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被仰望的人有禍了 你真的知道嗎

15

許 晶

2008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隨後,我過上了教會生活,在跟弟兄姊妹接觸中,我看到大家彼此之間都能交心,互相幫助,我有不懂的地方或者做錯什麼,弟兄姊妹都憑愛心幫助我,從不斤斤計較。來到全能神教會,我彷彿進入了一個美好的世界,心裡感到特別溫暖、釋放。看到弟兄姊妹的活出,我追求真理的心更大了,覺得信神真是太有福了!

後來,我看到比自己大兩歲的表姐在教會裡盡帶領本分,雖然文化程度跟我差不多,但教會裡不管有什麼問題,她都能及時地解決,也能給弟兄姊妹指出實行的路途,常常贏得弟兄姊妹的誇獎與稱讚;還有我們教會的帶領,她已經五十多歲了,文化也不高,但弟兄姊妹有什麼問題卻能游刃有餘地幫助解決,弟兄姊妹都很尊重她,我也打心眼兒裡佩服她們,心想:「若有一天,我也能像她們一樣,那該多好啊!」之後,我更加熱心追求,常常禱告、讀神的話語,積極參加教會生活。不久教會安排我盡上了澆灌本分,我暗自高興,心想:「盡這個本分都是明白真理有根基的弟兄姊妹,而我在這麼短的時間就盡上了這樣的本分,看來我也是個追求真理的人啊!」此後,我盡本分的勁兒更大了,不管天氣多麼惡劣,路途有多遙遠,我都從沒有耽誤過本分,有時聽說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了,不用帶領吩咐我都會主動地去扶持幫助。不管帶領安排我作什麼工作,我都不打折扣地完成。

追求,跑路,花費

2011年8月份,蒙神高抬,我被弟兄姊妹選為教會帶領,心裡特別激動:「看來這麼多年,我的努力終於得到了回報,弟兄姊妹都贊成我,神也肯定認可我。我要繼續努力,不能辜負弟兄姊妹對我的期待!」這時,教會正好有一項工作急需我們配合,我便主動找一起工作的李姊妹商量怎麼落實。商定之後,我親自去找相關的弟兄姊妹給他們聚會,了解工作中的各種問題、難處。晚上回到家後,針對弟兄姊妹工作中的問題、難處,我加班加點地找相關的神話語,第二天再去給弟兄姊妹交通解決,一點也不嫌累,不嫌煩。在我的積極配合下,這項工作也逐漸有了一些果效。不僅如此,對於教會的各項工作我都用心去做,還經常到小組聚會,了解新人的情形,解決弟兄姊妹的問題。每當上層帶領給我們聚會了解弟兄姊妹的情況時,我馬上就能說出來,根本不需要再去了解,帶領聽後,讚賞地點點頭。弟兄姊妹看到我會作工作,有什麼問題都來找我解決。李姊妹給弟兄姊妹解決不了的問題也找我去交通,甚至有的弟兄姊妹還對我說他們解決不了的問題,叫我來肯定能解決。每當聽到這些話,我表面上謙虛地說:「不是我會解決問題,這都是依靠神得到解決的!」但心裡卻沾沾自喜,完全認可弟兄姊妹說的話:「是啊,我還是有些工作能力的。」

一段時間後,上層帶領看到我有工作能力,就有意培養我,安排我先操練盡中層同工的本分,等待以後的選舉,我聽後更加興奮不已:「看來在這幾個帶領中,我還是不錯的,不然怎麼會讓我操練盡中層同工的本分呢?」之後的幾年裡,不管盡什麼本分,我都積極配合,本分再苦再累從不消極喊難。因著我的努力,贏得了弟兄姊妹的高看,他們有什麼事都問我,有時我有事沒跟他們見面交通,過後他們也會寫信來向我尋求。不僅如此,就連上層帶領有時遇到了難題也會詢問我,這讓我更是飄飄然了,活在了自我陶醉的情形中,心想:「連上層帶領都這麼看重我,看來我真是教會不可多得的人才呀!」我越想越感覺自己就是最追求真理的人,那段時間走起路來都是昂首挺胸的,給弟兄姊妹交通時也是眉飛色舞、滔滔不絕。

