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獄中的花季

中國河北 晨昔

我十七歲那年,因為信神被共産黨抓捕,判了一年勞教。那次的經歷雖然充滿了苦澀和泪水,却是我生命中一份最珍貴的禮物,讓我收穫了很多。

那是2002年4月,被抓那天,我住在一個姊妹家,凌晨一點,我們突然被一陣急促的砸門聲吵醒,外面有人大聲喊着:「開門,開門!」姊妹剛把門打開,幾個警察就闖了進來,氣勢汹汹地説他們是公安局的。我一下緊張起來,之前聽過一些弟兄姊妹被抓捕受迫害的事,没想到今天竟然臨到了我。我的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特别慌亂。我就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膽量,不管發生什麽事,我都要站住見證,不背叛你,也不出賣弟兄姊妹。」禱告後,我的心慢慢平静了下來。四五個警察像土匪一樣在屋裏亂翻,把床上的被褥還有櫃子、箱子、床下每個地方都翻了個遍,搜出了神話語書籍和詩歌光盤,接着就把我們帶到了派出所。到了辦公室,進來了好幾個身材魁梧的警察,警察頭目衝我吼着:「你叫什麽?哪裏人?和你一起出來的總共幾個人?」我剛説兩個字,他衝上來扇了我兩個耳光,一下子把我打矇了,我心想:「我還没説完呢,你怎麽就打我?怎麽這麽粗暴野蠻,這和我想象中的人民警察也不一樣呀?」接着他又問我多大了,我説十七歲了。他「啪啪」又是重重的兩個耳光,駡我胡説八道。後來不管我説什麽,他一個勁兒地扇我耳光,打得我臉火辣辣地疼。這時,我想起弟兄姊妹説過,在警察面前講理是行不通的,今天我真是親身體會到了。所以,後來不管他們再問什麽,我都一句話不説。他們看我不説話,就破口大駡:「不給你點顔色瞧瞧,你就不會老實交代!」説着一個警察就朝我胸口狠狠地砸了兩拳,我一個踉蹌重重地倒在地上,他又使勁踢了我兩脚,然後把我從地上拽起來,大聲命令我跪下,我不跪,他就衝着我的膝蓋後面猛踹一脚,我痛得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他又揪住我的頭髮使勁往下拽,然後突然把我的頭髮往後扯讓我仰面朝天,一邊駡我,一邊又狠狠扇了我兩巴掌。我只覺得天旋地轉,就倒在了地上。這時,警察頭目突然注意到我手腕上的錶,另一個警察立馬强行把它摘下來給了他的「主子」。接着,一個警察像抓小鷄一樣揪住我的衣領子,把我從地上拎起來,怒吼着:「你還挺厲害,我叫你不説話!」説着又猛打我兩拳,我又被打倒在地。當時,我全身疼痛難忍,連挣扎的力氣都没有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心裏迫切地呼求神:「神啊,我不知道這幫惡警還會怎麽折磨我,我肉體太軟弱,求你帶領我,我寧死也不當猶大背叛你。」禱告後,我有了信心和力量。這時,我聽見旁邊有人説:「怎麽不動了,不會是死了吧?」有人故意用脚使勁踩碾我的手,吼着説:「快起來!我們拉你去另一個地方!」

隨後,我被連夜押到了縣公安局。來到審訊室,那個警察頭目帶着兩個隨從圍着我反覆逼問,强逼我出賣教會帶領和弟兄姊妹。見我還是不説,他們三個人就輪流上陣,不停地扇我耳光,我不知被打了多少下。幾個警察的手打疼了,又用書打,最後打得我都不知道疼了,只感覺臉脹脹的、木木的。他們見問不出有價值的綫索,就拿出一個電話本得意地説:「這是從你包裏搜出來的,你不説我們照樣有辦法!」我心裏特别緊張:要是電話打通了弟兄姊妹就會被抓的,這可怎麽辦?就在這時,我想起神的話:「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説了算,什麽事不是在我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一篇》)是啊,萬事萬物都由神擺布安排,電話能不能打通也都在神手中,我願仰望、依靠神。我就不住地禱告神,求神保守這些弟兄姊妹。結果警察把那幾個電話號碼挨個撥了一遍,一個也没打通,最後駡駡咧咧地把電話本摔在桌子上。我心裏一個勁兒地感謝神。

