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羊聽神的聲音

目錄

第四章 必須認識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

2 神作征服工作的意義。相關神話如下:

「今天作征服的工作就是奪回所有的見證、奪回所有的榮耀,讓所有的人都敬拜神,達到在受造之物中間有見證,這就是這一步要作的工作。究竟怎麼征服人類呢?就是藉著這步話語的工作來達到讓人心服口服,藉著揭示、審判、刑罰和無情的咒詛來使人徹底服氣,揭示人的悖逆,審判人的抵擋,來達到讓人認識人類的不義,認識人類的污穢,藉此襯托神的公義性情,主要是藉著這些話來征服人,讓人心服口服。話語是最終征服人類的途徑,接受征服的都得接受話語的擊打與審判。現在說話的過程就是征服的過程,人到底怎麼配合呢?你就是配合會吃喝這些話,達到明白這些話。怎麼被征服,這個人自己沒法做到,只能是在吃喝這些話的基礎上,認識自己的敗壞污穢、認識自己的悖逆不義仆倒在神面前。你能摸著神的心意之後去實行,而且還得有異象,你能完全順服在這些話之下,沒有任何選擇,這就達到被征服了,而且是因著話被征服的。人類為什麼失去見證了?就是因為人都不信神,人心裡根本沒有神了,征服人類就是讓人類恢復這個『信』。人總往世界上跑,盼望、前途、奢侈要求太多,總為肉體著想,為肉體打算,根本沒有心尋求信神之道,人的心都被撒但擄去了,人失去了敬畏神的心,一心為著撒但,而人又是神造的,就這樣人便失去了見證,也就是失去了神的榮耀,征服人類就是為了奪回人敬畏神的榮耀。」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一)》

「我來作征服工作的目的不單是為了征服而征服,而是為了顯明義與不義而征服,是為了掌握懲罰人的證據而征服,是為了定罪惡人而征服,更是為了成全存心順服的人而征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

「現在的征服工作就是為了顯明人的結局的工作,為什麼說現在的刑罰與審判就是末日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呢?這你還看不透嗎?為什麼末了一步工作是征服的工作,不就是為了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嗎?不就是為了讓人都能在刑罰、審判的征服工作中顯出原形之後而各從其類嗎?與其說是征服人類,倒不如說是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就是審判人的罪之後來顯明各類的人,從而以此來定人是惡或義。征服工作之後便是賞善罰惡的工作:完全順服的人即徹底被征服的人放在下步擴展全宇的工作中,沒被征服的人放在黑暗之中有災禍臨到。這樣,人便各從其類了,惡人歸於惡,再沒有日頭光照,義人歸於善,得到了光明,活在了永遠的光中。萬物的結局都近了,人的結局也都顯在眼前了,萬物都要各從其類,人怎麼能逃脫各從其類之苦呢?顯明各類人的結局是在萬物的結局近了的時候而顯明的,也是在作全宇的征服工作(包括從現在的工作開始的所有征服的工作)中而顯明的。顯明所有人類的結局是在審判台前,是在刑罰中,是在末世的征服工作中。……末了的征服是為了拯救,也是為了顯明人的結局,以審判來揭示人的墮落,從而讓人悔改,讓人奮起,能追求生命、追求人生的正道,是為了喚醒那些麻木痴呆的人的心,以審判來顯明人裡面的悖逆,但人若仍不能悔改,仍不能追求人生的正道,不能擺脫這些敗壞,這樣的人便是不可挽救的撒但的可吞之物了。這就是征服的意義,是為了拯救,也是為了顯明結局,好的結局、壞的結局都是因著征服工作來顯明的。人得著了拯救或是受到了咒詛,都是在征服的工作中顯明的。