後來,我被安排負責幾個教會的文字工作,弟兄姊妹都是剛開始操練,不知道該怎麼配合,我也是如此。我就一個勁地禱告神,尋求神的心意,琢磨相關的原則,通過一段時間的操練,在神的帶領下我慢慢對這個本分的原則掌握了一些,工作上有了一些果效。有一次,我和張姊妹給一個老姊妹代筆寫文章,當時老姊妹不知道怎麼配合,想到哪兒就說到哪兒,文章的思路一點也不清晰,晚上我就熬夜把文章整理了出來。第二天吃完早飯,我連忙把文章拿給張姊妹看,她睜大了眼睛盯著我,又驚又喜地說:「我頭緒都還沒理清,你就把文章整理出來了,真是好快啊!」聽了姊妹的話,我頓時心花怒放,自我欣賞起來:「看來我的確是有這方面的特長,適合盡這個本分啊!」但外表上卻假裝淡定地說:「只要心對,有負擔,神會帶領的!」

在這樣的「誇讚聲」中,漸漸地我變得越來越狂妄,覺得自己素質、能力都比別人強,開始憑著素質、恩賜作工,給弟兄姊妹交通時也開始誇誇其談,再也不像以往那樣禱告依靠神了。我絲毫意識不到自己已經走入歧途,神不忍心看我繼續錯下去,藉著弟兄姊妹來提醒我。一次,上層帶領跟我聚會時說:「姊妹,我最近跟幾個教會帶領聚會,看出他們都挺崇拜你,你這樣很危險,應該好好反省自己啊!」猛一聽帶領這樣說,我心裡很納悶。回家後,我就尋思這事,可也沒反省到什麼,就不了了之了。過後還是依然如故地這樣實行。神為了讓我醒悟,藉著病痛來管教我。一天早上,我起床後感到胃隱隱作痛,開始也沒太在意,可一天下來,胃越來越痛,到了第二天胃變得又脹又痛,沒有食慾,根本不想吃飯,到了晚上胃脹痛得更厲害,整晚都睡不著覺,好不容易睡一會兒,又會被痛醒。劇烈的疼痛一直持續了三天,痛得我吃不下飯,睡不著覺,臉蠟黃蠟黃的,眼眶都陷下去了,渾身無力,走路都是拖著腳走的。期間,我不停地呼求神,向神禱告尋求:「神啊!我的胃從來沒有這樣痛過,不知是不是你的管教臨到?但我不知道哪裡悖逆你了,求你開啟引導我,讓我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後,我的胃痛減輕了很多。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的什麼東西了?我們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樣一個人,有這些表現,他的本性是什麼?用言語怎麼概括?就這個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見表現,這與本性有什麼關係呢?他的本性是什麼?看不出來了吧?如果他真是這樣的表現,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從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這是自然流露,你不用特意學,你也不用特意讓別人教你,『你把這些人帶到你的腳下』,你也不用特意學,不用特意那麼去做,自然形成一種局勢,讓人都服你,都聽你的,都崇拜你,都高舉你,都見證你,都誇你,都順服你,一切都聽你的,出了你這個範圍就不行,自然帶出這種局面來。這種局面怎麼形成的?就是狂決定的,人的狂決定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狂妄本性是人抵擋神的根源》)還有神在國度時代頒布的行政:「一、人不得妄自稱大,不得自尊為高,當敬拜神,尊神為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神揭示審判的話語就像在面對面地審判我,讓我感覺扎心難受,尤其是神的行政更是讓我感到神的性情帶著威嚴烈怒,不容觸犯,我突然意識到這次病痛臨到是我觸犯了神的性情,心裡不禁有些後怕。是啊,信神本該處處尊神為大,作為事奉神的人更應該高舉神、見證神,把人帶到神面前,這才是合神心意的事奉,可仔細想想我從來沒有實行過這方面真理,相反很多時候都是誇誇其談顯露自己、見證自己。回想剛開始信神,我看到弟兄姊妹有問題都找帶領幫助解決,就特別羨慕,很喜歡那種被人擁護、崇拜的感覺,所以也追求成為這樣的人,想得到弟兄姊妹的仰望、高看。盡上本分後,我特別注重外表的作工受苦,跟姊妹一起落實工作時,就表現得很有負擔;看到弟兄姊妹消極軟弱,我也爭取第一時間去交通扶持;我點燈熬油一個晚上把姊妹的文章整理出來……現在想想我這樣受苦付代價存心並不是為了體貼神心意,將本分盡好,而是想讓弟兄姊妹都說我好,心裡有我的地位,是為了顯露自己。當工作有果效後,弟兄姊妹說我好的時候,我嘴上說是神帶領,要依靠神,內心深處卻認可弟兄姊妹的說法,認為自己確實是有能力、有素質,竊取神的榮耀,把功勞都歸到自己頭上,還以此為資本誇誇其談,在弟兄姊妹面前高舉自己、見證自己,騙取弟兄姊妹的高看、崇拜,我真是太狂妄自大、不知羞恥了!其實從一開始我追求的存心就錯了,神是要求信神的人都能敬拜神、見證神、心裡尊神為大,可我卻總追求讓人高看、仰望,追求在人心裡有我的地位,這不是跟神背道而馳嗎?我這樣的追求根本不合神心意,是被神定罪的。反省到這裡,我感到恐懼戰兢,看到我信神卻不認識神,沒有敬畏神的心,還處處高舉自己、見證自己,沒有一點理智,這哪是在盡本分啊!實質就是在作惡抵擋神。今天病痛臨到是神公義的審判,是神為了拯救我這個悖逆之子,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我不知道自己還會狂到什麼地步,觸犯神的性情自己還沒有知覺。我從心裡感謝神,向神禱告悔改,不願再高舉、見證自己,願意規規矩矩地盡自己的本分,在凡事上學會高舉神、見證神。

