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狂妄得醫

33

良 安

從小我性格豪爽,講義氣,只要看到身邊的小夥伴被人欺負,我就為他們撐腰、給他們出氣,有什麼事都「衝鋒在前」,深得同伴們的擁護,就這樣,我成了小夥伴中的「大姐大」。親戚、鄰居都說我有號召力,時常誇我:「這孩子長大了,肯定不一般!」我在這種被人擁護、誇獎的環境中長大,變得特別心高氣傲、狂妄自大、目中無人、唯我獨尊。十三歲那年,我輟學進了一家雨傘廠打工,因著我做事麻利,工作效率高,加工出來的產品質量也好,得到了同事們的稱讚、羨慕與車間主管的重視。十八歲那年,我就當上了車間主管,我把車間的工作和一百二十多名員工管理得有條不紊,深得經理和廠長的器重。廠裡只要有趕進度的活兒,經理都得找我,因此我打心底裡瞧不起其他主管,心想:「這些人真笨,就這點事都搞不定!看來這車間離了我還真不行啊!」此後,我更覺得自己能耐大了:我這麼年輕就當上了主管,真是年輕有為啊!在車間裡,我走路都是趾高氣揚的,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只要看誰做得不好,我就瞪著眼教訓他們,員工們都怕我,對我恭恭敬敬的。婚後,我和丈夫辦了家雨傘廠,生意上的事都是我作主,裡裡外外打理得井井有條。丈夫常在親戚朋友面前誇我能幹,公公婆婆對我也很尊重,我感到很有成就感,覺得自己是個「女強人」。久而久之,我更加強勢了,做什麼事都喜歡讓人聽我的,有時丈夫不聽我的,我就以離家出走來要挾他,丈夫也無可奈何,只能被迫服從。

2005年12月,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聚會中,看到弟兄姊妹交通起神的話來滔滔不絕,我羨慕不已,心想:「我要好好讀神的話,以我這樣的人才,只要下功夫追求,肯定能超過你們,用不了多久,我也能去跟別人交通。」於是我熱心追求,不管教會安排我盡什麼本分,我都積極迎合。隨之,我一路被提拔……在2012年的一次選舉中,我竟然全票通過,被選為這片教會的帶領,我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心想:「我可要好好大幹一番,讓弟兄姊妹看看他們選我是沒錯的,以我的能力,肯定比前任帶領幹得好!像我這麼追求的人,以後肯定前途無量啊!」選舉結束後,我因覺得自己有傳福音經驗和號召力,便主動要求負責福音工作,讓跟我配合工作的姊妹負責教會生活。隨後,我便積極投入到本分中。因著聖靈的作工與帶領,我到哪處教會聚會交通,哪處教會的福音工作就有起色,走到哪兒弟兄姊妹都對我很熱情,傳福音的弟兄姊妹每次都盼著我去跟他們聚會,連上層帶領去聚會也帶著我參加。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和上層帶領認可後,我心裡美滋滋的:看來,我還是有實力的,完全可以勝任這個本分!並且我覺得上層帶領有意要培養我,這更使我認定自己比配搭姊妹強。慢慢地,我越來越不把跟我配合工作的姊妹放在眼裡,覺得自己工作能力比她強,常常指揮她做這做那,姊妹沒做好我就板著臉訓斥她,導致姊妹受我轄制,說話辦事縮手縮腳,做什麼都要先問問我。一次,姊妹主持一處教會的選舉,看到參選教會同工的幾個人生命進入淺,姊妹擔心她們做不了澆灌供應弟兄姊妹的工作,便找我商量、尋求。聽了姊妹的話,我根本不屑一顧,認為姊妹做事優柔寡斷,就這點事都拿不定主意,明明來參選的這幾個姊妹都能言善辯,又肯受苦付代價,這不是做教會同工最合適的人選嗎?這點事還搞不好,要拖到什麼時候啊?於是,我不耐煩地對姊妹說:「像你這樣作工作,什麼時候才能把教會同工選出來?我們要『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人都有缺少,你不用怎麼知道好不好?」儘管姊妹一再說要按原則衡量人,但我根本聽不進去,還咄咄逼人地問她:「咱們再怎麼衡量不就這幾個人嗎?那你說說,還有誰合適?」姊妹看到我這樣,只好無奈地放棄。最後這幾個人被選為教會同工,我心裡很高興,活在自我欣賞之中,覺得自己是教會的頂梁柱,如果沒有我,教會工作就運轉不動。

