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誰是天國路上的攔路虎

馬來西亞 蒙愛

丈夫去世那年我極度痛苦,加上還要撫養孩子,我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困境,但主的愛一直伴隨着我,在弟兄姊妹的幫助下我渡過了難關。為了還報主愛,我一直在教會裏花費奉獻,至今已有三十多年了。在這期間,我經歷了教會的興旺,看到了主耶穌福音擴展的盛况,也體嘗了教會的荒凉與無助。回想起初聖靈在教會裏大作工時,我們聽牧師講道有享受、得造就,弟兄姊妹之間彼此相愛親如一家人,大家同心合意傳福音見證主。後來不知怎麽了,牧師講道没有瞭亮光,幾乎都是舊道重講,信徒根本得不到澆灌供應,信心、愛心漸漸冷淡,聚會的人數越來越少,我們參與事奉的人大多數也是應付應付,都是看着教牧人員的臉色行事,根本不是在事奉神,只是賣力地做在人面前討人的喜歡。我知道這樣的事奉不合神的心意,為此我感到很痛苦,也很無奈,不知道前方的道路該怎麽走,所以更加祈盼主能早點回來,這樣一切的問題就都解决了。

就在我迷茫無助的時候,2016年我考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讀了許多全能神的話語,聽全能神教會弟兄姊妹的交通、見證,我才知道主耶穌早已道成肉身來到人間,發表話語作了末世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來徹底潔净人、拯救人,把人帶進國度之中。全能神的話語把我信主多年一直思考的關于主再來的奥秘打開了。我明白了主來是分隱秘降臨與公開降臨兩種方式,主先道成肉身成為人子隱秘降臨發表話語審判潔净人,在灾前作成一班得勝者,然後降下大灾難賞善罰惡,公開降臨向萬國萬民顯現。那時,神道成肉身隱秘降臨的工作已經結束,凡是抵擋、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都要落在灾難中哀哭切齒了。弟兄姊妹還給我交通了神拯救人類的三步作工、神道成肉身的意義、神末世怎樣作審判工作等方面的真理。這時,我才明白我們在教會事奉為什麽没有神的帶領,為什麽讀經、禱告、查經都無路可行,感受不到聖靈同在,原來神早已作了新的工作,結束了恩典時代,帶來了國度時代,聖靈已不在恩典時代的教會裏作工了,所以人才靈裏枯乾、黑暗,没有一點兒喜樂和滿足,更得不着生命靈裏的供應。感謝神的引導、帶領,使我從全能神的話中認出了神的聲音,我高興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之後,弟兄姊妹經常在網上和我分享全能神的話語,看全能神教會製作的福音電影、合唱團歌舞視頻、MV,使我特别得供應,從心裏感謝神把我帶到了神的寶座前,享受神話語的牧養澆灌,過上了與神面對面的幸福生活。

一天,教會的一位師母突然發信息給我:「你怎麽給『東方閃電』的帖子點贊呢?還同意他們在你的時間綫上發帖,你這樣做不合主的心意,要是教會的信徒看了『東方閃電』的帖子,對全能神的話感興趣,都去考察『東方閃電』了,那怎麽辦?你不能再接觸『東方閃電』的人了,趕緊把他們的聯繫方式删除……」我説:「全能神教會的福音電影、詩歌、MV都挺好的,看了很得造就,我點贊是應該的呀!」我還想發信息與師母溝通,可是没等我把話説完,她又説了很多攻擊定罪全能神、毁謗全能神教會的話,我看師母對主再來這麽大的事没有一點兒尋求考察的心,還隨意論斷、定罪,就不想和她再説什麽了,便岔開了話題。

