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爭 戰

中國 張輝

我叫張輝,1993年我們全家人都信了主耶穌。由于我熱心追求,很快便成為一名講道人,我常到各處教會作工講道。幾年後,我就辭掉了工作,全職事奉主。可不知什麽原因,教會弟兄姊妹的信心、愛心逐漸冷淡,同工之間嫉妒紛争,我也感到靈裏枯乾,無道可講。2005年,我的妻子得了癌症,不久就去世了,這對我打擊很大,我更加軟弱了。一天,我去表妹家做客,在那裏遇到了兩個傳全能神國度福音的姊妹。經過幾天的交通辯論,我確信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語,我乾渴的心靈得到了澆灌供應,享受到了聖靈作工的甘甜,也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奥秘。然而,正當我沉浸在與主重逢的喜悦中時,各種撒但的試探、圍攻却一步步向我逼近……

一天下午,我正在家裏靈修,突然門外傳來敲門聲,開門一看是宗派牧師李揚和同工王軍來了。我心裏不由得「咯噔」一下,心想:「他們怎麽來了?難道我信全能神的事他們知道了?之前教會裏那些比較追求的弟兄姊妹信了全能神後,他們又是造謡恐嚇,又是挑唆家人逼迫,千方百計地攔阻人跟隨全能神,今天不知道他們會用什麽手段來攪擾我。」我招呼他倆坐下。不一會兒,我的女兒小燕和兒子大勇也都回來了。我有些納悶:孩子們説這段時間上班很忙,怎麽這個時候他倆都回來了?難道是李揚讓他倆回來的?看來,李揚他們今天是有備而來呀!我趕緊在心裏向神禱告:「全能神啊,今天他們來肯定得攔阻、攪擾我,神哪,我身量太小,不知如何面對他們,求你帶領我,幫助我,我願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我的心平静了下來。這時,李揚假惺惺地笑着説:「張弟兄,聽説你信『東方閃電』了,有這回事嗎?『東方閃電』再有真理,咱也不能接受。張弟兄,我們都是信主多年為主傳道作工的人,應該知道,是主耶穌釘十字架作了贖罪祭把我們從罪中救贖出來,我們都享受了主賜給的豐富恩典與平安喜樂,所以無論到什麽時候我們都應該持守主的名,守住主的道,絶不能再信别的神。現在你離開主耶穌去信全能神,這不是背叛主嗎?」

我鎮定地説:「李弟兄,我們説話得客觀實際、有根有據,不能隨意定罪啊。你考察過『東方閃電』的道嗎?你讀過全能神的話嗎?你從來没有考察過,怎麽就論斷我接受『東方閃電』是背叛主呢?你知道真理是從哪兒來的,發表真理的是誰嗎?主耶穌説『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14:6),真理就是神哪!你怎麽能説『東方閃電』再有真理也不接受呢,這不是故意抵擋真理、抵擋神嗎?要是那樣,咱還算是信主的人嗎?説實話,因着宗教界牧師長老公開抵擋定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一開始我信全能神也害怕自己信錯了,走錯了路。可後來我讀了全能神的話,發現全能神的話都是真理,揭開了很多真理奥秘,比如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奥秘、三步作工的内幕、神道成肉身的奥秘,還有聖經的内幕實情,等等,我信主多年的困惑和難處也都在全能神的話中得到了解决,我越讀神的話越覺得這就是聖靈的發聲説話,是神的聲音,我認定這就是主耶穌回來了,是主向我們顯現了!李弟兄、王弟兄,全能神與主耶穌就是一位神,信全能神就是迎接到主了啊!我們想想看啊,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那些從聖殿裏走出來跟隨主耶穌的人,當時肯定也有許多人論斷他們,説他們背叛耶和華神,離道反教了。現在我們都知道,雖然主耶穌作的救贖工作與耶和華神頒布律法的工作不一樣,神的名也變了,但主耶穌與耶和華就是一位神,人信主耶穌不是背叛耶和華神,而是跟上了神的脚踪,得到了神的拯救。相反,那些只信耶和華却不跟隨主耶穌的人,才是真正離弃神、背叛神的人呢。今天也是一樣,雖然全能神作的末世審判工作與主耶穌的救贖工作不一樣,神的名也變了,但全能神與主耶穌就是一位神,這是不可否認的。在恩典時代,主耶穌作救贖工作只是赦免了人的罪,并没有赦免人的撒但性情與犯罪本性,末世全能神作審判工作就是來解决人的撒但性情與犯罪本性,徹底拯救人脱離撒但權勢被神得着。可見,這兩步工作相輔相成,步步進深,一環緊扣一環,的的確確就是一位神作的。今天我信全能神不是背叛主耶穌,而是跟上了羔羊的脚踪,如果我們只信主耶穌却拒絶接受全能神,就跟當初的法利賽人只信耶和華神却拒絶主耶穌一樣,會失去神的救恩,而且還會遭到神的懲罰,這才是真正的抵擋主、背叛主啊!你們説是不是啊?」

