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得福夢破滅後(有聲讀物)

134

陳 敏

一天晚上,我和幾個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一個姊妹讀神的話:「你擔任著擴展神工作的重要角色,你不經神許可擅自逃離崗位做了逃兵,這是過犯還是善行?(過犯。)那按照你們的觀點神應該怎麼對待做了逃兵的人?(擱置。)擱置就是不搭理了,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對於被擱置的人如果有悔改的心,也可能神看他悔改的態度不錯還要他,但是唯獨對在盡本分過程當中做了逃兵的人,神會怎麼對待?(剪除,就是從神拯救人的隊列當中除名。)除名這個意思差不多,但這麼說有點籠統,具體地說,如果是在重要崗位擅自逃離當了逃兵的人,無論這個人他後期有什麼反應、什麼表現,在神那兒就不再給盡本分的機會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傳福音是所有信神之人義不容辭的本分》)聽到這裡,我立刻想到之前盡教會帶領本分時,我曾有一次因消極軟弱撂下託付背叛神的經歷,我不正是神說的「逃兵」嗎?想到這裡,我的腦袋一下子矇了,耳邊回響著:「逃兵……神不給機會了……」我晃晃腦袋想讓自己清醒過來,該不是我剛才聽錯了吧?我又聽到神的話說:「對待逃兵還有背叛的人神會有一種什麼樣的心態、什麼樣的感覺?應該會產生怎樣的反應?(痛恨。)厭憎、痛恨,有沒有憐惜?(沒有。)那有些人說:『神不是愛嗎?』神不愛這樣的人,他不值得愛,你要愛那也是糊塗愛,你愛神不愛,你珍惜但神不會珍惜,因為他沒有值得珍惜的地方,沒有值得珍惜的東西。所以說,神對待這樣的人那就是毅然決然地放棄,不給任何機會。這是不是合理的?這不但是合理的,主要這是神的一方面性情,這也是真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傳福音是所有信神之人義不容辭的本分》)聽了神的這些話,我感到特別扎心,原來從我撂下本分逃走的那一刻開始神就不要我了,這不是定結局了嗎!那我信神這麼多年撇棄花費不白付出了嗎?……我心裡很亂,滿腦子都是:「完了,我撂挑子當逃兵是一次大的過犯,被判死刑了,一點蒙拯救的機會都沒有了……」我在心裡跟神說:「神啊!你不要我了?是不是徹底的不要我了?我的結局、歸宿就這樣沒了嗎?難道我這十幾年的付出、花費全都白費了嗎?」又一想:「哎呀,我這樣想也不對啊,神是公義的神,我不能埋怨神,自己背叛神這是事實啊,我腳上的泡是自己走的,怪就怪自己不實行真理,對神沒有敬畏的心。我是一個受造之物,應該順服神,就是沒有機會蒙拯救了,我也得為神效力不能離開神。」想到這些後,我沒那麼慌亂了,但心裡還惦記著自己的結局,至於姊妹接著又讀了哪些神的話,我一句話也沒聽到心裡去。姊妹讀完神的話後,弟兄姊妹都高興地交通著自己的所得與收穫,而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也不知道該交通什麼。聚會結束後,我拖著沉重的身體回到家,癱軟無力地倒在床上,內心翻江倒海,一會兒想:「我完了,沒有機會了,神不要我了。」一會兒又想,「我從來也沒有想過要離開神,我那時候撂託付是身量小、肉體軟弱沒勝過去,我現在好好盡本分,或許神還給我機會。」一會兒又想,「這次神親口說不要了,看來我是真的沒有機會了。」就這樣,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迷迷糊糊地一會兒睡著了,一會兒醒了,感覺夜很漫長。

