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奇迹

2015年03月04日

江西省 楊麗

全能神説:「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着,都閃爍着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却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却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人的生命是來源于神,天的存在是因着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于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脱神權柄的範圍。這樣,無論何許人士都得歸服于神的權下,都得活在神的掌管之中,都不能逃出神的手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讀了這段神的話,我很有感觸。我曾因為信神傳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遭到酷刑折磨,是神的話語帶領我勝過惡魔的摧殘,從魔窟中走了出來,我真實地體會到神話語的權柄,跟隨神更有信心了。

那是2005年11月23日晚上七點多,我和兩個姊妹正在聚會,突然闖進來五個警察將我們圍住,他們像土匪一樣,把整個房間翻得一片狼藉,把我們的包和神話語書籍全部没收,隨後給我們戴上手銬押往派出所。面對這樣的陣勢,我心裏很害怕,不住地呼求神保守我們。我想起神的話説:「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裏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力量,萬事萬物都在全能神的手中,有神作我堅强的後盾,我還怕什麽?想到這兒,我心裏有了底氣,願意依靠神站住見證。到了派出所,警察把我們銬在鐵椅子上,市公安局和派出所的十幾個警察兩人一班輪流審問我們,逼我們説出教會帶領是誰,住在哪兒。不論他們怎麽審問,我都不吭聲。第二天晚上,警察就把我們三人押往看守所。那天晚上,天下着鵝毛大雪,警察把我們的外衣强行没收,只讓我們穿一件單衣,一路上我們凍得直發抖。

到了看守所的地下牢房,裏面不時傳來打駡聲和犯人的慘叫聲,我頓時毛骨悚然,就像進了人間地獄。警察把我們推進號房,就指使犯人折磨我們,説要給我們接風。還没等我回過神來,牢頭就一脚把我踹倒在地,一陣猛踢,疼得我在地上不停地翻滚、慘叫。接着,她們又强行扒光我們的衣服,把我們拖進浴室洗冷水澡。刺骨的冷水澆在身上,我凍得渾身發抖,上下牙不停地打架,全身就像被刀剮一樣疼痛難忍,很快我就失去了知覺,昏了過去。醒來後,她們又對我拳打脚踢,打累了才把我扔在一邊。當時我心裏很軟弱,心想:不知以後她們還會怎麽折磨我,我能挺得過去嗎?痛苦中,神開啓我想起一段神話語詩歌:「你們必在神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的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强不動摇,因着所受之苦而承受在神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神的榮光。」(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在心裏一遍遍哼唱着這首歌,越唱越受激勵,雖然撒但這樣殘害我,但只要我真心依靠神、仰望神,神會帶領我勝過惡魔的折磨,保守我站立住。撒但折磨我企圖讓我否認神、背叛神,我不能讓它的詭計得逞,我得為神站住見證,羞辱撒但。