禱告神

之後,我就時時提醒自己,要做好自己該做的工作,千萬不能再沒有理智高舉自己,得有意識地去高舉神,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一段時間後,我感覺自己低調了一點,顯露自己讓人高看的心也小了一些。一次,我到教會和弟兄姊妹交流怎麼寫講道稿,教會帶領說:「這方面你比我們懂,你先交通吧!」邊說邊將弟兄姊妹寫的講道稿遞給我。聽了帶領的話,我心裡不由得暗暗高興,心想:「姊妹讓我先交通,說明還是我比別人好啊!」這時我馬上意識到自己又在享受弟兄姊妹的高看,想到這是觸犯神的事,就在心裡禱告咒詛自己的敗壞性情,然後說道:「沒有神的帶領我也交通不出來,我們大家一起禱告神,讓神帶領我們,你們也可以先交通。」那天的聚會,我不再自己誇誇其談,而是有意識地讓弟兄姊妹都開口交通,看到神的帶領,大家對修改講道稿都有了一些路途,我心裡感到很踏實、享受。偶然的機會,我又遇到了張姊妹,她一見我就說:「有一姊妹說你很會找神的話,能解決她的情形……」我一聽,立馬打住姊妹的話說:「姊妹,你這樣說就不對了,我能找神的話解決姊妹的情形,都是神的帶領,沒有神的帶領我再怎麼給她找神的話,也達不到果效,所以我們不能這樣誇人,給人戴高帽,一切都是神作的。我們信神應該高舉神、見證神。」姊妹連忙說:「是啊,如果不是你這樣點出來,我還認識不到呀!」這樣實行過後我心裡很平安、踏實,感到自己總算是做了一件見證神的事。

2016年7月,我被選為中層帶領,那一刻,我感到這個本分責任重大,也跟神立下心志,一定要好好盡本分,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我原本以為信神這些年,自己追求讓人高看的心有一些變化了,沒想到,藉著神擺設的環境,我再一次被顯明得淋漓盡致。2017年7月份左右,有個小姊妹和一起盡本分的姊妹相處不來,我心想:「兩個人在一起盡本分不能和諧配搭,直接影響工作果效呀!不行,我要趕緊給她們交通交通。」於是我就帶著負擔針對她們的情形找了一些神的話,去給她們交通,整整交通了一個下午,她們都說願意扭轉。過了幾天,我忙完工作,順路去看看她們的情形扭轉了沒有。到了那兒,我見小姊妹一臉憔悴,就關心地問姊妹是不是生病了。小姊妹聲音很小地說:「是中暑了,好難受。」我說:「是什麼原因導致你中暑呢?」小姊妹無力地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我停頓了一會兒,給姊妹交通說:「中暑是外表的病,我們是信神的人,臨到病痛還應該退到靈裡去反省,是什麼原因導致的。最近聽說你心中有人的地位,是誰呢?」小姊妹抬起頭,遲疑了一下,說:「是你,我崇拜你。」我很驚訝地問:「啊?你崇拜我?我有哪些地方值得你崇拜的呢?」小姊妹搖搖頭,說:「我也說不清楚,就是看到你在工作上有負擔,對弟兄姊妹的生命有責任心,當我們有問題、難處時,你給我們交通了之後,還會來看我們,看到你會抓工作,交通也能解決問題。」聽了小姊妹的話,我心裡美滋滋地想:「看來我作工解決問題還是可以,弟兄姊妹對我還是挺贊成的。」但我沒有抓住自己的流露,只顧著給姊妹交通讓她不要崇拜人、仰望人,這是觸犯神的性情!

