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徒心聲——我不再做金錢奴了

14

平 靜

在人生的大舞台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夢想,並且也都在堅持不懈地為之奮鬥、努力……

不知不覺中,為實現自己的夢想,我們的良心理性漸漸被摧殘、泯滅,我們迷失了方向,辨不清黑白美醜……

我們被迫無奈地接受著變了樣的自己,甚至後悔自己所走過的路,心靈深處雖留戀起初的天真無邪,卻又無奈地被殘酷的現實牽著鼻子走,我們的步伐是那樣的艱難、沉重……

然而,主宰一切的那一位深知我們一路走來的辛酸與痛楚,他能帶領我們重新找到人生的方向……

你聽,他向我們發出了親切的呼喚:「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

——題記

努力拼搏 終難圓夢

從小我就羨慕有錢的人,看到有錢人吃得好、穿得好、享受得好,我就盼望自己有一天也能過上像他們一樣的生活。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常常想:「看來有錢就能過上人上人的生活,有錢才能有幸福,那我以後也要多掙錢,過上自己夢寐以求的生活,這一輩子也算不白活!」

結婚後,我和丈夫就嘗試著做各種小買賣,但一年下來,除去家裡的開支,根本攢不下幾個錢。後來,村裡幾個精明的人做起了倒賣糧食的生意,不久他們就買上了家電,蓋起了樓房,看到他們小日子過得有滋有味,我和丈夫也看準時機,買了一輛三輪車下鄉收糧食。從此,我們每天起早貪黑,累死累活地幹,可一段時間下來也沒掙著多少錢,而聽同行說他一天就掙不少的錢,我心裡很納悶:「我們每天拉的糧食不比別人少,可為什麼卻掙不來錢呢?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懸殊?難道是我倆不會做生意,還是他們有什麼訣竅呢?」困惑中,我想到了同村的一個兄弟也是幹這行的,我們兩家關係還不錯,我就和丈夫去他那兒「取經」。說明來意後,兄弟詭祕地笑著說:「現在啥時代了,做生意的人哪有像你們那麼實在的!哥、嫂,你倆也不是外人,我給你說實話吧,幹收糧食這行要想多掙錢,主要是得會玩秤坨……」聽他這麼說,我心想:「我們莊稼人辛辛苦苦打點糧食,多不容易,我可下不了手!」我驚恐不安地說:「兄弟,咱們都是莊稼人,這樣做不是壞良心嗎?和強盜有啥區別?再說,若讓人家發現了多丟人呀!」兄弟看我緊張害怕的樣子,不以為然地嘿嘿一笑說:「嫂子,良心值幾個錢呀!如今時代變了,鄧小平主席還號召我們『不管黑貓白貓,逮住老鼠就是好貓』,咱把錢掙到手那才是本事,沒錢誰也看不起。現在收糧食不搗稱的有幾個?我看像你倆這麼實在的人不多啊!」聽著兄弟話裡帶著嘲諷,我心裡很不是滋味,心裡不禁翻騰開了:「是呀!我整天想著怎麼掙大錢,可做正經生意辛苦幾年也沒掙著幾個錢,現在終於找到掙錢的門路了,又有這麼多顧慮,唉,真是太難辦了!細想想,兄弟說的也是事實,現在是金錢社會,離開錢什麼事也辦不成。」想到這兒,我連忙點了點頭……

誤入迷途 隨波逐流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催丈夫去買了活頭秤。第一次用活頭秤收糧食,我心裡非常害怕,感到良心不安,總怕被人發現,就和丈夫商量少搗點稱,丈夫心裡也害怕,同意我的想法。當我拿著秤準備稱糧食時,那可真是做賊心虛呀,嚇得我心裡「怦怦」直跳(平時都是我扶秤,丈夫抬糧食),手裡拿著秤不敢摁秤坨,緊張害怕得下不了手,唯恐被人家發現了,那可丟死人了!我越想越害怕,偷偷給丈夫使眼色,丈夫看我害怕的樣子就暗示不讓我搗稱了。這時,我懸著的心才落了下來。我們拉著一大車糧食到收購站賣,看到幾個同行眉開眼笑地數著手裡掙來的大把鈔票,而我和丈夫累得滿頭大汗,掙的錢還不到一百元,他們就故意過來問我們掙了幾百,丈夫尷尬得不知說什麼好。此時,羨慕、嫉妒、恨一齊湧上心頭,我一刻都不想在那兒停留,便生氣地對丈夫說:「趕快回家吧!」車上,丈夫發著牢騷說:「以前,我們找不到掙錢的門道,如今找到了,看著錢也不敢掙!」我想:「說的也是,人家都那麼幹著,也沒見他們心裡不好受。唉!現在這世道正經做生意行不通、吃不開了,只恨自己心太軟,下不了狠手,不但掙不著錢,還被人恥笑。」於是,我狠狠心,對丈夫說:「你別生氣了,明天咱也下手……」

