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解决狂妄才有人樣

美國 真心

2017年的3月份,我開始在教會盡美工設計的本分,主要是負責設計電影海報和縮略圖。剛開始我對這方面的業務技術不太懂,就常常學習一些相關的原則和業務技術,虚心向弟兄姊妹請教,在作圖的時候也注重多聽取别人的建議。一段時間之後,我對這方面的業務技術就掌握一些了,製作的縮略圖放到網上,點擊率也都還不錯,尤其我又參與了一部紀録片的海報設計,得到了很多弟兄姊妹的好評,平常弟兄姊妹也經常向我詢問一些技術問題,我就覺得自己在美工設計這方面的確有些素質、特長,不知不覺就狂起來了。

一次,我負責設計一個縮略圖,我覺得按我現在的技術水平,這不小菜一碟嘛。我就没有多琢磨琢磨,也没有尋求原則,就直接憑着自己所掌握的業務技術去做了,作出來的圖我自己還感覺挺滿意。我正孤芳自賞時,李姊妹提建議説這張圖不管是光影還是色彩都不符合主題。聽到這些建議,我很抵觸,心想:你會不會欣賞啊?我這是大膽創新。這些問題我都考慮過了,都不算什麽問題,你也不懂還給我提建議。當時,我特别持守自己,甚至還對姊妹流露血氣,一點都不願意修改,其他弟兄姊妹也不敢繼續給我提建議了。最後,我作的這張圖還是因為畫面問題没能通過作廢了。過後還聽説李姊妹挺受我轄制的,不敢給我作的圖提建議了,我聽了之後心裏有點不是滋味,但是并没有在這個事上好好反省認識自己。

没多久,我又參與設計了一部福音電影的海報。這個電影講述的是,一個宗教信徒受牧師長老的迷惑控制和宗教觀念的束縛,不接受神的新工作,之後她通過尋求真理,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活在了神的光中。當時我揣摩着這個主題,就覺得這個海報用從暗到亮的光影效果是最好不過的了,我花了半天的時間作了張海報,作完之後一看,這效果還挺不錯,真有種大片的感覺。我正在那兒欣賞着,有個姊妹過來跟我提建議,她説:「這裏太黑了,看着没細節,而且太平淡了。」另一個姊妹也跟我提建議説:「整體太暗了,不通透,看着有種悶悶的感覺,這部電影是見證神的,畫面還是不要太黑比較好。」聽她們倆這麽説,我心裏十分抵觸,心想:我看這畫面效果就挺好,你們不會調光影,還説我調的有問題,這不是在鷄蛋裏挑骨頭嗎?我就説:「光影不就是這樣調的嗎?畫面得有明有暗才有質感。再説了,我調的是電影的海報,講究的就是光影的效果,其他電影海報也是這麽調的,不會有錯吧。」説完之後,我就在網上找了張電影海報給她們看,誰知道她們倆看完之後,都説我調的光影暗部面積比較大,效果還没有網上的電影海報來得好。當時聽完之後,我就一肚子氣,心想:「别忘了你們平時還來請教我怎麽作光影的,你們連光影的基本理論都不比我懂,還反過來跟我提這提那的,這不是外行指導内行嗎?」為了證明我的看法是對的,我就把我作的圖又發給了其他弟兄姊妹看,没想到其他弟兄姊妹都説太黑了。迫于無奈,我只好硬着頭皮去修改,但我心裏還是認為自己的想法是對的,符合光影的理論,就只是簡單地改了改,結果改完了還是不合格。就這樣,本來一個星期就應該完成的圖,我修改了差不多一個月,最終還是因為畫面思路問題作廢了。看到這個結果,我感覺好像被扇了一記耳光,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提不起精神,心裏特别地黑暗、痛苦。組長提醒我,説我這段時間作圖總是失敗,得趕緊來到神面前反省認識自己,我這才向神禱告反省自己,也找了一些相關的神話來看。

