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禍」與「福」

日本 杜鵑

我出生在中國一個貧窮的農村家庭,因着家裏窮,有時吃了上頓没下頓,更别説有零食和玩具了,而且從小我一直都是穿姐姐的舊衣服,衣服又肥又大,因此同學們經常譏笑我,也不願意和我來往,我的童年過得特别痛苦。從那時起,我就暗暗立下心志:長大後一定要賺很多錢,做人上人,不再被人瞧不起。因着家裏没錢,初中没畢業我就被迫輟學,去了縣城的藥廠打工。為了能賺到更多的錢,晚上我經常加班到九點至十點,但所賺的錢却很少。後來聽姐姐説賣菜五天就能賺到我一個月的工資,我立即辭掉了藥廠的工作開始去賣菜。一段時間後,我看到賣水果賺錢更多,于是我又做起了水果生意。結婚後,我和丈夫又開了飯店,我心想:開了飯店應該能賺到更多的錢,有了可觀的收入自然就能贏得别人的羡慕、高看了,同時我也能過上人上人的生活。但是經營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開飯店賺的錢并不是很多,我心裏有些犯愁,什麽時候才能過上讓人羡慕的生活呢?

2008年,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聽朋友説去日本打工一天挣的錢相當于在中國上班十天的工資,得知這個消息我高興極了,終于找到了一個挣錢的好機會。雖然去日本的中介費很貴,但我心想:「捨不得羊套不住狼,不管中介費有多貴,只要到日本工作就能把錢賺回來。」為了實現過好日子的夢想,我和丈夫當即决定去日本。到了日本後,我很快就投入到工作中。每天,我和丈夫都要工作十幾個小時,工作壓力特别大,整天累得我筋疲力盡,下班後只想躺下休息,連吃飯的心思都没有。快節奏的生活讓我的身體有些吃不消了,可一想到拼搏幾年後就有錢了,我便鼓勵自己:現在雖然苦點累點,但是以後的生活是美好的,我一定得撑下去。就這樣,我每天像個賺錢的機器一樣拼命地工作着。到了2015年,繁重的工作把我累倒了,到醫院檢查時,醫生告訴我,我的腰椎間盤突出已經壓迫神經了,再繼續工作下去會導致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我一下子癱軟了,眼看着生活剛有了起色,離夢想越來越近了,想不到這個時候我却生病了,我不甘心,心想:「我還年輕,這點病咬咬牙就挺過去了,現在不多挣一點錢,到回國的時候手裏錢少,那不是更丢臉嗎?」于是,我拖着帶病的身體繼續上班挣錢。可没過幾天,我就病得實在爬不起來了。

當我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没人照顧的時候,我覺得好凄凉,我怎麽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了呢?難道我真的會卧床不起了嗎?我多麽希望能有一個人在身邊陪伴我,可是丈夫要上班,兒子要上學,老闆、同事眼裏只有利益,根本没有人關心我。看着病房裏形形色色的病人都活在各自的痛苦中,我心裏有種説不出的感傷,不由得思索起來:人活着到底為了什麽?怎麽活着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有了錢就真的能幸福嗎?回想自己近三十年的拼搏,到底得着什麽了呢?我進過藥廠,賣過水果,開過飯店,又來日本打工,這一路走來,雖然也賺了一些錢,但這其中有太多的辛酸無處訴説。本以為到了日本以後我的美夢很快就能實現,幾年後回到中國時,我就能摇身一變成為有錢人,過上讓人羡慕的生活,可現在我却躺在了病床上,甚至會面臨下半生在輪椅上度過的痛苦生活……想到這裏,我特别後悔自己為了挣錢、為了追求出人頭地差點連命都要搭上了。想着想着,委屈、痛苦、辛酸的泪水交織在一起,我不禁在心裏呐喊:「老天爺啊!救救我吧!為什麽人活得這麽累、這麽苦啊?」

