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神的審判潔淨變化了我的狂妄本性

33

多 多

我從小嬌生慣養,又深受長輩們的寵愛,在這種環境下成長的我變得特別狂妄自大,只要別人說我一個「不」字,我就會大吵大鬧,就連比我小四歲的弟弟都得讓著我。十四歲那年我隨爸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救恩,心想:「我這麼小就能被神揀選,歸回到神的家中,享受神話語的澆灌和供應,有機會蒙神的拯救,這可真是神對我的特殊恩待,我一定要好好信神、跟隨神。」之後,我熱心追求,在教會盡上了寫講道稿的本分,這下子我為神花費的勁頭更大了,每天飢渴慕義地讀神的話,裝備相關的真理原則,盡本分也時時禱告依靠神。因著我真心地與神配合,在神的帶領下,很快我寫好了兩篇講道稿。

一天,上層帶領得知我們寫好了兩篇講道稿,就過來鼓勵我們好好禱告依靠神繼續努力。聽了帶領的話,我心裡美滋滋的,完全沉浸在喜悅中。和我一起盡本分的劉姊妹高興得一個勁地感謝神!把榮耀歸於神!我卻心想:「這兩篇講道稿可都是我寫的,別看我年紀小,還是有點真才實學的。」想到這兒,我臉上的笑容收都收不住,高興地對帶領說:「以後我會好好配合的,爭取寫出更多更好的講道稿來見證神,把更多苦盼救主重歸的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來安慰神的心。」我邊說邊不屑地瞅了劉姊妹一眼,心想:「這兩篇講道稿可都是我寫的,你也沒參與,真不知道你高興什麼。哼,別看你年齡比我大,信神時間比我長,以前還盡過這方面的本分,現在看來你還不如我呢!我爸還說讓我跟你多學點東西,我覺得也沒什麼可學的,你也不過如此。」此後,我就有些瞧不起劉姊妹,也開始嫌棄她,覺得她哪方面都不如我。

一天,我和劉姊妹、周姊妹一起配合寫講道稿。寫到一半時,劉姊妹發現講道稿中還存在一些問題,就和我商量看怎樣修改更完善。我聽後立馬就不高興了,心想:「我這個挺完善呀,怎麼就不好了!我看你就是在挑毛刺,再說了,我這段時間已經掌握了一些業務知識,有一些寫作經驗了,而且還寫出了幾篇講道稿,我覺得自己寫得挺好的,根本不用改。」於是,我堅持自己的觀點,認為講道稿沒什麼問題不用修改。可坐在一旁的周姊妹也贊同劉姊妹的觀點,覺得修改一下更好。我一聽這話頓時火冒三丈,心想:「你們怎麼都跟我作對呢?我寫的講道稿怎麼就不好了?既然你們非要按你們的改,那你們愛怎麼寫就怎麼寫,我倒要看看你們能寫成什麼樣。」我越想越覺得不舒服,便賭氣地讓她們寫。劉姊妹和周姊妹看我變了臉色,尷尬地坐在一旁低著頭不說話,整個屋子的氣氛瞬間變得特別沉悶、壓抑。過了一會兒,周姊妹見我不說話,就讓我談談自己的想法,互相取長補短。我生氣地想:「我剛才不都和你們說了嘛,你們不聽還讓我說什麼。」我沒好氣地說:「我沒什麼想法,那就按著你們的建議寫吧,我幫你們往電腦上打字。」因著我活在了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裡,整整一個下午講道稿一點進展也沒有,只覺得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了,屋內的光線本來就不好,此時我的內心比這個屋子還黑,姊妹們也因受我轄制都不說一句話,房間裡靜悄悄的,只有敲擊鍵盤的聲音和我們幾個人的呼吸聲。就這樣,一個下午都在壓抑的氣氛中度過,最後講道稿也沒寫完。臨走時,周姊妹提醒我在盡本分中要學會放下自己,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互相取長補短,這樣才能獲得神的祝福把本分盡好。我勉強地點了點頭就走了,但心裡卻翻江倒海,埋怨講理:「還讓我放下自己,我看今天沒寫成都是你們的問題,你們要是聽我的能變成這樣嗎?」