此事剛過去幾天,楊牧師就來找我談話。寒暄幾句後,楊牧師就問我:「你在網上考察其他教派了?」我不知道楊牧師這樣問我是什麽意思,就説:「我的Facebook上的好友有很多派别的,他們發出來的帖文,我看了覺得是對的、好的,我都會去了解,看看有没有新亮光。這難道有錯嗎?」楊牧師又問我:「你是不是前年就信了『東方閃電』?你為什麽要考察『東方閃電』?還有,你是不是經常去找某某(接受神末世作工的姊妹,被原派别的牧師貼照片定罪、弃絶)……」聽到楊牧師一連串的質問,我有些氣憤,就説:「全能神教會挺好的,有真理,有聖靈作工,哪裏有真理、有聖靈作工我就跟隨到哪裏,這是應該的。咱們教會裏没有新亮光,我靈裏黑暗得不到供應,我想尋找有聖靈作工的教會,找到能供應我生命的真理。我聽『東方閃電』的道講得很好,全能神的話語都是真理,能讓我得着供應,我考察『東方閃電』没有錯,這也是我的自由。」楊牧師説:「聖經以外没有神的話了,『東方閃電』的人所講的道超出了聖經,他們所講的偏離聖經就是不對的。」我説:「以前聽牧師這樣講,我也是這個觀點,但是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語,聽全能神教會弟兄姊妹的交通,我認識到這都是咱們的觀念想象,并不合乎真理,不符合事實。神包羅萬有,神的智慧豐豐富富,我們怎能把神的作工説話定規在聖經中呢?聖經中説:『耶穌所行的事還有許多,若是一一地都寫出來,我想,所寫的書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約21:25)從中看到聖經中所記載的神的作工説話太有限了,當初主耶穌的説話都没有全部記載在聖經中,更何况主再來的發聲説話呢?再説,全能神的作工是建立在主耶穌作工的基礎之上的,全能神的作工與主耶穌的作工是一位神作的工作……」楊牧師根本不理睬我的話,更没有絲毫尋求考察的意思,只是不停地説抵擋、定罪全能神和全能神教會的話,還逼問我:「你是怎麽知道全能神教會網站的?你有他們的書嗎?你有没有給其他人傳全能神的作工?給你的孩子傳了嗎?你把全能神教會的人的名字給我……」他還要求我答應他以後不再與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聚會,如果我不聽他的話繼續接觸全能神教會,就將我開除出教會,不准我再去任何一間教堂,讓我名譽掃地。看着眼前的楊牧師,我很吃驚,平日裏和善、謙卑,説話温柔的楊牧師,今天怎麽變得這麽野蠻、不可理喻呢?我告訴楊牧師:「考察真道這是我的權利,任何人無權干涉。至于『東方閃電』的道是不是真道,你先不要盲目論斷、定罪,你可以到全能神教會網站上考察,網站裏的内容很豐富,各類神話語書籍都有,你看看全能神的話語是不是主耶穌再來的發聲説話……」楊牧師根本聽不進去我説的話,還是一個勁兒地抵擋、定罪,威脅我必須離開全能神教會。楊牧師越説越過分,我非常氣憤,就對他説:「主耶穌説『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因為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太7:1-2),你没有考察過全能神的説話作工,怎麽就隨意論斷、定罪呢?你這樣做有敬畏主的心嗎?」楊牧師看我不聽他的話還反駁他,就没再説什麽了。

之後的日子裏,楊牧師開始監視我,這使我的生活滿了煩惱,在信仰上也失去了自由。在教堂裏,我的辦公室與楊牧師的辦公室僅隔着走廊,他總是隔一會兒就來我的辦公室看看,有時還假借上厠所站在走廊裏監視我。一天,全能神教會的兩個姊妹來辦公室和我聊天,姊妹們一走,楊牧師就來找我的助理,後來助理告訴我,楊牧師問她來的這兩個人是誰,是來幹什麽的……楊牧師整天像防賊一樣盯着我,讓我感到很壓抑,一點兒都不得釋放。一天我没去教堂,在家裏和弟兄姊妹網上聚會,當時,我正在客廳認真聚會打着筆記,楊牧師突然站在我身後説話(院門開着的,來人可以直接進屋):「你在幹嘛呢?你在寫什麽?」我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就這樣,我被他攪擾得心神不寧,做什麽事都安静不下來。我心裏很是憤懣:信神考察真道天經地義,是基督徒該有的權利,咱們教會没有聖靈作工了,我們都消極軟弱、靈裏枯乾,活在黑暗下沉的光景裏,我尋求有聖靈作工的教會,尋找神的脚踪這有什麽錯?為什麽要監視我,不給我自由呢?