從此以後,我們出去收糧食就在秤上做起手腳,雖說每天精神高度緊張,良心不平安,但看到手裡的錢越來越多,緊張與不安隨之被沖淡,良心也越來越麻木,我心想:「這樣賺錢雖說擔風險,但是錢掙得多,照這樣幹下去,不愁過不上好日子。等我們有錢先把家電買齊,再蓋一套樓房,這不正是自己夢寐以求的生活嗎?」有了目標,我的膽子也越來越大,有時一袋糧食能搗十斤到十幾斤,拉一車糧食就能賺幾百元,這樣的利潤真是可觀呀!我們村收糧食的個個成了暴發戶,很多人眼紅陸陸續續也都幹了起來。常言說「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有個別的同行被人家發現了,不是挨打挨罵就是賠錢,我不禁有些害怕,心想:「萬一有一天我們也露了馬腳,該怎麼辦呀?我可丟不起這人,乾脆不幹了,免得整天出去提心吊膽的!」可左思右想還是捨不得放棄這個掙錢的買賣。接下來在收糧食時,我更加小心謹慎,唯恐出事。

大米

一天,我們到了山區的一農戶家收小麥,家裡只有四五十歲的夫妻倆,看著很老實,他們上下打量著我和丈夫,不放心地說:「老鄉,你們的秤標準不標準呀?聽說有些收糧食的秤有問題,不如我們把麵粉廠的磅拉來,用磅秤算了。」我一聽他們要用磅,就假裝一臉誠意地說:「大哥、大嫂,我們的秤可標準了,不信你們隨便投秤,我們都是莊稼人,做事得憑良心,我們兩口做生意一是一,二是二,老不坑少不哄,把糧食賣給我們,你們放一百個心……」丈夫也在一旁附和著,女主人上下打量著我們,說:「是啊!咱都是莊稼人,可不能做那傷天害理的事,我看你們也是好人,就用你們的秤吧!」我聽後暗自高興,看著他家的糧食,心想:「這幾千斤糧食,少搗些他們根本看不出來。」在稱糧食的時候,我心裡很不是滋味,想想自己剛剛對人家說的話,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嗎?人家種地收點糧食也不容易,乾脆今天就不搗稱了。可轉念一想:「要不這樣幹,我什麼時候才能過上人上人的生活,整天過著窮酸生活,這一輩子不白活了嗎?即使我不坑他們秤,他們賣給別人不也照樣被坑嗎?」於是,我心一橫,把秤坨摁進去開始稱糧食,稱完糧食算賬的時候,我看男主人站在旁邊盯著糧食袋直犯嘀咕,嘴裡喃喃地說:「今年的麥子比去年的好,為什麼產量不比去年高呢?」我一聽就急忙打圓場說:「大哥、大嫂,今年的麥子成色差,重量相比就輕了。」丈夫也趕緊附和。他們聽了我們說的似乎相信了,男主人點點頭說:「你們說的也有道理。」我觀察著他們的臉色,見他們不再疑惑,忙給丈夫遞了個眼色,我們就立馬裝車,急急忙忙拉著糧食出村了。到了公路上,我懸著的心才算落了下來。

就這樣,我們日復一日地幹著,手裡的錢雖說越來越多,家裡該置辦的物件也買齊了,可我並不感到滿足,看到有錢人在縣城買了房子,我的心也開始蠢蠢欲動。心想:「我要是也能在城裡買上一套房子,那在村裡人面前該多有面子呀!等再幹幾年往城裡一住,好好享受享受生活。」於是,我把這一想法告訴了丈夫,丈夫也是個愛面子的人,我倆不謀而合。自從有了這樣的打算後,我們就像上了弦的鐘錶,天天累死累活地幹,就連陰雨天也不肯在家歇息,一心想趁著年輕身體好多掙點錢……天長日久,我們累得腰酸背痛,渾身貼滿了膏藥。因著我們掙的是昧心錢,天天出去都提心吊膽,精神高度緊張,再加上超負荷的勞動,我常常感到身心疲憊,但只要看到手裡賺來的錢,想到買房的事,就覺得受什麼苦也值了,有時累得睡覺都不能翻身,多想歇歇啊!可一想到休息一天得少掙幾百元,為了早日在城裡買上房就強撐著又出車了。