就在我痛苦無助時,全能神的救恩臨到了我,使我因「病」得「福」。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認識了全能神教會的三個姊妹,通過和她們一起讀神的話語我才知道,原來天地萬物不是大自然形成的,而是神造的,整個宇宙世界都是神在主宰着,人的命運也在神的手中掌握,是神一直在帶領、供應着人類,看顧保守着人類。我感到神真是太愛人了!但我心裏還不明白,神主宰掌管着人的命運,人應該是幸福、快樂的,可是為什麽人還會有病痛呢?為什麽人活得這麽苦呢?人生的這些痛苦到底是從哪兒來的呢?一天我向姊妹説出了我的困惑,一位姊妹給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人一輩子生老病死這些痛苦都是從哪兒來的?因為什麽人才有這些?剛開始造人的時候人是不是没有這些?那這些東西是從哪兒來的?從撒但引誘人,人肉體墮落之後有的這些東西。人肉體的痛苦,肉體的煩惱、空虚,還有人間這些凄慘萬狀的事,都是從撒但敗壞人以後才有的。人經撒但敗壞後,撒但開始折磨人,人就越來越墮落,人的病痛越來越加深,人的痛苦也越來越加重,越來越感覺人間的空虚、人間的悲慘、人間的不可生存,人對人世間感覺越來越没有希望,所以説,這些痛苦都是撒但加給人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神體嘗人間痛苦的意義》)姊妹跟我交通説:「起初神造人的時候,人有神的同在與看顧保守,那時候人没有生老病死,也没有憂愁煩惱,人無憂無慮地生活在伊甸園中,享受着神賜給人的一切可享之物,人類在神的帶領下幸福、快樂地活着。但自從人類被撒但引誘、敗壞以後,人類就背叛了神,不再聽神的話,而是聽撒但的話,因此人類就失去了神的看顧保守和祝福,都落在了撒但的權下。幾千年來,撒但一直用唯物論、無神論、進化論等歪理邪説,還有世上那些偉人、名人宣揚的謬論鬼話來迷惑人、毒害人,像什麽『世上根本没有神,從來就没有什麽救世主』『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出人頭地,光宗耀祖』『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有錢能使鬼推磨』『金錢至上』等等,人類接受了這些謬論邪説以後,就否認神的存在,否認神的主宰,人都背叛神,都想靠自己的雙手創造幸福的生活,人的性情也變得越來越狂妄自大、自以為是,越來越自私、詭詐、惡毒,人與人之間為名利、為地位、為錢財勾心鬥角,你争我奪,互相欺騙,互相厮殺,越來越勞心勞力,隨之病痛來了,痛苦來了,心靈的虚空也來了……這些痛苦和愁煩讓我們都覺得活在這個世界上太苦、太累、太難了,這都是撒但敗壞人以後産生的,是撒但在苦害我們,也是人類否認神、遠離神、背叛神帶來的苦果啊!」

姊妹又接着與我交通:「神不忍心看着人類被撒但繼續敗壞、殘害下去,便兩次道成肉身來在人間,救贖、拯救我們這些敗壞的人類。尤其在末世,道成肉身的基督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這些話語都是使人脱離撒但敗壞得潔净蒙拯救的真理,我們只要聽神的話,從神的話中明白真理就有分辨,就能看清撒但敗壞人的各種手段與方式,看透撒但的邪惡實質,就有力量弃絶撒但,挣脱撒但的苦害,回到神的面前得到神的拯救,最終被神帶入美好的歸宿中。」聽到神親自來拯救人,我很激動,我真的不想被撒但一直殘害下去,所以就和姊妹們説了我的痛苦和困惑:「有個問題我不太明白,俗話説『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我為了出人頭地、過好日子辛苦打拼,按説這是有理想、有志氣啊,難道這也屬于撒但的苦害嗎?」

