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麽不願意擔擔子

2022年11月15日

韓國 同心

2021年10月,我操練負責視頻工作。與我配搭的張毅弟兄和李晨曦姊妹盡本分時間都比我長,作工經驗也多,很多工作都是他們主要跟進、張羅。加上我剛操練,各方面業務都不太懂,就順理成章地做起了小跟班,覺得只要自己負責的這攤工作不出問題就行,其他事有他們出面解决,就算我少操心也没有人會追究。慢慢地,我的負擔越來越小,對他們負責的工作很少了解、參與,一起討論工作也不怎麽發表觀點,空餘時間就看看外邦視頻,放鬆放鬆,覺得這樣盡本分還挺好。

一天中午,帶領突然找我們,説張毅和李晨曦要去其他地方盡本分,讓我以後多點負擔、多操心,把視頻工作給擔起來。這突如其來的變動讓我瞬間呆住了,「我操練的時間不長,這麽多工作要跟進,那工作壓力得多大啊?而且他們負責的工作還比較複雜,得時刻關注着,對于弟兄姊妹業務上的缺少還得找資料輔導。張毅和李晨曦業務比我好,平時都那麽忙碌,我這剛操練不得花更長的時間嗎?那以後還有閑着的時候嗎?要是擔不起來耽誤了工作,那不就留下過犯了嗎?與其這樣,還不如讓帶領找更合適的人來擔任。」帶領見我不吭聲,問我是怎麽想的。我心裏抵觸,一句話都不想説,商量完工作我就走了。一想到以後工作上的各種問題、難處都得我一個人來擔當,我就覺得壓得喘不過氣來,覺得這樣的日子肯定很難熬,思來想去還是覺得自己擔不起這個工作。這時,帶領發消息問我的情形怎麽樣,我連忙回覆:「我感覺自己擔不起這個工作,要不你們再找更合適的人吧。」帶領又問我:「你是根據哪方面衡量,覺得自己不合適的?」這一問,我還真不知道怎麽回答。我還没有嘗試,也不知道能不能勝任,只是想到以後工作上的壓力以及肉體要受的苦,我就想拒絶,這不是推托責任、拒絶本分嗎?想到每天臨到的人事物都有神的許可,我應該順服下來,我就向神禱告:「神哪,與我配搭的兩個弟兄姊妹調走了,讓我一個人來擔當工作,我心裏抵觸不願意順服,我知道這樣的情形不對,但我不明白你的心意,願你開啓帶領我,讓我能認識自己,順服下來。」

後來,一個姊妹給我發了一段神的話,很針對我的情形。神説:「誠實人的表現是什麽?首先,對神的話没有疑惑,這是誠實人的一種表現;另外,誠實人最重要的表現就是在凡事上尋求真理、實行真理,這是最關鍵的。你説你很誠實,但神所説的話你總放在腦後,自己想怎麽做就怎麽做,這是不是誠實人的表現?你説,『雖然我素質差,可我的心誠實』,但臨到一個本分你怕受苦,怕盡不好要承擔責任,你就找理由推托,或者建議别人去做,這是不是誠實人的表現?這很明顯不是誠實人的表現。那誠實人應該怎麽做呢?應該順服神的安排,在自己該盡的本分上盡上忠心,力求滿足神的心意。這裏有幾方面表現:一方面是用一顆誠實的心把本分接受過來,不考慮自己的肉體利益,不三心二意,不為自己圖謀,這是誠實的表現;另一方面是盡心、盡力把本分盡好,把事情辦好,把你的心、你的愛都用在本分上來滿足神。這就是誠實人盡本分該有的表現。如果你明白的、知道的不去做,十分勁只使五分六分,這就不是盡心盡力了,這是藏奸耍滑。盡本分藏奸耍滑的人是誠實人嗎?絶對不是,這樣圓滑詭詐的人神不用,必須淘汰。神只用誠實人盡本分,就是忠心效力者也必須是誠實人,一貫應付糊弄、藏奸耍滑的人都是詭詐人,都是魔鬼,都不是真心信神的人,都是被淘汰的對象。有些人覺得『做誠實人就是達到説實話不説謊話就行了,其實做誠實人是容易的』,這種説法怎麽樣?做誠實人是這麽小的範圍嗎?肯定不是,你得把自己的心亮出來交給神,這是誠實人該有的態度。所以説,誠實的心太寶貴了。言外之意是什麽呢?就是這顆心能支配你的行為,能改變你的情形,能使你有正確的選擇,使你能順服神得到神的稱許,這顆心太寶貴了。你有這樣誠實的心,那你就應該活在這樣的情形裏,有這樣的行為,有這樣的付出。《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第三部分》神的話讓我很蒙羞。誠實人臨到本分,不考慮盡這個本分需要承擔什麽風險,更不會因為怕受苦就推托、拒絶,而是先接受過來,全心全力去做,這才是誠實的態度。可我對待本分的態度呢,一聽到配搭的兩個弟兄姊妹要調走,我就擔心自己的工作量加大,操的心多、壓力大,萬一工作作不好還得承擔責任,就以我勝任不了工作為藉口來推托,我真是詭詐,没有良心。想到平時我總在神面前禱告立心志要體貼神的負擔,可一臨到實際環境我却體貼肉體,没有一點兒實行真理的實際,只會説空話來欺騙神。我要是真體貼神心意,知道自己擔不起工作,眼目前還找不到合適的人,我就應該加緊學習業務,和弟兄姊妹共同配搭,讓視頻工作不受影響,這才是一個有良心、有人性的人該做的。如果到最後自己實在勝任不了,臨到調整或者撤换,就順服神的擺布安排,這樣實行才有理智。想到這兒,我心裏坦然一些了。