春雨,發芽,生命,澆灌

因著我在神擺設的這個環境中一直盯人鑽事,不去反省認識自己,隨之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第二天,我突然病倒了,頭疼得像要炸掉似的,我抱著頭蜷縮在床上,臉色蒼白得沒有一點血色。爸媽看我疼成這樣也很心疼,就耐心地和我交通真理,讓我好好省察在盡本分中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合神心意,觸犯了神的性情。我忍著疼跪在床上哭著跟神禱告:「神啊!我知道今天臨到這個病痛有你的許可和美意,肯定是我悖逆、抵擋了你。神啊!但我現在還認識不到,願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後,我打開平板電腦,看到神的話說:「年輕人十六七歲、二十來歲正是什麼年齡呢?是花季的年齡嗎?有的人搖頭了。不是花季年齡那是什麼年齡?我有八個字送給你們,你們聽聽,看看我說得準不準,這話我常說。像二十來歲的人,還不知道正事,不知道確立人生目標,沒有志向,不懂得什麼叫人生,這個年齡段的人都是什麼呢?年少輕狂,四六不分。……年少輕狂這個表現是哪方面性情?為什麼說處在這個年齡段的人年少輕狂呢?為什麼用這個詞來形容這個年齡段的年輕人呢?不是對這個年齡段的人有偏見或者看不上,而是這個年齡段的人有一種性情在裡面。因為處在這個年齡段的人涉世不深,明白人生的事太少,所以當他剛剛接觸到世界的一些事,接觸人生的事的時候,他就覺著『我明白了,我看透了,什麼都知道了!……』……這就是年輕人特有的一種性情,懂點小事就飄起來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就拿這個當資本了。……年輕人呢,會點什麼就張揚,就飄起來了,全世界都不在話下,有時候一激動,恨不得都能飛離地球上月球待一會兒,這叫輕狂。主要特點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哪兒危險不知道,什麼事現實不知道,人活著需要什麼、該做什麼不知道,不懂,這就是人常說的『還不懂人事呢』。在這個年齡段,人有這樣的性情,就容易有這些流露。有些年輕人說話,眼睛一個勁地轉,什麼人都不在他眼裡,一說話『哼』『哈』,你說兩句沒說到他心裡,他就不搭理你。……什麼是正面的、什麼是反面的不知道。因為他年少輕狂,誰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別人說的都錯,我說的就對,誰也別跟我說,我是油鹽不進,我就死犟,我錯了我也犟到底,明知道錯也要堅持』,就帶著一種這樣的性情,四六不分。外表看,這個孩子怎麼精不精、傻不傻呢,說道理也一套一套的,說得比誰都清楚,比誰都明白,一做事怎麼總犯渾呢?明知道這樣是對的就不聽,就任著自己的性子來,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任性,渾。」(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應首先看透世界邪惡潮流》)「不要自以為是,要取別人長處彌補自己缺欠,看看別人是怎樣憑神話活著的,他們的生活、舉動、言語是否值得你借鑑。看誰也不如你自己,你那是自是、狂傲,不造就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二篇說話》)讀完神的這些話語,我頓時感覺心裡透亮了許多。從神的話中看到,因我們裡面有自高、狂妄的撒但性情,有點資本、素質、恩賜便覺得誰也比不上自己,還覺得自己不管做什麼都是對的,都是最正確的,有這些表現的人不就是神的話語中所揭示的「年少輕狂,四六不分」嘛!對照神的話我不就是這樣一個人嗎?想想自從我寫出兩篇講道稿後,就開始飄飄然認為自己比誰都好,比誰都強,我就是教會中不可多得的人才;上層帶領鼓勵我和劉姊妹繼續努力,寫出更多更好的講道稿來擴展國度福音,劉姊妹從心裡將榮耀歸於神,而我卻恬不知恥竊取神的榮耀,把功勞都歸在了自己身上,認為是我憑著自己的本事寫出來的;當看到劉姊妹沒寫出講道稿時,我就覺得她各方面都不如我,從心裡瞧不起她,甚至把她看得一無是處;當劉姊妹對講道稿提出不同建議時,我持守自己的觀點,任性、賭氣、耍蠻不願意聽取姊妹們的建議,導致姊妹們都受我轄制,寫不出講道稿攔阻了福音工作。我憑著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盯人鑽事、與神較量,神就藉著病痛來管教我,又藉著爸媽提醒我,還用話語開啟光照引導我,讓我來到神面前反省認識自己,潔淨、變化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雖然我的肉體受了一些苦,但使我體嘗到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同時也看見自己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真是神的話所揭示的「年少輕狂,四六不分」。