姊妹躺在沙發上很傷心

第二天醒來,我清晰地記起昨天聚會中聽到的那些神的話,我無力地坐起來,頭倚靠在床頭,看到窗外的天空灰濛濛的,還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心裡頓時有種淒涼的感覺,眼淚也不由自主地流下來。回想剛信神時,我看到神的話說:「為我跑路的我紀念,為我花費的我悅納,向我獻上的我給予其享受之物,享受我話的我祝福,必是我國中的棟梁之柱,在我家中必然豐富無比,無人能相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十九篇》)就認為我信神只要多受苦花費、多作工就能蒙神紀念,將來在神的國度裡有份。為了好好信神盡本分,我撇棄了自己喜歡的事業,放棄了優越的物質享受,盡本分不怕苦、不怕累,常常騎自行車跑幾十里路去傳福音,無論世人怎麼譏笑、毀謗,福音對象怎麼對待我,我仍然堅持傳福音見證神的末世作工;因著信神我遭到了中共政府幾次抓捕,肉體受痛苦、精神受折磨都沒有背叛神;家人也因中共的謠言、逼迫多次勸我不要信神,丈夫甚至用離婚來威脅我,我都沒有離開神……唉!怎麼也沒想到我這麼多年的撇棄、受苦、花費竟成了泡影,最後卻是這樣的結果。我心裡感到委屈、不甘,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又身不由己地埋怨神、跟神講理:「神啊!我那時逃跑是因身量小、不明白真理,那次的背叛是個永遠的污點,但對這事我心裡很懊悔、痛恨,也多次立志不管多難多苦永遠不再背叛你。神啊!我真的沒有蒙拯救的機會了嗎?……」接下來的幾天,我看到弟兄姊妹心裡就羨慕,覺得他們好幸福啊,他們都有機會蒙神拯救,可我卻沒有機會了……我心裡空空的,沒有方向,也沒有目標了,就像一個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一樣。一想到自己蒙拯救沒希望了,出那麼多力還有什麼用啊,做得再多也是一個效力的,甚至覺得神不要了,我活著還有啥意思啊!越想我心裡越消沉,盡本分的勁再也提不起來了。看見弟兄姊妹商量工作我沒心思去了解,知道教會中有些工作沒有落實到位我也不想搭理,明知弟兄姊妹在盡本分中遇到難處了我也不管不問,心裡還想著要不一邊打工賺錢一邊盡個事務本分吧。當我越這樣想時,靈裡就更黑暗了,看神的話、聽講道交通總犯睏,聚會交通乾乾巴巴,沒有一點亮光。我每一天都很煎熬,只有向神訴說:「神哪,我現在很黑暗、痛苦,無力從消極情形裡走出來,求你救救我吧!……」

一天早上靈修時,我翻開神的話,看到神說:「這一步一步的作工你到底得著什麼了?你還講起你的歷史來了,簡直是不知羞恥!你說你付代價卻什麼也沒得著,難道是我沒告訴你我要得著人的條件嗎?我的作工是為了誰,你知道嗎?你竟翻起老賬來了!你還算不算人了!……都是一夥亡命徒!什麼都不怕!竟然與我講起條件來了,你還要不要命了?你為自己打算,為自己爭名奪利,我作工不也都是為了你們嗎?你眼睛瞎了嗎?我沒道成肉身你看不著,你說出這話來情有可原,今天我道成肉身作工在你們中間,你還看不著嗎?你什麼不明白?你說你虧本,那我道成肉身拯救你們這幫亡命徒,作了那麼多工,到今天你還在發怨言,你說我虧不虧本?我作的不都是為了你們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字字句句的責問之語使我扎心難受,我不禁反問自己:我信神這些年到底在追求什麼?神發表真理,讓人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活出人樣蒙神拯救,可我得著真理、得著生命了嗎?當我聽到神的話說在神作工中逃跑的人沒有蒙拯救的希望時,我就消極退後,後悔當初的付出、花費,甚至還拿這些跟神講理,作為索取得福、得歸宿的資本和條件,我這不是在與神叫囂、對抗嗎?我一個敗壞的人本該遭神咒詛、毀滅,可我竟不知天高地厚地與造物的主講起理、算起賬來了,真是不知羞恥!看到我信神這些年沒有一點性情變化,也不具備良心、理智,真是沒有人性啊,不正是神說的亡命徒嘛!