李揚聽我這麽説一臉尷尬,王軍忙打圓場,説:「張長老,李牧師這樣勸你,也是對你的生命負責任,怕你走錯路啊,畢竟你們信主多年,又在一起事奉主,風風雨雨這些年走過來多不容易啊。你是咱們教會的長老,為教會工作付出很多,弟兄姊妹都尊重你、信任你,而你却離開教會信了全能神,這讓弟兄姊妹多失望啊,張長老啊,你趕快回來吧!」

李揚接過話引誘道:「王弟兄説得没錯,你這麽多年勞苦作工,在教會很有威望、地位,難道就這麽輕易放弃了?這多可惜呀,你快回頭吧,大家都盼着你回來呢!咱們教會現在已經成立了敬老院,還與外國宗教聯合,得到他們的資助,你只要回來,教會馬上就給你配一輛車,你願意管理敬老院還是管理教會,或者是繼續管理教會的財務,任你選擇,你想在哪裏都行。」我越聽越覺得不對勁,這些話根本不像個信主的人説的。我想到聖經中記載的魔鬼撒但試探主耶穌的話:「魔鬼又帶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對他説:『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太4:8-9)剛才李揚他們説那番話的味道,不正和撒但説話的口氣一樣嗎?這不是撒但的試探嗎?他們用名譽、地位、金錢來引誘我,目的就是讓我背叛全能神離開真道,這是撒但的詭計啊!我信主十多年,好不容易盼到主回來了,我可不能中了撒但的詭計,否則我會後悔一輩子的。我意識到這是神在帶領我、引導我,使我對他們的詭計有了分辨。想到這兒,我義正辭嚴地説:「我信主這些年不就是為了盼望主回來嗎?現在主耶穌已經回來了,我只選擇跟神走,你們不用再勸我了,我不會再回宗教的。」

這時,女兒流着泪對我説:「爸,你就聽我們一句勸吧!我媽剛去世不久,我們心裏已經很難受了,你現在又要信『東方閃電』,以後我們還怎麽面對教會的弟兄姊妹啊?到時弟兄姊妹不都得弃絶我們呀!」看着眼泪汪汪的孩子,我心裏很痛苦、難受,想想孩子剛失去母親,已經很傷心、很難過了,現在又要因為我信全能神的事被譏笑,被弃絶,我真不忍心再讓他們受苦了。我心裏激烈地争戰着:如果我答應李揚他們的條件回到宗教,我們一家人還能和和睦睦地一起生活,但是神最後一次道成肉身來人間拯救人,我要是不跟隨,那就是背叛神,還會失去蒙拯救的機會啊。我陷入兩難之中,不知道該怎麽選擇……痛苦之中,我只能向神呼求:「神啊,我現在進退兩難,心裏很軟弱,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不受他們的攪擾,能堅定信心跟隨你。」禱告後,我想起幾天前看的神的話:「你們務要時刻儆醒等候,多在我面前禱告,對撒但的各種陰謀詭計要識透,要認識靈、認識人,會分辨各種人、事、物;……撒但的各種醜惡的嘴臉一一地擺在你們面前,是停止退步,還是站起來靠我而行?徹底揭露撒但的敗壞醜相,不講任何的情面,毫不客氣!與撒但决一死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七篇》)全能神的話給了我力量,也警醒我要學會分辨,今天我所臨到的這些事,裏面都有撒但的陰謀詭計,他們用情感、地位和金錢來誘惑、攻擊我,攪擾我的心,目的就是讓我背叛神,我絶不能上撒但的圈套,中了撒但的詭計!于是,我對孩子們説:「小燕、大勇,爸已經考察清楚了,全能神就是真神,全能神的説話作工就是真理、真道。這麽多年我們苦盼主的再來,如今找着神的脚踪、找到真道比一切都寶貴,咱們不能因為害怕被人弃絶就放弃真道啊。人弃絶我們,不要我們,這不可怕,人離開誰都可以活下去,如果我們信神不尋求考察真道,錯過主來被提的機會,被神的末世作工撇弃、淘汰,那我們可就有大禍了,肯定得落入灾難中受懲罰啊!那樣我們活着還有什麽意思呢?小燕、大勇,你們現在不明白,如果你們能好好考察全能神的作工,會認出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李揚他們看我態度堅决,就無奈地走了。