之後,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話,對自己之前盡本分的態度有了點認識。神説:「不追求真理的人盡本分都是不負責任的心態,『有人領着我就跟着,領到哪兒我就跟到哪兒,讓做什麽我就做什麽,至于擔責任、操心,或者多費點心思、盡心盡力啊,這就達不到了』,他就不願意付這個代價。只願意出力,不願意負責任,這就不是真實盡本分的態度。盡本分得學會用心,人有良心就能用心,如果總也不用心,證明這人没良心,没良心的人得不着真理。為什麽説得不着真理呢?他不知道怎樣向神禱告尋求聖靈的開啓,不知道怎樣體貼神的心意,不知道怎麽用心揣摩神的話,也不知道怎麽尋求真理、尋求明白神的要求與神的意思,這就是不會尋求真理了。你們有没有這些情形,就是無論臨到什麽事,無論盡哪方面本分,都能常常安静在神面前,用心揣摩神的話,用心去尋求真理,用心去揣摩該怎樣盡這個本分才合神的心意、該具備哪些真理能達到合格盡本分,這樣尋求真理的時候多不多?(不多。)用心盡本分,能够負責任,這得需要人吃苦付代價,不是嘴上説説就行了。盡本分不用心,總想出力,本分肯定盡不好,只是走走過程就完事了,到底做得怎麽樣自己也不知道。你用心就能達到逐步明白真理,你不用心就達不到。盡本分用心了,追求真理用心了,你就能逐步地明白神的心意,逐步地發現自己的敗壞與缺少,也能逐步地掌握自己的各種情形;你只注重出力,不用心反省自己,那你對自己心裏的真實情形,對自己在不同環境下的各種反應以及敗壞流露就發現不了,如果存在問題不解决會造成什麽後果你自己也不知道,這就很麻煩。所以説,信神稀裏糊塗不行,你得隨時隨地地活在神面前,不管臨到什麽事,總得尋求真理,在尋求真理的同時還得反省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形存在什麽問題,趕緊尋求真理解决,這樣才能盡好本分,不耽誤工作,最主要的是不但盡好了本分,還有生命進入,還能解决自己的敗壞性情,這樣才能進入真理實際。如果你心裏常常琢磨的不是盡本分的事,不是涉及真理的事,而是被外面的事物纏累,心思活在這些肉體的事上,那你還能不能明白真理呢?還能不能盡好本分活在神面前呢?肯定不能了,這樣的人就没法達到蒙拯救了。《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神揭示的這種盡本分的態度就是我的真實情形。想想我剛來盡這個本分時就没有什麽負擔,看到配搭的兩個弟兄姊妹比我有經驗,我就在後面做個跟班,只要保證自己的工作不出岔就行,做好了自己臉面風光,肉體也不會太累,所以我就只顧自己手頭的工作,至于他們負責的工作,我從不關心,工作中出現一些偏差、難處我也不當回事。當帶領問我組裏工作效率低是什麽原因時,我也答不上來。我這種態度就像外邦人打工一樣,哪是在體貼神心意盡本分哪?工作中出現一些問題,我不尋求真理、不總結偏差,也不揣摩尋求怎樣提升工作效率,總覺得有事同工頂着自己能清閑一些,一有時間就貪享肉體或者看外邦視頻,心越來越放蕩,離神也越來越遠。看到我在盡本分上根本就没有用心,只是在出力幹活,這樣做怎麽能盡好本分呢?這時我才意識到,神擺設環境讓我的「靠山」離開,一方面是給我機會操練,讓我學會操心,主動擔擔子,有難處多依靠神,尋求真理原則,更主要的是讓我認識自己盡本分疲疲沓沓、没有負擔的態度已經讓神厭憎。現在工作上有一些壓力,是促使我在本分上多用心,讓我往合格盡本分上够。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從心裏願意順服這個環境了。接下來的日子,我就有意識地在工作上多操心,發現視頻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就記録下來尋求解决,也給自己列了學習計劃,争取能盡早擔起這個工作。當自己的情形調整過來,心裏務正事的時候多了,每天過得也踏實一些。

