹,我這人比較狂妄,做事、說話給你帶來了轄制、痛苦,對不起。以後你發現我流露敗壞性情時多指點幫助,我願意注重自己的生命進入,反省認識自己。」陳姊妹也誠懇地說:「我也有很多缺少,你也多幫助指點……」我們彼此交心後都願意共同進入,一起把教會工作作好。

一天早上,和陳姊妹商量完工作後,我正打算去找弟兄姊妹了解一項工作配合的情況,王姊妹打電話來說有一個新人情形不好,想讓我一起去解決。我就對陳姊妹說:「要不你今天去找弟兄姊妹了解情況吧。」陳姊妹說:「我要先做工作彙報,要不先讓李同工去了解情況呢?」我聽後有些生氣,「離彙報時間還有兩三天呢,況且工作彙報也沒多少內容,若是我,用半天時間就做好了,你要做兩三天?這工作能力實在是太差了,沒素質辦事就是慢!」這時,我意識到自己又不能正確對待陳姊妹了,總拿自己的長處跟她比,看她不聽我的,我就生氣,我真是太狂妄沒理智了!我這樣對待陳姊妹不合神的心意,我們一起配搭得互相理解、互相擔諒。認識到這兒,我就通知李同工去了解情況,隨後和王姊妹去解決新人的難處。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我正在準備第二天和組長聚會的內容,陳姊妹跟我說,她從工作彙報中看到兩個組長的情形不太好,讓我聚會時多交通真理幫助他們,還跟我說了教會工作中存在的問題,讓我交通扭轉。聽到這些,我有些蒙羞,原來陳姊妹這兩天是藉著做彙報詳細了解教會普遍存在的問題、偏差與弟兄姊妹的情形、難處,好及時交通解決啊。

陳姊妹走後,我想到幾天前自己還嫌棄姊妹辦事效率低,原來姊妹這是對本分有負擔,是在作實際工作啊。唉!我做工作彙報速度是比姊妹快,但只是為了完成任務走過程,做完彙報對教會工作和弟兄姊妹的情形還是了解得很少。我以後要多看陳姊妹身上的長處,正確對待姊妹的缺少,這樣對人、對己、對教會工作都有益處。後來,我做事也能與陳姊妹商量,能一起配搭相處了。

今年二月初,我和陳姊妹分頭收集一些弟兄姊妹的評價好及時安排他們本分。幾天後,我對陳姊妹說:「我負責收集的那幾個弟兄姊妹的評價收集得差不多了,你負責的呢?收集多少了?」她說:「有的只是讓知情人寫評價了,但還沒收到,有的連知情人還沒找好,這幾天我在忙著整理一份文案。」我一聽就來氣,心想:「你辦事效率就是低,收集評價都這麼困難,另外你整理的這份文案內容也不多呀。唉!評價收集不上來,文案也沒整理好,辦點兒事就像蝸牛那麼慢!」我越想越來氣,強壓著心中的火氣陰著臉問她:「誰的知情人不知道?還差誰的評價沒收集上來?」陳姊妹低著頭小聲地把名單說了出來。

幾天後的一個早上,我打開電腦正準備靈修,陳姊妹走過來細聲細語地對我說:「劉靜,這份文案的部分信息還沒了解到,我今天聚會沒有時間,你去了解整理一下吧。」說完就把文案遞給我,我嘟著嘴生硬地說:「都多少天了,還沒整理好!」陳姊妹小聲地說:「還有一點兒,昨天忘記問了。」我心想:「你幹活兒就是慢,你負責的工作還要我來做!」此時我很想對她說我沒時間,但覺得這樣做是拿本分撒氣,太沒人性了,於是我心不甘情不願地把文案接了過來。下午我把文案整理好後就發走了。

晚上我躺在床上,一想到早上陳姊妹讓我整理文案的事就來氣,與她一起盡本分的一幕幕浮現在我的腦海裡:她幹活兒效率低,工作能力差,不僅影響工作效率,還總是拖累我……我越想越覺得陳姊妹不適合盡帶領的本分,和她配搭實在太累了。我輾轉反側睡不著,就想把姊妹的問題反映上去,讓上層負責人儘快調整她的本分。第二天早上,當我想寫信反映陳姊妹的情況時又覺得不太合適,心裡有點兒不平安,想想陳姊妹也不是不作實際工作的假帶領,她對待本分也用心,現在我反映她不是在憑敗壞性情做事嗎?但想到她辦事效率低,多一點兒事就料理不開,這也不適合盡帶領本分啊。不行,我得把她的問題反映上去,再說我只是反映問題又不是檢舉。晚上聚完會後,我把陳姊妹身上存在的問題寫了整整兩頁多,就轉給上層負責人了。轉走之後,我就等著上層負責人來給陳姊妹談調整本分的事。

