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面臨百萬家產 我該如何選擇

38

林 靜

2017年10月的一天早上,窗外下起了毛毛細雨,我正在思考著今天的本分該怎麼盡,上次新人提出的問題該找哪些神的話交通解決。正在這時,兩個帶領過來找我,神情沉重地對我說家裡來信了,我心裡一驚:「是不是丈夫出事了?他身患絕症兩年多了,不會是他去世了吧?」想到這兒,我有些害怕,心怦怦直跳,全身一下癱軟下來,不敢繼續往下想了。這時帶領說:「我們先作個禱告吧。」我立刻向神禱告:「神啊!今天我家裡來信了,不知出了什麼事。神啊!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保守我的心能安靜在你面前,不管家裡發生了什麼都能順服下來不發怨言。」禱告後,帶領給我讀信,家人在信中說到我丈夫病逝了,屍體在殯儀館,要直屬親人去簽字,如果沒有人簽字,到時家裡的所有財產都會被政府沒收,如果我和女兒三年不回去,以後也當失蹤人員處理……得知這個消息,我感到揪心般地難受,想到我和女兒因信神遭到中共政府的迫害逃到海外,身患絕症的丈夫留在家裡,現在連最後一眼都見不上了,想到這兒我的眼淚情不自禁地流了下來,心想:「我該怎麼辦呢?現在丈夫死了,我已經沒有人可依靠了,要是我不回去,這幾套房子都被政府沒收了,我辛辛苦苦打拼下來的家業那不就全沒了嗎?以後我還靠什麼生活啊!」可轉念又想,「如果回去,那我的本分就盡不了了,現在正是傳福音的關鍵時刻,我撂下本分不就失去見證了嗎?這對神也沒有一點忠心啊。再說了,中共一直瘋狂地抵擋神,逼迫、抓捕基督徒,我來海外這麼久了,中共是不是早就掌握了我的情況,是藉此引誘我回去呢?可我要是不回去,我的家產就都被中共政府沒收了,現在我該怎麼辦呢?」帶領看到我傷心難過,就結合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做每一件事都需要人付出一定的心血代價,沒有實際的受苦,達不到滿足神,根本談不到滿足神,只不過是空喊口號!就這些空口號能滿足神嗎?撒但與神在靈界爭戰的時候,你該怎麼滿足神,該怎麼為神站住見證?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如果你做不到這一點,那你在家裡人當中、在弟兄姊妹中間、在世人面前就沒有見證。在撒但面前你作不了見證,撒但會嘲笑你,拿你當兒戲、當玩物,經常捉弄你,使你神魂顛倒。」(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給我交通道:「你現在的心情我能理解,今天這樣的環境不管臨到誰都是一次大的試煉、考驗,但我們得相信是神的主宰安排,有神的美意在其中,也要認識到這靈界爭戰的背後神在看,撒但也在看,我們對待環境的態度以及作出怎樣的選擇直接涉及到見證,咱得在這事上多尋求神的心意和要求,追求在環境中為神站住見證滿足神,使撒但蒙羞,千萬別在這事上埋怨神、誤解神啊。」通過帶領的交通我對神的心意明白了一些,今天臨到這些事,表面上是中共政府要沒收我的家產,實際上是靈界的一場爭戰,是撒但藉著家產來試探引誘我,讓我背叛神放棄本分,我不能中了撒但的詭計。帶領走後,我就向神禱告,願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識破撒但的詭計守住自己的本分,為神站住見證。接下來,我給家人寫了一封信,告訴他們我不回去,並找了一些相關的神話語讓他們明白神的心意,相信神的主宰,不埋怨神,至於家產會不會被沒收,都在神的主宰之中,都由神說了算,不管結果怎樣我願順服神的安排命定。