但警察不死心,又用更惡毒的招來整治我:他們强迫我蹲馬步,胳膊必須抬得與肩平,一動不能動。没過多久,我的腿就開始發抖,胳膊也伸不直了,身體不由自主地直立了起來,警察拿着一根鐵棍盯着我,我剛站起來腿上就挨了狠狠的一棍,痛得我差點跪在地上。在後來的半個小時裏,只要我的腿和胳膊稍微一動,他就立馬來上一棍,我不知挨了多少下。由于長時間蹲馬步,我的雙腿腫脹得厲害,肌肉就像斷裂一樣疼痛難忍。後來我腿抖得更厲害了,牙也一個勁兒地打顫,體力不支。幾個警察却像看耍猴似的在旁邊冷嘲熱諷,不斷地發出狰獰的笑聲。我簡直恨透了這幫殘害人的惡魔,今天就是死也得為神站住見證,想到神的話説:「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麽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麽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麽,撒但拿人也没辦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我站起來大聲對他們説:「我不蹲了,你們就判我死刑吧!今天我豁出去了!我連死都不怕還怕你們不成?你們幾個大男人就這點本事,就知道欺負我一個小姑娘。」没想到我一説完,這夥警察駡了我一句就不再審我了。

警察折磨了我大半夜,停審時天也亮了,他們讓我簽字,説要拘留我。之後,一個年老的警察假裝慈祥地對我説:「你看你小小年紀,正是花樣年華,你想上學我幫你聯繫學校,想上班也行,我可以給你找個工作。你有什麽難處儘管跟我説,你看你的臉腫得像麵包一樣,這又是何苦呢?你還是趕緊把你知道的交代清楚,我保證讓他們把你給放了。」聽他這樣説,開始還覺得他挺好的,還關心我,後來他讓我交代教會信息,我這才意識到他是在套我的話,這是撒但的詭計,就對他説:「你别在這兒裝好人,你們都是一夥的,你們讓我交代什麽?你們這叫刑訊逼供,這叫濫用私刑!」他一聽,馬上辯解説:「我可一下都没有打你,是他們打的。」感謝神的帶領,我又一次勝過了撒但的試探。

從縣公安局出來後,我就被他們直接押進了看守所。一進大門就看見高高的圍墻上布滿了電網,四個角上都有像炮樓似的小屋,武警持槍在那裏把守着,讓人感覺陰森恐怖。走過一道又一道的鐵門,我來到了號房,看到冷冰冰的大炕上有幾個用麻布套的破褥子,又黑又髒還散發着濃濃的异味,我不由得泛起一陣陣噁心。吃飯的時候,每個犯人只分到一個小饅頭,酸酸的還半生不熟。雖然我被警察折磨了半宿,一直没有吃東西了,但看到這樣的飯食我實在没有胃口,再加上臉被警察打腫了,緊綳綳的像是貼了膠帶,連張口説話都疼,更别説吃飯了。我很煩悶、很委屈,想到自己以後就要在這裏過這種非人的生活,我不由得流下了眼泪。當時,跟我一起被抓的姊妹就給我交通神的話,交通後我明白了,神許可我臨到這樣的環境,是對我的試煉、考驗,看我能不能站住見證,也是為了成全我的信心。明白了這些,我不覺得委屈了,也有了些受苦的心志。