深陷泥潭 神愛臨及

幾年後,由於超常的勞作及精神長期處於高度緊張狀態,丈夫患了嚴重的焦慮抑鬱失眠症。為了給丈夫看病,我們跑了大小幾十家醫院,幾乎花光了我們辛辛苦苦幾年攢下的積蓄,可是丈夫的病還是不見好轉。那段時間,丈夫被病痛折磨得生不如死,脾氣越來越暴躁,我和孩子每天也都在驚恐中度日,這樣的日子把我折騰得焦頭爛額幾乎崩潰。就在我對生活失去信心無路可走時,姊妹來給我傳神的末世福音。姊妹耐心地給我讀神的話:「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沒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沒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著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人的歸宿都在造物主的手中,人怎麼能自己掌握自己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人一輩子生老病死這些痛苦都是從哪兒來的?因為什麼人才有這些?剛開始造人的時候人是不是沒有這些?那這些東西從哪兒來的?從撒但引誘人,人肉體墮落之後有的這些東西,肉體的痛苦、肉體的煩惱、空虛,還有人間這些淒慘萬狀的事,都是從撒但敗壞人以後撒但開始折磨人,人就越來越墮落,人的病痛越來越加深,人的痛苦也越來越加重,越來越感覺人間的空虛、人間的悲慘、人間的不可生存,人對人世間感覺越來越沒有希望,所以人這些痛苦是撒但加給人的,是人經撒但的敗壞墮落以後才有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神體嘗人間痛苦的意義》)讀完神的話,姊妹交通說:「咱們人的命運都在神手中,窮富都是神的命定,不是人自己想掙就能掙來的,人一生有多少財富都是神命定好的,咱為了錢這樣賣命,沒命了什麼都沒了,主耶穌說過:『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馬太福音16:26)錢財乃是過眼雲煙,什麼都沒有咱的命重要啊!起初的人類,自由自在地活在神為人預備的伊甸園裡,只因著人不聽神的話背叛了神,從此活在了撒但權下,活在罪的捆綁中,被撒但愚弄、踐踏,病痛才臨到了我們。今天神道成肉身發表話語來拯救我們,只有接受神末世的救恩才能擺脫撒但的苦害,活在神的帶領祝福之下……」聽了神話語和姊妹的交通,我多日裡壓抑的心情舒暢了許多,好像在黑夜裡一下子看到了光亮。我本以為幸福是靠自己去奮鬥,原來我們人類的命運都在神手中掌管,一生窮富神早已命定好了,不是我們自己能掙來的。可因著我們不聽神的話遠離神、背叛神才迷失方向,活在撒但的權下,受著它的苦害、捉弄,我們這一切的痛苦都來源於撒但。回想自己辛苦打拼這麼多年,撒但的生存法則「靠自己的雙手締造美麗的家園」已成為我的生命,為了自己想要的幸福生活,活在撒但的網羅裡生不如死,今天我明白了我的命運在神手中掌握,只有活在神面前才能免去撒但的苦害,我終於知道了自己痛苦的根源,也找到了人生的方向。那段時間,姊妹常常給我讀神的話語、交通真理,我是越聽越明白,便毫不猶豫地加入了全能神教會,和弟兄姊妹一起過上了教會生活。

弟兄姊妹知道了我丈夫的病情,不斷地給我們交通神的話,告訴我丈夫的病都在神手中,讓我們多依靠神、禱告神多看神的話,神的話是真理,能解決我們的一切難處。於是,我就催著丈夫多讀讀神的話、唱唱詩歌。晚上,丈夫煩躁睡不著時,我們就依靠禱告神,通過神話語的帶領和弟兄姊妹的交通,丈夫的心情好多了,病情也有了明顯好轉。經歷中,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更定真了神的話語就是真理,就是拯救我們敗壞人類的良藥。為了還報神愛,我天天跑著盡本分,心裡輕鬆快樂又充實,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踏實平安。

重蹈覆轍 審判臨及

不知不覺,半年過去了,丈夫的病逐步痊癒了。我想丈夫的病既然痊癒了,就又可以收糧食掙錢了,得把這段時間看病花去的錢再掙回來。可想到我現在是信神的人,若再收糧食搗稱做黑心買賣,不是一個基督徒該做的,再說自己得著神這麼大的救恩,不能沒良心為了掙錢耽誤本分,我得好好盡本分滿足神。可我還不想放棄掙錢的好機會,就想了一個兩全其美的好主意:村裡的一個兄弟以前就想跟我們合夥收糧食,正好讓丈夫找兄弟一起幹,我在家好好信神盡本分。於是,我就和丈夫商量此事,丈夫聽後有些擔心地說:「咱們信神了,我再出去做這樣的生意,這合適嗎?」我知道丈夫因臉面重,怕信神被左鄰右舍戳戳點點,只在家偷著聚會明白的真理少,便開導他說:「咱畢竟滿身敗壞,還沒性情變化,更沒有生活在真空裡,你是家裡的頂梁柱,總得養家過日子吧,你只管收你的糧食,咱以後多預備點善行,我多盡本分總該可以吧,神也知道咱的難處。」丈夫聽我說得頭頭是道,便說:「要不這樣吧,以後我和兄弟出去收糧食我不扶稱,讓兄弟來稱,我只管出力,這樣做良心總過得去吧!」我聽了丈夫說的話,知道丈夫不明白真理,不知道這樣做也是在惡上有份,我雖然知道,可我對錢財實在放不下,就故作高興地誇丈夫這個主意好。接下來,丈夫和兄弟便合夥幹了起來。

