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虎口」逃生

中國 小優

我叫小優,今年二十六歲,原是天主教的信徒,從小就跟着媽媽去教堂望彌撒、念經、辦告解和領聖體。媽媽熱心追求,經常把家裏吃的、用的和錢財奉獻、施捨出來,會長、修女們都特别喜歡媽媽,見到媽媽總是笑臉相迎,嘘寒問暖,還經常打電話叫媽媽去參加教堂裏的各種活動或幫忙料理一些事務。我也主動去參加修女辦的學習班,和教友們一起念經,那時我能感受到有天主同在的平安喜樂,每天過得很開心。然而,隨着時間的流逝,教友們信心越來越冷淡,我也靈裏軟弱,守不住天主的教導,總是犯罪認罪,婚後就和丈夫去外地打工了。

轉眼到了2013年的聖誕節,我有幸遇到了全能神教會的一個姊妹,她告訴我天主耶穌已經回來了,作了一步新工作。我聽後心裏一驚,激動地説:「是嗎?天主回來了!天主是什麽時候回來的?現在天主在哪兒啊?姊妹,你快跟我説説。」姊妹給我交通説:「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作了末世的審判工作,把人類得潔净蒙拯救的一切真理都向人打開了,包括神拯救人類的三步作工、道成肉身的奥秘、聖經的奥秘、神名的意義以及人類的結局與歸宿等等,這正應驗了天主耶穌的話:『我本來還有許多事要告訴你們,然而你們現在不能擔負。當那一位真理之神來時,他要把你們引入一切真理,因為他不憑自己講論,只把他所聽到的講出來,并把未來的事傳告給你們。(若16:12-13)」我認真地聽着姊妹的交通,心想:没想到我能迎接到天主的再來,真是太好了。隨後姊妹給我見證了神的三步作工與神名的意義,姊妹怕我聽不明白,就給我打比方、舉例子,交通得特别細,又明白又透亮。通過交通,我明白了不少以往不明白的真理,也知道了天主再來作的是審判刑罰潔净人、成全人的工作,我感覺全能神很可能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當時就表示願意考察神的末世作工。之後,我便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語,唱詩歌,跳舞贊美神,當我讀神的話有不明白的地方,弟兄姊妹就不厭其煩地給我交通,他們的交通有聖靈的開啓光照,和他們聚會讓我重新享受到了聖靈作工的快慰,感覺心裏特别舒暢。在全能神教會這個大家庭裏,人與人之間没有高低貴賤之分,弟兄姊妹彼此敞開説心裏話,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幸福生活啊!通過一個多月的考察,我讀了許多全能神的話語,完全定真了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回來了,我感覺自己太有福了,同時也很想把這一好消息告訴給媽媽和更多的教友。

春節時,我和丈夫回了家。到家後,我急切地給媽媽見證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可不管我怎麽説她都不接受。我有些失落,也很納悶:全能神明明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她怎麽就不接受呢?看媽媽實在不接受,我只好作罷。之後,我又回到了上班的地方,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操練在教會裏盡本分。那段時間,我靈裏特别有享受,生活也充滿了無比的快樂喜悦,尤其是從神的話中看到約伯臨到試煉,失去萬貫家産和滿堂的兒女,自己還渾身長瘡,但他仍然能稱頌神的名,對神有真實的信心,還有亞伯拉罕能把獨生子以撒獻上歸還給神,他們對神的信心與順服讓我特别受激勵,我也想做這樣的人。