一次跟小姊妹聚完會後,我和她探討怎麼寫講道稿。姊妹隨口說:「你最近在做什麼我都了解,十三號那天,你第一次到我們這兒,來找徐姊妹,進門的第一句話是……二十號,你又來找她,當時你談到你的經歷……」聽了她的話,我心裡很驚訝,心想:「我跟這個姊妹才接觸了幾次,她竟然把我的一言一行都記得清清楚楚,看來姊妹對我印象還是很好的。」想到這兒,我有些洋洋得意。接下來的幾天,我腦子裡總是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小姊妹對我說的話,還有對我仰望、崇拜的眼神,一想到這些,心裡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享受,臉上就情不自禁露出笑容,甚至有時看著神的話也會想起這些,心也不能安靜在神面前了。此時,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情形很危險,別人心中有我的地位,我還享受,這不是在觸犯行政嗎?這樣下去肯定要遭神咒詛、懲罰了。我不禁渾身一顫,感到很害怕,立馬跪在地上呼求神:「神啊!我知道自己現在的情形很危險,但我控制不住自己,不知該怎麼辦,願你拯救我!」

迷茫中,和我一起盡本分的兩個姊妹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你已經把弟兄姊妹帶到你的面前了,你心裡是不是還沾沾自喜呢?……」姊妹的一番話句句扎在我心裡,讓我頓時難受萬分,心裡就像壓了塊大石頭一樣透不過氣來。姊妹叫我吃早飯,我一點胃口也沒有,坐在椅子上,整個人都癱軟了,心裡不停地琢磨:「小姊妹心中有我的地位,我不但不害怕反而還享受著小姊妹的高看,我也不想這麼做,但身不由己活在這種情形中,我到底該怎麼辦呢?我現在也不像以往那樣誇誇其談地見證自己了,為什麼小姊妹還會仰望我呢?兩個姊妹對付我讓我反省自己。神啊!我該怎麼反省自己呢?要不我還是離開這兒到別的地方盡本分吧,這樣就不會抵擋神了。但是每天臨到的環境都是你主宰安排的,如果我離開,這不是背叛你、逃避你的審判刑罰嗎?」此時,我心裡左右為難,感到特別無助,突然感覺房間裡特別沉悶、壓抑,使我喘不過氣來,就到陽台上透透氣,我呆呆地望著天空,淚水不自覺地流下了來:「神啊!我感到好無助,我該怎麼經歷你的作工。神啊!我不想背叛你,求你幫助我、帶領我。」