没過幾天,李揚、王軍他們又來了,這次他們没有勸我回教會,而是利用婚姻來試探我。李揚説:「張弟兄啊,你看你妻子去世了,女兒出嫁了,兒子又不在家,你孤零零一個人,又没人做飯,咱們教會王姊妹現在也是單身,家裏條件也不錯,要不教會給你倆撮合撮合,到時一起事奉主,你看怎麽樣?你好好考慮一下。現在教會弟兄姊妹都為你禱告,都盼望你回頭,你不能一條道走到黑啊。」當天晚上,王姊妹就給我打電話,一直勸我回原教會,還説我兒子結婚要是缺錢,十萬二十萬的只管吱聲……聽到這些話,回想王姊妹對我們家一直很好,還經常照顧我的女兒,我心裏一直很感激她。此時,我心裏很糾結,我知道王姊妹是好心來勸我,我真不想説話傷着她,于是心情沉重地説:「王姊妹,我知道一直以來你對我家很照顧,謝謝你。」挂斷電話後,我心裏開始争戰了,王姊妹可是我一直尊重的人,今天我把她也給傷了,心裏真不是滋味!但因着神的保守,我没有被她的話引誘背叛全能神。

一天,我正在地裏幹活,李揚找到地裏對我説:「張弟兄,你不為自己着想,也得為孩子們想想吧,你家大勇剛剛訂婚,女方全家都是信主的,如果他們家知道你信全能神了,還能把女兒嫁過來嗎?那大勇的婚事不就黄了嗎?你得好好考慮考慮啊。」聽着李揚的一番話,我心想:「這些人為了把我拉回宗教,還拿孩子的婚事來威脅我,我信神接受神的末世作工,與孩子的婚事有什麽關係?再説了,兩個孩子情投意合,怎麽可能因為我信全能神婚事就不成了呢?」于是,我很鎮静地告訴他:「孩子的婚事成不成都在神的手中,跟我信全能神没有關係。我既然認定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就要跟神走到底,即使兒女現在不明白,對我有誤解,但總有一天他們會理解我的。」