正當我沉浸在神愛的暖懷之中時,噩夢般的生活臨到了我。2014年8月的一天,媽媽突然來電話説我女兒得了重病,聽媽媽這麽説,我心裏「咯噔」一下:女兒這麽小怎麽就得了重病呢?我很擔心女兒,心裏特别痛苦。于是,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今天臨到這樣的事有你的許可,我女兒的病也在你的手中,我願把女兒交托給你,願你加給我真實的信心。」禱告後,我心裏踏實了一些。之後,我就和丈夫急忙趕回了老家。到家後,令我吃驚的是,女兒在床上安然地睡覺,我想把她叫醒,只見媽媽把手一揚,厲聲説:「你不用叫她,她没事!」我這才發現家裏來了很多親戚,意識到媽媽把我們騙回家是為了攔阻我信全能神。我心想:今天神給我擺設這個環境,肯定有我該經歷的。于是,我問媽媽:「媽,孩子没病,你為什麽騙我們回來?……」没等我把話説完,媽媽就衝我大發雷霆,連説帶嚷:「我去教堂問過神父、會長了,他們説『東方閃電』可厲害了,只要進去就出不來了,你快别信了,我這也是為你好,怕你走錯路。」媽媽還説了一些宗教界造謡、毁謗全能神教會的話。聽着媽媽的話,我心想:「我根本没有信偏,而是跟上了神的新工作,我信的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如今作了審判刑罰潔净人的工作。我定真了真道怎麽會放弃呢!再説了,神父、會長説『信了「東方閃電」,進去就出不來了』,這純粹是迷惑人的謊言、謬論,我在全能神教會聚會都半年多了,我比你們清楚,全能神教會的門是敞開着的,或去或留完全由人自由選擇,根本不是神父、會長説的那樣。弟兄姊妹都是因着從神的話語中定真了真道,得到了生命的供應,找到了活水泉源才不願意離開的。我們通過讀全能神的話,靈裏得着了飽足,誰還願意再到荒凉飢渴的教堂裏去呢?神父、會長根本没有考察過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也没讀過全能神的話語,更没在全能神教會聚過會,他們憑什麽這樣説,這不是憑空捏造、無中生有嗎?」媽媽見我不説話,就氣呼呼地走到我面前打了我幾個耳光,還逼着我説背叛神的話。看到她這個樣子,我心裏特别難受,想想如果不是神父、會長編造的謡言,媽媽怎麽會這樣逼迫我信全能神呢?于是,我對媽媽説:「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回來了,我信全能神是天經地義的,一定要信到底!」媽媽聽到我這樣説,氣得臉色發青,眼睛都紅了,大聲對我嚷道:「我是你媽,你就得聽我的!」看着媽媽這樣不可理喻,我就不再説什麽了。這時,親戚們也開始七嘴八舌地指責我,還説了很多讓我背叛神的話,我心想:「我已經迎接到天主耶穌了,我信的是真神,走的是正道,我是决不會背叛神的!」當時,我很想勸他們考察考察神的末世作工,不要被神父、會長的謡言迷惑盲目定罪抵擋全能神了,但看到他們那種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態度,我感到他們不是接受真理的人,説再多也没有用,就不想再和他們説什麽了。過了一會兒,媽媽就和親戚們一起走了。但媽媽并没有放過我,而是安排我弟弟來我家住,弟弟每天像看犯人一樣看着我,我去哪兒他都跟着,就這樣我失去了人身自由。

兩天後,我與家人正在吃晚飯,媽媽突然走了進來,只見她「笑容可掬」,拿腔拿調地對我説:「小優,你看誰來了!」看媽媽的表情,聽她説話的語調,我心想:「是什麽人物來了,讓媽媽這麽大反應,就這架勢肯定没什麽好事。」這時,教堂的劉會長和王教友走了進來,我平静地跟她們打招呼,并讓她們坐下。吃完飯後,劉會長眯着眼笑着對我説:「小優啊,我們今天來也不跟你拐彎抹角了,聽你媽説你信了『東方閃電』,我可告訴你啊,你可不能再信了,咱整個家族世世代代都信天主,你可不能離開天主啊,不然天主就不要你了。今天我們來勸你,你如果不聽,到時候下了地獄就怨不得我們了。小優,我們可都是為你好啊,你也不想想你丈夫的病,那可是我和你媽天天禱告天主才治好的,如果你還繼續信『東方閃電』,你丈夫的病要是再犯了那可就没人管了。」聽她這麽一説,我心裏「咯噔」一下,不由得有些害怕,心想:以前丈夫的病那麽嚴重,花了很多錢都没治好,後來是我們天天禱告天主才好的,如果真像她們説的那樣,丈夫的病再犯了我可怎麽辦呀!正當我心受迷惑的時候,一句神的話語浮現在我腦海裏:「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想到神的話語,我猛然清醒過來。對,我信的是全能的神,是天主的再來,丈夫以後會不會犯病也在神的手中,她們説了不算,神主宰一切,有什麽可怕的!再説了,丈夫的病是天主醫治的,又不是她們醫治的。想不到她們為了讓我背叛神竟然用丈夫的病來威脅我,想讓我害怕家裏不平安而否認神、背叛神,她們真是够陰險啊!看破了她們的險惡用心,我心裏就噁心她們,不願再和她們説什麽了。