姊妹在看神話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那保羅的這個至理名言是什麼呢?(「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那保羅當時能說出那樣的話是出於什麼心態、什麼情形,是什麼存心促使他這麼說的?從中看見他的追求的實質是什麼?(得福。)有得福存心支配他才這麼跑路,這麼花費,這麼付代價,這是他這個人的本性實質,他內心最深處的東西。……他把打美好的仗、跑路、作工、花費,甚至走教會、澆灌教會,所有的這一切當成換取公義冠冕的籌碼與途徑了。所以說,他無論是吃苦也好,花費也好,跑路也好,無論受多少苦,他心裡的目標是什麼?公義的冠冕,就這一個目標。就是他把追求得公義的冠冕、追求得福當成信神的正當目標了,途徑就是花費、作工、受苦、跑路。所有所有的外表這一切人所能看得見的好的行為,他是做給誰看的?是給人看的,然後用這一切好的外表的行為來換取最終的得福。這是保羅的第一大罪狀。」(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分辨保羅的本性實質》)「人與神的關係僅僅是一個赤裸裸的利益關係,是得福之人與賜福之人的關係。說白了,就是僱工與僱主的關係,僱工的勞碌只是為了拿到僱主賜給的賞金。這樣的利益關係沒有親情,只有交易;沒有愛與被愛,只有施捨與憐憫;沒有理解,只有無奈的忍氣吞聲與欺騙;沒有親密無間,只有永不能逾越的鴻溝。事情已到了如此地步,誰能扭轉這樣的趨勢呢?又有幾個人能真正了解這種關係的危急呢?我相信,當人都沉浸在得福的喜悅氣氛中的時候,沒有人會想到人與神的關係竟是如此的尷尬,如此的不堪入目。」(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看完神揭示的話,我感到蒙羞慚愧,無地自容,我付出花費的卑鄙存心與保羅一模一樣。當年保羅撇下一切,跑遍了半個歐洲傳揚主耶穌的福音,期間他也被抓捕、坐監,受了很多苦,他就把這些當成進天國的憑據了,所以他說出「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這樣的話,看到保羅的撇棄花費、勞苦作工完全是為進天國,為自己得福得利,是在跟神搞交易,他信神跟隨神從沒有把神當神待,也不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而是在利用神達到自己的野心目的。保羅的追求在神的眼中被看為惡,最後被神定罪,遭到神公義的懲罰。對照自己,我的追求跟保羅同出一轍。為了得到神的祝福、賞賜以後能進天國,我撇下一切,忍受世人的譏笑、毀謗,中共政府的迫害、抓捕,家人的不解,甚至丈夫以離婚要挾我,我都沒有背叛神,仍舊信心百倍地盡本分,我就認為自己這樣的付出花費肯定能得到神的稱許,能有美好的歸宿。當聽到神的話說不給曾經逃跑過的人機會了,自己的結局歸宿沒了,我就消極後退,一肚子的委屈、怨言,跟神講理、較量,把本分都撂下不管了。看到我的受苦付代價、熱心花費都是在利用神,跟神搞交易,是為了得福,為了美好的歸宿,外邦人給老闆打工是為了掙工資,我撇棄花費、勞苦作工是為了賺取進天國的門票,我與神的關係是赤裸裸的利益關係,是僱工與僱主的關係,沒有一點真情實意,我這種信神觀點太卑鄙、邪惡了,走的就是保羅的老路,哪能合神心意得到神的稱許呢!想想神末世道成肉身發表真理供應我們,就是為了讓我們追求真理、得著真理,敗壞性情得潔淨,最終蒙神的拯救,若我還不扭轉自己錯誤的追求觀點,繼續按著自己的意願跟隨神、盡本分,這樣下去也必然跟保羅一樣遭到神公義的懲罰。認識到這兒,我真實感受到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是為了喚醒我、拯救我,讓我勒馬回頭。於是,我就跪下向神禱告:「神哪!我不想再悖逆你了,願意向你悔改,不再追求得福跟你搞交易,我願做一個有良心、有理智的人,在盡本分的過程中追求真理,脫去敗壞性情,安慰你的心。」禱告後,我覺得一身輕鬆,就像放下了一個背了很久的包袱。

