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狂妄的我是怎麽改變的

美國 敬畏

全能神説:「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不管是話語嚴厲、審判、刑罰對人都是成全,實在太合適了,神歷世歷代都没有作過這樣的工作,今天作在你們身上,使你們領略到了神的智慧。雖然你們裏面受了一些痛苦,但總覺着心裏踏實得平安,你們能享受到神這步作工,這是你們的幸福。不管以後能得什麽,總之看見今天神在你們身上作的工作全都是愛。人不經歷神的審判、熬煉,總是在外面做、外面熱心,性情總也没有變化,這能算是被神得着嗎?現在雖然人裏面還有許多狂傲的東西,但人的性情比以前穩定多了。神對付你也是為了拯救你,當時可能你受一些痛苦,但到有一天,你的性情得變化了,那時回頭一看,神所作的工作太智慧了,到那時你也就能真正明白神的心意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以往我認為信神只要熱心花費,盡本分肯付代價,就蒙神稱許了,所以就不注重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追求性情變化。直到我憑着狂妄性情盡本分,獨斷專行,給弟兄姊妹帶來轄制、傷害,給教會工作帶來虧損,我才看到信神不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敗壞性情没有得着潔净變化,就不可能盡好本分滿足神。我真實體會到神的審判刑罰對人就是拯救。

2016年,我在教會盡上了場景設計的本分,當時我心裏特别高興:我學過專業的室内設計,有四年多的工作經驗,我得把自己的專業知識都發揮出來,盡好本分滿足神。接下來,我就跟弟兄姊妹一起學習業務,交通原則。一段時間後,我盡本分有了些果效,當聽到有的弟兄姊妹説「你們這個場景布置得挺好,挺真實」,我嘴上説這都是神的帶領,心裏却想:「那當然了,你不看看這是誰設計的,我可是專業人士!」慢慢地,我走路腰板也直了,説話嗓門也大了,看到組裏弟兄姊妹盡本分有些偏差我就瞧不起,布景時也不再和他們商量,就覺得他們没學過設計,商量也没用,到時還得按着我的思路來,那不是浪費時間嗎?我就自己一個人琢磨好方案直接跟導演溝通了。

後來我做了組長,就更不把弟兄姊妹放在眼裏了。一次,我們布置一個餐廳的場景,組裏的張弟兄説:「這個餐廳的大門高度不够,看着不美觀。」我聽了心裏很不服:「我設計過那麽多家餐廳,難道我還不知道餐廳大門的高度嗎?你才布置過幾個場景啊,没學過設計,也没實踐經驗,還在我面前班門弄斧。」我就不耐煩地否認了張弟兄的建議,讓他們按着我的意思繼續做。結果拍攝的弟兄看到後,也説這個餐廳的門太低了,會擋到鏡頭,没法拍攝。没辦法,我們只好重做了一個。後來,我們又要做一個櫃子,我把設計好的圖紙給了陳弟兄讓他製作,他提建議説:「這個櫃子的中間部分太寬了,不好看,能不能做得窄一點?」我心想:我在網上查了很多參考資料,這種櫃子的比例就是這樣的,按我説的不會錯。我就强硬地説:「怎麽不好看啊?你就按着我的圖紙做就行了!」結果櫃子做出來後,弟兄姊妹都説中間太寬了,不好看,陳弟兄只好又花時間去修改,耽誤了拍攝進度。可過後我并没有反省認識自己,還不以為然,覺得誰還没有出錯的時候啊?不就是返修時費點工、費點料嗎?這不是什麽大事。

一次聚會結束後,張弟兄給我提建議説:「這段時間配搭盡本分,看到你做事己意比較强,我們幾個提的建議你多數都不采納,有的方案明顯是可行的,但你就給否掉了。你説話還站地位轄制人,總是强硬地讓我們按着你的意思來。你的這些表現都是狂妄性情的流露。」我聽後口頭接受,但心裏想:我是狂妄,但這不是什麽大問題吧。幾天後,劉弟兄也對付我狂妄,説我不聽取别人建議,容易轄制人。劉弟兄的話還没説完,我心裏就抵觸上了,覺得你們明明都不如我,憑什麽都來對付我呀。我越想越不服,甚至跟神禱告的時候還在為自己講理,我越講理靈裏情形越黑暗、下沉,布景也没什麽思路,但我還是不反省自己。直到有一天,我的小腿磕到椅子的鐵杠上,劃了一道長長的口子,到醫院縫了七針,我清楚地意識到,臨到這事不是偶然的,肯定有神的心意。這時,我才静下心來好好反省自己。回想這一段時間弟兄姊妹給我提建議、指點幫助我,我都是不服、講理、對抗,没有一點接受順服的意思,我真是太剛硬了。我就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