當我認識到這些時,對今天突然臨到病痛所包含的神的心意與良苦用心明白了一些,於是我跪下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感謝讚美你!今天你藉著病痛管教我,使我體嘗到你的公義性情不可觸犯,也使我反省認識到自從寫了兩篇講道稿後,我就狂妄得不知自己半斤八兩了,更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不僅轄制了姊妹們,還耽誤了福音工作的進度。我今天認識到了,求你拯救我脫去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從今以後我願和姊妹們好好配搭,吸取姊妹們身上的長處來補足自己的缺少,共同把本分盡好,寫出更多更好的講道稿來傳揚國度福音,以此來滿足你的心意,阿們!」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在盡本分中就有意識地背叛肉體,放下自己,試著去接受、採納弟兄姊妹的建議。一天我幫張姊妹寫講道稿時,張姊妹給我提出了一些新的方案和意見,我聽後不由自主地就想否認張姊妹的觀點,我嘴動了動正要說「不行」時,突然想起了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立馬意識到這個環境是神擺設的,是神藉著這個事來檢驗我的工程。我想到神的話說:「狂妄本性使你任性。人有任性的這個性情,是不是就能任意妄為?那怎麼解決任意妄為呢?自己有一個想法,拿出來,說這個事我是這麼想的,我是這麼認為的,之後跟大家交通。首先你能亮出自己的觀點,這是克服任意妄為這個性情的第一步實行。第一步你達到了,能尋求真理,第二步,當有人說出不同意見的時候,你怎麼實行不任意妄為呢?主要是讓大家交通,你得先放下自己的身段,先放下自己認為對的東西。你認為對但是你也不堅持,這首先就是一種進步,一種尋求真理的態度,一種否認自己的態度,滿足神心意的態度。」(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凡事尋求順服才能進入真理實際》)還有講道交通中說「我對人不應該有選擇,誰說的符合真理也得服,三歲毛孩子說的符合真理也得服」。(摘自《講道交通(十三)·怎樣追求真理達到敬畏神遠離惡》)是啊,神的話和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把神對我們的要求,還有解決狂妄自大的實行路途給我們說得多清楚呀,不管我的觀點對不對,也不管姊妹提出的建議是否合適,我首先得有一個尋求真理、順服神的態度,不堅持自己,放下自己認為對的東西,能和姊妹一起交通商量,這才是實行真理,才能獲得聖靈的開啟光照把本分盡好,達到讓神滿意。我今天得實行神的話,多多聽取姊妹的意見,不再持守自己的觀點,能和姊妹互相商量探討,正如交通講道中說的哪怕是三歲小孩兒提出來,我也能有個尋求真理的態度。於是,我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剛才張姊妹給我提出建議,我又想否認張姊妹的觀點,我知道這是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又要發作了,願你保守我的心能安靜在你的面前,不憑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說話、做事。」禱告後,我的心態慢慢擺正了,認識到在這個環境中神在看我能不能放下自己,不再任意妄為。其實不管怎麼寫,只要能達到更好的果效就行,我不能再堅持自己的想法了。當我這樣實行背叛肉體,按照張姊妹提的建議去寫時,寫出來的講道稿確實比之前的好多了,既能給福音對象解決觀念,又能把神的顯現作工見證出去。張姊妹看見我能聽取她的建議也特別開心,配合起來也有了信心。因著我們二人的和諧配搭,一篇講道稿很快就寫完了。在經歷中使我體嘗到實行真理、不憑敗壞性情活著的平安與喜樂,同時也為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感到蒙羞。雖然在一些小事上我能藉著禱告神背叛肉體,實行出一些真理,但因著我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認識得還很淺,生命性情還沒有真正發生變化,一旦臨到不合自己觀念的人事物,涉及到我的致命處時,我的狂妄本性還會爆發。神深知我的撒但本性根深蒂固,不經歷長期的審判刑罰根本達不到潔淨、變化,就又擺上了合適的環境來顯明我,讓我加深認識。