雖然我沒有選擇回去,但這件事總攪擾著我的心,一想到家裡的兩套門面房、兩套商品房,還有老家的舊房子馬上要拆遷的賠償金,這些可能都要被政府沒收了,我的心就隱隱作痛,眼淚忍不住地流了下來,不甘心自己這麼多年辛苦積攢下來的財產就這樣沒了。那段時間,我心裡特別受煎熬,看神的話也看不進去,一點亮光都沒有;禱告也不知道說什麼,有時禱告禱告還睡著了;聚會心也不能安靜下來好好揣摩神的話,輪到我交通時就應付了事地隨便交通兩句;盡本分也沒有以前那麼有負擔了,也不主動了解新人的情形了,給新人聚會交通也是走走過程不求果效。我被這些事攪擾得每天都渾渾噩噩的,情形很糟糕,便向神禱告說:「神啊!我現在靈裡很黑暗,一想到自己多年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家產沒有了,這後半生的依靠沒有了,我心裡就特別痛苦難受,不知道以後靠什麼生活。神啊!求你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識破撒但的詭計,勝過錢財的試探。」禱告後,我抹去眼淚,也在心裡呼求神引導我找到自己該明白進入的真理。

姊妹在桌子前很傷心

靈修時,我用手機打開全能神教會的App,看到講道交通中說:「第十一條,神說:『你能為我而不去考慮、打算、籌備自己以後的生存道路嗎?』這句話也是對神選民的要求,也是神選民必須進入的。進入這一句話的實際有哪些意義呢?現在我們都知道人的信心太小,雖然都信神,都願意跟隨神,但是沒有一個人不為自己的以後在打算、在考慮、在籌備,可以說都有自己以後的打算。但是神讓我們放棄,不讓我們為自己以後的生存道路去考慮、打算、籌備,這個意義是什麼?有許多人說:我看不見,我覺得以後我們活著,那就得考慮、打算,不籌備不行。比如說掙錢,沒錢行嗎?沒錢能活嗎?比如說得成家,不成家怎麼辦哪?誰養活?有人說得生兒育女,不生兒育女到老了怎麼辦哪?有人說,得攢錢,不攢錢以後臨到事沒有過河錢怎麼辦哪?這些事都是人在為自己的以後考慮、打算、籌備。那神這麼要求,如果人不聽,人接受不了,非要為自己以後去考慮、打算,結果怎麼樣?凡是人考慮的、人籌備的,都被神的作工給打爛了、給砸爛了,一點兒用處沒有。人為自己以後積攢東西怎麼樣?一點兒沒起到作用,白忙活了。人得著什麼了?什麼也沒得著,白為自己籌劃了,是不是?神為什麼對神選民有這樣的要求,這是最有意義的。說明神以後所作的工作會有人想不到的事發生,可能要取締人類的正常生活,各種各樣的災難都降下來,人還籌備啥呀?還打算啥呀?打算啥也沒有用,人算不如天算,人再算也沒有用。以後災難越來越大,按照神的話說,以後再不會有家庭了,家庭都要被打爛哪,這是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臨到的事,不過時間不會太遠,災難是越來越大呀。現在人把為自己籌備,為自己打算、考慮的那點兒時間、那點兒精力趕緊用在神話上,趕緊追求真理、裝備真理;明白真理了,以後臨到什麼試煉就能站立得住,就能滿足神,這是最要緊的。」(摘自《講道交通(二)·滿足神的最後要求才能蒙拯救》)從講道交通中我認識到,我為自己以後籌備、打算都沒有用,那是白忙活,該得多少就得多少,這都在神的命定之中,以後怎麼樣、遇到什麼難處都是神說了算,不是我自己能算計得來的。想想神拯救人的作工已到了尾聲,大災難就在眼前,錢再多在災難面前也保不住命,現在追求真理才是最重要的,只有得著真理,有了神的話作生命才能在各種試煉中站立住,在災難中剩存下來,我應該把心用在追求真理、用在盡本分上,不再為自己的後路考慮、打算、籌備。可我對神的作工不認識,對神的心意不明白,把錢、家業看得很重要,認為沒有了這些我就沒法活了,整天為自己的前途後路考慮,被撒但愚弄苦害,攪擾得沒心思追求真理,也沒有心思好好盡本分,心離神越來越遠,活在黑暗痛苦中,我這是中了撒但的詭計啊。想到羅得的妻子,當神帶領她一家逃離所多瑪時,她因放不下家中的財產,最後變成了鹽柱,我若還把心思和精力都用在為前途後路打算、籌備上,最終也會跟羅得的妻子一樣,被這些東西所佔有、斷送,那就太愚蠢了。揣摩著講道交通的話,我心裡釋放了一些。我站起來走到窗前,看到窗外樹梢上嬉戲的鳥兒在歡快地歌唱,不由得想到主耶穌的話:「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馬太福音6:26)是啊!神造了萬物,也在滋養著萬物,就連天上的飛鳥神都在養育、看顧,更何況我們人呢?神不是早就為我們預備得豐豐富富嗎!只是我太小信,不敢把自己的前途後路交給神掌管,怕神給安排得不妥當、不周到,總覺得把家產保住了以後就有依靠了,我真是太瞎眼愚昧了。今天我信神跟隨神,應該把自己的一切交給神主宰才對,追求真理達到能對神有順服,這才是我該去實行進入的。明白神的心意後,我願背叛自己,好好追求真理。接下來,我有意識地把心用在盡本分上,不再考慮那些房子有沒有被政府沒收的事了,心情也變得輕鬆了許多,臨到事也能根據神的話看待了,偶爾心裡還會受這些事的攪擾,我就及時向神禱告,不中撒但的詭計。慢慢地,我不再受這事的轄制了,盡本分也有負擔了,也能求真求細了。