姊妹給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撒但在人學習知識的過程當中,借用各種方式,用講解故事也好,或者單純的一項知識也好,或者是讓人滿足自己的欲望也好,滿足自己的理想也好,它到底要把你帶到什麽道路上?在人看,學習知識没有什麽可指責的,是理所應當的,説得好聽點,樹立遠大的理想,有抱負,這叫有志氣,這應該是人生正確的道路,如果能實現自己的理想,能在一生當中幹出一番事業,這樣活得不是更輝煌嗎?這樣不但能光宗耀祖,也可能還能流芳百世,這是不是好事呀?在世人的眼光來看,這是好事,這應該是正當的,也應該是正面的,但是在撒但的險惡用心當中,它僅僅是把人帶到這樣的路上就完事了嗎?肯定不是。實際上,不管人的理想有多遠大,不管人的願望有多現實、多正當,人所要實現的,人所要追求的離不開兩個字,這兩個字在人的一生當中對每一個人都是至關重要的,這就是撒但要灌輸給人的東西。哪兩個字呢?那就是『名』和『利』。撒但用一種很温和的方式,很合人觀念的方式,不是很激進的方式,讓人在不知不覺當中接受了撒但的生存方式、生存法則,建立了人生目標,建立了人生的方向,也不知不覺有了人生的理想,這個人生的理想不管外表的説辭是多麽冠冕堂皇,但是都離不開『名』和『利』。任何的偉人,任何的名人,包括所有的人,一生所追隨的只有這兩個字——『名』和『利』。在人看,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享受榮華富貴、享受人生的本錢;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尋歡作樂、肆無忌憚地享受肉體的本錢。為了人所要的名和利,人心甘情願地、不知不覺地就把自己的身、心以至于自己的一切,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命運都交給了撒但,實實在在地,從來没有疑惑過,也從來不知索回自己的所有。當人能對撒但有這樣的投靠與忠心之後,人還能自己控制自己嗎?肯定不能了,人就徹徹底底地被撒但控制了,人也就徹徹底底地陷在了這個泥潭當中不能自拔。人一旦陷在名和利裏,人就不再去找尋什麽是光明,什麽是正義,什麽是美善的東西,因為名和利對人來説誘惑太大,是人一生甚至永遠都追求不完的東西,這是不是實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撒但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着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决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没有能力去挣脱,也没有勇氣去挣脱,不知不覺地,人在戴着枷鎖的情况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讀完神的話,姊妹又給我交通了撒但用名利敗壞人的事實與真相。我才明白,原來在這個世界掌權的、控制人類的都是屬撒但的邪惡勢力,什麽名人、偉人都是敗壞人類的魔王,馬克思、達爾文的無神論與進化論迷惑敗壞人類達到頂峰,使人類遠離神、背叛神。這時我才感覺到以往所念過的書,裏面都充滿了撒但的毒素、撒但的哲學、撒但的邏輯,如果不是神的話揭示撒但魔王是如何敗壞人類的,我還被撒但迷惑、控制,在黑暗中苦苦挣扎。人有理想、有志氣這没有錯,但人在追求滿足自己理想的過程中,撒但采用各種方式把它的生存方式、生存法則灌輸給人,誘惑人只為「名」和「利」活着,人都為了得到名利付出、奮鬥,不再去尋找什麽是光明,怎麽活着才有意義,因為名和利對我們來説誘惑太大了,使我們陷在其中無法自拔,這就是撒但戴在我們身上的枷鎖,也是撒但敗壞人的詭計。想想自己為了追求出人頭地,為了多挣錢讓人高看,已經迷失了自我,成了一部賺錢的機器,甚至為了「名」和「利」犧牲自己的健康也在所不惜,我確實成了金錢和名利的奴隸。因受「出人頭地,光宗耀祖」這一錯誤人生觀的支配,我努力地奮鬥,好了還想更好,從不滿足現狀,直到把自己的身體累垮了才不得不停下來,追求名利真是讓我活得好苦好累。若不是全能神話語的揭示,我永遠不會知道自己追求錢財、名利是錯誤的,這是撒但苦害人的一種手段,更看不清撒但敗壞人的詭計與險惡用心。之後,姊妹又給我讀了幾段全能神的話語,藉着交通神的話,交通分辨撒但敗壞人的種種手段、方式,我明白了原來這些年我一直追求名利,為得到名利而受盡痛苦,最後得了一身病,這一切的痛苦都是因為我不信神、不明白真理、被撒但苦害敗壞造成的!

此後,姊妹們經常來給我交通神的話語,慢慢地,我對神的末世作工越來越定真,對撒但苦害人的方式、手段也有了一些分辨,明白了信神讀神話語、追求真理、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最重要,這樣活着才蒙神稱許,才是最有意義、最幸福的。此後不久,我看到身邊的一個女同事,她和丈夫為了賺錢一起來日本打拼,雖然也挣到了一些錢,但是後來她丈夫身體開始不適,不得不回國治療,結果被查出是癌症晚期。得知這個結果後,他們再也無心來日本挣錢了,一家人都活在恐懼、悲傷之中。同事的不幸,讓我深深感受到人的脆弱與生命的寶貴,如果我們没有了生命,有再多的錢又有什麽用呢?錢能買來生命嗎?一天,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説:「人一生都在追求金錢、名利,人把這二者當作救命稻草,當作唯一的依靠,似乎擁有了金錢與名利人就能持續地活着,就會免去一死,但是當死亡臨近的時候,人才發現:金錢與名利離人是那麽遥遠,而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軟弱無力,如此的不堪一擊;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孤獨、無依無靠,如此的無助;原來人的生命不是金錢與名利能换來的,不管人擁有多少財富、多高地位,在死亡面前都是一樣的貧窮與渺小;金錢不能買來生命,名利不能免去人一死;無論是金錢還是名利都不能使人的壽命延長一分一秒。(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神的話語更讓我看到撒但利用「金錢」和「名利」捆綁、殘害人,斷送了許多人的生命。但因我們識不破撒但的詭計,也看不透金錢、名利是撒但苦害人的手段,因而都深陷在這個漩渦中不能自拔,身不由己地被撒但愚弄、殘害。此時此刻,我為自己能够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感到慶幸不已,若不是看了全能神的話語,我永遠也看不透撒但用金錢、名利苦害人的真相,早晚也會被撒但吞吃的。