就在我狂妄得失去理智時,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兩個月後,選出的那幾名教會同工,其中有兩名因盡本分一貫應付糊弄,還狂妄自大、轄制人,作不了實際工作被撤換了。在這事上我並沒有反省認識自己,覺得責任不在我,她們剛操練不久,沒盡好本分是有客觀原因的。因我一直不認識自己,盡本分仍是我行我素,在教會重新選舉時,我竟然落選了。表面上我承認落選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但我心裡卻一個勁地為自己表白辯解:「我做事比姊妹效率快,作的工作也多,為什麼弟兄姊妹不選我而是選她呢?我就是不能做帶領也能做個同工吧?為什麼連同工也沒有我的份?」我越想越順服不下來。可轉念一想:「撤就撤唄,以後還有機會,只要我好好追求,用不了多久,我還會被提拔的。到時讓你們都看看,我就是一個不錯的人才!」就這樣,我一點也不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仍舊硬著頸項與神對抗。

硬著頸項與神對抗

後來,教會安排我去傳福音,我很高興,心想:「傳福音我也懂一些,應該沒問題,相信很快我就可以東山再起了。」我摩拳擦掌準備好好露一手,讓大家看看我的實力。然而,我的野心慾望神都一一鑒察,為了使我醒悟,神繼續擺設環境對付我的狂妄性情。一天,姊妹讓我去澆灌幾個新人,我滿懷信心地答應了。一路上我琢磨著:「我交際能力不錯,又作過那麼多年的教會工作,澆灌新人應該是沒問題的。這次我要好好表現,讓弟兄姊妹看看我還是可以的。」誰知到了聚會點,我努力想把自己的「特長」發揮出來,可我越想交通得好越交通不出來,總感覺力不從心,無論我怎麼交通都是乾乾巴巴的,甚至前言不搭後語,連我自己都感覺說的話彆扭。再看看幾個新人聽了我的交通一臉茫然的樣子,有的還在那裡犯迷糊,那一刻,我傻眼了:「我盡本分多年,傳福音也有果效,我覺得自己有真理實際了,怎麼今天連新人都澆灌不了,那我還能做什麼?」我越想越消極,好不容易等到聚會結束,我像霜打的茄子——蔫了,拖著沉重的雙腿有氣無力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腦子裡不停地浮現剛才的一幕幕,眼淚也不由自主地掉了下來:「神啊!怎麼會是這樣?我怎麼什麼都做不了呢?我這麼多年裝備的真理哪兒去了……」隨之,對神的誤解也出來了:「我連帶新人都帶不了,這是不是神要顯明淘汰我?……」我跌跌撞撞地回到家,「撲通」跪下向神禱告:「神哪!在你的顯明中,我看到自己信神多年沒有一點真理實際,連新人都澆灌不了,我心裡很難受,對你也產生了誤解。神啊!願你開啟、光照我,使我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神在積極方面、消極方面都能成全人,就看你會不會經歷,就看你是不是追求被神成全的人,你如果真追求被神成全,在消極方面不能使你受損失,而且能使你得著更實在的東西,更能認識自己裡面的缺少,掌握自己的實在情形,看見人一無所有,什麼也不是,不經試煉不知道,不經試煉總覺得自己比別人高,比誰都好,通過這些你看見以前都是神作的,都是神保守的。……神成全人有多種方式,藉著各種各樣的環境對付人的敗壞性情,又藉著各種各樣的事來顯明人,一方面對付人,一方面顯明人,一方面揭示人,給人內心深處的『奧祕』都挖掘出來,都給揭示出來,通過揭示許多情形,讓人看見人的本性。