在看守所關押了二十一天後,警察把我押到了縣公安局。他們讓我坐在鐵椅子上審問我,見我不説,晚上他們就給我戴上馬牙手銬把我吊在鐵窗上,我身體懸空,只能脚尖點地。一個警察説:「我有的是耐心,我要讓你來求我,主動告訴我你們的教會帶領是誰。」過了一會兒,我的手腕開始鑽心地痛。我在心裏不住地禱告神,求神帶領我,决不向撒但屈服。之後,他們見我不説,又把我帶進審訊室。一進去,我看到屋裏擺放着各種各樣的刑具,墻上挂着一排大大小小的警棍,靠墻處還放着皮棍子、皮鞭、老虎凳……幾個警察正在用電棍和皮鞭毒打一個二十多歲的男犯,那人被打得皮開肉綻、血肉模糊不成人樣。這時,一個女警二話没説過來就狠踢我幾脚,又抓着我的頭髮往墻上「砰砰」猛撞,撞得我暈頭轉向,頭痛得像要裂開一樣。她一邊打一邊惡狠狠地説:「你再不老實交代,我就讓你上西天!兩個男警附和着威脅説:「我們從各個派出所都調來了人,有的是時間審你,一個月、兩個月,不管多長時間,直到你説出來為止。」聽了他們這話,再想想這些警察之前對待我的殘忍手段,還有剛才那個男犯受酷刑的場面,我心裏很害怕,心跳加快,很擔心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接下來的酷刑折磨,我就在心裏迫切地禱告神。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説:「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麽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麽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麽,撒但拿人也没辦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讓我明白了,撒但就是抓住我怕死的軟弱處讓我背叛神,想想我的命在神的手中,撒但又怎能掌控我的生死呢?我得把命豁出來,站住見證羞辱撒但!想到這兒,我裏面有了信心、力量。警察見我不吭聲,就氣急敗壞地怒吼:「不給你點顔色看看,你就以為我拿你没辦法!」他們又用馬牙手銬把我的雙手高高地吊銬在鐵窗上,拿着電棍朝我身上猛戳,强大的電流穿透我的身體,我的整個身子不停地顫抖、抽搐,我越挣扎那手銬銬得就越緊,雙手疼得像要斷了一樣,渾身感到劇烈地疼。兩個男警輪番用電棍折磨我,我全身痙攣顫抖,慢慢開始麻木,我的意識也漸漸地模糊,最後昏死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我被凍醒了,冷風不停地颳進來,凍得我身體有些僵直,我的意識又開始模糊了,但我心裏清楚:我不能垮下去,就是死也要站住見證!這時,我想到主耶穌為救贖人類釘十字架的情景:主耶穌被鞭打得血肉模糊,又被活活釘在十字架上,直到流盡最後一滴血。神為了拯救人類付出了太多,想起神的愛,我心裏很受感動,我向神禱告:「神啊!我的這口氣息是你給的,如果你許可我死,我願意順服,就算真的被撒但迫害死,也要為你站住見證羞辱撒但!」這時,我的意識漸漸地清晰起來,想起彼得、司提反等門徒為主殉道的情景,我禁不住低聲唱起熟悉的教會詩歌:「臨到患難經歷試煉,是神主宰安排,怎能消極怎能躲避,神的榮耀第一。患難之中神話引領,信心得成全,為神盡忠死何可惜,神旨意勝一切,不顧前途不計得失,只求神滿意,作響亮見證羞辱撒但,讓神得榮耀。」(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越唱越受感動、受激勵,立下心志:不管還要受多少折磨痛苦,都要為神站住見證!

第二天早上,一個警察恐嚇我:「昨晚没凍死你,算你命大,今天再不説,你的神也救不了你!」聽了這話,我心想:神創造天地萬物、主宰一切,掌管人的生死,我的命在神的手中,你説了不算!警察再次拿起電棍往我身上戳,强大的電流一下子穿透我的身體,我渾身劇烈地疼痛,不住地挣扎、慘叫,他們却猖狂大笑,還説了許多褻瀆神的話,我心裏特别憤恨,這些警察真是一夥瘋狂抵擋神的撒但惡魔!警察不停地用電棍電我,我感覺自己快不行了,心裏軟弱到一個地步,我就拼命地呼求神保守我。這時,我想起全能神的話説:「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着,都閃爍着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却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却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很大的力量,想到當初主耶穌一句話就讓拉撒路死裏復活,從墳墓裏走了出來。今天神不許可我死,撒但再猖狂也不能把我怎麽樣,只要能讓神得着榮耀,我就是死也心甘情願。當我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時候,奇迹出現了:無論警察在我身上怎麽電擊,我都感受不到多麽疼痛難受了,頭腦也非常的清醒。我很清楚,這是神對我的看顧與保守。我真實地體會到神話語的權柄,對神更有信心了。