在我生病的日子裏,教會的姊妹經常來看望我,我的腰動不了,姊妹就來給我按摩、拔罐,有一個懂醫術的姊妹還告訴我按哪裏的穴位對緩解我的病情有效,她們還主動幫我做家務,就像親人一樣照顧着我。在异國他鄉我舉目無親,今天能得到姊妹們不是親人却勝似親人般的照顧,我心裏真的好感動,連連對她們説「謝謝」。可姊妹們却説:「在幾千年前神就預定、揀選了我們,現在又安排我們在末世降生,因着接受神的末世作工走到了一起,這都是神的主宰,我們早就是一家人,只不過我們失散太久,現在才相聚而已。」姊妹説到這兒,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感動得和姊妹們相擁而泣。此時,我更感受到和姊妹之間有説不出的親切,心裏對全能神更加感恩。

不知不覺中,我的病漸漸地好了起來。經歷了這場病痛的折磨之後,回想自己受撒但的人生觀支配,一路追求出人頭地,滿以為能過上幸福的生活,被人高看、羡慕,但没想到得到的却是痛苦和辛酸,没有絲毫的平安與喜樂。現在我讀了神的話,明白了神的心意,我不願再與命運抗争,更不願再去追逐名和利,那不再是我想要的人生了。現在,除了正常上班以外,我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交流自己的經歷認識,還學唱詩歌,生活得很開心,心裏得到了從未有過的踏實平安。

一天靈修時,我看到神的話説:「當人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回顧自己所度過的人生的每一個階段,看到了每一步無論走得是艱辛還是順利都是神在引領着,神在安排着,是神的精密計劃也是神的精心安排,讓人在不知不覺當中走到了今天,能接受造物主的主宰,接受造物主的拯救,這是一個人此生莫大的福氣!……如果一個人對待神主宰人命運一事的態度是積極的,當他回顧自己走過的路,真實地體會到了神的主宰的時候,他便有了更真實的願望要順服神所安排的一切,也更有决心有信心讓神擺布他的命運,不再悖逆神。因為他看到當人不知道命運是怎麽回事、不明白神主宰的時候,人自己任着自己的性子在迷霧中摸爬滚打、跌跌撞撞,那段路程走得太艱辛,也太心酸。所以當人認識到神主宰人命運的時候,聰明人便選擇認識、接受神的主宰,告别『靠自己的雙手來創造美好人生』的痛苦的日子,而不是繼續與命運抗争,也不是繼續以自己的方式追求所謂的人生目標。没有神的日子,看不到神的日子,人不能真切地認識神主宰的日子,每一天都過得没有意義,毫無價值,苦不堪言。無論一個人身處何方,身兼何職,人的生存方式與人的追求目標給人帶來的都是無盡的心酸與難以釋然的痛苦,讓人不堪回首。人只有接受了造物主的主宰,順服造物主的擺布與安排,追求得着真正的人生,人才能逐步擺脱所有的心酸與痛苦,擺脱人生的一切虚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神是造物的主,人是受造之物,每個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中,都由神擺布安排,人一生的所得都在乎神的主宰、神的命定,人的奔波忙碌并不是决定因素,神賜給人多少,人就能得多少,如果神不賜給人,無論人怎麽勞碌也是徒勞,正像俗話説的「種地在人,收成在天」,「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人活着就該順服造物主的主宰安排,這才是人生幸福的秘訣,才是真正的人生。同時我也明白了,不管一個人擁有多少財富,謀得多高的地位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人拼命地追求名利最終得來的全是虚空、全是痛苦,結局就是被撒但吞吃。當有了這個認識後,我立下心志要换個活法,重新做人,只願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把我的後半生完完全全地交給神,讓神安排,不再追求財富、追求地位讓人高看,而是追求做一個順服神的人,真正為神活着,為還報神的愛活着。現在,我找了一份每天工作三至四個小時的活兒,老闆是日本人,雖然我們語言不通,但老闆很照顧我,每一次告訴我做什麽時都用我能聽懂的單詞來説,從來不給我壓力,我知道這是神對我的憐憫、祝福,我很感恩,同時也讓我更加體會到人只有聽神的話,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才會活得輕鬆快樂。