早上靈修時,我看到神的話説:「看誰也不如你自己,你那是自是、狂傲,不造就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二篇》)别以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萬丈,你并不比别人聰明,甚至可以説,你比任何一個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愛,因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從没有自卑感,似乎你對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實,你根本不是什麽有理智之人,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麽,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麽,所以我説,你甚至比不上一個對人生毫不覺察但却仰賴上天的賜福而種地的老農。你對你的人生太不屑一顧,竟然不曉得有知名度,更没有自知之明,你,太『高大』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學無術的人不就是畜生嗎?》)讀了神的話,我感到特别扎心難受。想想自從我盡上場景設計的本分,我就以自己懂專業、有經驗為資本,覺得自己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跟弟兄姊妹配搭我總是高高在上,覺得自己是專業人士,就誰也不放在眼裏。盡本分總是自己説了算,不願意跟弟兄姊妹一起商量,覺得他們不懂設計,跟他們商量也是浪費時間,即使勉强商量,也覺得自己專業知識比他們高,想的比他們全面,對他們提的建議從來都不尋求,直接就給否掉了,連對人起碼的一點尊重都没有。弟兄姊妹指出我狂妄,提醒我反省認識自己,我也不接受,還抵觸、不服。看到我流露的都是狂妄性情。憑狂妄性情活着,我對弟兄姊妹瞧不起、看不上,給弟兄姊妹帶來的都是轄制和傷害。在工作上,我狂妄自是、獨斷專行,强迫别人聽我的,造成一次次返工,打岔攪擾了教會工作。我這是在作惡呀!認識到這些,我心裏有些害怕,就向神禱告悔改,不願意再憑着狂妄性情做事了。

接下來盡本分我就有意識地放下自己,多聽取大家的建議,來補足自己的缺少。有時我設計一個方案,弟兄姊妹提出好幾條建議都跟我的想法不一樣,當我想否認他們時,我意識到我又流露狂妄自是了,就在心裏跟神禱告,求神帶領我背叛自己,不憑敗壞性情活着,誰提的建議對神家工作有利就按誰的來。采納了弟兄姊妹的建議後,我發現這樣做出來的道具功能性更完善,實用性也强了,製作進度也提高了,我嘗到了一點實行神話的甜頭。但因着我對自己的狂妄本性没有什麽真實認識,也没有自知之明,幾個月後,看到我布置的場景能得到大家的贊成,盡本分有了些果效,不知不覺,我的狂妄性情又開始膨脹起來。

一次,我們要布置一個場景,是一個有錢人的家,我就想有錢人的家那裝修一定要高檔,這樣才符合主人公的身份。緊接着,我就讓弟兄姊妹按照我的這個設計思路去布景。張弟兄提建議説:「這個場景設計得太現代了,不符合主人公的年代背景。」我一聽就不樂意了,心想:「你懂什麽?我這叫靈活變通,要根據主人公的身份去設計,不能光局限在年代裏。我看是你根本就不了解這種家庭該有什麽樣的裝修風格吧,這思想太老土了。」我就跟張弟兄説:「年代感這個尺度我能把握住,你就按我説的做就行了。」不一會兒,陳弟兄也説窗户設計得太現代了,我聽後更加反感:你們怎麽都這麽落後呢,太不會變通了。我强忍着火氣跟陳弟兄又强調了我的觀點,陳弟兄聽後也不説話了。没想到場景完工後,導演説我們設計得不真實,太豪華,不符合主人公所處的年代背景,需要重新布置。就是這樣,我心裏還不服,覺得他們没有欣賞能力,但是大家都説不合適,我也只好勉强同意重新布置。

一段時間後,布景時需要一個八十年代東北大炕,要按我的思路預算比較高,張弟兄提議要自己製作,説這樣可以節省成本,還説了具體的製作細節。我聽了心裏特别不屑,認為自己做成本是降低了,但是它不耐用,做完了不還是白搭工嗎?我還跟導演説張弟兄這個想法根本行不通。導演看按我的思路預算又太高,結果就取消了東北大炕這個場景。事後張弟兄再給我提建議時,我就覺得他不懂還挺堅持自己,我就教訓他。一姊妹看到張弟兄受我轄制,就説我狂妄、站地位,我根本不接受。跟導演商量布景思路時,我也是特别狂妄,持守自己,結果布置出來的場景不符合要求,有時還得返工,耽誤了拍攝進度。