回到房間後,我看到神的話說:「還有一些人利用地位之便不斷地見證自己、高舉自己,與神爭奪人,與神爭奪地位,以各種方式、用各種手段讓人崇拜,總想籠絡人心控制人,甚至還有些人有意讓人誤會他是神,從而把他當神待。他從來不向人說他是敗壞的人,他也有敗壞、有狂妄,別崇拜他,無論他做得多好都是神的高抬,都是他應該做的。為什麼他不這樣說呢?因為他深怕失去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這樣的人從來不高舉神,也不見證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再回想當初你們所做的、所流露的,是否感覺噁心呢?是否認識到你們的卑鄙無恥呢?解剖這類人的性情與這類人的實質,能不能說他們是可咒可詛的地獄之子呢?能不能說凡是做這樣事的人都是在自取其辱呢?你們認識到這個性質的嚴重性了嗎?嚴重到什麼程度呢?人這樣做的存心就是想模仿神,想自己當神,想讓人把他當神來拜,想取締神在人心中的地位,想趕走在人中間作工的神,從而達到他控制人、吞吃人、佔有人的目的。在人的潛意識裡都有這樣的慾望與野心,人人都活在這個撒但敗壞的實質裡,都活在與神敵對、背叛神、想成為神這樣的撒但本性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神句句揭示責問的話語敲打著我麻木的心靈,我的心漸漸醒悟過來,對自己的敗壞實質有了一些認識,也找到了姊妹崇拜我的根源。仔細回憶我跟小姊妹接觸的一幕幕:看到小姊妹和組員不能和諧配搭,我只是一個勁兒跟小姊妹交通神的話語,讓她和組員和諧配搭,但對與自己一起盡本分的姊妹沒有和諧配搭,卻隻字不提,導致小姊妹覺得我有生命進入,能進入和諧配搭;當小姊妹說我會抓工作,對工作有負擔,對弟兄姊妹生命有責任心時,我並沒有跟她敞開解剖自己也有敗壞流露,有不對的存心摻雜,導致姊妹光看見我外表的好行為,誤認為我很有負擔、有愛心而高看仰望我。在得知小姊妹崇拜我時,我嘴上給姊妹交通別崇拜、仰望人,但是心裡卻沾沾自喜以此為享受,陶醉其中不能自拔,甚至還幻想和小姊妹一起盡本分,讓她繼續仰望我。想想我盡帶領本分以來,都是讓人看到自己熱心花費、勞苦作工的一面,向人顯示自己的能力。經歷了上次的刑罰審判,雖然我不再像以往那樣誇誇其談高舉自己、見證自己,但是給弟兄姊妹交通時,我從不談自己經歷神作工中流露的敗壞、消極軟弱的一面,都是談自己看到神作為的經歷;結合神的話談認識自己時,我也會避重就輕,將自己覺得能敞開的敗壞談出來,真正內心的醜陋就掩蓋起來;當弟兄姊妹知道我有哪方面敗壞時,為了保住臉面讓大家看我會認識自己,我就比他們提前敞開亮相;當弟兄姊妹說我哪方面好時,我意識到自己其實並沒有他們說的那麼好,但我為了維護自己的形象,也不主動跟他們敞開自己的敗壞來高舉神、見證神,導致弟兄姊妹都說我挺會經歷的。我這不是假冒為善、欺騙人嗎?更是在欺騙神呀!想想主耶穌斥責法利賽人:「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你們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顯出公義來,裡面卻裝滿了假善和不法的事。」(太23:27-28)仔細解剖我這樣做的存心,還是想樹立自己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形象,讓弟兄姊妹都覺得我好,能作工作,是追求真理的人,這不就是在變相地高舉、見證自己嗎?實質不就是迷惑人,想讓人把自己當神一樣崇拜嗎?以往我對神揭示我們敗壞人類都想充當神的敗壞實質根本不認識,也根本不與自己對號,而是憑觀念想像認為只有敵基督、邪靈才想當神、冒充神,就是給我天大的膽也不敢想當神啊,今天在神話語的揭示、審判下,我才心服口服,看到神話語揭示得一點不差呀!因著我假冒為善總是偽裝自己,讓人看到的都是自己好的一面,導致弟兄姊妹都仰望我,什麼事都來尋問我,不注重尋求真理、尋求神的心意,心中完全沒有了神的地位,我這哪裡是帶領弟兄姊妹追求真理走蒙拯救的路啊!分明是把人都帶到了我的面前,把弟兄姊妹往地獄裡帶呀!這走的不就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的道路嗎?主耶穌斥責法利賽人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太23:15)法利賽人走遍洋海陸地傳福音,讓人入教後便迷惑他們,讓人都聽他們的,把人都控制在他們手中,人名義上信神,實際卻成了跟隨他們。當主耶穌來作工時,他們不但不帶領人跟隨主耶穌,甚至還攔阻信徒接受主耶穌的作工,明目張膽地與神為敵,遭到神的咒詛。今天我的所作所為和法利賽人不是一樣的性質嘛!被仰望的人有禍了!我若還走這樣的道路,那不是自己撞開了地獄的門嗎?神是聖潔、公義的,神的性情不容觸犯。神不看人外表行為有多好,神鑒察的是人的心中是否有神的地位,是不是按神的話去做。我偽裝自己,做事做在人前,讓弟兄姊妹高看、仰望,人看不透,但是卻騙不了神,我作了這麼大的惡把弟兄姊妹都帶到自己面前,真是該受懲罰,我為自己所作的惡感到有些後怕,帶著懊悔與自責來到神的面前禱告悔改,願重新做人。

