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破繭而出

中國 芳芳

我們一家人都信主耶穌,我是普通信徒,父親是教會同工。2004年2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隨後我將國度福音傳給了我的小妹。我本打算裝備一些神話真理後再去給父親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没承想父親聽説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便對我進行了瘋狂的攪擾、攔阻。

一天傍晚,父親突然趕到我家,氣呼呼地對我説:「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不聽我的話、不聽帶領的話信了『東方閃電』!你趕快去帶領那裏悔改,求主赦免你的罪!」我説:「爸,我看了很多全能神的話,覺得這些話就是神的聲音,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没有信錯。恩典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是國度時代,神來作新工作了,來提接我們赴羔羊的筵席了。聖經上不是説『羔羊無論往哪裏去,他們都跟隨他(啓14:4)嗎?我信全能神就是跟上了羔羊的脚踪……」然而,無論我怎麽説,父親都聽不進去,還是一個勁兒地要帶我去帶領那兒,就連我丈夫也在一邊挑唆。看着父親那副不把我拉回原宗派誓不罷休的架勢,我意識到這場逼迫來勢凶猛,心裏不禁有些緊張,只有默默地禱告神,求神保守、帶領我。果不其然,父親不容我再説什麽,便讓我丈夫開車强行把我帶到了原派别的聚會點。一進屋,只見裏面大約有六七十人,小妹的婆婆把小妹也帶來了,我才知道他們這是商量好了要圍攻我們。在場的人都用异樣的眼光看着我們姐妹倆,有的還指着我們小聲議論。上層帶領快步走到我們跟前,勸我們不要信全能神了,接着就開始大肆定罪、褻瀆神的末世作工,又散布了很多謡言,説:「『東方閃電』進去就出不來了,若是出來就會被他們割鼻子、剜眼睛……」在帶領的一番造謡、鼓動下,父親和小妹的婆婆更是又氣又急,逼着我們閉上眼睛,讓帶領為我們禱告,雖然我對他們的行為很反感,帶領禱告時我們也都没有回應,但帶領散布的那些謡言却已經種到了我的心裏。

回到家,那些可怕的謡言不時地在我的耳邊回響,攪得我心神不寧,神的話也看不進去了。想想我與全能神教會的張姊妹接觸有一段時間了,她的言行舉止端莊正派,跟我們交通很有愛心,根本不像帶領説的那樣,最主要的一點,全能神的話都是真理,有權柄、有能力,的確是人説不出來的,應該就是神的發聲,可為什麽會有這些駭人聽聞的謡言呢?就這樣,一會兒正面,一會兒反面,這些想法在我心裏交替出現,使我翻來覆去睡不着。第二天,我整個人昏昏沉沉的,幹什麽都没心思,有種説不出的煩躁。正在這時,小妹來了,原來她經不住帶領與婆婆的圍攻,不敢信全能神了,還勸我也不要信了。我着急地對她説:「小妹,我知道你的顧慮,我現在和你一樣心裏很困惑,很受煎熬,但這個問題我反覆地考慮,也跟主禱告尋求了,不管帶領他們怎麽説,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全能神的話是任何人都説不出來的,我敢確定這些話就是神的聲音。《羔羊展開的書卷》這本書我看了好幾遍,這書裏面揭開了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的奥秘,看了這些話我才知道神拯救人類的工作有三步,末世的話語審判工作才是徹底拯救人的工作,審判的工作才能使我們真正脱離犯罪本性的捆綁得着潔净,達到被提進天國。這些話完全符合聖經中主的預言,都是聖經裏没有的真理,這些真理奥秘,除了神没有人能知道。所以,我確信全能神的話就是神的聲音,全能神就是我們盼望的主耶穌回來了!小妹,我們没有信錯,你可不能輕易放弃真道啊!」小妹走後,我心裏很難過:「明明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這是千真萬確的,為什麽帶領和家人都不讓我們信啊?」我正想着,突然丈夫的手機響了,是我父親打電話讓我馬上回家。我知道父親肯定又要攪擾我,就説不回去,没想到丈夫一把將我拽上了車。到了父親家,看到小妹與她婆婆都在,父親見到我後,板着臉説:「昨晚帶領在主耶穌面前為你們作了赦罪的禱告,但你們自己還没有認罪悔改,今天叫你們來,就是讓你們在主面前作一個徹底悔改的禱告,以後不去信全能神了……」聽到這話,我很厭煩,心想:「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跟上了羔羊的脚踪迎接到了主的再來,這哪是犯罪啊?我不能瞪着眼睛説瞎話呀。」見我一直不作「悔改」的禱告,父母和小妹的婆婆就開始圍攻我,幾個人又是毁謗、褻瀆神,又是學説那些恐怖的謡言,逼我「認罪悔改」。謡言的衝擊、家人接連不斷的圍攻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感覺腦子發暈,渾身一點力氣也没有,心想:「要是他們天天這樣折騰,我無法和弟兄姊妹接觸,也不能好好看神的話,這信神的路怕是走不下去了……」這時,父母和小妹的婆婆拽着我,强制我們姐妹倆閉上眼睛「悔改」。看到他們咄咄逼人的樣子,我心裏痛苦極了,再也控制不住眼裏的泪水,就哭着向主耶穌禱告:「主耶穌啊!我知道全能神就是你的再來,可是我現在不敢信你,求你饒恕我,赦免我的罪……」當説到這裏時我哽咽得再也説不下去了,就這樣結束了禱告。隨後,我感覺心裏一下子軟弱了,一點兒底氣也没有了,也摸不着神的同在了。我心裏很是不安,就對小妹説:「在没作悔改禱告之前,我感覺身上還有點力量,但禱告後一下子就没勁了,像是聖靈離弃了。其實信全能神就是跟隨主,我們作悔改的禱告,這是背叛主了。」