神成全人藉著揭示,也藉著對付,藉著熬煉,也藉著刑罰,有多種方式,讓人認識到神就是實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注重實行的人才能被成全》)神的話點醒了我,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顯明我的缺少不是要淘汰我,而是為了讓我看清自己的真實身量,反省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促使我尋求真理、追求真理,這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想想以前我常以自己會交通真理、有號召力、傳福音有果效為資本,認為自己比誰都好、都強,現在藉著神的顯明,我才知道那都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並不是我真實的身量,即使我有點頭腦、恩賜也都是神賜給的,若神不在我身上作工,我什麼都做不了。可我卻不知羞恥,一直把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當作自己的資本來炫耀,認為教會工作離開我就不能運轉,我狂妄自大、目中無人,盡本分盡憑己意、絲毫不尋求真理,導致失去聖靈作工,在選舉中落選,落選後我還不知反省認識自己,我真是太麻木了。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在神面前自以為貴的人都是最卑賤的人,自以為卑的人則是最為貴的人,自以為認識神作工而且能眼望著神而對別人大肆宣傳神作工的人都是最無知的人,這樣的人都是沒有神見證的人,都是狂妄自大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神審判的話語猶如兩刃利劍刺痛了我的心,讓我無地自容。一直以來,我總覺得自己處處比姊妹強,常常高高在上,指揮姊妹做這做那,讓她聽我的,以我為中心。當姊妹做的不合我意時,我就瞧不起她,站地位教訓她;在教會選舉的事上,我憑己意、想像認為外表能說會道、能受苦付代價的,就能作教會的澆灌工作,即使姊妹提醒,我也不尋求真理原則,一意孤行,導致選出不合適的人打岔攪擾了教會生活。我真是太狂妄自大、自以為是了!因著我狂妄自大、我行我素,不僅給姊妹帶來轄制、傷害,還耽誤、影響了教會工作,使弟兄姊妹的生命受虧損,自己的所做所行更是讓神厭憎、恨惡,真是坑人害己。落選後,我仍不反省自己,還不服不滿,為自己喊冤叫屈,與神對抗,甚至埋怨神不公義,我這不是在褻瀆神嗎?神是公義聖潔的,神家是真理掌權,神不看人的素質、恩賜如何,也不看人外表受苦多少,而是看人是否追求真理,盡本分能否實行真理、按原則辦事。我雖然作了一些工作,但在盡本分中卻絲毫不追求真理,狂妄性情沒有變化,還憑己意做出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的事,落選正是神的公義!現在我才對神的公義性情有點認識,越是認為自己什麼都行的人,在神看越是卑賤、無知,是神厭憎、恨惡的對象。想到這兒,我對神生發了一些敬畏之心,也深感落選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是為了讓我及時向神悔改認罪,脫去敗壞達到與神相合。於是,我立志要好好追求真理,早日脫去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經歷了這次的審判刑罰,我開始學會低調做人,盡本分中遇事學會尋求真理,否認自己,多聽取別人的建議,與人相處多包容、忍耐。當我這樣實行時,情形開始慢慢好起來,工作上也有了些果效,我深知這是神對我的憐憫。之後,在盡其他本分時,我也有意識地放下自己,不懂的就和弟兄姊妹一起尋求,虛心學習。雖然我對自己的狂妄有了點認識,不像以往那麼高高在上,但狂妄本性仍深深地扎根在我裡面,為此,神再次擺設豐盛的筵席讓我經歷。