劉會長見我不説話,就陰陽怪氣地説:「看來你還挺堅持的哈,今天我們也跟你説這麽多了,你表個態吧!」因着她們剛才説我丈夫生病的事,我心裏有些受攪擾,但又想到神主宰一切,心裏就有底氣了,無論如何我不能背叛神,就鼓了鼓勇氣對她們説:「我告訴你們吧,全能神我信定了!我是不會弃掉神的!」聽完我的話,我媽大吼了一聲,説:「走!我們去教堂禱告去。」説完就帶着她們氣呼呼地走了。看着她們凶狠的樣子,我心裏不由得有些害怕:她們去禱告了,是不是要咒詛我啊?我可怎麽辦啊?無助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全能神啊!她們這麽多人都站在一條戰綫上圍攻我,現在就只有我自己了,神啊,我不知道該怎麽辦,我心裏有些害怕,願你帶領我!」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説:「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裏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神話語的開啓帶領使我心裏一下子亮堂了。是啊!神是我堅强的後盾,有神與我同在,我還有什麽可怕的。想想剛才會長和教友説的那番話,不就是想讓我因着害怕下地獄,害怕家裏不平安、丈夫得病而弃掉神嗎?我如果膽怯害怕,這不正中了撒但的詭計嗎?我和丈夫的命運、結局、得福受禍都不是哪個人説了算,更不是神父、會長能定規的,都在神的手中掌管,她們定罪、咒詛没有用。想到這些,我心裏安静了下來,一點兒也不害怕了。我從心裏發出對神的贊美,感謝神用話語引導我,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使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不被他們攪擾迷惑。

一天中午,我正準備和孩子午休,趙修女和張修女又來攪擾我,趙修女説了一些恐嚇我的話後,張修女也煞有介事地跟着説:「是啊,我以前接觸過全能神教會的人,差點兒被他們騙了。」我聽她這麽説,心裏特别氣憤,知道弟兄姊妹絶不可能做這樣的事,她們説的都是謊話,是毁謗。所以我就質問她們:「他們是怎麽騙你的?」張修女有模有樣地對我説:「你可不知道呀,他們給我書了!」我繼續追問:「那你説説,她們給你的書是什麽樣的?書名叫什麽,裏面的内容寫的是什麽?」她一臉尷尬,支支吾吾説不上來,最後掩蓋説:「我給忘了。」聽到她們這樣説,我心想:「還是修女呢,怎麽敢瞪着眼睛作假見證誣陷人呢?怎麽一點兒敬畏天主的心都没有呢?你們還是不是信天主的人啊,難道就不怕遭到天主的懲罰嗎?」隨後趙修女又問我:「你還去打工嗎?」我堅定地回答:「去!」她假惺惺地勸我説:「别去打工了,在家照看孩子多好啊!」看到她們假冒為善的樣子,我心裏特别煩她們,就往外屋走,并説:「我的事,不用你們管。」她們見攪擾不了我,也跟着站起來灰溜溜地走了。她們走後,我心裏很煩惱、痛苦,想到最近會長、修女總是來攪擾我,不是編造謡言誹謗、攻擊全能神和弟兄姊妹,就是散布謬論迷惑、恐嚇我,雖然我没有被他們迷惑,也與他們辯駁,但每次我都被攪得心裏煩亂,不能安静在神面前讀神的話。弟弟還總是看着我,我禱告、唱詩歌、讀神的話語都受限制,感到特别壓抑。痛苦中,我向神禱告:「全能神啊!這些會長、修女們一次次地來攪擾我,我心裏很煩惱、痛苦,現在我不知道該怎麽對待他們,神啊,願你開啓帶領我吧!」