回到家我心裏一直在争戰:我看了那麽多全能神的話,認出就是神的發聲説話,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重歸,如果我不接受就是背叛神,不但不能蒙拯救,還會被神定罪;可我若堅持信全能神,帶領和父親肯定還會攪擾我,那我以後的日子就不得安寧了,我實在没有勇氣再堅持下去……我心煩意亂,左右為難,不知該怎麽辦,頭也「嗡嗡」直響,感覺精神都快崩潰了,心想:要不等張姊妹過來,我把神話語書還給她吧,免得活得這麽痛苦。

過了幾天,張姊妹來店裏扶持我,我心裏非常緊張,深怕被丈夫看到去告訴父親。于是,我一口氣把這幾天發生的事都告訴了她,又急忙把藏在貨物底下的神話語書拿出來交給她,對她説:「姊妹,我父母、丈夫這樣攪擾,原派别的帶領和弟兄姊妹也都攔阻我,弄得我焦頭爛額,我實在吃不消了,你還是把書帶走吧。」張姊妹看着我,誠懇地説:「姊妹,今天咱們接受神的新工作,遭到宗派首領和家人的攪擾、逼迫,這是一場靈界争戰啊!主耶穌説過:『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我來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太10:34)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裏的人。(太10:36)從主的話中我們可以看到,神來到地上作拯救工作,必定會引發靈界争戰。因為真心信神、喜愛真理的人聽見神的發聲説話就會跟隨神,這勢必會引起那些厭煩真理、仇恨真理、抵擋神之人的仇視。這樣,所有屬神的與屬撒但的正反兩類人就都顯明出來各從其類了,這正是神的全能智慧啊!回想當初主耶穌作工時,很多猶太百姓聽見主耶穌的説話,看見了主的大能,就相信了主耶穌是那要來的彌賽亞,并跟隨了主。那些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看到百姓離開他們跟隨了主耶穌,就編造、散布很多謡言來迷惑百姓,説主耶穌是靠鬼王别西卜趕鬼,是貪食好酒的人;主耶穌死裏復活後,他們還用銀錢收買兵丁,造謡説主耶穌的身體是被門徒偷走的;等等,以此攔阻人接受主耶穌的救恩。那些聽信宗教領袖的話不敢跟隨主耶穌的猶太人最後的結局是什麽?他們不但失去了主的救恩,而且遭到了神的懲罰咒詛,以色列亡國近兩千年,猶太人逃亡到世界各地,很多人被殺害了,這就是他們把主釘十字架嚴重觸犯神性情所帶來的可怕後果。今天神再次道成肉身來作工,歷史又一次重演了,這些宗教領袖也和當初的法利賽人一樣,明明看到神來作工發表真理拯救人的事實,却因着不喜愛真理而否認、定罪神的末世作工,他們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保住自己的飯碗編造謡言抵擋神、定罪神,以此來迷惑人、控制人,還挑唆、利用一些無知的人隨從他們逼迫接受真道的信徒,瘋狂攪擾、攔阻人歸向全能神,斷送人最後蒙拯救的機會。姊妹,咱們得看清這屬靈的争戰,識破撒但的詭計啊……」聽了張姊妹的交通我才恍然大悟,自古真道受逼迫,這是一場屬靈争戰啊!原派别帶領造謡定罪神的末世作工,幾次三番逼迫、攪擾我,不讓我信全能神,都是因為他們仇恨真理、與神為敵。通過交通我明白了為什麽會有這些事臨到我,但我仍然很軟弱,害怕留下神話語書,父親他們會再來家裏鬧事,那我在這個家還怎麽呆呀,就猶豫着没敢留。張姊妹見我左右為難的樣子,就給了我一個電話號碼,説:「姊妹,要不這樣吧,我先把神話語書拿回去替你保管好,等你想看的時候就打電話給我,我馬上給你送過來。」我答應着把姊妹送出了門。這時,我丈夫追了過來,指着張姊妹大聲喝斥:「你拿著書趕快走,以後不要再來了,否則對你不客氣!」望着張姊妹遠去的背影,我心裏酸酸的,説不出是什麽滋味。