一天,我來到兒子的電焊店,見兒子大白天躺在床上没幹活,我不解地問他怎麽回事。兒子一臉憂愁,低沉地説:「爸,我對象打來電話,説你要是鐵了心信『東方閃電』,她就不和我結婚了。」兒子的話讓我很震驚,也很氣憤,心想:「李揚他們仇恨我信全能神攻擊我個人也就罷了,怎麽能拿兒子的婚姻大事來威脅我呢?」看着兒子垂頭喪氣的樣子,我心裏很難受,眼泪在眼圈裏直打轉。兒子又對我説:「爸,我對象説了,如果你不回咱們教會,我要想結婚的話,就要答應她三條要求:第一,斷絶父子關係;第二,不養老;第三,斷絶一切親屬關係。爸,為了我們,你就回教會吧。」聽到兒子説這些話,我心如刀絞,心想:「就因為我信真道,他們就逼着兒子跟我斷絶父子關係,信真道怎麽這麽難呢?」我强忍着眼泪對兒子説:「兒子,全能神我是信定了,我答應你對象提出的要求,以後我不會連累你們的,你們好好過日子吧。」説完,我就轉身離開了電焊店。一路上,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回到家後我跪在地上大聲哭訴:「全能神啊!我現在心裏太苦了!神啊,我知道這是真道,是你來了,我不能不跟隨,但自從我接受了你的末世作工,總有人來攪擾我,今天兒子也要與我斷絶父子關係。神啊!我身量太小,憑我自己實在勝不過去,求你帶領我,加給我信心,使我能站立得住……」禱告後,我打開詩歌本看到神話語詩歌:「在苦難臨到的時候,你能不體貼肉體,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隱藏的時候,你能够有信心跟從神,以往的愛心還不變、不消失,無論神怎麽作,你都任神擺布,寧肯咒詛自己的肉體也不埋怨神,臨到試煉時寧肯忍痛割愛、流泪痛哭也得滿足神,這才是真實的愛、真實的信心。(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如何才能被成全》)讀着神的話,我感受到神在安慰我、鼓勵我,加給我信心,也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期盼我不管臨到什麽環境試煉都能依靠神,持守住對神的信不背叛神。回想這段時間原宗派同工一次次加重對我的攪擾、逼迫,但每次在我最痛苦的時候,只要我真心禱告神、依靠神,神的話就開啓引導我,加給我力量,給我指出實行的路。原來我并不孤單,神一直在我身邊陪伴着我。此時,我心裏又有了力量,願意忍痛割愛滿足神,决不背叛神走回頭路。

第二天,全能神教會的高姊妹和趙姊妹來到我家,我把這幾天發生的事跟她們説了。高姊妹問我:「弟兄,你對臨到的這些事是怎麽看的?」我想了想,説:「剛開始我覺得李揚他們是為我好,畢竟他們没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明白,但我真没想到他們能用兒子的婚姻大事來威脅我,真讓我難以理解。」趙姊妹説:「弟兄,咱們來看一段神的話吧。全能神説:『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争戰。……做每一件事都需要人付出一定的心血代價,没有實際的受苦,達不到滿足神,根本談不到滿足神,只不過是空喊口號!(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神的話把靈界争戰的實情揭示出來了,咱們臨到這些事,外表看是宗教首領在攪擾,實際上是一場靈界的争戰,是撒但在與神争奪人。其實,很多宗派首領心裏都承認全能神發表的話是真理,但因着神末世作的話語的審判工作太不合他們的觀念想象,打破了他們只想得福上天堂的美夢,所以他們頑固地對抗、拒絶接受神的新工作。另外,他們害怕更多的人接受全能神的作工會令他們失去地位和飯碗,才不擇手段地逼迫、攔阻人歸向全能神,讓人放弃真道背叛神。事實上,他們就是靈界撒但的化身,他們攪擾人歸向神實際上就是撒但在吞吃人,咱們只要分辨他們所作所為的存心動機,就能看透他們的實質了。約伯受試探時,人憑肉眼看是强盗把約伯的家産奪走了,但在靈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約伯當時雖然不知道這是靈界的争戰,但他寧可受盡一切痛苦,甚至咒詛自己的生日也不埋怨神,依然稱頌耶和華的名,為神站住了見證,羞辱了魔鬼撒但,得着了神的稱許。咱今天在撒但圍攻時,雖然遭受些逼迫、弃絶之苦,也失去了肉體暫時的享受,但是咱持守住了真道,為神站住了見證,獲得了神的稱許,這苦受得太值了!」聽了全能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心裏亮堂了,説:「是啊,以往我愚昧,没看透原宗派同工的實質,還以為他們是為我好,今天才明白,他們就是現實生活中的撒但。藉着這麽交通,我對靈界争戰的實情才有了一些看見,雖然我還不明白真理看不透事,但在這個過程中我親身經歷了神對我的帶領與保守,這都是神對我的祝福啊。」兩個姊妹高興地説:「真是感謝神哪,如果他們下次再來攪擾,咱們多多禱告,靠着神得勝撒但!」我滿有信心地點點頭。