一天晚上,我看到神的話說:「讓你們看見我的手所作的是什麼——罰惡賞善。我決不偏待人,真心愛我的,我也真心愛你,不真心愛我的,我的烈怒永不離開他,讓他永遠記住我就是真神,我就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不要人前一套,人後一套,你所作所為我是一一看清,你騙了人,騙不了我,我都看清了,你還想瞞,那是不可能的事,都在我的手中。不要認為自己聰明,小算盤打得好,告訴你,人千打算、萬打算,最終也逃不出我的手心,萬事萬物都在我手中掌管,更何況一個人!不要躲,不要藏,不要欺哄和隱瞞,難道還看不見我的榮顏、我的烈怒、我的審判已公開顯明?凡不真心要我的,我馬上審判,毫不留情,我的憐憫已到頭再沒有,不要再假冒為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四十四篇說話》)從神審判的話語中我看到神威嚴不可觸犯的性情,神掌管一切,鑒察人心肺腑,我的所思所想又豈能逃過神眼目的鑒察呢?我明明知道掙昧心錢神厭憎,應該放棄,可我因放不下錢財就耍小心眼,故意誤導丈夫犯罪抵擋神,我自以為很高明,小算盤打得好,但我瞞了人卻瞞不了神,神的審判令我膽戰心驚,我知道在這事上自己做的不合神心意,不能再這麼幹了,可過後又爭戰起來:「這樣做生意實在太掙錢了,家裡也正缺錢,要是不幹吧,實在是放不下,要是繼續幹吧,神又不喜悅,心裡還受責備,這可怎麼辦呢?」我心裡受煎熬徘徊不定,看看丈夫我欲言又止,心裡難受極了:「若是給丈夫談談神的話吧,擔心他畏懼神的性情,以後不敢這麼收糧食了,不給談吧,又擔心他出去臨到神的審判管教……」我心裡真是翻江倒海,思前想後,最終也沒勇氣給丈夫談。從那以後,每當丈夫回來把掙來的錢交給我時,我手裡拿著錢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反而感到不安,那段日子裡我每天都心神不定的。

夫妻兩人在說話

一天聚會中,我們讀了兩段神的話:「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為家庭為兒女、工作、前途、地位、虛榮、錢財,為吃為穿為肉體,有誰真正為了神?即使是為了神的人也幾乎很少有幾個是認識神的,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聽到真理也無心思去實行,看見神已顯現也無心思去尋求,這樣一個墮落的人類哪有一點拯救的餘地呢?這樣一個腐朽的人類怎能活在光中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神審判的話句句觸動著我的心,想到我現在雖然信神了,可我還整天為著肉體的利益勾心鬥角,在貪心慾望的支配下,幹著坑騙人的勾當。明知道這樣的行為神不喜悅,可因我放不下錢財,便想方設法給自己找理由,以自己不去幹,好好盡本分來彌補良心的虧欠。看到自己就像神的話所揭示的一樣,外表看著是在盡本分,可我完全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利益,根本不是為了把本分盡好還報神愛,看到自己太詭詐、太卑鄙了!我之所以為了名利與金錢失去做人最基本的道德與人格,失去了正常人性該有的良心與理智,這都是撒但敗壞、毒害的結果。想到我從小到大一直受「金錢至上」「不管黑貓白貓,逮住老鼠就是好貓」等這些撒但毒素灌輸、侵蝕,我的良心一點點被扭曲,我認為有錢就能擁有一切,就能讓人高看。撒但的鬼話左右了我的思想與行為,使我任由它擺佈、玩弄,身不由己地為著錢財而活,甚至淪為金錢的奴隸。為了掙錢我由原來的老實、本分變成了圓滑詭詐的買賣人,漸漸地失去了做人的尊嚴和人格,也活得越來越痛苦黑暗。回想當初我和丈夫為了多搗點稱,用大包裝糧食,一包一二百斤,背糧食把丈夫累出一身病,患了腰肩盤突出,可為了掙錢都沒有時間去治療,病得實在撐不下去了才被迫停下。雖然信神後通過讀神的話,知道我們所做的事傷天害理,是作惡抵擋神的,若不悔改會遭到神的懲罰和報應,外表我是不出去幹了,但我卻慫恿丈夫繼續幹,雖說弟兄姊妹不知內情,可神知道,正所謂「人在做,天在看」,而我還想隱瞞這一切,我這不是自欺欺人嗎?還哪像一個信神的人呀?如果我不思悔改繼續下去,到最後只有被撒但侵吞滅亡,我越想心裡越難受。聚會時,當聽到弟兄姊妹都結合神的話敞開交通自己的經歷認識時,我心裡備受熬煉,但我還是沒有勇氣當眾亮自己的敗壞醜相。散會後,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羞愧地跪在神前禱告:「神啊!我被撒但敗壞太深,本性是抵擋你的,骨髓裡、血液裡都是撒但的毒素,撒但的生存法則已成為我的生命,憑我自己真的脫不去,我也不願再慫恿丈夫行惡了,可金錢的誘惑太大了,我無力自拔,我真的沒有勝罪的能力。神啊!求你審判刑罰拯救我從撒但權下走出來,我不願再這樣活著,今後我願憑神的話活著,走上蒙神拯救的路,阿們!」禱告後,我的心裡踏實了許多,我尋思著,我從神的話裡明白了神的心意,也應該給丈夫談談,我們共同進入。於是,我敞開心給丈夫談了自己今天的反省認識,又給他讀了神的話。丈夫聽後,認真地說:「我也知道神的話說的都是真理,都是審判咱的敗壞悖逆的,可變化還得有過程呀!咱幹了這麼多年了,這一時不幹,我還真有點捨不得呀!再說,人家那麼多人不都幹得好好的,現在正是收糧食的旺季,要不等過了這時節咱就不幹了。」丈夫這麼一說,我立馬動搖了,心想:「也是,我們一年就盼這麼幾天,要不趁著生意好再幹點以後就不幹了。」當我正想張口給丈夫說時,想到了神的話「神要按各人所行的來報應各人」,我猶豫了,就無奈地對丈夫說:「咱是信神的人,和不信神的人不一樣,咱總不能明知故犯吧!」丈夫聽後,嘆了一口氣不情願地去睡了。現在生意正好,不光丈夫放不下,我更是放不下。