不僅牧師這樣監視、攪擾我,一個長老也打電話來攪擾我,他對我説:「全能神教會講的道超出了聖經,你信主不能背叛主,主給你的恩典太多了,你不能没有良心……」我反駁他説:「全能神和主耶穌是一位神,我信全能神并没有背叛主耶穌,我是跟上了羔羊的脚踪……」然而,不管我怎麽解釋,長老和牧師一樣,除了定罪、褻瀆,攔阻我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以外,根本不聽我的交通與勸阻。我不想再與他對話了,就找藉口挂了電話。但長老還是不放過我,常常打電話攪擾我,説我信全能神是忘記主的恩典背叛了主。我想到《啓示録》裏説:「羔羊無論往哪裏去,他們都跟隨他。(啓14:4)全能神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話語審判潔净人的工作,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明明是跟上了羔羊的脚踪,怎麽能説是背叛主耶穌呢?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跟隨耶和華神的人從律法下走出來,接受了主耶穌傳的天國的福音,跟從了主耶穌,難道他們也是忘了耶和華神的救恩,是背叛耶和華嗎?這不是謬論嗎?過後,牧師在網上又給我發來一些褻瀆、抵擋、定罪全能神的話,看着那些惡毒的言語我心裏又噁心又氣憤,只有撒但魔鬼才能説出這樣褻瀆的話,他們身為教會的領袖,怎麽一點兒也不懼怕神,什麽褻瀆神的話都敢説呢?想到主耶穌説的「惟獨説話干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太12:32),褻瀆神是大罪,可了不得呀,我都替他們感到後怕。但不管我怎麽説,他們都充耳不聞,只是一個勁兒地定罪、抵擋、褻瀆。我怎麽也想不明白,牧師、長老都有聖經知識,上過神學,全能神的話説得那麽清楚明白,他們為什麽就不尋求考察呢?為什麽非要定罪、抵擋呢?

帶着這個問題,我尋求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林姊妹給我交通説:「關于牧師、長老為什麽不尋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反而瘋狂地定罪、抵擋,對于這個問題,全能神的話早已把問題的實質、根源揭示出來了。全能神説:『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的實質嗎?他們對彌賽亞充滿幻想,而且他們只相信彌賽亞會來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們到今天還在等待彌賽亞,因為他們并不認識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麽是真理的道。你們説,他們這樣的愚頑、這樣的無知會得到神的賜福嗎?他們能見到彌賽亞嗎?他們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耶穌口中所説的真理的道,更是因為他們并不了解彌賽亞的緣故,就因為他們并未見過彌賽亞,并未與彌賽亞相處,所以他們都犯了空守彌賽亞的名却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的實質的錯誤。而這些法利賽人的實質則是頑固、狂妄、不服從真理,他們信神的原則是:無論你講的道有多高,無論你的權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彌賽亞那你就不是基督。他們這樣的觀點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太荒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時候了》)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什麽也説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説:「我們信神得問問帶領。」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什麽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脚石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就遭到猶太教領袖——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瘋狂定罪、抵擋,最終他們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法利賽人祖輩信神,精通律法,那他們為什麽抵擋、定罪主耶穌,把主耶穌釘十字架呢?從神的話中我們看到,主要就是因他們狂妄自大、不順服真理的撒但本性導致的。主耶穌發表了那麽多真理,他們不尋求、不考察,反而持守自己,憑着自己的觀念想象信神,斷章取義地解釋聖經,使他們瞎了眼,得不到神的開啓,不認識聖靈的作工,不明白真理,聽不懂神的聲音,這正應驗了聖經上的話:『你們聽是要聽見,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却不曉得。因為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着;……(太13:14-15)末世宗教界的牧師長老與當初的法利賽人一樣,他們注重的是聖經知識與神學理論,憑自己的頭腦想象解釋主的話,定規主的再來,頑固地持守自己的觀念想象,絲毫不尋求真理,對神的末世作工不但不考察,還盲目地抵擋、定罪,暴露出他們的頑固以及狂妄、仇恨真理的撒但本性。他們上神學、裝備聖經知識并不代表他們喜愛真理,也不代表他們能接受、順服真理,他們講解聖經知識、神學理論,目的是為了顯露自己、高舉自己,以此來維護自己的地位,讓信徒仰望、崇拜、跟隨。他們看到全能神發表的話語都是真理,能征服人、拯救人,很多喜愛真理、渴慕神顯現的人看了全能神的話都歸向了全能神,他們認為全能神的作工威脅到他們的地位、飯碗了,就瘋狂反撲,竭力定罪、抵擋全能神,不擇手段地攔阻、攪擾信徒歸向全能神,企圖永遠霸占神的選民,這就是牧師長老不尋求考察全能神的作工,瘋狂定罪、抵擋全能神的根源。從牧師長老抵擋神的惡行中看到,他們就是當代的法利賽人,是攔阻信徒接受真道、被提進天國的攔路虎、絆脚石,是神末世作工顯明出來的抵擋神與神為敵的敵基督。」