幾個月後的一天傍晚,我聚完會回到家,收到老家的來信,我急忙打開信件看,看到信中說我丈夫的哥哥姐姐簽了丈夫的死亡證明,他們拿著這份死亡證明去找租我商鋪的人,並重新和租戶續簽了五年的合同,現在這套商鋪被丈夫的哥哥姐姐霸佔了。看到這個消息,我心裡很氣憤,想到他哥哥把他父母留給我們的房產霸佔了不說,現在又來霸佔我的商鋪,這也欺人太甚了,我心裡越想越不是滋味,越想越不甘心。這商鋪是我辛辛苦苦打拼下來的家業,他們就這樣輕而易舉地把我的房子給佔有了,以後是不是還會霸佔我別的家業,那我和女兒以後怎麼辦啊,我們靠什麼生活呀?一想到這兒,我就感到揪心般地痛,滿腦子都在琢磨:怎麼才能把屬於我的財產拿回來呢?要不給幾個信神的姑姑寫信,讓她們幫我要回來,但丈夫的哥哥姐姐知道我的幾個姑姑是信神的,如果去找丈夫的哥哥要房子,他肯定會舉報姑姑信神,不能讓姑姑們冒著生命危險去幫我啊!要不還是讓我的父母去拿吧,他們有資格要,可信中說我父母去了也沒拿回來。又想到我弟弟在社會上認識的人多,要不讓我弟弟去要回來,可是又擔心弟弟去會把事情鬧得更大,這樣後果會不堪設想。唉!現在沒有人能幫得了我,該怎麼辦呢?要不還是我回去吧,自己的事還得自己來處理,如果我不回去,房子肯定是拿不回來。我越想回去就越衝動,恨不得馬上把房子要回來,但又想到現在正是福音擴展的關鍵時刻,我不能撂下挑子當逃兵跑回家啊。此時,我的情形糟糕到了一個地步,連飯都不想吃了,走路都沒勁。接下來,我做什麼事都心煩意亂,看見姊妹們盡本分有說有笑,我怎麼也高興不起來,禱告時心也靜不下來,讀神的話時滿腦子都在想怎麼才能把房子拿回來,盡本分更是心不在焉的。那段時間,我和新人聚會時,新人有觀念我也沒心思找相應的神話語及時交通解決,導致新人差點退去了。這件事情發生後,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要是再不扭轉就會打岔攪擾神家福音工作,斷送人的生命。想到這兒,我心裡很受責備,便向神禱告:「神啊!我總想著回去把房子奪回來,心裡受這件事攪擾,靈裡特別黑暗痛苦,沒有實行的路途。神啊!求你開啟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能識破撒但的詭計,從不對的情形中走出來。」