我本以為把神話語書還給姊妹,父親不會再來攪擾我了,就能恢復以往平静的生活。但事實恰恰相反,我内心不但没有得到平静,反倒突然感到莫名其妙的空虚,做什麽事都没有了頭緒,而且全能神的話和神話語詩歌時時在我腦海裏浮現,我知道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是真理,但帶領説的話和父親他們攪擾、圍攻的一幕幕也時常閃現在我眼前,使我非常痛苦,好像跌進了萬丈深淵,怎麽也爬不上來。我吃不下飯,睡不好覺,精神受壓,感覺頭也快要爆炸了。痛苦中,我跪下來向神呼求:「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啊!我現在感覺非常痛苦、迷茫,我知道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可我身量太小,一想到父親他們的攪擾、圍攻,心裏就膽怯害怕,不敢跟隨神。神啊!我現在正在十字路口徘徊,不知該怎麽辦,願你引導、帶領我……」禱告中我不知不覺想起了全能神的話:「你不要怕這怕那,無論千難萬險,你都能穩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攔阻,讓我旨意得暢通,……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横?切記!切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篇》)神的話語給了我一股力量,使我膽怯的心一下子變得剛强起來。是啊,有神作我的後盾,我還怕什麽?既然定真這是真道,我就不該受任何人事物的轄制,得衝破黑暗勢力堅定不移地跟從神,作為一個信神的人,如果在撒但敵勢力面前連神都不敢承認,我還算什麽信神的人,這不是向撒但投降背叛神了嗎?又想到姊妹跟我交通的家人和宗派帶領的攪擾就是一場屬靈的争戰,我要是選擇站在家人和宗派帶領一邊,不正中了撒但的詭計嗎?那我就會徹底失去蒙拯救進天國的機會。再想想自從讓姊妹把神話語書拿走後那種靈裏的煎熬,我感覺自己不能没有神,離開神比被家人和教會弃絶更痛苦。想到這兒,我馬上撥通了張姊妹的電話,與她約好地點,把神話語書拿了回來。

之後,我就趁丈夫不在時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唱詩歌,我越看越有享受,越唱心情越舒暢,又恢復了起初的信心,痛苦煩惱也消失得無影無踪。我真切地體會到,神的話就是我生命的供應,没有什麽都不能没有神。三個月後,張姊妹帶我去全能神教會聚會……