一天靈修的時候,我看到了神的話説:「臨到事不能自是,你覺着『我懂原則,我説了算,你們没資格説,你們懂什麽啊,你們不懂,我懂!』這叫自是。自是,這是撒但敗壞性情,這不是正常人性裏的東西。」「你如果總自是,總堅持自己的,『誰説我也不聽,我即使聽也是表面聽,我就不改,我就這樣做,我覺得我没錯,我覺得我滿有理』,會有什麽結果?也可能你是有理,你做的是没什麽毛病,没出錯,業務方面你是比别人懂,但是你這麽一表現、這麽一實行,别人看見了會説:『這人性情不好啊!他臨到事不管别人説的對錯一丁點兒都不接受,全是抵觸,這人不接受真理。』人都説你不接受真理了,神會怎麽看哪?神能不能看見你這些表現?神太能看見了,神不但鑒察人心肺腑,還隨時隨地地觀看你的一言一行。神看見了會怎麽作?神説:『你這個人剛硬啊,你在没錯的情况下這樣,在有錯的情况下你還這樣,不管什麽情况下你所流露的、表現的全是頂撞、抵抗,絲毫不接受任何人的意見、建議,心裏完全就是抵觸、封閉、拒絶,你這人真難辦哪!』(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就是不信派》)神真是鑒察人心肺腑,揭示的都是我的實情,這段時間我流露的就是狂妄自是的撒但性情。想想前段時間,我作的海報得到了多數弟兄姊妹的肯定、好評,我就認為這是我自己的能耐、本事,覺得别人都不如我懂海報設計、業務知識,所以當弟兄姊妹給我提建議的時候,我就覺得他們不懂,就不想接受他們的建議。即使有其他弟兄姊妹也提出了相同的建議,我心裏還是特别剛硬,表面上我是接受了,但其實我心裏還持守着自己的想法,只修改符合己意的建議,對于我通不過的我就一律不修改,還講很多的理由反駁,甚至流露血氣,導致姊妹受我轄制。看到自己真的狂妄得没有一點理智,簡直太不可理喻了!因着我太狂妄自是,誰提建議我都不願意接受,結果我作的圖不但反覆修改,耽誤了工作進度,我的情形也越來越糟糕。如果不是臨到失敗挫折,我還不會來到神面前反省認識自己,再不扭轉,繼續憑狂妄性情活着,只能被弟兄姊妹弃絶,讓神厭憎、恨惡。揣摩到這兒,我心裏很後悔,也有些害怕,就趕緊來到神面前跟神禱告,願意悔改。

過後,我就和李姊妹敞開心交通自己的敗壞流露,也表示願意接受弟兄姊妹的提點幫助和修理對付。接下來在盡本分中,弟兄姊妹還會給我提不同的建議,剛開始我心裏還是會有點不太能接受,但是我一想到自己前段時間的失敗教訓,就有意識地跟神禱告放下自己,琢磨琢磨别人為什麽提這個建議,提這個建議要達到什麽果效,考慮到的是哪方面的問題,再根據原則去衡量。當我這麽想的時候,就容易理解和接受弟兄姊妹提的建議了,修改後確實是看到果效好了很多,我也體嘗到了一點實行真理的甘甜。但是狂妄性情就像頑疾一樣,不是經歷一次失敗就能够根除的。

一段時間之後,我又活在了狂妄性情中。記得有一次,我設計了一張教會詩歌的縮略圖,我認為教會詩歌是弟兄姊妹在經歷神作工之後表達對神的贊美之情,所以這個畫面應該有一種温馨、浪漫、美好的感覺。我就聯想到以前學過的理論知識,説紫色有一種温馨、浪漫還有端莊幽雅的含義,所以這個畫面用紫色作主色是最好不過的了。當我作完縮略圖,有的弟兄姊妹看了就説:「這一次的設計思路不錯,畫面顔色也好看。」我聽了之後心裏美滋滋的,就覺得:看來還是我比較有素質,有設計能力。没想到,有個剛操練設計的姊妹就發消息給我提建議,她説:「教會詩歌是弟兄姊妹的實際經歷和認識,你用的這個紫色太夢幻了,跟詩歌的風格不搭,而且畫面看着也不舒服,建議修改一下。」當時看完這個建議,我心裏又抵觸起來,心想:「我看過這麽多的學習資料,都説紫色有温馨的感覺,網絡上也有很多這類紫色的設計作品,怎麽到你那兒你就説不舒服呢?再説了,你才剛操練設計,你設計出來的作品才有多少?還給我提建議修改,真是太不自量力了。」但是我也不好意思當面回絶姊妹,我就敷衍地跟她説我會再去徵求其他弟兄姊妹的建議,過後我也没去找其他弟兄姊妹商量修改,就草草了之了。