第二天一大早,丈夫真的沒有起床,看著村裡收糧食的車輛不斷地從我家門前路過,我心裡不由得開始難受,就連忙把大門關上不願再看到他們。兩天後,合夥幹生意的兄弟來到我家,迫不及待地對我丈夫說:「哥,現在生意這麼好,你腰痛又不嚴重明天別歇了,今天很多人都跑了兩趟,有的跑了三趟……」丈夫聽後勉強笑著說:「再掙錢,我不能要錢不要命吧!」兄弟聽後尷尬地點點頭,只得無奈地回家了。次日清早起來,當我再次聽到收糧食的車一輛輛出發時,我在心裡盤算著這幾天又少掙多少錢,心裡的難受勁就別提了,看看丈夫還真沉住氣了,也不說要出去,可我若是催他出去,自己是作惡抵擋神,我要是不吭聲,生意這麼好在家歇著太可惜了。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出來進去的,心神不寧、坐臥不安。到中午兒子放學回來問我要錢買東西吃,我終於找到了發洩的機會,就故意大聲嚷兒子:「家裡沒錢,不買!」孩子一看我這樣嘴裡嘟囔著進屋了。此時,丈夫開口了,生氣地看著我說:「我就知道你放不下,明天我就出車。」此時我心裡一陣高興,巴不得丈夫趕緊出車呢。

擊打管教 方才甦醒

次日早上,我早早給丈夫做了飯,他吃過飯就出車了,看著丈夫遠去的身影,我腦海閃現出一句神的話「審判先從神家起首」,揣摩著神的話,我心裡很擔心,怕丈夫在路上出車禍,怕丈夫他們搗稱時被人發現挨打,怕丈夫出什麼意外,怕……就是在聚會時,我的心也安靜不下來,時常地看錶,心裡七上八下的,聚會交通什麼我一句也沒聽進去,魂不守舍地熬到聚會結束。

