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警察抓捕後……

2024年03月08日

中國江蘇 朱楠

2004年4月的一天,上午10點左右,我騎自行車帶着一箱神話語書籍走在路上,突然被一輛麵包車攔截,從車上下來三個便衣警察,他們强行把我車上的袋子打開。一個警察翻開一本《話在肉身顯現》,説:「這人是信全能神的,帶走!」當時我心裏特别緊張,心想:「今天被抓,又没收這麽多神話書,他們肯定不會輕易放過我的,肯定要判刑坐牢了。」我在心裏邊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加給我力量,能够有信心經歷接下來的環境。隨後,警察就把我帶到了派出所。

下午兩點左右,警察隊長周某開始審問我:「這些書從哪兒來的?要往哪兒送?快説!」我心想,我是絶對不會出賣神家利益的,就没搭理他。他拿起一本神話書猛地朝我頭上砸,邊砸邊駡:「你説不説?不説,我今天打死你!」打了我五分鐘左右,我被打得頭很疼,耳朵嗡嗡地響。我心裏很氣憤:「我信神走人生正道,犯哪條法了?你們强行抓我,還毒打我,真是太邪惡了!」見我不吱聲,周某氣急敗壞地又拿着書使勁地朝我頭上砸。我不知道被砸了多少下,只是感覺到頭疼得像要炸開似的,站都站不穩了。我本能地雙手抱着頭蹲了下來,這個時候,他又一脚猛踢我小腿的迎面骨,我被踢得摔倒在地上。他大聲逼問我:「你到底説不説?書是從哪兒來的?你們教會帶領是誰?」我没吭聲,他又猛踢我的兩條腿,我被踢得鑽心地疼。他邊踢邊駡:「你成啞巴了?你不會説話啊?」他還用一些特别污穢下流的話駡我。這時周某又歪着頭色迷迷地看着我説:「你再不説,我就把你關到小黑屋,我的兄弟們很多,讓他們好好享受享受。」我心裏邊特别地噁心、氣憤:「你們身為人民警察,竟然能説出這樣骯髒下流的話,簡直連畜生都不如!」他見我没搭理他,又猛踢我的小腿、胳膊,越踢越使勁,嘴裏還駡道:「我看你是不是真啞巴了。」當時,我被踢倒在地上一動也不能動了。他還是繼續不停地踢我的小腿,最後我的腿被踢得麻木没了知覺。想到自己從來没有被人這樣打駡羞辱過,心裏感覺委屈、難受,又想到要是警察繼續這樣不停地踢,我的腿會不會被踢斷了呀?要是殘廢了,我下半輩子還怎麽生活呀?我有些痛苦軟弱,心想:「要不我就説一些無關緊要的?」但轉念又一想,「不行,只要我一鬆口,他們就會一直追問下去,萬一我説漏嘴出賣了,那不就真成猶大背叛神了嗎?」我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很軟弱,願你保守我,加給我受苦的心志,能够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説:「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今天被他們毒打、羞辱,這是為義受逼迫,哪怕真的被打殘了,但能站住見證滿足神也值了,也是蒙神稱許的。我要是為了肉體不受苦而選擇背叛神,出賣神家利益當了猶大,最終觸犯了神的性情,成了羞辱神的記號,那才是永遠的痛苦,一輩子也彌補不回來了。這時,我感到能為滿足神受這點苦,羞辱撒但,是一件榮幸的事,心裏不感覺那麽委屈難受了。後來我又想到神的話説:「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着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是人生命的源頭》神的話給了我信心,神主宰一切,我的命也在神手中,我的腿會不會被打殘,是神説了算,神不許可,警察也不能把我怎麽樣,即使真的是被打殘了,我也没有怨言,也要站住見證羞辱撒但。

他們打了我大概兩個小時左右。當時我小腿、胳膊被踢得又青又腫,疼痛難忍,腿一點兒都動不了了。那個警察惡狠狠地説:「我看你是無可救藥了,敬酒不吃吃罰酒!」他招呼一聲,四個男警就强行地把我抬到車上,我不知道他們要把我帶到哪兒。在車厢裏,幾個警察圍着我調戲道:「今天晚上叫你好好過過癮。」一個警察説:「我第一個上。」另一個則拍着手興奮地喊:「好,你打頭陣!」説完他們哈哈大笑。我心裏特别地氣憤,也有些害怕,他們就是人面獸心的魔鬼,什麽惡事都做得出來,萬一我真被他們凌辱了,我還怎麽有臉活下去呀?痛苦無助中,我不住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帶領我能够在這個環境中站立住。禱告後,我就想到神的話説:「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裏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神的話使我明白了,今天臨到這個環境有神的許可,是神在檢驗我,我决不能向撒但妥協。我就禱告求神保守我,就是被折磨受羞辱,那也是為義受逼迫,是羞辱撒但最好的見證。想到這兒,我心裏就不那麽懼怕了,也有信心經歷接下來的環境。