没過幾天,又有一個姊妹提出了跟她相同的建議,還説我用的這個顔色給人感覺太壓抑了,建議换一换。組長也過來提醒我,讓我别持守自己,趕緊抓緊時間修改出來看看。見他們都這麽説,我也不敢死犟,就先嘗試着去修改。但我心裏還是很不願意放弃這種紫色風格,我心想:難道我設計出來的這種顔色真的有那麽差嗎?再説了,也有弟兄姊妹喜歡哪,那為什麽非得要我去修改啊?我越這麽想,修改得就越吃力,改了幾次,效果還是不理想。後來有一次修改時,畫面中突然出現一道瑕疵,我花了幾個小時的時間都没辦法修復,心裏特别地煩躁,也很無奈,甚至都不想繼續修改了。想到作這張圖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反覆來回修改了六次,弟兄姊妹也被我折騰得一次次地提建議,現在還是没改好,已經耽誤工作進度了,我心裏就特别地痛苦。之前我因為狂妄自是不接受弟兄姊妹的建議,給工作帶來攔阻,現在我又活在狂妄性情中,不接受别人的建議,這不是又老病重犯了嗎?我趕緊來到神面前跟神禱告:「神哪,我的狂妄性情太嚴重了,不能順服這樣的環境,願你開啓帶領我,讓我能明白你的心意,能真實認識自己,能從這個情形裏走出來。」

之後,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話:「狂妄是人敗壞性情的病根,人越狂妄就越容易抵擋神。這個問題嚴重到什麽程度呢?人有狂妄性情不但目中無人,最嚴重的就是目中無神。别看人外表信神跟隨神,人并不把神當神對待,總覺得自己有真理、自己偉大,這是狂妄性情的實質、根源,是從撒但來的。所以,狂妄的問題必須得解决。目中無人那是小事,關鍵是人的狂妄性情讓人不順服神,不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總要與神争權力控制人,這樣的人没有絲毫敬畏神的心,更别提什麽愛神、順服神了。狂妄自大的人,尤其狂妄得失去理智的人,信神不能順服神,還高舉見證自己,這是最抵擋神的人。人要想達到有敬畏神的心,那就得先解决狂妄性情,你的狂妄性情解决得越徹底,你就越有敬畏神的心,有敬畏神的心才能順服神,才能得着真理達到認識神。(摘自神的交通)看了神的話,我才認識到狂妄是人抵擋神的根源。受狂妄性情支配,我總認為自己説的對,好像自己的觀點、看法就是真理,就是權威,没有絲毫尋求真理順服神的心,根本聽不進别人提的一點建議。尤其是當一些技術不如我,或者不太懂這方面專業技術的弟兄姊妹提建議的時候,我更是心生抵觸,表面上我是接受了,其實我心裏根本就不把别人的建議看在眼裏。神也多次藉着弟兄姊妹來提醒我要放下己意,以神家利益為重,多尋求,多嘗試,選出一個果效最好的版本,可我還是特别頑固地持守自己,把自己總結出來的理論、經驗當成真理,對别人的建議,只要我心裏通不過的我就死犟到底,結果打岔攪擾了神家工作。這時候,我才對神所揭示的「人有狂妄性情不但目中無人,最嚴重的就是目中無神」「人越狂妄就越容易抵擋神」這話心服口服,也能理解一些了,同時心裏也感到有些害怕。我想到教會裏那些敵基督,他們就是特别狂妄自是、獨斷專行,根本聽不進别人提的一點建議,甚至還要打擊、排斥提建議的人,結果打岔攪擾了神家工作,觸犯了神的性情,最終被神淘汰。我雖然没有做出像敵基督那樣的惡行,但我流露出來的性情跟他們有什麽區别?這時候我才意識到,狂妄性情不解决後果太嚴重了,我趕緊來到神面前跟神禱告,願意悔改。