禱告完,我看到神的話說:「絕大多數的人除了在聖經中了解到的約伯所說的『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與『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這兩句話中對約伯有點好的印象之外,並沒有對約伯有更深刻的了解,所以我們很有必要了解一下約伯在接受神的試煉的時候他的人性活出是怎樣的,這樣,約伯這個人真正的人性才能完整地呈現給每一個人。

當約伯聽說了家產被擄、兒女喪掉性命、僕人被殺這些消息後,約伯的反應是這樣的:『約伯便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伯1:20)在這句話中記述了一個這樣的事實:約伯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沒有驚慌,沒有哭泣,也沒有斥責報信的僕人,更沒有去勘測現場,調查、核實事情的來龍去脈,好落實知道事情發生的原委,他沒有為失掉家產而有任何惋惜或痛心的表現,也沒有為失掉兒女、親人而老淚縱橫,相反,他撕裂外袍,又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約伯的這一舉動是不同於尋常之人的舉動,他的這一舉動讓太多的人感到迷惑不解,也讓太多的人在心裡斥責約伯的『冷血』。當一個人的家產在瞬間中化為烏有的時候,正常的人會表現出痛心或絕望,甚至有的人產生了萬念俱灰的念頭。因為在人的心裡家產代表人一生的心血,它是人生存的依靠,是人活下去的希望,人沒有了家產就代表人的心血付之東流,也代表人沒有了希望,甚至失去了未來,這是任何一個正常人對待家產的態度和家產與一個人的密切關係,也是人眼中的家產對人的重要性。所以,絕大多數的人對約伯對待家產如此冷漠的處理態度都感到不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看完了神的話,我感到很蒙羞,約伯在面臨家產被強盜擄走、兒女喪命的試煉時,他的態度是冷靜、順服、不發怨言,寧可自己受痛苦也不願神傷心。他沒有為失去家產而驚慌、痛哭,也沒有去勘測現場、調查研究,更沒有想任何辦法把家產奪回來,他為滿足神站住了見證。從中看到約伯心中有神的地位,他知道一切都出於神,他就能敬畏神遠離惡,理性地對待臨到的事,勝過撒但的試探,讓撒但徹底蒙羞。回想我再次臨到撒但的試探,聽到房子被丈夫的哥哥姐姐奪走的消息時,我不是安靜下來尋求神的心意,在這樣的環境當中該怎麼去經歷,該進入哪方面的真理識破撒但的詭計,而是氣憤,想用自己的辦法把失去的財產奪回來,受這些事的攪擾我連背叛神的心都有了,還想撂下託付親自回去把房子奪回來,盡本分也受到了影響,不能及時解決新人的問題,導致新人差點退去。看到我雖然信神多年,心中卻沒有一點神的地位,環境臨到時不能從神領受順服下來,我實在太貧窮可憐,身量太小了。同時我也看到撒但真是太陰險邪惡了,在我的致命處上攻擊我,想利用丈夫的哥哥霸佔我的房產來引誘我回去,讓我上它的當撂託付背叛神,我若回去了,隨時都會遭到中共警察的抓捕迫害,不但盡不上本分,還會耽誤自己的生命長進,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是神話語的帶領、引導,使我看穿了撒但的險惡用心,有了背叛撒但的信心:在面臨丈夫的哥哥姐姐奪走我的商鋪這件事上,我不能衝動,更不能憑血氣對待,我得向約伯學習,存著一顆敬畏神的心先順服下來。

