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苦難試煉是神的祝福

中國山東 王剛

2008年冬天的一個中午,我和兩個姊妹在傳福音時被惡人舉報了。五六個警察以查户口的名義闖進了福音對象家,其中一個在屋裏亂翻,一個上前抓住我胸前的衣服,另一個抓住我的胳膊使勁往後擰,惡狠狠地問:「幹什麽的?叫什麽名字?哪裏人?」我反問他們:「你們是幹什麽的?憑什麽抓我?」警察氣勢汹汹地説:「别管憑什麽,抓的就是你,跟我們走一趟!」隨後,警察把我和兩個姊妹推上警車。

到了公安局,警察把我關進了一間小屋,命令我蹲在地上,還讓四個警察分成兩組輪流看着我。我蹲的時間長了,累得實在受不了,剛想站起來,警察就按住我的頭不許我站。大約下午4點,警察從我身上搜出一張神話語的單頁,指着我説:「王剛,逮你好長時間,可算把你逮住了,你是條大魚。」不一會兒,我聽到隔壁房間傳來一陣陣慘叫聲,我心裏非常害怕,不知道接下來警察會用什麽酷刑折磨我,我就在心裏迫切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剛强,我願為你站住見證。我要是承受不住他們的酷刑折磨,寧可咬舌自盡也决不當猶大背叛你!」禱告後,我心裏有了些力量,不那麽害怕了。

晚上7點多,警察把我的手倒背着銬起來,把我架到樓上的審訊室,推倒在地上。我看到繩子、木棍、警棍、鋼鞭等各種各樣的刑具横七豎八地擺在架子上。一個警察拿着電警棍,弄得噼里啪啦地響,恐嚇、逼問我:「你們教會有多少人?你們的聚會點在哪裏?帶領是誰?有多少人在這一帶傳福音?快説!不然,有你好受的!」看着冒藍光的電棍和滿屋子的刑具,我心裏有些緊張、害怕,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勝過這些酷刑,就在心裏不住地呼求神。見我不説話,警察氣得用電棍猛戳我的左胸,電擊了將近一分鐘,我感到身體裏的血液像被燒開了一樣,渾身疼痛難忍,在地上滚來滚去,不停地慘叫。他們又猛地把我拽起來,用警棍挑着我的下巴怒吼道:「不交代是吧?快説!」面對這些警察喪心病狂的折磨,我真怕自己承受不住,就不住地禱告神。我想到神的話説:「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五篇》)神的話再次給了我信心和力量,這些警察雖然瘋狂、囂張,但他們都在神的手中擺布,没有神的許可,他們也傷及不了我的性命,只要我憑信心依靠神,不向他們屈服,他們一定會蒙羞失敗。想到這兒,我用上全身的力氣大聲反問他們:「你們憑什麽把我抓到這裏來?為什麽用電棍電我?我犯了什麽罪?」警察一下子被我震住了,吞吞吐吐説不出什麽,灰溜溜地出去了。看到撒但蒙羞失敗,我激動得流下了眼泪,心裏感謝神加給我信心和勇氣。在這苦境之中,我真實經歷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只要按神的話去實行,對神有信心,就能看見神的作為。五六分鐘後,進來兩個警察,這次他們换了方式,一個瘦警察很和氣地説:「你也得配合一下啊,問你啥你得説,你説了,我們才能放你啊。」我還是不吱聲,警察拿出一張紙讓我簽字,我看到紙上有「勞動教養改造」幾個字就没有簽。一個警察猛地一個耳光扇到我的左耳朵上,差點把我扇倒在地,我頓時覺得耳朵嗡嗡直響,好長時間才緩過來。之後他們又給我銬上手銬,關進了小屋。

回到小屋後,我已經被折磨得傷痕累累,渾身疼痛難忍,心裏有些軟弱:「我信神傳福音,讓人看見主耶穌回來了,都能來到神的面前得到神的救恩進天國,這是好事,是正義的事,没想到却遭到這樣的折磨……」我越想越委屈、難受。痛苦中,我在心裏跟神禱告:「神啊,我身量太小,太軟弱,神啊,我願意依靠你站住見證,願你帶領我。」後來,我想到一首神話語詩歌:「不要灰心,不要軟弱,我會向你顯明,國度路上不是那麽一帆風順的,哪有那樣便宜的事!輕而易舉就想得福。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試煉,否則你們愛我的心不會加强,對我不會有真正的愛,哪怕是一點點的環境,人人都要過關,只不過是程度不同罷了。試煉就是我的祝福,經常跪在我面前求我祝福的有多少?總認為説些吉利的話就是祝福,總不認為苦就是我的祝福。(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受試煉之苦是神的祝福》)是啊,臨到這些逼迫患難,神是為了成全我的信心和愛心,這個環境是神的祝福,我怎麽能發怨言埋怨神呢?我今天雖然被抓受了酷刑,但在這期間神一直用話語開啓帶領我,這就是神的愛。我在心裏哼唱這首歌,越唱越有勁,也有信心了,就在心裏跟神立心志:「神啊,不管今天警察怎麽折磨我,我都願站住見證不背叛你,堅决跟你走到路終。」