禱告後,我拿出MP5播放器,正好看到一段神的話:「那些在大教堂裏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没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没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着神的旗號却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脚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看完神的話語我一下子明白了,原來這些神父、會長正是神所揭示的宗教敵基督啊。想想他們雖然信天主,却絲毫不尋求真理,絲毫没有敬畏神的心,不但自己不考察神的末世作工,還褻瀆神,定罪神的新工作,又編造謡言迷惑我媽,導致我媽對我又打又駡,還把我軟禁起來。之後,他們又三番五次到我家攪擾、欺騙、迷惑、恐嚇我,幸虧有神的話語帶領引導,我才没有中他們的詭計背叛神。當初的法利賽人就是用各種卑鄙手段攔阻猶太百姓接受天主耶穌的福音,并且用謊言迷惑他們,説天主耶穌的作工超出了舊約聖經,不是再來的默西亞,致使猶太百姓隨從他們把無罪的天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天主耶穌斥責他們説:「禍哉,你們經師和法利塞假善人!因為你們給人封閉了天國:你們不進去,也不讓願意進去的人進去。(瑪23:13)對照神父、會長、修女們的所做所行,又想到弟兄姊妹之前給我交通如何分辨法利賽人實質的話,我看清了這些神父、會長正和當年的法利賽人一樣,他們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飯碗,想方設法攔阻我信全能神,就是怕我給我媽以及我們整個家族的人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怕我們家族的人都信了全能神,這樣他們牧養的人就少了,每月的奉獻款也少了,他們可真是偷吃神的祭物、攔阻人進天國的惡僕、敵基督啊!看清楚了他們敵基督的實質,我知道該怎樣對待這些人了,他們信神却抵擋神,是神的仇敵,我應該弃絶他們。雖然這些天我被他們攪得很痛苦,但有神的話語帶領開啓,通過他們的反面襯托使我長了分辨,對神的話語也有了一些實際的經歷,體驗到神的話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我更加定真全能神就是真神,心裏特别高興、踏實。我暗立心志:不管撒但怎麽攪擾,我决不背叛神,我要堅决為神站住見證,羞辱魔鬼撒但!

想不到剛踏實了兩天,撒但的攪擾、逼迫再次臨到了我。一天晚上,媽媽和我的幾個叔叔、嬸嬸還有三奶奶,來到我家攔阻我信全能神。看到這個場面我非常氣憤,心想:「我不就是信真神了嗎,這有什麽錯?為什麽就跟我没完没了了?」這時,只見三奶奶陰陽怪氣地對我説:「小優啊,走,咱回家看你奶奶去。」聽三奶奶這麽説,我心裏一驚:「他們是想把我弄到我媽家,將我和有精神病的奶奶關在一起。哎呀!這哪是親人呀,怎麽這麽狠心呢!」我剛想到這兒,媽媽就拿着一條繩子衝我走過來,蹲在地上開始綁我的脚。我一看急了,一邊推着她的手一邊大聲説:「你要幹什麽?為什麽要綁我?」兩個叔叔見狀搶步走過來,每人摁住我的一隻肩膀不讓我反抗。當時我坐在沙發上,站都站不起來,在心裏急切地呼求神:「神啊!他們要把我綁走,我就没法信神了,也找不着教會了。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為我開闢出路吧!」禱告後,我覺得身上特别有勁,一邊挣扎一邊大聲説:「你們這是要幹什麽呀!你們放開我!……」他們見我反抗得厲害就把我放開了,我心裏特别感謝神,真實地體會到只要人真心依靠神,就能看見神的作為,也實際地感受到神就在我的身邊時時看顧保守着我。我心想:在這個環境中,我一定要把真心拿出來獻給神,徹底羞辱魔鬼撒但。于是,我堅定地對他們説:「在其他的事上我都能聽你們的,但在信神的事上我只聽神的!我已經認定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來,不管你們怎麽逼我,我都不會動摇的!」當我立定心志跟隨神時,我再次看到了神的作為。我的一個嬸嬸説:「你們别綁她了,再綁也没有用,我看她是信定了。」他們這才灰溜溜地走了。他們走後,我一下子癱軟了,感到身心疲憊,没有一點兒力氣,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想起昨晚的一幕幕,我的心情很沉重。想到親人對待我的態度,我不由得想:「唉!我媽和家裏人被神父、會長散布的謡言迷惑,一個勁兒地逼迫我,這什麽時候是個頭啊?」回想和全能神教會弟兄姊妹在一起的情景,大家同心合意追求真理、盡本分,互相扶持幫助,没有欺壓,也不用防備,心裏釋放自由,每一天都過得特别充實、踏實。而現在我被圈在家裏,没有一點兒自由,每天提心吊膽地活着,不知什麽時候家裏人或教堂裏的人就來了,輕則訓斥我一頓,重則威脅、恐嚇,我心裏特别痛苦、難受,我真想回到教會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唱詩歌贊美神……