接著,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在約伯的心中深深地認為他的一切都來源於神的賜福,並不是他勞碌所得,所以,他並不以所得的賜福為資本,而是以盡心盡力地持守自己當守的道為生存的原則。他寶愛、感謝神的賜福,但他並不貪戀或索取更多的賜福,這是他對待家產的態度。他既不為得賜福而做什麼,也不為沒有或失掉賜福而煩惱、憂傷過;他既不因著神的賜福而欣喜若狂、忘乎所以,也不因著常常享受賜福而忽略了神的道,忘了神的恩。約伯對待家產的態度讓人看到約伯此人真實人性的流露:其一,約伯不是貪婪之人,他對物質生活的要求標準是很低的;其二,約伯從來就沒有擔心也不害怕神會從他手裡奪走他的所有,這是他在心裡對神的順服態度,就是無論神什麼時候奪走,或神是否奪走他都沒有要求,沒有怨言,他不問緣由,只求順服神的安排;其三,約伯從來就不認為他的家產是自己勞碌得來的,而是神賜給的,這是他對神的信,即指約伯的信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看完神的話,我心裡更亮堂了,約伯認識到自己的一切物質財富都來源於神的賜福,並不是靠自己的雙手勞碌所得,當撒但的試探臨到約伯,約伯的財產被奪走時,他甘願接受、順服神的主宰,感謝神的賜福也感謝神的剝奪,他認識到無論是得福還是受禍,作為一個受造之物不應該對神有任何的要求。從約伯的經歷中,我認識到自己面對失去家產時為什麼不能順服,而是絞盡腦汁想方設法想把財產奪回來,這都是因我不認識自己的一切都來源於神的賜福,不認識神的作工、神的主宰造成的。我就認為這些財產是靠自己的雙手辛辛苦苦賺來的,當財產被剝奪的時候,就沒有冷靜、順服的態度,也沒有禱告尋求神,更不找相關的神話語進入從中明白神的心意,導致落入黑暗痛苦中被撒但捉弄。看到我把家產看得比神的道、比自己的命還重要。想想自己從一無所有發展到將近兩百多萬的財產,這一切若不是神的賜福,就憑我的雙手累死也掙不了這麼多啊,看看周圍的同事、朋友同樣做生意,有些人傾家蕩產,有些人負債累累,我能賺到這些錢,並不是我比他們聰明,這一切都是神賜給的。後來掙到錢之後,我和丈夫又把家裡所有的錢都拿去投資做生意,本以為能掙到更多的錢,可結果血本無歸。看到我有多少錢財不是由我說了算,而是在神的主宰擺佈之中,如今我的財產從表面上看是被丈夫的哥哥姐姐奪去了,但這有神的許可,今天神命定我有多少我就有多少,神不給我、允許撒但奪去也有神的心意,我不能發怨言,得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在接下來的盡本分中,我也不受這件事的攪擾了,臨到事也能揣摩神的心意,找相關的神話語進入,慢慢地我跟神的關係正常了,盡本分也能用心了。一天,我在和一個新人姊妹聊情形時,聽到姊妹說她在這邊買了一套房子,我心想:「如果我回去把家裡的房子賣了的話,也可以在這裡買一套房子,在異國他鄉還能有屬於自己的房子,以後就不用擔心沒地方住了。」當我這樣想時,意識到撒但又來引誘我遠離神了,我趕緊默默地向神禱告,願神保守我的心,不中撒但的詭計。禱告後,我心裡感到很踏實,不再受這事的攪擾,把心安靜下來投入到本分中了。