當我回到家時天已經快黑了,可丈夫還沒回來,平時他中午就到家了,今天是怎麼回事?莫非他們跑第二趟、第三趟去了……我心裡著急,胡思亂想,電話也打不通,左等右盼不見他的影子,我正準備去兄弟家看看時,丈夫回來了,看到丈夫我心裡一塊石頭總算落了地。我就連忙問他怎麼了,丈夫小聲對我說:「今天出事了,感謝神!若不是神的保守,今天賠錢不說還得挨打,想想我都後怕。」緊接著,他一股腦兒地給我講了起來,原來他們今天出車,碰到賣糧食的人早有預謀,人家提前把糧食稱過了,是有意治收糧食的人,剛好被丈夫和兄弟碰到了,稱完糧食,主人就出去了。當時,丈夫正在廁所解手(廁所在院牆外邊),聽到賣糧食的人在廁所旁偷偷打電話說:「兄弟,你快點過來,這兩個收糧食的搗我糧食……這一次我可不能便宜他們,非敲一筆錢不可……」丈夫聽後,偷偷地從廁所出來溜進院子告訴兄弟出事了,讓他趕緊開著車先跑,不能讓車落在他們手裡,丈夫身上裝有糧食本錢,車的目標大怕萬一被逮住誰也跑不了,兩人不能在一起得分頭跑。兄弟不由分說開著車加大油門跑了,賣糧食的人一看車跑了就喊著追去,丈夫不敢順著公路走怕被逮住,就趁機跑進了村裡,不一會兒,只聽幾個人騎著摩托車的邊追邊喊,丈夫怕自己會被發現就躲進一所沒人住的破房子。剛進去,就聽見房子外幾個人騎著摩托車碰到了一起,其中一個說:「真是奇了怪,一會兒工夫就沒影了。」又一個說:「他媽的,竟敢來咱村坑人,不想活了,今天要是追上,非把他們的狗腿打斷。」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謾罵著,丈夫嚇得大氣不敢出,心想今天要是被他們發現,不被打死也得打個殘廢,丈夫害怕的幾乎窒息,心裡不停地禱告神:「神啊!神啊!你救救我吧!我知道錯了,以後我再也不幹了。」說來也奇怪,這時幾個人分頭找人去了,丈夫怕被人發現就躲在裡面動也不敢動,一直等到天快黑沒動靜了才偷偷溜回來。聽丈夫說完,看著他驚魂未定的神情,我知道這是神的審判臨到了我們,就對丈夫說:「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都是我給你帶來的,因我太愛錢財,不願實行真理遠離惡,神才擺設環境對付修理咱們的,神太愛我們了,不願咱再墮落下去,不這樣作咱什麼時候也放不下呀!」丈夫聽後若有所悟地說:「聽你這麼一說,我心裡更明白了,今天快把我嚇死了,以後就是沒錢花我也不再掙這昧心錢了……」我聽著丈夫的話,心裡很難受,便跪在神前禱告:「神啊!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有你的主宰,我明知故犯羞辱你名,審判臨到是你的公義,也是你的愛,你若不這樣作,我是不會警醒的。神啊!雖然臨到審判我心裡很難受,但是,我知道你是為了拯救、變化我……」禱告後,我心裡好受了許多,看到神的話說:「受點約束、受點苦對你們有益處,若放鬆你們就把你們斷送了,你上哪能蒙保守?現在你們這些人因著受刑罰、因著被咒詛、因著審判蒙了保守,因著受許多苦蒙保守,要不人早就墮落了,並不是有意跟你們過不去,人的本性難移,非得這樣作才能將人的性情變化。」(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六)》)讀著神的話,感激的淚水禁不住地流下來,就像是神在面對面地勸告我,使我明白神的良苦用心。此時,我對神的責打管教有所明白了,神精心安排人事物,對付管教我們,都是為了拯救我們。想想自己這麼悖逆,神若不這樣興起環境、人事物對付修理,我根本不會醒悟,更捨不得放下這個掙錢的機會。我心太剛硬,太愚頑,明知故犯與神對抗,活在罪中不能自拔,我太需要神的審判刑罰了,今天這樣的審判臨到我,讓我醒悟悔改,是神對我極大的拯救和憐憫。

接著,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將真道白白地賜給你,你不追求,你還是不是一個信神的?真正的人生賜給你,你不追求,那你不是豬狗之類嗎?豬不追求人生,不追求潔淨,不懂得什麼叫人生,天天吃飽喝足就睡大覺,真道賜給你,你卻沒得著,兩手空空,這種豬一樣的生活,你還願意繼續下去嗎?這樣的人活著有何意義?生活卑鄙、下賤,活在污穢、淫亂之中,沒有一點追求的目標,你的一生不是最下賤的一生嗎?還有何臉面去見神?這樣經歷下去,還不是一無所獲嗎?真道是賜給你了,到最終你能不能得著,就在於你個人的追求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神的話把我揭示得體無完膚,使我蒙羞慚愧。回想自己把「金錢至上」「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些撒但的哲學、法則當成了至理名言,把金錢看得高於一切,認為擁有錢財就有了一切,整天為追求自己所謂的幸福而勞碌,信神了也沒把真理放在心上,仍竭力追求錢財,滿足個人私慾。神給我蒙拯救的機會,而我卻不追求得著真理,看到我的本性邪惡,不喜歡正面事物,更不嚮往正義、光明,還甘願活在撒但權下,低賤墮落地活著,我真是辜負了神的心意啊!我又看到講道交通中說:「你為什麼能走這個道路?你為什麼能喜愛錢財、喜愛地位?你為什麼把撒但的哲學看成是真理,當成生命對待啊?那就證明你的本性是屬於撒但的本性,你走的人生道路是屬於撒但的道路——追求權勢,追求地位,追求錢財,愛慕世界虛榮,隨從世界潮流,絲毫不喜愛真理,就是這個本性。」(摘自《(摘自《講道交通(十四)·問題解答)》)看到我被撒但毒素法則毒害得太深了,心靈深處喜愛的、追求的都是屬撒但的東西,崇尚邪惡、貪戀不義之財,完全就是受撒但邪惡本性支配,走的正是撒但抵擋神的道路。若不是神的審判刑罰,我真的是無法勝過金錢名利的誘惑,會繼續在罪惡的泥潭裡越陷越深,最終完全被撒但吞吃,喪失良心、理智,成為神永遠厭棄的對象。再想想這些年,我一直錯謬地認為得到錢財就有幸福,結果活得不但不幸福,反而貪心慾望越來越大,就這一個慾望把我折騰得身心疲憊,痛苦不堪。神不忍心看著我繼續被撒但迷惑敗壞,給我指明了方向路途,而我卻不追求真理,不按神的話所要求的去實行,而是任罪蔓延,活在撒但的敗壞性情中不願掙脫,情願追求豬一樣的污穢人生,不知道珍惜神的救恩。我越想越感覺自己太邪惡、太愚昧瞎眼,羞愧地跪在神前禱告:「神啊!我知道自己錯了,不願再這樣下去,從今以後,我願追求真理活出真正人樣。阿們!」

