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我的狂妄是怎麼脫去的

24

重 生

我是個特別狂妄自大的人,加上上學後受「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出人頭地,高居人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撒但毒素的毒害與薰陶,使我變得更加目中無人,自命清高。因二姐從小體弱多病,父母經常帶她去醫院住院,而大姐結婚早,家中十歲的弟弟和五歲的妹妹就由我照顧看管,自然而然家裡的大事小事都由我說了算。十三歲那年,我就成了家中的小主人。弟弟妹妹都怕我,都乖乖地聽我的話,二姐雖大我三歲,也得聽我的,誰不聽話我就會大發雷霆,訓斥一頓……父母知道我的性格、脾氣,有時也順著我,我認為對的事,誰也攔不住,在這種家庭環境裡沒人約束我,我越來越狂妄。中考時,我以藝體生考上了高中,父母引以為豪,鄰居及親朋好友也都對我讚不絕口。為此我更是心高氣傲,高高在上,認為自己了不起。然而,當我上到高二時,由於家裡貧窮,無奈只好退學,雖然退學了,但我的心仍不甘落後,就想在社會上幹出一番事業。十九歲那年我進了水泥廠上班,車間最好的工作崗位是微機室,工資很高,還輕省。為了得著這個重要崗位,我拼命工作,任勞任怨地幹活。不到一年的時間,我被評上了「先進個人」「先進個人模範」,之後被調入了微機室,老職工都誇獎我能幹,年輕有為,對我刮目相看,這更助長了我的狂氣,心想:「只要我想幹的事,沒有幹不了的!」我覺得自己比誰都強,對誰都看不起,不放在眼裡。

2000年1月份,蒙神的高抬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當我看到神的話說:「現在你們開始接受神的託付,能夠追求做國度子民,達到做國度子民的標準,這是起步的進入。要想達到完全通行神的旨意,就得接受這五個託付,這五個託付你若達到了,那你就合神心意了,必能被神大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為了追求被神大用,我全身心地投入到盡本分中,積極迎合教會的各項工作,拼命地受苦付代價,因此一再被提拔。2004年,我被提拔盡中層負責人的本分,就更認為自己是實幹家,心裡美滋滋的,覺得自己比誰都強,比誰都有工作能力,於是我更加賣力地花費,盼望再度被提拔。2011年春天,因著我的狂妄本性竊取了神的榮耀,各方面工作沒有了果效,被調整盡小區負責人本分。雖然本分被調整了,可我還是沒從地位上下來,總覺得自己還是比別人高,比別人強,心裡暗立心志:等我作工有果效了,我還會盡中層負責人的本分,別人都不行。神的話說:「我是公義,我是信實,我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真是神在暗中鑒察著我的存心,神最知道我被敗壞得有多深,不忍心看我走在錯誤的道路上被淘汰,墜落陰間,神擺設人事物,試煉熬煉來拯救潔淨我的敗壞性情。

試煉熬煉來拯救潔淨我的敗壞性情

2011年夏天,有一天上層帶領來信通知我去聚會。到了約定時間,我騎車到了聚會的地方,另兩名同工(以往的作工對象)也已到了。等了半天上層帶領還沒來,我不由自主地又站在地位上詢問起她們的情形與工作情況,針對一些問題我還找了神的話語與她們交通,她們高興地說問題解決了,我心裡美滋滋的,不由得想:「上層帶領忙,不能讓我給她們聚會嗎?我做了幾年中層負責人,這些工作又不是沒幹過。」當我流露這樣的想法時,第二天早上又來了一名同工姊妹(以往的作工對象),我便問她:「你也是來聚會的嗎?帶領沒來,昨天我們三人一起交通了工作上的問題,今天帶領再不來,我們就打算走了,回去還有許多工作要做呢!」姊妹說:「帶領不來了,今天咱們一起交通吧!」聽了她的話,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來:「噢,原來帶領是叫她來和我們聚會的,帶領安排了她澆灌我們啊!」我外表答應下來,但心裡卻七上八下的,翻江倒海般的難受,很是不服不滿,心想:「叫她來澆灌我們,她能交通出什麼?以往都是我給她聚會,對她我還不了解嗎?素質差,道理多,自己都不進入,還來給我們聚會,帶領真不會選人!唉!我這個人才帶領怎麼就看不見呢?我哪裡不比她強……」我心裡越想越苦。這時,姊妹已讀完了神的話,對我說:「姊妹,你先交通吧!」我應付著說了幾句,便低頭不語了,坐在那裡就如針扎一樣難受,真想起身就走,但礙於臉面硬撐著。我發現姊妹好像受轄制似的,說話吞吞吐吐,沒交通幾句話,就問我們能不能聽懂。此時,我心裡更不服了:「還問我們能否聽懂,又不是談多麼高深的真理,你讀神的話我們還能聽不懂嗎?有你這樣聚會的嗎?來了也不問我們的情形與工作情況,不了解問題怎麼交通真理呀……」這時,一個同工提出個問題,我看姊妹解決不了,便誇誇其談地交通了起來,通過交通問題解決了。我瞟了姊妹一眼,看到她低著頭坐在那裡,我心想:「你還給我們聚會呢!這麼簡單的問題都解決不了,還聚什麼會呀!還是我能解決同工提出的問題吧!你不行,我做中層負責人還差不多!」看到姊妹解決不了實際問題,我心裡暗自高興。到了晚上,我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心裡想不通:帶領怎麼用她不用我呢……正想著,一個同工說:「我看來的這個姊妹也不能解決咱們的問題,還不如咱們幾個人交通得好!」聽到這話,我心中竊喜,但還假惺惺地說:「咱們明天和姊妹交通交通吧!」心想:「不光我不服,同工也不服,你帶領不了我們,下次別來了!」第二天,我們便給姊妹提出聚會時要先了解人的情形與工作情況,再結合神的話交通解決。姊妹聽了說:「好,我接受。」之後姊妹便又繼續交通。我只是勉強坐在那兒,一句話也沒聽進去,心裡抵觸,根本不配合姊妹的工作,心想:聽你交通還不如我回去自己看神的話呢!就盼著趕快結束聚會好回去……一天的聚會我心不在焉,最後,總算熬到了散會,我終於鬆了口氣,騎上自行車飛快地回去約同工聚會。