神再次擺設豐盛的筵席讓我經歷

2014年11月,我被調到另一處教會做教會帶領,面對這託付,我心裡很感激,知道這是神對我的高抬,並在心裡告誡自己要好好盡本分滿足神。來到新教會後,一開始我還謙卑尋求,遇事徵求弟兄姊妹的意見,弟兄姊妹說什麼我也都能耐心聽取。不久後,我常聽到弟兄姊妹說起前一任的教會帶領如何如何好。起初我沒想太多,可聽多了,不知不覺就產生嫉妒、不服,心想:「她有那麼好嗎?我怎麼覺得自己比她強多了?我盡帶領本分時間比她長,帶新人我也掌握一些原則,只不過我剛到這兒,弟兄姊妹對我不熟悉、不了解而已,只要我在這裡呆上一段時間,肯定能把教會工作搞好,你們等著看好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教會弟兄姊妹遇事不會尋求真理,澆灌新人也不掌握原則,我心中竊喜:還說前任帶領好!要是好,教會怎麼還存在這麼多問題沒解決呢?現在正是我大顯身手的時候,我要跟你們好好交通真理,到時你們就知道還是我懂得多。之後,在聚會中我有意說出前任帶領作工中的偏差,來貶低她抬高自己,還見證自己以往是怎麼抓教會工作的,果效如何如何好。弟兄姊妹聽後都向我投來崇拜的目光,有個姊妹還說:「你不這樣交通,我們都不懂呀,現在我有些實行的路了。」得到弟兄姊妹的讚賞,我心裡美滋滋的。誰知,忙碌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弟兄姊妹盡本分還是不掌握原則,遇到難處也不懂得依靠神,不會經歷神的作工。看到這些我很著急,心想:「如果我不把教會工作抓起來,不是顯得我沒用、無能嗎?不行!我得想方設法把工作搞好!讓弟兄姊妹看看我有工作能力!」於是,我加緊與弟兄姊妹聚會交通,不懂的還親自去輔導,可不管我怎麼做,弟兄姊妹還是摸不著路途。想到我該交通的都交通完了,弟兄姊妹還是活在難處之中,我也癱軟了,心想:「這問題到底出在哪兒?怎麼教會工作抓不起來呢?難道是我有問題?要不然怎麼會沒有果效呢?」我越想越消極,連著幾天都是渾渾噩噩、無精打采的。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得趕緊調整,可我跟神禱告靈裡沒有感動,看神的話、聚會都打瞌睡,處理教會問題也很吃力,雖然每天都在盡本分,但只是走走過程。就在我痛苦煎熬、無路可走時,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段神的話:「凡走下坡路的人都能高舉自己、見證自己,還能到處宣揚自己、顯露自己,根本沒把神放在心上。我說這話你們有沒有體驗?有很多人一味見證自己:我如何如何受苦,我怎麼作工,神怎麼對待我,最後神又讓我做什麼,特別器重我,我現在如何如何。說話用一些口氣,擺一些架勢,最後有的人該認為他是神了,人到這種程度時聖靈早就離棄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從神的話語中我認識到,這段時間我又活在了狂妄性情裡,開始走下坡路了,當我聽到弟兄姊妹都說前任帶領好時,就嫉妒、不服,為了得到弟兄姊妹的崇拜、仰望,我藉著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處處在顯露自己、見證自己,因此遭到神的厭棄落在黑暗中。我憂傷地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哪!我辜負了你的良苦用心,在這裡不是好好盡本分、追求真理,而是不務正業,處處與人比試高低,總想顯露自己達到讓人高看的目的。神哪!我太狂妄了,我不願繼續活在撒但的敗壞性情裡,願你拯救我,使我能脫去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禱告後,我心裡踏實、平安了許多。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好比你裡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裡,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於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神的話語一針見血點透了我的情形,使我認識到自己之所以能做出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見證自己的惡事,都是受狂妄本性支配的,是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的自然流露。回想我從小就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這些撒但毒素的薰陶影響,這些撒但毒素成了我的生命所是,使我變得特別狂妄自大、專橫跋扈、心中無神、目中無人。沒信神前,我就總覺得自己比別人強,喜歡別人奉承、誇讚我,在單位裡,我高高在上,瞧不起別人;在家裡更是一手遮天,處處讓丈夫順從我、聽我的。信神後,我總想讓人都崇拜我,說我好、有能力,見到比自己強的人,我就嫉妒、不服,就要與別人比試高低、爭個勝負;發現別人作工的漏洞偏差,就幸災樂禍,有意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藉此樹立自己的形象,讓弟兄姊妹都誇我、圍著我轉,心裡只有我的地位。想想神高抬我,給我盡本分的機會,而我卻不體貼神的心意,不把人帶到神面前,反而帶到自己面前,讓人都崇拜、仰望我,這不是在與神爭奪人嗎?我的所作所為早已觸犯了神的性情,所走的就是敵基督的道路,如果不悔改,最後只能是遭神咒詛、懲罰。然而,神並沒有放棄我,還藉著話語審判刑罰我,使我認識自己的悖逆情形以及抵擋神的根源,我看到了神的公義性情不容觸犯,也體嘗到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虧欠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懊悔自責中,我仆倒在神面前向神悔改:「神哪!你帶領供應我多年,我不但不還報你的愛,反而處處見證自己,與你爭奪地位,傷透了你的心。神哪!我願意向你認罪、悔改,我不想再沿著錯誤的路走下去,我要好好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盡好本分來安慰你。」禱告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要解決人的作惡必須先解決人的本性問題,沒有性情的變化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當你對神有認識了,你看見人的敗壞了,認識了狂妄自大的卑鄙、醜陋了,你就感覺噁心肉麻,心裡難受,你就能有意識地做點滿足神的事,感覺心靈踏實,有意識地來見證見證神,感覺心裡享受,有意識地來揭露揭露自己,亮自己的醜相,覺得心裡挺舒服,心情就好一些。」(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在神的話中我找到了實行進入的路途,要想脫去狂妄性情得在認識神與認識自己本性上下功夫,還要有意識地高舉神、見證神,在弟兄姊妹面前多解剖亮相自己的敗壞流露,這樣狂妄性情才能逐步有變化。明白神的心意後,我就按著神的話去實行,當我想顯露、見證自己時,就有意識地來到神面前禱告,與弟兄姊妹敞開亮相,解剖自己的撒但本性;當聽到弟兄姊妹說前任教會帶領好時,雖有些嫉妒,但我能在心裡禱告神,背叛自己,心存善念,願別人比自己更好。一段時間後,我能腳踏實地地盡本分了,教會工作也逐漸有了起色,我真實地體嘗到了實行真理的甜頭。