晚上,警察又换種方式折磨我。他們把我銬在窗前凍我,輪班看守不讓我睡覺,只要我一閉眼,他們就狠扇我耳光。我已經兩天没吃没喝了,渾身没有一點氣力,眼睛腫得都睁不開了,刺骨的冷風吹着我,凍得我直打冷戰。看到警察穿着棉衣坐在椅子上翹着二郎腿惡狠狠地看着我,我感覺就像看見了陰間的惡鬼,心裏特别氣憤:人是神造的,敬拜神本是天經地義,可中共不讓人敬拜神,還瘋狂地抵擋神,用盡卑鄙手段殘酷迫害信神的人。我想到一段神的話説:「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横行,招摇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尸遍地,腐爛之氣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更加看清了中共抵擋神的邪惡實質,有了誓死背叛它的心志。我在心中呐喊:魔鬼,你休想讓我背叛神!到了第五天的晚上,我的雙手被銬得充血麻痹,腫得很大,整個身子像散了架一樣,五臟六腑就像被無數隻蟲子在噬咬着,痛苦的滋味真是没法形容。我幾天没吃没喝,又渴又餓,渾身凍得直發抖,没有一點力氣,覺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再這樣下去我肯定會被渴死、餓死的。我就不住地禱告神,求神加給我力量,使我能勝過撒但的酷刑折磨。這時候,神的話開啓了我:「人的生命是來源于神,天的存在是因着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于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脱神權柄的範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是啊,我的生命是來源于神,只要神不把我這口氣息收走,撒但無論怎麽折磨我,我也不會死的。想到這兒,我為自己信心太小、對神認識太少感到蒙羞慚愧。我也明白了,今天神要藉着這個苦難環境,讓我經歷神説的,「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馬太福音4:4)我默默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哪,我的命在你的手中掌握,我願順服你的擺布安排,無論是死是活我都任你擺布!」禱告後,我感覺身上有了力量,也不覺得多麽渴、多麽餓了。直到晚上八點,警察才進來,見我還是不説,就狠扇我耳光,直到打累了才停手。之後,警察對我看守得更嚴了,他們輪班换人死死盯着我,只要我稍一閉眼,他們就拿起捲成筒的雜志把我打醒。我心裏清楚,他們這是想摧垮我的意志,趁我神志不清時從我嘴裏套出教會信息。這時,我的身體很虚弱,精神開始恍惚,我感覺自己快撑不下去了,我心裏很害怕,很怕自己會承受不住痛苦,會身不由己地背叛神,我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啊,我感覺自己快不行了,我怕撑不住會背叛你,求你保守我,我寧願死也不做猶大。」後來,我的意識慢慢地模糊,分不清自己是死了還是活着,恍惚中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變輕了,手銬也鬆了……到了第六天的清晨,警察一巴掌把我打醒了,衝我怒吼:「你把我們害慘了,我們這麽多人陪你玩,也没睡個好覺,今天你再不開口,我叫你永遠也開不了口!我要讓你精神失常,讓所有人都知道信全能神會發癲,讓所有人都弃絶你的神!」聽了這些鬼話,我特别氣憤:這魔鬼太陰險、惡毒了!緊接着,他們就端來一碗黑乎乎的液體。這時,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警察要給我灌藥把我變瘋啊,我就在心裏迫切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這時,我想到全能神的話説:「他的作為無處不在,他的能力無處不在,他的智慧無處不在,他的權柄無處不在。……萬物都在他的眼目中存活,更在他的主宰之下生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再次加給了我信心、力量,神主宰一切,宇宙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撒但只能殘害人的肉體,但它絲毫掌控不了人的生命。想到約伯受試煉時,撒但只能殘害約伯的肉體,但神不許可,它絲毫不敢傷及約伯的性命。今天,撒但想給我灌毒藥把我變成瘋子、傻子,讓我背叛神、弃絶神,羞辱神名,但没有神許可,它什麽也做不成。想到這兒,我心裏很平静。此時,喪心病狂的警察捏住我的下巴,把那碗又苦又酸的藥强行灌到我的嘴裏,不一會兒藥性發作,我感覺五臟六腑就像互相擠壓、撕扯一樣地絞痛,特别難受,我開始呼吸困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眼珠子也無法轉動,看東西都重影,隨後我就失去了知覺。不知過了多久,我隱約聽見有人説:「這個女人吃了這藥肯定會變瘋變傻的……」聽到這話,我知道自己又活了過來。令我驚喜的是,我没有變瘋癲,頭腦還很清醒,這真是神的全能與奇妙。神又一次保守我脱離了險境!我真實地感受到神太信實,神就是我隨時的依靠。在黑暗的魔窟中,是全能神的話語帶領我,使我一次次死裏逃生。我在心裏歌唱贊美全能神,更堅定信心依靠神站住見證。