晚上見了兩個同工,我剛開始交通,突然就覺得身體不舒服,立時上吐下瀉,半個小時後,兩眼睜不開了,躺在床上,四肢無力,一動也不能動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兩個同工擔心地說:「你下午來時還好好的,怎麼這麼快就得病了?」姊妹給我買來藥,吃了藥也不起作用。我心想:我也沒吃什麼東西呀?怎麼會突然得了這麼重的病呢?夜裡我起來上廁所時走到院子裡,立時心跳加速,四肢無力,一下癱倒在地,像要斷氣似的,雖然我心裡很清醒,可怎麼也起不來。那一刻我心裡很害怕,覺得要死了,痛哭流淚地向神默默地禱告:「神啊!我臨到這麼重的病,不知道哪裡抵擋了你,求神開啟我,讓我認識到,我願向你悔改……」禱告完,漸漸地不難受了,我又回到了床上躺下,心裡不住地向神禱告呼求,一時一刻也不敢離開神。之後,我上吐下瀉的病慢慢好了,可剛硬麻木的我並沒有在這事上真正尋求神學到功課。一天,上層帶領又召集我們幾個同工一起聚會,見面後帶領就問我們:「上次姊妹來和你們聚會怎麼樣?」我一聽這話,立刻表示對姊妹的不滿,還沒等我說幾句,帶領直接對付我:「你太狂妄自大了,不順服神的作工,就是一個三歲小孩給你讀神的話也得聽呀,你不是聽這個人的,是順服神的話,姊妹給你們讀的是神的話,就是交通不了什麼,讀神話也得聽呀!你還爭權奪利,不服氣,排斥人,挑毛撿刺的,你這不是與神對抗嗎?……」聽了帶領的這番話我心裡很不服氣,心想:「肯定是姊妹回去向帶領告我的狀,要不然帶領怎麼能知道呢?這次是完了,上層帶領知道我狂妄,人性次,爭權奪利,信神多年不追求真理,看來我是沒有被提拔的機會了,恐怕連小區負責人都保不住了,唉,都是這個姊妹給造成的!」我越想越生氣,越生氣就越鑽人鑽事……