一天中午,我正在看神的話,上層負責人李姊妹來找我,問我反映陳姊妹的情況時是怎麼想的,我說完自己的觀點後,李姊妹給我讀了神的話:「好比說,你知道你這麼對待人不公平,這個情形知道了,你心裡怎麼想的,你為什麼對他不公平,這裡是不是有細節?『我看不起他,他不如我,我就不想公平對待他,我就想踩著他』,這是怎麼回事?這叫狂妄性情。狂妄性情使你裡面產生了這些情形,不想公平對待他,不想說他的好,不想公正地評價他,有什麼工作也不想選他去作,你就是看不起他。這些情形掌握了,你能容易扭轉對他的看法嗎?不容易。所以說,一方面性情產生了很多情形,這些情形在你裡面控制著你,控制著你的做事、你的說話、你的觀點、你怎麼對待人,就是控制著你整個人。這小小的情形是怎麼產生的?由性情產生的,其實是那個性情控制你,不是一方面情形控制你,這方面性情產生了這個小小的情形,這個小情形就能導致你做那些壞事。所以說,沒有真理來解決你這些情形,來扭轉你這些情形,你永遠活在這些情形裡,你就永遠改變不了你這方面性情。」(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的路途》)還有講道交通:「神選民對待教會各級帶領工人,應該根據真理堅持原則,對合神心意的、能為神選民解決問題辦實事的帶領工人就要給予支持、擁護、配合,……對沒有完全失去聖靈作工、還能作些實際工作的,絕對不能當假帶領、假工人處理,只應該憑愛心幫助、耐心扶持,這是神選民的責任。對於不追求真理還不思悔改的帶領工人,如果還不務正業、胡作非為,就必須罷免取締,只有這樣實行才能維護神的作工,才能維護教會的見證,這對通行神旨意有利。」(摘自《彙編(二)·各地教會急需解決的十二個問題》)接著,李姊妹跟我交通說:「神的話揭示了我們不能公平對待人是受狂妄性情支配的,我們活在這樣的性情裡就覺得別人不如自己,當看到別人有一點兒缺少、不足就會抓住不放,就想踩著別人,甚至把別人盡本分的機會都剝奪了,這樣不僅會給別人帶來傷害,嚴重了還會打岔攪擾教會的工作。神家選人、用人、撤換人都是有原則的,教會前段時間對帶領工人都實行了民意測調,從弟兄姊妹的評價中看到陳姊妹是個接受真理、追求真理的人,弟兄姊妹給她提缺欠或工作上的偏差、漏洞她能接受,而且遇到弟兄姊妹盡本分中的一些問題、難處,她也會尋求真理解決,操練了幾個月帶領的本分,她還是有一些長進的,雖然盡本分的效率是低一點兒,但還是能作一些帶領的實質性工作的。人無完人,每個人身上都有長處和不足,我們要多看別人的長處,可你寫的評價中都是說陳姊妹的缺欠與問題,對於她的優點只是一筆帶過,我們得解剖自己的存心,反省認識自己有沒有公平對待人啊?看到陳姊妹身上的缺少與不足有沒有幫助扶持過呢?若交通幫助了多次她還沒進入,我們再根據原則衡量對待才合神心意。」聽著姊妹的交通、解剖,我很扎心難受,認識到自己太狂妄,不能公平對待陳姊妹,導致陳姊妹差點兒被撤換。姊妹走後,我心裡很害怕,意識到自己作惡了,就趕緊向神禱告悔改,願神帶領我更深地認識自己。

