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年少的我不再輕狂

中國河南 苗曉

神的話説:「經歷神的作工要想變化成有人樣式的人,就得經過神話語的揭示、刑罰、審判,最終人才能有變化,這是個路途,不這麽作人就没法變化,就得一點一點地這麽作。人必須得經歷審判刑罰,還得不斷地修理對付,人的本性裏有哪些流露必須得揭示,揭示出來之後,人聽明白以後才能往正道上走,經歷一段時間明白一些真理了,才有點把握能站立得住。(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認識人的本性有共性也有區别》)結合這段神的話,我談談我的經歷體會。

我從五歲開始學習古筝,大學在音樂學院學的也是古筝專業。信神以後,我聽到神家有些詩歌是用古筝配樂,心裏很開心,就盼着有一天我也能盡上這方面本分,好好發揮自己的特長,編出各種優美的曲調贊美神。

2019年5月,我終于盡上了這方面的本分。剛到組裏看到兩個姊妹,我心想:「這可都是選出來的人才啊,不過,她們雖然來得比我早,但我的古筝技術應該不會比她們差吧。」我就去探探他們的實底。後來我發現兩個姊妹都没有學過專業的樂理知識,她們還説要多跟我學習,我聽了心裏美滋滋的:我從那麽多弟兄姊妹中選出來,又比配搭的姊妹懂專業,看來我的水平還真是拔尖啊。這時一個姊妹對我説:「過幾天要來一個姊妹,聽説她的古筝十級,你是幾級啊?」我聽後有點不服氣,心想級數根本不重要,只要是專業的,走到哪兒都是身份的代表,十級又怎麽樣,在專業人士面前,級數高也不行。我就自豪地説:「我是專業的。」過了幾天,李明姊妹來了,她説自從考過古筝十級之後,已經十來年没有摸過琴了。我想:「看來這個組裏只有我是專業的,以後我會讓你們看看我的實力。」接下來,兩三天我就能編出一首曲子,看着姊妹們還在學習基礎知識,有時還陷在難處中摸不着頭腦,我就有種優越感,覺得自己學過專業知識,就是比她們强,尤其當姊妹們不會作曲或出錯時,我就理所當然地把自己端在老師的位上來教她們。

一天,我正在編曲,突然聽到隔壁傳來一陣彈奏古筝的聲音,我知道是李明姊妹在練習,心裏不由得升起一股嫌弃:「真是好久没有練琴,手生成這樣了……」我忍了一會兒,後來實在坐不住了,走到姊妹跟前説:「你彈的都不在調上,你是怎麽考的十級呀?」姊妹的臉「唰」的一下紅到了脖子,小聲説:「我長時間不摸琴,都生疏了,你能不能教教我這兒該怎麽彈?」我瞟了她一眼,説:「你還真是很久没有摸過琴呀!」看到姊妹低下頭不説話了,我心裏有點受責備,覺着不該這樣對待姊妹,但想起我在學校教小學妹時説話比這還狠,就覺得這也不算什麽。我就給姊妹示範了一遍,對她説:「你就按我説的彈,没有錯。」姊妹彈時我看她手指有點僵硬,表情也很緊張,一會兒又彈錯了,我又教了她幾遍,看姊妹還是彈錯,我就又有些嫌弃:「以前我在學校遇到問題問學姐,都是教兩遍我就學會了,這都教你幾遍了還是不會,水平也太差了吧!」我就衝着她説:「給你説幾遍了還是不會,看你這樣我都不想教你了。」姊妹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失落。姊妹的眼神一下子觸動了我的心,我意識到我給姊妹帶來了傷害,我怎麽會這樣呢,就不能有點耐心嗎?可轉念一想,我也是為了糾正她的錯誤,她這會兒難受點,以後業務水平才能長進快,受益的是她。想到這兒,我就没太在意。可從那之後,我感覺到姊妹學習古筝的態度不積極了,也不來問我問題了,我問她什麽原因,她低着頭小聲地説:「我害怕問了你又對付我,不會也不敢問了,想着等你去練琴的時候,我就聽你是怎麽彈的,跟你學學……」聽了姊妹的話,我的心像針扎一般難受,没想到我把姊妹轄制得有問題都不敢來問我,給她帶來這麽大的傷害,可我也是想幫她盡快學會呀,為什麽會造成這樣的後果呢?我就向神禱告,願神帶領我認識到自己的問題。