重生,轉變

過後,我就揣摩:「為什麼我總喜歡在人面前顯露自己、包裝自己呢?為什麼我明知讓人仰望是觸犯神性情的,還能身不由己地享受人的高看呢?這到底是什麼本性支配的呢?」我看到神的話說:「人本身就是個受造之物,受造之物能不能達到無所不能?能不能達到完美?能不能達到沒有瑕疵?能不能達到凡事都精通、凡事都明白、凡事都能做到?不能,是吧?但是人裡面有個弱處,一學一樣技術,學一項業務,人就覺得自己有能耐了:我是有身分的人,我是有身價的人,我是某某專業人士。不管有多大點能耐,還沒等亮就想把自己包裝起來,偽裝成高大的人物,變得完美無瑕,沒有任何缺陷,就想把自己武裝起來,在別人眼中變得高大,強悍,什麼都能,沒有任何不能的,沒有做不到的事。……他不想做普通的人,不想做正常的人,不想做凡人,總想做超人,甚至想做一個有特殊功能的人,做有異能的人,這就太麻煩了!凡是正常人性的弱點、缺點、無知、愚昧或者是不明白的,他都包著,裹著,不讓別人看見,一個勁地裝,偽裝。」(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狂妄性情這是人敗壞性情的病根,這個嚴重到什麼程度呢?人有狂妄性情不但目中無人,最嚴重的那就是目中無神哪,人不把神當神待,別看你跟隨神。這是狂妄性情的實質、根源,是從撒但來的,所以說這個事得解決,這是根源。目中無人那是小事,關鍵是人的狂妄性情讓人不順服神,不想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沒有絲毫敬畏神的心,更別提什麼愛神、體貼神心意、滿足神心意了,絲毫敬畏神的心都沒有。人要想達到有敬畏神的心,那就得先解決狂妄性情,你的狂妄性情解決得越徹底,你就越有敬畏神的心,這才是真正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嚴》)神的話語使我明白了,我喜歡在人面前顯露自己,喜歡享受人的高看,甚至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也不懼怕神,一方面是因為自己被撒但敗壞後,本性狂妄自大,把自己看得特別好,特別高,目中無人、心中無神,沒有敬畏神的心,根本沒有把神當神對待;另外一方面是因為受「出人頭地,做人上人」「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等撒但毒素支配,在這個觀點支配下,我把偽裝自己,追求讓人高看、崇拜當成了正面事物,認為能高居人上,讓人崇拜,這樣的人生才是光輝燦爛、有意義的。雖然道理上我知道這樣的追求讓神厭憎,但是內心深處並沒有看透這樣的追求有什麼錯誤,也沒有真實的恨惡,說話做事還能身不由己地憑著這些撒但毒素活著,為了得到別人的高看,我包裝自己,偽裝自己,並以這些為享受。這時我才有些醒悟,看到自己這些年一直都被撒但捉弄,把精力都浪費在了追求名譽地位上,卻忽略了追求真理,導致信神多年撒但敗壞性情沒有多少變化。是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臨到才讓我徹底看清了自己的撒但本性,我太需要神的審判刑罰了!我想到神的話說:「你們想想神的作工就在一個時間上是不是特別精密?一環緊扣一環,一點也不耽誤,他不耽誤為了什麼?還是為了人,他不願意犧牲一個靈魂,不願意多流失一個靈魂,人自己並不在乎自己的命運,所以說世界上誰最愛你?你自己都不愛你自己,你自己的生命你都不知道珍惜,不知道寶貴。還是神最愛人,只有神最愛人,人可能還沒有體察到,認為還是自己愛自己,其實人對自己是什麼愛?神的愛才是真正的愛,真實的愛是什麼你以後慢慢就體嘗到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你認識神對人類的愛嗎?》)讀完神的話我淚如雨下,悔恨、自責、感恩一齊湧上心頭,神語重心長的話語,使我深深地感受到神對人的愛與憐憫。我突然明白了,我不知道怎麼是愛自己,只有神最愛我。這段時間我活在敗壞性情中做了太多抵擋神、傷神心的事,但神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當我走錯路迷失方向時,是神一次次藉著人事物提醒我,審判刑罰、擊打管教我,喚醒我麻木的心靈,制止我作惡抵擋神的腳步,引導我認識自己的本性實質,看清自己走的錯誤道路,使我真正走上正確的信神道路,神的愛太真實了!