末世就是以征服來讓萬物都各從其類的,征服是末世的工作,也就是審判各人的罪是末世的工作,若不這樣作,人怎能各從其類呢?在你們中間作的各從其類的工作是在全宇之中各從其類工作的開端,在這以後,各方、各族之人也都得接受這征服的工作。也就是凡是受造中的人都得各從其類,都得歸服在審判台前來接受審判。沒有一人、一物能逃脫這刑罰、審判之苦的,也沒有一人、一物不是各從其類的,人都分門別類,因為萬物的結局都近了,整個天地都到了結束的時候了,人怎麼能逃脫人生存的結束之日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一)》

「若神作工作提早給人一個結局,給人一個美好的歸宿,以此來吸引人,讓人來跟隨他,與人搞交易,這就不叫征服,也不是作人的生命。用一個結局控制人來換取人的心,這並不是成全人,並不能得著人,乃是用歸宿來控制人。人最關心的就是以後的結局,最終的歸宿,到底有沒有好的盼望。若是征服人的工作中給人一個美好的盼望,在征服人以前先給人一個合適的歸宿來讓人追求,這樣不但達不到征服人的果效,反而影響征服工作的果效。就是說,征服工作是藉著奪去人的命運前途與審判、刑罰人的悖逆性情而達到果效的,並不是與人搞交易,即給人祝福、恩典而達到的,乃是藉著剝奪人的自由、取締人的前途從而看人的忠心而達到的,這才是征服工作的實質。若是起初就給人一個美好的盼望,之後再作刑罰、審判的工作,這樣,人接受刑罰、審判是在有前途的基礎上而接受的,到最終也達不到所有的受造之物無條件地順服、敬拜造物的主,只是一味地愚昧順服,或是一味地索取,並不能將人的心完全征服。所以,這樣的征服工作並不能將人得著,更不能為神作見證,這樣的受造之物並不能盡自己的本分,只能講條件,這就不叫征服,而是憐憫與賜福。人的最大難處就是命運、前途總掛在心上,成了偶像,人都是為著命運、前途而追求神,並不是因著對神的愛而敬拜神,所以,征服人務必把人的私心、把人的貪心、把人那些最攔阻敬拜神的東西給對付掉,這就達到了征服人的果效。所以,最起初征服人時務必得先將人的野心、將人最致命的東西給取締,以此來發現人愛神的心,來改變人對人生的認識,改變人對神的看法,改變人生存的意義,這樣,人愛神的心就純潔了,就是人的心被征服了。但神對所有的受造之物的態度並不是單為了征服而征服,而是為了得著而征服,為了他的榮耀而征服,為了恢復起初人原有的模樣而征服。若單是為了征服而征服,這就失去了征服工作的意義了。就是說,若只是把人征服之後對人置之不理,把人的生死置之度外,這就不是經營人類了,也不是為了拯救人類了,只有將人征服之後再得著,最終將人類都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這才是所有的拯救工作的中心,才達到拯救人的目的,即將人帶入人類美好的歸宿之中進入安息,這才是所有受造之物該有的前途,也是造物的主該作的工作。……

……神作征服的工作不用前途命運、歸宿來控制你,作那樣工作其實沒必要,征服工作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人都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都敬拜造物的主,之後,人才能進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 美好的歸宿之中》