靈修時,我看到神的話説:「狂妄性情是怎麽産生的?是别人諮詢你導致的嗎?(不是,是本性。)那這個本性怎麽導致你能有這樣的反應和表現呢?它是怎麽流露出來的?就是一臨到有人諮詢你這類事,你馬上就失去理性了,失去正常人性了,没有正確的判斷了,你就認為:『問到我了,我懂!我知道!我明白!這事我常接觸,再熟悉不過了,不算什麽。』你一有這樣的想法,你的理性還正不正常?敗壞性情流露出來的時候人的理性都是不正常的。所以,無論臨到什麽事,即使别人諮詢你你也不能高姿態,你的理性得正常。(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决敗壞性情的路途》)不要自以為是,要取别人長處彌補自己缺欠,看看别人是怎樣憑神話活着的,他們的生活、舉動、言語是否值得你借鑒。看誰也不如你自己,你那是自是、狂傲,不造就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二篇》)看完神的話,我特别扎心、難受,神的話把我的一舉一動包括心思意念都揭示了出來,我才知道原來我這些表現是狂妄性情的流露。我自以為上過音樂學院,懂點專業知識,就自命不凡,認為自己是個人才,聽到姊妹們説有什麽不懂就問我時,就更認為自己不管是在業務知識上還是專業技術上,都是出類拔萃的,覺得自己高人一等,理所當然地把自己擺在老師的位置上。教姊妹們學習時就端着老師的架子,高高在上,聽到姊妹琴彈得不如我意,我就在心裏嫌弃她,還當場指責她,一點也不考慮她的感受。教了幾遍,姊妹還會彈錯,我就對她疾言厲色,給姊妹帶來打擊、傷害,把姊妹轄制得都不敢練琴,有不明白的問題哪怕偷着學也不敢來問我。我真是狂妄得没有一點正常人性了。想到這兒,我心裏一陣陣難受。想想姊妹十幾年没摸琴,再來彈琴有些生疏,學得慢一點,這是很正常的,姊妹為了盡好本分能從頭學習業務,下苦功練習,這是姊妹的長處。可我不但不學習人家的長處,還抓住姊妹的不足嫌弃、貶低,打擊姊妹盡本分的積極性,我怎麽這麽狂妄、没人性呢?我越想越覺得自己身上的敗壞性情太嚴重了,我得向神悔改,不能再這樣下去,我就向神禱告:「神啊,我活在狂妄性情中小瞧、轄制姊妹,給姊妹帶來了很大的傷害,現在我認識到了,我願向你悔改,求你帶領我脱去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進入真理,活出正常人性。」

之後聚會時,我就主動把這段時間流露的敗壞敞開亮相,并向姊妹道歉:「我仗着自己學過專業知識,就覺着比你們都强,在教你彈琴時,帶着諷刺、貶低、訓斥的態度對待你,給你造成了傷害,我真心給你道歉。從今天起,我願意進入活出正常人性方面的真理,你也不要受我轄制,以後看到我流露敗壞也多指點幫助我。」姊妹聽後没有計較,還提出讓我在業務方面多幫助她。看到我給姊妹帶來這麽大傷害她還不計較,我心裏更感到蒙羞,就想着以後一定要好好跟姊妹配搭,把本分盡好。之後,再看到姊妹在業務上出錯時,我雖然有時還會嫌弃姊妹,但我能馬上意識到自己是在流露狂妄性情,就趕緊禱告神,擺對自己的心態,不再擺老師的架子,心平氣和地教她。一段時間後,我和姊妹能正常相處一些了,教姊妹學什麽她都學得很快,平時我們在學校要幾個月才學會的曲子,姊妹在一個月之内就會了,我們心裏都很激動,都感謝神的帶領!