過後,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話説:「現在來看,盡本分達到合格算不算難?其實不難,就是人得能放低姿態,有點理智,站合適的位置,不管你認為自己的學歷有多高,曾經得過什麽奬,有過什麽成就,或者認為自己的素質、檔次有多高,這些都得先放下,這都不算什麽。在神家,這些東西再高、再好也高不過真理,它不是真理,也代替不了真理,所以説你得有這個理智。如果你説『我的恩賜高,我的頭腦好使,反應快,學東西也快,記憶力又超强』,你總以這些為資本,這就要麻煩。你把這些東西看成是真理,看得高于真理,你就不容易接受真理、實行真理。狂妄自大的人總站高位是最不容易接受真理的,也是最容易跌倒的,如果能解决狂妄問題,就容易實行出真理了。所以説,你得把那些外表看似不錯的、高大的、讓人羡慕的東西先放下,先否認它,那些東西不是真理,反而能攔阻你進入真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什麽是合格的盡本分》)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要想解决狂妄性情就得先學會放下自己、否認自己,人的技術、才幹、經驗、恩賜這些東西再高再好它也不是真理,僅僅只是盡本分的輔助工具而已,不能以此為資本。盡本分最關鍵的得多尋求真理,按原則辦事,和弟兄姊妹和諧配搭,取長補短,這才能把本分盡好。想到這兒,我就去翻看了以前我作的比較好的海報,發現自己以前作的圖,不管是思路,還是光影、色彩、構圖等等,都有很明顯的缺陷和不足,但是根據弟兄姊妹提出來的建議反覆修改之後,畫面就大大地提升了,甚至有些圖還達到了脱胎换骨的果效。看到這些,我心裏挺蒙羞的,以往還以為自己能做出一些合格的作品,能得到多數弟兄姊妹的贊成,那都是我掌握的業務技術、理論經驗比别人高,就以此為資本高高在上,誰也不服,可事實上,我以往的作品能合格,那都是按着真理原則,接受了合乎真理的建議,在神的開啓帶領之下才作出來的,是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和諧配搭才達到的果效。當我只憑着掌握的業務技術去做,不尋求真理原則,也不接受弟兄姊妹提的建議時,我作出來的圖根本就不合格,還嚴重耽誤了工作進度。再回想自己這一段時間狂妄自是的種種表現,我感覺特别蒙羞,明明自己什麽也不是,只是學到了業務技術的冰山一角,離專業的美工還相差很大的距離,可我還那麽自是,狂妄得目中無人,真是太輕浮了。認識到這些,我就禱告神,放下自己的觀點,按照弟兄姊妹提的建議,琢磨怎麽修改能够達到更好的果效,結果不但解决了難題,還無意中調出了一種新的顔色,很快地就把圖給修改出來了,弟兄姊妹看了之後都説修改後的圖更好看了。看到這個結果,我心裏更加蒙羞,這一段時間就是因為我太狂妄自是,導致一張圖反反覆覆地修改,浪費了很多寶貴的光陰,也給弟兄姊妹帶來了很多的麻煩,嚴重耽誤了工作進度,不但自己的技術不見長,連生命進入也受到了虧損,憑狂妄性情活着真的是百害無一利。認識到這些,我心裏很懊悔,也暗暗立下心志:以後不管再臨到什麽建議,我都要先學會放下自己,尋求真理,把神家利益擺在第一位,不能再憑狂妄性情活着了。