雪松,松柏,寒冬

一次,我把寫好的幾篇講道稿拿去給劉姊妹和教會帶領常姊妹看,想讓她們給指點修改一下,這樣講道稿就會更完善。當我拿給姊妹們看時,看著姊妹們認真的樣子,我特別緊張,心想:「姊妹們會怎麼評價呢?會說好還是不好呢?萬一說不好可怎麼辦呀?……唉,我還是別瞎想了,好不好都在神手中。」過了一會兒,姊妹們都看完了,紛紛指點講道稿中的不足和缺少,每一篇講道稿的問題都很多,尤其看到有些地方在自己看來並不是問題時,我的心就開始翻騰起來,心想:「讓你們給指點指點,是為了把講道稿寫得更好,結果你們給指了一大堆問題,還把我認為正確的也否掉了,你們這不是瞎指揮嗎?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看的!」我越想越不耐煩,可是又不好說什麼。當姊妹們告訴我她們的修改建議時,我心想:「你們的方案行嗎?就知道一個勁地讓我改,你們什麼都不懂,我寫講道稿都這麼長時間了,各方面的原則看得也比你們多,寫作經驗我也掌握一些了,還是我自己琢磨著改吧,我是不指望你們了。」當姊妹們又和我交通她們的方案時,我不耐煩地「嗯」「啊」應付著,可心裡卻在琢磨自己的想法,但不管怎麼琢磨,感覺方案還是進行不下去。正當我又活在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中持守自己時,神藉著姊妹們來提醒我,常姊妹對我說:「小姊妹,我看著你有些不耐煩,你這會兒心裡想什麼呢?你有什麼方案可以說出來大家互相交通、探討。咱們在一起修改就得同心合意,誰也不持守自己,看誰的方案能達到好的果效就採納誰的,若咱們一味持守自己,就不容易獲得聖靈的作工,寫出的講道稿也達不到好的果效,最主要咱們盡本分總憑敗壞性情活著太讓神厭憎,也讓神傷心。」姊妹說的話使我有些不舒服,雖然知道這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可心裡卻感到莫名的委屈,心想:「你們怎麼都『欺負』我呀!我的年齡還這麼小,你們也不擔諒點,就知道一個勁地對付我。再說了,我寫的已經夠好的了,你們還說我。」這時常姊妹問道:「小姊妹,不知道我這樣交通你能接受嗎?」我勉強地點了點頭說:「能。」