雖説我的情形有了一點點扭轉,外表上也不那麽張狂了,但我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還没有真實的認識、恨惡,到合適的環境又老病重犯了。後來,組裏姊妹們開始學習計算音程。一天,我看到李明姊妹計算音程的方法太慢了,就教她簡便算法,這時含姊妹和曉樂姊妹也圍過來聽,不一會兒,李明姊妹和曉樂姊妹根據我教的辦法,基本掌握了這些知識點。看到這一幕,我不禁又沾沾自喜起來,覺得自己這專業人士就是不一樣啊。我正要滔滔不絶地講下去,發現含姊妹没有按着我教的方法算,而且算得還比較慢,我心想:「你自己摸索,一個小時也就算幾個音程關係,真是浪費時間。看看人家兩個,按我教的方法算起來就快。」我就對含姊妹説:「你那個方法太慢了,按我教的方法試試?」姊妹一臉尷尬地説:「没聽你講的方法之前我還能算,因為我摸到規律了,一聽你講的方法就不會了,我現在腦子發矇。」我心裏不禁有些嫌弃:「我這個算法這麽簡單,你竟然聽不懂?今天我非得把這種算法教給你,我就不信你學不會。」我就坐到姊妹旁邊,手比畫着給她講了起來,幾遍强調後,姊妹還是一臉迷茫,我强壓着火氣又灌輸了半個小時,看姊妹特别為難的樣子,我也很無奈,可能太晚了,腦子有些遲鈍,我這才讓姊妹去休息。

深夜我醒來,看到含姊妹還在埋頭苦算,我心裏「咯噔」一下,就問她怎麽還在算呢?姊妹無奈地説:「你教的方法我還是不懂,其實我用自己的方法也懂了,只不過算得有點慢,我還是用那個笨方法吧。」看到姊妹大半夜還在夜燈下努力地鑽研,還有姊妹跟我説話時小心翼翼的表情,我心裏有些受責備,我是不是又轄制到姊妹了?

第二天我們聚會時,我就主動提出讓大家敞開心給我提提缺少,幾個姊妹説:「你跟我們説話好站地位。」「你太狂妄了,你總是轄制我們,讓我們啥都聽你的。」「你跟我們説話語氣太硬,讓人不好接受。」聽到姊妹們的話,我感到臉發燙、頭發矇,一時難以接受過來,忍不住在心裏講起了理:「我是狂妄些,可我也在努力改變,不至于像你們説的這麽嚴重吧?……」正想着,我突然意識到,這事臨到有神的許可,弟兄姊妹指出我的缺少,我講理、狡辯,這是不接受真理的態度。再説我讓姊妹給我提,姊妹們就誠懇地給我指出來,我還不接受,這也太没理智了。我就默默跟神禱告,求神保守我能接受、順服這樣的對付。禱告後,我心裏稍稍平静了下來,就對姊妹們説,過後我會反省自己的問題。

第二天靈修時,我看到一段神的話説:「你裏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確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惡,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裏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裏,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看到神話的揭示我明白了,原來我總身不由己地流露狂妄性情轄制姊妹,根源就是我裏面有狂妄的撒但本性。憑狂妄本性活着,我總覺得自己比别人强,什麽事都想自己説了算,尤其看到自己的專業比别人好,我就占居高位,把自己當成老師,處處讓人聽我的,順從我,一有合適的環境就不由自主地顯露自己的知識、技術,還把自己的觀點當成標準,甚至當成真理讓人絶對聽從。看到含姊妹没有按我的説法去做,我就氣不打一處來,非得强行把她扳過來,讓她必須聽我的,根本不尊重幾個姊妹的意見,也不考慮她們的實際難處,甚至不給她們交通商量的餘地,我簡直狂妄得失去了理智,最後没給組裏的姊妹帶來什麽幫助,反而都是轄制、傷害,導致她們盡本分受影響,耽誤了工作的正常進展。我這才看到,憑狂妄性情活着不但自己没有人樣,還會轄制、傷害人,攪擾别人盡本分,攔阻教會工作,這哪是盡本分,分明就是在作惡抵擋神,不悔改就會被神厭弃、淘汰啊!今天姊妹們指點幫助我,這是神對我的保守,否則我憑着狂妄性情不知還會幹出多少惡事來。