每當我一個人的時候,我常常回想自己來到神面前的歷程。如果不是因着病痛我是不會停下追求金錢、名利的脚步,我還會在世界中充當着挣錢的機器,直到被撒但殘害死也不知回頭。撒但用名利來苦害我,導致我得了一身的病,而全能神却藉着病痛把我帶到了他的面前,讓我通過讀神的話語看透了撒但就是敗壞人的罪魁禍首,也看清了撒但利用金錢、名利來敗壞人、吞吃人的詭計與真相,使我看透了人間一些事。我知道了人從哪裏來到哪裏去,也知道了人犯罪墮落的根源,明白了怎樣活着才是有意義的人生。神話説:「有的人剛開始信神是因着有病,這個病就是神給你的一個恩典,你如果没有病就信不了神,你不信神也走不到今天,所以説,就這一個恩典也是神的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神的話説得太實際了,我這正是因「禍」得「福」啊!如今,在神話語的供應、帶領下,我挣脱了撒但的捆綁,有了正確的人生觀,走上了人生的正道,心靈裏得着了極大的釋放,神真是太智慧、太全能了!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愛與拯救!

上一篇: 32 破繭而出

下一篇: 34 一名基督徒的心靈感悟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21 患難中神光引領

經歷了惡魔的殘害,我徹底看透了中共與神為敵、逆天而行的反動實質,也真實體會到神的愛,看到神的實質就是美麗、良善:每次在我最痛苦、最難熬的時候,神的話都在裡面引導我、開啟我,加給我力量,賜給我信心,使我靈裡甦醒過來,真實感受到神的陪伴與引領而一次次渡過難關,站住見證,神的愛太大了!從今以後,我要獻出我的所有來還報神的愛,為得著真理,更為活出有意義的一生。

28 魔窟一劫體嘗神愛更深

經歷了這場逼迫患難,我著實看清了中共政府的惡魔嘴臉,對它產生了真實的恨惡,同時也親身感受到神為拯救人所花費的心血代價與良苦用心,神對人的拯救太真實、太實際,神對人的愛太深、太實在!若不是神藉著惡魔的逼迫、抓捕使我親身經歷了神愛的拯救,我永遠不能擺脫撒但黑暗權勢的捆綁與壓制,只能活在黑暗地牢的囚禁中見不到光明、看不到希望,而且我的信心、膽識、受苦的心志也不能得著成全,在我的人性中始終缺少這些正面的東西,使我無法抬頭挺胸勇敢地跟隨神走患難路。若不是實際地經歷這場逼迫患難,我永遠看不清惡魔的醜陋面目,不會對它產生真正的恨,也就無法將心歸給神,將全人獻給神;若不是實際地經歷體嘗這逼迫患難之苦,我就無法理解、體會神道成肉身來在污穢之地拯救我們所受的痛苦、所付的代價有多大,逼迫患難使我體嘗神愛更深,使我的心與神更親更近。

20 經歷殘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堅

這一特殊的經歷讓我深深地體嘗到了神的愛、神的美善,得著了神賜給我的最寶貴的生命財富,也看清了撒但與神為敵的實質,更加堅定了我此生誓死背叛撒但、棄絕撒但跟隨神到底的信心。正如全能神的話所說:「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現在我又回到了教會,重新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為傳揚、擴展神的福音而盡著自己的本分,只願更多的人能脫離撒但的苦害,接受神永遠的救恩。

12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原是召會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歸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擋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斷回顧。 第一次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是我的親家,我不接受,還罵他瞎眼。此後,有三年時間我見了他都不理睬他,並在教會講道時拿他當「靶子」打,目的是為了教訓其他信徒,讓他們也不要接受…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