之後,我便尋求解決自己敗壞性情方面的真理。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交通了關於神的權柄這方面的話題,你們還有沒有慾望野心想冒充神、想模仿神呢?還有沒有想當神的慾望呢?還有沒有成神的慾望呢?神的權柄不是人能模仿得來的,神的身分與地位不是人能冒充得來的。你雖能模仿神的說話口氣,但你模仿不了神的實質;你雖能站在神的地位上冒充神,但你永遠做不了神要作的事,永遠不可能主宰萬物、掌管萬物。在神的眼中,你永遠都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無論你的能耐與本領有多大,無論你具備多少恩賜,然而你的一切都在造物主的權下。……神的權柄與能力是神自己的實質,不是學來的,不是外界加給的,是神自己原有的實質。所以造物主與受造之物的關係是永遠都不可能改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真認識自己的本性到底是啥東西,多麼醜陋,多麼卑鄙,多麼可憐,以後他就不那麼自高了,也不那麼狂妄了,也沒有以往那樣洋洋得意了,他覺著:『我得腳踏實地的,得實行點神話了,要不咱這人真夠不上人標準,也沒有臉活在神面前了。』他把自己真看得渺小了,看自己真算不得什麼了,這個時候他實行真理也是輕鬆的,看上去才有幾分人模樣。人真恨惡自己的時候才能背叛肉體,如果不恨惡自己他背叛不了肉體。」(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自己主要是認識人的本性》)「要解決人的作惡必須先解決人的本性問題,沒有性情的變化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當你對神有認識了,你看見人的敗壞了,認識了狂妄自大的卑鄙、醜陋了,你就感覺噁心肉麻,心裡難受,你就能有意識地做點滿足神的事,感覺心靈踏實,有意識地來見證見證神,感覺心裡享受,有意識地來揭露揭露自己,亮自己的醜相,覺得心裡挺舒服,心情就好一些。」(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神的話給了我實行的路途,想解決追求名譽地位的敗壞性情,得認識神的地位、實質,看清自己的身分地位,站好自己的位置,老老實實地盡好自己的本分,在凡事上要高舉神、見證神,按神的要求盡本分,才能滿足神的心意。神是造物的主,神是那麼至高、偉大,卻從不站地位顯露自己,而是默默無聞地作著拯救人類的工作。看到神太偉大,太聖潔;可我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在神的眼中就是一把塵土,被撒但敗壞得滿身污穢,又自私又卑鄙,有什麼資格讓人崇拜、仰望呢?而我卻不認識自己的實質,還想讓人把自己當神一樣高看崇拜,不是對神的褻瀆嗎?對比神的偉大、聖潔,我感到無地自容。我應該時時警戒自己的腳步,認識自己的撒但本性,注重實行真理,多跟弟兄姊妹敞開亮相,揭露自己的悖逆敗壞,用自己的經歷高舉神、見證神。之後,我便向神立下心志願意按著神的要求去實行。

