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地位之心是怎麽放下的

2022年03月05日

菲律賓 切瑞

我信全能神兩年多了,在教會盡帶領本分。我經常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每次聚會我都積極交通,弟兄姊妹都説我交通得清楚,對他們很有啓發,還説很喜歡聽我交通。帶領也説我素質好,每次討論教會工作,她都會問我的想法,聚會時也總是讓我談談對神話的經歷和認識。看到帶領這麽培養、重用我,弟兄姊妹也高看我,我心裏很高興,很享受這種被人高看、重視的感覺,還在心裏跟配搭過的姊妹比,覺得自己是教會中最好的。隨着我們國家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越來越多,各地陸續建立了新的教會。突然有一天,帶領説特蕾莎姊妹被選為講道員,負責我們這一帶幾處教會的工作,而我還是繼續盡教會帶領的本分。聽到特蕾莎姊妹被選為講道員,我心想:「為什麽不是我?我負責教會工作時間長,也有工作經驗,我應該成為講道員才是啊!現在她被選為講道員了,我却没有被選上,弟兄姊妹會怎麽看我呀?」我心裏很不高興,也很嫉妒特蕾莎姊妹。

劃分了新的教會後,我只跟進我負責的教會的工作,所以聽我交通的人也少了,我心裏很失落,如果我是講道員,那我負責的範圍就大了,聚會聽我交通的人肯定比現在多,那該多風光啊。之前我主持聚會交通的時候,弟兄姊妹和帶領都很高看我,可現在很多大聚會都是特蕾莎姊妹主持,誰還高看我啊?後來,特蕾莎姊妹來我們小組主持聚會,我不想説話,也不想聽她交通,覺得是她搶走了我的風光。在我看來,我比特蕾莎交通得好,我也很好地盡到了教會帶領的責任,這個講道員的本分應該是我的,為什麽不選我當講道員呢?是我有什麽問題嗎?這些想法在我心裏一直不停地翻騰,我難過得哭了。其實,我能看得出來特蕾莎姊妹對待本分認真負責,總是忙碌到很晚才休息,她經常給教會帶領交通怎麽扶持新人,還兩次在大聚會中分享澆灌新人的路途,弟兄姊妹都説特蕾莎交通的路途很好。聽了姊妹的交通,又看到弟兄姊妹對她的高看,我更加消極了,心想:「我没有像姊妹那樣用心地扶持新人,也没有好的實行路途可以和大家交流,弟兄姊妹肯定不會再高看我了。」于是,我也嘗試像特蕾莎姊妹那樣扶持新人,但我失敗了,只有少數人回應我并參加了聚會。但我并没有放弃,我打算主動打電話給那些不正常聚會的新人,把他們扶持起來,然後在大聚會中交流我扶持新人的方法,來證明我比特蕾莎姊妹好,以便再次贏得弟兄姊妹對我的誇贊和高看。但我知道我這樣做是有存心的,我是在表演自己,我也看不起這樣的自己。以前,我總覺得自己盡本分是為了滿足神,但特蕾莎姊妹被選為講道員這事就顯明了我的敗壞性情,我因着得不到更多人的誇贊高看就消極,甚至連盡本分都没勁了。我不想一直活在消極中,就跟帶領敞開了我的情形。帶領説:「為什麽弟兄姊妹没有選你做講道員?因為你盡本分缺少負擔。」聽了姊妹的話,我才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我反省自己的確是這樣,跟進工作時,如果我覺得很難或有些疲倦,我就會抱怨,就會拖延工作;平時盡本分中,如果我想偷懶,我就會撂下本分去休息。我盡本分確實没有真實的負擔和責任心,因為我只想要一個地位,得到更多弟兄姊妹的誇贊和高看,却不想着如何用心去盡好本分。帶領繼續説:「特蕾莎盡講道員的本分,你為什麽消極啊?如果讓你盡這個本分,你能盡好嗎?」我説:「不能,因為我缺少負擔。」