狂妄得醫

經歷了這兩次的審判刑罰,我對自己的狂妄本性以及所走的敵基督道路有了些認識,但我的狂妄本性根深蒂固,還需要經歷更多的審判刑罰。有一段時間,與我配合工作的姊妹覺得自己勝任不了教會帶領的本分而活在消極中,想到姊妹剛操練,有難處也正常,我就多幫助扶持她,讓她儘快調整好情形。於是,我一有時間就與她交通、鼓勵她,但交通多次後姊妹的情形還是沒有扭轉,這時我就不耐煩了,心想:「我都說得很清楚了,你按我交通的去實行,情形不就慢慢好起來了嗎?可你總是不聽,你這人太固執了。我們能盡這個本分是神的高抬,你不好好盡,真沒良心。你看我,盡本分多年了,現在還在盡著呢!哪像你呀,不知好歹!」過後,我對姊妹愛搭不理,導致姊妹更加消極、定規自己,聚會時也不願意敞開心交通自己的情形了。一天,我們在一起商量教會工作,姊妹又活在難處中,我心想:「如果你總這樣消極,那弟兄姊妹會不會說我信神多年連你的情形都解決不了,因此小瞧我呢?不行!我這次要給你點顏色看看,我就不信還『說服』不了你!」當姊妹又說難時,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馬上教訓道:「神給了你這個素質,你為什麼不好好盡本分?……你好好想想,你為什麼信神?你再這樣,我就不跟你商量了!」姊妹聽後低著頭,眼眶裡含著淚花,難受地搓著手。看到這一幕,我心裡也很受責備:「我怎麼又流露狂妄性情了?為什麼就不能好好地跟姊妹交通?本來姊妹情形就不好,我這樣一說她就更加消極了,我這不是作惡嗎?」我越想越後悔,不該憑血氣解決問題。接著我提議一起跪在神面前作個禱告,我哭著跟神禱告:「神啊!我又老病重犯了,我的狂妄性情什麼時候才能變化呀?神啊!願你的審判刑罰別離開我,幫助我早日脫去敗壞性情。」散會後,我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家,癱軟地躺在床上,回想剛才自己凶巴巴教訓姊妹的那一幕,我覺得自己就像個活撒但一樣,實在太醜陋了……

