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衝出重圍(下)(有聲讀物)

19

中國  趙剛

妻子把管弟兄來的事跟兩個姊妹説了,張姊妹問我臨到這件事是怎麽想的,我就把心裏的軟弱和剛剛的認識和姊妹説了一遍。張姊妹笑着説:「感謝神!你這麽認識很純正,這是神的開啓帶領啊!」妻子疑惑地説:「既然我們没有走錯路,管弟兄為什麽會那樣説呢?他可是信主多年的大帶領啊!」我看着妻子説:「他不就是想讓咱們回原來的教會唄!」張姊妹笑着對我們説:「咱們現在看到的只是他們的外表,還没有看透他們的本性實質呀!主耶穌曾説:『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太23:13)『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裏面却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太23:27)從外表看,法利賽人事奉神對神都很忠心,在人的心目中法利賽人是敬虔事奉神的人,是最可信任的宗教首領,但當主耶穌來作工時,他們抵擋神的本性就顯露出來了。這些法利賽人瘋狂抵擋定罪主耶穌的作工,編造各種謡言、作假見證迷惑百姓,説主耶穌是靠着鬼王别西卜趕鬼,主耶穌被釘十字架三天復活後,他們又收買兵丁造謡説主耶穌是被門徒偷走了等等。法利賽人編造各種謡言、用盡各種手段攔阻人尋求考察真道,他們的目的就是想取締神的作工,永遠霸占神的選民,他們雖然外表敬虔,但實質就是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敵基督,主耶穌揭露定罪他們説:『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啊!怎能逃脱地獄的刑罰呢?』(太23:33)那我們看看現在這些宗教首領所做的與法利賽人有啥區别呢?」接着,姊妹讓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那些在大教堂裏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没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没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着神的旗號却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脚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結合神的話,姊妹給我們詳細交通、解剖了宗教首領的所做所行和他們的本性實質,我才明白這些帶領一個勁兒地攪擾、攔阻我們信全能神,還威脅、恐嚇我們,他們不是為了保護我們,而是為了霸占神的選民,讓我們把他們當神敬拜、供奉,原來他們和法利賽人一樣,都是仇恨真理抵擋神的敵基督。神來拯救我們,他們却想方設法不讓我們接受神的作工,不讓我們讀神的話,這不是把我們往地獄裏拉嗎?他們真是太惡毒了!若不是全能神的話把他們抵擋神、與神争奪人的實質揭示出來,我差點就上了他們的當,斷送自己蒙拯救的機會了。這時,妻子驚訝地説:「原來他們是來害咱們的,這些人真是不把人拉進地獄不算完呀,以後我可不相信他們的話了。」

衝出重圍

接着,穆姊妹又給我們讀了一段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争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張姊妹交通説:「從神的話中看到,臨到我們的這些事在外表看好像是人做的,其實這事的背後是撒但在與神打賭。就像約伯在臨到撒但的試探時,他妻子讓他弃掉耶和華神,但他能識破撒但的詭計,憑着對神的信心,為神站住了見證,并斥責他妻子是愚頑的婦人。約伯的經歷告訴我們,凡神要拯救的人,撒但都會瘋狂地試探、攪擾,施盡各種手段攻擊,讓人弃絶神、背叛神,最終失去蒙拯救的機會。因為撒但要永遠控制人、吞吃人,它可不願意讓人蒙神拯救。」穆姊妹也交通説:「是呀,撒但一次又一次地藉着帶領來攻擊、恐嚇你們,目的就是讓你們否認神、背叛神,放弃真道,這正是撒但的詭計,我們得看清這場靈界争戰呀。」聽了兩個姊妹的交通,我琢磨琢磨,説:「原來是撒但在跟神打賭哪,撒但藉着帶領的話來攻擊我們的軟弱處,想讓我們因為膽怯而離弃真道、離開神哪,這撒但真陰險!」妻子也説:「這撒但真是够可惡的,要不是聽了神的話和你們的交通,我們哪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呀!」我高興地説:「現在既然明白了,咱們就得靠着神衝破撒但的重圍,為神站住見證,用實際的表現來羞辱撒但!」張姊妹也高興地説:「弟兄,姊妹,以後咱們多在一起聚會交通神的話,這樣咱們才能裝備更多的真理,早日定真神的末世作工,在真道上扎下根基就不會再受各種撒但謡言、鬼話的迷惑了。」我説:「好啊!你們要是能常來和我們交通,那就更好了。」穆姊妹笑着説:「那咱們就這樣定了。」