之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説:「神造了人,給了人氣息,也給了人一些他的智慧、他的能力與所有所是;神給了人這些之後,人就能够獨立地做一些事,獨立地想一些事。如果人想出來的、人做出來的在神看是好的,神就悦納并不干涉,人做得對的事,神就以這個為準了。所以説,這句話『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意味着什麽?意味着各樣活物的名字神并不作任何修改,亞當説叫什麽,神就説『是』,神就確定了那個東西叫什麽了。神有没有意見?没有,這是肯定的!在這裏你們看到了什麽?神給了人智慧,人用神所給的智慧做事,如果在神看人所做的是正面的事,那這事在神那兒是被肯定的,是被承認的,是被悦納的,神并不作任何的評價或者批判。這是任何一個人類或是任何的邪靈、撒但都做不到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看到神的實質裏没有絲毫的狂妄、自高自大。亞當給動物取好名字,神就同意、采納,没有任何的异議。神是造物的主,神的智慧人根本没法比,可神没有絲毫的顯露,也從不强行要求人聽神的,而是給人足够的空間,讓人自由發揮,只要做的是正面的事,神就不干涉。想到這兒,我就覺得很蒙羞,我一個在神眼中連塵土都不如的小小的人,却把神賜給的恩賜、專業知識當資本,高高在上,總顯露自己、瞧不起别人,還强迫别人都聽我的,説話都變了腔調,我真是太狂妄了。姊妹按她學的方法也能把本分盡好,可我却强行讓她按我的意思來,不給人獨立思考的空間,特别地强硬、蠻横,我怎麽那麽没理智呢!我活出來的都是撒但性情,實在太醜陋了。想想我就是再有恩賜、特長,不實行真理,撒但性情不變化,最後還得被神厭弃、淘汰。想到這兒,我有些害怕了,也有些噁心、恨惡自己,就跟神禱告,一定要悔改,實行真理,不再憑狂妄本性活着。

之後,我又看了兩段神的話,對怎麽放下自己、解决狂妄性情有了點路途。神的話説:「你别端架子,即使你的業務最好,或者你覺得你的素質在這些人中間最高,你能不能一個人把工作擔起來?你的地位最高,你能不能一個人把工作擔起來?没有大家的幫襯你也不行。所以説,誰也别狂妄,誰也别想獨斷專行,得放低姿態,放下自己的想法、觀點,跟大家和諧配搭,這是實行真理的人,是有人性的人,這樣的人神喜愛,這樣的人盡本分才能盡上忠心,這才是有忠心的表現。(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盡好本分必須有和諧配搭》)神給人恩賜、特長,給人聰明智慧,人該怎樣用這些東西?你的特長、恩賜,還有聰明智慧都得獻在你的本分上,你把心用上,得絞盡腦汁地把你自己知道的、明白的、能够得上的、能想到的都用在本分上,這就蒙神祝福。(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神賜給我天賦,又命定我學習了音樂方面的專業知識,我應該把它發揮出來,盡好自己的本分,而不是當成狂妄、高傲的資本。現在想想,我們每個人都有長處,也都有缺少,我即使有點專業知識,也不可能什麽都能做好,更不代表我有真理實際,我得和弟兄姊妹互相取長補短,同心合意地做出更多好的作品來見證神,這才合神心意。