向神禱告

聚會回來後,我心裡很痛苦,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此時我心裡很痛苦,因著我瞧不起姊妹,不能順服你的作工,不維護教會工作遭到了上層帶領嚴厲的修理對付,我活在黑暗中怨人怨事,卻不明白你的心意,願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認識自己的敗壞,能夠學到我該學的功課。」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很少認為自己太卑鄙因而遭受這樣的試煉,而是認為自己太不幸了,而且說我總是對你挑毛揀刺。事到如今,你對我說的、對我作的到底有幾分認識?別以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萬丈,你並不比別人聰明,甚至可以說,你比任何一個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愛,因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從沒有自卑感,似乎你對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實,你根本不是什麼有理智之人,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麼,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麼,所以我說你甚至比不上一個對人生毫不覺察但卻仰賴上天的賜福而種地的老農。你對你的人生太不屑一顧,竟然不曉得有知名度,更沒有自知之明,你,太高大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學無術的人不就是畜生嗎?》)神句句審判的話語如利劍刺在了我的心上,使我幡然醒悟。想想自己上次聚會的種種表現不就是在作惡嗎?我卻絲毫不認識自己。當病痛管教臨到時,我沒有真正去反省認識自己與神敵對的撒但本性,神又藉著帶領的對付修理來幫助我認識自己,可我不但不反省認識自己卻將眼光盯在姊妹身上,認為是姊妹告我的狀,完全活在了鑽人鑽事的情形中,一點也不接受來自神的審判刑罰,我真是個善惡不分、糊塗透頂的渾人。反覆揣摩著神的話語,不由得回想起上次聚會的情景,當我看到參加聚會的幾個同工都是我以往的作工對象,並且帶領沒有去時,我狂妄自大、自高自傲的撒但性情就不由自己地膨脹起來,誰也沒放在眼裡,總覺得自己比她們都強、都高,便站在地位上作工講道顯露自己,厚顏無恥地給別人當起帶領來。但當得知一姊妹是代替帶領來聚會時,看到姊妹比自己地位高了,觸及自己的地位之心,心裡就嫉妒,不服氣,有意排斥、轄制姊妹,嫌棄姊妹素質差,貶低她道理多,不會看人情形用真理解決問題等。當同工提出問題姊妹解決不了時,我更是幸災樂禍,趕緊給同工解決問題以顯示自己高明,讓同工們看我比姊妹強,還是我有工作能力,從而對姊妹及上層安排姊妹給我們聚會有看法。看到我狂妄得已失去了理智,沒有一點敬畏神之心,真是不知羞恥!姊妹讀神的話時,我不但不配合交通,反而還拆台,拉幫結夥,讓同工聽我的,孤立姊妹。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雖然我已看出姊妹受我的轄制,卻毫無一點自責、愧疚之感,還能變本加厲地打擊姊妹,我這樣與神作對,又怎能不讓神憤恨!從我對待姊妹一言一行的表現中,更顯明了我的卑鄙存心,人性的惡毒,對姊妹不能包容忍耐,沒有愛心幫助,絲毫不體貼神的心意,不維護姊妹的工作,看到姊妹作工作不合自己的意就故意雞蛋裡挑骨頭,打著幫助姊妹的幌子變相地排斥、打壓她,我為維護自己的地位,這樣沒有人性地對待姊妹,竟然毫無一點良心知覺!反省我從小到大都是憑著撒但狂妄的本性活著,處處事事都想比別人高,比別人強,把自己看作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心中無神,目中無人,從沒有自卑感,如同天使長一樣,總想與神平起平坐,與神爭奪地位,與神較量,活出的完全是撒但的樣式。神今天給我蒙拯救的機會,讓我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脫離撒但的捆綁,活出人樣,而我卻狂妄自大,總是爭名奪利,即使調整使用也不反省自己到底追求什麼,走的是什麼道路。我狂妄自大,自以為是,高舉見證自己、顯露自己,總想掌權自己說了算,站在地位上說話作工,把人帶到了自己面前,到現在有的同工還仰望我,我憑「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出人頭地,高居人上」等撒但毒素活著,認為自己比別人強,總給別人當老師,我的確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毫無理智地擺弄自己那些一文錢不值的臭道理到處演講,真是不知羞恥!我所流露的正是受狂妄本性支配的敗壞性情,完全憑著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活著,沒有一點人的模樣。我口口聲聲說聽神的話,順服神、滿足神,就因有姊妹顯不出我了,我就對姊妹抵觸、不服,不接受姊妹所讀的神的話語,這也正顯明我的實質是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我這哪是在信神啊?分明是有意抵擋神。此時,我心裡懊悔不已,淚水止不住地流出來:「神啊!我真是該死!我不是個追求真理順服神作工的人,平時喊的順服你全是道理,對待你話的態度就是對待你的態度,對你沒有一點敬畏之心,你道成肉身發表真理來拯救人,而我卻狂妄自大,不接受真理,硬著頸項與你敵對,真是毫無一點理智良心。若不藉著這次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我真不認識你的作工這麼實際、全能、智慧!神啊!今後我願順服聽從你話,接受真理,不再與你作對了。」神藉著病痛來管教我,又藉帶領對付我,讓我真實地體嘗到了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人有悖逆敗壞,對神不順不服,就得受到神的審判刑罰。正如神的話所說:「人都因著他刑罰、審判的工作看見了他的性情,由此對他有了敬畏的心。神是讓人敬畏的,是讓人順服的,因為他的所是、他的性情並非是與受造之物相同的,是高於受造之物的。神是非受造之物,只有他是配讓人敬畏、讓人順服的,人是沒有資格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看了神的話,我從心裡感謝神的刑罰審判、試煉熬煉的作工臨到我,藉著神的擊打管教,使我對神的公義聖潔的性情有了些認識。當我悖逆抵擋神,嫉妒不服、看不起弟兄姊妹,與人爭奪地位時,神的威嚴烈怒立時就臨到了我,讓我體嘗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當我呼求神時,神的刑杖退去,但我仍不學功課,神又藉帶領嚴厲對付和神話語的開啟,我才反省到自己的罪惡行徑。從這次的審判刑罰中,我深深地體嘗到了神的威嚴烈怒中還包含著慈母般深沉的愛,神恨惡我的敗壞,又擔諒著我的軟弱,還在開啟帶領著我,讓我明白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神這樣試煉熬煉我,不是要顯明淘汰我,而是要變化我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是要潔淨我。當我走下坡路時,神精心地擺設環境來止住我作惡的腳步,不再沿著受懲罰的路走下去。此時,我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願意順服在神面前,尋求自己該進入的真理。

相關內容

狂妄得醫
83 一個狂徒轉變的過程
18 解決狂妄有路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