回家的路上,我心裡難受極了,被這事攪得心煩意亂。剛一進家門,弟弟就朝我的後背搗了兩拳,還向我扮鬼臉氣我。這時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委屈的淚水奪眶而出,我怕被爸媽看見就趕緊跑進衛生間,嗚嗚地哭了起來,心想:「今天我是招誰惹誰了,在教會姊妹們對付我,回到家弟弟還無緣無故打我,我怎麼這麼倒霉!」我一邊哭一邊在心裡委屈地向神訴說:「神啊!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我雖意識到是你為我擺設的,是你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是針對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可我卻順服不下來。神啊!願你帶領我能在這事上尋求真理,明白你的心意。」過了一會兒,我的心情稍稍平靜了一些,平定了一下情緒,我擦了擦眼淚,整了整凌亂的頭髮從衛生間出來,沒精打采地走到沙發前坐下。爸爸看我臉色不對勁,關心地問我是不是挨對付了,我低著頭不好意思地「嗯」了一聲,並把今天發生的事說了一遍。爸爸聽完後,打開平板電腦給我讀了兩段神的話:「你別以為你什麼都懂,我告訴你,就現在你看見的、你經歷的還沒達到能明白我經營計劃的千分之一,你還狂傲什麼?你僅有的一點才華、僅有的一點點認識還不夠耶穌一秒鐘的作工來利用呢!你的經歷才有多少?你所看見的加上你畢生所聽說的、你個人所想像的還沒有我一時作的工作多呢!你最好別挑毛揀刺,你再狂也不過是一個螞蟻不如的受造之物!你肚子裡所有的東西還不如螞蟻肚裡裝的東西多呢!你別以為自己經歷多了、自己資格老了就可以揮手揚言了,你的經歷多了、資格老了不就是因為我說的話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你裡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確了,沒有真理就容易作惡,並且身不由己。好比你裡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裡,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於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要解決人的作惡必須先解決人的本性問題,沒有性情的變化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當你對神有認識了,你看見人的敗壞了,認識了狂妄自大的卑鄙、醜陋了,你就感覺噁心肉麻,心裡難受,你就能有意識地做點滿足神的事,感覺心靈踏實,有意識地來見證見證神,感覺心裡享受,有意識地來揭露揭露自己,亮自己的醜相,覺得心裡挺舒服,心情就好一些。」(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讀完神的話,爸爸交通道:「從神的話中看到,我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不管有什麼樣的恩賜、素質都是神給的,若沒有神的開啟光照、帶領、引導,我們什麼也不是,又有什麼可狂的呢?但因著我們沒有真理,本性又狂妄自大,常常目中無人、心中無神,總覺得自己比誰都好,比誰都強,盡本分時間長了就覺得自己有資本了,對弟兄姊妹提的建議也不願意採納,如果盡本分再有點果效就更覺得別人不如自己,什麼事都要按著自己的意思來。爸那段時間盡本分就是這樣。因著神的帶領,我所負責的工作有了一點果效就特別高興,不由得開始自我欣賞起來,越來越嫌棄、看不起和我一起配合工作的弟兄姊妹,商量工作時我總是說一不二,讓弟兄姊妹按著我的意思來,他們給我提出合乎真理的建議我也不聽。因著我頑固持守自己,結果把教會工作給耽誤了,最後神就興起弟兄姊妹嚴厲地對付修理我。當時我還講理狡辯,認為是弟兄姊妹故意挑毛揀刺,與我作對。後來通過讀神的話語我才認識到,這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是神針對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擺設的。我就向神悔改,反省認識自己,這才看到盡本分能達到一些好的果效,雖然有我們實際付出的一面,但最重要的得依靠神、仰望神,和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和諧配搭才會有神的帶領和祝福。多多,爸這樣交通你能不能接受?」我點了點頭,心想:「是呀,要不是神藉著爸爸給我讀神的話、交通,我都認識不到自己狂妄得已經失去了理智,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後果真是不堪設想。」想到這兒,我愧疚地說:「爸,我能接受。剛才通過神的話語揭示和你的交通,我也認識到了,今天神興起姊妹們對付修理我,都是針對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擺設的,不是姊妹們與我過不去。帶領和劉姊妹幫助我認識自己,我還接受不了,講理辯解,認為自己歲數這麼小,每天起早貪黑地配合福音工作,姊妹們還不體諒我的軟弱。在事實的顯明下,我才看見自己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早已扎根在了我的靈魂深處,讓我活得沒有一點人樣!我以前也因著這個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頑固地持守自己,神也用病痛管教過我,我也有意識地背叛自己,背叛撒但,可一段時間後,我的撒但性情還是沒有變化,看來我還真該好好追求真理,解決這個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了,否則的話我會被撒但吞吃的。」爸爸聽後,高興地點了點頭。