不料,我去聚會的事被丈夫發現并告訴了父親。一天晚上,我在樓上突然聽到院子裏一陣嘈雜聲,我拉開窗簾一看,嚇出一身冷汗,原來是父親帶着四五個宗教同工氣勢汹汹地闖進來了,我的心怦怦直跳,趕緊跪下向神呼求:「全能神啊!父親帶着宗教人又來攪擾我了,我心裏膽怯懼怕。神啊!你知道我身量小,願你加給我信心和膽量……」忽然我想到神的話説:「要有我的膽量加在你的裏面,在不信的親人面前也要有原則,但你還要為我的緣故不向一切黑暗勢力屈服,憑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不讓撒但的陰謀得逞。盡其所能將你心擺在我面前,我必安慰你,使你心得平安喜樂。(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篇》)神的話加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不再膽怯懼怕。我想:「無論他們如何攪擾,我也絶不能再上撒但的當,受他們迷惑了。我是神造的,信神、跟從神天經地義,誰也無權干涉,哪怕是最親的人也不行。」于是,我平静地走下樓,與父親他們打招呼。他們一見到我就七嘴八舌地説開了,其中一位女同工一副「滿有愛心」的樣子,勸我説:「芳芳,你這樣聰明的人怎麽就不理解我們的心呢,我們不都是為你好嗎?你就别固執了,還是趕快到主面前悔改吧……」我鎮定地回答:「姊妹,『東方閃電』的道你們都没聽過,全能神的話你們也没看過,我勸你們還是好好考察考察,不要盲目定罪抵擋。只要你們看看全能神的話,就知道全能神是不是主耶穌的再來了。」她説:「我們才不敢看那書呢,那書的吸引力實在太大了,一看就會被吸引住的。」我説:「正因為全能神發表的都是真理,是神的聲音,所以才能折服人,只有神的話才有這樣的權柄與能力。人看了神的話被吸引,都是因為從神的話中明白了真理,得着了生命供應,誰找到了生命的活水泉源還會離開呢!」他們無以反駁,又説了許多褻瀆神的話,還恐嚇我説不「悔改」會下地獄受審判的。我斬釘截鐵地説:「你們污衊全能神教會『進去就出不來,若是出來就會被割鼻子、剜眼睛』的那些話没有一點兒事實根據,全是造謡、毁謗!你們把被割了鼻子、剜了眼睛的人找出一個,你們要是找不出事實證據來,那你們就是説謊話的人,是迷惑人的。全能神的國度福音早就傳遍了中華大陸,達到家喻户曉,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至少有幾百萬人,傳福音時也有一部分仇恨真理的人不接受,但你們看到有一例被割了鼻子、剜了眼睛的嗎?如果有,新聞早就報導了,早就轟動全國了。我和我小妹不就是被你們攪得不敢信了嗎,我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你們就是在説謊話欺騙人。今天我信全能神是跟上了神的脚踪,是選擇真道,我没有錯,没什麽好悔改的。我信全能神信定了,你們不願意信也不要攔阻我信,至于我的結局如何,人説的不算,人的命運都掌握在神的手中,只有跟上神作工的步伐,接受神末世的作工才能有好的歸宿結局,以後你們不要再來攪擾我了。」我話音剛落,父親「噌」地站了起來,氣汹汹地威脅我説:「你若再信全能神,我就跟你斷絶父女關係!」