「征服工作要達到的果效主要是人的肉體不悖逆了,就是人在思想上對神能有新的認識,人從心裡能夠完全順服神了,人的心志能為著神了,不是人的性格或是肉體能如何變化算是被征服,乃是將人的思想、人的意識、人的理智,也就是你這個人所有的精神面貌都達到改變了,這就是你這個人被神征服了,有了順服的心志了,你的思想也更新了,對神的話、神的作工沒什麼觀念、沒什麼存心了,大腦能夠正常地思維了,就是能一心為神花費了,這樣的人是完全被征服的。在宗教裡有許多人一輩子沒少受苦,攻克己身或背十字架,甚至臨死之前還受苦還忍耐呢!有的臨死的那天早上還在禁食,一生之中不吃好的,不穿好的,盡講受苦。他們能攻克己身、能背叛肉體,他們這些人吃苦的精神是可嘉,但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觀念、他們的精神面貌以至於他們的舊性根本沒經過對付,對自己沒有真實的認識,他們這些人的心中的神的形像是傳統的渺茫神的形像,他們為神受苦的心志是從他們的熱心與他們的人性的好性格得來的。他們雖然信神,但並不認識神,也不知道神的心意,只是一味地為神作工,為神受苦,根本不講分辨,也不講究如何能夠事奉到神的心意上,更不知如何能達到認識神。他們事奉的神並不是具有神原有形像的神,而是他們自己想來的、自己聽說的或從文字上找著的神的傳說,他們便用自己那豐富的想像、自己那敬虔的心理來為神受苦,為神擔當神要作的工作。他們事奉的準確度太低,真實能事奉到神心意上的人幾乎沒有。不管他們如何甘願地受苦,他們那原有的事奉的觀點和他們心中的神的形像總也沒有變化,因為他們並沒經過神的審判刑罰與熬煉、成全,也無人用真理帶領他們,即使他們信的是救主耶穌,他們也都是從未見過救主的,只是傳說、風聞。這樣,他們的事奉不過都是閉著眼睛胡亂事奉罷了,就如瞎子事奉自己的父一樣,就這樣的事奉到最終又能有什麼成果呢?誰又會稱許呢?他們的事奉從始到終沒有一點變更,都是在接受人為的教訓,以自己的天然、自己的喜好來事奉,能得著什麼賞賜呢?……他們雖然順服到終,但就是沒被征服,沒有被征服的見證。苦沒少受,裡面對神什麼認識也沒有,他們身上那些老舊的思想、老舊的觀念、宗教的作法、人為的認識、人的思維都沒有經過對付,裡面沒有一點新的認識,對神的認識沒有一點是真實準確的,都把神的心意錯解了,這能是事奉神嗎?你以前對神是如何認識的,若現在還是一樣,無論神怎麼作,你還是按著你自己的觀念思維認識神,就是說,你對神沒有新的真實的認識,神的原有形像、原有的性情你沒有認識到,你對神的認識還是封建迷信思想作主導,還是人的想像觀念,那你這個人就沒達到被征服。現在我跟你所說的許多話都是讓你認識的,就是以這些認識來帶領你讓你有正確的、更新的認識,也是為了對付掉你裡面那些老舊的觀念、老舊的認識法,使你有新的認識。你若真有吃喝,你的認識法會改變許多的。只要你能存著順服的心來吃喝神話,你的觀點就會扭轉過來的,你能接受這一次又一次的刑罰,你的舊思想也就能逐步達到變化了,你的舊思想能徹底更新,你的實行也就隨之變化,這樣,你的事奉也就越來越準確,越來越能達到神的心意上。你能達到改變你的生活,改變你對人生的認識,改變你對神的許多觀念,你的天然就逐漸減少了,這才是神征服人以後達到的果效,這就是人的變化。」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三)》

「在你們這些人身上作的征服工作的意義最深,一方面是要成全一批人,就是成全一批得勝者,來作為第一批被作成的人,也就是初熟的果子;另一方面讓受造之物能享受到神的愛,得著神的最大的拯救,得著神全部的救恩,讓人享受到的不僅是憐憫慈愛,更重要的是刑罰審判,從創世到現在,神工作中所作的一切全都是愛,沒有一點恨人的成分,就是你看到的刑罰審判也是愛,是更真、更實的愛,這愛就是帶領人走上人生的正道;再一方面就是為了達到在撒但面前作見證;還有一方面是為了擴展以後的福音工作而打基礎。他所作的工作都是為了把人帶到人生的正道上,讓人有正常的人類的生活,因人不會生活,沒有這樣的帶領你只能虛空地活著,你只能毫無價值、毫無意義地活著,你根本不會做一個正常的人,這是征服人最深的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四)》