帶領交通説:「無論神給我們安排什麽樣的環境,神的心意都是好的,那神為什麽允許這樣的環境臨到你呢?我們看一段神的話。」神的話説:「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欲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多少年來,人賴以生存的思想腐蝕着人的心靈,以至于人變得奸詐、懦弱而又卑鄙,人不僅没有毅力、没有心志,而且變得貪婪、驕縱,根本没有一點超脱自我的心志,更没有一點擺脱這黑暗權勢轄制的勇氣。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于人信神的觀點仍是醜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觀點一説出來簡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無能、卑鄙而又脆弱,對黑暗勢力不感覺厭憎,對光明、真理不感覺喜愛,而是盡力驅逐。就你們現在的思想、現在的觀點不也都是如此嗎?既信神就得得福,還得保障地位不下滑,保證地位比不信的人高,這樣的觀點在你們裏面不是存了一年兩年的事,而是早已存了多少年了,你們的交易腦袋太發達。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着,而且天天在觀察着,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人貪享安逸的心始終没有放下。(《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麽不願意作襯托物呢?》)讀了神的話,我意識到我没有被選為講道員這裏有我該學的功課,也有神的心意在其中,神是藉着這樣的環境讓我反省認識自己。我看到自己太寶愛地位名譽了,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撒但就是用「出人頭地」「高居人上」這些思想來毒害人,讓人都喜愛名譽地位,追求出人頭地,追求被人高看、崇拜。我受這些撒但思想的毒害,不管在世上還是在神家,做什麽事總想得到别人的誇贊和高看。當帶領説我素質好,交通得好,弟兄姊妹也都願意聽我交通時,我就特别享受這種被人高看的感覺。我想盡講道員的本分,也是因為講道員負責的範圍比教會帶領負責的範圍大,主持聚會時聽交通的弟兄姊妹多,當上講道員我就能得到更多人的誇贊和高看,那樣才風光。特蕾莎姊妹被選為講道員後,我不服、不滿,認為我比她更有資格當講道員,尤其看到她總是主持大聚會,弟兄姊妹都稱贊她交通得好,我覺得她搶走了我的風頭,就更加消極、軟弱,甚至都没心思盡本分了。看到我的地位心太重了,當有人高看時,我就積極盡本分,當追求名譽地位的野心、欲望没得到滿足時,我就消極對抗,對神滿了悖逆。我信神、盡本分不追求真理,也不體貼神的心意,只想得到名望、地位,讓人高看,我真是太自私卑鄙了!神擺設這樣的環境,是為了讓我認識自己錯誤的追求觀點,不再追求名譽地位,能追求真理。可我絲毫不理解神的心意,還消極對抗,我真是太悖逆了!我這才看到從撒但來的這些哲學、思想觀點的確是敗壞人的,憑這些東西活着,只能使我越來越狂妄、悖逆,活不出一點人樣,我要是不悔改,最終只能被神淘汰。想到這兒,我就向神禱告:「神哪,我不想再追求名譽地位了,願你帶領我能背叛自己,和弟兄姊妹好好配搭,盡好本分來滿足你!」