半個月過去了,那個警察頭目又來提審我,他看我很鎮定,一點都不怕他們,就問我:「老實交代,你還在什麽地方被抓過?你絶對不是第一次進來,要不然你怎麽會這麽沉着、老練,一點都不害怕。」聽他這樣説,我心裏特别感謝神,是神加給我膽識,讓我在警察面前没有膽怯、害怕。同時,我心裏又特别氣憤:「你們利用手裏的權力迫害宗教信仰,無故抓捕、殘害信神的人,無法無天,天理難容,我信神走正道,又没犯法,為什麽怕你們?我决不會屈服于你們這夥撒但邪惡勢力!」于是我反駁説:「什麽地方不好玩,没事我往這裏跑?你這是冤枉我!你們再怎麽逼供、栽贜都没有用!」那警察頭目聽了,氣得鼻子都要冒烟了,大駡着説:「你就是死鴨子嘴硬,你不説,是吧?我判你三年,看你老不老實,我叫你再嘴硬!」我聽了更是氣憤,朝他們大聲説:「我還年輕,三年算什麽,一晃我就出來了。」那警察氣得「噌」的一下站起來,對旁邊的警察甩下一句:「我審不了啦,你們審吧!」然後摔門走了。那倆警察也没再審我。看着警察落敗的樣子,我心裏很高興,一個勁兒地感謝神!第二次提審時,警察又换了一個花招,一進門就假意關心我説:「你進來都這麽長時間了,你家裏人怎麽也不來看你呀?他們肯定是不管你了,要不你給家裏打個電話,讓他們來看看你。」我當時一聽心裏酸酸的,很難受,感到自己很孤獨、無助,想家想父母,想早點出去,想着想着眼泪不由得在眼眶裏直打轉,但我不想當着這幫惡警的面掉眼泪,我就在心裏禱告神:「神啊,現在我心裏很難受,很痛苦,求你幫助我,我不想讓撒但看到我的軟弱,但我摸不着你的心意,求你開啓引導我。」禱告後,我心裏突然閃出一個意念:這是撒但的詭計,他們讓我通知家裏人,無非就是想讓我家人拿錢來贖我,他們好得到錢財,要是他們知道我家人也都信神,肯定還會趁機抓捕他們。這些警察真是詭計多端,如果不是神的開啓帶領,也許我就給家裏打電話了,那我不就當猶大了嗎?我暗暗在心裏向撒但宣告:「可惡的撒但,我偏不讓你的詭計得逞!」我若無其事地説:「我不知道家裏人為什麽不來看我,你們想怎麽對待我無所謂!」警察拿我没辦法,從那之後再没有提審過我。

一個月過去了。一天,我舅舅突然來看我,説他正在想辦法,過幾天我就可以出去了。走出會見室,我心裏特别高興,以為終于可以重見天日了,終于可以再見到弟兄姊妹和親人了,我做夢都盼着舅舅來接我,每天都豎着耳朵聽管教來叫我出去。一周後管教來叫我了,我特别高興,心好像都要跳出來一樣。可是當我來到會見室,看到舅舅,他却低下頭,過了好一會兒才沮喪地説:「他們已經定案了,判了你三年。」我一聽,當時就矇了,大腦一片空白,强忍着没有哭出來,後來舅舅説了什麽,我好像也聽不到了。從會見室出來,我的雙腿像灌滿了鉛,每一步都特别沉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走回監室的。到了監室,我整個人都癱倒了,心想:「這一個多月我每天都度日如年,那長長的三年要我怎麽熬過去呀?」我越想越痛苦,越想越感到前方一片迷茫,泪水控制不住地流了下來。原以為我是未成年人,絶對不會被判刑的,頂多關幾個月,再痛再苦挺一挺、忍一忍就過去了,没想到竟然判了我三年。我來到神面前,向神訴説:「神啊!我知道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可現在我的心像被掏空了一樣,我快要崩潰了,感覺自己難以承受三年的牢獄之苦。神啊!求你向我顯明你的心意,也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順服下來,勇敢地接受這個事實。」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力量,我願意從心裏順服下來,不管臨到什麽環境,受多大的苦,我都决不埋怨神,一定要為神站住見證。兩個月後,我被押送到了勞教所,當我接過判决書簽字時,發現三年的刑期改成了一年,我心裏不住地感謝神,看到這一切都是神在主宰擺布。