緊接着,更令我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一天,我和丈夫出去買東西,回家後,我想拿MP5播放器看神的話,可怎麽也找不着,急得我來回打轉,心想:「我的MP5哪兒去了?明明在家裏放着,怎麽就不見了呢?」我突然想到是不是被我媽拿走了。記得有一天,媽媽進了我的卧室,看見我用MP5播放器看神的話,之後她就經常來我家翻東西,今天MP5不見了,一定是她拿走的。想到這兒,我心裏特别氣憤,就氣沖沖地去了媽媽家。一進門,見媽媽正和我的二奶奶説話,我走到她跟前問道:「媽,你是不是把我的MP5拿走了?那是我的東西,你拿了的話就趕緊還給我。」想不到媽媽却矢口否認。看到她不屑一顧的樣子,我生氣地説:「我的MP5放在家裏誰也不會動的,只有你總翻我的東西,肯定是你拿的,你把它還給我吧!」在我的一再追問下,媽媽口氣生硬地説:「我是不會給你的,想從我這兒要回去,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後來,無論我怎麽跟她要,她就是不給,我只好無奈地回家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心裏特别難受,心想:「我的MP5没有了,就看不着神的話語了。以前她們來攪擾我時,我還能看神的話語,有神話語帶領、引導,我就能明白神的心意,也有信心、力量面對他們的圍攻。現在連唯一的MP5都没了,我可怎麽辦啊?没有了神的話語我不就完了嗎?」我越想越没路,靈裏消極下沉,感到痛苦極了。就在我極度軟弱、萬念俱灰的時候,我腦海裏浮現出神話語詩歌:「現在多數人認識不到,認為受苦没有價值,信神受逼迫,世界也弃絶,家裏也不平安,前途暗淡,有些人痛苦到一個地步都想到死,這哪有愛神的心?這樣的人是窩囊廢,没有毅力,是懦弱無能之人!……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在神話語的引導下,我認識到神希望我能在這個環境中為神作見證,不管遇到多大的難處都得對神忠心到底,不失去對神的信。回想這段時間我經歷了這麽多的逼迫,每一次都是一場靈界的争戰,撒但就是想借用各種手段把我一點點摧垮,現在又把我的「生命靈糧」奪走了,它不就是想吞吃我的靈魂嗎?撒但真是太凶殘了,我不能中了它的詭計,雖然MP5播放器没了,但我還有神呢,神會開啓帶領我,我相信只要我時時依靠神,神都會幫助我渡過一切難關的。不管接下來將面臨什麽環境,只要我有一口氣也得為神站住見證。神的話語又一次帶領我,使我有信心繼續前行。

經歷了這一次次的逼迫、患難,我看到了神話語的權柄和威力,每一次我消極軟弱、迷茫困惑時,都是神的話語加給我信心、力量,帶領我識破撒但的詭計,為神站住了見證。同時,我也看到神時時都在我的身邊,作我的依靠,為我開闢出路。我對神的信心一點點加增了,想離開家的願望也更加强烈了,我得趕緊逃離這個「虎穴」去找教會,找弟兄姊妹。于是我把這事向神禱告交托,求神帶領我。幾天後,我避開了弟弟的監視成功地從家裏逃了出來,又一次回到了全能神教會,過上了教會生活,還力所能及地盡上了本分。至此,一個多月的痛苦生活終于結束了,我心裏的壓抑、愁煩也烟消雲散了。感謝神帶領我衝破了撒但的黑暗權勢,從「虎口」裏逃了出來,重新回到了神的家中。