禱告後,我急忙喊丈夫,我們倆一起讀神的話,我把神開啟我的對神話語的領受和認識分享出來,丈夫聽後連連點頭。接著,我認真地對丈夫說:「咱只有跟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互相交通經歷認識,明白的真理越多,生命長進才越快,慢慢明白真理了,就有分辨能力,也有超脫撒但權勢和勝罪的能力,就知道怎麼經歷神的作工了,你不到教會參加聚會,生命長進太慢了。」丈夫聽我這麼說,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不吭聲了。我們又繼續看神的話:「你們都應當知道神喜歡的是誠實的人。……所謂誠實就是能把心交給神,凡事都不對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開,不隱瞞事實,不做欺上瞞下的人,不做僅僅是討好神的事。總之,誠實就是做事、說話不摻水分,不欺騙神,不欺騙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人都要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別滿足於現狀,要達到活出彼得的形象,得具備彼得的認識、彼得的經歷。要追求更高、更深的東西,追求能更深地愛神、更純潔地愛神,追求有價值、有意義的一生,這才是人生,才是彼得一樣的人。你得注重自己能在積極方面主動地進入,別為滿足於一時的安逸而消極後退,卻忽略了更深、更細、更實際的真理,你得具備實際的愛,你得想方設法擺脫這種墮落的無憂無慮的畜生一樣的生活,得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活出一個有價值的人生,別自己愚弄自己,別把自己的一生當玩具來玩耍。對每個有心志的愛神的人來說,沒有得不著的真理,沒有站立不住的正義。你的一生該怎樣度過?你該怎樣愛神,以此來滿足神的心意?這些都是你一生中最大的事,最主要的你得有這種心志,還要有這毅力,別做那沒骨頭的弱者,你得學會經歷有意義的人生,經歷有意義的真理,別這樣應付自己。不知不覺一生消逝,你還會有這樣的機會來愛神嗎?人死了以後再來愛神,這可能嗎?你得有彼得一樣的心志,有彼得一樣的良心,得活著有意義,別玩弄自己!作為一個人,一個追求神的人,你得能慎重考慮對待自己的一生……」(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喜歡誠實人,也要求我們做誠實人,不管是在神面前,還是在人面前都不能搞欺騙。神還告訴我們要像彼得一樣追求活出有價值、有意義的一生,這才是人該追求的目標與該有的心志。雖然我們被撒但敗壞太深,但只要我們有追求真理的心志,最終都能脫去敗壞性情,得著真理。這時,丈夫感慨地說:「想想咱倆拼死拼活地幹了這麼多年,被撒但捉弄得生不如死,整天提心吊膽地活著,真是又苦又累啊!今天全能神把咱從撒但網羅裡拯救出來,找到了人生正道,而咱卻放著真理不追求,還繼續走歪歪道,真是太瞎眼了!以後,就是你再催、再怎麼說,我也不會去幹這昧良心的事了,我要追求真理堂堂正正做人,做個誠實人,不再幹那投機倒把的事了。從今以後,我也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聽著丈夫說出這樣的話,我心裡很蒙羞。我堅定地對丈夫說:「經歷了神的審判,我總算明白了,信神不追求真理,不按神的要求去活出,仍是活在撒但權下,最終只有被神厭棄淘汰,我們以後永遠不再幹這沒人性的事了。」丈夫看著我,我們倆開心地笑了。