當我願意實行真理滿足神的時候,神再次擺設環境來檢驗我。一天,我到一處聚會點聚會,發現姊妹們盡本分沒有和諧配搭。我心想:「姊妹們沒有和諧配搭,我最近與一起配合工作的姊妹也沒有和諧配搭,處處說配搭的不是,等下交通時我要不要敞開這些敗壞呢?如果我敞開了,姊妹肯定會笑話說我還是個帶領,怎麼這樣呢!」我猶豫著,甚至還後悔自己流露這些敗壞,如果不流露這些敗壞就不用談出來了。這時我意識到自己還是想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想想弟兄姊妹崇拜我的根源就是因著我不在別人面前敞開解剖自己導致的,難道我還想繼續步法利賽人的後塵,讓弟兄姊妹崇拜,走敵基督的道路嗎?此時,我腦海裡浮現出了一段神的話:「你得學會讓別人看到你的心,學會跟人交心,跟人靠近。你就反其道行,這是不是原則,是不是實行路?先從思想意識裡出發,從這裡著手。自己一要包裝了,就得禱告:『神哪!你看我又要偽裝了,我真是魔鬼呀!真是讓你厭憎啊!我自己現在都噁心我自己呀,我又要玩陰謀詭計了,求你管教我,責備我,懲罰我。』你得禱告,把你的態度拿出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你們說人難不難辦?你們覺得這麼活著累不累呀?(累。)那你們有沒有想辦法改變呢?怎麼改變?先從哪兒突破?別說『實行真理』『明白真理』『進入真理實際』,這是空話、大道理,你別說大框,別說輪廓,你先從一個小細節說起。(做誠實人。)這是一個具體的實行,再具體點,做敞開的人,不做掖著藏著的人,不做撒謊的人,不做說話委婉的人,做一個直接的人、有正義感的人,實話實說。」(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實行真理才能擺脫敗壞性情的捆綁》)想到神的話語,我有了實行真理背叛肉體的勇氣,願意按照神的話去實行,做一個坦坦蕩蕩的誠實人。於是,我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願你帶領我實行真理,背叛虛榮臉面,不維護在人心中的地位,我願把自己流露的敗壞談出來,願你引導我。」雖然禱告了願意去實行,但當輪到我交通的時候,心裡還是有些緊張,不時地留意著姊妹們的表情,會不會笑話我,一想到我的臉面會受到虧損,心裡還是有些失落。但轉念想到我已經跟神立心志了,就不能退縮,哪怕弟兄姊妹笑話我,我也要放下臉面實行真理,便在心裡暗暗鼓勁:「豁出去了,實行真理最重要!」隨後,我把自己當時流露的敗壞全都敞開,有意識地高舉神、見證神,談神的心意,也交通了實行的路途,讓弟兄姊妹多依靠神去經歷神的作工。交通完後,我心裡感到特別釋放,聽到一姊妹接著說:「本來我都不敢談自己的敗壞,聽你這麼一說,我心裡釋放了一些,也不緊張了,感覺到我們之間的距離拉得更近了。」此時我心裡感到暖烘烘的,看到只有實行真理才能獲得神的祝福。之後,我繼續有意識地跟弟兄姊妹敞開自己的敗壞,在這個過程中,也有很多的爭戰和顧慮,很擔心她們對我有不好的印象,在她們心裡沒了地位,但一想到受造之物都有敗壞,我跟她們也是一樣的,沒什麼好包著、裹著的。當我交通完後,有個姊妹直言道:「一直以來,我以為你的身量大,不管臨到什麼難處,你都會找神的話解決,以往見到你,我都有些受轄制,今天聽你這樣敞開亮相,看到我們都是一樣的敗壞,都需要神的拯救,我們再也不仰望你了。」還有的弟兄姊妹說:「你不這樣敞開,我還覺得你很會實行真理,現在我知道,原來你跟我們是一樣的。感謝神啊!你今天能敞開亮相自己,都是神話語達到的果效!」聽了弟兄姊妹的話,我感到心中無比的輕鬆、快樂,也感受到實行真理的快慰。

回想信神這些年,我一直追求臉面、地位,追求讓人高看、崇拜,不知不覺走上了敵基督的道路。是神嚴厲的審判喚醒了我麻木的心靈,讓我看到被仰望的人確實有禍了,使我對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有了分辨,對以後該怎麼實行有了準確的方向與目標,追求名譽地位的撒但敗壞性情逐步脫去了一些,這都是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感謝神對我的愛與拯救,雖然我身上還有很多敗壞性情沒有脫去,但我願意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忠心盡好本分滿足神,還報神的大愛!將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阿們!

相關內容

審判刑罰改變了我錯謬的人生追求
掙脫地位的枷鎖
基督教會視頻《神的拯救》基督徒如何擺脫名利地位的苦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