最近,我又設計了一個朗誦節目的縮略圖,當我把設計初稿發給朗誦的弟兄姊妹看的時候,他們説這個地球的元素太大了,堵在畫面中間,視野不開闊、不大氣,并發了一些參考圖給我,看看能不能改進一下。當時我心想:地球就是要放到這麽大才顯得大氣,而且你們也不是專業學美工的,又没有實際操作過,没有我了解這方面的業務,你們的建議不見得都可取吧。于是,我就漫不經心地看完這些建議,又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去修改。這時,我意識到我又流露狂妄性情了,我都還没静下心來揣摩别人的建議以及要達到什麽果效,就這麽盲目地定規,這也不合神的心意呀。于是我趕緊禱告神,求神安静我的心,讓我能實行真理,能背叛自己的肉體。之後,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話:「你得先放低姿態,放下自己認為對的東西,讓大家交通。即使你認為對但你也不堅持,這首先就是一種進步,是一種尋求真理的態度,一種否認自己的態度,滿足神心意的態度。你有了這個態度,不堅持自己的同時你也禱告,你不知道對錯,你讓神顯明,讓神告訴你怎麽做是最好的、最合適的,大家在一起交通交通,這時候聖靈就會開啓。神開啓人是有過程的,有時候就看你是什麽態度。你的態度是硬堅持自己,神就向你掩面、向你封閉了,神會顯明你讓你碰壁。但你要是有正確的態度,不持守自己,不自是,不任意妄為,有尋求的態度,接受真理的態度,跟大家一起交通,聖靈在人中間一作工,説不定藉着誰説一句話就把你點明白了。(摘自神的交通)看完神的話我明白了,在盡本分中弟兄姊妹提出不同建議,這都有神的許可,神在鑒察我的心思舉動、一言一行,在這個時候我更應該實行真理,接受神的鑒察,不能只在外面就事論事,去分析别人提的建議是外行還是内行。即使我比别人懂,我認為的想法再合理,也應該學會放下自己的身段和觀念想象,尋求真理原則,怎麽做果效好就怎麽實行,哪怕最後自己的想法是對的,但我在這個過程當中尋求真理、實行真理了,這才是最寶貴的。因為神厭憎、恨惡的是我身上與神為敵的撒但性情,流露狂妄性情比做錯事的性質還更嚴重。又想到自己之前因為狂妄自是給神家工作帶來那麽多打岔攪擾,我更加覺得不能再任性了,得安静下來認真對待這些修改建議,争取把圖修改得更好。之後,我認真地看了弟兄姊妹提的這些建議,發現其中有一張圖的構圖很大氣,值得借鑒,我跟組裏的弟兄姊妹們一起討論,大家都説按着建議去修改會更好。于是,我就重新調整了構圖還有一些元素,没想到這張圖很快就修改出來了,我心裏感覺這都是神的開啓帶領達到的果效。雖然弟兄姊妹又提出了幾次建議,但是我心裏没那麽抵觸了,也能正確對待了,只要能够達到見證神的果效,也不在乎多修改幾次。經過幾次修改,弟兄姊妹都説修改得很不錯,没有建議了,我感覺這麽盡本分心裏踏實多了。

經歷了幾次管教、顯明,通過讀神的話語,我才對自己狂妄自是的撒但性情有了一些認識與恨惡,也看到凡事尋求真理、接受真理太關鍵了。現在我不像以往那麽狂妄自是,能接受别人的一點建議了,我能有今天這點變化,這都是神的審判刑罰與責打管教達到的果效。

上一篇: 64 狂心在跌倒之前

下一篇: 66 狂妄的我是怎麽改變的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23 神帶領我勝過惡魔殘害

當我軟弱無力時,神一次次地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能與撒但爭戰到底;當我傷心頹喪時,神用話語來安慰;當我痛苦絕望時,神用話語來鼓勵;當我瀕臨死亡時,神的話給了我生存的動力和活下去的勇氣;每次在我危難之時,都是神及時伸出拯救之手,讓我蒙了保守。出獄後,因著中共惡魔的挑撥離間,親人朋友都棄絕、遠離我,但弟兄姊妹卻關心照顧我,給我送來生活上的一切用品,這是我在任何地方都體嘗不到的溫暖。感謝神對我的拯救,無論以後的路多麼艱難,我都要跟隨神走到底,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來還報神愛。

18 患難中體嘗到神的愛

在這次的患難中,是神一直陪伴著我,時時開啟、引導我,使我一步步勝過撒但的苦害與試探,這讓我切實感受到神的話就是人的生命、是人的力量!也真實認識到神主宰掌管著一切,撒但再怎麼詭計多端,也永遠是神的手下敗將。本來,它企圖藉著瘋狂地折磨我的肉體來逼我背叛神、棄絕神,但它的酷刑折磨不但沒將我打垮,反而更磨練了我的意志,同時使我徹底看清它的惡魔嘴臉,認識了神的愛與拯救。我從心裡感謝神為我擺上的一切,讓我得著了一筆最寶貴的生命財富!我暗立心志:不管前方的道路還有多少逼迫患難,我都願堅定不移地跟神走,一如既往地傳揚福音來還報神的大愛!

15 神愛堅固我的心

「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的話給了我無窮的力量。

10 摧殘中的生命之歌

神的話也在我耳邊響起:「……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帶著鼓勵、帶著期盼的話語句句溫暖、激勵著我的心,使我倍受感動,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勇氣。我在心裡給自己鼓勁:惡魔只能摧殘我的肉體,而我的心永遠屬於神,我要堅強,絕不能垮下去!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