晚上7點鐘左右,幾個警察把我扔到了看守所大廳的地上,一個女警當着這些男警的面把我的衣服扒得只剩下内衣内褲,接着就給我搜身。當時我渾身癱軟無力,没有一點兒反抗的餘地,那些男警看着我被脱光衣服,羞辱我説:「這麽漂亮,怎麽不去當妓女呢?」説完他們哄堂大笑。我從心裏邊恨透了這些魔鬼,真恨不得跟他們拼了!搜完身後他們并没有給我穿衣服,就直接把我拖到了審訊室,命令我靠墻站好。因着我的小腿被踢得腫得不能站立,頭也疼得嗡嗡直響,只能很吃力地靠墻站着。這時周某又逼問我書是從哪兒來的、教會帶領是誰,我没搭理他,他就用皮鞋的鞋後跟猛地朝我頭上砸。本來我的頭就很疼,又被他這麽砸,我疼得實在承受不了了,就蹲了下來。他又猛踢我小腿的迎面骨,我被踢得摔倒在地上。他邊踢邊駡:「我叫你不説!不説,我今天打死你!」我聽後心裏邊就有些害怕,心想:「要是真被他們打死了,家人不知道,弟兄姊妹也不知道,到時候連個收尸的人都没有。」當時,我感到特别的無助,趕緊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説:「你知道在你身上有没有真實的信,有没有真正的忠心,有没有為神受苦的記録,有没有對神絶對的順服」。《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告誡三則》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今天臨到共産黨的逼迫、折磨,這是神對我的檢驗,看我對神有没有真實的信心和忠心,可我擔心自己被折磨死,就活在害怕中,看到自己對神的信心實在是太小了。我在心裏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的信心太小,願你加給我力量,能够承受住警察的毒打。」我不知道被踢了多少下,只是感覺到頭疼得發矇,整個人都是迷迷糊糊的,眼睛也疼得睁不開,呼吸特别地困難,就感覺自己快要死了。後來,我就什麽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早晨,我迷迷糊糊地聽到有人在喊我,醒來後,發現我躺在牢房裏。我的手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頭上是一個個大包,兩條腿又青又腫不能動,身上穿的還是内衣内褲。被凍了一夜後,我渾身發燙,可警察和犯人絲毫不管我的死活。我心想:「難道我就要這樣活活地凍死、疼死嗎?」這個時候,我想起了平時最愛唱的神話語詩歌一個人的命運到底會怎樣》:「你知道在你身上有没有真實的信,有没有真正的忠心,有没有為神受苦的記録,有没有對神絶對的順服,若你没有這些,那在你身上還有悖逆、欺騙、貪心、埋怨,因為你的心并不誠實,所以你從來就得不着神的賞識,從來就没有在光明中存活。一個人的命運到底會怎樣,關鍵在乎這個人有没有一顆誠實而且是鮮紅的心,在乎這個人有没有純潔的靈魂。《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告誡三則》我臨到肉體受苦,加上得病没人搭理,心裏邊委屈難受,順服不下來,我對神哪有一點順服?之前口口聲聲地説願意受苦、順服神,要為神站住見證,這不都是對神的欺騙嗎?想想約伯受試煉的時候,他失去萬貫家産、兒女,還渾身長滿毒瘡,臨到那麽大的試煉,他都不埋怨神,還能説出賞賜的是神,收取的也是神,依然稱頌神的名,順服神,為神作出了響亮的見證。看到我的身量實在是太小了,對神還没有真實的相信與順服,太悖逆神,太傷神的心了。我願意效法約伯,哪怕接下來病死或者是被折磨死,我也要站住見證,羞辱撒但。没想到這個時候一個犯人把我的衣服從外面抱了回來,給我穿上了。