這段經歷至今記憶猶新,因我從中真真切切地看到了神的愛、神的拯救,看到神時刻都在我的身邊保守着我,使我没有被撒但迷惑、吞吃。同時,藉着這次特殊的經歷也使我對神父、會長等人有了分辨,他們瘋狂地定罪、褻瀆全能神,還造謡、作假見證迷惑我,想方設法攔阻我跟隨全能神,他們就是人接受神末世作工、蒙神拯救被神得着的攔路虎、絆脚石,是吞吃人靈魂的撒但惡魔!此時,我才明白全能神説的「信與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敵對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這話的真實含義。我認識到不管是神父、會長、修女,還是教友及媽媽,外表看他們也信天主,但他們聽不懂神的聲音、不認識神,拒絶接受天主再來的作工,神并不承認他們的信,他們就是神眼中的不信派,是神末世作工顯明出來的稗子,他們的實質就是與神為敵的魔鬼、敵基督。另外,我也看到不管是家人的逼迫,還是宗派人的攪擾,都是來自于撒但的攻擊,是一場激烈的靈界争戰。撒但就是想藉着這些人事物攪擾我,讓我放弃真道背叛神投入它的「懷抱」,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與它一同被毁滅在地獄之中。但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在撒但攻擊、攪擾的時候,神却時時引導、帶領我,讓我經歷神的話語,在神的話中長分辨、長見識,也成全我對神的信心,使我對神的信變得真實,堅强不脆弱。感謝神的帶領,使我在短短的一個多月裏明白了一些真理,知道了什麽是善與惡、什麽是美與醜,堅固了我對神的信,使我與神更親更近了,真是苦就是神的祝福啊!我願在以後的信神生涯中經歷神更多的作工,一直跟隨全能神走到路終!

(此文章中的聖經來源:天主教聖經思高本)

上一篇: 21 走出謠言的陷阱

下一篇: 23 爭 戰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32 神的愛浩瀚無比

經歷了這次逼迫患難,我真實看透了中共政府抵擋神的惡魔實質,看清了它就是那與神不共戴天的仇敵、惡者,對它產生了深惡痛絕的恨。同時,我對神的愛比以往也有了更深的認識,明白了凡是神作在人身上的工作,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不但恩典祝福是神的愛,痛苦患難更是神的愛。而且,我也真實體驗到,我能在群魔殘酷折磨、凌辱時依然站立,能從魔窟中走出來,這都是全能神的話語加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更是全能神的愛激勵著我,使我一步步得勝撒但走出了魔窟。感謝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我願把榮耀頌讚歸給全能神!

24 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神的話給了我堅實的依靠!使我在極度痛苦軟弱中得享神話的開啟與引導,這才度過了那段最黑暗而漫長的日子。我雖經歷多次抓捕迫害,肉體受到了中共政府無情的摧殘與折磨,但我卻明白了很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看清了中國政府反動邪惡的惡魔實質,也體嘗到了全能神對我真實的愛,領略到了神的全能智慧和奇妙作為,更激發了我追求愛神、滿足神的心。如今,我仍一如既往地在教會中盡本分,跟隨神走人生正道,追求真理、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8 苦難試煉——偏得的祝福

經歷了一年的牢獄之苦,我看到自己的身量太小,缺少的真理太多,全能神正是藉著這特殊的環境補足我的缺少,讓我的身量長大,使我在逆境中得到了最寶貴的生命財富,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徹底看清了撒但惡魔的醜惡嘴臉與抵擋神的反動實質,認識了它逼迫全能神、殘害基督徒的滔天罪行。我切實體會到了全能神對我這個敗壞之人極大的憐憫與拯救,感受到全能神的話的確帶著權柄、帶著生命力,能給我帶來光明,能作我的生命,帶領我戰勝撒但,頑強地走出死陰的幽谷。同時,我也認識到全能神帶領我所走的正是一條人生正道,是得真理、生命的光明之路!

6 歷經磨難愛神心更堅

經歷了中共政府的兩次抓捕與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雖然我的肉體受了一些痛苦,甚至險些喪命,但這兩次不平凡的經歷卻成了我信神路上的堅實根基。在痛苦患難中,全能神給了我最實際的真理澆灌與生命供應,不僅讓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嘴臉,認識了它瘋狂抵擋神、迫害信神之人的滔天罪行,也領略了神話語的威力與權柄。我能兩次從中共魔爪中死裡逃生,這全是神愛的眷顧與憐憫,更是神超凡的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我深深地感受到:無論何時何地,只有全能神才是我唯一的依靠與拯救。今生今世,不管遭遇什麼危險患難,我都要堅定不移地追隨全能神,積極傳揚神的話、見證神的名,以自己真實的奉獻來還報神的愛。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