半年後,在一次聚會結束時,帶領告訴我家裡又來信了。看完信後,我得知家裡的老房子已被政府徵用了,要賠償我一百多萬,還有去年的賠償金也沒有領,讓我趕快回去一起領,如果不是本人親自來辦理,就拿不到這筆賠償金了。看到這個消息我很激動,心怦怦直跳:「哎呀,這麼多錢啊!如果能拿到這筆錢,那該多好啊!現在正好我手裡也沒有多少錢了,身體也不好,前幾個月醫生檢查說我得了高血壓,還有靜脈血管硬化,如果能拿到這些錢,那我的後半生就不用愁了,如果不回去領,這些錢就全部被中共政府給佔有了,那以後我不就什麼都沒有了嗎?」我不由得憂慮起來,但心裡很想拿到這筆錢財使自己以後能生活得更好,想到前幾次的試探,撒但不也是想用房子、錢財來引誘我回去,讓我放棄本分背叛神嗎?現在正是盡本分的關鍵時刻,我要是回去不正中了撒但的詭計嗎!我不能再像以往那樣衝動,得尋求摸神的心意。這時帶領問我:「你一次次臨到錢財的試探,心裡是怎麼想的啊?有沒有反省這個問題的根源是什麼呢?」帶領的話點醒了我。是啊,我應該好好地反省一下:為什麼我總是臨到錢財的試探,而且每次都受攪擾呢?帶領走後,我向神禱告,願神開啟帶領我認識自己,明白該進入的真理。

夜深人靜,我沒有一點睡意,心裡一直在想著帶領提點我的話,於是我翻開神的話看到神說:「『有錢能使鬼推磨』,這是撒但的哲學,在人類當中,在任何一個社會當中,這句話都很盛行,能說成是潮流,因為這句話灌輸在每一個人的心裡,裝在每一個人的心裡。人從一開始不接受到人聽著習以為常,以至於當自己接觸現實生活的時候,人逐漸默認了這句話,認可了這句話的存在,到最後自己同意了這句話的存在,這個過程是不是撒但敗壞人的過程?……就是這個世界的人類,可以說包括你們每一個人,在人的性情裡流露出一種東西來,把這種東西解讀為什麼呢?人崇尚金錢。這個東西在人心裡好不好拿掉?不好拿掉吧!看來撒但敗壞人敗壞得挺深哪!那撒但用這樣的潮流敗壞給人的東西在人身上都有哪些表現呢?你們是不是認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錢活不下去,沒有錢日子一天也過不下去呢?人有多少錢地位就多高,人有多少錢就多尊貴,沒錢的人腰板就不硬,有錢的人地位也高了,腰板也硬了,說話也可以大聲了,可以囂張地活著了。這句話、這個潮流帶給人的是什麼呢?好多人是不是為了掙錢不惜一切代價呢?好多人是不是為了得到更多的錢而失去尊嚴、失去人格呢?更有好多的人是不是為了掙錢而失去了盡本分的機會,失去了跟隨神的機會呢?這些對人來說是不是損失呢?(是。)那撒但用這樣的方式,用這一句話就把人敗壞到這個程度,撒但的用心是不是險惡啊?這招是不是很惡毒啊?就流行這麼一句話,從你一開始對這句話不以為然到你認為這句話是真理為止,你這個人的心就徹底被它奪去了,所以說你也不由自主地為著這一句話去活著。你已經被這一句話影響到了什麼程度呢?知道是真道,知道是真理,你也無力去追求了,明明知道是神的話,你也不願付代價,不願意受苦為此而付出了,而是寧願犧牲自己的前途命運來與神對抗到底,不管神怎麼說,不管神怎麼作,不管你了解到的神的愛對你有多深,對你有多大,你還是一意孤行地為這一句話而付出。就是說,這句話已經左右了你的行為,左右了你的思想,你寧可被這一句話左右你的命運,也不願意放下這一切。人能這麼做,人能被這一句話左右,被這一句話擺佈,這是不是撒但敗壞人達到果效了?這是不是撒但的哲學、撒但的敗壞性情在你心裡扎根了?你這麼做,撒但是不是達到目的了?(是。)那撒但這麼敗壞人你看見了嗎?你感覺到了嗎?(沒有。)你沒有看到,也沒有感覺到。在這兒你看沒看見撒但的邪惡?撒但敗壞人無時不在、無處不在,讓人防不勝防,讓人身不由己,在你不知不覺的情況下,讓你在沒有任何意識的情況下就接受了它的思想,接受了它的觀點,也接受了從它來的邪惡的東西,而人接受完之後還不以為然,還把它抱著當寶貝一樣寶愛,任由它擺佈,任由它玩弄,人就這樣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不管你吃多好,住多好,穿多好,享受多安逸的生活,你的慾望得到多大程度的滿足,都是虛空,最終的結果就是死。外邦人追求的那個幸福是真正的幸福嗎?其實那不是幸福,那就是人想像的,那是一種墮落的方式,是一條讓人墮落的道路,人追求那個本身就不是正常人性該有的目標,不是人活著的價值所在。撒但給人種下的就是讓人以那個為目標,用這種方式來麻痺人,來敗壞人、引誘人,讓人感覺那就是幸福,讓人奔著那個目標去追求。人覺得得到那個才是幸福的,所以人不管使多大勁,都要衝著那個目標去,結果得著了,人感覺還是沒有得到真正的幸福。這就證實了那不是一條正路,是一條走向死亡的路。」(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得著神、得著真理是最幸福的事》)