實行真理 靈得釋放

接下來,丈夫收糧食不再搗稱了,雖說錢掙得少了,可我們不再天天擔驚受怕了,日子過得很踏實。不知不覺到了麥收季節,我和丈夫去地里拉麥子,這時,一個同行老王看見我和丈夫,就走到丈夫跟前炫耀說:「老弟,今年春天我掙了五萬,你掙了多少呀?」丈夫一聽笑著說:「王哥,我們哪能和你比呀!」我接上說:「王哥,錢掙多掙少無所謂,夠花就行了。」老王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收麥去了。回到家後,老王的話在我心裡揮之不去,想想我們和人家一樣跑車,人家三個多月掙五萬,丈夫掙了一萬,這懸殊也太大了,照這樣下去什麼時候能在城裡買上房呀?要不和丈夫商量商量少搗點稱,等買了房子就永遠不搗稱了,我心裡激烈地爭戰著。此時,我想起神的話說:「信神的人如果與不信神的人的言談、舉止都是一樣的隨便不受約束,那這人比外邦人還邪惡,是典型的惡魔。……信神的人辦事應存著小心謹慎的心,所作所為都應按神的要求,都應能滿足神的心,不應任著自己的性子,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這樣不合乎聖徒的體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神的話像利劍一樣直刺我心,我這哪像一個信神的人,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我還以為自己這方面有些變化能放下了,可在事實面前根本經不住檢驗,撒但毒素「金錢至上」已經深深扎根在我的心裡,我竟是這樣的敗壞,太需要神的拯救了。我就趕緊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咒詛自己不對的存心意念,讓神的話在我裡面作王掌權,使撒但無機可乘,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人如果認識神有真理了,那才是活在光明中,人的世界觀、人生觀轉變了,才是根本的變化。人有了人生的目標憑真理做人,絕對順服神憑神話活著,心靈深處感覺踏實亮堂,心裡沒有一點黑暗,完全釋放自由地活在神面前,這才獲得了真正的人生,是有真理的人。另外,你所有的真理是從神話中來的,從神那兒來的,整個宇宙萬物的主宰——至高的神稱許你,說你是真正的人,你真正活出人生了,這不是最有意義的嗎?這就是有真理的人。現今在撒但管轄的世界上,幾千年的歷史,整個人類誰得著人生了?都沒得著。因為什麼?他們都是抵擋神的人,他們的人生的根據、生存的依據完全是出於撒但的,是從撒但那兒接受來的,正好跟神的話是對立的,所以他們正是抵擋神的種類,遭神咒詛,他們沒有人生可言。……唯有神是真理,神掌管天地萬有,主宰一切,不信神、不順服神就得不著真理,你憑神的話活著,你會感覺到心靈深處亮堂、踏實、甜蜜無比,真得著人生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神話語的帶領開啟使我心裡亮堂了,是呀!不信神的人是憑著撒但的法則邏輯生存,都是悖逆抵擋神的,最終將遭到神的懲罰,我信神只要追求真理,憑神的話活著,脫去罪惡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得到至高的神稱許,還有什麼放不下呢?只有實行神話活出真理最終才能得著真理。感謝神的開啟帶領,使我有了實行真理的心志。

姊妹在陽光下很開心

一天下午,同行的兄弟來到我家,在我面前討好地說:「嫂子,你沒看好多人都換大車了,又配上自動上糧食機,也不用再背糧食了,現在活頭秤很多人都發現了,都開始換電子磅稱糧食了,賣糧食的人看我們用磅可放心啦,他們哪裡知道我們的磅是帶遙控的搗的更多了,還沒有風險,趕緊給我哥說說,別那麼死腦筋了。」聽到這話,我猛一愣,心想:「怎麼現在又開始用磅了,錢掙得多,還不用擔驚受怕,有這麼好的事,要不跟丈夫商量商量也去買個磅,等掙到錢了,也換個大車配個自動上糧食機,丈夫也不用再累死累活地背糧食了。」正當我胡思亂想時,看到兄弟得意洋洋邀功的樣子,我馬上意識到這是靈界爭戰,是撒但試探臨到了我。我就心裡默默禱告神:「神啊!我知道這事臨到是撒但的試探,也是你的試煉,我本以為自己變化了,能放下了,可面臨實際壞境,我的敗壞性情又一次被顯明出來了。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不中撒但的詭計,願你帶領我勝過撒但試探,為你站住見證。阿們!」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你今天所貪享的正是那斷送你前途的,你今天所忍受的痛苦正是那保護你自身的,這些你應明知,免得陷入試探中難以自拔,誤入迷霧之中再也找不著日頭,當迷霧消失的時候,你便在大日的審判中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擴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使我心裡鎮定了下來,我笑著對兄弟說:「兄弟,你也知道,我們倆都信神了,要是再去搗稱坑人,那就失去信神的意義了,現在雖說你哥每天掙的不多,可換來的是我們良心不受譴責,心裡踏實平安……」兄弟聽了我的話尷尬地點了點頭,不好意思地走了。看著兄弟遠去的背影,我心裡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釋放,感覺實行神的話換來的是心靈的平安喜樂,是多少金錢都買不到的。

結語:信神這幾年經歷了神審判刑罰的作工,使我逐步認識到人沒有神話語的帶領引導,活著是痛苦、黑暗的,只能在罪惡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不知道人活著該追求什麼,到底怎麼做人,唯有來到神面前經歷神審判刑罰的作工,接受神話語作生命,才能明白人生的價值、意義,逐步脫去敗壞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正如神話語詩歌裡唱的:「經歷到有一天,一個人的人生觀、生存的意義、生存的根基整個都變了,就是一個人都脫胎換骨了,變成另外一個人了,這不得了啊!這是大的變化,翻天覆地的變化。你對世界上的名利、地位、錢財、享受、榮華富貴覺得有沒有都行了,這些事很輕鬆地就能放下,這才是有人樣的人。最終作成的就是這樣一班人,為真理活著,為神而活著,為著正義的事而活著,這就是人的樣式人的樣式。」(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真正人的樣式》)此時,我嘴裡輕輕地哼唱著詩歌,心裡感到無比的輕鬆快樂,我真實地體嘗到神的話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想想自己大半生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活在撒但愚弄、苦害中,整天提心吊膽良心不安,而今天活在神的話裡得到的是心靈的喜樂平安,真實地體嘗到人信神順服神,憑神的話活著,這才是真正的人生!

相關內容

全能神把我從錢財的漩渦裡拯救出來
心靈踏實的祕訣(有聲讀物)
老闆 你能永遠堅守誠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