聽到父親這樣絶情的話,我有些難受,心想:「全能神發表的真理正是聖靈向衆教會的説話,你為什麽不聽,却偏偏聽信帶領的謡言謊話?你怎麽能和他們一樣對我信全能神這麽仇視,還要因此跟我斷絶父女關係?……」我越想越傷心。突然間,我想到神的話説:「神創造了這個人世間,將人這個帶有神賜給生命的生命體帶到了人間,轉而人有了父母,有了親人,不再孤獨。從人看到這個物質的世界開始,人就注定要在神的命定中生存,是神的生命之氣將一個個生命體支撑着『長大成人』。在這個過程之中,没有人覺得人是在神的看顧之中生存而『長大』,反倒認為是父母的養育之恩,是人生命的本能支配着人『長大』,因為人都不曉得人的『生命』是誰賜給的,是源于何處,更不曉得生命的本能是如何創造奇迹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神的話讓我明白了,雖然我的肉體是父母所生,但我的生命是來源于神,如果没有神賜給我的生命,我的肉體也是腐朽之物,我能存活到今天完全是神的看顧與保守,不然我早就被撒但侵吞了。我生命的源頭是神不是父母,我和誰斷了關係,也不能和神斷絶關係啊。今天父母對待主的再來不但不尋求考察,還一味地隨從帶領毁謗、褻瀆神的作工,逼我背叛神,這説明他們的實質是抵擋神的,是與神為敵的,我不能與他們同流合污抵擋神,我要站在神一邊,哪怕父母與我斷絶關係我也要跟隨神到底,堅决為神站住見證。于是我對父親説:「爸,在信神的事上,我順從神不順從人,也不會憑情感。你説的若符合真理,符合神的心意,那我就聽你的,你讓我背叛神,我堅决不從!」他們看我態度堅决,都摇着頭站了起來灰溜溜地走了。此時我有一種打了勝仗的感覺,心裏不禁對神發出感謝和贊美:全能神啊!你太全能了,是你的話語加給了我信心與勇氣,使撒但徹底蒙羞失敗了。

雖然宗教裏的人不來攪擾我了,但帶領却再三挑唆我父母來攪擾我,他們隔三岔五就來我家勸我,非讓我到帶領那裏「悔改」不可。一天,父母又來到我家,父親套用聖經章節迷惑我,母親在旁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我,讓我快去帶領那裏「悔改」。看着母親悲傷的樣子,我心裏很不是滋味,想到母親三歲就没有了娘,被後娘虐待,受了不少苦,現在年紀大了,我也没有好好孝敬她,還讓她這樣為我操心,再看看父親蒼老的面龐、斑白的頭髮,我心裏更是難受,眼泪都快掉出來了。就在我軟弱的時候,我想到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争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神的話讓我明白了,這事在外表來看是父母的攪擾臨到了我,但在靈界却是撒但與神在打賭,就像約伯在經歷神的試煉的時候,他的妻子就充當撒但的差役試探約伯説:「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弃掉神,死了吧!」(伯2:9)而約伯因着敬畏神遠離惡,斥責他的妻子是愚頑的婦人,并不以口犯罪,在撒但面前為神站住了見證,在耶和華神眼中被看為是完全人。今天父母聽信帶領的鬼話來攪擾我,這也是撒但的試探,撒但知道我對父母情感重,就趁機而入,妄想讓我因着同情父母而否認神、背叛神,撒但真是太陰險了!我不能滿足撒但,讓撒但的詭計得逞,讓神傷心失望,得堅决站在神一邊。之後,無論父母怎麽説怎麽勸,我的心始終没有動摇,父母没辦法,只能垂頭喪氣地回去了。