後來,我向神禱告尋求,為什麼自己信神多年卻一直跟神搞交易,這到底是受什麼本性支配呢?我看到神的話說:「人以前憑什麼活著?人都是為自己活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人本性的概括。人信神是為自己,為神撇棄花費還是為自己,為神忠心也是為自己,總之,都是為了自己得福。在世界上都是為了自己得利,信神都是為了自己得福,是為了得福撇下一切,為了得福能受許多苦,這些都是人敗壞本性的實證說明。」(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外表的改變與性情變化的區別》)揣摩著神的話我心裡逐漸明白了,原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無利不起早」這些撒但邏輯法則早已深種到我裡面,使我變得越來越自私卑鄙,凡事都是「為己、利己」,對我有利我就不惜付出一切代價,沒利時我就不想付出絲毫。想想自己做生意時,為了掙大錢享受到更好的物質生活,我天天起早貪黑,不怕苦不怕累,甚至忙到夜裡三點都沒時間吃晚飯,後來身體累病了,患了腰肌勞損,還有腿疼得都不能走路了,我還要拼命地幹。當我表姐找我借錢買房子,我想到自己的這些錢放在銀行裡一年能拿到一萬多元的利息,如果借給表姐一分利息都沒有,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能還我,就拒絕了她。剛信神時,我認為多付出花費能得福,能在大災難中剩存下來,就撇下一切盡本分,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再苦再累都願意,甚至坐監受苦都在所不惜。可現在,當看到自己得福的希望沒有了,我就癱軟得像一堆爛泥,信神盡本分也沒勁了,看見教會有很多事需要處理我也不想操心了,弟兄姊妹遇到難處我也不管不問,反倒覺得自己就是效力的,做得再多也得不著福氣了,甚至想撂下本分去打工掙錢。看到我被撒但敗壞得太深,無論是跟人相處還是信神盡本分都是搞交易,都是利益當頭,沒有絲毫的人性,這才看到我以往口裡常喊「愛神、滿足神、忠心盡本分」都是道理、口號,是在欺騙神,沒有一點真理實際。想想神為了拯救人類,遭受人類的棄絕、毀謗,還要忍受信神之人的誤解、埋怨,但神從沒有想過在人身上換取什麼,要求人還報什麼,只是發表真理澆灌供應人,默默地等待人的回轉,神的實質是無私的,而我呢,還給神的是交易、索取、埋怨,看見自己太自私卑鄙、太醜陋邪惡了!神的話說:「……我不能把我的仇敵與帶著邪惡味道與撒但原樣的人帶入我的國中,帶入下一個時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過犯會將人帶入地獄》)神是公義聖潔的,任何一個滿了污穢敗壞的人都不能進神的國,我若還憑著這些撒但毒素活著跟神搞交易,不追求性情變化,最終還得因抵擋神遭神懲罰。於是,我向神作了一個悔改的禱告,不願再憑撒但的邏輯法則活著,只願還報神愛甘心盡本分,甘願效力。