過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你供應人真理不一定非得打、揍,人才能得著真理,你沒有真理,你光打光揍,人都怕你懼你三分,不等於人都明白真理了,有些行政工作有點對付修理、有點管制這可以,但不能供應真理光會教訓人、光耍態度那就顯出人的敗壞醜相,時間長了人家從你得不著生命供應、得不著實際東西,反而厭憎你、噁心你。」(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供應真理才是帶領人》)看完神的話,我覺得很扎心,臉火辣辣的,蒙羞得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想想我跟姊妹交通解決問題時,根本不是為了實行真理滿足神,而是為了制服別人,顯示自己的威風和手段。看到姊妹總活在難處中、情形沒有扭轉時,我的狂妄本性就發作,嫌棄她,對她愛搭不理,使得姊妹更加消極;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我不是憑愛心交通真理讓姊妹明白神的心意,而是採用打、揍的方式教訓她,結果不但沒有解決問題,還給姊妹帶來傷害,我的本性太狂妄、太凶惡了。想想那些假帶領、敵基督,他們就是因著太狂妄自大,常常打擊、整治那些不合己意的弟兄姊妹,最終作惡多端、激起民憤被開除出教會。我的狂妄本性如果不解決,在合適的環境下照樣能做出整人治人的事來……我越想越害怕。接著又想到神的話說:「人不得妄自稱大,不得自尊為高,當敬拜神,尊神為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我不由得膽戰心驚,我這不是在觸犯行政嗎?想想神是造物的主,擁有至高無上的權柄,但神對待我們敗壞人類,從來不以高大的形像自居,更不站高位教訓人、要求人聽他的,而是給我們極大的寬容和憐憫,用話語引導、循循善誘,給我們悔改、變化的時間。而我一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受造之物,卻不認識自己的身分地位,事奉神卻不交通真理解決問題,而是憑著狂妄性情站地位教訓人,顯示自己的能耐。與神美善的實質相比,我實在是太邪惡、太卑鄙了。

我又看到講道交通中說:「如果真看見自己是魔鬼撒但會是什麼果效啊?他覺得沒臉活著,自卑,低調,隱藏,不敢見人,就好像做了一件最羞恥的事,沒臉見人,如果有一個老鼠洞恨不得都鑽進去,那是真正認識自己達到的果效。他不敢露臉,不敢賣弄了,還能狂妄自大嗎?所以說,真正接受神審判刑罰的人只能說狂妄越來越少,自卑心越來越重。……所以那些有狂妄自大性情的人失敗幾次,蒙羞幾次,受幾次大的修理對付,狂妄的性情自然就解決了,人都是這麼走過來的,經歷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聖靈的管教,也受了一些失敗挫折,人就老實多了,狂妄越來越少了,也不那麼自是了,自己看透的事知道對也要尋求尋求,徵求徵求別人意見,防止萬一出差錯,這都是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摘自《講道交通(八)·怎樣追求真理才能達到生命長大》)「那撒但本性膨脹的時候該怎麼解決呢?你得趕緊冷靜,要禱告神,多讀神的話,用神的話把它鎮住。你說不定讀到哪幾句帶有神權柄的話語以後,裡面對神的話一有開啟,一有光照,一認識到神的權柄、神的能力,人就老實堆那兒了,不敢動彈了,不敢任意妄為了,就開始蒙羞了,就知道自己半斤八兩了,就想著這句話:『如果聖靈不作工,如果沒有神的話,我啥也不是,瞎狂啥呀?不知羞恥!聖靈作工開啟咱們,咱們才能盡點本分,才有點人樣。』這是解決撒但本性爆發的最有力的武器、最捷徑的路途、最好的辦法。」(摘自《講道交通(十二)·<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的講道交通(八)》)看了這兩段交通我心裡亮堂多了,明白了要想脫去狂妄性情,就得需要經歷更多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試煉熬煉,這樣才能對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和本性實質有更深的認識。當狂妄本性要發作時,得趕緊來到神的面前禱告,找相關神揭示人狂妄性情方面的話語來看,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在神的話中認識、懊悔自己,這樣才能逐步脫去狂妄性情。想想信神以來,神為了變化我的狂妄性情,精心為我擺設了許多環境,還用話語帶領我、引導我,讓我對自己的撒但本性有了一些認識。神所作的這一切,就是為了讓我能明白真理,看透狂妄性情的實質與危害,早日脫離狂妄性情的捆綁,神對我的愛實在太大了。想到這兒,感動的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我不由地仆倒在神面前獻上感恩的禱告:「神哪!感謝你的顯明與拯救,我現在認識到活在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中太痛苦、太危險了,我不願再受撒但本性的捆綁,也不願再繼續悖逆、抵擋你,只願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來盡好自己的本分,願你帶領我,讓我能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安慰你的心。」之後,我開始在神話語上下功夫,當我看了《向人賠禮道歉的原則》後,有了實行路途,決定跟姊妹賠禮道歉。我見到姊妹就真誠地向她道歉,並解剖了自己所流露的撒但敗壞性情,姊妹也談自己流露的敗壞,藉著互相敞開心交通,我們之間的關係融洽了許多,也能配搭著商量工作了。那一刻,我感受到是神的愛讓我們能彼此理解,互相包容、忍耐,達到了和諧配搭。