一天上午,原宗派的幾個同工又來了,我趕緊在心裏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智慧、膽量。李揚張口就威脅我説:「張弟兄,如果你不離開『東方閃電』,教會就弃絶你,不允許你再接觸弟兄姊妹。」我説:「你弃絶我可以,但希望你們能為教會一千多名弟兄姊妹的生命負責,你們不接受主的再來,也别攔阻弟兄姊妹考察接受真道。看看咱們教會現在的光景,弟兄姊妹軟弱消極,有的打工,有的退去不信了,還經常發生被鬼附的事,明顯已經失去了主的看顧和保守;再看看我們講道人的光景,聚會講道没有一點兒新的亮光,總講那些老舊的東西,弟兄姊妹根本就得不到供應。難道這些不值得我們反省、深思嗎?不值得我們尋求嗎?」説到這裏,我心裏受了感動,真誠地對他們説:「在座的都是教會的主要同工,大家可以想想:我們口口聲聲喊着要牧養好主的羊,可主再來作了新工作,發表了新話語,我們却絲毫不尋求考察,不帶領弟兄姊妹接受神話語的澆灌喂養,還千方百計攔阻弟兄姊妹考察真道,這不是讓弟兄姊妹渴死、困死在宗教嗎?能這樣做的人究竟是善僕還是惡僕呢?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麽你們想過嗎?……」這時,李揚氣急敗壞地大聲説:「我們今天來你家説這些都是為你好,你倒教訓起我們來了!」我義正辭嚴地説:「你們一次次來攪擾我,明知全能神教會有真理却不讓我接受,不讓我得生命,這是為我好嗎?你們給我造謡,還挑撥我和兒女之間的關係,叫我兒子與我斷絶父子關係,這就是你們所説的愛嗎?你們這麽處心積慮真是為我好還是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目的啊?」聽我這麽説,李揚的臉立馬就變了,怒氣沖沖地對我喊道:「你可真是不知好歹!」我大聲説:「以後咱們各走各的路,我的生命有神負責,不用你們管!」李揚他們聽我這麽説,一個個灰溜溜地走了。從此以後,再没有人來攪擾我了。

經歷這一場屬靈争戰,我對撒但的詭計有了一些分辨,也看透了宗教界首領抵擋神的實質,再也不受宗教邪惡勢力的轄制,終于能自由釋放地跟隨全能神了!

上一篇: 22 「虎口」逃生

下一篇: 24 誰是天國路上的攔路虎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30 歷經患難 神愛相伴

三個多月的牢獄之苦,雖然我的肉體受盡了折磨,但我看清了中共政府這夥惡魔抵擋神的真實面目。經歷了中共政府的多次抓捕,也使我對神的作工、神的全能智慧、神的愛有了一些實際的認識,看到了神時時在看顧保守我,一時一刻都沒有離開我:當我經受惡魔的百般折磨痛苦萬分時,是神的話語一次次帶領我勝過撒但的折磨、試探,使我有了超脫黑暗權勢的信心與勇氣;當我軟弱無助時,是神的話及時開啟引導我,作了我真實的依靠,伴隨我度過了一個個難熬的日夜。經歷這樣的逼迫患難,使我得著了在安逸的環境中得不到的生命財富。為此我信神的決心更加堅定,無論以後環境多麼惡劣,我都要追求真理,追求生命,把心歸給神,因神是造物的主,是我唯一的救贖。

20 經歷殘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堅

這一特殊的經歷讓我深深地體嘗到了神的愛、神的美善,得著了神賜給我的最寶貴的生命財富,也看清了撒但與神為敵的實質,更加堅定了我此生誓死背叛撒但、棄絕撒但跟隨神到底的信心。正如全能神的話所說:「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現在我又回到了教會,重新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為傳揚、擴展神的福音而盡著自己的本分,只願更多的人能脫離撒但的苦害,接受神永遠的救恩。

13 獄中的花季

人都說花季雨季是人生中最燦爛、最純真的時光,也許很多人的花季雨季都充滿了美好的回憶,可是,令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是,我的花季年華卻是在監獄中度過的,也許你會投來異樣的目光,但是我不遺憾。雖然在獄中度過的花季充滿了苦澀、充滿了淚水,但卻是我生命中一份最珍貴的禮物,我從中收穫了很多。

12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原是召會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歸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擋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斷回顧。 第一次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是我的親家,我不接受,還罵他瞎眼。此後,有三年時間我見了他都不理睬他,並在教會講道時拿他當「靶子」打,目的是為了教訓其他信徒,讓他們也不要接受…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