前五天的時間裏,我一直躺在地上不能動彈,也没有吃飯。一天,我聽一個犯人對看守所的所長説:「這個人幾天没吃没喝都快要死了,不如把她送回去吧!」所長説:「不能放,她後面還有大魚呢!她要是不説,就是把她的嘴撬開也要讓她説出來!」我聽後剛開始并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他們真的要撬我的牙。半個小時後,警察就叫來了三個男犯人,他們强行地把我抬到了一間小黑屋裏面,其中兩個犯人拽住我的胳膊把我摁在地上,另一個犯人用一根大約小拇指粗的鐵棍,抵着我的門牙使勁地撬、使勁地搗。我疼得兩腿直蹬,拼命地反抗,他們邊撬邊惡狠狠地説:「我讓你不説!把你的牙撬完看你説不説!」大約撬了有十分鐘左右才停了下來,我感到疼痛難忍,就用舌頭抵了一下牙齒,感覺有四顆門牙都被撬鬆動了。他們見我還是什麽都不説,又接着撬,我感覺鑽心的疼,滿嘴全都是血,渾身直冒冷汗,頭髮都被汗濕了,眼泪也是止不住地往下流。他們又撬了五分鐘左右才停了下來。這時,他們又拿來管子準備給我灌稀飯和牛奶,我知道他們是怕我不吃飯會餓死,就没法從我口裏得到教會情况,我就緊緊地閉着嘴不讓他們插管子。我心想:「餓死算了,免得被他們繼續這樣逼問折磨。」他們死死地摁住我,强行地把管子插到我的嘴裏邊,我被嗆得實在是承受不了了,感覺每一分鐘都特别的痛苦難熬。我心想,還不如死了算了,死了就不用再受這些折磨了。可又一想,我是怕受苦才想死,這不是太懦弱了嗎?這也没有見證。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説:「不要灰心,不要軟弱,我會向你顯明,國度路上不是那麽一帆風順的,哪有那樣便宜的事!輕而易舉就想得福,不是嗎?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試煉,否則你們愛我的心不會加强,對我不會有真正的愛,哪怕是一點點的環境,人人都要過關,只不過是程度不同罷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四十一篇》在神話語的帶領之下,我有了信心,不管魔鬼怎麽折磨我,我都要好好地活下來,站住見證,讓撒但蒙羞。

幾天後,警察隊長周某又審問我:「你想好了没有?你們教會帶領是誰?書是往哪兒送的?」我説:「我不知道。」他看到我態度堅决,就把我丈夫找來了。丈夫一進屋就哭着勸我:「警察説了,你該交代的趕緊交代清楚,説了咱就可以回家了。」我意識到這是警察想利用情感來引誘我背叛神,他們真是詭計多端。我態度堅定地對丈夫説:「我没什麽可説的。」周某又接着説:「你想不想你女兒啊?你要是想她了,我們就讓她過來看看你?」我聽後心裏特别地噁心、厭煩,這些魔鬼真是變着法地來引誘我背叛神,真是太邪惡了!我心想:「不管你們用什麽手段花招,我决不會讓你們的陰謀得逞。」于是我態度堅定地説:「叫誰來都没用!」他氣得指着我惡狠狠地説:「我看你是無可救藥了!你去打麻將,幹什麽都行,幹什麽非要信神?你信神,你的子孫後代都不能當兵,不能考公務員,不能考大學。」我反駁他説:「他們的命運都在神手中,不是哪一個人説了算。」他氣得直跺脚,指着我駡:「我看你是無可救藥了!」説完,他氣哼哼地走了。我在心裏不住地感謝神。

後來,共産黨以「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判了我勞教一年半。當時我心裏很平静,覺得即使判刑坐牢那也比當猶大背叛神强。想到我只是信神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而共産黨却强行地給我定罪判刑,我心裏恨透了這個邪黨。想到神的話説:「什麽古代傳人,什麽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與進入 八》共産黨口口聲聲地宣講公民信仰自由,其實都是愚弄欺騙人民的鬼話,背地裏却采取各種手段來抓捕、迫害信神的人,讓人都背叛神,跟從它,妄想把人牢牢地控制在它的手裏,聽它的,為它歌功頌德,最後和它一起下地獄受懲罰,真是太邪惡了!要不是藉着這次親身經歷,我對它仇恨神、抵擋神的惡魔實質不會有真實的分辨,也不會從心裏弃絶它、背叛它。我暗立心志:它越是這樣逼迫我,我越要好好信,信到底!