後來又有一個姊妹跟我配搭,剛開始我還能有意識地多點負擔,可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姊妹各方面業務都不錯,專業知識也比我懂得多,我就把一些工作交給姊妹負責,之後就不怎麽參與了,有時礙于面子參加討論,但也不發表建議。我心想:「既然你能做就不用我多操心了,腦子也能清閑一會兒。」帶領提醒我得對工作多操點心,剛説完我能好幾天,但没過幾天又變成老樣子了。有時弟兄姊妹發信息説工作中出現一些棘手的問題需要趕緊解决,一看是姊妹主要跟進的工作,我就嫌麻煩,故意把消息設置成未讀,假裝没看見,想着過後姊妹會處理。雖然心裏也覺得這樣做不負責任,但看到工作正常進行着,我也就没太注重。幾個月後,我和姊妹分開負責視頻工作,這回我真的一個幫手都没有了,我知道接下來肯定得面臨很多的難處和問題。但想到我盡本分缺少責任心,也許這個環境對我有益處,我就在心裏告訴自己應該先順服下來。可實際配合時,發現我需要跟進的工作一下子增多了,每天都有處理不完的事,再加上我的業務水平不是太好,暴露的問題層出不窮,每次製作的視頻都會收到一些建議,每一個建議我都得花心思去解决。慢慢地,我僅有的一點熱心也快耗光了,時不時就琢磨:「我現在已經很努力了,可問題還是那麽多,要不還是讓帶領找更合適的人吧。」緊接着,我負責的幾個視頻接二連三地返工,我心裏就更消沉了。面對這些棘手的問題,我也不想去解决,越發地懷念之前和幾個弟兄姊妹配搭盡本分的日子,我可以無憂無慮地呆在他們身後,不用承擔這麽大壓力。那幾天,我盡本分没有勁了,走路腿都發沉,我才意識到我現在的情形根本没法繼續盡本分,我就向神禱告。尋求中,我突然想到了挪亞,他建造方舟時遇到很多難處、很多失敗,但他都没有放弃,堅持了一百二十年,最終造好了方舟,完成了神的托付,可我臨到一點難處就想撂挑子當逃兵,這不就是個懦夫嗎?想到這兒,我振作了一點兒,也能正確面對工作中的一些問題了。