後來帶領就讓父親當着所有信徒的面宣布把我開除出教會,還讓父母跟我劃清界限。因着帶領和父母的攪擾,丈夫也開始瘋狂逼迫我。每次我盡本分回來,丈夫不是駡就是打,有時還把我關在門外,或是砸我的電動車、自行車,有一次還把我帶到了派出所。我被他折磨得筋疲力盡,面容憔悴,村裏的人也都譏笑、毁謗我。面對這樣的環境,我心裏非常軟弱,覺得信神太苦了,不知以後的路該怎麽走,我常常跪在神面前禱告哭訴,求神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一次,我看到神的話説:「神所説的得勝者是在撒但的權勢之下、撒但的圍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勢力裏人還能站住見證,還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對神的忠心,不管怎麽樣你還能持守在神面前貞潔的心,持守你對神真實的愛,這樣在神面前就站住見證了,這就是神所説的得勝者了。神祝福你的時候你追求得挺好,神不祝福你就退去了,這是貞潔嗎?既然定準這是一條真道,就得走到底,持守對神的忠心,既然看見神來在地上親自來成全你,你就應把一顆心完全給神,不管神怎麽作,或許到最後給你一個不好的結局,但你還能跟從他,這就持守住在神面前的貞潔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持守住你對神的忠心》)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末世要作成一班得勝者,神允許撒但的試探臨到人,不管是中共的逼迫,還是宗教界的攪擾,或親人的弃絶,世人的譏笑、辱駡,人都得實實際際地去經歷,那些在任何環境中都能順服神、忠于神,為神站住見證的人,才是被神作成的得勝者。神今天擺設這樣的環境也是為了成全我,看我對神有没有信心,是不是一個真心信神、順服神、忠于神的人。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在神面前立下心志:不管遭遇什麽樣的逼迫患難,都要堅决跟隨神,都要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神,在撒但面前為神作得勝的見證。此後,雖然丈夫繼續瘋狂地攔阻、攪擾我,但我時時禱告神、仰望神,天天裝備神的話,心裏就不覺得苦了,而且神也為我開闢了出路,丈夫因瘋狂地逼迫我遭到了幾次神的懲罰,後來他就不敢再打我,也不敢再砸我的自行車了。在經歷中,我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和奇妙作為,看到神的權柄、能力是任何一種黑暗勢力都不能超越的,親身體驗到只要真心依靠神,凡事臨到憑神的話活着,神就會為人開闢出路,帶領人勝過撒但的黑暗權勢。經歷這些逼迫患難,雖然肉體受了點苦,但我感到自己得的太多了,對神的信心也越來越大,這都是神對我的祝福,感謝全能神!

一年後,我與張姊妹一起去了小妹的單位,又給小妹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小妹接受了。當我看到她把神話語書收下的那一刻,我深深地體會到神拯救人真的太不容易了,神拯救人的心太真實了!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流下了感激的泪水,心裏一個勁兒地感謝贊美神。2006年,我與小妹一起配合把國度福音傳給了我大妹,隨後又把幾個親戚帶到了全能神面前。這讓我看到,無論宗教首領怎麽瘋狂造謡、攪擾、攔阻,神的國度福音照樣擴展無人能攔阻,屬神的羊必定會聽神的聲音,歸回到神的寶座前。全能神説:「國度在人中間擴展,在人中間成形,在人中間站立起來,没有任何勢力能將我的國度摧毁。(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九篇》)

上一篇: 31 荊棘叢中成長的小草

下一篇: 33 「禍」與「福」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16 神的話引領我勝過黑暗勢力的壓制

在這次患難中,我真實領略到了神的全能主宰與奇妙作為,經歷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更切實感受到了神的愛與極大的拯救:在危難之際,是神一直陪伴在我左右,藉著神的話語開啟光照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勝過了一次次的酷刑折磨,度過了三年漫長黑暗的魔獄生活。面對神浩大的救恩,我感恩不盡,信心倍增,立定心志:以後不管經歷多大風浪,我都要依靠神話語的引導帶領,脫離一切黑暗權勢,堅定不移地追隨神走到路終!

15 神愛堅固我的心

「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的話給了我無窮的力量。

29 經歷逼迫苦 愛憎更分明

六天不尋常的經歷讓我切實看清了中共政府的醜惡嘴臉與它邪惡反動的本性實質,看到它就是與神為敵的惡魔,就是一個流氓集團;同時也讓我領略了神的全能主宰、奇妙智慧,體會到了神的愛與拯救,認識到神是全能、信實、偉大、可愛的神,是永遠配受人信賴、敬拜的那一位,更是值得人去愛的那一位。這樣的經歷成了我信神生涯中的一個轉折點,因為沒有這次的經歷我對撒但就沒有真實的恨,對神也就沒有真實認識,這樣我對神的信就很空洞,也就不可能蒙拯救。

13 獄中的花季

人都說花季雨季是人生中最燦爛、最純真的時光,也許很多人的花季雨季都充滿了美好的回憶,可是,令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是,我的花季年華卻是在監獄中度過的,也許你會投來異樣的目光,但是我不遺憾。雖然在獄中度過的花季充滿了苦澀、充滿了淚水,但卻是我生命中一份最珍貴的禮物,我從中收穫了很多。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