第二天,大約10點鐘,進來三四個警察,警察拿着相機説:「你是政治犯,得給你照個相,發在網上,讓全世界都知道你是信全能神的。」警察給我拍照後,把我押到了當地看守所。在看守所,警察對犯人説:「這個人是信全能神的,是政治犯,你們好好『照顧照顧』他。」寒冬臘月,他們逼着我洗凉水澡,凍得我渾身發抖,心慌、出虚汗,感覺心臟疼得牽扯後背也疼。而且在這裏,犯人就是共産黨賺錢的機器,没有任何合法權益,只能像奴隸一樣忍受獄警的壓榨、宰割。白天,他們逼着我不停地印火紙。剛開始,他們規定我每天印一千張,接着增加到一千八百張,最後加到了三千張,這個數目别説我這樣的新手,就是老手也完不成。其實,他們就是故意讓我完不成,好找藉口折磨我。我只要完不成定額,警察就給我戴上十幾斤重的脚鐐,把我的手和脚銬在一起,我站不起來也蹲不下去,只能低着頭彎着腰坐在那裏一動也不能動。更可恨的是,獄警對我的吃喝拉撒不管不問,雖然厠所就在監室裏,但我却没法走過去大小便,只能哀求其他犯人把我拉過去,有時候没有人幫忙,我就只能憋着。最痛苦的是吃飯的時候,因我的手脚被銬在一起,我只能使勁往下低頭,同時還得抬着脚和手,才能將饅頭送進嘴裏,每吃一口都費很大的勁,手脚上的銬鎖磨得我鑽心地疼。時間一長,我的手腕、脚腕都被磨出了一圈黑亮的硬繭子。有時我的飯就被犯人搶去了,多數情况就是一天才能吃一個小饅頭,有時只給半個,根本吃不飽,喝水也少得可憐。這樣的非人折磨,我一共遭受了四次,共十天。就這樣,警察還安排我晚上值夜班。因着長時間吃不飽飯,我時常餓得心慌、嘔吐、胸悶,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當我餓得受不了時,想到主耶穌受試探時回擊撒但説:「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太4:4)我心裏得到一些釋放,願意在這個撒但迫害的環境裏來經歷這句神的話,就安静在神面前禱告揣摩神的話,不知不覺我感覺不那麽痛苦,也不覺得太餓了。有一次,一個犯人對我説:「之前有一個年輕人就是被他們這樣銬着餓死的,看你幾天就吃那一點東西還蠻有精神的。」聽了他的話,我心裏默默感謝神,我知道這是神話語的生命力量在支撑着我。我真實感受到,神的話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的確是我賴以生存的根本,我對神的信心不覺又加增了幾分。在這苦難的環境中,我真實經歷體會到了「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這句神話的實際,這是神賜給我的最寶貴的生命財富,也是我的偏得,更是我在安逸的環境中永遠無法得到的,今天這苦受得太有意義,太值了!

經歷這樣的迫害、折磨,我心裏對共産黨更加恨惡,我只是信神就被抓起來,受盡各種酷刑折磨、非人的虐待,它太邪惡了!想到之前看到的神話:「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生靈塗炭,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為何不將自己的一生早早地交給神?還是猶豫不定,何時能完成神的工作?就這樣毫無目標地受欺受壓,到頭來空活此生,何必匆匆來又匆匆地走呢?為何不留下點什麽寶貴之物而獻給神呢?千古仇恨都忘却了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在這次經歷中,我看清了共産黨的實質就是與神為敵,與真理為敵,更激發了我站住見證的心志。

一個月後,警察給我强行扣上「擾亂社會治安、破壞法律實施」的莫須有罪名,判了我一年勞教。一進勞教所,警察就逼着我每天幹活。在車間數袋子時,我按每捆一百個數好後,犯人總是故意從我數好的裏面拿出一些,然後説我没數好就打我。我挨打之後,隊長才過來假惺惺地問是怎麽回事,犯人們就誣陷我數的袋子不够數,我還得再挨隊長一頓訓斥。當我心裏委屈、痛苦的時候,就一邊幹活一邊唱神話語詩歌:「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唱着唱着,我心裏很感動,特别受激勵,不知不覺流下了眼泪。我立下心志,不管受多少苦,都要為神站住見證。當時,和我被關押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和我年紀差不多大的弟兄。白天幹活,我們不能説話,到了晚上,我們就偷偷地把自己以前記住的神的話或者詩歌寫下來,互相傳遞。過了一段時間,我們被安排到一起幹活,我們就小聲地互相交通,幫助鼓勵,心裏覺得不那麽苦了。