靈修時,我看到神的話説:「凡是假帶領始終都不作實際工作,他們把做帶領當成做官來享受地位之福,把做帶領該盡的本分、該作的工作當成是累贅、麻煩,心裏對教會的工作是一百個抵觸,讓他監督工作,了解工作中存在哪些問題需要去跟進解决,他是一百個不情願。帶領工人該作的就是這些工作,這是本職工作,你作不到,你不願意作,那你為什麽還要做帶領工人呢?你來盡本分到底是為了體貼神心意還是為了當官享受地位之福?你如果是為了當官來做帶領,這是不是有點不知羞耻?這是人格最低下的人,没有尊嚴,厚顔無耻。你想享受肉體安逸,那你趕緊回世界去,憑你自己的本事去争、去搶、去奪,没人干涉,神家是神選民盡本分、敬拜神的場所,是人追求真理蒙拯救的場所,不是哪個人貪享肉體安逸的地方,更不是讓人養尊處優的地方。……有的人不管作什麽工作、盡什麽本分都不勝任,都擔當不起來,盡不到一個人該盡的任何義務、責任,這不就是廢物嗎?還配稱為人嗎?除了傻子、弱智與各種體殘的,哪個人活着不都得盡上自己的本分、責任?但這種人總是藏奸耍滑不想盡責任,言外之意就是不想好好做人。神賜給他素質、恩賜,給他做人的機會,他不能用在盡本分上,什麽事也不做還要處處享受得好,這類人配不配稱為人呢?不管交代給他什麽工作,是重要的還是一般的,是有難度的還是簡單的,他都應付糊弄、偷奸耍滑,出了問題還想推卸責任,什麽責任都不擔,還想繼續過寄生蟲的生活,這是不是没用的廢物?在社會上哪個人生存不是自食其力?一個人到成年了就得靠自己養活自己,父母的責任已經盡完了,即使父母願意養活他,他心裏也不會平安,應該能意識到『父母養育兒女的使命已經完成了,自己已是成年人了,又不是殘疾人,應該能獨立生活了』,這是不是一個成年人起碼該有的理智啊?如果真有理智就不可能繼續啃老了,他怕人笑話,失去臉面。那好逸惡勞的人有没有理智?(没有。)他總想不勞而獲,總想什麽責任也不盡,天上掉餡餅直接掉到嘴裏,總想一點活兒不幹就享受一日三餐,就有人伺候,就能吃好的喝好的,這是不是寄生蟲的思想?屬于寄生蟲的人有良心理智嗎?有人格尊嚴嗎?絶對没有,這類人都是吃軟飯的窩囊廢,都是没有良心理智的畜類,都不配存留在神的家中。《話・卷五 帶領工人的職責・帶領工人的職責(八)》神的話不禁讓我反思。監督、了解工作中的問題并尋求真理解决,這是帶領工人的本職工作,假帶領却覺得這是累贅,這説明他不是來盡本分的,而是來享福、當官的。對照自己的表現也是這樣。工作中的一些問題、難處都是我該負責解决的,我本應該藉此機會尋求真理補足自己的缺少,使自己長進更快,可我却因為難處太多就想拒絶本分,我作為負責人却不作實際工作,不解决實際問題,這不就是在貪享地位之福嗎?回憶之前的表現,有人和我配搭時,外表看好像我也作了一些工作,事實上幾個配搭的弟兄姊妹一分攤,我實際負責的工作没有多少,盡本分相對比較輕鬆,所以我就很享受這種安逸的時光。當配搭的兩個弟兄姊妹調走時,我的工作壓力大了,需要我受苦擔擔子了,我心裏就抵觸,甚至想背叛神拒絶本分。後來通過吃喝神的話,情形雖然有所扭轉,但遇到配搭的姊妹比我有經驗時,我的負擔心又小了,每天邁着四方步盡本分,也不願意操心。這次讓我獨立負責視頻工作,難處一多我又想逃了。看到我盡本分的態度挺奸猾,一旦肉體受苦或要擔責任,我就推托,總想换一個輕鬆、没有壓力的工作。其實,哪個工作都有難處,我的敗壞性情不解决,哪個本分都盡不好。看到我的本性就是厭煩真理,不喜愛正面事物,我不是真心來盡本分的,而是來享福的,這樣信到最後肯定是一場空啊!尤其看到神説:「他總想不勞而獲,總想什麽責任也不盡,天上掉餡餅直接掉到嘴裏,總想一點活兒不幹就享受一日三餐,就有人伺候,就能吃好的喝好的,這是不是寄生蟲的思想?」我就是神揭示的這類人,總想不勞而獲,享受别人的勞動果實,這不就是個廢物嗎?我越想越噁心自己。以往我最討厭那些白吃飯的啃老族,父母把他養大成人,他還窩在家裏,盡享受父母的,一點兒責任都不盡,這就是個窩囊廢,我現在的表現和他們有什麽區别啊!自責中,我向神禱告:「神哪,今天我才看到自己太自私,盡本分没有一點兒真心,心裏想的都是自己的肉體,就想做個寄生蟲,我這種墮落的思想觀點真的太可怕了。現在教會許多工作都急需人起來配合,可我却不思進取,不願意擔擔子,我就是個廢物啊!」