靈修時,我看到一段講道交通說:「狂妄的人因自高自大目中無人,對人沒有和氣,不能平等待人,總不能與人和睦相處。……性情狂妄的人總認為自己比別人強,別人誰也不如他,看不見在別人身上的長處優點,即使看見點兒也不服氣,還會加以攻擊、貶低,別人的缺欠短處他看得格外清楚,並且隨意談論傳播,特別喜歡講自己的長處,特別喜歡誇獎自己、高舉自己、貶低別人;……性情狂妄的人從來不把別人放在心上,別人在他的眼中都是笨蛋、廢物,任他隨意玩弄、戲罵,甚至自己的父母他也不尊重,真是從未服過任何人;……性情狂妄的人好給人當師傅,最不願聽人說話,與他接觸一段時間能特別感覺到他體貼人太少,恭聽人太少,順從人太少,尊重人太少,人情味太少,如冷血殺手,他的說話總是在教導人,總是在下結論,總是在定規,總是在定罪人,有點兒殘酷無情的味道。性情狂妄的人因他藐視真理,不敬畏神,怎麼能把神當神待呢?他只關心他個人的威望,關心人是否能順服他,聽他的,他在人心中的地位如何。瞧!狂妄到如此地步的人不正是敵基督嗎?」(摘自《生命的供應·談性情變化》)講道交通的話句句扎在我的心上,原來自己不能公平對待陳姊妹,不能與她和諧配搭,還處處貶低、排斥她,甚至寫信反映她,希望上層負責人儘快把她撤換掉,根源就是受狂妄本性的支配。狂妄性情使我目中無人,總認為自己樣樣比姊妹強、比姊妹好,總抓住姊妹的缺欠短處不放,還隨意定規她,對她沒有一點兒尊重和體諒,特別的冷酷無情,不合己意就隨意整治。想到以往被開除的一些敵基督,也是狂妄自大,胡作非為,看到別人的缺點、不足就抓住不放,上綱上線,隨意定規人、整治人、撤換人,從來不知反省自己,更不會向神悔改。我的表現和敵基督沒什麼兩樣,我看到陳姊妹做事慢,工作能力差一點兒,就抓住她的缺欠不足,處處鄙視她,無視她的存在,把她打得消極、趴下也沒有懊悔、反省,寫反映信也是上綱上線把她貶得一文不值,還要將她撤換取締。姊妹是追求真理、有聖靈作工的人,我打壓有聖靈作工的人這是與神對著幹,是在作惡抵擋神,在打岔攪擾教會工作,是嚴重觸犯神的性情啊!我若不悔改變化,最終也會成為作惡多端的敵基督被神淘汰、懲罰。認識到這兒,我恐懼戰兢地向神禱告:「神啊!我絲毫沒有敬畏你的心,看到姊妹不合己意就打擊、排斥,我的本性太狂妄、太惡毒,我的所作所為實在令你厭憎、恨惡。神啊!我願意向你悔改,不再憑狂妄性情做悖逆抵擋你的事,我願尋求真理,按真理原則公平對待姊妹。」

姊妹在桌前看神話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在神家對待人的原則應該是什麼?(公平對待每一個弟兄姊妹。)怎麼公平對待?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一些小毛病、小缺點,都有一些特性的東西,都有自是,都有軟弱,都有不足,你能憑愛心幫助,能包容、忍讓,別太苛刻,不要斤斤計較。……神怎麼對待每一個人?有的人身量幼小,或者年齡幼小,或者信神時間短,有的人本性實質不壞,不是惡毒,只不過有些愚昧,或者有些素質差,或者受社會傳染太多,還沒有進入真理的實際,所以難免做一些愚昧的事,難免有一些愚昧的表現,在神那兒不看這些,神是看這個人的心。」(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看完神的話,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也有了實行的路途。是啊,神知道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一些缺少和不足,神是按著各人不同的素質、身量來要求人,絕不搞一刀切,也不過高要求人。神是看人的心,看人的實質,只要人的心對,能真心實意地盡本分滿足神,神就悅納。從中看到神太公義、太美善了,神對待人是有原則的,我也應該根據真理原則來對待人,這樣才是實行真理滿足神。想想陳姊妹雖然說話做事慢點兒,工作能力欠缺些,但她是對的人,心能向著神,看到有的弟兄姊妹盡本分應付糊弄她敢於揭露解剖,不怕得罪人,能維護教會工作,而且對待本分認真負責,弟兄姊妹有情形、難處她能盡力去幫助解決。我雖然業務上比陳姊妹掌握多一些,辦事快一點兒,但是我的性情狂妄,比較急躁,臨到事不與人商量,總想自己說了算,而且有時我盡本分應付糊弄走過程,不求真求細,這是我的缺少,教會安排我和姊妹配搭有神的美意,我們都把各自的長處發揮出來,互相補足,才能更好地盡好本分。明白神的心意後,我願意以後與姊妹好好配搭。