聽了全能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再對照牧師、長老的所做所行,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説得太實際了,牧師、長老熟讀聖經、講解聖經并不代表他們就是認識神的人,他們是憑着先天的才幹、恩賜與知識來作工,來樹立自己讓人崇拜、跟隨,他們外表打着事奉神的幌子,實際上事奉的是自己的觀念想象,是他們的地位、飯碗。藉着牧師、長老的一次次攪擾、攔阻,讓我看透了他們信神却不尋求真理、事奉神却抵擋神的敵基督的真實面目。雖然牧師、長老直到現在還不放弃對我的攪擾,但我已經看透了他們仇恨真理抵擋神的敵基督實質,不再受他們的攪擾、轄制,完全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願跟隨全能神走到底,永不改變!阿們!

上一篇: 23 爭 戰

下一篇: 25 明白了分辨真假基督的真理 我不再盲目防備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26 神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

在中共政府的殘酷迫害中,我根本沒想到自己還能活著出來,若沒有全能神話語的引導帶領,沒有全能神的保守看顧與神加給我的無窮力量,我這柔弱的生命隨時都會被這夥毫無人性的惡魔殺戮、吞噬,就不會在撒但面前站立住。這讓我真實體會到了全能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感受到全能神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體嘗到了神對我最真最實的愛與無私的生命供應!是全能神帶領我一次次勝過撒但的試探,超脫死亡的轄制,一步步走出了人間地獄。

11  全能神的話語使我歸服神前

我原是恢復流的一名中層帶領,1985年我蒙召歸主後,就一直在主的恢復流裡。我一直認為聖經是一本生命書籍,其中的每句話、每一個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來對人類的美善心意全在聖經裡向我們顯明了,因此我視聖經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對能給我們帶來「拔高異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總認為神藉著…

18 患難中體嘗到神的愛

在這次的患難中,是神一直陪伴著我,時時開啟、引導我,使我一步步勝過撒但的苦害與試探,這讓我切實感受到神的話就是人的生命、是人的力量!也真實認識到神主宰掌管著一切,撒但再怎麼詭計多端,也永遠是神的手下敗將。本來,它企圖藉著瘋狂地折磨我的肉體來逼我背叛神、棄絕神,但它的酷刑折磨不但沒將我打垮,反而更磨練了我的意志,同時使我徹底看清它的惡魔嘴臉,認識了神的愛與拯救。我從心裡感謝神為我擺上的一切,讓我得著了一筆最寶貴的生命財富!我暗立心志:不管前方的道路還有多少逼迫患難,我都願堅定不移地跟神走,一如既往地傳揚福音來還報神的大愛!

12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原是召會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歸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擋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斷回顧。 第一次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是我的親家,我不接受,還罵他瞎眼。此後,有三年時間我見了他都不理睬他,並在教會講道時拿他當「靶子」打,目的是為了教訓其他信徒,讓他們也不要接受…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