尋求真理,接受真理

這事過後,我就尋求自己如此狂妄沒有理智的根源,是什麼東西在主導我的思想,使我常常流露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導致我和弟兄姊妹不能和諧配搭,打岔福音工作。靈修時我看到神的話說:「撒但一切都為它自己,它想超過神,擺脫神,自己掌權,佔有神所造的萬物,所以說人的本性就是撒但的本性。……人的撒但本性裡有很多哲學在裡面呢!你自己有時候不明白,但是你每時每刻都在憑著那個東西活著,並且你還覺得很對,很有道理,沒有錯,撒但的哲學成了人的真理了,人是完全按著撒但的哲學活著,並且沒違背絲毫,所以,人的生活時時處處都在流露撒但的本性,時時處處在憑著他的撒但哲學活著,撒但的本性就是人的生命。」(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走彼得的路》)神的話就像一盞明燈,照亮了黑暗中的我,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我們人類經撒但敗壞以後,本性已經成了撒但的本性。起初天使長就是與神爭奪地位,想要掌管神所造的萬物,最後被神打到半空中成為魔鬼撒但,之後它就開始在地上敗壞人類,把各種撒但毒素深種在我們每個人的心靈深處,以致成了我們的本性,成了我們的生命,支配控制著我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使我們身不由己地活在了它的權下,受它愚弄。撒但還利用名人、偉人把它的各種思想、生存法則、處世哲學、錯誤的人生觀,灌輸到我們的心靈深處,主導控制著我們的行事為人,使我們變得越來越狂妄自大,已經成了撒但的化身。回想我從小到大,一直就特別任性嬌蠻,不管做錯什麼事,都不允許大人們說我一個「不」字,誰要是說我,我就會和他大吵大鬧,就連比我小四歲的弟弟我也不讓;當我來到教會盡本分時,神高抬讓我和弟兄姊妹在一起配合盡本分學功課,互相取長補短,得著更多的真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可我受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支配,常常不能和弟兄姊妹和諧配搭,吸取弟兄姊妹身上的長處來彌補我的短處,還總是嫌棄、貶低弟兄姊妹,致使弟兄姊妹都受我轄制,攔阻了教會工作。不僅如此,我還總覺得自己是最好的,在盡本分中目中無人,心中無神,頑固地持守自己的意思,從不順服、接受對的建議,也不允許弟兄姊妹提出不同的意見,誰若不聽我的,不按我的意思來,我就甩臉子給他看,完全憑「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撒但毒素活著,致使我狂妄自大,頑固地持守自己的意思,而且常常嫌棄弟兄姊妹,總拿自己的長處衡量別人的短處,還拿自己年齡小作為藉口、理由和弟兄姊妹耍性子,拿本分出氣,我的所作所為實在讓神恨惡、厭憎。神藉著病痛和人事物來管教我,嚴厲地對付修理我,又藉著話語來審判刑罰我,才使我幡然醒悟,明白了神一次次擺設人事物、環境,就是為了變化我狂妄自是的撒但性情,使我不再憑撒但敗壞性情活著繼續悖逆神、抵擋神而遭神的懲罰。揣摩著神的心意,我深深地體會到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心裡特別懊悔,隨之我仆倒在神面前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感謝你對我的拯救,藉著一次次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與顯明,使我看到撒但的這些毒素已經成了我的生命,我憑這些撒但毒素活著做了太多打岔攪擾的事,也做了太多對弟兄姊妹沒有益處的事,若沒有你的審判刑罰伴隨著我,我不知道還會作出什麼惡來。神啊!我再也不願憑這些撒但毒素與敗壞性情活著了,但我的身量太小,沒有勝罪的能力,求你擺設更多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試煉熬煉,來潔淨變化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使我能憑著你的話語活著,變化成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願你帶領我認識你的可親可愛,認識你的所有所是,存著一顆敬畏神的心,能永遠尊神為大,滿足你的心意。阿們!」

後來,我帶著一顆渴慕尋求真理的心繼續讀神的話語,看到神的話說:「神能降卑到一個地步,在這些污穢敗壞的人身上作他的工作,成全這班人,神不僅道成了肉身與人同吃同住,牧養人,來供應人的所需,更重要的是在這些敗壞不堪的人身上作他極大的拯救工作、極大的征服工作,他來到大紅龍的心臟,來作這些最敗壞的人,讓人都變化更新。神所受的極大的痛苦,不僅是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最主要是神的靈受了極大的屈辱,他卑微隱藏到一個地步成了一個普通的人。他道成肉身取了一個肉身的形像,讓人看見他有正常人性的生活,有正常人性的需要,這就足以證明神已經降卑到了一個地步。神的靈實化在了肉身,他的靈那麼至高、偉大,但他卻取了一個普通的人、渺小的人來作他靈的工作。從你們每個人的素質、見識、理智、人性方面、生活方面來說,你們太不配接受神這樣的工作,太不配讓神為你們受這麼大苦了。神太高大了,神至高到一個地步,人卑賤到一個地步,但神還在人身上作工,不僅道成肉身來供應人,跟人說話,而且還與人生活在一起,神太卑微了,太可愛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注重實行的人才能被成全》)神的話把神可親可愛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神的卑微隱藏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使我感到既蒙羞又慚愧。神是造物的主,他道成肉身卑微隱藏在我們敗壞人類中間,發表真理來澆灌供應我們,與我們同吃、同住、同生活,神那麼至高、偉大,卻從來不顯露自己,只是默默無聞地作著拯救人類的工作;而我一個深經撒但敗壞的人,渾身上下滿了撒但的各種毒素,做事盡憑著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處處站高位嫌棄人、轄制人,攔阻、打岔了教會的工作。我作了這麼多惡,可神並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藉著擺設周圍的人事物、環境來喚醒我,使我對自己的撒但性情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與分辨,看到神卑微隱藏的實質太可愛,太美麗!我立志不能再這樣狂妄下去了,得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來敬拜神,把自己應盡的本分盡好,以此來安慰神的心!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不再像以前那麼狂妄自是了,也不再覺得自己比誰都好,比誰都強了,而是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渺小的受造之物,是一把塵土,什麼也不是,願意腳踏實地地追求真理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變化成一個有人性、有理智的人來滿足神的心意。