之後在和陳姊妹配搭相處中,看到她事一多不怎麼會安排時,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嫌棄、貶低她了,而是能包容、憑愛心幫助她。一次,教會裡有幾個組長不合用需要調整,同時還要和剛提拔的幾個組長交通,上層負責人讓我們第二天把這些事處理好,以便及時落實工作,我和陳姊妹商量好第二天分頭去找他們交通。可是第二天早上,我看到陳姊妹拿著包準備去一個小組給弟兄姊妹聚會,我就對她說:「今天我們把組長調整好,先不去小組跟弟兄姊妹聚會了。」陳姊妹說:「我以為是下午去找組長交通呢。」我心想:「下午去找能來得及嗎?時間這麼緊,你怎麼做事不會分輕重緩急呢。」我正想說她幾句時,想到神的話說:「交通真理說心裡話,把一個事說清楚,講明白,能讓人得造就,得益處,明白神的心意,從誤解、謬解裡出來,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訓的口氣來說呀?不需要教訓,不需要大聲,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詞語、語氣、語調,就學會用正常的聲調,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氣和地說,說心裡話,爭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來,都說清楚,說明白。說明白之後他也明白了,你的負擔也得到解決了,他也不誤解了,你也更透亮了,這是不是都得造就的事?這事需要擰著勁說嗎?很多時候不需要強行灌輸。如果他不接受怎麼辦哪?有些話是真理,事實上是那回事,但難道你一說人家就能接受嗎?他需要什麼才能接受進去,才能變呢?需要一個過程,你得給他轉變的過程。」(摘自神的交通)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當看到別人有缺少、不足時,應該站在平等的地位上心平氣和地與對方交通,讓對方明白神的心意,有實行的路途,使對方得益處,這樣實行才是真正的幫助人。我們身上無論哪方面的敗壞、缺少或毛病,都不是短時間內就能變化的,不能過高地要求對方,應該多包容忍耐,多擔待,按神的要求對待人。認識到這些,我就心平氣和地與陳姊妹商量,她聽後也同意了我的建議。經過共同配合,到晚上這項工作我們就安排好了,真是感謝神!

後來,看到陳姊妹負責的一些工作有時沒來得及做,我能忙得過來就儘量去做,如果沒時間就提醒她怎麼做能提高效率。當這樣實行時,我們之間的關係好了很多,盡本分也能和諧配搭了。慢慢地,陳姊妹再安排事情也有點兒頭緒了,做事效率也比以前提高了,看到這些我很高興。

雨後的天氣格外清新,我走到陽台上欣賞著被雨水沖洗後的仙人球,我不禁想到自己就像這仙人球一樣,也是帶著刺,跟陳姊妹一起配搭這段時間對她沒有一點兒包容和忍耐,說話做事處處轄制、排斥她,給她帶來的都是痛苦和傷害。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和弟兄姊妹的對付、幫助,我才對自己的敗壞性情有些認識與恨惡。現在我能根據真理原則公平對待姊妹,與姊妹和睦相處、和諧配搭,真是感謝神!是神的帶領使我明白了怎麼做人,同時也體嘗到憑真理原則對待人太重要了!

相關內容

  • 他心中的仇恨不再蔓延(有聲讀物)

    一個人能恨人,這是正常人性裡有的東西,但是有恨就能做事、報復,達到自己的目的、意圖,這就挺可怕。有的人光恨,恨恨就算了,過一段時間跟他合不來就遠離他,躲著他,但是不影響自己的本分,不影響正常人際關係,不做什麼事,因為心裡有神。他有恨這個思想、這個惡念,但是不做事。因為懼怕神,不願意得罪神,害怕得罪神,有敬畏神的心,一句過格的話都不說,心裡跟他合不來,對他有想法,有點看法,但是從來不做事,不在這事上得罪神。

  • 經歷審判的轉變(有聲讀物)

    如今我明白了人能順服神、滿足神、敬拜神,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不再追求做高人、人上人,做真實、純樸的受造之物,滿足造物主的要求才是人生的正道啊!感謝神對我的拯救,是神的作工改變了我錯誤的追求,使我懂得了如何做人,我立定心志要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的愛,規規矩矩地做人,做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來滿足神,這樣才有理智、有尊嚴,活著也有意義,這樣才配存活在神造的天地間。

  • 真理使她明白與人相處之道(有聲讀物)

    神用事實來審判她裡面的不義,同時也使她明白了很多與人相處的實行原則,她在心裡不住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之後,簡單再盡本分時,不管哪個姊妹提出異議,她都儘可能認真揣摩、尋求,留意聖靈的作工,不知不覺中靈裡敏銳了許多。尤其是遇到棘手的問題時,藉著大家在一起尋求,說不定誰交通出一些領受認識,大家感覺眼前一亮,一下子就找到解決的辦法了。就這麼實行經歷,簡單發現她們處理問題比以往更準確了,每個人都有了一些長進,隨之工作效率也提高了,手中積壓的稿件很快就整理完了。

  • 在經歷中你對神的拯救有多少實際的體會(有聲讀物)

    想想歷代以來,多少有名望的人,雖然他們在人中間有地位,被人崇拜,但他們卻不能遵行神的道,當神的作工不合人觀念時,還能抵擋神、論斷神,頑固地持守自己,不承認神的話,不追求生命,最後都走上了抵擋神、與神為敵的道路,因著作惡多端被神定罪、淘汰了。就像當初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他們有地位、有權勢,在以色列百姓中很有威望,有很多人擁護,但當主耶穌來作工時他們不尋求真理、考察真道,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飯碗瘋狂地定罪、抵擋主耶穌,最後把主釘在十字架上,遭到了神的咒詛與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