警察整整折磨了我六天六夜,因我一直水米未進,整個人都虚脱了,他們見我奄奄一息就把我關進了牢房。過了幾天,警察又逼我交代教會信息,見我不説,一個警察氣急敗壞地説:「你真够硬的!害得老子六天六夜没睡好覺,還什麽也没審出來。」後來,他們就把我押回了牢房。看到撒但徹底失敗,我心裏特别激動,不住地感謝贊美神。在看守所被關押了四個月後,中共政府給我扣上「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給我判刑一年半。

2006年3月,我被送到女子監獄服刑。在監獄裏,我過着人間地獄般的生活,遭受非人的折磨。在神的看顧保守與神話語的帶領下,我渡過了痛苦的牢獄生活,走出了陰間地獄。遭受了中共政府的殘酷迫害,我徹底看清了中共瘋狂抵擋神的惡魔實質,也體會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能力,在我軟弱、痛苦時,是神的話語加給我信心與力量,帶領我勝過惡魔的殘害站住了見證,我真實地體會到神是人生命的供應,是人隨時的幫助與依靠,更加堅定信心跟隨神!

下一篇: 摧殘中的生命之歌

主正在叩門,你想打開心門迎接到主嗎?聯繫我們,將有講道人與你交流迎接主的路途,使你早日迎接到主與主同赴筵席。

相關内容

信仰逼迫:中共摧殘重 信神志更堅

五年前,中共為了逼他放棄信神,慘無人道地用酷刑折磨得他奄奄一息,之後,中共警察又把他原本健康的妻子抓走,殘害成痴傻。在中共惡魔的殘酷迫害下,潘成原本幸福和睦的家支離破碎、家毀人傷。

神話語引領 步步得勝(有聲讀物)

「從耶和華到耶穌,從耶穌到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貫穿下來是一部完整的經營,都是一位靈作的工作。從創世以來神一直在作工經營人類,他是初也是終,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他是開展時代的也是結束時代的。三步作工時代不同,地點不同,的的確確是一位靈作的,凡是將三步工作分割開來的都是抵擋神的。現在你務必得明白從第一步到現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靈作的工作,毫無疑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躲避災難的唯一路途

自從四川大地震發生後,我總是提心吊膽,擔心自己不知哪天也會落入災難中。特別是看到現在災難越來越大,地震越來越頻繁時,我更是害怕災難會突然臨到自己,便整天琢磨著:若發生地震,我該採取哪些防範措施來保護自己呢?

我找到真神了(上)(有聲讀物)

你雖已皈依佛門,但你依然是神所造的受造之物,是受造之物就應該來到造物主面前敬拜神。只要你能真心來到神面前,神的心是高興的,因為你是相信有神的,只不過以前你沒有找到真神,屬於走錯了路。主耶穌曾打比喻說:『一個人若有一百隻羊,一隻走迷了路,你們的意思如何?他豈不撇下這九十九隻,往山裡去找那隻迷路的羊嗎?若是找著了,我實在告訴你們:他為這一隻羊歡喜,比為那沒有迷路的九十九隻歡喜還大呢!』(太18:12-13)我們都是神的小羊,哪一個人沒來到神面前神都牽掛、擔憂,神怎麼會因著咱們迷失方向又回來就不喜歡咱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