在神話語的揭示下,我認識到「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個撒但的邪說謬論灌輸到我們的心靈深處後,我們都認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沒什麼也不能沒有錢,有錢就有了一切,有錢能解決任何的難處、問題,有錢就能高人一等,有錢就有了依靠。以至於我們都追求、貪戀錢財,成了錢財的奴隸,為了錢我們變得越來越墮落,越來越沒有人樣,甚至不惜放棄蒙神拯救的機會。深受這一邪說謬論的毒害,從小我的父母就教育我要憑自己的雙手努力賺錢,只有賺到錢才能被人高看、尊重,才不會被人欺負、瞧不起,有了錢就有好日子過。長大後,我為了賺錢每天起早貪黑,再苦再累都心甘情願,就為錢活著,成了錢的奴隸。尤其是家裡有了錢之後,不僅物質生活條件好了,親人、朋友都高看、吹捧,去哪兒辦事也好辦,在我心裡更加認為人活著就不能沒有錢,到什麼時候錢都是生存的保障。信神後,因我不追求真理,不明白人為什麼活著,更不知道神是我的依靠,當聽說家產被政府沒收、被不信的親人霸佔時,就活在失去錢財的煎熬中,沒心思讀神的話、盡本分,心離神越來越遠,差點背叛神。看到撒但的邪說謬論把我迷惑、敗壞得沒有人樣,使我成了錢的犧牲品,分辨不清什麼是正道,什麼是邪道,也不知道追求什麼才是有意義、有價值的。多虧神對我的拯救啊!現在回想以前沒有信神的時候,我每天起早貪黑拼命地賺錢,錢是賺到了一些,但身體也累垮了,有了錢,雖然我吃得好,住得好,享受得好,可我被病痛纏繞著苦不堪言,錢財解決不了我的病痛。再想想死去的丈夫,忙碌了大半輩子,錢是賺了一些,當病痛臨到時,錢沒有留住他的命,生前掙的錢、攢下的那些家業到死的時候什麼都帶不走。想到這些,我看到錢雖然能讓人的物質生活好一點,看似也能解決一些現實生活中的難處、問題,但它解決不了人心靈裡的痛苦與空虛,更救不了人的命。錢財不能成為我後半生的依靠,不是我活著該追求的目標,因我沒有真理看不透事,才被撒但愚弄得苦不堪言,我真是太愚昧無知了!要不是經歷這幾次環境,我根本不會尋求真理反思這些問題,也不知道金錢在自己的心中佔據這麼重的位置,甚至超過了神,如果我還這樣執迷不悟下去,那就和外邦人一樣走的還是滅亡之路啊。