過後我就琢磨:為什麽每次我的工作壓力一大,臨到的難處多了,我就總想逃跑,拒絶本分?這背後的根源到底是什麽呢?尋求時,我看到了神的話説:「現在你對我説的話不相信,也不注重,到有一天這工作開展了,你全部都看見了,你就後悔了,那時你就傻眼了。有福你不會享受,有真理你不追求,你不是自找没趣嗎?現在雖説下步工作還未開展,但現在對你所要求的、讓你所活出的也不是額外的,這麽多工作,這麽多真理,就不值得你認識嗎?刑罰審判不能唤醒你的靈嗎?刑罰審判不能使你恨惡你自己嗎?你就滿足于活在撒但權勢之下,有平安,有喜樂,得着一點肉體安逸嗎?這不是最低賤的人嗎?看見救恩却不追求得着救恩的人是最愚拙的人,是貪享肉體的人,是享受撒但的人。你盼望信神没有一點難處,没有一點患難,没有一點痛苦,你總追求這些不值錢的東西,把生命却看得一文錢不值,而把個人的奢侈想法放在真理前面,你這人太没價值!你像猪那樣生活,你跟猪狗之類有什麽區别?不追求真理而喜愛肉體的人,不都是畜生嗎?没靈的死人不都是行尸走肉嗎?在你們中間説了多少話?在你們中間作的工作還少嗎?在你們中間供應你們的有多少?那你為什麽没得着呢?你還有何怨言呢?你没得着還不是因為你太寶愛肉體嗎?還不是因為你的想法太奢侈嗎?還不都是因為你太愚蠢了嗎?你得不着這福氣還能怪神没拯救你嗎?你就追求信神以後能得着平安,孩子没有病,丈夫有個好工作,兒子找個好對象,姑娘嫁個好人家,你的牛馬能够好好給你耕地,一年風調雨順,你就追求這些。你只追求生活安逸,别讓你家出事,颳風别颳在你身上,沙子别打在你臉上,洪水别淹着你家的莊稼,凡是灾都别涉及你,活在『神的懷抱』裏,生活在安樂窩裏面。就你這樣的孬種,一味追求肉體,你説你還有没有心、有没有靈?你不屬于畜生嗎?將真道白白地賜給你,你不追求,你還是不是一個信神的?真正的人生賜給你,你不追求,那你不是猪狗之類嗎?猪不追求人生,不追求潔净,不懂得什麽叫人生,天天吃飽喝足就睡大覺,真道賜給你你却没得着,兩手空空,這種猪一樣的生活,你還願意繼續下去嗎?這樣的人活着有何意義?生活卑鄙、下賤,活在污穢、淫亂之中,没有一點追求的目標,你的一生不是最下賤的一生嗎?還有何臉面去見神?這樣經歷下去,還不是一無所獲嗎?真道是賜給你了,到最終你能不能得着就在于你個人的追求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從神嚴厲的話語中我感受到,神對貪享安逸的人是極度地厭憎、反感,這類人在神眼中就是畜類,好逸惡勞、不思進取,總喜歡閑呆着,最後什麽本分也盡不好,什麽真理也没得着,就是個廢物!我就是這樣,盡本分就喜歡安安穩穩的,只要有本分盡,不被撤换、淘汰就行。一旦臨到難處需要自己受苦付代價的時候,我就往後縮,就想挑一些簡單的、順手的工作,我奉行的就是「人生在世,及時行樂」「做人得善待自己」這些撒但的生存法則。因受這些思想觀點的支配,我總貪享安逸,負責的工作一多我就嫌麻煩,就怕耽誤自己的休息時間;當需要多學一些業務時,我不實際付代價,導致一段時間後我在業務上没有多少長進,擔不起工作;甚至有時候我還不務正業,打着學習業務的幌子看外邦視頻,導致心靈裏越來越麻木、黑暗。我作為負責人,工作出現一些問題,本應該主動地跟進解决,可我一看問題有些棘手,就耍心眼兒不去搭理,導致工作進度耽延。更嚴重的是,我還總想找人頂替我,减輕我的壓力。我明知道視頻工作很重要,可我却滿足肉體臨陣脱逃,絲毫没有責任心。就像父母把孩子養大成人,當需要他為這個家付出的時候,孩子怕受苦,不願擔責任,這樣的人没有良心,就是個白眼狼。想想自己的表現也是這樣。神把我帶到今天,還恩待我,讓我盡這麽重要的本分,可我總怕受苦,總體貼肉體,我真的太没有良心了!我盡本分總喊難叫苦,貪戀肉體享受,不僅失去了得真理的機會,本分也盡得一團糟,留下的全都是過犯,最後肯定得被神厭弃、淘汰啊!