「被成全是所有受造之物都該接受的,假如這一步只作了成全的工作,那就可以在英國作,也可以在美國作,也可以在以色列作,可以在任何一個國家之中的人身上作,但作征服的工作就有選擇了。征服工作的起步工作是在短期內的工作,而且要藉此來羞辱撒但,來征服全宇,這是起首的征服工作。可以說,凡是相信神的所有受造之物都可以被成全,因為被成全是藉著長期的變化之後人才能達到的,但被征服就不相同了,被征服的標本模型必須是最落後、活在最黑暗之中的人,也是最低賤的、最不承認神的人,是最悖逆神的人,就這樣的人能作被征服的見證。作征服的工作主要就是為了打敗撒但,但成全人則是為了得著人,為了達到被征服以後有見證,才把征服工作落在了這個地方,落在你們這些人身上,這是為了達到作被征服以後的見證,就藉著被征服的人來達到羞辱撒但的目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開始在以色列選民中間作,在最聖潔的地方來開天闢地,最後一步是在最污穢的國家作,來審判世界,結束時代。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後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這些黑暗驅逐出去,把光明帶來,把這些人都征服。就最污穢、最黑暗的地方的人給征服了,所有人口裡都承認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這一事實來作征服全宇的工作,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義的,這個時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經營工作就徹底結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經征服了,其餘的地方就更不用說了,所以只有中國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義。中國代表所有的黑暗勢力,中國的人代表所有屬肉體、屬撒但、屬血氣的人。中國的人被大紅龍敗壞得最厲害,抵擋神最嚴重,人性最低賤、最污穢,所以是整個敗壞人類的典型代表,並不是別的國家就都好了,人的觀念都一樣,雖然他們素質好,但不認識神也得抵擋。……不過把中國人拿出來作典範,征服之後作成模型、標本,作為參考物。為什麼一直說你們是我經營計劃的附屬物呢?就人的敗壞、污穢、不義、抵擋、悖逆這些東西在中國人身上表現最全面,各種各樣都顯露出來。一方面素質差,再一方面生活落後、思想落後,生活習慣、社會環境、出生家庭都差,都是最落後的,這些人的地位也低下,在這地方作工有代表性,試點工作作全面了,以後再開展工作好作多了,這步工作作成了,以後的工作也不在話下,這步工作成了,大功徹底告成了,整個宇宙征服的工作也就徹底結束了。其實,在你們這些人中間的工作成功了,就等於全宇的工作成功了,為什麼讓你們作模型、標本,意義就在此。在這些人身上要悖逆有悖逆,要抵擋有抵擋,要污穢有污穢,要不義有不義,所有人類的悖逆都給代表了,這些人實在不簡單,所以將這些人作為征服的典範,當然征服之後就是標本、模型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二)》

「末了一步將人征服就是與撒但爭戰的最後一步工作,也就是將人從撒但的權下徹底拯救出來的工作。征服人的內涵之意就是將被撒但敗壞的撒但的化身征服之後歸向造物的主,從而背叛撒但,完全歸向神,這樣,人就徹底蒙拯救了。所以,征服工作也就是與撒但爭戰的結尾的工作,是打敗撒但的最後一步經營。若沒有這一步工作,最終也不能將人完全拯救出來,也就不能將撒但徹底打敗,人類永遠不能進入美好的歸宿之中,永遠不能擺脫撒但的權勢。所以說,與撒但的爭戰不結束,拯救人的工作也就不結束,因為經營工作的核心就是為了拯救全人類。最起初的人類是在神的手中,但是因著撒但的引誘、敗壞,人都被撒但捆綁落在了惡者手中,所以,撒但就成了經營工作中被打敗的對象,因著它佔有了人,而人又是整個經營的本錢,這樣,要拯救人就得從撒但手裡把人奪回來,也就是把被撒但擄去的人再重新奪回來,這就藉著改變人的舊性來讓人恢復人原有的理智來打敗撒但,這樣,就可把被擄的人從撒但手裡奪回來。人若脫離撒但的權勢與捆綁,撒但就蒙羞了,最終,人被奪了回來,撒但也被打敗。因著人脫離了撒但的黑暗權勢,人成了所有爭戰的戰利品,而撒但卻成了爭戰結束後被懲罰的對象,這就結束了全部拯救人類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 美好的歸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