一天中午陽光明媚,一縷陽光透過玻璃窗照到屋內,顯得格外暖和,我打開電腦播放神話語朗誦視頻,看到神的話說:「你信神跟從神你得有愛神的心,你得脫去敗壞性情,你得追求滿足神的心意,你得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你既信神、跟從神就得為神獻上一切,不應有個人的選擇與要求,你得做到滿足神的心意,既是一個被造的人,那你就應順服造你的主,因你本不能掌握自己,也沒有掌握自己命運的本能。你既作為一個信神的人,就應追求聖潔,追求變化。……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所該追求的就是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就是沒有一點選擇地來追求愛神,因為神就是值得人愛的。追求愛神的人,不應追求個人的利益,不應追求個人的盼望,這是最正確的追求法。你所追求的是真理,實行的是真理,得到的是性情的變化,那你所走的路就是正確的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我暫停視頻揣摩著這段神的話,明白了我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就當追求愛神、滿足神,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才是我信神正確的追求。不管以後結局怎樣,是得福還是受禍,我都應該做一個有良心、有理智的人,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盡好本分還報神的愛,不再跟神搞交易傷神的心了。想到這段時間我活在消極誤解中對待本分應付糊弄,沒有盡上全力,我心裡有些自責,就想著得趕緊扭轉情形,把教會裡沒有落實好的工作配合起來。隨後我就積極投入到本分中,我的情形逐漸好轉,與神的關係也正常了,看神的話也能得到神的開啟帶領,弟兄姊妹盡本分遇到難處時,我也能主動去解決了。感謝神!我感受到了神的帶領,心裡很亮堂、釋放。我真實地體會到神對人的拯救是那麼的實際,藉著這次的顯明,使我對自己信神錯誤的追求觀點有了些認識、扭轉,心裡不由得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

後來,我又看了看聚會中讀的這篇神的話語,看到神說:「那有些人說『我是一時軟弱不想盡本分了,其實我不是要離開神,不是要跑到撒但陣營』,這個行不行?這不是不行,但也不提倡,就是神對待你這樣的軟弱,神也可能會根據情況給你憐憫、寬容,神是廣施憐憫。人活在敗壞性情當中,在這樣的環境影響之下難免有軟弱、有消極、有懈怠,但是神根據情況,他會判斷、會準確地處理你這個事情,你不是逃兵,神肯定不會按逃兵那麼對待你,你是軟弱,神肯定按你軟弱那麼對待你。你是一時的敗壞流露或者一時的軟弱、一時的迷失方向,神會開啟引導你、扶持你,這樣的人神會按身量幼小、不明白真理對待,因為你不是本性實質有問題。對待這樣的人神為什麼不放棄呢?因為他們不是要棄絕神、棄絕真理,不是要跟隨撒但,乃是一時軟弱走不上去了,所以神給他們留機會。那對待這類一時軟弱盡不上本分但過後又回來盡本分的人該怎麼處理?可以接納,性質不一樣,不要千篇一律搞一刀切。」(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傳福音是所有信神之人義不容辭的本分》)讀著神的話我早已泣不成聲,我體會到了神的愛與寬容,神理解人的軟弱,擔諒人的幼小無知,這樣的美善實質是任何一個敗壞人類所不具備的。同時我也看到神對待人是有原則、有分寸的,是根據人的本性實質,根據人不同的身量、不同的背景區別對待,不搞一刀切。神對人有憐憫、有寬容,但神不縱容人,對待在盡本分中逃跑的人神是有態度的,對待不珍惜本分、不能守住本分背叛神的人,神是厭憎恨惡,但對於那些身量小、不明白真理或因一時的軟弱而逃跑的人,神還會憐憫給悔改機會。我當初信神不明白真理,不認識神的作工,消極軟弱撂下本分背叛神,留下了過犯,神還給我悔改的機會,但我不能因著神的憐憫寬容而遷就自己,我應在這樣的環境中吸取失敗的教訓,不管到什麼時候都得守住神給我的本分,把自己的責任、使命完成來還報神的愛。