幾天後的早晨,我起床來到窗前,看到外面又下了一場大雪,我下意識地搓了搓手,然後戴上羊皮帽子和棉手套到院裏掃雪。掃完雪,我又進屋把爐子打開,把火挑旺,妻子正在收拾屋子。這時,大舅哥夫婦倆來了,一進門大舅嫂就着急地説:「王帶領和管同工來跟你們説了那麽多,你們咋就不聽呢?今天他們特意讓我倆再來勸勸你們。别再信『東方閃電』了,帶領也是為我們的生命負責啊!」聽了她的話,我堅定地説:「如果真是為我們的生命負責,就應該帶領我們一起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迎接主的再來。」妻子也直截了當地説:「他們哪是為我們好啊,他們是怕我們都信了全能神没人再聽他們的了。」大舅嫂聽後有些急躁地説:「你們怎麽能這樣説呢?他們也没要求你們做别的呀,不就是讓你們回教會嗎?聽我一句話吧,就憑咱們兩家的關係,我還能坑你們嗎?」大舅哥也説:「你們想想,這些年我對你們怎麽樣?你知道我們為你們付出了多少嗎?你們就忍心跟我們分開?你們良心過得去嗎?」聽着大舅哥夫婦的話,我心裏很不是滋味,心想:「大舅哥兩口子對我們的幫助確實不小,現在他們看我們跟隨全能神,肯定特别傷心,這可怎麽辦呢?要讓我放弃真道背叛神是絶對不可能的,因我知道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但如果我堅持信全能神,那他們會怎麽看我呢?會不會説我忘恩負義呢?」此時,我心裏就像拉鋸一樣特别地難受,我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為我開闢出路。忽然,我想起了神的話:「每臨到一件事,都是神需要人為他站住見證的時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又想到前幾天張姊妹和穆姊妹跟我們交通的話,每臨到一件事都涉及到靈界的争戰,是撒但與神在打賭,今天大舅哥夫婦用肉體親情來拉我背叛神回宗教,這是撒但的詭計,如果我為了維護私人情感背叛神,那才是真正的忘恩負義,没有良心。我若想對得起大舅哥,就得把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他們,讓他們也有機會蒙神拯救,這才是我該有的愛心。想到這兒,我心裏一下子亮堂了,我説:「大哥大嫂,我知道你們對我好,正因為這個,我更得告訴你們,全能神的確是主耶穌回來了,咱們只有跟上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才能蒙神拯救啊!否則,咱們信主這麽多年就白信了,什麽也得不着啊!這樣吧,我給你們讀一段神的話,你們聽了就知道這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神的發聲説話了。」我拿起神的話剛要讀,大舅嫂「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没好氣地説:「今天我們可是來勸你的,你不回頭,反倒給我們傳起福音來了,我們可不聽你的。」説完就拉着大舅哥生氣地走了。

我隨着他們追到院子裏,來到了大門口,只見他們已經走遠了,我無奈地摇摇頭。此時,我看到天已經晴了,和煦的陽光照射在院外的松樹上,樹上的積雪都已開始融化,松樹好像剛剛經歷了一場洗禮,在雪地的映襯下顯得格外蒼翠挺拔。我心裏特别高興,好像自己也和松樹一樣,經歷了風雪的洗禮,在陽光的滋養中成長。我知道是神的話帶領我衝出了重圍,站住了見證。感謝全能神!(全篇完)

相關內容

  • 屬靈爭戰:家人的攪擾使我更有信心跟隨神

    雖然這一次次的苦難使我受了一些苦,但我的生命卻長大了許多,我體會到苦難就是神的祝福。如今,我又過上了教會生活,盡上了受造之物的本分,現在我每天活在神愛的照耀之下,感到幸福無比!感謝神!

  • 當代的法利賽人原來是這樣的……

    聽了弟兄姐妹的交通,我既驚訝又困惑:牧師作為教會的領袖,經常告訴我們要儆醒等候主來,可他們聽到主回來的消息,為什麼不帶領弟兄姐妹考察接受,反而要攔阻呢?

  • 在屬靈爭戰中看見神的愛(有聲讀物)

    撒但是與神為敵的惡者,一直想敗壞、吞吃神所造的人類。當神作工拯救人時,撒但尾隨神後處處打岔、攪擾神的作工,因此每一位接受神新工作的弟兄姊妹都不同程度地臨到了撒但的攪擾、試探。

  • 盲目聽信謡言 我差點錯失迎接主再來的機會

    在這個網絡信息發達的時代,很多人都有自己比較信任的網絡平台,並且也都把網站上的信息當作判斷對錯、衡量是非的準則,卻很少去分辨這些網站、信息平台上的消息是否真實、客觀。曾經我也有自己信任的網站,甚至在迎接主歸的大事上,也盲目相信網站上的各種報道和消息,結果差點錯失迎接主再來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