幾天後,我和劉姊妹幫一個老姊妹寫講道稿,我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能夠安靜在神的面前,背叛自己的狂妄性情,實行真理和姊妹們好好配搭,互相取長補短,把我們各自的功用都盡上,寫出更好的講道稿來擴展國度福音滿足神的心意。在寫講道稿期間,當姊妹們提出一種方案時,我不再抱著自己的觀點不放,而是和姊妹們一起交通尋求;當我的思路被姊妹們否定時,我也不再持守自己,先按姊妹們的思路寫上去,然後再一起交通,用真理原則去衡量。當我這樣實行後,看見了神的奇妙作為,我們三人一天半的時間就把一篇講道稿寫完了,而且配合得特別輕鬆、愉快,我從心裡感謝神的帶領。想想之前和姊妹們一起寫講道稿時,我一直認為自己雖然年紀小,但素質好,原則懂得多,就以此為資本,總是持守自己的觀點,弟兄姊妹給我提出好的建議我也不採納,導致好長時間寫不出一篇講道稿,自己心裡難受不說,還給弟兄姊妹帶來了一些傷害,也攔阻、打岔了教會的工作。今天能這麼快就寫出講道稿來,真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這更讓我看見以往就是因為我太持守自己,太狂妄了,攔阻了聖靈的作工,當我放下自己,不再持守自己的觀點時,也確實看見了神的帶領!通過這段時間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我才認識到信神如果不追求真理,不追求性情變化,就永遠走不上人生正道,永遠也滿足不了神的心意,這個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真是太坑人了,也把我害得太慘了,我從心裡更加恨惡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立志要徹底背叛、棄絕它。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逐漸有了一些變化,與弟兄姊妹一起盡本分時不再持守自己,能達到和諧配搭了;再遇到觀點不一致時,我也能否認自己,耐心地聽取別人的建議,吸取弟兄姊妹身上的長處補足自己的缺少;在家裡的一些事上我也能聽取大人們的意見,不管什麼事臨到也不再一個人說了算了。漸漸地,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有了一些變化,活出一些真正人的樣式了。真是感謝全能神從茫茫人海中揀選了我,若沒有神的拯救,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我仍在撒但敗壞性情裡掙扎,變得越來越狂妄,不會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甚至觸犯了神的性情遭受神的懲罰也渾然不知。經歷過來,我也體嘗到神的性情公義、聖潔,他雖恨惡、咒詛我們的敗壞性情,但神從不放棄對我們的拯救,還一直用他的愛來感化我,等待我的回轉,不管我有多麼悖逆,多麼難辦,對神有多少誤解埋怨,神從不計較,仍是精心地擺設各種環境來喚醒我剛硬悖逆的心,喚醒我麻木痴呆的靈,救我脫離撒但的苦害。神為了拯救我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在我身上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代價,看到神對我的愛與拯救真是實實在在!如今,神的審判刑罰成了我生命經歷中的寶貴財富,雖然我現在離神的要求還相差很遠,但我有信心往上夠,願意更多地經歷神的審判刑罰,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我相信,總有一天,神一定能把我變化成一個真正的人,達到合神心意。

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狂妄得醫
我的狂妄是怎麼脫去的
高大的我在磨煉中變得低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