後來,我和一個姊妹聊起我的情形時,姊妹問我為什麽喜歡被人誇贊、高看,喜歡被人崇拜,還問我追求名譽地位走的是什麽道路,并發給我一段神的話。我看到神説:「有些人特别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着他,喜歡在人心裏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的本性是什麽?如果他真是這樣的表現,就足以説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并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占有人,他想在人心裏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别突出的就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從他的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末世基督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讀了神的話我明白了,我走的就是保羅的路。保羅作工講道不是為了見證神、滿足神,而是為了自己的名望和地位,我也是一樣。我喜歡主持聚會,喜歡給更多的人講道,喜歡弟兄姊妹都聽我的交通,外表看我在盡着本分,但我心裏存着野心欲望,是想以此來换取弟兄姊妹對我的誇贊、高看,達到被人崇拜的目的。人信神本該敬拜神,可我不但不敬拜神,反而讓弟兄姊妹都高看、崇拜我,我這不是在跟神争奪地位嗎?撒但就是狂妄自大,想控制人,與神争奪地位,它誘惑亞當和夏娃犯罪遠離神、背叛神,還迷惑人,使人都崇拜它、跟隨它。我的本性和撒但一樣,也想占有人,在人心裏有地位,我太狂妄自大了,没有一點敬畏神的心。教會安排我盡帶領的本分,是讓我帶領弟兄姊妹吃喝神的話、交通真理,能盡好本分,這是教會帶領的根本工作,但我絲毫不考慮自己有没有盡到教會帶領的責任,而是一味地追求被人高看,與神争奪地位,我走的不就是敵基督的道路嗎?敵基督就是一心追求名譽地位,享受别人的高看、崇拜,却没有一點真理實際,也不能給弟兄姊妹帶來實質性的幫助,最終把人都帶到了自己面前,作惡多端被神淘汰。如果我繼續追求名譽地位讓人高看,這樣不但進入不了真理實際,還會迷惑弟兄姊妹,把弟兄姊妹帶入歧途,長久下去我將會失去聖靈作工,甚至被淘汰。反省到這些,,我感到很害怕,也真實地看到我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如果没有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將面臨被神厭弃、淘汰的危險。我不願再追求出人頭地,被人高看、崇拜了,我恨惡自己的敗壞,更願神帶領我擺脱這種敗壞性情,能實行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時我才認識到,臨到這樣的環境,這是神的憐憫和拯救,若没有這樣的顯明,我看不清自己的撒但本性,也認識不到自己走的就是敵基督的道路,是神話語的審判揭示使我認識了自己。同時我也意識到,像我地位心這麽重的人,没有選我做講道員是神對我的保守,不然,我帶着野心欲望盡本分,最終只能打岔攪擾教會工作,被神厭弃、淘汰。

之後,帶領又給我發來一段神的話。神的話説:「追求主動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是成功的路,追求真實地愛神的路是最正確的路,追求變化舊性純潔地愛神這是成功的路。所謂成功的路就是恢復受造之物原有的本分、原有的模樣的路,是恢復的路,也是神從始到終作的全部工作的宗旨。若是人的追求中還摻有個人的奢侈要求與人不合理的盼望,達到的果效并不能使性情有變化,這就與恢復的工作相打岔,無疑不是聖靈作的工作,那就證明這樣的追求并不是神所稱許的追求,不是神所稱許的追求還有什麽意義呢?(《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讀了神的話我明白了,信神應該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主動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才是信神成功的道路。我想到彼得,他不追求名譽地位,也不追求得到人的高看,而是注重實行經歷神的話,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從中認識自己,變化自己的敗壞性情,不管經歷什麽環境,他總是注重尋求真理、實行真理來滿足神,最終得到了神的稱許,被神成全了。從中看到,追求名望地位不合神心意,只有追求真理敗壞性情有變化才能被神稱許。認識到這些,我有了實行的路,無論盡什麽本分,我都願意順服神,同時扭轉自己對本分的態度,注重追求真理,不管是聚會還是討論工作,我不應該再注重有多少人聽我交通,高看我,而是應該注重怎麽把本分盡好,能讓弟兄姊妹明白真理,會實行真理,這才是盡到了自己的本分,才能滿足神。接下來,我開始用心關注弟兄姊妹的情形和難處,并及時尋求、交通真理解决他們的問題,而且我也學會了和講道員特蕾莎姊妹配搭。現在,我不在乎有没有高的地位,能不能得到别人的誇贊與高看,我只注重按照神的要求盡好教會帶領的本分,用心澆灌弟兄姊妹,力求把教會工作作好來滿足神。當我這樣實行的時候,心裏感到很踏實、很喜樂。

一天,帶領執事聚會,我看到是特蕾莎姊妹在主持,心裏還是有些不舒服,心想:「她給我們聚會交通,那弟兄姊妹都會高看她了。」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意識到自己又在注重名譽地位了,我想起之前帶領給我交通過的神話:「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欲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麽不願意作襯托物呢?》)在神話語的開啓帶領下,我意識到自己流露這些敗壞性情都是受狂妄本性的支配,我對自己的敗壞性情感到恨惡。我禱告神求神幫助我能不受敗壞性情的影響。禱告後,我想到以前交通過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功用,這都是神命定好的。雖然每個人盡的本分不同,但都是在履行各自的職責,就像一台機器,每個人都是這台機器上的一個齒輪、一個螺絲釘,離開誰也不行。所以,本分没有高低之分,需要弟兄姊妹共同配搭、同心合意才能盡好本分滿足神。想到這些,我就開始專注地聽姊妹的交通,姊妹交通完,我也積極交通了自己的認識。當我這樣實行的時候,心裏感到喜樂和踏實。