神的愛讓我們能彼此理解,互相包容、忍耐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當我看到弟兄姊妹消極軟弱時,就憑著愛心跟他們交通神話。有的弟兄姊妹交通後情形還是沒有扭轉過來時,我的撒但本性又要發作,就趕緊向神禱告,在神的話中尋求實行原則,用實行真理來取代撒但性情的流露,只管交通真理,讓人明白神的心意。同時,我也注重認識自己身上的敗壞與缺少,這樣就能與弟兄姊妹站在平等地位上,不再強要求別人了,通過這樣的交通幫助,有些弟兄姊妹的情形也能得到扭轉。記得有段時間,陳姊妹受情感轄制活在消極情形裡,我與她交通後,看到她的情形還是沒有扭轉,我就有點不耐煩了,狂妄性情又要爆發,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有點可憐人的心,別總持著武器打人,多供應點談點生命,講點幫助別人的精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多講點實際》)神的話語提醒了我,姊妹信神時間短,剛操練盡這個本分,我應憑愛心幫助扶持她。以往我站地位教訓人的失敗經歷銘刻在心,我不能再像以往一樣憑狂妄性情去傷害姊妹了。我默默向神禱告後,就帶著負擔跟她繼續交通。一段時間後,姊妹的情形有了一些好轉,盡本分也有負擔了。有一次聽到陳姊妹評價我:「良安姊妹對弟兄姊妹有耐心、愛心,之前我情形不好經常耍性子,但她還憑愛心與我交通真理,幫助我。」聽了這些話,我深知這都是神的作工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由衷地感謝神對我的拯救!在接下來與人配搭事奉中,當我提的建議被別人否認時,我就提醒自己要有理智,自己的觀點不是真理,不能強迫別人,然後根據真理原則衡量自己的觀點,如果我的看法不合乎真理,我就學著放下自己,接受弟兄姊妹的建議;當看到弟兄姊妹有敗壞或缺點,我又流露狂妄性情瞧不起別人時,就趕緊禱告神,在別人流露的敗壞上反省認識自己,同時去看別人身上的長處。漸漸地,我變得低調多了,狂妄本性越來越收斂,能與弟兄姊妹和睦相處、和諧配搭了,終於活出一點點人的樣式了。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我看到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的的確確能拯救人、變化人。回想我從小就狂妄自大、目空一切、高高在上,誰都不放在眼裡;信神後,我處處顯露自己,站地位指揮人、教訓人,還與神爭奪人,活得沒有一點真正人的樣式。是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喚醒了我,使我對自己的狂妄本性逐漸有了一些認識,從心裡產生反感、厭憎、恨惡、棄絕,慢慢地活出了一點人樣,這都是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也是神的審判醫治了我的狂妄本性。雖然這個過程中有痛苦,有流淚,但我深深地感受到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更看到了神的審判刑罰對我就是愛,就是拯救!正如神的話說:「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雖然我身上還有很多撒但的敗壞性情,與神要求的真正人的樣式還相差很遠,但我有信心、有心志與神配合,相信神的審判刑罰一定能徹底潔淨、變化我的撒但本性,最終使我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願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18 解決狂妄有路途了
83 一個狂徒轉變的過程
年少輕狂的我是如何與姥姥相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