向日葵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神讓人認識自己,神用了多種方式,讓人在經歷當中逐步地認識自己,用試煉也好,審判刑罰也好,在話語上,在事實上,讓人不斷地經歷,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管教,也經歷神話語的開啟光照,同時也讓人認識到了自己的敗壞、悖逆、本性,那這個最終目的是什麼?最終目的是讓每一個經歷神作工的人都知道人是什麼。這個『人是什麼』包括哪些內容?就是讓人認識自己的身分、自己的地位、自己的本分與自己的責任,就是讓你知道自己是誰,這是神讓人認識自己最終達到的一個目標。」(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經歷過後,我對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理解一些了,神不管用什麼方式、什麼語氣說話,都是為了讓人能尋求揣摩神的心意,能結合神的話反省認識自己,達到明白真理脫去敗壞性情。想想當時我聽到神說逃跑的人神不再給機會了,就特別敏感,後來雖然也坐在那裡聽著,可我什麼也聽不進去了,活在了沒有前途歸宿的煎熬中。現在我才明白,只有神這樣智慧的作工才能把我為歸宿花費的卑鄙存心顯明得淋漓盡致,使我真實反省認識自己自私卑鄙的撒但本性,看清再這樣憑著敗壞性情活著,最終只能因作惡抵擋神被神淘汰毀滅,神的心意是希望我能及時扭轉錯誤的追求觀點走上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的道路。

感謝神的拯救!我能有這點認識都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我身上還有很多的敗壞性情,需要經歷更多神話語的審判刑罰、管教責打才能得到潔淨、變化。我跟神立下心志,在餘下的光陰中願意竭力追求真理,為實行真理受苦付代價,早日脫去敗壞性情,盡好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來滿足神、安慰神心。

相關內容

  • 真理使她明白與人相處之道(有聲讀物)

    神用事實來審判她裡面的不義,同時也使她明白了很多與人相處的實行原則,她在心裡不住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之後,簡單再盡本分時,不管哪個姊妹提出異議,她都儘可能認真揣摩、尋求,留意聖靈的作工,不知不覺中靈裡敏銳了許多。尤其是遇到棘手的問題時,藉著大家在一起尋求,說不定誰交通出一些領受認識,大家感覺眼前一亮,一下子就找到解決的辦法了。就這麼實行經歷,簡單發現她們處理問題比以往更準確了,每個人都有了一些長進,隨之工作效率也提高了,手中積壓的稿件很快就整理完了。

  • 不與人比試高低 她輕鬆了(有聲讀物)

    若沒有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沒有神精心擺設環境的顯明與管教對付,她還被撒但的敗壞性情捆綁,活在黑暗痛苦中掙扎。張涵真實地感受到神的話語就是真理,的確能拯救人、潔淨變化人,只要按神的話實行,道路就越走越光明!

  • 如何正確對待別人(有聲讀物)

    神怎麼對待每一個人?有的人身量幼小,或者年齡幼小,或者信神時間短,有的人本性實質不壞,不是惡毒,只不過有些愚昧,或者有些素質差,或者受社會傳染太多,還沒有進入真理的實際,還沒有入門,所以難免做愚昧的事,難免有愚昧的表現,在神那兒不看這些,神是看這個人的心。如果他有進入真理實際的心志,這個方向是對的,他有這個目標,那在神那兒神是在看,在等待,在給時間、給機會讓他進入,不是一棒子打死,一伸頭就打回去,神從來不這樣對待任何一個人。神不這麼對待人,那人如果這麼對待人,這是不是敗壞性情啊?這就是敗壞性情。

  • 他心中的仇恨不再蔓延(有聲讀物)

    一個人能恨人,這是正常人性裡有的東西,但是有恨就能做事、報復,達到自己的目的、意圖,這就挺可怕。有的人光恨,恨恨就算了,過一段時間跟他合不來就遠離他,躲著他,但是不影響自己的本分,不影響正常人際關係,不做什麼事,因為心裡有神。他有恨這個思想、這個惡念,但是不做事。因為懼怕神,不願意得罪神,害怕得罪神,有敬畏神的心,一句過格的話都不說,心裡跟他合不來,對他有想法,有點看法,但是從來不做事,不在這事上得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