經歷過來我認識到,臨到不合自己意的環境,若能順服神的擺布與安排,尋求真理,就能明白神對人的心意都是好的,神擺設這樣的環境來顯明我的敗壞,是為了讓我能認識自己,有真實的悔改、變化。之後,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話説:「約伯雖然身份、地位顯赫,但他從不寶愛,也不在乎他的身份與地位;他不在乎人怎麽看待他的身份,也不在乎他的所做所表現能否給他的身份帶來什麽負面影響;他不貪戀地位之福,也不享受地位、身份給他帶來的光環,他只在乎在耶和華神的眼中他的價值與活着的意義是什麽。約伯的本真面目就是約伯此人的實質:他不喜愛名利,不為名利活着;他真實、純樸,不虚偽。(《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約伯在東方人中被稱為至大,有着很高的名望和地位,但約伯并不享受或寶愛名望、地位。當約伯臨到試煉,失去所有的家産、兒女,渾身長毒瘡,坐在爐灰中用瓦片刮身體時,他并不在意别人怎麽看待他,他只在意神的心意、神對他的態度,他追求在凡事上都能滿足神,臨到試煉那麽痛苦,他還能贊美神,為神站住了見證,最後得到了神的稱許。而我與約伯正好相反,我喜歡名利,尤其喜歡在大聚會中露臉,被弟兄姊妹誇贊。對比約伯,我感到很蒙羞,同時,我也認識到本分是我作為受造之物該盡的責任與義務,并不是我用來得到名望、地位的工具。

認識到這些之後,我不再關心弟兄姊妹是否高看我,不再注重這些虚浮的東西,而是把心專注在自己的本分上,和弟兄姊妹和諧配搭,注重學習他們身上的長處來補足自己的缺少,我和特蕾莎姊妹也能好好配搭盡本分了。在盡本分中,我注重尋求神的心意滿足神,盡本分的果效也越來越好,我覺得這樣盡本分心裏很平安、很踏實,這才是我作為受造之物真正的責任和本分,也是最正當的追求。後來,我也被選為了講道員,負責幾處教會的工作。經歷過來我體會到,神無論怎麽作,給不給我地位,都是對我的拯救。感謝神!

上一篇: 命懸一綫
下一篇: 偽裝假冒太痛苦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或與我們聯繫幫你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脱去偽裝真輕鬆

藉着神話語的審判揭示,主人公找到了耍詭詐、偽裝包裹自己的根源,對自己狂妄詭詐的撒但性情與追求名譽地位的錯誤道路有了一些認識,開始放下臉面地位,單純敞開,實行做誠實人,心裏感到輕鬆釋放。

失敗跌倒并非壞事

通過這次的經歷我體會到,盡本分出現偏差或存在問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在臨到問題時不尋求真理解决,而是活在消極情形中一味地誤解防備神,失去了得着真理的機會,耽誤了自己的生命長進。感謝神對我的顯明和拯救!

失敗跌倒使我看清自己錯謬的追求觀點

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

一名基督徒的回憶錄

清晨,含苞欲放的幾盆花被露水滋潤了一夜,葉子上還掛著晶瑩剔透的露珠,顯得生氣勃勃。馨茹坐在窗前,看著嬌嫩的花兒陷入了沉思:弟兄姊妹都在為國度福音的擴展寫講道稿見證神,自己信神多年也應該為見證神獻上自己的一份,不能埋沒神的恩典。馨茹梳理著自己經歷神的作工到底有哪些真實的所得與收穫,她不禁想起自己在順服神這方面真理上的經歷與進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