接下來的日子裏,我和姊妹們一起彈古筝、學業務時,看到姊妹們的缺少,我就有意識地背叛自己,耐心地教姊妹,也從姊妹身上學習她們的長處。後來,姊妹們不再受我轄制,盡本分都能發揮特長,也越來越釋放了,在聖靈的開啓帶領下,我們組出作品的效率高了許多,果效也越來越好。之後,我們組又來了個没學過樂理知識的小姊妹,為了讓小姊妹盡快掌握樂理知識,我就由淺入深地給她制定學習計劃,心想,按着我的計劃姊妹很快就能學會的。一天,姊妹跟我説她有一處不太明白,我一看,發現姊妹不懂的地方不在我列的計劃範圍内,我心裏有點不舒服:我給你制定這麽好的學習計劃,你不參考却自己另找資料,你這樣學啥時候能長進哪?這不是在質疑我的專業嗎?當我這樣想的時候,馬上意識到自己的狂妄性情又要發作了,趕緊在心裏向神禱告,背叛自己,想起之前我憑着狂妄性情做事給姊妹們帶來了轄制、傷害,這次我得尊重小姊妹的意見,不能再把自己認為好的强加給她。我就認真聽了姊妹的想法,覺得姊妹這樣學習更符合她的實際情况,就讓她根據自己的實際情况學習,怎麽果效好就怎麽來。之後,我跟姊妹共同配搭做一個作品,遇到我倆觀點不同的時候,我就有意識向神禱告,放下自己,和姊妹一起商量,不到一星期就做出來一個作品,我們都感受到了神的帶領和祝福,正如神的話説:「越實行真理,越有真理;越實行真理,越有神的愛;越實行真理,越有神的祝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的人永活在神的光中》)

上一篇: 26 跌倒中奮起

下一篇: 28 誰説狂妄性情不能變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23 神帶領我勝過惡魔殘害

當我軟弱無力時,神一次次地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能與撒但爭戰到底;當我傷心頹喪時,神用話語來安慰;當我痛苦絕望時,神用話語來鼓勵;當我瀕臨死亡時,神的話給了我生存的動力和活下去的勇氣;每次在我危難之時,都是神及時伸出拯救之手,讓我蒙了保守。出獄後,因著中共惡魔的挑撥離間,親人朋友都棄絕、遠離我,但弟兄姊妹卻關心照顧我,給我送來生活上的一切用品,這是我在任何地方都體嘗不到的溫暖。感謝神對我的拯救,無論以後的路多麼艱難,我都要跟隨神走到底,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來還報神愛。

10 摧殘中的生命之歌

神的話也在我耳邊響起:「……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帶著鼓勵、帶著期盼的話語句句溫暖、激勵著我的心,使我倍受感動,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勇氣。我在心裡給自己鼓勁:惡魔只能摧殘我的肉體,而我的心永遠屬於神,我要堅強,絕不能垮下去!

21 患難中神光引領

經歷了惡魔的殘害,我徹底看透了中共與神為敵、逆天而行的反動實質,也真實體會到神的愛,看到神的實質就是美麗、良善:每次在我最痛苦、最難熬的時候,神的話都在裡面引導我、開啟我,加給我力量,賜給我信心,使我靈裡甦醒過來,真實感受到神的陪伴與引領而一次次渡過難關,站住見證,神的愛太大了!從今以後,我要獻出我的所有來還報神的愛,為得著真理,更為活出有意義的一生。

25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感謝全能神帶領我走過了這段艱難坎坷的患難路,讓我小小年紀就能承受住這樣的殘酷折磨,我從中看見了神的全能、主宰,這是神對我特殊的拯救!我深深感受到,在這個惡魔統治的邪惡世界中,只有神最愛人,只有神能拯救人,他是人隨時的依靠與幫助,能將人拯救出地獄深淵。這次逼迫患難之苦對我的生命長大、蒙拯救太有益處,正是我生命長大的寶貴財富,這苦受得太有價值、太有意義!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