接下來,我就開始尋求實行的路途。我看到神的話説:「如果教會安排給你一項工作,你説,『不管作這個工作能不能露臉,只要交代給我了我就把它作好,把這個責任擔起來。如果安排我搞接待,我就全力搞好接待,把弟兄姊妹照顧好,盡力保證安全;如果安排我傳福音,我就裝備好真理,憑愛心傳好福音,盡好本分;如果安排我學外語,那我就用心去學,下苦功夫,盡快在一兩年内把外語學好,達到能給外國人見證神;如果要求我寫見證文章,我就認真操練,根據真理原則看事,學習語言知識,即使我寫不出言辭優美的文章,起碼也應該達到把自己的經歷見證説清楚,能把真理交通明白,能真實地見證神,讓人看了文章能得造就益處。無論教會交代給我哪項工作,我都要盡心盡力把工作擔當起來。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或者出現什麽問題,我都要禱告神尋求真理,根據真理原則解决問題,把事情辦好。不管盡什麽本分,我都要竭盡全力盡好本分滿足神。凡是我能達到的我盡量擔起我該承擔的責任,起碼做到不違背良心理智、不應付糊弄、不藏奸耍滑、不貪享别人的勞動果實,做什麽事不低于良心標準』,這是做人的最低標準,這樣盡本分就够得上是有良心理智的人了。盡本分起碼得問心無愧,起碼得對得起你的一日三餐,不是混飯吃,這就叫有責任心。不管你素質高低,不管你是否明白真理,總之你得有一種態度,『既然這工作交給我了,我就得認真對待,就得放在心上,盡心盡力地把它作好。至于能不能絶對作好我不敢保證,但是我的態度是盡力把它作好,絶不能應付糊弄。如果工作出現問題也應該承擔責任,保證吸取教訓,把本分盡好』,這種態度就是對的。你們具不具備這種態度?《話・卷五 帶領工人的職責・帶領工人的職責(八)》神的話讓我很受激勵,教會既然把這項工作交給我負責,我就得擔起一個成年人能擔起的責任,不管自己的素質好孬、工作能力怎麽樣,不管接下來盡本分臨到多少難處,我都不能退縮,得迎難而上,盡自己的全力把工作給擔起來。之後,每次收到大家提的視頻建議,不管是我没意識到的還是我不知道怎麽處理的問題,我都會主動地尋求解决路途,或找一些有經驗的人去諮詢。慢慢地,我對這方面業務也熟悉一些了,對原則也更清楚了。以前工作中出現棘手的問題,我會習慣性地推給配搭的弟兄姊妹處理,看到群裏消息我也不及時回覆,能拖則拖,現在我能主動地擔擔子,盡本分有負擔了。雖然配合的過程中會有難處,但當我用心依靠神的時候,藉着和大家一起討論,路途就越來越清晰了。

這段時間經歷過來,我才認識到自己這麽自私詭詐,盡本分藏奸耍滑不出力,不願意擔擔子。當我扭轉心態,願意體貼神的負擔,竭盡全力去配合的時候,我看到了神的帶領和引導,裏面也有信心了,願意操練做一個務正業、有良心、有理智的人。

下一篇: 對付修理後的轉變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高大的我在磨煉中變得低調

林 靜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父親是個老實巴交、生性懦弱的人,因此我家常常受到左鄰右舍的欺負。在我八歲那年,我家房子每逢下雨就漏雨,總是外面大下,屋裡小下,因此父母辛辛苦苦攢點積蓄準備建房。可鄰居卻霸佔了我家預備建房用的一棵大榆樹,父親敢怒不敢言,母親氣不過就前去與他們理論…

為神花費的摻雜

中國江蘇 姜平2020年4月的一天,我突然感到後背右邊疼得厲害。我以為是不小心扭傷的就没太在意,想着貼副膏藥緩解一下就行了,可誰知貼了膏藥反倒疼得更厲害了,好像針扎一樣,從前胸到後背穿心般的痛,嚴重的時候,就像爪子在抓我的肉和骨頭,那種撕心裂肺的痛真的没法形容。連續幾個晚上,我疼…

心靈的釋放

美國 鄭欣2016年10月,我和丈夫在美國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幾個月後,和我一起接受的王姊妹長進很快,弟兄姊妹都誇她素質好。有一次聚完會,我聽林姊妹説:「今天王姊妹交通對神話語的領受認識都是心裏話,也有一些亮光,對我挺有幫助。」其實,剛開始聽到大家這樣説,我挺羡慕,但時間一長,心…

實話實説讓我得到了什麽

美國 秋果前段時間,我看到神的話説:「討好、巴結、順情説好話,從字面上來看,每一個人應該都知道是什麽意思,這類人也是常見的。討好人、巴結人、順情説好話,多數時候都是為了得到人的好感、稱贊或者得着什麽好處而采取的説話方式,這是溜鬚拍馬的人最常見的説話方式。可以説敗壞人類多少都有這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