在勞教所裏,每天凌晨兩點鐘起床背監規,有四大黑板,根本背不完。6點鐘就要到車間去幹活,有時是裁剪被套、窗簾,有時是釘桌布上的珠子、鈎毛衣邊、手工縫鞋子等等,有時還讓我往樓上扛100多斤重的布匹,一直幹到晚上10點鐘左右,每天還得拿一些手工活回去做,一般都要到12點鐘才能睡覺。有時監規背不好還不讓睡覺。同監室住的有八個人,只有我一個人是信全能神的,白天幹活的時候獄警就讓我一直站着,不讓坐,不讓説話,而其他人不僅能自由活動,還能站着,能説話。我的腿就站得發腫,一摁就是一個窩。那個時候我又累又睏,加上營養不良,站着幹活的時候腿疼腰酸,頭昏昏沉沉的,心裏就特别地痛苦、壓抑,感到度日如年。想到以往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讀神的話,唱歌跳舞贊美神,心裏自由釋放,今天我却獨自一個人承受這種非人的折磨,還有一年多的時間,我怎麽能熬得過去呀?真是一天都不想再呆下去了。痛苦無助中,我就趕緊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能够明白神的心意。禱告後,我想起了神話語詩歌《得勝者之歌》:「為你們的祝福你們可曾接受?為你們的應許你們可曾去追求?你們必在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的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必在萬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勝者,必在大紅龍的國垮台之際,而站立在萬人之中作我的得勝之證據,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强不動摇,因着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我的榮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九篇》神的話使我明白了,得勝者是在苦難的環境中、撒但的圍攻之下,還能對神不失去信心,還能順服神,對神忠心到底,在撒但面前為神作響亮的見證。我今天經歷這些逼迫痛苦,這是神對我的祝福,是為了成全我的信心,也是給了我一次作見證的機會。雖然我有痛苦軟弱,但是神一直在我身邊陪伴着我,用他的話語帶領引導着我,有神與我同在,我并不孤單,肉體再痛苦,我也得依靠神站住見證,羞辱撒但。認識到這兒,我心裏有了信心、力量,不再感覺到那麽痛苦難熬了。

2005年11月下旬,漫長的牢獄生活終于結束了。半年後,我被撬鬆動的牙齒就掉了三顆,去年我滿嘴的牙都掉光了。經歷了共産黨的抓捕迫害,雖然肉體受了許多痛苦和折磨,但是讓我徹底看清了共産黨與神為敵的惡魔實質,從心裏弃絶它、背叛它,也看到了神的全能智慧,藉着大紅龍瘋狂的逼迫,讓我長了分辨,不再受共産黨的蒙蔽,信神跟隨神的心也更加堅定了。這都是神的愛,神的祝福啊。感謝神的帶領!

上一篇: 我被抓捕後……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黑暗魔窟中閃爍的生命之光

山東省 林櫻 我叫林櫻,是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在没信全能神之前,為了生活得更好一些,我總想憑着自己的能力打拼,但事與願違,我却處處碰壁、受挫。飽嘗了生活的艱辛,我感到身心疲憊、苦不堪言。就在我痛苦無助時,一個姊妹將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當看到神的話説「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

我信神遭受的迫害

中國黑龍江 趙明恩2003年5月的一天,晚上8點多,我盡本分剛回到家,三個警察突然衝過來,抓住我的胳膊給我戴上手銬。我嚇得心怦怦直跳。這時,一個警察搜走了我身上的傳呼機。我説:「我犯什麽法了?你們為什麽抓我?」他鐵青着臉説:「你信全能神是國家不允許的,違反了共産黨的政策,抓的就是…

生命的財富

山東省 王君 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幾年來,我們夫妻二人都是在中共的逼迫中經歷過來的。在這期間,雖然我有軟弱,有痛苦,有眼泪,但藉着經歷中共的逼迫,我得的實在太多了。這樣的苦難經歷不僅使我看清了中共反動邪惡的撒但本質與醜惡嘴臉,而且也使我認識了自己的敗壞實質,領略了神的全能、智慧,…

我因運送書籍遭受的酷刑

中國河北 郭强2015年冬天的一個晚上,當時已經是深夜了,我開着車去運送神話語書籍。在盤山道上的一個拐彎處,我看到遠處有警察在查車,旁邊還有三輛警車。當時,我心裏咯噔一下:「壞了,我車上有上百本書,要是被警察查到的話,肯定往死裏整。」但是晚上車燈特别明顯,如果我現在停車或者掉頭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