不久,我被撤换了本分。帶領跟我説:「弟兄姊妹都反映你狂妄自大,做事獨斷專行,總是自己説了算,還站地位教訓人,好像你是老闆,他們都是給你打工的,大家都受你轄制。」我聽了帶領的話,腦袋一陣發矇,没想到我在弟兄姊妹的心目中是個這麽狂妄没理智的人,我心裏特别難受,帶領再説什麽我也聽不進去了。那幾天,我心裏特别痛苦,吃不下飯,睡不好覺,反思中我腦海裏出現一句神的話:「每個人都當重新審視自己信神的生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是達到敬畏神遠離惡的途徑》)揣摩着這句話,我想到自己已經信神五年了,可是我從來都不注重反省認識自己,流露了那麽多狂妄性情竟然没什麽意識,我真得好好反省自己了。我就向神禱告:「神哪!求你開啓帶領我,使我能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能够恨惡自己,背叛自己,我願意悔改。」一天,我有事去拍攝場地,看到了一個八十年代東北大炕,是按張弟兄的提議做的,效果挺好,整個成本比我當初預算費用的一半還少。張弟兄他們還用紙殻做出了好多種不同類型的道具,不但效果好,省時省力,還節省原材料。我特别地蒙羞,覺得自己以前真是太狂妄自大了,嚴重攔阻了拍攝工作的進展。我開始反省自己,我為什麽就這麽狂妄自是,總讓别人聽我的呢?這根源到底是什麽呢?

一次靈修時,我看到一段神的話:「你裏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確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惡,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裏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裏,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看到神的話,我感到特别扎心。以往我雖然知道自己性情狂妄,但對狂妄性情導致的後果没多少認識。通過神話的揭示,反省自己的所做所行,我才看到狂妄自大的本性會讓人身不由己地作惡抵擋神。受狂妄本性的支配,我總是把自己看得很高,懂點業務就不把弟兄姊妹放在眼裏,就覺得自己的觀點、看法最正確,别人都不如我,就得聽我的按着我的來,我説東别人就不能往西,不允許别人提出任何异議,不聽我的,我就站地位教訓人,任意妄為、獨斷專行,我這是在掌權控制人,走的是敵基督道路。尤其看到神話説,「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裏」,想到我盡本分總是高舉自己、顯露自己,從不尋求神的心意,不尋求真理原則,弟兄姊妹提建議的時候,我根本就没想過這是不是出于神的,是不是神的引導,只要不合我意,我就反感不聽。看到我没有一點敬畏神的心,已經狂妄到了目中無人、心中無神的地步。信神應該順服真理,順服聖靈的作工,不管哪個弟兄姊妹提什麽建議,不管合不合自己的意,都有可能是出于聖靈的開啓引導,應該存着敬畏神、順服神的心先接受過來,尋求探討,只要合乎真理、對神家工作有益處就順服、實行。如果是出于聖靈的開啓引導,我否認、回絶了,這是在攔阻聖靈作工,是在抵擋神,這是觸犯神性情。我憑着狂妄性情盡本分,獨斷專行,導致弟兄姊妹受轄制,好的建議也被擱置、埋没,打岔攪擾了教會工作,我的本分被撤换這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想到我給弟兄姊妹帶來的轄制、傷害和給教會工作帶來的虧損,我感到特别的懊悔自責,恨自己太敗壞,同時又對神充滿感激,因為我太狂妄、太剛硬了,不經歷嚴厲的審判刑罰,我根本不會認識自己,還會繼續抵擋神。

後來,我又看了一段神的話:「有特長、有恩賜的人,他的想法、作法還有他的思想很多時候是與真理相悖的,但他自己不知道,他還認為『看我多聰明,我的選擇多明智,我的决斷多英明呀!你們都够不上』,總是活在一種自戀、自我欣賞的情形裏,很難静下心來琢磨什麽是神的要求、什麽是真理、真理原則是什麽,很難進入真理與神話,很難找到或者掌握真理的實行原則,也很難進入真理實際。(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到底憑什麽活着》)看完神的話我明白了,總憑恩賜、特長活着就會越來越狂妄自大、自我欣賞,還會把恩賜、特長當成真理,不去尋求真理原則了。想到我一直認為我懂專業,置景和道具的本分離開我不行,但是看到有些弟兄姊妹没有專業經驗和特長,却把本分盡得很好,做出來的道具比我設計的好得多,而我自認為有見識、懂專業、思路好,却把本分盡得一塌糊塗,做出來的東西不合用,還常常返工,費時費力又浪費錢。看到只憑恩賜、特長,不尋求真理原則,獲得不了聖靈的作工,根本就盡不好本分,而就算没有恩賜,只要人心對,神也會開啓帶領人,神加給人的智慧那是人想象不到的。這時我才認識到,原來我引以為傲的恩賜、技能根本不值錢,我還拿着當資本,狂妄得失去理智,現在想想真是蒙羞,無地自容。想到這兒,我就向神禱告,不願再憑着狂妄性情活着,願意脚踏實地追求真理,實行真理,盡好自己的本分。