姊妹早晨在靈修

我又看到講道交通中說:「到底追求真理有意義還是追求錢財有意義呀?還是追求真理有意義。追求真理有意義就得受苦,這個受苦有沒有意義?受苦不白受,能得著真理,能達到認識神,所以那種苦就是生命的財富啊。」(摘自《講道交通(九)·追求愛神與被成全的關係》)「追求真理的人他看見了追求真理的價值,看見了追求真理得著的是永遠的生命,所以他堅信到底,堅定不動搖,信心百倍地追求,付上什麼代價、受多大痛苦在所不辭。那這樣的人是不是最有智慧的人哪?真正追求真理的人那是最有智慧,因為他把什麼都看透了,看萬事如糞土,看見唯有追求真理最有價值,能帶來人生的光明,能得到神的祝福,追求真理的人是神稱許的人。」(摘自《講道交通(六)·神對神子民的祝福與應許》)看完這些講道交通,我更加明確了自己的追求目標與人生方向,追求錢財、物質的享受都是虛空,沒有任何意義,即使擁有全世界的財富,最終還是歸於徒勞,唯有追求真理,追求生命性情變化,敗壞得潔淨,得著真理作生命,才最有價值、最有意義,這樣的人才是最聰明的人。從這幾次的環境中我也體會到,沒有真理,在撒但的試探面前就會中它的詭計,被它苦害、愚弄,嚴重了還會被撒但吞吃;只有追求真理、明白真理,才能在試探臨到時識破撒但的詭計,對自己的敗壞性情、錯誤的追求目標有認識,達到真實恨惡自己、背叛撒但,為神站住見證成為順服神的人。感謝神!有了這些認識後,我就給家裡寫了封回信,與家人交流自己在這次經歷中的收穫,我跟他們說:「這些錢即使政府不賠償給我,我也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絕不埋怨神、誤解神,哪怕一無所有也要跟隨神到底。」寫完信,我感到心靈裡很輕鬆、釋放。

我看到窗外地上的草兒柔嫩的芽破土而出,生機盎然,回想著這幾次的經歷,心裡很感恩,在撒但的試探中,因我身量太小不明白真理,看不透它的詭計,一次次活在煎熬中受它愚弄、苦害,是神話語的帶領與引導使我勝過了撒但的試探,也看清了錢財不能給人生命,只有追求真理才能得著永遠的生命。感謝神!我願以後好好追求真理,盡好本分還報神的愛!

相關內容

  • 生命的筵席(上)(有聲讀物)

    到底什麼是生命進入?原來生命進入是指人在現實生活中經歷神的話,經歷神的作工達到明白真理,認識自己的悖逆、敗壞真相,能恨惡自己,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放下奢侈慾望,按著神的心意、要求實行真理順服神,這樣的經歷才屬於有真實的生命進入。

  • 上好的福分(有聲讀物)

    神看重的是人的心,人盡什麼本分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在盡本分中能追求愛神、順服神,這才是最關鍵的。經曆這些,使我明白了外表看是不順心的事,對我的生命卻是最有益處的,這真是神賜給我的上好的福分啊!想到這兒,我心裡很甘甜,特別得釋放!

  • 在經歷中你對神的拯救有多少實際的體會(有聲讀物)

    想想歷代以來,多少有名望的人,雖然他們在人中間有地位,被人崇拜,但他們卻不能遵行神的道,當神的作工不合人觀念時,還能抵擋神、論斷神,頑固地持守自己,不承認神的話,不追求生命,最後都走上了抵擋神、與神為敵的道路,因著作惡多端被神定罪、淘汰了。就像當初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他們有地位、有權勢,在以色列百姓中很有威望,有很多人擁護,但當主耶穌來作工時他們不尋求真理、考察真道,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飯碗瘋狂地定罪、抵擋主耶穌,最後把主釘在十字架上,遭到了神的咒詛與懲罰。

  • 明白真理的祕訣(有聲讀物)

    「信神,如果人不學會揣摩,很難進入真理,很難明白真理。人不能達到真正的明白真理,能不能進入真理實際呀?人進入不了真理實際,能不能得著真理呀?人得不著真理,不能進入真理實際,能不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不能。)很難達到。」(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常常揣摩真理才能有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