在勞教所裏,早上很早我們就要起來幹活,每天的工作任務嚴重超量,天天都得加班加點地幹,有時甚至幾天幾夜連軸轉。有的犯人生了病需要輸液,還得把液體下滴速度調到最快,輸完後馬上就被帶到車間繼續幹活,多數犯人來這以後都患上了一些很難治愈的病;有的人幹活慢,經常受到獄警的辱駡,那些話簡直難以入耳;有的人幹活時違了規,就要被上刑,比如「上繩」,就是讓人跪在地上,雙手從後背用繩子綁上,提到脖子上;有的就像拴狗一樣用鐵鏈綁在樹上,獄警還用皮鞭狠勁地抽打;有的人忍受不了這非人的折磨想絶食抗議他們的暴行,獄警怕這些犯人死掉没人給他們賺錢了,就把他們的手脚都用手銬銬上,再死死地按住其身體,强行插胃管灌漿。像這樣暴力、血腥的事每天都在勞教所發生,讓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共産黨就是撒但的化身,是最大的鬼頭魔王,它統治下的監獄就是名副其實的人間地獄。記得在警察審訊我的辦公室墻上赫然寫着「不准隨便打人、濫用私刑,更不能屈打成招」,而他們所做的却完全相反,對我一個未成年的小女孩都能這樣隨意毆打、濫用私刑,而且因為我信神就判我勞教。這一切讓我看清了共産黨外表粉飾得特别正義,實際上都是矇騙百姓的花招,真是卑鄙無耻。正如神的話説:「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横行了幾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睁,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没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裏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裏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秘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裏,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裏,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麽古代傳人,什麽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

經歷了這次抓捕、迫害,我對這段神的話有了一些真切的認識與體會,看到共産黨的確是一夥仇恨神、抵擋神的惡魔集團,在這個撒但政權的壓制下活着和在人間地獄没什麽區别。我没有步入過社會,但這一年的牢獄生活讓我看到了世間的黑暗與邪惡,見識了人心的惡毒、奸詐。同時,我也對正與反、善與惡、偉大與卑鄙有了分辨,看清了撒但是醜陋的、邪惡的、凶殘的,唯有神對人類是愛、是拯救。現在回想起來,在這段牢獄生活裏,雖然我肉體受了一些苦,但神用他的話語帶領、引導我,使我明白了一些真理,長了一些分辨,對神有了一些信心和順服,生命得以長大,這樣的苦難試煉是神對我特别的祝福。感謝全能神!

上一篇: 79 病床上的醒悟

下一篇: 81 苦難是神的祝福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6 歷經磨難愛神心更堅

經歷了中共政府的兩次抓捕與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雖然我的肉體受了一些痛苦,甚至險些喪命,但這兩次不平凡的經歷卻成了我信神路上的堅實根基。在痛苦患難中,全能神給了我最實際的真理澆灌與生命供應,不僅讓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嘴臉,認識了它瘋狂抵擋神、迫害信神之人的滔天罪行,也領略了神話語的威力與權柄。我能兩次從中共魔爪中死裡逃生,這全是神愛的眷顧與憐憫,更是神超凡的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我深深地感受到:無論何時何地,只有全能神才是我唯一的依靠與拯救。今生今世,不管遭遇什麼危險患難,我都要堅定不移地追隨全能神,積極傳揚神的話、見證神的名,以自己真實的奉獻來還報神的愛。

12 神話引領鑄見證

神的話帶著權柄威力,照亮了我的心,驅散了我心中的黑暗,使我明白了活著的價值與意義,認識到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能夠追求真理,為了敬拜神、滿足神活著,這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今天我能因著信神而被抓捕、拘留,能在基督的患難裡有份,這不是羞辱,這是榮耀的事。撒但不敬拜神,反而極力打岔、攔阻神的作工才是最卑鄙可恥的。想到這裡,我裡面充滿了力量和喜樂。

9 往事不堪回首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穌,因著主的特別恩待,在教會讀聖經,不久我就開始講道了,後來又牧養教會、帶領查經作奮興的工作,就這樣我便坐上了大帶領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約有上百家,常去牧養的教會有70多處,交通範圍有亳州市、懷遠縣、渦陽縣、利辛縣、宿縣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處教會,同時,我也…

24 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神的話給了我堅實的依靠!使我在極度痛苦軟弱中得享神話的開啟與引導,這才度過了那段最黑暗而漫長的日子。我雖經歷多次抓捕迫害,肉體受到了中共政府無情的摧殘與折磨,但我卻明白了很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看清了中國政府反動邪惡的惡魔實質,也體嘗到了全能神對我真實的愛,領略到了神的全能智慧和奇妙作為,更激發了我追求愛神、滿足神的心。如今,我仍一如既往地在教會中盡本分,跟隨神走人生正道,追求真理、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