後來,我盡上了澆灌的本分,再和弟兄姊妹配搭時,我低調一些了,臨到事能有意識地尋求神的心意,多聽聽大家的建議。一天,組裏的一個弟兄對我説:「你這種扶持澆灌弟兄姊妹的方式有點死板,果效不太好,如果能根據每個人的缺少重點澆灌,果效會好一些。」我聽了心裏有點不服,就覺得我這也是一步步總結出來的經驗,怎麽能説不行呢?我正要反駁他,意識到自己的狂妄性情又出來了,就在心裏向神禱告,想起了一段神的話:「當有人説出不同意見的時候,你怎麽實行能不任意妄為呢?你得先放低姿態,放下自己認為對的東西,讓大家交通。即使你認為對但你也不堅持,這首先就是一種進步,是一種尋求真理的態度,一種否認自己的態度,滿足神心意的態度。你有了這個態度,不堅持自己的同時你也禱告,你不知道對錯,你讓神顯明,讓神告訴你怎麽做是最好的、最合適的,大家在一起交通交通,這時候聖靈就會開啓。(摘自神的交通)以往我就是太狂妄自是,總持守自己,使弟兄姊妹受轄制,也給神家工作帶來了打岔攪擾,現在我不能再憑狂妄性情轄制人、抵擋神了,我得聽取别人的建議,先接受、順服,尋求神的心意,這樣才能獲得神的帶領。我就耐心地聽弟兄的建議,發現我的那個方式確實存在偏差,他説的方式就比較靈活、變通。我按照弟兄的建議實行後,發現果效挺好的。之後,弟兄姊妹又給我提了一些建議,我不再抵觸了,而是尋求、接受,還與弟兄姊妹一起商量找更好的實行路途。後來,大家都説這樣澆灌收穫挺多,挺得益處,我心裏也挺踏實的。我知道這都是神的帶領,心裏不由得向神獻上感謝和贊美,也感受到不憑着狂妄性情盡本分,按真理原則實行就有神的祝福。

上一篇: 65 解决狂妄才有人樣

下一篇: 67 活出點人樣 真好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27 患難激發了我愛神的心

神的話給了我力量,也給我指明了實行的路——追求愛神、把心歸給神!此時我心裡頓時明如水晶:今天神允許這樣的苦難臨到我,不是為了折磨我、故意讓我受苦,而是讓我在這樣的環境中操練把心歸向神,能夠不受撒但黑暗勢力的轄制,心仍能親近神、愛神,無論何時都不發怨言,接受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想到這我不再害怕了,不管撒但怎麼對待我,我只管把自己交給神,盡其所能地追求愛神、滿足神,絕不向撒但低頭。

12 神話引領鑄見證

神的話帶著權柄威力,照亮了我的心,驅散了我心中的黑暗,使我明白了活著的價值與意義,認識到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能夠追求真理,為了敬拜神、滿足神活著,這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今天我能因著信神而被抓捕、拘留,能在基督的患難裡有份,這不是羞辱,這是榮耀的事。撒但不敬拜神,反而極力打岔、攔阻神的作工才是最卑鄙可恥的。想到這裡,我裡面充滿了力量和喜樂。

4 苦境中散發出愛的芬芳

在實際經歷中我真切體會到,神話語的權柄、能力太大了,神賜給人的生命力是無窮的,能戰勝一切的撒但邪惡勢力!在苦境中我也感受到,神愛的芬芳時時清新著我的心,使我不至失迷,無論我身在何方,處在何種境地,神一直在守護著我,他的愛始終伴隨著我。我能跟隨這位實際的真神是我的榮幸,能經歷這樣的逼迫患難,領略神的奇妙、智慧與全能更是我的福氣。今後,我願竭力追求真理達到真實認識神,愛神到底、忠貞不渝!

32 神的愛浩瀚無比

經歷了這次逼迫患難,我真實看透了中共政府抵擋神的惡魔實質,看清了它就是那與神不共戴天的仇敵、惡者,對它產生了深惡痛絕的恨。同時,我對神的愛比以往也有了更深的認識,明白了凡是神作在人身上的工作,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不但恩典祝福是神的愛,痛苦患難更是神的愛。而且,我也真實體驗到,我能在群魔殘酷折磨、凌辱時依然站立,能從魔窟中走出來,這都是全能神的話語加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更是全能神的愛激勵著我,使我一步步得勝撒但走出了魔窟。感謝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我願把榮耀頌讚歸給全能神!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