共産黨不僅對我肉體上實行折磨,還在思想上摧殘我們。在看守所裏,每天早上犯人要排着隊唱歌頌共産黨的歌,每當他們唱這些歌時,我就唱贊美神的詩歌。有時晚上還要背「行為規範」「監規」,不會背就挨打。有一次,我没背會,犯人把我們没背會的五六個人拉到厠所,對我們拳打脚踢。在這裏,每天晚上都要報數,因着我年齡大了,腦子有時不聽使唤,有一次報錯了數,被牢頭一脚踢倒,扇了好幾個耳光。有時他們還故意找茬欺負我。一次,犯人一起跑步,我因着身體虚弱受不了暈倒了,被犯人帶到了宿舍,隊長來看我的情况,一個犯人嫌我没站起來和隊長説話,没給隊長下跪,報告給了班長,班長當着所有犯人的面用鞋底打我的頭,來回抽,後來又一脚踹在我身上。每天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我感到特别痛苦、壓抑,一分鐘也呆不下去了。我流着泪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我想起全能神的話:「為你們的祝福你們可曾接受為你們的應許你們可曾去追求你們必在我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的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必在萬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勝者必在大紅龍的國垮台之際而站立在萬人之中作我的得勝之證據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强不動摇因着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我的榮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九篇》)神的話激勵着我,我明白了苦難試煉是神的祝福,神許可共産黨抓捕迫害我,是為了讓我看清大紅龍抵擋神、仇恨神的邪惡實質,能真實地恨惡它、背叛它,徹底脱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把心完全歸向神,最終被神作成得勝者。明白了神的心意,我看到自己太悖逆,信神只想享受神的恩典祝福,肉體受點苦就委屈、埋怨,就想擺脱這樣的環境,根本不體貼神的心意,不想着怎樣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我真是太没良心!這時我特别懊悔自責,默默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太悖逆、太瞎眼,我不願再有自己的欲望與要求,只願順服你的擺布安排,不管受多大苦,也要在撒但的迫害中為你作見證。」禱告後,我心裏感覺平安、喜樂,覺得自己能因信神而受苦、受逼迫是我的榮幸,能有機會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這是神特别的恩待與祝福。就這樣,神的話語帶領我度過了一年的牢獄生活。

經歷了一年的牢獄之苦,雖然我肉體受了許多苦,但我徹底看清了共産黨抵擋神、殘害基督徒的罪行,認識了它的撒但醜惡嘴臉和與神為敵的反動實質,也感受到神話語的權柄和能力,認識了神的全能主宰,這都是我在逼迫患難中得着的收穫。感謝神!

上一篇: 80 獄中的花季

下一篇: 82 審訊室裏的酷刑折磨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11  全能神的話語使我歸服神前

我原是恢復流的一名中層帶領,1985年我蒙召歸主後,就一直在主的恢復流裡。我一直認為聖經是一本生命書籍,其中的每句話、每一個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來對人類的美善心意全在聖經裡向我們顯明了,因此我視聖經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對能給我們帶來「拔高異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總認為神藉著…

27 患難激發了我愛神的心

神的話給了我力量,也給我指明了實行的路——追求愛神、把心歸給神!此時我心裡頓時明如水晶:今天神允許這樣的苦難臨到我,不是為了折磨我、故意讓我受苦,而是讓我在這樣的環境中操練把心歸向神,能夠不受撒但黑暗勢力的轄制,心仍能親近神、愛神,無論何時都不發怨言,接受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想到這我不再害怕了,不管撒但怎麼對待我,我只管把自己交給神,盡其所能地追求愛神、滿足神,絕不向撒但低頭。

16 神的話引領我勝過黑暗勢力的壓制

在這次患難中,我真實領略到了神的全能主宰與奇妙作為,經歷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更切實感受到了神的愛與極大的拯救:在危難之際,是神一直陪伴在我左右,藉著神的話語開啟光照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勝過了一次次的酷刑折磨,度過了三年漫長黑暗的魔獄生活。面對神浩大的救恩,我感恩不盡,信心倍增,立定心志:以後不管經歷多大風浪,我都要依靠神話語的引導帶領,脫離一切黑暗權勢,堅定不移地追隨神走到路終!

28 魔窟一劫體嘗神愛更深

經歷了這場逼迫患難,我著實看清了中共政府的惡魔嘴臉,對它產生了真實的恨惡,同時也親身感受到神為拯救人所花費的心血代價與良苦用心,神對人的拯救太真實、太實際,神對人的愛太深、太實在!若不是神藉著惡魔的逼迫、抓捕使我親身經歷了神愛的拯救,我永遠不能擺脫撒但黑暗權勢的捆綁與壓制,只能活在黑暗地牢的囚禁中見不到光明、看不到希望,而且我的信心、膽識、受苦的心志也不能得著成全,在我的人性中始終缺少這些正面的東西,使我無法抬頭挺胸勇敢地跟隨神走患難路。若不是實際地經歷這場逼迫患難,我永遠看不清惡魔的醜陋面目,不會對它產生真正的恨,也就無法將心歸給神,將全人獻給神;若不是實際地經歷體嘗這逼迫患難之苦,我就無法理解、體會神道成肉身來在污穢之地拯救我們所受的痛苦、所付的代價有多大,逼迫患難使我體嘗神愛更深,使我的心與神更親更近。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